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懷孕的前女友在醫院做愛 經典激情

老婆的媽媽患有高血壓,老婆偶爾會幫她媽媽去醫院拿藥。前幾天她媽又打電話給老婆,請她隔天再去醫院幫她拿藥,剛好老婆臨時有事,便由我代勞去幫丈母娘拿藥。這讓我想起兩三年前,曾在醫院的病床上搞過高中時期認識的舊情人的往事。我在高中時曾交過一個女朋友--雪芬,我跟雪芬是高二暑假在工廠打工時認識的。雪芬是念高職美容美髮科的,高中畢業之後,我到北部念大學。而雪芬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並沒有繼續升學。她到高雄一家髮廊當學徒。分隔兩地的結果,彼此之間越來越少交際,就已經很少碰面了,在電話中聊天也越來越沒共同的話題,沒一年我們就分手了……大學畢業後,我就去當兵了。

當完兵退伍後,我又回到北部工作了。這十來年,我們幾乎不曾再有過聯絡了。但三年前,有回我在街上買東西時,竟然又碰到她。雖然她看起來有點胖,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了……她五年前嫁到這邊來。

真沒想到時隔多年,我們竟又異地重逢。後來又陸續見了幾次面,就很快熱絡了起來。不過她的婚姻很不幸福……先生是做泥水工的,因為經濟不景氣,工作很不穩定,連帶收入也不固定,原本她先生就有酗酒的習慣,現在更因工作不順遂,反而變本加厲只能以酒精麻醉自己,每次酒醉還常常打她……那時候,雪芬都已懷有六個月身孕了。有一次,她先生又在家裡喝酒鬧事,兩個人就起了衝突,她老公甚至還發起脾氣動手打她。結果,她老公發完脾氣就跑出去了。她在家裡一不小心就跌倒了,痛得趕緊自己叫計救護車載去醫院。

經過檢查,幸好沒有大礙,胎兒也沒影響。不過醫生還是叫她住院觀察個幾天,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再出院。而她先生酒醒之後雖然有去醫院看她,卻是待沒多久,就又跑掉了。她越想越氣,就打手機call我。我趕忙跟公司請假跑去醫院看她。我到醫院時,她正躺在床上吊著點滴。

那個病房有三張床,剛好那時候其他兩張床都沒病人入住。我就拉張椅子坐在她旁邊,陪她說說話,也聊起以前高中的往事……聊著聊著,我們竟談起我們年輕時還在念高中的時候,兩人第一次做愛的情形……兩個十六、七歲的小孩子,第一次做那種事,當然是趁著家裡大人不在,兩個人躲在家裡房間,亂搞一通,沒插進去還不打緊,還亂噴一地,真是超尷尬,超緊張的……提起這些陳年往事,年少輕狂啊,也難得讓雪芬苦悶的臉上露出笑容。因為她是穿著醫院發給病人穿的衣服,是那種連身裙式的寬大水籃色套衫,很類似家裡穿的睡衣。

胸前有一排鈕扣扣著,下半身的裙身連腰帶也沒有,整件衣服顯得相當寬鬆,不過倒很適合雪芬這種孕婦穿上。穿著這身衣服,不知是醫院的規定,或是雪芬為圖個方便,她並沒有戴上胸罩。裙身已經夠寬鬆的了,再加上質料有點薄,便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裡頭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褲。雪芬並沒有把全部的鈕扣全扣上,還留一個縫透著。從這個縫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兩粒渾圓的肥奶偶爾晃動的模樣。咦?!印象中,以前念高中時雪芬胸部沒這麼偉大啊?!嚴格講起來應該還算是平胸一族的!幾時長成這般肥美的美乳呢?!

