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小雯 學生校園

第一章 淫蕩的女孩

我知道,我很淫蕩。

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我想大概是八、九歲吧,我已經發現了觸碰自己的乳頭,是會帶來強烈的快感,那怕只是輕輕的擠壓和摩擦我的乳頭,都會帶來陣陣觸電似的快感。

那時,由於我的胸部還沒有發育,因此還沒有戴胸圍的習慣。

當粗糙的背心、粗糙書包帶,在摩擦著我幼嫩的乳頭時,都會給我帶來刺激的感覺。

在那個時候,我已經會偷偷地把手伸進衣服裡,輕輕的撥弄著我敏感的乳頭,揉弄著我那未發育的乳房。

我很享受這種刺激的感覺。

我的成績一向不太好,爸媽一直都罵我笨,說我沒出息。

正如他們所料,我升中學的考試中考得一塌糊塗,加上家裡沒錢,我獲派到了一所九流的中學。

上到中學後,因為爸媽也覺得資訊科技的重要性愈來愈高,他們下定決心一起湊湊錢,總算幫家裡買了部二手電腦。

我爸是在內地K市的一個煤礦裡當礦工,而我家則在P市,他每隔一、兩個月才回來一次,我媽平時也要上班,她的工作也很辛苦,常常要通宵工作,第二天早上才回家。

因此,我平日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的。

那部二手電腦,就是我在家裡唯一的朋友。

大概是在中學一、二年級的時候,我開始有月經了。

這標誌著,我開始步入我的青春期了。

在某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在我換了件白色T恤後,媽媽驚訝地對我說:「不行不行!怎的裡面穿了背心,乳頭都突得這麼明顯,看來我得給雯雯你買胸圍了。」

接著,媽媽便帶我去百貨公司,替我挑了件合身的胸圍。

戴著胸圍的感覺很舒服,我那敏感的乳頭不再經常受到刺激了。

可是,我還是很喜歡粗糙的衣服,摩擦著乳尖時,那種的酥麻感覺,所以,我在家中的時候,不喜歡帶胸圍。

除了生理上的改變以外,我的心理上也有所改變。

平時我開電腦都只是跟同學們聊聊天,玩玩一些小遊戲。

可是,在某一天,我終於受不住誘惑,按進了一個成人的討論區。

那裡有各式各樣的資訊、如圖片、小說、電影等等,全都是跟性愛有關的。

在那裡,我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陽具,第一次看到了男女的性交,第一次看到了男女性交的故事。

我知道了什麼是口交、什麼是肛交、什麼是乳交、什麼是顏射、什麼是口爆等等等等。

我覺得這些內容實在是非常刺激,看著看著,我的身體開始發熱,我的雙手,不由自主地伸進衣物間,揭起了我的胸圍,搓揉著我那已漸具規模的乳房,輕撥著我敏感的乳頭。

與此同時,我另一隻手伸進了我的內褲之中,初次挑逗著我的陰戶。

那一晚,媽媽沒有回家。

而我,則嘗試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從那天開始,我愛上了被撫摸的感覺,愛上了自慰的感覺,愛上了高潮的感覺。

我差不多每天放學回家都會上網,去那些成人地帶,下載各式各樣的A片,或者一些黃色的文章,然後自己撫摸著自己的身體,低聲呻淫。

平時沒有人注意的時候,那怕是在學校的課室中,公車上,我都喜歡偷偷地揉揉我的乳房。

那種從乳尖傳來陣陣觸電似的感覺,我十分享受。

後來,一般的性愛片段,或者故事,已經不能吸引我了。

我喜歡下載那些十幾個男人,輪干一個女人的片段,喜歡看那些女主角被壞人性虐致死的故事。

只有這些情節和內容,能令我興奮,能令我高潮。

看著這些變態的電影和故事,我就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是對性的渴望。

平日,自己一靜下來的時候,我的腦海,就不自覺地浮現出一幕幕淫蕩的畫面,心中,不自覺的開始幻想著性愛的故事。

幻想著我的身體被男人們飢渴地撫摸著,他們親吻著我的乳房,巨大的陽具,不斷在我身下出入。

想著想著,我雙手又會不自覺地輕揉著我的乳房,下面也會有點濕。

這時,我就知道,我是一個淫蕩的女孩。

儘管我由一年級開始,就很渴望能有個男朋友,讓我嘗試真正的性愛的滋味。

可是,由於我十分內向的個性,平時上學也是斯斯文文的,很少和其他人說話,不論對著男女都是這樣是。

同學們,都覺得我是一個斯文害羞的女孩。

雖然我覺得我在班中還是蠻討人喜歡的,至少我有什麼困難時,只要我開口,同學們都肯幫我的。

但,我很少很熟朋友,更別說男性朋友了,就算有一兩個異性的朋友,他們也只是跟我像一般同學般聊天,卻沒有和我聊得更深入。

我對這個形象還算滿意,至少,那時同學們的眼中,我想我還算是一個清純善良的女孩。

加上,由於我好早就開始不斷刺激我的乳房,我的身材可一直比其他同齡的女生都要好。

我感覺到那些男同學的目光,經常偷看我的玲瓏浮凸的身體。

我猜,應該有些男同學暗戀我吧。

我可不想讓他們知道我淫蕩的另一面。

不過,這情況,在我中四的那一年,改變了。

第二章 被強幹了中四的上學期

某一天,我還記得那是星期三,我們班要調位了。

我們的座位由班主任,陳老師去決定。

面對著我們這班同級五班中,成績操行都最差的E班,陳老師也是無心教學。

像我這種平日一上課就睡覺,考試有一半科目不及格的學生,他把我調到最左手邊最後的一排,亦即是班房的牆角位,來個眼不見為淨。

本來我到是挺滿意這個座位,起碼睡覺的時候老師看不到,不用挨罵。

可是,當我看到坐我旁邊的是李勇,而坐我前面的,是馬小龍和陳國強之後,我的心不禁一沉。

他們三人都是我們學校藍球隊的代表,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屬於體格梧雄壯,混身肌肉的那種。

