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學長給騙了 學生校園

中學被困在寄宿學校,可沒機會交男友。幸好一進了大學,便重獲自由了。我雖不可以說是超級的美女,但仗著高佻的身形,細腰加上一雙長腿,自然不缺追求者,加上我天生外向和對人熱情,容昜和陌生人熟落,在我身邊打轉的男生自然不計其數。

但開放歸開放,當時我的底線是不攪那些有性沒愛的一夜情,所以只有我的戀人才會有機會和我上床,但吃了我初夜的老學長卻是例外。

老學長是我讀大學時的學長。因為他是退伍之後才考上大學,所以年紀大了我們四、五歲。在我唸大一的時候,他剛考上研究所。他跟我的初戀男友揚子一起在校外租房子。人已經老大不小了,還每天跟揚子混,所以他得跟我們都蠻熟的。蘇琪因常和我一起,當我和揚子成了一對,她也順理成章和老學長一起了。

我雖然和楊子談戀愛,但我信奉天主教的母親自小便教我說沒有婚姻約束的性愛是邪惡的,所以我一直潔身自愛,沒有跟楊子胡來,反而蘇琪和老學長一起不久便給他弄了上床。

說起來也是合該有事。有一陣子,揚子和我鬧憋扭,冷戰了好幾天。清純善良的我,心裡難過得要命。老學長在一旁冷眼看得幸災樂禍,就假意安慰我,約我到台北的餐廳說蘇琪和他要和我好好大吃一餐散散心。

我一個人到了餐廳,老學長說蘇琪有事晚一點才到,坐著等她時老學長故意點了酒,說什麼一醉可解千愁,沒什麼好擔心的,要是喝到掛蘇琪也會照顧我等等。我在那之前從來沒喝過酒,也不曉得自己的酒量如何,就傻傻的給老學長灌了不少。

我喝了一會,開始感覺到暈乎乎的天旋地轉,就像在雲裡漂著,朦朧中我聽到老學長用手機打電話給蘇琪,說今晚和我的飯局取消了,並說自己找朋友有點事要辦,第二天才見她,蘇琪怎也想不到老學長忙著要辦的事就是幫我開苞了。

老學長看我醉得差不多了,便連飯也不吃,匆匆結了帳,把已差點不省人事的我扶起帶了回家。我腳步浮浮跟著他上了車,一坐下便睡著了,隨著發生的一切就像一個如幻似真的夢境。

在夢裡我好像被人脫光了衣服放在床上,赤裸的雙峰被玩弄著,我看不真確那個人的長相,一下子直覺那個人是揚子,便伸手抱著他的頭,把豐滿而傲人乳房往他口裹送。他的舌頭飛快地舔弄著我的乳頭,令我舒服得低聲呻吟。雖然我知道這樣子是不對的,給媽媽知道了一定會挨罵,可是身體卻忍不住把乳頭挺向那個人的嘴裡。

突然那人的鬍渣碰到我那發硬的乳頭,一陣又刺又癢的感覺襲來,令我突然驚覺揚子是沒有蓄鬍子的,用力張眼一望,一下子身上那個人竟變成了老學長,嚇得我馬上想逃走,但全身軟綿綿完全不聽使喚,只能用手無力的推拒著,和口中不停呢喃低叫:「呀……學……學長……不……不……不要……」

我從沒給男人碰過的地方,竟這樣裸露在老學長面前,我一方面羞得無地自容,一方面愛屄卻開始充血飽脹,淫水也開始一點點地滲了出來。我那無力的掙扎不但沒使老學長放過我,反令他獸性大發,壓在我上面,用力把我的雙腳扒開來,伸手控撫摸我大腿盡頭的稀疏的陰毛,和用手指往我那毫無遮掩的蜜穴探進去。

「哈哈……還是處女都這麼多水,給我肏完開發後一定變成淫娃,今晚可有得樂了!」在老學長的淫笑聲中,我又失了知覺。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老學長在我身上做了什麼,只是當我給弄到覺得愛屄裡空虛難耐的時候,便有東西伸了進去,我也不覺得特別的痛,想必是濕得要緊,老學長的肉棒一滑便滑了進去。

