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同學奇遇 學生校園

我,林中華。國八生,大概159公分,不是很高。我們班31人,班上排名大概14上下。住在台北郊區,家裡經營小旅館。我一直暗戀著我們班上的一個人……她叫千德藍,大概154吧!大方、開朗、漂亮、可愛,功課很好,一直都是班上的第一名。我一直暗戀著她……一天,我被老師留下來補昨天沒帶回家的理化習作,千德藍則是留下來整理明天要作業抽查的數習。到了六點多,突然,我聽到一聲「終於弄完了」

,我認為我是要自己留下來了。結果,她竟然走到我旁邊坐下來,問我「要我教你不會的嗎?」

我嚇了一跳,說:「如果有的話啦…」

寫了半天,就是一題不會解,但又不好意思問她。她看我一直沒寫出那題,說:「吼!不會就問我嘛!」

她教了我一下,我就會了。「你很厲害嘛!一定是平常不用功,多用功一下就可以了啊!」

她說「你星期六有事嗎?我們到對面那家圖書館去,我可以教你啊!」

我嚇到了!但我還是我點了點頭。「嗯,那就早上十點圖書館門口見喔!」

「喔…」

我答。從那天之後,我們每週六都到圖書館去。因為她,我的成績越來越好,慢慢進了班排前五名。我們兩個的感情也越來越好,甚至可以說是男女朋友吧!轉眼間,到了國八要升國九的暑假。我們到圖書館的時間也變多了,幾乎是兩三天就去一次。今天,是七月二十號,我站在圖書館大門口等著德藍來。終於,二十分鐘後,我看到她跑著過來。她今天穿的是淡粉紅色制服和制服短裙。她邊喘邊說:「對不起啦,我媽超囉唆,說什麼今天要跟我爸去南投,後天晚上才回來。煩死了!好了,我們進去吧!」

「等一下啦!」

我拉住她的手「今天去我家看書吧!」

「去…去你家?」

她似乎嚇到了。「今天裡面很多人哎,沒位子坐啦。誰叫妳這麼晚來」

我說。「可是……」

她還是不太願意。「好啦~~~走嘛~~~」

她終於點頭了。我們走了大概七、八分鐘,到了我家前面。「是因為你家是旅館還是你意圖不軌啊……」

她笑著說。「妳是在開玩笑還是真覺得我是那種人啊?」

我答。「我開開玩笑嘛!不要生氣啦~~~」

我帶著她到我的房間,203號房。一進房,我示意要她到沙發上休息。我邊開冷氣邊問:「妳要喝飲料嗎?」

「嗯,好啊。」

她坐到沙發上,把暑假作業拿出來。不久,我拿著飲料放到桌上。「我拿飲料給妳應該要說什麼啊?」

「謝‧謝‧你‧喔」

她說。我笑著坐到沙發上。我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氣,以前都沒聞過,或許是她今天有噴香水吧!一個多小時後…「吼!累死了,終於寫完了。」

她閉著眼睛靠在沙發上。我看著她的臉,真的是非常漂亮。她的胸部上下起伏,應該有D吧。以前都不敢正視,怕她會覺得我……我克制不住,對著她的唇吻了下去。「你…你幹麻?」

她似乎嚇到了,極力掙扎,想要推開我。但我並沒有因她的掙扎就放開她,還是吻著她。幾分鐘之後,她終於不再掙扎了,抱著我應和我的吻。我見她不再掙扎,我將舌頭慢慢推開她的牙齒,她也將舌頭伸出和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吻了一段時間後,我將她制服的釦子一一解開,慢慢的將她的衣服脫下。她的胸罩是純白色的,很乾淨。她依然和我熱吻著,並沒有害怕的樣子。

我慢慢將手伸到她背後,解開了她的胸罩,想把她的胸罩往下拉,卻被她阻止。她似乎有點害怕的看著我,但我並沒有因為這樣就停手。她的力氣當然沒有我大,我用力將她的胸罩拉下,露出她的胸部。她害羞的閉著眼睛不敢看我。我便伸手摸她的胸部,真的是又大又柔軟。

我輕輕捏著她的乳頭。幾分鐘後,我感覺到我的肉棒已慢慢勃起。我更進一步,將手伸進她的裙子下,隔著內褲輕輕撫摸著她的陰部。她很害怕的想要推開我的手,但卻做不到。我感覺到有點濕了,我的手離開了她的裙子裡,但我不是要停手的意思。