之前在街上遇到她時,由於她的穿著頗為老氣,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絲毫看不出來她的上圍藏著如此驚人的美乳啊……以我目測,至少應該有36D吧!!她的奶子堅挺渾圓,就像果凍般QQ軟軟地挺著,雖然有衣服罩著,但雙乳的奶型,還是能夠明顯地看出來。

所以她胸部的這對D奶也就輕易地將衣服的前胸部份高高地往上撐起。啊……水啦……一時之間,真是讓人想給它咬一口下去啊。這隨之而來的衝動,竟也讓我褲檔裡頭的老二莫名其妙地勃起了……於是我就告訴她,剛才因為看到她躺在床上如此撩人的模樣,可勾得我的小弟弟凶起來了。她聽我這樣一說,一開始臉上還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沒多久竟也噗、噗直笑了起來。「我現在這樣可沒辦法幫你滅火哦……」

她倒虧起我來了,「不然……幫你打手槍如何?!」

哈,這小妮子果然夠貼心。「這樣不太好吧……你還躺在床上呢……」

我站到她床邊,握著她的左手,像呵護情人般說著。「十幾年沒見,你的胸部尺寸也長大了耶……有D罩杯吧?!」

我賊賊地問道。「其實是36E啦……」

她自己說著說著小嘴都有些不好意思地往上嘟起,一副她也是千百個不願意的囧樣。「哇~嘖~嘖~」

我聽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那你老公哩?!」

「別提那個爛人了,他不是跑去喝酒,就是去賭博了,工作也不好好做,我真是快被他氣死了……」

說著說著眼眶又泛紅了。「好、好……別提……別提……」

我百般不捨地安慰她。不過等她心情稍稍平靜之後,她還是跟我提了些這幾年來她的生活概況。她事實上已經離過一次婚了。高職畢業之後,就到高雄一家頗有名氣的連鎖髮廊當助理。她跟我分手之後,陸續跟她們店裡的男設計師、客人交往過,可是時間都不長久。她在那家連鎖髮廊待了五六年,存一些錢,就自己出來開了一家小美容院。

她的前夫原本是她的廠商。兩人在一起時,原本也沒打算結婚,只是雪芬突然有了小孩,雪芬不想拿掉,為了小孩兩人只好倉促結婚了。誰知,婚後她前夫沉迷於六合彩,最後連原本正常的工作都辭掉了,甚至還當起組頭來了,想說這樣穩賺的。哪曉得幾次輸贏之後,得罪道上的兄弟,幾次該收的本金收不回來,該放的彩金,贏家又不能不給,最後選擇落跑一途。落跑前還逼雪芬簽字離婚,狠心地拋下她們母女倆。

她現在的這個老公,則是她前夫的好朋友,因為彼此都認識,在她前夫欠債落跑之後,因為她有個兩歲的小孩要養,她現在的老公知道她處境可憐,就三不五時地接濟她。雪芬剛失婚時一開始還覺得要有個男人可以依靠,她也認為他還不錯就跟著他了。沒想到,又再次受到傷害。

她現在的這個老公,在南部原本是做工程的小承包商,這幾年南部的建築業一直很不景氣,他又是酒、色、賭樣樣都來。景氣好時,這些開銷可能還可以應付。景氣一旦陷入長時間的低迷不振,自己又沒自覺要保守因應,當然再多的金山銀山也不夠花。於是事業就在揮霍之中垮了。

所以,這幾年就靠著四處打零工維持生計。因此她也是去年才跟他從高雄上來北部落腳,她跟前夫的小孩還特別讓自己的媽媽先幫忙帶著。她自己是還有一技之長是還餓不死。原本打算在這兒租個店面開個美容院,應該勉強可以過活,沒想到一時之間又懷孕了,一切只好等生完小孩再說了。「你的手好冰哦……」

聽她說完這些,我彎下腰,很自然地握著她的手親吻了一會兒。「嗯……」

她抿著嘴望著我,眼珠子又快要掉淚了。也許是心疼這個舊日情人的辛苦處境,我竟很自然地湊過她的臉頰,吻了起來……「小樹,你好好哦……謝謝你呢……」

雪芬心生感激地說。「嗯……你現在這樣子,我也很不捨,但我又不能為你多做些什麼……」

我的嘴封住了她的唇。溫柔的舌吻逐漸融化了她的冰冷內心,或許也激起她內心渴望已久的慾望。兩條舌頭在緊閉的空間,交互糾纏著,彼此吸吮推擠……「嗯……好……好……舒……服……說……」

