我上了同學的女朋友 學生校園

我現在從事軟件銷售工作,畢業2年了,我的學校是一座垃圾民辦學院,軟硬件設施都不完全,基本上所有選擇這所學校的好學生,都會後悔,不過垃圾學校也有垃圾學校的好處,平常學校管的不嚴,這樣就造成了大量的情侶光天化日之下卿卿我我,晚上更是旁若無人,走在學校的小樹林,短短幾十米,會驚起鴛鴦無數。大一就跑出去同居的學生也是大有人在,不過咱們暫且不說這個,我說的是我跟我同學女朋友之間的事情。

我們這破學校,也不知道怎麼的,居然招了一大批省外的學生,比例基本能達到省內4︰1吧,這已經是一個很龐大的比例,其中,我們班就有3個江甦的學生,我們宿舍就有1個,這男孩子叫張強,個不高,長的挺帥的,又能說會道,油嘴滑舌,一看就知道是個情場公子。

在宿舍第二天大家熟絡一點了,就開始吹噓自己高中搞定多少女孩子的艷史,我當時屬于老實人,剛剛開竅,給我個女孩子,我都不知道插哪里的那種,他說的做愛有多麼多少爽,听得我羨慕無比。這一個學期,他又釣了我們班一個東北的女孩子,還是副班長,平常看著挺開朗活潑的,不過張強說,這女的上了床,很是淫蕩。奶子很大,我還很不相信。

十一期間跟我們系江西一個風騷MM搞過國慶七天樂。而我,很快就看上了我們班另一個東北的女孩子,這女孩子挺能聊天的,長得一般,關鍵是特別善良,我很快就迷上了她,不過追了很久都沒追上,其實想想也是,一個從來沒追過女孩子的鄉下小男生,不懂情調,長得又不帥,也不會說話,能追上才怪,追了有半年吧,沒追上,也就心灰意冷了,我認他做了我的姐姐,不要笑,往往學生時代都是這個樣子,都想怎麼跟愛的人,搞得關系很親密,追不上也要弄個姐姐或者妹妹的稱謂。

不過雖然沒追上,在2年後的現在,前段時間,大約1個月前,跟我上了床,我們也不說這些事情,假如大家認為我寫的還不錯,關注的比較多,我在另開一篇文章。

大學生活過的很快,一轉眼就寒假了,我跟張強相處的很好,過年的時候給他打電話拜年,他告訴我,在家又找一個女朋友,小他一屆,正在讀高三,我笑罵,「我日,高中生你也不放過?」。他說,「我高中的時候不也沒被別人放過嗎?哈哈…」。大一下學期,張強收斂了一些,沒有在釣MM,一直跟高中那女孩子聯系著,寂寞了就找我們那副班長出去亂搞一番(那副班長對他十分鐘情,到現在還是念念不忘。)

很快高考,那女孩子考了460多分,在江甦,已經大約可以上個挺好的學校了,不過那女孩蠻痴情的,居然跟我同學來了我們這個破學校。而且居然8月初就出發,自駕車邊旅游邊到的我們學校,我現在才有點明白為什麼張強會一直對那女孩子那麼重視,原來家境那麼好,似乎她父母也是在政府有點權力的。

女孩子的父母,在這住了幾天,就回家了,于是張強就帶著這女孩子來介紹給我們這一幫朋友認識,初見曾曉琳,讓我有種很驚艷的感覺,文文靜靜,不說一句話,稍稍開句玩笑就臉紅,說話跟蚊子哼哼似的,不仔細听,根本听不見,長頭發,拉直了扎個馬尾,身高大約在1米6左右,不算高,不過挺瘦,身材比較完美,我一向不喜歡波霸的類型。只不過稍微有點黑,穿一個粉紅色的T恤,白裙子,斜背著一個包,很是嬌小怯弱,能激起男人天生的保護欲。

張強請我們吃飯,席間我們讓曾曉琳敬大家酒,曾曉琳唯唯諾諾,也不說話,我們也不好意思,就讓張強代替了。不過很快,讓我大吃一驚的事情發生了,吃過飯之後,張強居然讓我們幫他搬東西,原來這孫子在校外租了房子了,打算同居,我很是納悶曾曉琳那樣子的女孩子,怎麼會答應這樣的要求,不過想到她不遠千里,追隨張強來到我們學校,那基本上什麼事情都可以解釋了。