李勇聽說是某個黑道頭目的兒子,在我們這班全部都家境清貧的學生中,特別起眼。

他用的鋼筆,戴的手錶,穿的皮鞋,單是一樣都高過我全身的財物加起來。

在班裡,有幾個男同學,像馬小龍、陳國強等,都喊他大哥。

一班人無法無天的,要麼整天曠課,要麼到處打架,凶神惡剎的,連老師校長都怕了他們。

只要他們不要玩得太過份,老師也當看不見。

女孩子被這種男人圍著,當然會感到害怕。

可是,我除了害怕以外,隱隱中,還感到了一絲興奮。

我承認我的樣子不是十分漂亮,腰也個小肚腩,雙腿亦不算幼。

不過,我的皮膚可是非常的漂亮,不單是白,而且,還是白裡透紅、嬌嫩幼細的那種,加上一把及肩,垂直秀麗的長髮,這到令我尚有一定的吸引力。

另外,可能是因為我很小的時候已經開始刺激我的乳房,我的乳房發育得可是不差。

中學四年級,十五歲的我,150cm的高度,已有34D,25,32的身材,將校服撐得脹鼓鼓的。

那些男同學經過我的時候,我都看到他們在偷看我的乳房。

我們學校女生的學服是一套連身的白色裙,由身前幾顆鈕子扣起。

這套校服用的質料非常薄,領口也開得很低,平日陽光一照下,簡直連胸圍上的花紋也看得清清楚楚。

而我爸媽為免我將來長高了,長大了後,裙子不合身,還特意買了件大碼的給我,加上裙子的領口本來開得就低,弄得我一彎腰看書時,人家整條乳溝,都給對面的一覽無遺。

走光感覺非常興奮,雖然我依然強迫自己繼續低頭看書,裝作不知道自己走光,不去看看附近男生的表情。

但我知道此時,他們的目光,一定是盯著我的領口,偷看著我那對雪白的乳房。

每一想到這裡,我就感到十分的興奮。

大約在調位之後的一個星期,我們的班主任給我們發下了一個專題研習的題目,要我們分組進行。

題目是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還記得,老師是按照我們的座位去分組。

即是說,我和我附近那三個壞學生分到同一組了。

本來像他們這種學生,什麼專題研習的,他們跟本不會去理會。

可是,由於這份報告是我們明年的公開考試成績的一部分,這逼使我們這班成績差劣的學生不得不認真處理。

接著,在跟著的某一個星期六,我們四個人相約到李勇家的一間別墅裡去做報告。

其實在去之前,我已經想過就這麼孤身一個少女,跟三個這樣的同學,去一間偏僻的別墅,是十分危險的。

可是,不知道是因為重視那份報告,還是因為那可能會被強幹的刺激感覺,我還是去了。

一如大家所料,那天,我被他們強幹了。

十分普通的手段,他們在我的飲料中下了藥,然後三個恐武有力的男生,把受藥物影響而混身乏力的我按到床上,接著,我的衣服、胸圍、內褲,一件一件的被他們脫掉,或者撕爛。

我的陰道中,傳來了像被撕裂了般的痛楚,雖然我看不到,但我能感覺到,處女溫暖的鮮血,從我陰道之中流出。

奪走了我的處女的,是他們口中的大哥,李勇。

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快速地抽插。

儘管我的陰道,早已被流滿半張床單的淫水所濕潤,但他還算是高頻率的抽插,仍然帶給剛破處的我劇烈的痛楚。

李勇的粗大的雙手不斷地搓揉著我的乳房,他的牙齒、舌頭,亦不斷地刺激著我的乳頭,為我帶來了自己自慰時難以比喻的快感。

我相信,那時的李勇,依然沒有什麼經驗,很可能還是個處男。

我記得那次,他的抽插根本毫無技巧可言,就這麼一下一下的狠幹。

他這種抽插的方式為我幼嫩的陰道帶來了劇烈的痛楚,而且,他自己也很快就射了。

總括而言,我的第一次,痛楚的感覺遠比興奮的感覺強。

然而,當我還沒有回過氣來的時候,馬小龍又壓到我身上來了。

那一天晚上,我沒有回家。

李勇、馬小龍和陳國強三人整晚輪流地強幹我。

他們每一次都把精液直接射入了我的子宮之中。

我不知道他們總共強幹了我多少次。

我只知道,我一次又一次的,因為下體傳來的劇痛而暈迷,又一次又一次的,因下體傳來的劇痛而痛醒。

那天晚上,我只記得,我的陰道非常的痛。

第三章 我是性奴

我真正恢復知覺的時候,已經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三個男人已經穿戴整齊,正坐在床邊吃他們的早餐。

看到我醒過來後,三人均放下自己的早餐。

馬小龍從後緊緊的將我一把抱住,接著李勇走過來,狠狠的煽了我一巴掌。

「你是我們的性奴。」

李勇當時是這樣對我說的。

正如很多色情故事的情節,他以手上的一張記錄了昨晚的一切的光碟,及一輯我給他們強幹時的照片,作為威脅我的工具。

給男人們輪干的感覺,肉體上的確是十分的痛楚。

我的陰戶已經是又紅又腫,痛得有點麻痺了。

但是,給他們輪干,卻帶給了我一種精神上的滿足。

從子宮傳來那種被灌滿的感覺,陰道中傳來的那種麻痺的感覺,乳房上傳來那酸痛的感覺,都令我感到很充實和滿足。

我很喜歡看著他們的眼睛貪婪地盯著我的胴體,雙手撫摸著我身體每寸的皮膚,愛不惜手地玩弄著我的乳房,瘋狂地吻著我的乳頭。

那種被男性迷戀的感覺,我十分享受。

所以,我沒有去反抗。

我甚至不強逼自己不去想反抗的方法,裝作一個孤立無援的少女,任由他們擺佈。

我也覺得,我真的很賤。

從他們看我的目光之中,可以知道大概他們也覺得我很賤吧。

我被他們強幹時,一點反抗的嘗試也沒有做,被他們強幹後,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流過,到他們威脅我的時候,我亦只是低下頭,默不作聲。