而是將她抱到床上,她立刻做起來,害怕的看著我。想必她知道我要做什麼了。我的手又伸進她的裙子裡摸著。「不要啦。你不要這樣…」

但我哪裡會管她說什麼。趁她不注意,直接拉下她的裙子。「啊~~~」

她叫了出來「不要啦!」

我立刻彎下腰吸吮她了乳頭,邊隔著內褲摸她的陰部。她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啊…」

此時她已被我弄得性慾高漲。我趁勢脫下她的內褲,現在她是一絲不掛的躺在我面前,潔白無瑕的身體,真是漂亮極了。她害羞的閉著眼睛,紅著臉,把頭轉向一邊。她的穴口很緊,旁邊有些稀疏的陰毛,看來應該還是處女。我用手指輕輕的在穴口轉了幾圈,慢慢的插了進去。一截截的插入,直到整支食指插了進去。我慢慢的抽送。「啊…啊…啊……痛啦!」

她叫了出來。我慢慢的加快抽送的速度,淫水越流越多,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啊…嗯…啊……」

她似乎達到第一次的高潮。我突然將手指抽出,淫水如泉水一般湧出,弄濕了床墊。或許是陰道裡突然沒了東西的空虛感,她叫著:「快點…插進來啊……快點……」

我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終於讓她從反抗轉為想要。我立刻脫下我的衣服、褲子和內褲,整根肉棒出現在她面前。這次她並沒有害羞的轉頭,反而說:「要我幫你嗎?」

「啊?」

沒等我說完,她直接將嘴張開含住我的肉棒。她邊幫我口交邊輕輕用手套弄著我的肉棒,真的是舒服極了!接著她用雙乳夾住我的肉棒上下摩擦,邊用嘴套弄著。她那軟綿綿的胸部摩擦和口中濕濕的感覺,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在這種雙重夾擊下,我把持不住,在她口中射了出來。她大概是被精液味道嗆到了,咳了幾聲。我趕緊扶她起來,帶她到廁所去吐掉精液並漱口。我和她回到房間,坐在床上,我沒有再對她做什麼,或許是剛剛的愧疚感吧。她突然將嘴唇對上了我的唇,我們又擁吻了起來。我的手開始不安分了,一手摸著她的乳房,一手輕摳穴口。她邊用手套弄我的肉棒,邊小聲的發出「啊……啊啊……」

的聲音。幾分鐘後,我感覺到有點想射了,我便推開了她的手。直接將她撲倒,親吻著她的胸部和臉頰。她也閉著眼睛享受著。趁她閉著眼睛時,我坐了起來,輕輕將肉棒抵在她的陰部上。她張開眼睛害怕的搖著頭,說:「不可以啦!」

但我哪管那麼多,我慢慢的將肉棒往前推進,想插入那處女的穴。但龜頭都沒進去一半,她就喊痛了。「啊…慢一點啦!」

她叫著。此時她喊的不是叫我別插,而是叫我輕一點,不要弄痛她。我看是不可能立即插入了。我將肉棒退出,彎下腰用手盡量把穴口撐大,淫水漸漸流了出來。她仍閉著眼睛喘息著。我看已經差不多了,我立即起身將肉棒插進去,但只插進去了一半。她的眼淚緩緩流下,看來她被這瞬間的插入弄得很痛。我低頭親吻她的唇和臉頰,將被擠的有點痛的肉棒慢慢退出再插入。她的穴口流下了一點點血絲,我知道那正是她是處女的證據。「呀…啊……」

她小聲的叫著,從表情看來還是很痛。大概5分鐘後,我的肉棒完全進入了她的穴裡。那種肉棒被肉壁緊緊包覆的感覺,真的是棒到極點。我一邊摸著她柔軟的胸部,一邊慢慢的抽插。她現在看來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痛了,臉歪向一邊,仍小聲的叫著。我突然加速抽插的速度,她的叫聲突然變大「啊…呀……啊……啊……」

看來她已經高朝了,一股陰精衝向我的龜頭,我差點把持不住射出。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沒想到,她竟然說:「快…快一…點啦!」

