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女僕人 經典激情

母親又飛到大陸去做生意了,並僱用了一個短期管家幫忙料理家事。

或許母親顧忌我這正處思春期兒子的行為,竟然找來了一個又醜又乾的老婆婆。

她除了洗衣、煮飯、打掃一切之外,夜間也居住在這兒看守房子和監顧我的起居。

這天悶熱的週末夜晚,跟一班死黨打完藍球後,帶著一身的疲倦回到家裡。

一進屋子就喊叫著:「張婆,我想洗澡了,給我放好水,我累得很,想好好地泡一泡熱水浴…」我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廚房裡去想倒一杯冰凍紅茶來喝時,眼前黑影一閃而出,竟讓眼前的人給嚇了一跳。

原本的醜老太婆居然變為一個秀麗嬌嫩的小美妹,站在我面前。

啊!難不成是上天看到我『慾望難頂』,特地把那張婆搖身一變,由她來為我解脫…在我雙眼直瞪著這位美麗卻帶有土氣的妹妹時,她開口了:「少…少爺…您好!」我是張婆的小孫女。我奶奶今天…有點兒不舒服,所以我就到這兒來幫奶奶打理家務。

啊!對了…我要奶奶先進房睡了,如果你有什麼吩咐,就交代我做吧!我今晚也會留在這兒看著奶奶…」我凝視著她羞紅著的嫩臉,然後緩緩取笑說著:「別再少爺、老爺的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當是清末年代嗎?叫我阿慶好了…」「是…是的…阿慶少爺…」她低聲地回道。

「嘿!又來了?是阿慶,不用少爺了啦…!啊,對了!你呢?你…叫什麼名啊?」「小…小…小惠…」她緊張得結結巴巴地回道。

「小小小惠?好奇怪的名字啊!」我大笑出來。

小惠也偷偷地微笑了一下,但又立即擺出一副正經的模樣,跟我說了一聲,便立刻跑去為我準備浴水。

我進到浴室,一待就待上一小時多。

我一邊泡在熱浴缸裡、一邊閉目養神,腦袋瓜裡正打轉著待會兒如何要小惠好好地『服侍』我這個大少爺…

洗完了澡已經十點多了,也懶得穿衣服,就走出浴室。

嬌嫩可人的小惠,正在客廳裡燙著、褶著我的衣褲。

此時,她已換上了睡衣!望著那身緊得不能再緊的舊睡衣,想必是穿了不少年,還真節儉啊!我沒想到她的身材居然會這麼的棒、這麼的性感!我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然而,眼睛卻一直瞄著緊貼在小惠睡衣上的奶奶,和那圓潤屁股。

