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玩了個老黑 人妻美婦

兒子的家教請的是一個美國黑人,人很老實,講誠信,身高174至176之間吧,黑的發亮,身體壯壯的,是不是黑給人的感覺就是壯啊。

臉是圓圓的。

因為感覺他發音還比較準,兒子對他並不反感,很快就接受了他,有時玩,有時學點東西。

教了兒子一年多,老婆全職在家照顧孩子,我們夫妻性生活也很和諧,夫妻感情好,基本上無話不說。

有時玩一些性遊戲,比如經常設計故事情節,我冒充送快遞的,流浪漢,我的同學,她家的親屬等等,然後進屋來強奸她,或者讓她來勾引我。

然後我用這個人的身份操她。

每次都是雙方精疲力竭,軟在床上。

或者看一些國內網上的換妻,或者3P之類的真實視頻,然後用一個假雞巴做道具,和她玩3P,再不然看國外的A片,黑男操白女,黑男操黃女或者性Party等等。

我們也買過一個黑棒工具,設置場景為黑人來幹她,把她幹服了。

這回,身邊有了一個黑人了,我就經常用老黑和老婆開玩笑,說讓她真的玩一回黑人的雞巴。

提出這個想法後,每次做愛時,我都說一堆人的名字來操他,一提到老黑的名字,她的下邊就收費的緊一下,我知道她可能走心了。

一次出差回來,晚上在床上老婆告訴我,你想的事我幹了,我還很奇怪,問是什麼事,她羞羞地說讓老黑給幹了。

我興奮的不得了,急忙問過程。

她就說了一天兒子本來要上老黑的課,但學校臨時有活動,在學校回不來。

老婆忘了告訴老黑了,老黑來了,老婆不好意思向他說對不起,並讓進屋裏讓他喝杯水。

老黑也沒有客氣,在客廳坐了下來,老婆那天也是臨時起意,想起我們床上說的事了,就春心蕩漾了,有想和老黑發生關係的想法了。

把老黑讓進來坐下後,先沏茶倒水,說兩句話客套話。

但由於語言不太通,也沒什麼可說的,老婆的英語早就忘得差不多了,老黑的漢語也一般。

勾引一個中國男人很容易,一個眼神一句話可能就夠了,但勾引一個外國人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老婆的大腦快速的運轉,借著去廚房洗水果的時間不停地琢磨。

還一定要老黑主動動手,如果自己動手萬一老黑不同意怎麼辦,還是兒子的外教,一旦傳出去,後果很嚴重。

怎麼才能表達這個意思呢?說話肯定表達不清楚了,只能用行動了。

老婆洗了兩個蘋果,切了半個西瓜,端上水果放在桌上後,老婆就去了臥室,換了一身清涼,低胸的一身衣服。

老婆把乳罩向下拉了一下,上衣也向下扯了扯,半個奶明顯地露了出來。

走出臥室,老婆也坐下老黑的對面,把腰向下彎了彎,讓老黑能夠很容易看到老婆的大奶,老婆說明顯感覺老黑眼前一亮,緊盯著她的奶,增加了老婆的信心。

老婆繼續和老黑閑扯了幾句,感覺老黑的眼晴一直死死的盯著老婆的乳房。

老婆故作大方的站起來,拿了一塊西瓜遞給老黑,老黑伸手要接時,老婆有意腳滑了一下,撲向了老黑的懷裏,老黑忙去扶老婆,老婆被扶住了,但是她的手卻按在老黑的大腿根了,已經能夠感覺老黑的雞巴已經硬起來了,老婆用手輕抓了一下,能夠感覺到雞馬的粗大堅挺,老婆沒有馬上起來,繼續趴在了老黑的大腿上,手按著老黑的雞巴有三四秒的時間,老黑明白了,抱起了老婆。