雪芬已開始沉醉了。打鐵趁熱,接著我開始展開另一波行動。一開始,我先從耳朵著手,細細地舔著她左耳,然後輕輕吹著氣……「嗯……好……癢……哦……嗯……哎……」

她忍不住瘙癢噗嗤地直笑。「小樹……你這樣……人家會受不了啦……哦……好舒服哦……嗯……」

雪芬閉起了雙眼,說得有氣無力的。其實、這種催淫技法,相信應該沒幾個女人承受得了的。尤其是眼前的這個女人,在此時應是最為敏感。也或許是她很久沒有受到男人如此溫柔對待了,所以更顯激動。愛撫的甜美滋味如潮水不斷湧向雪芬的身體各個部位。性慾高漲的快感也迅速擴散全身。她的左手緊握著床邊的扶手,手指頭來回摳著床單,儘管身上還掛著點滴,並且有孕在身,但身體也不禁扭動了起來,雙腿更不自覺地伸縮開闔,好一副淫蕩浪女的模樣,竟讓我心生莫名的慾念,好想再次佔有雪芬的身體啊!於是,姦淫有孕在身的前女友,這個邪惡念頭也就在我內心逐漸浮現。

看著她陶醉的神情,當然要打蛇隨棍上啊……我熟練地解開她上衣的鈕扣,兩側翻開,她胸前的那兩顆特肥大乳立時在我面前彈力十足地搖晃著。啊……雖然已經十來年未見,但她的胸部竟然長成這般的誘人啊……這對渾圓的美乳,上頭各立著粗黑的乳頭,大而明顯的乳暈擴散圍繞在乳頭的周圍。想必雪芬應是常被她老公蹂躪才會如此吧?!真是太可惜了,為什麼自私的男人要如此暴殄天物呢?!我有些不捨,於是特別溫柔地吸吮著她胸前這兩顆柔軟的肥奶。粗黑乾澀的乳頭也特別需要我好好地吸入口中細細地咀嚼啊。「嗯……小樹……小樹……哦……啊……嗯……哦……」

雪芬似乎很享受我的吸吮,輕呼我的名字。我的手也沒閒著,趁這時穿過裙內開始緊摳著她的大腿根部,並不斷地來回撫摸。「嗯……哦……哦……耶……癢……嗯……好癢……嗯……」

雪芬有如整個人都開始要燃燒起來一般的呻吟著。「嗯……哦……耶……好……爽……哦……嗯……小樹……你怎這樣……弄人家……啦……」

雪芬對於我的侵犯,毫不以為意,甚至還頗為享受地低吟著。「嗯……好舒服啊……好久沒這樣了……小樹……哦……」

在她呻吟的同時,我的舌尖繼續輕舔著乳頭,將乳頭充分地吸吮咀嚼一番,藉由拉……扯……撕……咬……的細膩動作,再逐漸加大力度,就將兩顆肥奶上的乳頭徹底地蹂躪著。「哦……人家很舒服……哪……小樹……你這樣弄……人家會想要耶……」

雪芳閉著雙眼,口裡不斷地喃喃碎念著,似乎很享受著我的奇淫舌技所刺激出來的快感。哈……雪芬,我就是要把你搞到發癲啊--雖然也是帶有一些趁火打劫、趁虛而入的罪惡感,但內心裡頭一想到第一次在醫院這樣搞孕婦(自己的老婆都還沒這樣配合呢!),光是想像的情景,就足以令人無比亢奮啊!!!「哦……哦……啊……痛……輕……輕點……嗯……好爽……好爽……」

雪芳忍住一絲痛楚,輕咬著唇,不忘提醒我。舌頭持續吸舔著乳頭,在回過幾圈之後,從乳房上圍滑過,順著乳房的曲線來到她的左邊的腋窩。我舉起她的左手,讓我的超級淫舌向著腋窩的中心部位舔去……腋窩長著幾棵稀疏的腋毛……濃濃的唾液與腋毛攪和著……盡情地吸吮著整個腋窩的周邊。高亢的電流應該就是從她的腋窩產生,再傳向全身。「嗯……哦……哦……嗯……好……癢……耶……」

