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調教4P 經典激情

范羅律斯家族,一個支配著全世界的家族。

當時地球各國不斷戰爭,內亂外戰分裂不斷……范羅律斯家族得到神諭,當時的家族的三位族長--藍。洛爾文。愛華。范羅律斯和他的兩位兄弟--闇和泠。

他們被神賜予不死不滅的生命,強大的力量和掌管人界的權柄。家族統一了地球的各國,制定了公約管治各國,世界步向穩定永恆的局面……佔領整個太平洋的是范羅律斯家族的宮殿。三人用力量把宮殿築在海洋之上,瑰麗雄偉的建築,由各國貢獻的美人僕婢,豐富的海上資源,加上屬於家族的各行事業的收益……交織出如童話一樣的夢幻宮殿。

黑夜女神輕揚漆黑的裙擺,輕盈的在黑暗中起舞……--族長的臥室--「嗯唔……不……大殿下,求你……放開小人~求你……」低泣的哀求輕嗚在豪華瑰麗的臥室響起。

「我的月,你又不乖了!~要叫藍唷~如果不是的話……」「唔嗚~~」

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被箝制在一張銀製雕花的大圓床上。雙手被粉藍色的絲帶緊綁在床柱仰臥在床上,身上的黑色長袍被拉自胸前……白皙胸膛上裝飾著兩顆紅艷小巧的花蕾,因為眾人的凝視而慢慢挺立起來輕喘低泣而上下起伏抖擻,不自覺的媚惑令三雙瞳目更沈……滿室的春意醞釀著……「哥,你可真是沈得著氣!~我可受不了美食放在眼前卻不能吃的痛苦,現在我要開動了~你們自己走著辨吧~」

有著黑目銀髮的闇說罷便開始進攻可愛的小緋櫻,俯下碩向右側的花蕾輕吹一口熱氣,享受的感到身下人兒震了一下的低喘。手指輕輕的在周圍畫圈,忽然繞到凸起按壓下去,跟著便整顆含入嘴裡,抓緊扭動掙紮的身體,狂放的吸吮輕齒……

「闇,月兒可不只是你一個人的……月兒,乖~讓我來疼愛你……」金髮碧目的泠把月兒的身子拉過一點,也佔有著另一側的花蕾,薄唇略施力的擠壓可憐的櫻桃,把一小部份的紅櫻納入嘴裡,舌齒也跟著來舔咬。齒緣在乳首上來回磨擦,舌尖不容拒絕的挑逗著抖震的挺直……

「求……兩位殿下放開……痛……不要~嗚……」各位殿下,請放過月兒~我只是一個進貢的勞僕,沒有資格侍候殿下的慾望……嗚~不……「闍!~你有沒有看過今年各國貢品的質數?」「哼~女人不就是脫光衣服躺在床上侍候男人,關上燈還是一個樣子!~」「唷!~~我說闇皇兄啦~~不要這麼無情嘛,須知道對象的質素是直接影響用家的」性「趣呀!~~」「……」

「好了!~你們不要吵了!~反正現在有空,不如召上貢品來看看吧!~--偏殿--「殿下~這些都是各國獻上的美人……專門侍從各位的需要……」「嘖!~~沒有什麼大不了嘛!~這個啦,是各國美人質素下降還是存心氣弄我們?~~貢獻使者因為泠似笑非笑的戲謔而冒汗不以,眼底閃過一群影子……這是?

「喂!~大膽!這裡是你們這群賤僕能夠進入的地方嗎?」「抱……抱歉……他們是貢上的僕婢,小人……小人立刻把他們帶走!~~你們還不快走?!~」「不,他是我的」

「跟著……我們決定共同擁有你!~你是我們的捧在手心的寶貝,不準你再稱自己為僕,知道嗎?」「殿下……不,呀嗚~~」月兒才說一句不,兩顆櫻桃便被大力的咬了一口……「嗯,告訴我,你是誰?~~」「……是……月兒」「嗯~是我們的月兒,現在我們要看你可愛的小花芽……乖乖的不許動」