我沒等她說完,拔出了我的肉棒,要她趴跪在床上。我從後面插了進去,用盡全身的力量幹著她。她大叫著「呀啊……快…快一點…好…好舒服啊……啊…」

「要…要出來了啦……」

她淫蕩到不像剛破處的處女。我感覺到我已經要射了,便問她:「可…可以射在裡面嗎?」

「啊…這…這是第一次…才…準你射…射在裡面喔…」

「以後可…可不行啊…以後不能射在裡面…知道…道嗎…啊……要出來了啦…啊啊……」

我這時已經忍不住了,就要射出來了。但我還是強忍著,要等她跟我一起洩出。終於,她洩了出來,一股陰精強烈衝擊我的龜頭。我也受不了了,成千上萬的精子衝向她小穴的深處。休息了幾分鐘後,我抱著她到浴室洗澡。在浴室,我又幹了她一次,將精液射在她的胸部上。洗完澡,我們穿好衣服,我抱著她躺在床上。此時已經是六點多了。「不要抱我啦,我得回家了啦……」

她說。「妳不是說妳爸媽後天才回來,沒關係啦。」

「可是你爸媽要回來啊,我不能留在這裡啦!」

她說。「沒關係啦,我爸媽今天又不會回來,他們去大陸玩了啦!」

我說。「吼!原來你早就計畫好,所以才帶我來你家喔。」

「哈哈!對啊。」

我開玩笑的說。她紅著臉,不再說話,她害羞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七點半,我帶她到附近的夜市吃晚餐。回到家,已是十點多了。我們看了一下電視,就回到床上入眠了。隔天早上七點多,我醒過來,看到她躺在旁邊,還在睡覺。我便先起來出去買早餐。買完早餐回到家,都已經快八點了,她還在睡,我走到床邊叫她起床。叫了幾聲,還是不見她醒來。

倒是她臉看起來有點紅,於是將手放到她額頭上。好燙!她發燒了!大概是昨天冷氣開了一整晚。雖然有自動調節溫度的功能,但對她來說還是太冷了。我立刻叫醒她,讓她在床上靠著牆坐著,倒了一杯水給她。並問她需不需要帶她去附近的診所。她搖搖頭,說:「沒關係啦,休息幾天就好了。」

「對不起…要是我昨天有把冷氣關掉就了……」

她還是說沒關係,我扶著她慢慢躺下。並且到冰箱拿冰枕給她,想讓她好一點。幾分鐘之後,她又睡著了。我也不吵她,到旁邊去用電腦。中午十二點半,整個房間裡真是熱死了。但我不敢開冷器,怕她會冷,只敢打開電風扇。想到這裡,我又走到床邊看她。她看起來比早上好一點,臉不再那麼紅,體溫也低了一點。我的視線又轉到她上下起伏的胸部上,肉棒也慢慢的挺起。我心想「親幾下沒什麼關係吧。」

我對著她的唇吻了下去。剛開始她還沒有醒,我用手輕揉著她的胸部,慢慢解開釦子,露出白色的胸罩。此時我已經整個人壓在她身上,我把手伸進胸罩裡抓柔的她的胸部,軟綿綿的,真棒!就在上下抓柔時,我發現她的胸罩沒有扣好。我直接將她的胸罩拿下,吸舔著她的乳頭。幾分鐘後,我緩緩拉下她的裙子。「喂!你想幹麻呀?」

她突然說。「我…我……」

我嚇到了「妳甚…什麼時候起來的啊?」

「一開始就醒了啦!」

她說「要來就快點啦,我還要回家唉。」

我再次輕輕吻上她的唇,慢慢把它內褲往下拉,輕撫她的陰部。「這樣人家會癢啦!不要弄了啦,快點進來啊……」

我聽到這話,立刻脫下褲子和內褲,直接將肉棒插入穴中。我再次嚐到肉棒被肉壁包覆的滋味。「啊……好…好舒服,快點插,快啊……」

我慢慢的抽插著,她輕聲叫著:「呀……啊…快…快一點啦!」

「幹麻那麼著急?慢慢來啦…」

我說。「啊…啊…插快一點啦!不然我等一下揍你喔!」

「好兇喔!!」

我笑著說。「啊……人家不管啦…用力插啦…快點……」

我也受不了了,要德藍轉過來,她趴在床上,我從背後用盡力氣幹她。「啊呀……啊…好…好…好棒……再深一點啊!」

由於是從背後插入,所以可以插到很深,頂道陰道最裡面。我以經快撐不住要射了,但她看起來卻沒有要洩的樣子。我只好放慢動作,讓感覺緩和一下。「吼!你很討…討厭唉,幹麻放慢啦,用力啊!」