雪芳忍不住向我抗議。「嘔……小樹……你……怎……會……這……麼……會……舔……啊……」

「小樹……太……舒服……了……好……爽……哦……真是太爽了……」

雪芬禁不住我的舌吻所刺激產生的快感,幾乎叫了出來。

沒多久,我將左手從大腿根部再溫柔地移到腰際的三角褲上緣,開始在三角褲的上方游移。雪芬下體的陰毛不甚濃密,但還是她的蜜穴周圍布成一個鬆散而突起的草叢堆,三角褲的外緣偶爾有幾根陰毛竄出。雖然隔著一件三角褲,但手指碰觸著她的玉穴門口,就像多年不見的情人,因誤會分開,再次見面,躊躇在她家門口,不斷地來回踱步著,就是不敢踏入一步。手指不斷地來回,不斷地張望,不斷地叩門……穿過蜜穴周圍的草叢堆,陰部琢磨的陣陣的快感反覆刺激,逐漸讓她興奮得嬌喘不已……我問她濕了沒?!她說濕了。

「啊……小樹……你這樣弄……人家下面哪會不濕啊……嗯……你都亂玩人家啦……」

雪芬嘟著嘴像個天真小女生般的抗議。哈……說我亂玩你?有沒有搞錯啊!你不是也把腿張得開開的?我心想。看著時機成熟,我終於將手指伸進三角內褲的裡面……哇,發現寶藏了!!她的老公也太浪費了,竟把這麼一個水源豐沛的水庫隨意棄置,真不曉得腦袋裡頭是不是裝屎!!!於是我開始用手指往雪芬下體的神秘三角洲叢林前進摸索。一開始是稀落有致的叢林地帶,再往下走,就來到神秘河谷了。我刻意地不讓手指進入她的蜜穴內,只在穴門口徘徊。然後又是輕輕地用手指上下摳著她的玉穴門……光是這樣的勾引,就已讓她的蜜穴湧出大量的淫水,潺潺不絕啊。那水量之大,還是頭一回碰到。心想,又不是發生火災,怎會流出這麼多水啊?「喔……好舒服喔……機掰好癢哦……哦……真是好爽哦……喔……」

雪芬忍不住地連連低聲嬌喘。「喔……真是舒服喔……小樹好會摸哦……多摸人家久一點……喔……」

雪芬閉著眼睛,嘴裡碎碎念著。好似十分享受這手淫的快感。聽人家說孕婦的性慾特別強烈,今天親眼看到雪芬這樣,果然得到證明。「想要更舒服嗎?!」

我心虛地問道。「你又要亂搞什麼啊?!」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哈……」

嘿~嘿~看我使出逼淫絕招,好好等著吧。 於是我來到床前,面對著雪芬的陰戶,彎下身。拉起雪芬的小腿讓它弓起跨在兩旁的床扶手架……哈……雪芬待會兒就讓我來爽死你吧……「啊……小樹……你……想幹什麼?!」

雪芬一臉無辜地壓低喉嚨驚叫。看到雪芬受驚樣,更讓我有想立刻搞爆她的衝動……哈……我彎下身正好面對她的下體。開始舔著她的白色內褲。哦……My God……這味道……哇靠……這味道……雪芬下體陰部的腥臭味,迎面撲鼻而來……哇靠,你是幾天沒洗澡了,味道怎會這麼……唉……可是她的身體其他部位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味道啊?怎會只有下體陰部的味道這麼重啊……大概是看到我突然的遲疑,「小樹,你怎啦?!」

