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大人美希 人妻美婦

作者︰熊目燒飯

(一)新婚夜「請嫁給我吧!」

電視播著求婚的片段,這時女友美希坐在沙發上偷瞄我一眼,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觀看劇集,整個氣氛都變得不自然,女友終於忍不住羅唆起來。

「喂!你想怎樣呀?都拍了六年拖啦!你有沒有意思結婚呀?」

「有有有~~可是結婚要花好多錢呀,再多存一下吧!」我邊說邊拿起手上的薯片放入口中,女友一手搶了過去︰「存!存!存!你說存都說了好幾年啦!

你不是買這限量版動畫就是買那畫冊,最後一年才存得那麼一點點,我要等到何年何月呀?在日本的老爸都在問我何時結婚啦!」

看著發飆的女友,我實在有點驚訝︰「呀……這個……再存一下啦~~」

「我不理呀!我給你限期,如果今年內不成婚,我們就分了!」

「哎……好啦!好啦!就今年啦!唉~~」

「真的嗎?那就乖啦~~你說話要算數哦!哪個月?我通知老爸來。」女友黑板的臉一听到我這樣說就立即變得歡天喜地來。

「至少也得先到注冊署排期吧,到時再算吧!我是沒所謂啦!」

平常我都是用這藉口把女友打發掉,因為她是那些易受環境影響心情的人,所以每次有這樣情形她就會向我迫婚,可是過了當天她就像沒了回事那樣,我就以這樣的方法逃過了兩年。

可是今次她完全不同,令我不得不就範。自從那天後,女友就主動走去婚姻注冊署排期並通知了家人等。本以為結婚高峰期很難找到好日子,想不到她朋友多,在打朋友牌的情形下拿到5月的好檔次,最後更被我發現她私房錢滿多的。

為什麼?因為當我想以我沒錢訂不到好酒家的理由想把婚期推遲時,她就說她已訂了,而且一訂就十二席,那時我才知道這可是她精心多年的計劃,我完全中伏了,便只好依著她意思去做。

「哎呀~~真的好累,人們都說辦婚禮很累人果然沒錯。」我說。

「現在你已說好累?7月還要回日本以日式再舉行多一次呀!」

「呀?不是吧?你都沒和我商量!」

「7月你不是說放大假去日本旅游嗎?那不是正好?你都知我老爸滿傳統的啦!」

「喂喂喂……等一下,但我7月要去看AKB48劇場呀!」

「AKB你個頭呀!看遲一點會死嗎?還是說你認為AKB比我要緊?」

「不不不,你說什麼就什麼,最多辦完再去看,但要商量一下時間好嗎?」

「嗯,我還要逛街買東西,就這樣決定啦!」

女友轉變成老婆後,果然開始越來越自把自為起來,可是想到她老爸是個傳統日本人,那也沒法子,只好跟從她的設定去做好了。這時小希轉身到更衣房去把那婚紗脫下來交回給租借的人,只余我一個在休息室等候,突然休息室的房門打開來,進來的正是今次幫了很多忙的好友家雲。

「喂!阿薪,去不去唱K?兄弟團和姐妹團都說想去。」

「不啦!好累了,我一會要和小希直接回酒店房了。」

「哦,對喔!春宵一刻值千金哦~~」

「宵你個頭呀!我現在累到連挺起的力都沒有呀!」

「才剛為人夫就已不行,以後嫂子的生活可苦了哦!」

「要你理~~你滾去把妹啦!」

當家雲離開休息室不久,小希便在紅衣外套上一件運動服回來,我們亦回到酒店房去。才一步入房門,我已整個人累倒在床上,小希就把運動服脫了下來,只穿著那件超紅的梳頭衣拿著禮金跳到床上來數著。

「喂,你數錢都不用全放開來啦!」

「我長這麼大也沒試過在床上數錢的痛快感,滾開!不要阻我數錢,哈哈!