張強租的地方,是個我們學校旁邊的小村子的一座小樓房,只有2層,上下一共3間,上層隔開,一共是兩間,下層一間大的。張強想租1層的大房子,不過房東說,已經租出去了,所以只好住上層。過了一段時間,我們宿舍另一個同學,也交了個女朋友,住在了張強的隔壁。

有一次,我這個同學神秘的跟我說,「張強他倆天天晚上都搞。」,我說,「我操,你怎麼知道的?」他說,「我天天晚上都能听到曾曉琳叫床,聲音很淫蕩……」我說,「我日,你丫放屁,曾曉琳那麼文靜的女孩子,能叫出口?」他說,「我日,你不信哎,越是淑女的,在床上越淫蕩,真的」。這事情听過就過去了,我也沒當真,只以為是他在YY,絲毫沒打擾到曾曉琳在我心里的淑女形象。

很快到了大二,我也交了個女朋友,于是我就跟我女朋友商量著出去外面住,主要是我很想嘗試下做愛的感覺,經不住我的軟磨硬泡,我女朋友終于答應我的要求了,這時正好住在張強隔壁的我那個同學,跟他女朋友鬧分手,搬回學校了,于是我就順理成章的搬到了張強的隔壁。

搬到外面的第一天晚上,我就把我女朋友破了。(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曾曉琳,現在寫下來,也寫不出什麼玩意,所以就先不寫了,具體看我以後的文章吧)。

第二天,我跟張強,還有我們倆的女朋友,我們4個人在一起聚餐,在外面忙活著買菜,做飯,我一向很喜歡做飯,所以我也下廚,做了2道菜,一個土豆絲,一個絲瓜炒雞蛋,張強做了一個水煮肉片,一個土豆炖雞,我下去搬了一箱啤酒。

吃飯的時候,曾曉琳偷偷在張強耳邊說了幾句話。我就起哄,「有什麼話不能當面說啊,還玩耳語……」張強笑著說,「我媳婦說你土豆絲炒的好吃」……

這次輪到我不好意思了,我說,「哪有,胡亂炒炒而已」。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吃完收拾了一下,就睡覺了,我借著酒勁,把我女朋友操了一次,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正睡著,忽然听見隔壁有依依呀呀聲音,我突然就有點清醒了︰這不是床動的聲音嗎?難道…果然,過了一小會,就听見曾曉琳小聲說,「你輕點,有點疼」。想來是張強半夜醒來,憋得難受,也沒前戲,直接就插進去了。我就在黑暗中,側著耳朵,傾听隔壁的動靜。

又過一會,果然听見曾曉琳「嗯嗯」叫了起來,不過好像在使勁憋著(後來我才知道,她那時對我也很有好感,怕我真的听見,沒好意思大聲叫)。我听得雞巴火燙,女朋友剛被我操完,沒穿內褲就睡了,我側身抱著她,由于剛做完,很濕滑,一下子捅到了底。

我一邊听著隔壁曾曉琳壓抑的叫床聲,一邊狠狠操著我女朋友,腦子里想著曾曉琳在被我干,一堵牆兩邊,春光無限,突然听見曾曉琳叫床聲大了起來,原來的「嗯嗯」變成了「啊啊」還附帶張強的一些話「小賤人,爽不爽?」「我操死你」(絕對真實!)也听不見曾曉琳回答,只是床晃得越來越緊湊。

過了幾分鐘,听見張強長長出了一口氣,慢慢的沒了動靜,想來是已經射了,我听見隔壁沒了聲音,慢慢的也就沒意思了,幻想著曾曉琳,使勁操了幾十下,射進了女朋友的體內,就摟著女朋友睡著了。第二天醒來,突然想起,我操,壞事了!沒帶套,萬一懷孕怎麼辦…跑去藥店買了一盒毓婷,哄著女朋友吃下去才安心。