開始親老婆的臉,兩手摸起了老婆的後背,然後兩手按在了兩只奶上,老婆這時開始裝傻,也不行動了,安心的享受老黑的激情親吻和撫摸。

老黑開始把老婆的上衣脫了下來,乳罩解開。

兩個奶子在老黑的手下不斷地變形,老黑的手有點重。

略有一點痛,但老婆感覺快樂多於痛,也不吭氣。

老黑又親起了奶。

很用勁的吸,陌生人的刺激再加上老黑的刺激徹底把老婆的欲火點燃了,老婆開始回應,主動去解開老黑的皮帶,脫掉老黑的褲子,抓起了老黑的雞巴。

兩手滿滿的。

老黑想在沙發上幹,老婆指了指臥室,老黑抱起了老婆,衝進臥室就開幹了,老婆說黑人的雞巴確實不一樣,老黑的那個真大,一定超過20cm,又粗,用一只手都抓不過來,進臥室後,老黑把雞巴伸到了老婆的嘴邊,平時給我都很少口交的她居然給老黑口交了,老婆的嘴不大,老黑的雞巴只能放進前面的一部分,老婆只能含含,再用舌頭舔舔,口交了五六分鍾,老黑讓老婆躺倒,就要開操,老黑開始根本不想戴套,但老婆很堅持,擋了幾下。

就用了我床頭櫃裏的套套了。

套套小了點,不能完全罩得住。

但基本還可以套得上。

開幹。

老婆說剛一插進去就高潮了,第一次老黑連姿勢都沒換,不停地幹了二十多分鍾,然後換了個姿勢,又幹了二十多分鍾才射。

老婆最後說來幾次高潮都不知道了,床單濕了一大片,身體都軟了。

兩人歇了一會,老婆光著身子出去給兩個都倒了杯水,喝後老黑又讓老婆親他的雞巴,老婆說當時好象腦子木了,只有性交這一個主題了。

反正不知為什麼特別聽話,實際上她挺討厭老外下邊的味道的,但在當時的環境下不知為什麼就想著讓老黑高興,就想著操B的事了.很快老黑又硬了,這次幹了一個多小時。

然後把老黑送走。

老婆連晚飯都沒力氣做了,躺在床上,給兒子叫了一份外賣。

那天以後,老黑又向老婆表達了想操B的想法後,老婆感覺不安全,然後就給兒子的外教課停了,換了個白人女教師。

和老黑就玩了一次。

興奮,當晚和老婆大戰兩場。

事後,我們做愛時經常提這個話題,談起這個老黑。

老婆說原來網上說的外國人的雞巴雖然大,但不硬是亂傳的,這個老黑就硬得不得了。

體力更是驚人,能快速抽插一個小時。

我對老婆說既然感覺那麼好,再找他玩一次唄,她說她對老黑又喜歡又怕又討厭,喜歡他雞巴大,能幹,也怕他太能幹了,把她下邊幹壞了。

另外她討厭他的體味。

老婆這個老實本份人,從沒偷過人,第一次下水出去偷人就偷了個老黑。

老婆和老黑事件後,做受時我經常問老婆,把那個老黑找過來,再幹妳一次怎麼樣,每次都能感覺老婆下邊的小B一緊,把我的雞巴箍的更緊了。

抱緊我,瘋狂地動,並喊著,老黑,用妳的黑雞巴幹我,用勁幹。

妳的雞巴真大,真硬,等等粗口。

瘋狂的抽插發射後,我癱軟在老婆的身上,老婆抱著我不讓我的雞巴出來。

良久,雞巴軟後滑了出來。

老婆才放開我。

我們經常在床上交流這件事。

我說妳還想被老黑操一回嗎?  老婆說想,而且特別想,老婆說她上回玩虛脫了,玩瘋了,那個興奮勁是進入骨髄的。

但又怕被老黑纏上,家裏經常出入一個黑人鄰居會有說法的,而且她還有點討厭他的體味。

盡管做愛瘋狂時沒有太在意,但做完愛後那種體味特別大。

所以不想再發生關係了。

我說那妳怎麼不刪老黑的微信和電話,我看他依然是妳的微信好友。

老婆調皮的說,萬一哪天想開了,有需要呢,得留一個後手。

我說給他發個微信,聯係一下哪天吃頓飯呀,把他發展成長期炮友也不錯,畢竟是留學生,畢業後要回國,不怕被纏上,而且做愛又舒服,除了有體味外,作為炮友沒有其它不利條件。