它們正雖著她燙衣服的動作,而搖晃著。

嘩!看得我的老二立即挺舉了起來。

我一邊繼續瞄窺著、一邊偷偷的將手放入短褲內,揉弄著我寶貝那赤紅的龜頭。

我以最舒服的姿勢斜倚著,而小惠就在我沙發的後側方角落繼續地燙著衣服。

我可愛的小惠,正溫柔的做著家務,好像是我賢淑的小媳婦;好溫馨的感覺啊!「小惠…你幾歲啦?」我突然的蹦出這個問題。

「啊?…嗯…十八…就快十九歲了!」她嬌嬌地說道。

「什麼?才十八歲?那還小我三歲囉…我還以為你至少二十了呢!你長得還挺『大』的嘛!」我雙重意義的說道。

小惠似乎沒察覺到我的取笑,還有些哀愁的說:「嗯,我從小就很會吃,一向來就比別家的孩子快大。

爸媽常罵我是飯桶,只曉得吃!」「那你現在讀哪家學校啊?」「我…沒…沒有…」小惠紅著眼睛低頭細聲說著。

「爸媽說女孩子讀太多書沒用,又會嫁不出去。

我家環境又不好,勉強只能讓我的兩個弟弟上學,而我…在…小學四年級後就…沒再讀書了!」又是一個重男輕女窮苦人家的悲哀故事。

看來咱們的這個社會還存在著不少問題啊!「我平常就幫著媽媽賣菜。

哪!就在這過幾條街的小菜市裡嘛!媽媽說這一帶的有錢人多,價錢會賣得比較好。

你母親就是在那兒遇到我奶奶的啊!」小惠一面繼續說著、一面把褶燙好的衣服拿了過來擱在我對面的椅子上。

一聽到『奶奶』這兩個字,心中又蕩起一股莫名的興奮。

我兩隻眼睛猛瞪著小惠胸前的那兩顆大奶奶,口水差一點就從嘴角邊流了下來。

嘩!真的好想抓它們一把啊!「來,小惠…過來啦!居然家務都做完了,就坐過來倍我看看電視、聊聊天嘛!」我腦子裡打轉著,笑陰陰地說道。

「這……」小惠有些猶疑。

「嘿!怎麼啦?難道我身體發出臭味,這麼不願意坐過來!我可是才剛剛洗完澡啊…」我假裝生氣著。

「不…不…對不起…對不起…」小惠連聲的道了幾次歉後,便緩緩地走了過來,坐在我身旁。

我也沒再做進一步的行動,就這樣的跟她聊著天,談談她的事情。

太猴急反而會亂了腳步,提高她的戒心,那就不妙了。

我很隨意的談笑著,而小惠也漸漸的放開了胸膛,嘴中不停的訴說著她的童年與近期在她身邊所發身過的趣事。

就這樣的聊著、聊著,不覺中就過了一小時。

都十一點多了…嗯!該是行動的時刻了!「喂,小惠…這麼夜了,你也該去把所有的門窗都鎖好,窗簾也都拉給我上!」我對著她說道。

在她去做此事的同時,我立刻跑到房裡去尋拿一片我最欣賞的CD影片。

當我奔回到大廳時,吩咐小惠的事也剛剛都辦妥了。

「少…啊…不!阿慶,門窗都鎖好了…您還有什麼事交代嗎?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就先回房裡了。

」「你奶奶睡得那麼熟,就別進房以免驚醒她了!你等一下就到客房裡去睡吧!」「這……」她想了一想,點了點頭。

哼!真是個容易被操控的天真女孩。

看來,書還是多讀一點比較好。

不然的話,就會像小惠那般簡單且鈍鈍的了!

「對了,小惠!你看過日本片嗎?」我奸奸的問道。

「沒…沒有,我很少看戲的,就連電視…也不常看…」她微微說著。

「那?你想不想見識一下日本片啊?看看也可增加見識啊!更何況,這可是我看過的影片中最棒的一個啊!好好看的,很爽的啊…」我開始慢慢地誘導著她。

「好!好啊!說真的,我好愛看戲啊!但卻沒機會,最後一次已是三四年以前了,是看『美女與野獸』,還是奶奶偷偷帶我去看的。

那卡通影片真的好好看啊!」可能是剛才那刻的閒聊,令她對我完全沒有了戒心,爽朗的答應了。

「啊?『美女與野獸』!嗯…那等一下我們也來自導自演一出吧…嘻嘻嘻…」我細聲的自言著。

想剛才一樣,我叫小惠坐到我身旁,便開始播放CD。

電視上出現了一男一女,坐在床沿旁不知咕嚕地說了些什麼。

都過了大約五分鐘,那女的還在以日語對著鏡頭自言自語的傻笑說著。

說實在的,那女孩還挺像小惠的耶!小惠在這時候,已有些不耐煩了。

她時不時的轉過頭來看我。

似乎想跟我說這戲好悶、又聽不懂。

然而,我暗示她別說話,她到嘴的話語又往肚裡吞入,嘟著嘴乖乖的看著…「來了…來了…快看!」我興奮地說著。

只見電視映幕裡的日本妹妹開始慢慢地撩起裙子,此女年齡雖輕,但濃厚的陰毛連內褲也包不住,從旁邊都露了出來。

只見她把手伸入那被絲襪包裹著的半透明內褲裡,緩緩地撫摸玩弄起自己的陰戶。

我偷瞄著小惠,她楞在那兒,就像擺設在商店裡的模型人一樣,動也不動的瞪著電視,嘴巴半張的露出少許舌尖,很顯然地被那A片中的情節給嚇傻了!A片中的妹妹此時正以不自然的動作趴在地下,把襯裙給脫掉,露出薄薄的一層尼龍布包圍的豐潤屁股。