我隱隱約約覺得老學長的肉棒在我的愛屄裡慢慢抽送,舒服 的感覺逐漸凌駕了疼痛,全身舒服得像想尿尿,便用力憋著,最後實在是舒服得憋不住了,愛屄裡面像有一種觸電的感覺,跟著一陣酥麻暢美的感覺從小腹散向全身,伴隨著這種幸福愉悅的感覺,我又沉沉的睡去了。

我一覺醒來的,只覺得頭很暈,身體仍感到無限的暢快,心想我怎會發了一個如此逼真,如此羞人的春夢。隨著意識逐漸清晰,發覺身上涼涼的身無寸縷,下體有一點腫腫痛痛的感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陰戶,感到有股黏呼呼的東西正從愛屄裡流出來,我雖沒有經驗,已想到那是老學長的精液!

我嚇得睜眼一看,竟看見老學長光著身子躺在我旁邊,兩腿間的肉棒還硬挺挺抬得高高的,一雙賊眼卻一直盯著我打開的雙腿中間,在看著我腿間混著破瓜血跡的白色精液從給他操得紅腫了的愛穴流出來,看著這奇景,難怪老學長又再次興奮起來了。

我下意識地併攏了腿,慌亂地伸手在床上摸索,希望抓個東西蓋著遮羞,可是床上根本空無一物,所有的被子和衣服都被丟到了地上。

「小淑怡,妳終於醒來了啊!」老學長涎著臉對我說。

「你……你……你對我做了什麼?」一面說,一面跳下床,抓起地上的床單密密實實地把一絲不掛的身子包起來。我一想到原來剛剛的夢境是真的,心裡真是又急又羞。

老學長說:「可惜啊淑怡。剛才我在肏妳時看妳實在挺享受的,可惜剛剛妳醉得像死豬一樣,白白錯過了,讓我們再來一次……」

「我是蘇琪的死黨,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氣急敗壞的大嚷。「哎喲!是妳心情不好喝醉酒引誘我,可不是我佔妳便宜呀!」

聽到老學長厚顏無恥的說話,氣得我登時呆了,想到酒後自己迷迷糊糊的,實在也不敢肯定事情的經過,要是老學長一概不予承認,我也沒奈何。再想到要是蘇琪聽到我勾引她的老學長上了床,定會恨死我了,一下子急得哭了起來。

老學長乘我六神無主,便起來把我抱回到床上,再將我身上的床單剝掉,我一對嬌嫩的粉乳便毫無遮掩地暴露在他面前。

老學長用他的嘴唇在我的身上四處遊動,一時舔著我的耳根,一時吻我的咀唇,一時又吸著我的小乳頭。我在老學長的懷裡拼命掙扎著,但奈何嬌小的我給他壓在床上實在動彈不得,就是左閃右躲也躲不了老學長的進襲。

試問一個本是未經人事的少女,又怎受得這樣的挑逗?不消多久我便感到酥軟無力、唇乾喉燥、心猿意馬了。這時我又想起和蘇琪在住宿女校時互相探索身體那種甜蜜的感覺,一股熟悉的空虛和莫名的燥動感覺,又從小腹下升起。

經驗豐富的老學長見我臉紅心跳,抵抗逐漸減弱,知道我已動情了,跟著只有由他漁肉了,便對我笑了一下:「呵呵……現在該讓你嚐嚐銷魂的滋味了。」

老學長二話不說,一面按著我雙手,再用他有力的雙腳頂開我的一雙粉腿,就著我愛屄裡殘留的精液和因他的逗弄而滲出的愛液,就把肉棒插進去我剛被破處的小嫩屄裡。

「噢……呀……痛……漲……漲死我了……」我覺得自己的陰唇,緊緊地裹著老學長的陰莖,隨著愛屄裡的飽實漲滿感覺,我不由自主地叫了出來。

女人就是這樣,一但要塞被侵入了,便會放棄掙扎。畢竟是第二次性交了,痛楚只是短暫的,我很快就感到陣陣快感撫慰著我心裡那股莫名的噪動,這時候我忽然明白為什麼以前每次和蘇琪互相愛撫之後,心裡總有一份心神不安的不足感,原來那就是的愛屄需要男根的充填和安慰。