但老婆很堅持,最後作罷。

上個星期,和老婆說我們去良子做按摩呀,我的卡上還有好幾千呢,老婆高高興興的和我去了。

選擇了一個叫做熱石的項目。

兩個人要1598呀,心微痛。

我故意放大音量對值班經理說:「給我老婆找一個漂亮的小夥子呀。

」  老婆的臉一紅,用手掐了我一下。

進了房間,條件很好,單獨的大房子,帶洗手間,單獨的淋浴。

條件很滿意,感覺到錢花的有點值了。

值班經理說:「妳們先洗澡,換好我們的衣服後叫技師就可以了。

」  和老婆洗著鴛鴦浴,拿著雞雞頂著老婆的屁股,老婆感覺已經很進入狀態了,下邊已經有水分泌出來了。

把雞巴插入,幹了幾分鐘,沒有射精,分開後擦幹,換上一次性內褲,穿上良子寬鬆的外衣,叫進來了技師。

我的技師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村姑,除了年輕之外,並無可取之處。

給老婆做的小夥子倒還不錯,個子176左右,長的挺壯的,臉也不招人計厭。

房間內本來有三張床,我睡在了最裏邊,讓老婆睡在最外面,中間我放置了沒有掛到墻上的我和老婆的內衣。

開始時一切正常,大家都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我聽到了老婆的聲音有點重,我用眼晴的餘光瞟了過去,房間的燈光有點暗,看不太清,那個小夥子好象在按老婆的大腿。

我一下就明白了,那個家夥在玩弄調戲老婆,我裝著睡覺,沒有動,但餘光一直瞟著那邊。

後來感覺小夥子的手在老婆的大腿根部停留的時間很長,十幾分鐘後,小夥子說:「姐,妳涼嗎?我給妳拿條被子吧。

」  老婆應了一句,「好。

」  小夥子從身後的櫃子裏拿了條被子搭在了老婆身上,剩下的我就看不到了,衹是感覺被子在不停的動。

小夥子後來可能感覺不好意思了,畢竟身邊還有另一個女技師和我,程序還得往下走啊,然後又開始按手,臂,頭,翻過來按後背。

因為有被子擋著,再有就是給我做後背趴著時,很多動作都沒有看到。

兩個小時的時間很快結束了,女技師和我說:「先生,時間到了,服務結束了。

」然後就退出了屋子。

那個小夥子卻對老婆說:「姐,還有幾分鐘,我看妳的腿有點靜脈屈張,我再給妳按按。

」  老婆嗯了聲。

那個小夥子就又對大腿下功夫了,我感覺到老婆的呼吸越來越重,已經有哼哼聲了。

大腿根部位的被子動的特別厲害。

後來聽到老婆「啊」了一下,我故意問老婆,「怎麼了?」  老婆說:「這個地方按的有點痛。

」  小夥子說:「姐,時間也到了,我就走了,我是29號,記得下次來叫我呀。

」  老婆說:「好。

」  小夥子轉身對我說:「先生,妳們再休息一下,可以再免費休息兩小時呀。

我先出去了。

」然後退出了門。

我不等老婆起來,直接撲上去了,扒掉外衣,扯掉褲子,一手抓奶,一手摸B,下邊洪水泛濫了。

挺起硬了半天的雞巴,一插到底。

老婆再也忍不住了,大叫,「用勁操我,我需要雞巴,用妳的雞巴狠狠地幹我。

」  我一邊幹一邊問,「剛才發生了什麼?」  老婆告訴我說:由于剛剛我們已經幹了幾下,再加上我又給她叫個小夥子,她心理就已經進入狀態了。

開始時那個小夥子給她按大腿,但經常用手有意無意地摸她下面一下,但速度很快,讓人感覺是無意的,也就不好說什麼了,但後來摸的次數越來越多,力量也不逐步加大。

老婆感覺到很舒服,也就不說了,樂得享受。

但那個人膽子越來越大,拿來被子蓋上後,直接把手放在了陰蒂上,快速不停的按,磨。

也就十幾分鐘就把老婆按到了第一個高潮。

然後小夥子接著向上按手臂,想摸老婆的奶,但一摸老婆就擋不讓摸,小夥子就做罷了。

最後幾分鐘,又轉回了正面,小夥子這次把手指都插進老婆的B裏了。

也就也分鐘,老婆就不行了,最後高潮時老婆沒忍住,叫了起來。

我說:「我就是29號,我來操妳的騷B好不好?」  老婆抱著我的腰說:「29號我要妳操我,操死我吧,用勁操。

」  十分鐘後,一瀉如注,洗了洗後,結帳走人。

按摩事件後,我和老婆性致大增,中間出差幾日,但興致未減。

晚上和老婆做完愛後聊天,談起了鴨子的問題。

我說現在聽說北京有不少鴨店,專門為少女少婦和中老年婦女開的,我們哪天可以去試試,老婆說真的假的,不是開玩笑吧,我說當然是真的,你如果想去我聯系一下我經常去ktv的媽咪,那個媽咪經常和我講她們和她下邊的小姐經常在前半夜在她們的ktv場子裡陪男客人,送走客人後,再去鴨店去玩鴨子。