我將肉棒拔了出來,躺在床上,要她自己坐上去。她害羞猶豫了一下,但情慾馬上戰勝理智,坐了上去。「啊……這樣…好…好…棒喔!」

我又感覺到我快要支持不住了,問:「妳好了沒啊?我快不行了啦!」

她似乎沒聽到我的問題,繼續淫叫著。我也懶的管射不射了,伸出雙手抓柔著她的D罩杯,捏著她的乳頭。終於,我支持不住了,射出來了。巧的是,這時她也洩出來了。我抱著她再床上休息了幾分鐘。她突然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不可以射在裡面嗎?」

「你還不是很享受。」

我說。她的臉又紅了起來,不說話了。洗完澡後,我們吃過午餐,我就送她回家了。此後,她一有空就來找我,說好聽是讀書,其實是來給我幹的。(我們當然也有讀書啦)轉眼間,暑假就過了,到了九年級,課業壓力變得很重。我們做愛的次數也變少了,時間都花在讀書上。一天的放學後,晚上七點多,我和德藍留在教室。我坐在牆邊,她跨坐在我身上,我親吻著她,右手隔著衣服輕柔著她的乳房。她也抱著我應和我的吻。「喂!你們在幹什麼啊!」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和德藍都嚇傻了。她們是我們的同班同學,也是德藍最好的朋友。葉嘉倩和葉嘉欣,是對姐妹,成績都不錯,長的也蠻漂亮的。我們一直瞞著任何人,不管是父母、同學或朋友,都沒有人知道,現在竟然被發現了。她們是德藍的朋友,自然沒有我說話的餘地。德藍和她們談了一下後,她們同意不說出去,條件是要我和德藍再她們面前做一次。我當場嚇傻,幾秒鐘後才說:「總不能在這裡吧…」

德藍笑著說:「當然不是。這星期六在你家行刑。」

「妳還能開玩笑啊……」

我費盡千辛萬苦,才支開我父母,讓他們到南部去。星期六下午一點多,我帶著她們三個到我的房間。我不敢主動開始,德藍見我沒有動作,便走過來輕聲在我耳邊說:「快點結束趕她們回去。」

我將德藍壓倒在床上,吻著她。一手抓著她的D奶,另一手手指插入她小穴,把她弄得淫聲連連。她也用手套弄我的肉棒。我感覺到快要射精了,便要她停手。我起身,將肉棒用力塞入她的小穴中,用盡全力狂幹著德藍。德藍大叫著:「呀…啊……啊……啊……」

一股陰精洩了出來衝擊我的龜頭,但我沒射。我要她先到浴室沖一沖身體。我靠著牆壁喘息,跟葉嘉倩她們說:「這樣妳們滿意了吧?說好不能夠講出去喔。」

她們不發一語的脫掉上衣和胸罩,走過來用胸部摩擦著我的肉棒。她們的胸部雖然沒德藍大,但大概也有C。我嚇到了,問:「妳…妳們要幹嘛!」

「你都幹了德藍,就不能幹我們嗎?」

她們說完,就用舌頭舔著我的肉棒。一次兩個正妹邊乳交邊口交的,我感覺我要射了。「喂!你們在幹什麼啊!」

德藍突然大叫。「啊?妳出來啦。」

葉嘉倩說。「他是我男朋友哎,妳們怎麼可以這樣!」

「是又怎樣,妳男朋友就不能幹別人喔。」

葉嘉欣說。我撐不住兩個正妹的乳交和口交,我射了出來。射在葉嘉倩和葉嘉欣的臉和胸部上。德藍看到這一幕,留下眼淚,哭著跑到廁所,把門關起來。我立即起身追了過去,拍打著門叫德藍出來。幾秒後,我發現她根本沒鎖門。她是不小心忘了鎖還是故意不鎖要我進去安慰她啊?我打開門,看到她坐在地上,低著頭。我坐在她旁邊,沒有說什麼。幾分鐘後,她抬起頭,說:「你是不會安慰我一下喔。」

「妳要我說什麼?」

我答。她看起來有點不高興的樣子。「好啦,乖~~~不要生氣喔!」

我低下頭親她。我們又熱吻了起來,我輕輕抓揉她的胸部。一段時間後,她說:「你叫她們回去啦。」

「她們是妳朋友唉,妳去說比較好吧。」

我說。但我還是起身往外走。她也跟著我一起出去。正要踏出浴室時,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便用手攔住德藍。我慢慢的走向客廳,看到兩個正妹在沙發上,正在互舔對方的穴。我相信德藍也看到了。沒想到,德藍竟然說:「她們根本在引誘你嘛!你乾脆去幹一下她們好了。」