我閉上雙眼,剛剛破處而狹窄的愛屄裡,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老學長肉棒的抽送。而老學長看到我不再掙扎,也放開我的手,只是趴在我劈得開開的雙腿間賣力地抽插著,隨著他身體的一浮一沉,陣陣快感從愛屄向全身散發出來,身體像是騰雲駕霧一樣,我的愛屄本能對肉棒的抽送起了熱情的回應,愛液不停流出。

「呵呵……小淑怡的水還是蠻多的啊!剛剛肏妳的時候,我早知妳是天生敏感哩,現在妳清醒了更有反應,肏起來比剛剛爽得多了。」老學長一邊抽插,一邊說著。我第一次聽到男人把一連串的「肏」字用在自己身上,不禁嬌羞得漲紅了臉,看得老學長更興奮了。

「感覺怎樣?」老學長一邊捏撚著我的奶頭,一邊在的愛屄裡抽送問道。

「……」清純善良的我怎麼好意思開口呢!!

「舒服嗎?」老學長見我不回答,用力插了我幾下,又問道。

「噢……呀!」一陣刺激令我叫了出來,我感到十分羞愧,更不敢回答了。

老學長看我這樣,就對我說:「要享受性愛的第一課,就是要讓對方知道妳的感覺。譬如我對妳說,我好喜歡吃妳的奶,妳把我 的肉棒套弄得好舒服。我這麼說,妳聽了會不會興奮一點?」

「當然不會……我根本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嘟著小嘴,吞吞吐吐地說。

老學長見我口硬,肉棒故意停下了抽插的動作,只是伸長舌頭從我的耳洞舔下去,我一下子就癱軟了在他的懷裡。老學長好整以暇地慢慢吸吮著我的耳垂,再用一隻手探上我的乳峰輕輕的捏了幾下,我就受用得「嗯嗯哼哼」起來。

老學長接著用拇指和食指撚弄著我的乳頭,在老學長有技巧的玩弄下,我的雙乳馬上發脹,乳頭高高的挺立著。這時我想起我和蘇琪的閨中密語,在蘇琪失身給老學長後,她告訴我發生的一切,說到老學長的前戲多麼細膩、床上功夫如何了得、雄偉的男根怎樣令到她欲仙欲死,使當時未經人事的我聽得面紅耳赤,又是好奇又是嚮往。

我怎也想不到自己今天竟有機會親自試試了。初嚐禁果的我想這裡,下面又傳來一股熱切的期待,愛液不停流出,我一時情急竟把豐滿的屁股向上一挺迎向老學長的肉棒。

老學長知道我動情了,便說:「想要了?」

「嗯……沒有……一點都不像你說的那樣。」我嬌羞的答道。

老學長知我在死忍,便抽身而起,躺在我身旁,原本充實的愛屄突然變得空洞洞的,難受死了,便夾緊了雙腿,希望好過一點。老學長騰出另一隻手,沿我幼嫩細滑的大腿慢慢上挪,在他的愛撫之下,我慢慢張開我本來夾緊了的雙腿,由得老學長趁勢把手在我淫水汨汨的私處撈下去。

老學長也不急著插進去,反而慢慢地用手掌按揉著我飽滿隆起的陰阜,然後有意無意之間摩擦我的小豆豆。這一下我真的憋不往了,也顧不得害羞,抬起臀部把下面頂向老學長的手掌:「嗯……學長……再進去一點……」

老學長熟練地用食指和無名指翻開我緊閉的大陰唇,一根中指就往我空虛難捺的愛屄插了進去。從一開始我就一直忍著不敢出聲,可是到現在實在爽的不得了,便開始小聲地「嗯嗯哼哼」起來。