以後的日子,平淡而有意思,我女朋友跟曾曉琳結成了很好的姐們,我跟張強關系也是越來越好。有時張強開玩笑,「你倆晚上小聲點,都吵的我們睡不著覺」。我說,「你這是惡人先告狀啊,明明是你們吵的我們睡不著好吧!」。曾曉琳就低著頭笑,慢慢的,曾曉琳在我面前,也沒那麼害羞了,說話聲音慢慢也大了起來,不過還是沒有什麼玩笑,也不怎麼主動說話,都是問一句,才答一句。

也不知道張強還是曾曉琳的性欲很高,基本每天都干,有時候一晚上要來2次才完,曾曉琳的叫床聲音,也慢慢的不那麼壓抑了,我才明白,原來我那同學說的,越淑女的,在床上越淫蕩的意思。雖然我經常幻想著跟曾曉琳能發生點什麼,不過一直沒有什麼機會,主要我們四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也根本沒有獨處的機會。

大三下學期,學校組織實習,我們是醫學院,曾曉琳是護理系,課程很快就學完了,提前很久就實習,于是我們4個人就報名去了同一家醫院,也搬到了市里去住,市里房子租金很貴,張強跟曾曉琳平時的花銷很大,也不好意思總向家里要錢,我們就租了一個老房子,二室一廳,不過很黑,白天也得開著燈,為了平常回來能有人做好飯,我們4個人就分開了班,不在同一個科系實習,科系不同,下班時間也不一樣,有時候還要上夜班。

護理系實習的學生比較多,曾曉琳家境不錯,以後也沒打算當護士,也就不經常去。這樣。我跟我女朋友買了一台電視,曾曉琳他倆有電腦,也就沒買,曾曉琳偶爾玩膩了,會去我們屋看會電視,我也經常去她們那玩電腦。

很快夏天到了,房子很老,還是那種老式的保險絲,耗電量大的時候,保險絲經常容易斷,保險絲斷了,屋里就一片漆黑,開始的時候很不適應,慢慢的也就習慣了,有一次,張強跟我女朋友上班去了,我晚上上的夜班,正在休息,醒來覺得肚子有點餓,就打算煮點面吃,我們做飯一直用的都是電磁爐,大家都知道,電磁爐的功率非常大,我在屋里煮泡面,剛開開電磁爐幾秒,突然听見啪,一聲,保險絲燒斷了,同時就听見曾曉琳在廁所「啊」的一聲大叫。

我跑出去問,「怎麼了?」曾曉琳回答,「沒,沒什麼,我洗澡呢…」我說,「那你在里面稍微等一下,我換上保險絲哈,我不知道你洗澡的,我開電磁爐煮泡面來…」,曾曉琳在廁所里說,「哦,那你換保險絲,能看見吧?」。我才想起來,外面漆黑一片,保險絲沒法換啊,必須得一個人拿著手電筒,照著才可以。

我說,「暈,我忘了,我試試」。于是我找了2本書,把手電筒夾起來,固定在桌子上,照著保險絲的地方,弄了好半天,還是沒辦法看清楚。曾曉琳又說,「你等等。」。然後,她也沒洗完,就披上毯子,出來了,拿著手電筒,身上一股洗發水和沐浴露的香味,讓我心神蕩漾。

很快把保險絲換上,開了燈,突然的亮光讓我們很刺眼,曾曉琳趕忙用一只手捂住眼,慢慢看清楚了,我突然砰然心動!原來很黑,曾曉琳只是圍了一個毯子,捂眼楮的時候,胸前沒遮好,露出嫩白的春光一隅,頭發上還有一點洗發水的泡沫,濕漉漉的披在肩上,那一瞬間,怎一個性感了得!我目不轉楮的看著,曾曉琳也發現了,趕忙遮好,臉羞紅了,低著頭,我發現自己失態了,于是支支吾吾的說,「你先洗吧,我等會再煮面條」……