「這裡五萬塊,去買幾件漂亮點的衣服。

最好是那些迷你裙、小背心之類的,愈性感愈好,別在我們面前裝清純了。」

李勇將五萬塊往我面上狠狠的扔過來。

那天,下午,我穿著昨天的T恤及牛仔褲,離開了他們的別墅。

和昨天進來了的分別,是裡面沒有那已經被他們撕爛了的胸圍及內褲,但多了的,是褲袋裡的五萬塊,及一子宮的精液。

從那天開始,差不多每個星期,他們都會叫我去到李勇的別墅中,讓他們三人輪流姦淫,玩弄。

我雖然像是給他們強逼的,至少,表面上我是不願意的,但是,無可否認地,我真的很享受他們的姦淫。

差不多上學的每一天,我都無心聽課。

心中,總是在想,此時李勇他們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我呢,是不是在幻想著強幹我的情況呢,那些男同學們,是不是在某個角度,偷偷地看著我那微微張開了的大腿呢,以及那若隱若現的乳溝呢。

在家裡,就算想溫習也是力不從心的,每當我看著那些沉悶,而且怎麼看也看不懂的數學書、物理書時,思緒,總是不自覺地飄到那一幕幕被姦淫的畫面,然後,雙手就會自然地摸上了自己的乳房,隔著衣服搓揉著我的乳頭,開始我的幻想。

老實說,我每天都期待著周未的來臨。

每天都在想,周未我應該穿什麼衣服,什麼衣服才可勾起男人的慾望與獸性,但這麼穿又會不會讓他們覺得我太過淫蕩呢。

我很淫蕩嗎?我想,是的。

到了後來,他們的性愛的花式愈來愈多了,膽子也愈來愈大了。

假日時,他們會逼我穿著一條很短的迷你裙,加上一件小背心,而且,不讓我穿任何的內衣。

然後把我帶到一些人多的地方,在大街上偷偷地隔著衣服摸我的乳房,或者把手伸到迷你裙中摸我的屁股,用手指刺激著我的肉縫。

肉體上的刺激,加上途人們眼中鄙視的目光,令我感到異常的興奮。

緊張,興奮,刺激,害羞,幾種不同的感覺,同時互相交纏著,這種奇妙的感覺,真的是令我非常著迷。

接著,他們便會帶我去某個偏僻的公廁,某條黑暗的後巷,或者是一些荒山野嶺的地方,將我的衣服脫光,然後一起把我輪干了。

我知道這種生活,是很墮落。

可是,我喜歡。

我,是他們的性奴。

自從我成了李勇的女人後,他每隔一個月左右,都會給我一大筆錢。

通常是幾萬塊左右,要是那個月我表現好的話,他更有可能給我十幾萬人民幣。

所以,從那天起,我生活的質素開始不斷的提高。

我用的手袋,錢包,衣服裙子,以及那些護膚品及化妝品,都漸漸換上了名牌。

有時,我可以穿著李勇送的名貴裙子,戴著閃爍奢華的鑽石頸鏈和戒指,坐著那名貴的房車,跟李勇去那些一頓要花上萬塊的高級餐廳吃飯,去逛那些一件衣服幾萬塊的名牌商店,享受著其他女性羨慕妒嫉的目光。

儘管在背後我只是他和他的朋友的性奴、玩物,他沒有當過我是他的女人。

但我喜歡被注視的感覺,喜歡這種比其他人優越的感覺,喜歡這種奢侈揮霍的生活。

李勇給我的那些錢,為了不讓好賭成性的爸爸拿去輸光,我一般都會盡量花光它。

那筆錢除了用來買名牌衣服和護品外,我還用來參加了一個昂貴的瘦身纖型療程和一個豐胸療程。

這些療程明顯地改善了我的身材。

我以前的小肚腩不見了,雙腿也變得修長了。

上圍由本來的34D,升到有35E。

腰圍卻由25寸,減少至23寸。

看著自己那玲瓏浮凸的身材,配上那本來就很漂亮的皮膚,我對自己的身體愈來愈有自信了。

因此,我愈來愈喜歡在同學面前走光了。

儘管我還不好意思學某些的女同學般將校裙改到大腿上,但愈來愈不注意合上自己的大腿,愈來愈喜歡兩腳交疊著坐,讓同學們看到我完美的雙腿。

我喜歡看到他們因我的身體而癡迷的表情。

第四章 色誘.

在學校的時候,他們三人也總是不懷好意的看著我。

走過的時候,老是裝作不小心地撞我的胸部一下,或者是摸我的屁股一把。

而我,除了低頭迴避他們的目光,忍受他們的輕薄外,也不能做什麼了。

或者說,也不想做什麼了。

在上課的時候,坐我旁邊的李勇則更過份,常常偷偷的對我毛手毛腳。

很多時候,他甚至會解開我校服上的兩顆鈕扣,或者把我的裙子拉高,然後把手伸入校服之中亂摸,挑逗著我的身體。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探索,李勇已經知道我右邊的乳房,是我一個十分敏感的部位。