那男的就過來跪在她的背後,用雙手搓弄著日本妹妹胸前垂懸著的二個肉丘。

沒過一會後,就把少女的尼龍絲襪給撕扯裂開,然後剝下那條小內褲。

只見日本少女的屁股一翹起,整個陰唇呈現眼前,連那皺皺的濕潤蚌肉也看得一清二楚,半開半合的好不誘人啊!男演員就在這時,掏出了他那已挺漲了的大肉棒,用自己的口水向它吐了幾口,然後便單刀直入的鑽插進入少女的陰道裡,猛力的抽送,弄得她直呼叫著…「啊!這是什麼影片啊?羞…羞死人…我不看了!」小惠的少女矜恃此時開始了她的作用。

她紅著臉用一隻手臂淹蓋著雙眼、另一隻則伸了過來搖晃著我的肩膀,要我把電視給關掉。

我那肯啊!一直催著小惠看看電視上的情景;女的不停地呻吟著、男的不停的抽插著,然後還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她屁股上。

「喂!小惠,快看啊,她被打了還露出微笑呻吟著。

看她臉部滿意的表情有多性感啊!」小惠偷偷的瞄了一下,只見那少女人一絲不掛的躺倒在地毯上,雪白的屁股變成血紅色。

小惠不禁感到疑惑問道:「為什麼呢?被打了還顯得那麼爽的樣子,不會痛嗎?…」「性愛只會帶給你超爽的感覺。

無論是做什麼,都會有快感…就算是疼痛,也會覺得那是最舒服的享受呢!」我眼前的小惠這時已把原來蓋著眼睛的手給移下,手指放進雪白的牙齒之間,抖顫地咬著它們。

聽我這麼說,顯得更疑惑了,傻楞楞地凝視著映幕。

日本少女正坐在那男的上面,圓潤的屁股一直地扭轉著,似乎想把那條陰莖給晃斷掉…我悄悄地移了過來,把手靠在小惠的大腿側旁,然後緩慢的滑上,正向目的地前進。

小惠突然將雙腳緊緊靠攏,剛好把我的手給夾住了。

她亂了神的直瞪著我,說不出話來。

「別緊張,阿慶哥哥正要給你一些性教育上的指導。

我會讓你明白剛才所告訴你的一切,都什麼大了,還什麼都不知,會被取笑,甚至於被人欺負的!來……」我正氣昂揚的說著。

我慢慢將的右手輕按小惠的胸脯,然後微微得壓迫著,小惠似乎有了反應。

打鐵趁熱,我跟著把手滑進她緊身的睡衣裡,意外的竟然發覺她並沒穿乳罩,不是窮得穿不起吧!我輕輕的愛撫著她那已堅挺的酥胸,舌頭也在這時貼了在她的嘴唇上,嘗舔著她的甜味。

我的手指搓弄著小惠漲得硬挺的乳頭,時不時的用力按壓它。

她的口裡終於哼出了第一聲的輕微呻吟:「嗯…嗯…啊啊…啊啊…」。

她整個人軟化得傾倒在我身上。

我開始解開她睡衣上所有的鈕扣,小惠34D的雪嫩乳房也跟著裸露而出,整顆顯現我的眼前,很是有著感官刺激!小小年齡的她,雙乳居然如此巨大。

嗯?窮困人家的營養也如此好嗎?應該是每天從早到晚工作的運動量而使到那雙奶奶特別的健大吧!漸漸地,我頂住在她側腿旁的大欣賞也硬漲得難受起來。

我抓起了小惠的手,放在我那條薄薄的短褲的褲頭上,引導她緩慢地拉下來。

整條的肉棒立即彈耀了出來!我要她按壓著那熱血騰騰的大老二,並輕巧的拉著她的手指揉弄著前端的大龜頭。

「嗯!不…不能這樣…婆婆說跟男生亂搞會…會令我們下地獄的!」她突然吐出一句差點兒就令我暈倒的蠢話。

「哎喲!佛祖都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讓我們一起快樂地爽死在地獄城裡吧!」我胡說八道著。