于是曾曉琳就又轉身進了廁所,前面說了,房子是老式的,很狹小,為了盡可能的利用空間,就把拐角的地方做了廚房,房東的廚具都還在那里放著,我們不用,一般做飯都是在自己屋,廁所正在廚房的旁邊,中間有一條路通著,路上是個小水池,洗菜的地方,廁所有一個窗戶,被糊上了報紙,假如報紙有破的地方,從廚房應該可以看到廁所的情景,我突然想了起來,把鞋子脫了(光腳走路沒聲音),赤著腳躡手躡腳的走進廚房,尋找報紙破落的痕跡,果然不出我所料,在玻璃的角落,有一小塊沒護住的地方。我瞪大了眼楮,慢慢的湊了上去……

那一瞬間,真有流鼻血的感覺!曾曉琳又重新抹上了沐浴露,正在洗頭發,我很緊張,呼吸急促,有點暈眩的感覺,心髒咚咚的跳,什麼都沒看清楚,我仰起頭來,深呼吸了一下,在慢慢湊上小孔,曾曉琳正在往身上涂沐浴露,一雙小手不時揉過奶子,腋窩和胳膊,她身材果然不錯!奶子不大不小,一只手勉強握的過來,兩粒淡色的小乳頭掛在奶子上,隨著手揉過,不時的顫動。

然後她又擠了點洗發水,洗頭發,彎著腰,腰上沒有一絲贅肉,小腹平坦,下面延伸著一小叢的毛毛,我很想看看下面的桃源洞口什麼樣子,不過很不幸,跟別人寫的偷窺的文章不同,根本看不到。我眼楮不忍心眨一下,瞪著眼楮看,曾曉琳轉過身來,屁股也不大,但是很翹,身體的皮膚,很白很白,不像表面裸露的皮膚那樣偏黑。

我的雞巴,突突的翹起來了!但是我當時真的沒想到去手淫,只是全神貫注的欣賞這一副美麗的畫卷。曾曉琳很快洗完了頭發,更噴血的事情發生了,曾曉琳用手在阪的地方小心的摸了一下,放在鼻子上聞聞,然後接了一點沐浴露,涂在陰毛上,不時的用手接點水,潑在鐘的位置,然後又揉了幾下咭,鼻子發出一點不可聞的嗯聲,又放在鼻子上聞聞。

我心想,這時候如果沖進去,把她摁牆上,操了她,她應該不會很生氣,不過想了又想,還是沒敢,曾曉琳一直洗到估計是沒有一絲異樣的味道了,才結束,然後又開始洗大腿,彎著腰,奶子垂著,隨著手的搓動,不斷的晃動,跟著又把一只腿放到馬桶上,洗潔白的大腿。我瞪大了眼楮,拼命想看大腿盡頭的銷魂洞口,可也只不過是看到更多一點點的毛毛而已。

讓我覺得稍微有點掃興。曾曉琳快洗完了,我怕她出來的時候發現我偷看,于是慢慢的退回去,地上雜物很多,我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木棒,發出了很脆的一聲響!我大驚!曾曉琳似乎也听到了聲音,不很確定,關了水,有一小會沒動靜,然後小聲問了句,「誰呀?」。我一動也不敢動,估計是水的聲音,讓她听的不甚清楚,以為听錯了,又打開了水,我小心翼翼的挪回了我的房間,坐到床上,想著剛才的一幕幕,心還在怦怦的跳。

我插上門,開始擼起充血發紅的雞巴。腦子里想著剛才的畫面,很快射出了濃濃的一堆精液。曾曉琳洗完了回到她的房間,過了一小會,她突然來敲門,問我「你對象的直板夾,能不能借我用用?」我說。「當然沒問題」。

曾曉琳一直看著我,似乎想在我臉上發現什麼痕跡,我一直笑著,她接過直板夾,就在我們的房間,夾起了頭發,看著她打扮的樣子,我在心里想著,假如能娶她為妻,這輩子得多麼性福啊,我肯定不會出軌!每天都得操她兩遍,正胡思亂想著,曾曉琳突然回頭說,「你老看我干什麼啊?」我大吃一驚,以為事情敗露了,「啊?什麼?」她小聲說,「我夾頭發,你怎麼一直看我…」我才發現原來從鏡子里,能看到我在看她。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沒什麼,看著你真漂亮。」才放下心來,原來不是發現我偷看她洗澡了,她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的嗎?我怎麼沒覺得啊」我說,「你要是不漂亮,還有漂亮的人嗎?」她滿臉通紅,也不說話,笑了笑,夾完頭發,就回了她的房間。