只需輕輕的摩擦或者揉搓,已經可挑起我身體激烈的反應。

在上課時,面對他對我敏感地帶不斷的刺激,我要努力忍著不讓自己叫出來,忍著不讓自己的身體過份震抖。

儘管自己的大腦已經被他陣陣的挑逗刺激得一片空白,混身發抖,很想大聲的呻吟,很想張開大腿,讓他的雞巴插入我的小穴,可是,表面上還得裝作無事。

他有時更會逼我替他口交,是在上課的時候口交。

然後,他逼我把他射出的精液全都吞下。

雖然我們坐在最後最邊的位置,班上的同學也睡著了大半,但還是有很大機會被發現的。

不過,起碼至今,我想應該還是沒有人看到吧。

差不多整個四年級的時光,我便是這麼在慾海中浮沉而過。

對於本來成績已經不好的我,這一年的成績,更是慘不忍睹。

我昨天剛剛完成今個學期年考的主要科目,可是我每份試卷都有大半以上留空了,不用派卷我已經知道我沒有一門科目會合格。

在我們學校,要是一門科目都不合格的話,是一定會留級的。

但我不能留級。

我留級的話,我那脾氣暴躁的老爸,一定會狠狠的打我一頓,媽媽也一定會哭得很傷心的。

如果我要升班的話,那至少需要一門主科合格,加上操行能拿到高分。

操行是由班主任來評分的,而我們的班主任,陳老師,剛好又是教數學的。

要是他能讓我數學科及格,加上操行給我高一點分的話,那麼,我就可以升班了。

於是,我決定去誘惑他。

今天放學後,我刻意留在學校裡面溫習到傍晚。

到了差不多六、七點的時候,學校裡其他的老師和同學都走得七七八八後。

我便偷偷的去廁所,把內褲和胸圍都脫了下來,裡面什麼都不穿,就這麼完全真空的去教員室找陳老師。

而且,為了讓他明白我的暗示,我還刻意把校服上最頂的一粒鈕扣鬆開了,讓他可以飽覽我的乳溝。

「是你嗎?黃小雯,來得正好。

你不來找我,我也想找你。」

他從教員室出來,第一句便是這麼說的。

陳老師大概四十多歲了吧,身高卻是一米六都不到,可就憑他前面那個大肚腩,我看他的體重有一百五十多磅。

據說還沒有結婚,兩眼看上去總是色迷迷的。

就他這副色相,相信也沒有女朋友。

平日看到他的時候,我總覺得他雙眼老是色迷迷的盯著我的胸口或者裸露的小腿,其他女同學也說過有相同的感覺。

有幾次我更發現他在我們測驗時,偷偷地盯著我不小心張開了的大腿裡看。

我一合上大腿後,他的目光便作賊心虛似的周圍亂看。

所以,我相信他決不是什麼正人君子。

「是的,我想問問我的年考考得如何?」我低著頭,心中十分緊張地說著。

盡量不去留意他的眼睛現在在望著我什麼部位。

說到底,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去主動勾引一個男人。

要是失敗了,讓別的老師和同學知道,那就真是身敗名裂,再也不用見人了。

「你跟我過來。」

陳老師不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他把我帶到旁邊的訓導室,把門鎖上後,面色凝重地對我說:「我已經收到你們別科的成績,自己也剛改完你們的試卷。

黃小雯,你每一門科目都不及格,加上別科的老師也跟我反映,說你上堂的表現很差,經常睡覺,功課亦做得一塌糊塗。

所以,我想,你要留級了。

派了成績表後,我會聯絡你的家長,跟他們當面談談你的情況。」

雖然我一早就猜到這個下場,可是由老師口中親自得到證實,還是忍不住一下哭了出來。

訓導室是個專門讓老師和同學,或者家長單獨見面的房間,是一間狹小,而且完全隔音的房間。

房間中就擺了兩張面對面的沙發,中間是一張小茶几。

「不……我不能留級……嗚嗚……陳老師,我以後一定會努力的了……別告訴我爸媽……求求你……嗚嗚……我爸知道後,一定會打死我的……」我對陳老師哭訴著。

「這……我會好好跟你爸媽說的了。

而且……」陳老師也開始有點心軟了。

不過,從他微微語塞的情況推斷,他一定是盯著我向前彎腰,刻意露出的乳溝,和大半的乳房。

「不,我爸脾氣很暴噪的,一個月才回家一次,可是,一回到家就打我……要是媽媽幫著我的話,就連她都一起打……嗚鳴……給他知道我要留級,一定打死我的……我不要……」這可不是慌話,我那個嗜煙嗜酒嗜賭的老爸,老把媽媽辛辛苦苦省下來的錢都拿去輸光了。

常常跟我媽因這事吵架,喝了酒後,更會拿我來出氣,隨便拿個掃把、棍子、椅子,什麼硬的東西就往我身上抽。

任我怎麼哭,怎麼喊也不停手,把我全身抽得青一塊,腫一塊的,有幾次更把我的頭都撞破了。

很多時候,我媽為了保護我,傷得比我更嚴重。

一想到這裡,我就哭得更厲害了。

陳老師看我哭得厲害,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只好從口袋中找了包紙巾,遞了過來,順勢坐到了我的旁邊。