人兒發出羞人的悲嗚,泠和闇卻依然無情的拉開月兒的雙腿……月光下,白哲的腿被大大拉開,小巧的玉芽躺在藍的手上,楚楚可憐的抖震著羞人的暴露……「好可愛……」

花芽被握在修長的手上,輕輕的拉開守護的花皮,如石榴鮮紅的玉芽暴露在冷空氣中……不……「人兒的掙紮又怎敵得過三人的箝制,搖晃的身子映入充滿慾望的眼裡夜……還非常漫長……藍輕握著手上的幼芽,低下頭以唇舌描繪著纖弱的形狀……吸吮,輕咬,磨擦,纏繞……人兒的愛吟令夜之女神也為之羞澀「呀……唔~~」白玉的身子不斷的左右晃動,似要擺脫無盡的快感……身一弓,挺立的花芽抖射著激情的愛液

呀嗯……唔……洩慾後的人兒無力的窩在強壯的胸膛,櫻唇輕張星眸微啟的喘息著……「月兒,現在也應該輪到我們了吧?!~」

白哲的身子被鐵臂環在闇的懷中正面的跨坐著,臀部被高高的拉起,粉紅的菊穴羞澀的緊閉著……泠的指頭輕輕的抹著小穴的門縫,企圖令緊灸的小穴放鬆一點「放鬆!~」「嗚……」

緊閉的門戶依舊沒有開啟的意思,泠無奈的搖搖頭,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精緻的水晶瓶子……修長的手指在瓶子裡挖出一些透明帶著花香的藥膏,順著液體的潤滑擠入炙熱的花穴裡……「嗚……痛……不要~~」「月兒乖,如果不潤滑的話你待會兒會更痛」藍的手像有魔力似的磨擦著月兒前面的芽,前後都受到衝擊的人兒只好乖乖的趴在泠的懷裡,承受一次比一次激烈的佔有……粉紅色的花穴得到充分的潤澤而變得柔軟,花瓣一片片的打開露出深藏著的花蕾……嬌艷的玫瑰被迫盛放,一吮一吸的誘人採摘……「小月兒,知道這是什麼嗎?~」

藍手上纏著一條由各種罕見寶石組成的鏈子,晶瑩的閃爍著銀藍的光輝……「這是我們范羅律斯家族的傳統,當族長找到他的命定情人便會送一條定立了契約的晶石手鏈給他的情人,這也是族長夫人的信物,現在這一條鏈子是我送給你的……你永遠屬於我們三人……」「不……月兒不能要……」「哦,是嗎?~上面的嘴總是愛拒絕,下面的小嘴可誠實多了~」

「呀呀嗚~不要……痛……要壞了……不要~~」藍把人兒的掙紮視若無睹,手上的寶石一顆顆的塞入小花穴裡……濕潤的甬道被迫吞入冰冷的寶石,抖震來不及吞下前一顆,緊接又一顆擠進去了……「乖,還剩下五顆!~」

「嗚嗚……已經不行了……」緊縮的花穴吃下差不多整串鏈子……每擠入一顆,內壁裡的便推進了一截……寶石的堅硬冰冷磨擦著內壁的柔軟熾熱,被捆綁著的人兒無力的喘息著,與自己體內冰火交溶的巨浪對抗著……「不行也要行!給我全部吃下去!~」

溫柔的嗓音含著嚴厲的霸道「唔嗚……」屏息放鬆自己的甬道,讓最後一顆也擠入自己的花穴……「看,這不就全部吃下去了吧!~」整串的寶石都塞入了小巧的花穴,滿滿的擠壓著狹小的蜜腔……最後一顆的寶石的一半被露出來,沾上液體的石子閃耀著情色的光芒……「現在……把它們……吐出來吧!~」狹窄的花腔一吐一縮的把一顆顆石子排出來,粉紅色的蜜壁盈滿晶瑩的清淚,暗暗的花香伴著情慾的氣息飄逸在午夜的寢室……內壁因為吐出寶石而露出紫紅色的媚肉……鮮嫩多汁的果肉一抖一抖映入眼簾,是夏娃手上的蘋果,迷惑,墜落……卻叫人不能抗拒……夜色……更深了……「呼呼……呃嗯……不要……救我……不……」