這件事情過後,我似乎明顯感覺到她對我的態度,比以前好了不少,最起碼我是這麼認為的,以後大約很久,一直沒有過什麼情況,直到有一天。

那天是悶熱的星期六,我女朋友晚上有夜班,早早就去了,我跟張強他們倆一起吃飯,張強出去買了一扎啤酒,我們邊喝邊聊天,曾曉琳也喝了不少,快9點了,正要吃完時張強接了個電話,說,「有個學生有事,請假了,老師讓我去頂個夜班,你倆先吃,我走了」我心里明白其實張強又犯了老毛病,跟他們科室的一個女實習生搞在了一起,曾曉琳不知道,就讓他去了。

張強走後,氣氛略顯尷尬,曾曉琳收拾碗筷,我就坐在他們屋玩游戲。曾曉琳可能喝的有點多,絮絮叨叨的開始說話,抱怨張強的不是,「張強平時可氣人了,總是要女孩子的電話號碼。」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就隨口說,「沒事,他就那樣,不會發生什麼的。」曾曉琳又說,「平常也不知道讓著我,什麼都跟我搶!」

我說,「是嗎?」曾曉琳說,「是啊,哪像你,什麼都讓著你對象,他要是有你一半好,就好了。」

我不好意思笑了笑,「沒有啊,我脾氣就那樣,不會生氣」曾曉琳說,「還是你這樣的脾氣好,你對象真有福氣」,我沖口說道,「呵呵,你也挺有福氣的啊,長那麼漂亮,要是我是張強,不知道得多疼你。」說完就有點後悔了,怎麼這句話就冒出來了,曾曉琳臉紅著低下頭,「亂說」。沉默了一會,我說,「其實張強對你也挺好的啊。」

過了一會不見回答,我扭頭一看,曾曉琳可能是酒勁上涌,躺床上睡著了,長長的睫毛覆蓋在美目上,俏麗的臉龐被酒氣蒸的微微發紅,嘴唇微張,額頭因為有點熱,有一點細細的汗珠,胸口隨著呼吸,不斷起伏,我看著她,心中涌起濃濃愛意,突然就發現,我喜歡上她了。就這樣一直看著,我突然有一個想吻她的沖動,這個念頭一旦想起,就如星火燎原似的,借著酒勁,再也遏制不住,我想,就親她一下,親完就回我房間睡覺。我慢慢站起身來,走到她身邊,坐到床前,緩緩低下頭,吻了上去…

柔軟的嘴唇,呼吸略帶酒氣,更是繚人,我直起身子,看著她,終于再一次忍不住,印了上去,我輕輕將舌頭撬開她微張的牙齒,伸進她的嘴里,找到了軟膩的舌頭,吮吸了起來,她輕輕顫抖,我彎著腰很是不舒服,就除了鞋子,躺倒她身邊,摟住她,她突然睜開了眼楮,發現是我,瞪大眼楮,「啊」的輕聲叫了一下。

我心跳很快,似乎要蹦出來一般,就這麼看著她,她呆了一呆,伸手想推開我,我突然用力抱住她,嘴又緊緊的吻了上去,舌頭去翹她的牙齒,一點一點又一次伸進了她的嘴里,找到了她的舌頭,她推了幾下沒推動我,也就不推了,她閉上眼,慢慢的也有了反應,開始與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一直吻到有點喘不開氣,才松開。她睜開眼楮看著我,她眼楮里似乎有些哀怨,有些迷茫,還有些興奮。

我開始輕輕脫她的衣服,才發現原本推我的那雙手,居然變成了摟著我,她一直看著我,也沒有阻攔,夏天的衣服,雖然很少,但是她躺著,身體壓住,也不是很好脫,我手攬住她的腰,想將他抱起來一下,她自己輕輕抬起身子,讓我從容的把她衣服脫了下來,露出里面一個白色的奶罩。我雙手到她背後去解奶罩的紐扣,她突然緊緊抱住我,頭埋在我懷里,我將她奶罩脫下來,將她平放到床上。