大你一千元!像吧?」小希可是忠實的周星馳迷,總愛模仿他影片里的對白。

「你瘋少一會吧!是不是大腦有問題?今天忙了一整天你還這麼精神?」

「哼!不要把我和你這宅男相提並輪,我可是活潑的少女。」

「靠!我多宅你就陪我多宅,有什麼分別?活潑個毛呀!」

「五千七百……不要吵我,你快死去洗澡睡吧!又說累~~」

我在床上爬起來便拿著替換的衣服去洗澡,洗澡過後精神多了,有一份解放了的感覺。當出來時看到小希左手拿著錢、右手軟放在床邊睡死過去,我只好把禮金都收起放好,再把她從床邊挪回床上去,就在此時一雙手環抱到我的脖子上來,原來小希醒了並輕吻我一下。

「老公,洗完出來了嗎?好香哦~~」

「是呀!來,躺回去。你數著錢也會睡著,真是的!」

「嗯哼……人家是等你等到睡著了啦!」

「那你快去洗澡,換上睡衣就去睡啦!」

此時小希再次吻向我並用雙腳環腰把我夾著,可能是洗完澡,精神了一點的關系,加上被小希這樣吻著,而她的下體也不斷主動地扭磨起我肉棒,未幾肉棒就被她刺激得硬梆梆的了。

我伸手想去解小希的衣鈕,可總是解不開,最後我像A片中強暴的角色那樣用力拉開,鈕子「啪」的一聲應聲飛脫,並立即露出她一雙34B的胸部來。可能因為有日本人的血統關系,小希的皮膚比較白滑,乳房是美乳型,很圓很挺,乳頭很小但是呈淡粉紅色,乳暈也不太大,可是色澤並不明顯。

「呀!幸好這件衣服是便宜貨,不然要你賠。」

「那錢債肉償吧!」說完我便吻向她,左手揉壓著她那圓渾的胸部,右手則在她那小小的乳頭上拉玩著。

「唔……唔……嘖……嗄……死鬼……不要……拉長了就……不好看……」

「我就要拉,你還想給誰看?我喜歡凸乳頭的。」我邊說邊更用力地拉著,乳房亦一同被拉起來,當手放開乳頭時,那圓渾的乳房就會彈回去,於是我就這樣重覆著拉玩起來。

「哎……討厭呀!人家都說不了……哎……你還來……過份!看我的……」

小希放開環抱著我脖子上的雙手,並伸到我的褲襠去,用力地抓著我硬梆梆的肉棒也拉弄起來。

「喂喂喂!痛~~放手……哎哎哎~~」

為了逃出魔爪,我就翻身退開去,可是她死抓住不放,當我躺在床上後,她還用力地拉扯著。

「投降~~你贏了,你贏了啦~~」我喊道,這時她才放開手,並用指頭在我的龜頭上打圈劃動著。

「哎呀!老公,誰把你的小弟弟搞得又紅又腫哦?來,我疼一下~~」

她往常已有這樣自編自演的習慣,可是我就偏喜歡她這一招。

「哎呦……好麻好麻~~不要用指頭打圈啦!哎……」

「喔,這又不喜歡嗎?那不如這樣……唔……嘖……好不好?」

她把頭靠近我的肉棒,並且用她那張又翹又小的嘴吸動著,同時手亦玩弄起我的陰囊來。她也是直到這星期才開始願意玩口交的,之前我一直想玩,可是她不肯,因此技術上依然十分生硬,有時牙齒更刮到我的龜頭,手又用力過度玩弄睪丸令我有點痛,但礙於不好開口指引的關系,只好由她自行摸索了。

「唔……今天好澀的味道哦!你吃了什麼了?」她露出很難受的樣子,並把頭縮回去。

「呀?沒吃什麼,可能喝了酒的關系吧!」

「咿~~好怪的味道……不吸了,洗澡睡覺去。」

這時她準備在床上起來,我當然不會讓她離開,便伸手去拉,她因為失去重心而倒臥在床上,我則趁機一口吸向她右邊的乳頭去。

「哎……好酸……色鬼……哎……而……而且臭雞巴……色鬼……嘻~~」

這時我才沒空和她吵嘴,繼續用舌頭舔動著她那平坦的乳頭,當舌頭撥動了幾下,乳頭便因充血而慢慢凸起來,而且越來越硬,乳頭就在她那圓滑的胸上像一粒小豆般立了起來。我輕輕用舌尖在那粉色的小豆上舔動幾下,小希的身體跟隨舔動的節奏抖動著︰「唔……呀……啊……」

正當我玩弄著她那小豆點的同時,她也伸出玉手來套動著我的肉棒,雖然她手勢並不高明,卻仍然轉來一陣又一陣快感,由於酥麻感的關系,我舌頭舔撩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唔……怎……怎樣……嗄……舒服嗎?」

