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和學生的同床共睡 學生校園

李余在痛苦中煎熬著。

他一邊要努力阻止自己去想那些曾經在某站中看過的色文,一邊又要面對兩個漂亮幼女即將和自己睡在同一張床上的事實。

“老師,作業做完了。”

“嗯,給我吧。”李余把作業拿過來。

“那我們出去看電視了。”許玉說道。

“好,去吧!”

村裡唯一的一台電視是公用的,就在洞外面唯一一塊沒有種上農作物的空地上。大家想看電視的時候,就去那裡。

李余在家裡心煩意亂的判著作業,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可是想了想,李余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

但是到了快9點的時候,李余終于知道自己在等什麼了。

“老師,我們回來了。”隨著許玉的聲音,姐妹兩個走了進來。

李余看了看表,8點55分。

“快……快停電了,睡……睡覺吧。”李余結結巴巴的說道,此時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哦,知道了。”兩個小女孩毫不猶豫地開始脫衣服。

“你們怎麼脫衣服?”

“咦,老師睡覺不脫衣服嗎?”

“不是,沒事,繼續,繼續。”

很快兩個小女孩就脫得只剩下內褲了。

女孩在這個年齡,胸部還沒有發育,仍然是平平的,屁股也沒有長開,還像是一只青澀的桃子,只不過隔著內褲,看不清楚。鄉村小女孩的內褲就是由花布做成的,不過由這個年齡的女孩穿起來,顯得很可愛。

“咕……”李余看著姐妹兩人,艱難地吞下了一口口水。

“啪!”停電阻止了李余繼續飽眼福的機會。

“老師,你怎麼還不脫衣服啊?”姐妹兩個躺到床上之後,許玉問李余。

“啊,就……就來。”李余三下兩下脫下了自己的衣服,也躺到了床上。

姐妹兩個睡在床的右邊,李余睡在了床的左邊。

“老師,你怎麼離我們這麼遠啊?”許玉的聲音在黑暗中顯得是那麼有誘惑性。

“以前許老師和你們是怎麼睡的?”

“俺爹以前都是摟著我們睡的。”

“什麼……好。”李余一點點把手伸過去,把許玲和許玉兩具嬌小的身體抱在了懷裡。

兩具幾乎沒有任何防范的幼女身體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淡淡的體香直衝鼻子,李余只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向下身涌去,規模可觀的分身也在不知不覺中頂到了前面許玲的那尚未發育的青澀小屁股上。

“千萬別被發現,千萬別被發現。”李余可不想被問:“老師頂在我屁股上那硬硬的是什麼東西啊?”

過了好一會兒,兩個女孩的呼吸漸漸地越來越慢,越來越輕,看來是已睡著了。

“謝天謝地。”李余松了一口氣,他的祈禱終于被上天聽到了一次。

“小玲,小玉。”李余用很輕的聲音呼喚道,兩個女孩沒有一點反應,看來是真的睡著了。

李余試著把在內褲被禁錮得很難受的分身放了出來。

“舒服……”得到了充份的自由空間,分身似乎比剛才在內褲裡的時候更大了。可是在李余和懷裡的許玲、許玉之間的距離本來就很小,這下子,李余的分身一下子就伸到了姐姐許玲的的兩腿之間,暴露在外的龜頭,被兩條柔嫩的大腿夾住了。

“哦,好爽啊……”李余上次和女友做愛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自從半年前和女友分手以後,自己的小弟只好去和充氣娃娃進行親密接觸了。

正當李余想進行最原始的挺腰運動的時候,他的理智及時制止了他。

“我在乾什麼啊?她們……她們還未成年啊!她們可是我的學生……”一種負罪感,使得李余挺起的分身一點點軟了下來。

“這裡這麼偏僻,要是村裡人知道我做這種事情,把我宰了,外面也不會有人知道的,那我豈不是死得很冤?”

李余倒是沒想到要是外面的人知道了他所做的事情,他死得更慘。

“還好,還好,及時剎車,現在回頭還來得急。”想想以前在電視看見的,在一些偏遠地區,通奸的男女是要被沉塘的,估計這裡也差不多,而且自己做的比起通奸來更加過份,李余此時已經是一身冷汗。

李余悄悄的把已經萎縮的寶貝收好,在不安與惶恐中沉沉睡去。

“啊……余……輕點,人家是第一次嘛!”女朋友幽怨的眼神,極具引誘性的話語,讓李余還沒有插入就差點射了出來。

自從大一認識了女友以來,他們拍拖也有三年多了,經過三年的苦苦追求之後,李余的女友終于肯為他寬衣解帶了。

“麗麗,我愛你,我永遠愛你……嗚……”兩人的嘴唇緊密地貼合在一起無分彼此,李余的舌頭一點點深入到麗麗口內,探索著裡面的秘密。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的舌頭才依依不舍地分開。

“麗,把腿分開好嗎?”