她滿臉羞紅,閉著眼楮不再看我,潔白的奶子,乳暈不大,乳頭顏色很淡,有一股奶香味,比偷看她衣服時更清楚,我吻著她的嘴,一只手摸上她的奶子,溫熱柔軟的奶子,在我的手的壓力下不斷變換著形狀,我放棄她的嘴,吻上另一只乳房,舔弄她的奶頭,她輕輕戰栗,我突然吮吸她的乳頭,她「嗯」的一聲輕叫,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將我的頭使勁摁在她的奶子上,我右手撐著床,左手沿著奶子向下,慢慢滑進了她的短裙里。

輕輕揭開內褲的一角,手觸到了柔軟的陰毛,她越摟我越緊,我慢慢的呼吸有點不舒服,脖子用力,抬起頭來,同時左手也觸到了溫濕滑膩的陰唇,她的淫水早已泛濫成災,我再次吻上曾曉琳的嘴,左手中指沿著陰唇,上下滑動,她嘴被我吻著,發出一陣嗯嗯的壓抑的聲音,短裙很緊,勒的我手腕有點疼,我放開她的嘴,右手把她裙子慢慢脫下,曾曉琳穿的是一件同樣白色的小內褲,可以看到磐龐災地方顏色較深,明顯濕透。

我一只手抱住她,另一只手開始向下脫她的內褲,她突然有點抗拒,我左手用力向下一拉,露出了一瓣屁股,我右手也滑落下來,手指捏住另一邊,再用力一拉,另一瓣屁股也露了出來,曾曉琳似乎放棄抵抗了,屁股輕輕一抬,我兩只手便將她的最後一絲屏障脫了下來。我自己也迅速跪在床上,三下五除二扒掉自己的衣服。

突然一道閃電,外面的天空被瞬間照亮,隨著一聲雷響。悶熱的一天,終于憋出了一場雷雨,大雨嘩嘩的下了起來,我本來心里還存著的一點擔憂,被這場雨徹底沖沒,我想著張強這麼樣的天,肯定不會回來了,曾曉琳突然指指窗戶,我啞然一笑,原來窗戶還沒關上,剛才別走了光,看看周圍窗戶都黑著,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見。

我關上窗戶,拉上窗簾,回頭將曾曉琳雙腿屈起,也根本沒想到欣賞她的旁,雞巴對準縑口,身子一壓,龜頭就突破陰唇,插了進去,然後在用力一捅,整個雞巴直搗黃龍,全部插了進去,曾曉琳啊的一聲叫,雙手再次摟住我的脖子,嘴開著摸索著湊上我的嘴來,我也沒考慮到什麼九淺一深什麼的,雞巴聳動,大插狂插,曾曉琳隨著我的插入,呼吸不斷加快,從呼吸的急促聲發展到「啊啊」的大叫。

我借著酒勁,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快結束,雖然操的是朋友的女友,但是酒精的麻木,讓我的感覺不是那麼強烈,曾曉琳不停的叫,我想幸虧外面下雨,不然鄰居肯定听到了,我趴在她耳邊問,「以前怎麼沒听見你這麼大聲叫啊,被我操的特別爽嘛?」我以為曾曉琳不會回答,沒想到她居然說話,「張強不像你這樣,一開始就那麼厲害,真爽!」我受到了鼓勵,更加快速的抽插起來。

曾曉琳的屁股也開始慢慢的迎合我,蛋蛋打到她的旁上,發出噠噠的聲音,還混合的插入的淫水的咕嘰咕嘰聲,讓我听了更是興奮,我直起腰,用手將她的雙腿抓住,看著自己的雞巴在曾曉琳的旁玄進進出出,曾曉琳用手不斷的揉搓著她的陰蒂,口中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我看著她這麼淫蕩,抽插了幾十下,耳邊听著她銷魂的叫聲,突然來了感覺,想射。