「舒服……換我來為你舒服一下。」我說完就把小希的紅色褲子拉下來,她今天除了沒穿乳罩外,竟然連內褲都不穿,看著她那修剪過的陰毛剛好把小穴掩蓋著,由於不是太濃密的關系,隱隱約約可看到陰唇的形狀,而陰毛附近的大腿更是白得像雪,又修又長。我二話不說便用舌頭舔動起小希的陰唇來,可能由於她還沒洗澡的關系,除了汗味外還有點尿液的味道。

「呀……不要舔……髒呀……舔了就……不要……再吻……吻我……呀……

唔……停……」

我伸出舌尖慢慢地舔動著那軟滑的陰蒂,由於這份刺激太爽了,小希用力地抓著我的頭並想把我的頭拉回胸部,正當我舌頭才離開陰蒂準備攻向她小穴時,不知她哪來的力量,把我的頭拉到她胸前來。

「都說不要啦!你是不是那麼壞呀?唔……」

在小希說話間,我便用帶有點淫水的嘴唇吻向她,當她反應過來時,隨即用力地把我推開︰「有沒有搞錯?呸……髒死啦!」

小希把我推開,並一邊擦著小嘴,而我趁勢抓住她雙腿一拉,把她的下胯拉到我的肉棒前。「喂!你想干什麼?不行啦!要戴套呀!不想那麼快有孩子。」

她邊說,可是我一邊用龜頭在陰道口上下挑動著。

「啊……唔……呀……戴……戴……呀……停……戴了……才可以呀!」

本來我一心只是想在陰道口把玩一下才戴上套子,想不到由於淫水太滑了,而她的小穴又突然放松了一點,肉棒竟然一下就滑了進去。

「呀……為什麼……快抽出來……戴上……套子……呀……不要動呀……不要動……好熱……」

雖然我們一起有六年多了,可是小希一直堅持使用避孕套,今次可算是我們真正肉體上的接觸,當抽動了幾下,小希便用力推著我的腹部,阻止我的去勢。

「不要……先戴好……再來……喂……哎……听人家說……不要壓下來……

好深……」

我正殺得性起,哪管這麼多,壓到她身上同時以雙手環抱她的臂膀令她更貼近我。由於第一次在小希身上用這姿態做愛,肉棒比往常刺得更深入,當龜頭才接觸到她那較少接觸的部份時,她推著我的雙手一軟,我便可以抱得更緊、插得更深,而她的肉壁亦作出不規則的跳動,龜頭前的肉壁更是傳來一陣強烈的吸吮感,像要把我的肉棒吞進去。

「鳴……先拔出來啦……呀……呀……不要動那麼……快……呀……」

她把手抽回來並抓到我的臂膀上,依然想作最後抵抗,正當她想用力把我推開時,我亦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這份沖擊令到小希的淫水大作,相連的下體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噗滋……噗滋……」水聲。

「嗄……要人拔出來卻還吸得那麼緊,叫得那麼大聲?」

「哼……那就不叫羅……唔……唔……」小希露出一份羞澀的表情,把頭側過去露出生氣的表情,並真的合起口來不叫了。為免觸怒她,最後我只好把那沾滿淫水的肉棒抽出來,並伸手到地上的旅行袋去找出平常用的避孕套戴起,再重新插進去,可是她依然閉著嘴忍住不叫出來︰「唔……唔……唔……哼……」

我見狀實在是火由心起,一手抓著她的膝蓋換成弓狀及往外扳開去,身體往下一沉,肉棒整根插到底。

「呀~~唔……」小希被這突如其來一捅刺激得叫了出來,可是她立即就用手掩著口忍了過去。

「又說不叫?嗯?嗯?」

我每「嗯」一下便用力地頂到底,可是這樣的動作依然對小希沒有作用,她依然忍耐著,最後我換成短短的抽插路程,加快抽插的來回速度。

「唔……呀~~討厭……呀~~快……快一點……呀~~」小希終於叫了出來,並且伸手抓著我的臀部示意我加快抽插她的速度,同時感到肉棒被肉壁吸得更深更緊。未幾她更主動用腿環腰夾著,此時她就像樹懶一樣纏到我身上來。