雪芬稍稍抬起頭問道。哦,儘管她下體陰部的味道這麼重,但我下面的小頭還是命令我為了達成任務必需強忍啊!還好不用撐多久,嗅覺就很快適應了,這腥臭的味道反而更讓我的性慾高漲啊……唉!男人就是這麼賤,只要有女人可以上,那怕多大的困難也阻擋不了……哈……我的嘴巴停在她的大腿兩側根部。對著她的白色內褲吸舔。這吸吮的情景,就像品嚐一個熱呼呼的鮮嫩肉包,看著熱氣不斷冒出,燒啊……呼……呼……自然地會想輕吹吐氣,好把肉包表面的溫度降低。然後……輕咬一口,肉包內飽滿的肉汁溢了出來,舌頭當然是盡力伸長,吸住湧出的湯汁。這樣的吹拂,當然更把雪芬搞得是瘙癢難耐……「小樹……你又在幹什麼啦……癢死了啦……你怎這麼會弄啦……」

哈……我在幹什麼?!當然是在搞你啊……終於,我將她的白色內褲褪過膝蓋小腿處,終於看到已多年不見的蜜穴,正鮮活生動地顯現在我面前,此時我竟也嘴饞得猛吞口水。啊,這種期待已久的渴望還真是令人興奮啊……烏黑稀疏的叢林,呈現在眼前。雪芳的陰毛不是很多,只覆蓋在蜜穴的上緣一小區塊。鮮嫩的鮑魚,就種在蜜穴中間部位。黝黑的表皮被湧出的泉水淺淺地淹沒,就像淋上湯汁,看起來相當的滑嫩可口,骨溜、骨溜的。「嗯……小樹……你看什麼啦……人家妹妹……會不好意思啦……」

雪芬害羞地夾緊大腿,掐住了我的頭,還用左手遮住洞穴口。機車勒,我在看什麼?!我當然在看你的機掰啊!雪芬這淫女讓我搞她,卻又在那邊假裝清純。「哦~拜託你好不好,我是在幫你做產前運動……你懂不懂啊?」

我撥開她的手,沒好氣地說著。我不顧她的矜持,又再掰開她的兩側大腿。接著,要使出我的逼淫絕招了。舌頭輕觸到穴肉,舔了一小口。「哦……哦……哦……嗯……嗯……嗯……嗯……好……癢……嗯……」

雪芬馬上起了反應,喃喃呻吟了起來。嗯,味道有些鹹鹹的,特有的濃烈腥騷味,又再催升腎上腺素,讓我更覺興奮。下體暴漲的陽具直辣辣地頂著褲檔,擠壓的痛楚讓我頗為難受。龜頭也不斷滲出淫湯。整個身體的下半部都覺得火熱起來了。雪芬的陰道在我的吸舔之下,淫水不斷地湧出,淡水河氾濫也沒這麼離譜。「嗯……哦……哦……癢……癢……嗯……好……舒服……再……舔……」

舌頭圍繞在蜜穴的周圍打轉,如自動掃地機班往復地吸舔……「嗯……嗯……好……爽……哦‥再……舔……嗯……再……用……力……吸……一……點……」

哇哩勒,剛才還在那邊說不要不要的,怎會現在馬上變得這麼淫蕩了?!這女人,還真是搞不懂她。「嗯……哦……親愛的……哦……好棒……嗯……你弄得我……好舒服……嗯……嗯……嗯……哦……再深一點……哦……」

哈,雪芬中邪似的搖頭低聲吟叫,雖挺著六個月的身孕,但似乎忘了懷孕這件事,整張床抖得是搖搖晃晃的。「哦……哦……哦……好舒服哦……你怎會這麼會舔啊?……太……爽……了……」

「哦……哦……足爽呢……哦……我……不……行……了……」

「嗯……小樹……你吸得……太爽了……機掰……好癢哦……啊……」

你爽?!我可一點都沒有爽到啊!彎著腰站在床尾這樣搞法,我可累壞了……最要命的我的龜頭漲得要死,又聽到雪芬爽得嘰嘰叫,真是豈有此理!雖然很想脫下褲子掏出大陽具狠狠地給她這樣插入,但怕插入她的陰道,萬一不慎頂傷子宮口,搞得她流產那可就不好玩了。但我高漲的慾火可該怎麼消掉啊?!山不轉路轉,於是我就問她,可以插她的屁眼嗎?「屁眼?!那會很痛耶……」