「妳…妳不會吃醋嗎?」

我驚訝的說。「不會啦!你就讓她們爽一下算了,也好堵住她們的嘴,但要記得趕她們回去喔。我在浴室等。」

德藍說。我看著德藍關上浴室的門,我慢慢走向沙發。她們看到我走過來,坐起來,說:「怎樣,德藍怎麼說?」

她們光著身體在我面前完全不害羞。我答:「都是妳們啦!德藍說要跟我分手,我當然要找妳們討!」

她們聽完,直接趴到床上。看來她們兩個都不是處女,不然也不會那麼淫蕩了。「妳們要我先幹誰啊?」

我問。「隨便啦,快點,好癢啊!」

我將肉棒用力插入了葉嘉倩的穴。「啊…好舒服…快插…」

她叫著。我慢慢的前後抽插著,她也小聲的叫著。葉嘉欣看到我沒有先幹她,便坐起來,親吻我的唇。我突然加快了抽插速度,葉嘉倩也越較越大聲。「啊…呀……啊……啊……」

「啊……啊……呀…好舒服喔……」

一股陰精衝向我的肉棒,她已經達到高潮了。我拔出了我的肉棒,靠在牆邊。此時葉嘉倩還沒恢復體力,葉嘉欣便低下頭為我口交。葉嘉倩看到,也過來舔著我的肉棒。兩著正妹幫我口交,加上剛剛幹過語鈴但沒射,我感覺我快要射了。便叫她們停手。葉嘉欣說:「不喜歡我們幫你喔。」

「如果我射了我等一下怎麼幹妳?」

我答。她聽到這話後,就轉過身,淫蕩的說:「快點…換我了……」

我用力插入她的穴裡,快速的抽插把她弄得淫聲連連。「呀啊……快……好舒…舒服啊……」

我用力幹的嘉欣,手也沒閒著。一手用力抓揉她的胸部,另一手手指快速插著嘉倩的小穴。整個房間充滿嘉倩和嘉欣的淫叫聲。「我要射在哪啊?」

我問。「射…射在…啊…胸…胸部上啦!」

嘉欣說。這時兩個正妹同時洩了出來,我也要射了。拔出肉棒對準嘉欣的胸部幫自己打手槍。此時,德藍突然從廁所衝了出來,用口含住我的肉棒。我承受不住這種快感,就在德藍口中射了出來。「唉!妳怎麼可以這樣!」

嘉欣喊。很不高興的用力推了德藍。德藍把精液吞下後,說:「那又怎樣,妳咬我啊!」

「妳很過分喔!妳不是已經跟她分手了!」

我看著三個正妹正為我的事情吵架,我也不勸阻,就讓她們吵。我也順便休息一下。「那我們來賭啊!三個人躺在地上輪流讓他插五下。看在誰的穴裡射出來,誰就要給另外兩個人一百!」

不知道誰提出這鬼主意。「好啊!來賭啊!」

她們三個很自動圍成圈躺在地上,張開腳讓我容易插入。「唉!你不可以故意選人射喔!」

嘉倩說。「不會啦…」

我答。從德藍開始,依序過去是嘉倩和嘉欣。可以依序聽到這三的正妹淫叫的聲音。「唉你快一點啦,這樣會射才有鬼!」

德藍說。「就動不快啊,不然妳自己坐上來嘛。」

我說。她們還真的要我躺下,自己把肉棒塞入小穴中淫叫著。幾分鐘後,我終於感覺到我要射了。但我又不想得罪任何一個人。我便坐起來叫她們幫我乳交。她們也很自動用嘴舔著我的肉棒。一次三個正妹的口交加乳交,實在是爽死了。我閉上眼睛,享受這美妙的感覺。幾分鐘後,我射出來了。射在她們臉和胸部上。休息後,我帶著她們到浴室洗澡。還好浴室夠大,不然還真的擠不下呢。洗完澡,四點多了。我先叫嘉倩和嘉欣回去,留下德藍和我共進晚餐。就這樣,每個假日,德藍、嘉倩、嘉欣都會來找我「讀書」

。真希望可以一輩子都這樣幸福……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