我不敢在繼續這個姿勢,于是拔了出來,曾曉琳閉著的眼楮睜開,迷茫的看了我一眼,我攬住她的腰,讓她跪在床上,讓她屁股撅起,看到她騏圍也稀稀疏疏的長著幾根陰毛,我覺得可愛,用手撫摸了幾下,曾曉琳扭動屁股,不讓我摸,示意我繼續插,我扶正雞巴,對準洞口,用力一捅,曾曉琳啊的一聲輕叫,全根沒入,雙手扶著曾曉琳的屁股,用力抽插起來,曾曉琳把頭埋在枕頭里,嘴里嗚嗚大叫。

又插了一會,雞巴變得又粗又壯,我意識到快射了,更加把勁,曾曉琳伸手到後面來,抓住我的手摸她的奶子,我摸了幾下,感覺雞巴暴漲,縮手回來,雙手扶著屁股,瘋狂的插了幾下,頂住曾曉琳的小啾,精子全部射了進去,曾曉琳雙手抱住頭,捂在枕頭里啊啊大叫了幾聲,也是全身顫抖,曾曉琳趴到了床上,我俯在曾曉琳身上,摟著她,雞巴還插在她的小啾里。

又過一會,慢慢的滑了出來。我們倆沉默無言,酒意早已隨著剛才劇烈的運動散發了出來,過了一會,我在曾曉琳耳邊輕聲說,「我愛你。」曾曉琳慢慢抬起頭來,側著身子看著我,我才發現她居然滿臉淚痕,原來已經被我操的,興奮的眼淚都流出來了,輕聲說,「我也喜歡你。」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摟著她,她埋頭在我懷里,輕聲的啜泣,我慌了,「對不起,對不起,原諒我吧。」

曾曉琳說,「不怪你。」我在摟著她,雙手在她背後撫摸,她也抱著我,相對無語,慢慢的睡著了…

我不敢睡,怕一覺睡到明天張強回來,看見就完蛋了。曾曉琳睡熟了,我輕輕將她放下,也沒穿衣服,起身繼續玩電腦,可怎麼也玩不到心里去。大約凌晨1。2點,曾曉琳醒了,起身摟著我的頭,我感覺兩個柔軟的饅頭頂在我的脖子上,很是舒服,站起來抱她到床上,又干了一次。

不過第二次並沒有像開始那麼持久,很快就射了,我們把床單收拾了一下,藏了起來,我說,「換床單,張強不知道嗎?」曾曉琳說,「沒事,他那麼粗心,看不出來,改天我跟衣服一起洗了就行。」我看著曾曉琳漂亮的臉龐,想著平常的端莊淑女,文文靜靜,到了床上居然那麼淫蕩,當真是帶的廳堂,上的大床,不由得更是憐惜。後來又有點後怕,沒帶套,而且全部射進去了,萬一曾曉琳懷孕了怎麼辦,又或者張強再讓她生了下來,長的跟我一樣,我日,那不完了!

第二天,張強回來偷偷告訴我,昨天晚上下大雨,他在醫院把她勾搭的那個實習生干了,我訕訕的笑了笑,心想,我昨天也把你老婆操了。

後來我也曾問過,假如我先于張強見到她,會不會就跟我在一起了,曾曉琳說也不一定,沒有張強,我根本見不到她,想想也是。那次過後,曾曉琳晚上叫床也不避諱了,老房子隔音不好,我跟我女朋友都清楚的能听得見,往往是曾曉琳叫起來,我也就把我女朋友摁倒床上操一頓,曾曉琳性欲很強,有時晚上被張強干過了,白天張強和我女朋友上班了,還會跟我操一場,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一年多,直到去年末他們一起回老家。

前幾天他們倆來找我玩,我又找機會把曾曉琳操了一次,曾曉琳說好久沒跟我做愛了,感覺很不錯。說他倆年底可能就結婚了,我有點傷感,她勸我說,我們本來就沒什麼可能,我也就釋然了。于是就記錄了下來。總得來說,對不起我同學,不過他在外面玩了那麼多女人,我干了他的,也有點心安理得。不得不說,我跟我女朋友的性愛,完全沒有跟曾曉琳那麼完美,她真是一個完美的女人。

(全文完)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