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話。「那你看人家今天這麼辛苦,也該有個代價吧?!」

我近乎哀憐地渴求。「可是屁眼耶?!你的那根插進去會破掉啦……」

拜託,之前我就插過你的屁眼,你忘啦?!再說之前你不也說過你老公很喜歡肏你的屁眼,甚至你自己都喜歡屁眼被插入的快感?!這女人啊,嘴饞又怕被人說閒話,真是機車到頂!「不會啦,我會先用手指伸進你的肛門潤滑一下,並讓肛門撐大些就比較容易進去了……」

「如果你覺得痛或不舒服,我就停下來好吧?!」

我還加重語氣地保證。止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另外也是為了回報我的辛勞,她終於點頭讓我進入她的肛門。肛交?!只是她有點想不通說,她現正躺著吊點滴,且身上還有身孕呢……怎麼做啊?……「代就庫…沒問題,看我的……」

我跟她比了個OK的手勢,請她放千百個心。唉,我也真佩服我自己,為了達到姦淫的目的,什麼屁話我也說得出口啊。

為了保險起見,我還特地將病房房門下面的縫隙用紙版塞住,這樣若有人突然開門進來才不會馬上就闖進來。病房內的三張病床,床與床之間都有活動布幔,我再把遮住雪芬這張床的布幔拉開到牆壁,做好嚴密的防護措施,免得春宮外洩……看了護士的巡房表,如果沒有特別呼叫的話,護士至少還要隔一個小時才會再來。我於是脫下褲子,爬到床上開始展開我的孕婦姦淫計劃……哈……哈……首先請她先翻個身側躺著。這樣她就可以繼續躺著吊點滴。而我則只要將她的左大腿稍為掰開,將硬梆梆的陽具頂成一彎勾,就可伸進她的屁眼了。

而在插入之前,我還是要做好準備工作。我把食指沾滿口水,然後先慢慢地在雪芬的屁眼門口輕輕地磨蹭,好讓屁眼熟悉異物的尺寸。「啊……啊……輕……點……」

雖然已知道要攻入屁眼,但還是讓雪芬驚呼連連。食指接觸到屁眼口,屁眼的肌肉像水蛭般伸縮了幾下。慢慢地,一節食指的長度進入了。「啊……啊……嗯……嗯……哦……哦……」

隨著手指的向前推進,雪芬不再抗拒異物與肛門的接觸,反而開始喜歡肛交的刺激感。「哦……好爽哦……好舒服……啊……小樹……你好棒哦……」

隨著手指的全根沒入,雪芬終於嘗到肛交的初次喜悅。手指在肛門內游移來回,逐漸撐開肛門的容積,也為待會兒要用肉棒正式插入做好準備。這手指抽插的力道時而加重,時而短淺;可把雪芬搞得早早棄械投降。「嗯……哦……親愛的……阿……哦……好棒……嗯……你弄得我……好舒服……嗯嗯……嗯……哦……插得好深……呼……哦……」

雪芬的雞掰穴不知是破掉了,還是怎的?淫水氾濫成災,連插在她的屁眼上的手指都沾得整支都是。不過這樣反倒多了潤滑的效果,手指頭在肛門的腸道裡頭上下抽動,噗滋、噗滋的聲音特別響亮。「哎唷……好……好嘛……哦……哎……喂……呀……我就……快點……丟出來……哎喲……哎喲……快……哎唷……我……我快出……出來了……」

「哦……我……丟了……丟出來……了……哦……哦……」

靠,光用手指就這麼容易出來,真是太沒挑戰性了。剛剛不是還在推三阻四說不要的嗎?這會兒,怎會馬上高潮了呢?唉,女人真是搞不懂……經過手指頭的先期探勘作業,屁眼的吸納深度,已被開發出來。但一拔出手指頭時,哇塞,那手指上的屎味還是讓我不禁作嘔啊……靠……Shit!!趕忙將手指上的黃色屎漬擦拭掉,期待已久的重頭戲終於要上場了……堅硬的大肉棒稍稍有點軟化,趁冷掉前趕快動作,不然要再重新生火起灶,不知又要等到何時。大肉棒抵住屁眼,我不敢馬上攻入,先在門口磨擦鑽洞。「啊……啊……輕……輕……一……點……」