受到這多方面刺激,我終於忍不住有射精的沖動︰「呀!射……射啦~~」

「喔?」小希在我射精的一瞬露出意猶未盡的表情,同時下身更主動地扭動著我那射了精的肉棒,「老公……再……再來……」小希一邊扭動著下身,一邊用嬌媚的聲音說著。

「好……哎……」正當我跪起來準備把載滿精液的套子摘下來時,突然眼前金星亂舞,出現天旋地轉的感覺,身體不受控地往小希旁的位置倒下去,我隱隱約約听到小希的聲音︰「喂!薪~~不要玩啦……喂……」

最後原來我因為太累又過於體力勞動而不支休克了,只是休克了十幾分鐘,幸好老婆大人沒報警,不然可能會當成報紙頭條,那就遜斃了

(二)公車集記

看完上集有朋友猜我老婆大人美希是否擁有日本血統的女生,沒錯~ 她是港日血統的,可能大家會幻想她很優什麼,其實她和一般香港女生沒什麼分別,可能是由於她在中學時代已在香港生活的關系。

如果硬要說不同,她比較有日本傳統女性的思想吧,把家看得好重,老婆大人對某些生活習慣比較堅持,這點令她比香港女生少了一點依賴性及會照顧身邊的人,亦因為這樣的不要男生照顧性子有好多時她自行把事情解決了才通知我,變得我像個後知後覺的丈夫,在這點上我和她討論很久,她亦慢慢接受我這份堅持。

起初她只是閑話家常一點小事,後來亦開始把不爽的事直說出來,有如他人不禮貌的事、不道德的事以及「女生在公車常遇到的事」,可能她亦發現我對這個「女生在公車常遇到的事」听得特別入神的關系,初時常說我變態而不說下去,但近日亦開始慢慢配合我的興趣講述得更見詳細起來。

今天美希下班比較早因此有「住家飯」可以吃,在吃飯其間她又開始說著今天各樣種種。

「……我看她十八、九歲左右,竟然看著個婦人手推嬰兒車不把門拉著還在門快關上時側身進去。」

「見怪不怪啦,沙士之後好多人都那樣,自己做好就算啦……」我一邊注視著電視一邊念著既定答案「話不是這樣說哦……」美希說到一半停了下來,之後就轉換了話題「今天上班在火車上我又被人那個了……」

大家不要會錯意,「那個」只是比人毛手毛腳一下並不是強暴什麼的,說真的美希樣子不算出眾,但有一份好欺負的樣子,再加上她的身材及穿制服上班,所以經常成為大叔的下手目標。

當我听到「那個」二字時,我視線立即轉回她身上並裝作緊張的樣子問道︰「真的嗎?之前你說公車被人那個,之後已經轉乘火車,依然又遇到嗎?」

美希看著我期待她說下去的樣子,先是嘆口氣繼說︰「都不知為什麼變態越來越年輕化,以前的都是大叔今天那個才嚇人」

我放下手上的飯碗細心听著她說著,早上美希如常穿上淺灰色的套裝去乘火車回公司,由於我家的車站差不多是總站關系,美希都會找位子坐下而逃過被人毛手毛腳的危機,可是今天她因為讓座給老太的關系,令她又再次成為目標,她已經比較聰明走到車廂和車廂接口間的位置上去,那麼容不下多少人減少被攻擊的危機。

就這樣站著過了兩個站,人已迫滿車廂內,在美希一邊听MP3一邊看書時,感到左邊腰間一直被東西在觸踫著,她先看一看,右邊站著個大媽,左邊則站著個女生,看到這樣情形美希以為人真是太擠的關系,所以便轉身面向大媽令後面多出一點空間,再過了幾個車站,突然臀部有被觸踫的感覺,起先亦不以為然,但突然耳朵像被嘴輕吻著就在此時車子到站門一打開,人潮又再涌入,本想轉身觀看是什麼人,可是現在她好比三文治一樣夾在中間動彈不得,而臀部輕觸轉為被對方握著一邊圓臀在搓玩著,胸部亦被對方的手隔著那件淺灰色套裝抓玩著。