我感覺到他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我鬆開了的領口。

同時,我也留意到他那裡也有了反應,明顯的隆了起來。

我想,他應該已經看到我沒戴胸罩。

這個時候,我把心一橫,整個人投向了陳老師的懷中,我刻意把乳房緊緊地貼著陳老師的胸膛,伏在他右邊的肩膀上繼續飲泣。

陳老師的大手,這時亦識趣的摟著我的肩膀。

「陳老師,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留級的。

只要別讓我留級,我什麼都可以做的。」

我伏在他的肩膀上,低聲地說道。

聽到我說得如此明白,陳老師整個人都呆了。

除了心跳和吸呼便得更加急速,以及下面硬得更加厲害之外,他什麼反應都沒有。

看著他手足無措的反應,我只好更主動了。

我下定決心,掙脫了他的懷抱。

在迷茫的他面前,把校服裙上的鈕扣,由上至下一顆一顆的鬆開了。

這時的我,緊張得連頭都不敢抬。

到底陳老師接不接受我的條件呢?要是他不受我的誘惑,回去再告訴其他老師、同學,甚至校長的話,那我該怎麼辦……我連他的眼睛都不敢看。

每一秒,過得像一年那麼長……陳老師的獸性,終於在某一剎那爆發了。

從他平日不安份的雙眼可見,他也是一個對女性有強烈渴望的男人。

一個長期被道德枷鎖束縛著的男人,在那一瞬間,衝破了他的束縛。

他整個人向我撲了過來。

強勁的衝擊力,把弱小的我壓倒在沙發上。

雙手狠狠的把我的校服裙往兩邊一拉,雪白的乳房便整個暴露在空氣之中。

這個平日只出現在他幻想之中的景象讓他徹底的瘋狂了。

他飢渴地親吻著我胸口上雪白的肌膚。

我那雪白豐滿的乳房,更令他無比的迷戀。

「呃……」在他的刺激下,我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呻吟。

這一聲輕輕的呻吟,更加催化了他的獸性。

陳老師連衣服褲子都不脫了,就這麼鬆開皮帶,拉下褲鏈,把他那已經完全硬了的陽具拔出。

拉起我的裙子,不顧我的痛楚,大力的把我的大腿往兩邊狠狠一分。

提著他那烏黑醜陋,但很巨大的東西,大嚎一聲,對準我的小穴就是一下。

老實說,陳老師不單止個子矮小,雖然不算太胖,但明顯已經有中年發福的先兆。

除了前面的大肚腩外,手臂,大腿上的肉都是鬆垮垮的,一看說知道是滿身的脂肪,加上他兩眼圓瞪的表情,真的是十分之噁心,看得我有點反胃。

可是偏偏我有求於人,要盡量服待他,令他滿意。

「啊……啊……陳老師的雞巴……好大……好厲害……啊……啊……插的小雯……好爽……啊……我快不行啦……啊……」陳老師那根東西比李勇他們三個的都還要大,而且,這個陳老師也不知多久沒碰過女人了,和李勇他們第一次強幹我一樣,只懂得在裡面橫衝直撞。

弄我痛得快暈過去了。

「啊……啊……老師……你好厲害……啊……啊……小雯快給你……頂死了……啊……啊……」我可是已經痛得死來活去,只能無力地呻吟著。

但為了讓他能更興奮,我還得夾著他的肚子,不斷的扭動蛇腰,配合著他的抽插。

「啊……啊……老師……我不行了……啊……啊……」獸性大發的陳老師,還大力的搓扭著我的乳房,狠狠地咬著我那已經突起了的乳頭。

「啊……啊……小雯受不了了……啊……啊……小雯……快給你……干死了……啊……啊……」可陳老師卻沒有理會我的呻吟,反而更加大力,更高頻率地抽插著我的下體。

「不要……啊……小雯真的受不了了……啊……啊……要死了……」在這個細小的訓導室中,我被男人按在沙發上,校裙還留在腰間,雙腿緊緊的夾著陳老師,大聲放浪的淫叫著。

而陳老師,則默不作聲,低頭猛干我的小穴,雙眼圓瞪,輪流咬吻著我兩邊的乳房。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陳老師的一聲長嘯,大雞巴一插到底,在我的子宮裡射出了大量溫暖的精液。

在他把那東西抽出了後,我總算鬆一口氣,全身脫力似的攤在沙發上,連合上大腿的氣力也沒有了,任由雪白的大腿在陳老師面前張開著。

他依然是默不作聲,死死的盯著我那剛被他所摧殘的肉穴,緩媛地流出了他的精液和我的淫水。

過了一會,我的意識也逐漸恢復。

這時,我才察覺到陳老師還在盯著我大腿的中間位置,趕緊把大腿合上。

同時,搓搓那快給陳老師咬出血的乳頭。

這時,陳老師才像恢復清醒,趕緊清理一下身上的污蹟,整理好衣物。

我亦把之前收到書包裡去的胸罩和內褲取去,穿上,並整理好我的裙子,順便亦把頭髮紮了起來。

穿戴整齊後,大家都一言不發。

我不禁望向了剛和我發生了關係的陳老師。

他大概也知道我在看他。

他想了一會兒後,終於站了起來,然後直接推門離開這訓導室。

糟糕,他不會就這麼走了吧!那我不白白給這麼一個男人給……幸而,他兩分鐘後回到訓導室,再次把門鎖上。

「這份是今次的試卷題目,這份是你做的答案,而這份是標準答案。」

陳老師帶來了三份試卷,一一陣列在我的面前。

我原來的那份試卷,滿分是一百分,我卻只拿了十七分。

「你在這份空白的試卷上再做一次吧。

不過,別全抄標準答案,這樣會令人懷疑的,拿個五十來分就好了。

數學科合格就夠你升班的了。」

他還特意挑了最多同學答對的那幾條讓我做,避免別人懷疑。

第五章 淫靡的訓導室.

就在我抄著試卷的時候,陳老師又靜靜的坐到了我的身後。

兩手突然一左一右地扣上了我的乳房。

「呀……陳老師……你……噢……別這樣……啊……」一陣觸電的感覺從乳尖傳來,讓我整個人為之一抖。

「剛才幹得太狠了,都沒有好好的享受你這小淫娃。

黃小雯,你才十五歲吧,奶子就已經長得這麼大了,摸下去軟棉棉的,給不少男人摸過了吧。」

陳老師輕輕地揉著我的乳房,雖然隔著一層衣服和胸罩,但陳老師那不大不小的力度,又不至於令我產生痛楚,卻又能帶給我陣陣輕微的刺激。

「不……沒有……我……啊……別這樣……噢……好舒服……」陣陣觸電似的感覺斷斷續續地從乳尖傳來,令我整個人的感官都被其麻痺了,連筆都拿不穩,整個人向後靠到陳老師的懷裡,陶醉在陳老師的愛撫之中。