「……」她沒說話。

「難道你不想摸摸看我的大龜頭,感受它的溫熱嗎?難道你不要我給你多一點的愛撫的快感嗎?」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伸入小惠的睡褲裡,順勢的進一步滑入她的內褲,以中指在她陰唇縫隙裡不停地摩擦挑逗著。

小惠立刻採取劈開大腿的姿勢,她陰戶裡的潤滑淫液滔滔的湧洩在我的手上,且嘴唇間發出了陣陣不斷的嗚咽聲。

嘩!好大的反應啊!畢竟是未被開發的『原始森林』,一旦被採伐著,就不可收拾了…我於是便把自己和她給剝個清光光,兩隻肉蟲就在沙發上互相激情蕩樣地摸揉著、熱吻著,充分地享受著愛撫的樂趣。

小惠的右手套著我的大肉棒,不停的上下抽搖,而左手伸到我睪丸下方,以掌心摩擦著它們。

這是小惠第一次有著愛撫行為,而我也並未完全的引導她。

然而,她卻會採取這些令所有男人都會興奮的手勢撫弄著!是巧合?是天性?我的雙手也沒閒著。

左手不斷的交換著搓弄著那兩粒堅挺的乳頭,輪流刺激著它們。

我的右手則在揉插著小惠濕潤非常的陰道,狠狠地、急速地進進出出著,弄得她那舌頭還在我嘴內打轉的口腔中,發出快感的歡呼浪聲!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把身軀挪了一下,平躺在沙發上。

雙手攬著小惠的細腰,把她扶起著,要她坐在我身上。

我簡單的指示著她把自己小小濕潤的洞穴,對準了我的大鳥頭,緩慢的給套進去。

但是試了幾回都沒成功。

嗯?會是她嫩穴太窄了嗎?還有經驗不足呢?沒辦法了!我只好擺換了另一個姿勢。

這一次就由我來操控主導權!我採取了最原始的男上女下的姿態。

我把她那如雲秀髮,分佈地覆放在她的後頸,像朵爆發著的煙花。

我緊握著大雞巴按壓在小惠的陰戶上,溫柔地摩擦著她的唇縫、慢慢地嘗試著推進去。

我非常的小心、亦非常的浪漫地一邊貼吻著她、一邊搖晃著、扭轉著屁股兒,緩緩地插了進去小惠暖熱的洞穴裡。

只見她顫抖了幾下,雙手死命的抓住我的肩膀,兩條腿緊夾著我的腰部,露出一臉難以形容的痛楚表情,口中哼哼的呼泣著。

我知道是時候了,屁股的動作越搖越快、越扭越加勁,不久就瘋了似地猛抽狂插起來。

小惠已經呼呼的大喊哀鳴著。

她一時喊痛要我停止、一時又呼喚我使力加速著,真搞不清她到底想怎麼樣。

唉!又是女性另一個天性吧?在狂猛的抽插下,小惠的陰道裡開始留出了絲絲的血跡,參混著她那濃黏淫水,自我肉棒的抽插出入間緩緩地流了出來,把皮製的沙發也給弄濕了一大片。

我看到這絲絲的血跡,興奮感莫名的提高,更加發狂的用力挺進抽出,小惠也喊叫得更大聲。

但她這一次不是在叫痛,而是在喊著快感!小惠溫暖幼嫩的陰穴包容著我的陽具。

她陰道的肉壁緊緊地壓縮著我膨脹的大寶貝,愈收愈緊,弄得我暈了頭,只知死命的亂插,而小惠也開始配合著我,雪白的圓潤屁股不停地在扭晃著…不行了!不行了!我一邊汗流夾背的激勵抽送、一邊用力的地搓紮著小惠的雙乳。

她的大奶奶已經痕印纍纍,而我的眼前也己經開始看不清任何事物了!我放聲一喊,雖想立刻在她體內射經,但還是給忍住拔了出來,將肉棒送入小惠嘴內。

我們沒做好事前準備,我可不想令一個剛成年的少女受孕呢!肉棒一含入口,熱騰騰的白色濃精便一陣一陣地噴射入她口裡。

由於射精的勁道強大,精液直噴灑入小惠的喉嚨內…

在這時,只聽小惠『呃…呃…』的幾聲,把精液都給嘔了出來!原來是她第一次觸覺到精液的味道,完全不習慣、亦不能忍受精液那濃厚的腥味,居然想嘔吐起來…我趕緊飛跑進廚房倒了杯開水來給小惠喝下,蒼白的臉色這才恢復了過來。

她不禁瞪了我一眼,像在怪我似的!