「來,小淑怡,說給我聽你覺得怎樣?」老學長說。

「嗯……」這麼羞人的說話又怎說出口?我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到了。

「不說便不給妳了!」老學長的手指突然停了下來。

「嗯……學長……」我著急起來,輕聲地發出嬌嗔。

「說!」老學長堅持著。

「嗯……學長……好舒服哦……」我實在抵不住身體的渴求,只好妥協,嬌羞的別過頭去不敢正望老學長,低聲說了出來。

「說清楚一點!」老學長知道我開始就範,但手指仍是不動。「

嗯……學長……快撥撥人家的……小豆豆嘛……好……好想哦!」我也想不到自己能說出這樣淫靡不堪的話,但說完之後,竟有一種解脫的快意。

「很好!大聲一點,別害羞。」老學長一面開始把中指往我愛屄抽送著,一面鼓勵我。

「噢……學長……你的中指好粗……插得妹妹好舒服哦……用力一點……呀呀……呀……呀……」隨著老學長中指的抽送,我忘情地浪叫著。

我緊閉著雙眼,赤裸裸的身體躺成一個大字,任憑自己平生第一個的男人兩張手和一張嘴在我的身上游移挑逗,但老學長總是在我差不多爽到了時停了手,弄得我的私處反而更空虛難受了。這時候我知道,只有一根火熱巨大的男根趕快塞進去我的愛屄,才能解我的心頭之癢。

「唔……學長……」我終於忍不住發出求救信號。把赤裸裸的老學長拉到我身上。

「要我肏妳了嗎?」老學長涎著臉,色色的問我。

「唔……嗯……」我心裡真是又急又羞,嬌滴滴的聲音,聽得老學長的肉棒都暴長了一倍。

「說明白一點!」老學長繼續逗著我。

「唔……我要學長……嗯……進來……」我終於放浪形骸,說出自己聽了都會嚇一跳的露骨字眼。也不知是哪裡跑出來的色膽,我竟用手抓向老學長早已發硬的肉棒,往我陰毛尚未長全的私處插進去

可能是給老學長吊胃口久了,就在那種肌膚相親的一剎那,老學長燙熱的肉棒一觸到我的小豆豆(陰核),一陣電擊的感覺令我有如虛脫一般,舒服得翻起白眼便達到了高潮。

老學長見我這麼主動心中大喜,馬上提槍上馬,把嬌小的我壓在胯下,擼起他的大肉棒就插進去我的小嫩穴裡。在孔武有力的老學長衝刺下,我拋開一切禮教束縛,享受生平的第一次性交。不,應該是第二次了。

「唔……學長……嗯……好舒服……我又要……嗯……來了!啊……啊……好啊……」老學長聽了我嬌啼,更加淫興大發,快馬加鞭努力的衝刺。

我雙手到處亂抓,全身跟著床在不停搖晃,頭也不停向兩邊轉,房中充斥著我淫靡的叫床聲。突然我回頭看到床畔的鏡子裡,剛可看到自己演出火辣辣的活春宮!

我看到老學長古銅色的皮膚,裹著一身健壯的肌肉,從他的兩腿中間伸出雄赳赳的肉棒,正一進一出的把我的愛屄插得陰唇外翻。每次肉棒抽出來的時候,就帶出來一些白泡沫;每次送進去的時候,便連根而沒,而我便給頂得「嗯嗯哦哦」的大聲叫著。

也不曉得什麼時候,老學長發現我正癡癡的偷偷看自己演出的床戲,這樣給他逮到了,一陣淫蕩的感覺令我馬上摟著老學長又來了一次。我的愛屄這一次因為太舒服了,竟不停吸吮老學長的大肉棒,感到我愛屄的反應,刺激得老學長再也忍不住,用盡氣力把肉棒一推,便終於洩了。

「呀……學……學長……插死小妹妹了……啊……啊……啊……啊……」我一面叫著,忍不住把指甲掐進老學長寬大的肩膀,緊緊摟著老學長又洩了一次。

「小淑怡,好爽吧?什麼時侯有需要,記得再找我。」老學長油槍滑調,色色的說。

「美死你哦!」我竟跟學長撒起嬌來。被老學長徹底征服了的我,找些衛生紙擦乾愛屄,便穿好衣服,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

我自從那次性侵事件以後,雖然心裡充滿了悔恨,但老學長施展渾身解數,用盡各種招式把我弄得洩了好幾次,差點沒休克暈死過去。從此,我就再也禁不住色慾的誘惑,開始和其他男生上床了。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和傣族少婦的一夜情
在屏東念讀大學間的一夜情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的ONS
麗晶美女
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超色的護士網友
上海夫妻三人行前後
搞上了18歲的表妹和26歲的表姐
被輪姦的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