「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淫娃啊,才摸兩下,就叫成這個樣子。

我看班裡面的男生,有不少都幹過你吧。

說,到底你給多少個男人幹過?要說老實話呵!不然,老師會懲罰你的。」

「不……沒多少個……噢……不要……」陳老師突然把一手伸都我的大腿中間,隔著內褲輕輕的在我陰唇邊緣來回摩擦。

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我整個人都震了起來。

可陳老師沒有理會我的掙扎,一手強而有力地抱著我,而另一手則繼續不徐不疾地輕掃著我的陰唇。

這樣的撫摸,令我為之瘋狂,整個人劇烈地震抖起來,大腿緊緊地夾著。

「我不是說了嗎,要老實的答呵。」

「三個……啊……真的就三個……啊快停啊……受不住了……」我大聲地叫了起來。

「才十五歲,就已經給三個男人上過了,真他媽的賤。

是哪三個?」陳老師那魔鬼似的手總算是停了下來。

「李勇……啊……馬小龍……和……陳國強。」

我邊喘著氣,邊答道。

「那他們三個跟老師比起來,哪個比較大一點?」陳老師的雙手,開始緩緩地解開著我胸前的鈕扣.「當然是……呀……老師的大了……啊……小雯最喜歡……陳老師的……的大雞巴了。」

我小鳥依人地依偎在陳老師的懷中,盡量溫柔地說。

「好!真是個小騷貨,剛才那一次一定還滿足不了你吧!讓老師的大雞來插穿你的爛穴。」

說完,馬上將我一把推倒在沙發上。

像上一次那樣,將我的校裙往兩邊一分,然後往下一拉,我身上便剩下一件胸圍,一條內褲及一對長襪。

這次陳老師卻不急著解除我最後的防線。

他雙手在我身體四處遊走,愛惜地撫摸著我的小腿,大腿,纖腰,胸口,頸,手臂,並不時親吻著我雪白的皮膚。

「就是年輕的好,皮膚摸起來又白又滑的,身材又好,跟外面那些三十來歲,給男人們干到爛透了的臭婊子沒法比。」

陳老師捧住我那光滑均勻的小,愛不惜手地撫摸、舔弄著。

陳老師沿著我的小腿,一路的往上舔。

「啊……老師你……不……噢……」陳老師突然把我的內褲一下子撕爛,把我的雙腿向外一分。

然後,用他的舌尖,急速地上下輕掃著我的陰唇。

觸電似的感覺再一次使我全身劇震,腰部也忍不住扭動了起來。

「噢……舒服死了……陳老師……小雯愛死你了……噢……好舒服……」「小淫娃下面很多水嘛,叫得這麼淫蕩,很想要了吧。」

「嗯……小雯好想要老師的大雞巴……快點……噢……用老師的大雞巴……干爛小淫娃的淫穴……啊……」「才摸兩下就這麼想要了,看來小雯真的很淫蕩嘛……剛才幹得大趕了,想來你一定還沒有好好的享受過我的大雞巴吧。」

陳老師聽到我的話後,也脫了他的恤衫及西褲,整個人赤條條的撲上來我的身上。

他把我的雙手按在沙發上,那烏黑的大雞巴對準了我的小穴。

「啊……」烏黑的大雞巴一下子頂到了我的子宮,把我的陰道填得滿滿的。

加上陳老師正使勁地吸吮著我右邊那比較敏感的乳房,同時另一隻手,正大力地搓揉著我另一邊的乳房,害得我忍不住發浪地叫道。

「啊……老師的雞巴好大……快把小雯的淫穴給頂穿了……好爽……好舒服……啊……小雯好喜歡老師的大雞巴……噢……」陳老師開始了他不徐不疾的抽插,忽深忽淺地抽插著我的小穴,把我給幹得浪叫連連。

我的大腿再一次勾在他的腰上。

我的腰也配合著他的抽插而扭動,讓他每之的插入可以送得更深,更入。

「好緊……才十五歲下面就這麼會夾,我看你可是個天生的賤婊子。

奶子長得這麼大,不就是用來給男人摸的。

反正你讀書也沒有什麼天份,將來不當婊子還能幹什麼呢?」「對……小雯天生是賤婊子……啊……小雯天生出來就是給男人們幹的……啊……老師大力的干啊……把小雯的淫穴干爛……啊……」這種一淺一深的干法,帶給我極大的興奮感覺,讓我什麼廉恥都不顧了,淫蕩無恥的話脫口而出。

「想不到你賤到這個樣子,這麼淫蕩的說話都說得出口。

我看你平日在學校的時候,總喜歡張開著大腿來坐,就是存心在勾引男人,想讓同學們來強幹你吧。」

陳老師說著說著,抽插的力道也開始漸漸加強了,看來他也喜歡我淫蕩的呻吟,那我就更加毫無顧忌地浪叫著。

「是啊……小雯喜歡給男人強幹……啊……好舒服……小雯生來就是給男人幹的婊子……噢……小雯好想給所有的男人強幹……啊……小雯是不要面的賤婊子……啊……」「原來小雯這喜歡給男人強幹,那下一次我叫其他老師一起來輪幹你的淫穴好嗎?」「好啊……小雯最喜歡給男人們輪干了……啊……小雯要死了……啊……不要停啊……噢……小雯的淫穴給老師幹得好爽……啊……受不住了……啊……要去了……噢……」陰道裡突然不受控制地猛烈抽搐著,我達到了我的高潮。