吐出所有的寶石,空虛的內壁被帶有催情成份的潤滑劑腐蝕……炙熱的甬道癢熱難受……好想要……輕喘低吟的求饒只會加深男人的獸性單純的人兒還未知道自己已經燃起三人最後的自制力……「救你?!~可以的,月兒,我樂意為你服務~」沙啞的嗓音響起……「呀呀呀……嗚嗚……」

藍的碩大炙熱已經無法再等待了!~抓緊定著月兒的小屁屁,拉開軟熱的臀瓣,剛挺粗長的炙熱猛然插入月兒的花穴……瘋狂的抽插,快速的抽出再一鼓作氣的埋入秘穴的最深處……夜幕低垂,人兒張開叫喊的嘴被無情的封閉著,藍雙手一使勁,白哲的腿被拉至極根……大張的花穴更含入碩大的凶刃,內腔的溫熱緊灸令肉刃猛然脹大一圈……狂亂的抽插頂入花腔盡頭的蜜芯裡……「嗚唔~太大了~快擠……擠壞了~~」一記強烈的插入,藍在月兒的花腔盡處灑上熾熱的白液……手中的幼芽也在高潮中得到解放……「呀呼呼……嗯嗯……」

藍在射出熱液後慢慢的抽出埋在月兒體內的巨刃……全身疲乏的人兒軟軟的窩在男人的身上,可惜人兒還未能休息著唷……「怎麼了,月兒?!~現在……可輪到我了~~」「呀唔唔!~不要……二殿下……求你……不」

「月兒不乖唷!~要叫我泠!~」「泠……求你……」「嗯~乖~~快要舒服的了~~」

泠抱起纖弱的身子,食指抹入了人兒的體內……插至深處的指頭勾起抽出騷弄,把剛才藍射入的熱液挖取出來,白色的愛液因為受到擠壓而後內壁和手指中間流出……晶瑩的沾上粉嫩的外壁……長指攪動著盈滿液汁的蜜腔,不時發出「啾……啾」的聲音……「呀呀唔……不舒服……停……」「不舒服嗎?~那月兒乖乖的把腿張開小屁屁擡高,我便讓你更舒服!~」「不……」「不?!~我的月兒要反抗嗎?~」

「嗚唔唔……」羞怯的人兒把嬌嫩的雙腿張開,擡高的小股隨即被闇捧住……雙手一使勁,兩邊粉紅色的花瓣被掰開……泠更加插一指入花穴,兩指插入,勾起,抽出……忽然撐開兩片肉瓣,甬道的深穴幽處被扯開……「好可愛的小穴唷!~看那一吸一吮的咬著我的指頭……粉紅色的蜜洞襯托晶瑩的白液真的是絕配……抽出的時候還有透明的泡沫冒出呢~真是迷人!~~闇,再掰開一點吧!」

「嗚……求你……不要……不要說~~」指而增至三根了,隨著指頭完全抽出後又快速的整根埋入,冷空氣竄入熾熱的蜜腔,人兒扭動的身體煩惱的拒絕著有如快感的痛苦……「嗯~也差不多乾淨了~~現在讓我好好的疼愛你吧!~」泠把人兒壓趴在床上,粉藍色的絲帶再次捆緊藕手……眼看疲累的人兒快要睡著,軟熱甬道入口處卻忽然觸碰到一種冰冷剛硬東西……「不要睡覺唷!~我的禮物還沒有送出唷!~」「嗚……」

「這是我送給月兒的禮物--一根綴以五十八顆青晶鑽石的鳳令牌。我說月兒啦~你知道嗎?這可是范羅律斯家族的兵權信物,龍杖在我的手上而鳳杖則為我的伴侶所有,亦即是你啦~」

「唔~不……」「又不嗎?~那……我問一問你下面可愛的小嘴要不要吧~」「嗚嗚……會痛……太大了……」

「我已經縮小了!~現在給我乖乖的含入去!」泠一手插入兩根手指撐開肉壁,一手緩緩的把令牌探入……一節一節的插入熾熱的花道,凸起的寶石雕飾磨擦搔挖著敏感的甬道……「嗚嗚唔……痛……太粗……不要了……」「粗?你待會兒還要含下更粗的東西唷!~來深呼吸!~」