價格很便宜,鴨店一般和量販ktv混在一起,外面量販,裡面就是鴨店。

總體非常安全。

老婆聽完後沒有吭氣,但我能看得出來,她的心已經是庠庠的了,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我想她是同意了,只不過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或者不想當面向我表達出她的色心和淫蕩。

說動就動,第二天中午打電話給媽咪白姐,公司一般有去ktv的應酬都是去白姐那,因此作為白姐的老客戶,她當然表達出了足夠的熱情。

我和她編借口說,有一個女客戶過來,我想好好招待她,除了吃飯送禮之外,還想帶她去找個鴨店玩一下,這也算一起嫖過娼了,感情肯定會更上一層樓的。

白姐說好啊,你是在我這玩還是直接去那個少爺場玩,少爺場一般都是後半夜場,十一點半才上班。

優點是人多,但環境一般。

我這個場子只能給你叫來幾個鴨子來,從這幾個中進行篩選,但安全性高,環境好,萬一看中了直接可以上樓開房(白姐的場子是一個五星級酒店的ktv)。

我想,還是選那個少爺場玩去吧,這邊的人熟人多,萬一傳出去就不好了,直接要來了對方所謂男媽咪的電話,夜裡九點打電話訂房,說是白姐介紹來的,留間房,對方對白姐很在意,非常客氣,能聽得出來,白姐經常過來,看來做性行業的女人也是空虛的。

老婆有點小緊張,在家裡走來走去的,不知道乾什麼好。

我開玩笑說,就那麼想玩鴨子,沉住氣,一會想選幾個鴨子就選幾個。

老婆羞惱,衝上來用拳頭打我,兩人鬧了一會。

十一點出發,距離不是很遠,很快就到,一個油頭粉面的小夥子在門前等,好象稱呼孫經理,原來是一個地方音樂學院畢業的,學的是舞蹈專業。

參加工作後在一個中學當體育教師,錢不夠花,再加上一個前輩的指點。

以身材好,小白臉,舞技很快在鴨場站住了腳根。

並很快走到了前台,當上了“男媽咪”。

把我和老婆帶入了房間,走的過程當中,感覺場子還是很大的,可能有五十個以上的房間,或者更多。

房間基本都有人,可見男妓服務在京城的市場開拓的真好啊。

場子裝修不是很高端,不是高檔會所。

走廊裡男男女女出入的人很多,中間過程中看到了兩個所謂的少爺大隊,從身邊走過,真是開眼呀。

我和孫經理聊了幾句,並和他說,第一次帶客戶過來,不知道怎麼玩,也不知道規矩。

請他介紹一下。

孫經理說,由于是白姐的客人,讓我們放心,這裡絕對安全,而且放開了玩,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就向咱們男人在ktv裡一樣,並說了一下具體情況和消費水平,考慮到各取所需,場子裡面鴨子和雞都有,但以鴨場為主,雞的質量相對較差。

平時場子裡的鴨子一共有100多人,場子正式開業時間為十一點半,每天雖然從十點多開始接客,但大多數鴨子都是十一點半左右到。

尤其是所謂的優質鴨。

房間一個中包500元,質量好的鴨子要掛個牌子的,需要付300元小費,不掛牌子的付200元小費。

小姐小費統一都是200元。

鴨子可以隨便摸並要求他做一些事,只要不是真刀實槍的乾,怎麼玩都可以。

我對老婆說,姐姐,出來玩就放開了,我們就當過來開眼來了,經理也說了,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想找幾個就找幾個,老婆點了點頭。

我對孫經理說,那就上人吧。

上果盤,酒等就不再多說了,五六分鐘後,孫經理帶來了一隊男人走了進來,二十幾個壯小夥分兩排這麼一站,很成規模。

視覺衝擊很大。

我掃了一圈,看除了有兩個人長的有點差之外,其它基本都是二十幾歲,身材較好,身高也都可以。

應該說放在人群裡感覺都比較帥。

我轉身看老婆,老婆頭有點微低,不敢和這些人直視,我心裡感到好笑,都到這裡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問老婆,姐姐怎麼樣看上哪個了,老婆低著頭說,你幫我找吧。