美希想叫又怕叫出來很羞恥,再加上過兩站就下車,所以就默默地忍著,而對方好像也知道她的想法,突然握抓臀部的手轉為手指直接隔著那件灰色的套裝裙及內褲一直摳她的菊花穴,女友終於忍不住這樣被凌辱,正當準備轉身時對方把手指當成手槍一樣,用力向菊花穴推,嚇得美希不敢再動,這時又再停站,突然抓胸部的手隔著恤衫及胸罩在乳頭的位置用力的按下去,嚇得美希立即用力推開前面的大媽沖出車門去,美希到了月台回望,那大媽在車內指罵美希,但她看可個更驚心的畫面,就是在大媽後面那個女生竟然舉起手指向著美希露出淫笑,此時她終於知道誰對她「那個」了。

美希氣鼓鼓說︰「你說丫~~現在的年青人腦內都是想什麼?」

「這也沒法子,現在家長工作時間那麼長,再加現在社會壓制說性的事,在網上亂爬亂看倒是會吸收了一些怪思想啦,都不能怪他們。」

美希瞪著我說︰「對哦~~忘了我們家的一家之主也是變態來,果然變態的思想都是怪異」

「喂喂喂我這只是對女友老婆色並不是變態,我可是很有分串的,不要和那些人雙提並論好不好。」

美希露出彼視的眼神︰「有差嗎?」

我不滿的放下手上碗筷並走到美希背後,美希一定以為我裝生氣離座,所以再次拿起碗筷來。

美希背向著我說︰「每次說我不過就裝生氣,我才不會上當…哎…喂…不要鬧啦!!」

我從後抓起美希的34B胸部來,由於太過突然嚇得美希把手上的碗筷都棄到桌上去,盛湯的碗子也打翻了。

「呀…放手啦…不玩啦…湯都打翻啦~~」

美希站起來並用手準備扎我雙手爭開,就在這瞬間我放開握她胸部的雙手,並轉向拉起她的裙子,她亦連忙的抓著裙子前面的部份不給我拉起來,可是由於她只是拉著前面的關系,後面可是被我強行拉起來,純白色的小內褲包著兩個圓鼓鼓的臀部。

「喂~ 不行啦…不要啦…我生氣的啦!!」

美希語氣由無可奈何轉為強硬,換著平常的我可能住手不玩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听了美希的故事關系,突然好想強上她來,說實在和她這六年間性愛都是用比較平常的方式進行著,換著其他女生可是什麼形式的都玩了,今天我可要試一下強上她的感覺。

「你生氣?你不是說我變態嗎?我就變態給你看,等你知道什麼是變態!!」

由於她用力的爭札同時為了站穩,大腳八字型的長開來,這個位置正好給我有機可成,我一手拉著她後面的裙子同時另一只手伸到內褲的中間位置,用力一拉由普通的內褲變為丁子褲一樣,圓滑的屁股盡現眼前。

「哎…痛痛痛…不要拉啦~~這條內褲可是新買的啦…這樣會松掉的…放手啦…」

美希為了阻止我的行動亦把拉著裙子前面的雙手放開,這一放開裙子便被我整個拉到腰間去,當美希抓著後面的內褲同時我又把手轉移到前面的內褲拉起來,在美希顧得後來不顧不得前的情形下,令她哭笑不得並手忙腳亂起來,一個站不穩上身及臉部「踫」一聲便趴到滿是湯水的桌上去,這時我才知道玩出禍了,看著美希的內褲因移位而露出少許陰唇那一刻我真不想理會美希如何就拉開褲鏈刺進去,可是理智戰勝了性眼,把趴到桌上的美希扶起來一臉都是油湯的美希實是好笑,可是當看到美希大哭起來的臉時心中抽痛了一下。

「鳴~~你老是欺負人家呀~~~ 嗚~~~ 哇~~~~」

「哎呀~~老婆大人~~對不起啦~~我玩過火了~~對不起啦~~」

「嗚~~~~」

美希完全進入豪哭狀態,這時我知要出必殺技了。

「好啦~~為表我誠心歉意~~買你之前說想要的那部美容機吧。」

當我話才剛落地,哭聲就止住,美希一邊抓面紙抹刷臉部同時一邊說著「美容機都不夠誠意,前陣子我看中了個手袋哦。」

「喂…你知什麼叫得些好意衰回手嗎?見好就收啦~ 」

「是你錯呀~ 不是你我會弄成這樣嗎?才兩件東西而已,便宜你啦~~」

「可是月底呀~~哪有那麼多錢。」

「那刷咭吧,誰叫你不好,不然今晚不可以回房睡。」

最後我只好屈服在她淫威之下……

( 待續)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公車遇少婦
姊夫是性愛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