人兒不自覺的跟隨指令深吸一口氣,花腔被冰冷的撐開……握著杖的手一把插入幾個關節……慢慢的搖晃探入,整根令牌差不多抹入蜜腔……被使用了大半夜的狹道再次分泌出腸液潤滑腔道,讓冰冷的粗長更容易沈入體內……「呀呀唔~嗯嗯……」「小月兒,我是你的誰呢?~」「殿下……」「嗯?!~」食指插入花穴,整根杖被推至深處觸動花芯……「呀呀呀……是泠……泠」「唔唔~不只是泠,是你永遠的夫君。你的纖巧的身體,惑人的嗓音,敏感的心靈都是屬於我的,而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知道嗎?~~」「……知……道……」

「嗯~很好~~我想也差不多了~來,我的月兒,好好的感受我吧!~」泠把月兒反轉臉貼床鋪的趴壓著,拉過一個柔軟的枕頭墊在不盈一握的纖腰上,用膝蓋撥開人兒的腿猛然抽出長杖一挺腰便擠進幽穴裡狂野的抽送律動著……「呀呼呼……噢嗚~」手指還插在花腔裡沒有抽出,兩指扯開緊窄的花瓣讓不繼脹大的男物更順利的深入……趴在床上的人兒上面的櫻嘴被薄唇封鎖吮吸,前面的小巧被大掌包裹揉搓,後面的花腔被粗暴的貫穿……

身體的每一部份也被佔有著,羞人的情事令夜女神也為之掩面……「月兒,還不準睡著唷!~」「嗯……唔唔……」累得坦軟身子在床上的人兒無意識的夢囈……「……」一條藍色的絲帶由根部把人兒的小巧緊緊捆著~「呀呀嗚……不……會痛……」

「那乖乖的張開腿吧!~」「不……酸軟……痛」「嗯?!~」絲帶一把被拉緊~「嗚……」月兒依言張開已經酸痛不堪的腿,被白液盈滿的腔道一縮一吐的逸出晶瑩的密汁,沾在外門的痕跡散發出情慾的氣息……「呀呀呀~~」

還未得到滿足的闇把月兒抱起大步走進主臥室內的大浴池中……白煙籠罩著的最淫亂妖艷的夜正展開……「呀唔唔~噢嗚……」

不繼交替的佔有著人兒的身體,人兒的小穴也被迫開發成真正的「入口」……哭喊並沒有為人兒帶來一刻的喘息機會,花穴不曾休息的含入男人的剛猛……三人不斷的侵佔著身下的人兒,受不了無盡激情的人兒多次在抽插中醒來,哀求著男人不可能的寬恕停止……當激情告一段落的時候,天也開始亮了~一夜的狂亂終於在晨光下結束……晨光頑皮的擾亂床上人兒的清夢……「呃唔~~」討厭……人家還要睡啦~嗯唔!~有一點冷……抱枕,暖暖的抱枕……怎麼這些抱枕這麼不安份的?!~「我的小月兒,如果你再抱下去我可不保證自己對你做些什麼事的唷~當然啦!~我是不反對啦~~」

「是唷!~月兒你再撫下去我可不負責唷!~」唔嗯~抱枕在說什麼啦?!~不……噢……不要……「小駝鳥,面對現實吧!~」「嗚……殿下……」「嗯?!~」「呃……藍,泠,闇……」

「嗯~這才對嘛!~我想你也餓了吧?!~現在先去吃早餐吧!~」「……嗯~~」全身軟麻的月兒才動起雙腿便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昨夜被狂暴抽插的小穴略為移動便流出白色的愛液……這裡也好像裂開了一樣痛楚,還殘留著一種奇怪的異物感……堅持要站起來的後果便是在站起身一半的時候因為腿軟而撞入男人的懷裡……「我說過,你要負責自己燃起的火種唷!~」沙啞聲音的主人再次把月兒壓在床上,延續昨夜羞人激烈的情事……「嗚……不……」

不要不要不要……我要吃早餐啦~~可口的人兒一清早便被當作早餐給吃干抹淨了~~呀呀呀~~盼兒終於完成了這一篇文了~盼兒不怕困難,不畏辛苦……含辛茹苦,上天下海,上刀山下油鍋,經歷七七四十九難……


Tags: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公車遇少婦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在舅媽家寄宿的日子
小阿姨的絲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