來我高潮來臨的時候,陳老師亦咬牙切齒地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

於是,在我的高潮剛過去時,陳老師一聲低嚎,把他的陽具一下頂到最深,將他濃稠溫暖的精液全都射到我的子宮裡。

我又一次全身乏力地躺在沙發上,正想閉上眼睛休息一下的時候,陳老師粗暴地扯起我的頭髮,把他那又黑又臭,沾滿了他的精液和我的淫水的陽具,硬塞到我的口中。

「小婊子,給我舔乾淨他。」

「唔……唔……」我只好用舌頭,慢慢的舔弄著陳老師那又黑又烏的陽具。

「看你這賤樣,剛才一定好享受吧。

女人就是年輕的好,下面又緊又窄的,奶子又大,皮膚又好,真他媽的好操。」

「才十五歲就懂得勾引男人了,我看你將來也就是個賤婊子。

既然你這麼賤,以後上課也就別穿內褲和胸罩了吧,人家什麼時候想操你,直接拉高裙子就好了。」

「唔……好呀……唔……」「這是我的流動電話號碼,什麼時候下面覺得癢,想給男人幹的時候,就找我吧。」

我們交換了電話後,也就各自穿回自己的衣物,並清潔一下場地也就各自離開了。

不過,由於他把我的胸罩帶回去做紀念了,加上之前撕爛了的內褲,我裡面什麼都不穿,就這麼真空的回家。

差不多給陳老師干了兩個多小時,現在已經是九點多鐘了。

好在這時天色較暗,裡面什麼都不穿也不是太明顯。

第六章 籃球隊的更衣室

現在,是星期六的早上。

本來他們這個時候都會帶我出街的。

可是,今天,李勇他們三人卻因籃球隊要特訓,所以回了學校練習。

不過,他們沒有這樣就放過我,李勇昨天拿了一套性感的啦啦隊制服給我,叫我加入學校籃球隊的啦啦隊。

還叫我今天去幫他們打氣。

真是的,不就是普通練習嘛,又不是正式比賽,要啦啦隊打什麼氣。

那套啦啦隊制服,上身是一件緊身的淺藍色短袖衫,背上印著必勝兩個大字,下身是一條僅僅蓋過屁股的白色百褶裙,簡直短得一彎腰你身後的人就看得到你穿什麼內褲。

我一路在街上走著,就一路感覺到其他男人用飢渴的眼神盯著我裸露的長腿。

雖然我裡面已經穿了一條短褲,但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我仍不免有些害羞。

平時除了跟李勇他們出街的時候會穿得特別暴露之外,我平日一般出街都會穿得比較樸素,以維持我在一般同學眼中清純的形象。

像今天這樣自己一個穿得這麼暴露的在街上走,倒是第一次。

不過,除了害羞之外,還有一點點的興奮。

那感覺就像我平時在男生面前刻意走光那樣。

不過街外的男人可比學校的男生大膽。

在由家到學校那半個小時的車程加上半個小時的路程,已經有十來個男人,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的用手掃過我的大腿。

尤其是在公車上站著的時候,幾個男的站在我附近毛手毛腳的,見我不出聲,他們就繼續摸。

那種興奮的感覺害得我的內褲漸漸的濕了起來。

經過了好不容易的半小時路程,我總算回到學校了。

看了看那李勇新買給我的名貴手錶,現在才十點都不到。

學校裡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想不到籃球隊的人倒是蠻努力的嘛。

不知道籃球隊裡有沒有帥哥呢……不知道那些高大威猛的帥哥們,看到我穿的這麼性感,會不會對我有幻想……想著想著,我已經走到我們學校二樓的室內運動場。

早在一樓的時候,我就能聽到籃球場裡,傳來籃球鞋和地板急速摩擦的聲音,以及隊員教練的呼喝聲。

想像著那些肌肉結實的帥哥們,在猛烈的陽光下,滿身汗水地認真練習著的樣子……那些充滿力量的身體,在比賽中互相碰撞著……不好!我的內褲……唉……好像又濕了……要是給李勇他們發現了怎麼辦呢……別管了……還是馬上進去看看吧……可是,當我一推開門,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個我最不想看到的人,一個貪得無厭的傢伙。

「啊……陳老師……你……你怎麼在這裡?」我雖然對他有點厭惡,但他始終是個老師,對著他,總得恭敬一點吧。

這個身型長得像豬一樣男人,自從上次給我改了一次試卷後,想不到之後他會無賴地以公開這件事為要脅,在接著的一個星期裡,天天放學後都把我叫到他家,做他的洩慾工具。

而我,也只好天天在這個噁心的傢伙面前脫光衣服,給他任意玩弄我的身體。

「你終於都來了,我們已經等了你很久……不用這麼害怕嘛……我就是籃球隊的負責老師,你就坐到旁邊替我們喊喊加油就可以了。」

陳老師淫笑地對我說著。

他那肥厚的肉手,又乘機搭到我的腰上來。

無恥的傢伙,這麼多人看著,也敢公然的吃豆腐。

想不到他這副高不了我幾厘米的個子,加上一身的肥肉,也能當籃球隊的教練。

怪不得我在這學校讀了四年都沒怎麼聽說過我們籃球隊得過什麼獎。

「那我們啦啦隊的隊員呢?怎麼一個都沒到?隊長是誰?我們要學跳舞嗎?」我看一看整個運動場,似乎就得我一個女孩子嘛。

「其他隊員?我們的啦啦隊是剛成立的,就得你一個隊員。

至於隊長嘛……自然也就是你了。」

陳老師說話的時候,搭在腰上的肥手更無恥地摸上了我的乳房。

又是一陣觸電的感覺從乳尖傳來,讓我的身驅抖了一抖,連站都差點站不穩。

我輕輕的推開了陳老師的肥手,從他的魔掌中掙脫出來,輕聲道:「別這樣……這裡……好多人看著……」誰知道陳老師竟毫不顧在場的其他球員的目光,一把將剛掙脫出來的我拉入懷中,一手更恣無忌憚地玩弄著我的乳房。

在我驚訝的目光中,陳老師淫笑著說:「不用害羞嘛……反正大家都這麼熟了,李勇他們跟我說,你平時可不會這麼害羞的呵……」「什麼……」糟糕,我勾引他的事,他還是說出去了。

這幾天我已經滿足了他提出的所有要求,都不知給他奸了十幾次。

想不到,這卑鄙的傢伙還是不守信用,把我的事說了出去。

現在給李勇知道了我勾引別的男人的事,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不要我……「別裝了,在李勇他們給我的錄像裡,你可是叫得又騷又浪,跟你這幾天的表現,不太一樣嘛……」陳老師繼續用大得整個籃球場的人都可以聽到的聲浪說話。