「你怎地小便在我嘴裡,害得人家差點兒就吐了出來啊!」小惠嘟著小嘴埋怨著。

「小妹啊!這可是我珍貴非常的精液,那是什麼尿尿嘛?你看看…小便那有那麼的濃厚雪香啊?有許多的少女想吃都吃不著呢…」我胡亂的說著,並把遺留在龜頭上的一些精液掏了給她看個究竟。

小惠看了看,用手摸了一些,靠近鼻子嗅了一嗅說著:「嗯!的確不是尿尿啊!黏黏的,而且味道很怪,我從來沒嗅過這樣的味道咧!」「喂,放進嘴裡再嘗一嘗,對皮膚很有益啊!吃了臉蛋雪白紅嫩,保證不會生青春豆啊!」我笑說道。

小惠聽了皺了皺眉頭,瞄了我一眼,還是乖乖地點放在嘴中啜嘗著。

她在嘴裡吸啜了數秒鐘後竟正經地說著:「嗯!起先會覺得味道怪怪臭臭的,不過習慣之後也就不覺得了。

這個吃了真的那麼有益嗎?那你自己又不吃?」「哎喲!女的吃男的,男的吃女的嘛!這樣才會有效。

過來…也讓我舔啜你陰戶,喝一喝你的淫蕩神水,增健補體啊!」我越吹越胡鬧,連自己都差點兒笑了出來。

小惠走了過來,猶疑了一下,就又坐在沙發上,不腿微張,羞答答的看著我的眼。

我雙手抓著她腳跟,狠狠地推高,然後避開得張張的,整個陰部顯示眼前。

我叫她把腿這般的高張放著,便放開她的腳,去剝開小惠她那肥厚的大陰唇,露出了裡邊粉紅色的鮮嫩蚌肉。

剛才的一些蚌汁還遺留在那呢!雖然液汁還帶有點兒血絲,我還是大口大口的吸著、啜著,然後把整個的舌頭伸進的陰道內用力地舔弄著。

小惠沒一會兒也熱烈了起來,嘴唇間又發出了淫蕩浪聲,而且大腿不陣陣的顫抖著…我看她如此孤單的被完弄著,就轉換了個姿勢;我的頭對她的嫩穴,而她的頭則向著我的老二。

這是簡稱69的互舔體勢!「來!自己來弄一弄那肉棒,如果你能再次令它射精就又有珍貴的液汁可吃了,努力點啊!」我對這天真的可愛妹妹說道。

話還沒說完,小惠便用口慢慢的嘗試著我肉棒的滋味。

她一邊看著還播放著的A片、一邊模擬著女主角。

當小惠學著把肉棒一整條的含入口中時, 又立刻吐了出來,並且咳了幾咳。

「慢慢來!你看,習慣了就會想那少女那樣順口了!」我鼓勵著她。

小會的資素還算不錯,一會兒就學上手了,就連我的睪丸也被她『滋滋』吸啜得我整個人打了幾個冷抖,快感自背骨湧上了腦袋!「好!好!就這樣…對…對!這樣下去不久就可喝到我那珍貴的精液了。」我一面說著、一面趕緊拚命以舌頭和手指不斷的穢玩撩弄著小惠的香穴。

再不加油的話,我就會被小惠激弄得先一步的玩完了。

「啊…爽啊…好…好…啊啊…嗯嗯嗯…爽爽…嗯嗯……」我倆就這般繼續享受在性愛的極樂中。

看來我們真的沉溺到地獄裡去了,並且是在地獄最低層的性愛城堡裡面。

一陣陣的淫蕩浪叫聲就在城堡的大廳裡不斷地迴響旋轉著。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小妹和後媽
迷倫亂常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妹妹的錯愛
校長吃肉,我喝湯
情迷咖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