拜託,又還沒進去幹嗎叫那麼大聲啊?當然我也特別小心地慢慢插入……啊……開始進去……進去了……我屏著氣,挺起下腰慢慢地推著大肉棒往前頂去。「啊……啊……痛……痛……輕點……輕點……」

雪芬咬著嘴唇交代著。「啊……好大……啊……屁股……痛……啊……快破了……」

隨著大肉棒逐漸地向深溝挺進,雪芬所承受的痛楚似乎也開始加大。機車勒……哪會這麼容易就破啊……不過,為了預防萬一我還是在沒入半根時,先停了下來。「啊……啊……我……我……受……不……了……了……」

雪芬的叫聲有點淒厲。好啦、好啦先停工休息一下啦。停工啦。也讓我和雪芬都稍微喘口氣。經過一陣的歇息之後,喘息聲也慢慢地平緩下來……「我要再進去囉,」

我徵求她的同意。「嗯……要……輕……輕……一……點……哦……」

雪芬透著懇求的眼神說著。但她又接著說道,剛才在我的小弟弟進入後,雖然覺得很撐,但還不至於痛得無法忍受……憑著這點,我猜想她的肛門應該已能夠適應大肉棒的尺寸了。慢慢地,活塞運動的力道逐漸加強,大肉棒也可以插入四分之三了。嗯……這應該就是極限了,所以就照著這個尺度,大肉棒在肛門內恣意地往復來回、進出、抽插。「喔……爽死了……喔……怎這麼爽……喔……小樹……好愛你……喔……嗯……嗯……」

哈……終於找到和雪芬以肛交做愛的最佳的角度和深度了。「舒服嗎?!」

就這樣我躺在旁邊,她背貼著我,然後我用雙手握住她的雙奶,用肛交來姦淫這個我曾交往過的前女友的熟女人妻。我一邊搓揉她的乳房,一邊還要撐扶著她的身體,使她還能夠順利地吊著點滴。「哦……你好壞啊……喔……喔……那麼深……喔……喔……你的弟弟好硬啊……好脹……嗯……嗯……人家的屁屁……好爽……」

雪芬用近乎喘不過氣的口吻說著。「我在補償當初沒跟你繼續的情緣啊,哈……哈……」

說話的同時,我的大肉棒也正插入她的屁眼的直腸裡,不斷來回磨擦。底下支撐我們的病床也在我們運動時不斷發出吱吱作響噪音,附和著雪芬因肛交所產生的痛苦與高潮交互嘶吼哀鳴,讓整個病房充滿淫靡的聲息……不知抽乾了她的屁眼有幾十下,或許有百來下吧,終於也操得龜頭是瘙癢難耐,在忍到極限之後,才讓精關一鬆,濃稠熾熱的精液頓時如同山洪爆發般洶湧而出,深深地射入她的屁眼裡。

那種震撼的快感,至今想起,小弟弟都還是覺得意猶未盡呢!!!完事之後,我又到浴室打了一桶水出來幫雪芬做簡單的擦拭身體,由於雪芬入院的匆忙,該帶的東西多沒準備,連毛巾也沒有,我只好將自己的棉質內衣當毛巾用,才解決該如何幫雪芬擦洗的困擾。

雪芬這次臨時住院,很多東西都沒帶,比如說盥洗用具。於是,在操干結束之後,我又到醫院旁邊的便利商店買了免洗褲、牙膏牙刷、香皂、毛巾及一些雜志給雪芬。雪芬對我的體貼,更是感激莫名。我一直在醫院陪雪芬到晚上八點多,其間我還打電話跟老婆誆說客戶請吃飯要晚點回家,本來還打算晚上留在醫院陪她,只是雪芬一直覺得不好意思,叫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回家,我才不捨地與她告別。隔天,我再去醫院看她。還特別拿了六千塊給她,她感動得紅了眼眶。激動得握住我的手,隱隱啜泣,斷續地說:「小樹,你真好。」