我答到,這個可不能代替,男人和女人的角度是不一樣的。

雖然燈光有點昏暗,但我能看到老婆的臉紅了。

低罵了我一句討厭。

但一直也不說看上哪一個了。

我對孫經理說,讓他們先出去吧,再來一批吧。

孫經理一揮手,一幫小夥子一起喊了句祝您玩的愉快,退出了場子。

孫經理坐到了老婆身邊,拉著老婆的手說,姐姐,沒事,您別緊張,放開點,場子裡的少爺很多,一會還有幾十個人呢,您跟我說,您喜歡什麼樣的,我一會重點讓這些人進來。

孫經理緊挨著老婆坐著,兩手不斷地摸索著老婆的左手,老婆的臉紅的更徹底了,更不說話了。

孫經理又接著說,姐姐,很多人第一次來這裡都象您是這樣,不好意思,實際上沒什麼,我們平時接待的人特別多,對性這個問題應該看得開一點,性不只是男人的需要,女人也有需求,昨天來一個大姐50多了,玩的最瘋,叫了3個少爺,最後把幾個少爺都給扒光了,還把雞巴也給親硬了。

最後所有人都光著,她讓兩個少爺一人親一個奶,另1個人少爺給她親下邊。

孫經理說的眉飛色舞,我聽的雞巴直頂褲襠,老婆估計也聽的動了情,我突然發現孫經理的右手已經挎在了老婆的腰上,左手放在了老婆的大腿上,老婆去沒有反應。

孫經理接著說,您既然來了,一定不要不好意思,一定要挑一個可心的,如果不確定,就多挑兩個,十分鐘內可能退人。

老婆這才羞羞地答到,最好要一個身材高的,勻稱的,皮膚白一點,愛笑的。

孫經理答道,姐姐,只要您有標準,我馬上去給您找。

說著就站了起來,起身的時候,抱了老婆一下,並且貼了一下臉。

我都感覺一驚,生怕把老婆驚到,忙著看老婆,誰知老婆還回應抱了他一下。

老婆這個良家婦女什麼時間變得這麼淫蕩了,而且那個孫經理膽子也有點太大了,不過真佩服他的溝通能力。

孫經理出門後,我靠到老婆身邊問她,老婆你準備找幾個呀,老婆說就找一個唄,我答不行我們也學孫經理說的那個老女人,給你找3個人來玩,一次玩個夠怎麼樣,老婆斜了我一眼說,只要你能接受,我願意享受呀。

幾分鐘後,孫經理以帶了一隊人進來,孫經理這回工作很到位,一個一個介紹,第一個房產中介,第二個是轉業兵,第三個是北京體院的學生,等等,介紹完後老婆仍然沒有說要找哪一個,孫經理坐在了老婆身邊,仍然一手摟著老婆,指著第三個對老婆說,姐姐,第三個是體院的學生,身體也好,性格也開朗,還敢玩,選他沒錯,老婆沒說反對,也沒說同意,孫經理忙著說,小慶,過來,照顧好姐,其它人撤。

小慶坐在了老婆的右邊,小慶182左右,穿著黑背心,兩塊胸大肌特別明顯,形容他高大威猛一點都不過。

小慶很會來事,坐下後就給老婆倒酒,拿水果,孫經理說姐姐,我給你安排的人一定讓您滿意,你可以摸摸他呀,老婆不好意思伸手,孫經理抓起老婆的手腕,去摸小慶的胸大肌,老婆有點羞的閉上了眼,孫經理可能感覺逗老婆很好玩,摸了兩下手,直接拉著老婆的手去摸小慶的大腿,老婆沒在意,手直接按在了小慶的雞巴上了,老婆忙抽手,嗔著伸手去打孫經理,孫把臉迎了上去,手輕輕落在了孫經理的臉上,孫經理順手又抓住了老婆的手,伸向了自己的下體,說,姐姐,你是不是嫌小慶的雞巴小,你看我的大不大。

手被強按在了孫經理的雞巴上了。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賤女友先被別人開苞後被內射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