正在練習的人,都停下了手腳望向這邊來。

「不……不是這樣的……啊……不要在這裡……其他的人都在看……啊……」從乳房傳來的刺激,很快便令我混身脫力,整個身驅靠到陳老師的懷中,只能盡量的低頭迴避眾人的目光。

「看你平時在班上一副欠干的樣子,就知道你是個不折不扣的淫娃了。

想不到我們三個都滿足不了你,要你找別的男人來操你。」

李勇不知何時走到了我的身後,一雙大手在我露出的大腿上摸索著。

「所以我們今天特別找了我們籃球隊的隊友幫忙,一起來滿足我們的小淫娃。」

馬小龍接著道。

「我留意了你們班這個大奶妹很久,想不到今天居然有機會可以操她。」

「平日在班裡表面上裝得像個聖女似的,背後原來是個去勾引老師的賤貨。」

「她奶子真的好大嘛……我也想摸一把。」

那些在練習的人都向我圍了過來。

「不……啊……停一停……我……我是有苦衷的……啊……別這樣……」我含糊地應道。

「大家放心吧,時間多著呢,足夠我們每人操她個四、五次的了。

就算今天不夠,往後的日子長著呢,大家可以慢慢的把這個賤貨操爛。」

聽見李勇拍胸口的向大家作出這樣的保證,然後雙眼毫無表情的看著我冷笑,我的心不禁一直的往下沉。

「在這裡輪幹這賤婊子,好容易給別人發現,把她帶去更衣室操個夠吧。」

陳老師說道。

接著,陳老師和李勇兩個一左一右的便把給夾到男更衣室裡。

「啊!」陳老師和李勇用力的一推,把我摔進運動場的男更衣室裡,後腦狠狠的撞在那光滑的牆壁上,痛得我眼前金星亂冒,差點沒暈過去。

「好痛啊……勇哥,你別聽他說,我是有苦衷的……你們不要這樣對我……我不是你的女人嗎?」我勉強站起來,身體靠向李勇的懷中,向李勇求情道。

「唔……」誰知李勇突然提膝猛撞我的小腹,我還未叫得出聲,他又趁我吃痛彎腰的時候,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

巨大的力量讓我又一頭撞向了光滑的牆壁上。

這次我痛得站也站不起來,身體側躺在更衣服內既骯髒又潮濕的地板上,雙手抱頭。

「你以為你自己是誰,我的女朋友嗎?少做夢了,你只是一個爛貨,一個什麼男人都可以操的賤女人。

我告訴你,今天我們這班男人是干定你了。

你是要自己主動張開大腿來服待我們,還是要我們來強幹你?」李勇冷笑的道。

看著他那冰冷無情的眼神,心中一陣酸痛,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

雖然我真的一直都被他們三個人當成性奴隸般對待,但我以為他們一直都是喜歡我的,至少喜歡我的身體吧。

李勇還不時陪我一個人去吃飯,有時,又會送些很名貴的禮物給我……難道,這些都是假的嗎,難道我,或者是我的身體,真的是賤得如此一文不值嗎……想到這裡,我哭得更厲害了。

「你哭什麼,小婊子,這麼多男人來操你的賤穴,你不是期待了很久的嗎?」李勇抓著我的頭髮,將我提起來,凶狠的說:「你快給我脫光衣服,還是,你想我們來幫的脫呢?」這時的我,除了哭以外,什麼都做不了。

「勇哥,你看她的身體多髒嘛……又是髒水,又是鼻涕的,等我們給她洗洗。」

陳國強幹笑道。

「也好。」

接著,我又被李勇大力的摔向更衣室的牆角。

然後,馬小龍和陳國強拖了兩支花灑出來,在我衣服都沒有脫的情況下,就向我灑水。

冰冷的水從四面八方噴向我的身體,很快便將我噴得混身濕透。

冷水噴灑在我的面上後,也讓我漸漸停止了哭泣。

我也冷靜下來,放棄了反抗,後來更索性站起來讓他們沖洗我的身體。

他們沒有愛過我,但我也不是沒有愛過他嗎。

他們從凌辱我、強幹我而得到快感,得到性愛的樂趣。

但在我心裡,也不是一直都在享受被凌辱和被強幹的樂趣嗎,而且,我還因而賺到一大筆錢呢。

反正這裡的人什麼也知道了,我也不用在他們表前裝扮些什麼,各取所需就是了。

在水的衝擊下,我擺出一個個誘人的姿勢。

我的淺藍色短袖衫,在濕透後已經變得半明的狀態,並黏著我的身體,把我整個玲瓏浮凸的胴體,都特顯出來,若隱若現的呈現在眾人的目光裡。

那些男生們看得眼珠都快掉出來,不少人更把自己的照相機拿出來,朝著我的身體拍照。

「夠了!」李勇喝了一聲,馬小龍和陳國強也即停止了射水。

看著混身濕透的我,現場所有男生的下身都脹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體上。

「想通了嗎,小婊子,是打算乖乖的讓我們輪干是吧!我就知道你這個賤貨其實很想給我們操的了。

兄弟們,上呀!吧這婊子給干死!」李勇大喝一聲。

「是!」其他十來個男的齊聲應道。

然後,他們便向我圍了上來,幾十隻大手便向我的身體摸了過來。

不消一會兒,我身上的衣服便給他們全都脫了下來。

全身一絲不掛的站著,給他們任意摸索。

「噢……好舒服……噢……別這樣……」我全身上下的皮膚,都給男人們粗糙的雙手挑逗著。

一向敏感的我很快就倒在某個男同學的懷中,無力地呻吟著。

看來我今天真的會給這十來個男人輪干,而且,除了張開大腿外,我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做的。

希望時間快點過去吧!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局長與老婆
舞廳艷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