「你要多保重!」

看她這樣,其實我也不好受。「你老公呢?!」

「我老公早上有來一下,不到十分鐘就又走了。只買了一個簡單的早餐,叫他從家裡拿一套盥洗的用具及衣褲過來,好像要他的命一樣……」

「這麼差勁的男人,你當初怎會嫁給他?!」

「……」

雪芬被我這麼一問,更是難過得不知要說些什麼。我問雪芬幾時可以出院。雪芬說:「早上醫生有來看過,要是沒什麼噁心、嘔吐的症狀出現,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那有沒什麼我還可以幫得上忙的?!」

「剩下是沒什麼事了,只是我已經兩天沒洗澡了,全身都覺得很癢,你可不可以幫我洗個澡?!因為人家挺個大肚子,動作不太方便……」

「你哦,你真把我當成你家老公啦?!」

一時間,我還真有點反應不過來。「嗯,你就讓人家占一次便宜嘛……」

雪芬嘟著嘴,像個淘氣的小女生。「唉,我怎會這麼倒楣認識你這種朋友呢……」

儘管我表露出來的是一臉無辜樣,其實我心裡是暗爽,早上又可以享福利了,嘻嘻……我仔細地攙扶雪芬進了浴室。裡頭有一張坐浴用的塑膠椅。我讓雪芬坐在上頭,再幫她逐一脫去她穿的病人服及下體所著的白色三角內褲。脫下她的內褲時,我還頑皮地作勢將她的內褲拿到面前聞香一番,她看到我這個舉動,又氣又好笑地說:「還玩啊……」

其實我也是想逗她開心而已,各位要是有機會去聞聞看孕婦穿了兩天的內褲,那味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就清楚了,我聞過我老婆跟雪芬的,嗯……噁心到令人窒息……接著我自己也脫掉全身衣服,免得濺濕了,於是我也全身赤裸地開始幫雪芬洗澡。我用香皂幫雪芬塗滿香皂,逐一幫雪芬全身搓揉擦洗,至於洗頭因為我昨天忘了買洗髮精,只好將就用香皂代替。雪芬看我這麼費心,當然更是乖乖地坐在上面任我擺佈。

所以也算讓我盡情地在此時玩弄她的身體。呵……呵……這坐浴用的椅子,中間有一個約我拳頭大小的洞口,這個洞口剛好可以讓我來洗雪芬的屁屁,我當然不會放過利用這個設計好好用兩手清洗(蹂躪?)雪芬的屁眼跟陰道。雪芬儘管知道我在玩弄她,她也是不敢造次。

只有在操弄到高潮來時,扶住我的肩膀的兩手才緊緊摳住,讓我有些許的疼痛感。吊在胸前的兩顆大木瓜當然不能放過,原本兩顆垂死的木瓜在我的巧手玩弄之下,更是復活了起來,那兩粒特大號葡萄乾反倒被我放在口中吸吮成有如小鳥蛋一般,精氣得到吸附,神奇回春啊!!

當然我也有考慮到她畢竟還是有孕在身,調戲不能過火,否則〔落胎〕那就慘了。末了,換她說要幫我服務以報答我的辛勞,我才站在她面前讓她用手抹上香皂幫我的老二及屁眼梳洗一番。同樣的,當她的左手抓著我勃起的陽具,右手食指頭伸入到我屁眼,一前一後同時夾攻,也是讓我驚呼連連,最終還逗得我的老二在一大早就噴出一大沱寶貴的龍膏,害我差點軟到沒力跌倒,真傷……說實在的,我自己都沒幫自己的老婆這麼慇勤服務過,也不知為何會對雪芬這麼呵護。

現在想起來,我自己也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唉,只能說或許是佛心來的嘛……那次各自分開之後,直到她生完小孩,我才又見到她……沒多久,她就跟我說她已經跟他老公離婚了……她自己帶著小孩,搬回南部……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公車遇少婦
姊夫是性愛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