“嗯……”女友害羞地用手捂上了臉,任憑李余輕輕地把她的身體擺弄成一個“大”字。

“咋,咋……”李余按照從A片中學來的技巧,伸出舌頭在女友的小穴口上來回舔著。

“啊……不……快啊……深點……”女友無意識地呻吟著,手裡緊緊抓著李余的頭髮,“余,快點,我要你……”女友用那雙迷離的眼睛看著李余,發出了愛的呼喚。

早已經硬挺多時的李余禁不住如此的誘惑,提槍上馬,把自己的龜頭對準了女友的蜜穴,撥開兩片肉唇,一點點送了進去。

“喔……”女友腔肉有力的壓迫,令李余舒服得叫出聲來,差一點,李余就輸給這種壓迫感而射了出來。

“痛啊!……”剛才還春情勃發的女友,現在卻用雙手無力地推著李余的胸膛。

“麗,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

李余挺動著下身,一下緊似一下,女友腔肉內傳來的壓迫感越來越強烈,李余每次的出入都帶來極大快感,沒有多少下,一陣射精的感覺涌了上來。

“麗,我要來了……啊……射了……”

************

“啊……”李余從夢中驚醒。竟然夢到第一次和女友做愛的場面,李余搖了搖頭。

“嗯?小玲,小玉呢?”他這才發現姐妹已經不在自己的懷裡了。

“這感覺是……”發現了姐妹兩個不見的同時,李余感到胯下的分身處傳來一陣陣的難以言表的快感。向下看去,李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玲和小玉正埋頭在他的胯下,努力為他口交著。

姐姐小玲的小嘴叼著龜頭,兩只小手把住肉棒,可惜她那嘴太小了,剛剛吞下龜頭,就已經不能再深入了,盡管如此,她還是用她的小舌頭在龜頭上面來回掃動著,特別是舌尖每次往尿眼裡鑽的時候,都引得李余一陣顫抖。妹妹小玉則把一枚肉卵輕輕的含在嘴裡,舌頭在上面打著轉,兩只小手放在了李余後庭菊門山,來回撫摸著。

“做夢,一定是做夢。”李余對自己說,可是胯下那一陣緊似一陣的快感,卻告訴他這絕對不是做夢,而是真實的。

“小玲,小玉,你們……”

姐妹兩個稍微抬頭,看著李余,卻沒有放棄口中的動作,舌頭一直強烈刺激著李余神經末梢的每一點。

“別……別這樣……快射了……”

兩姐妹似乎沒有聽到李余的話一般,繼續著她們的工作。

“啊……啊……嗯……嗯……”李余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被兩個8、9歲的小女孩舔得哼出聲來。

“別……別這樣啊!真的……真的快射了……”李余的手扶在小玲的頭上,本想把她推開,但是當兩只手觸摸到小玲那頭柔滑的頭髮的時候,卻變成了緊緊抓住了小玲的頭。

“小玲,你的舌頭真棒,就是這樣……”

由于小玲的小嘴實在太小了,龜頭在她的嘴裡沒有一絲的回旋余地,所以小玲的牙齒多次碰到了李余的龜頭上面。

這一次次突如其來的刺激,就像是催精劑,把李余肉卵裡蘊藏的精液都勾引到了輸精管中。

“射了!射了!……”突然見李余死死扣住了小玲的頭,把她壓向自己的胯下,龜頭在小玲的嘴裡漲了幾漲,跳了幾跳,“滋……滋……”被蘊藏了半年多的濃稠精液終于噴射到了小玲的嘴裡。

“哦……”幾近虛脫的李余喘著粗氣,又躺倒在了床上。

在李余射完精後,小玲竟然吞咽了李余射出的精液,只是由于實在太多,還是有些順著她的嘴角流了下來。小玉這時從姐姐手裡接過了李余的肉棒,開始用口舌清理起上面殘余的精液來。
“小玲,小玉,這是怎麼回事?是誰要你們這麼做的?”幾分鐘後,回過味兒來的李余看著還伏在自己胯下的許玲和許玉問道。

“以前爹教我們的,是爹要我們每天早上這麼叫醒他。”許玉回答道。

“是許老師?!”李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麼了老師,難道說你不喜歡嗎?老師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們以後就不這麼做了。”許玉眨著那雙童真的大眼睛,看著李余。

“嗯……嗯……這樣很好啊!哈哈……很好,以後繼續。”李余第一次感到誘騙無知幼女的心虛。

“對了,你們除了和許老師做這個之外,還一起做過什麼?”

“吃飯啊,洗澡啊,睡覺啊!爹還在的時候,我們做什麼都和爹一起。”許玉噘著嘴,似乎正在想著剛剛逝世一個月的爹。

“我的意思是……你們和許老師做沒做過……就是把這個放到你們尿尿的地方的那種游戲?”李余費了半天勁,指著自己的軟塌塌的寶貝問姐妹兩個。

“老師你是在說做愛嗎?”許玲反問。

“啊……你……你們知……道,知道這叫做愛?”李余感到異常驚訝。

“是啊!爹說了,你愛一個人就要和他做愛,我們愛爹,爹也愛我們,所以我們要做愛。”

“啊……這麼解釋倒是也對,不過……”李余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更好。

“這個許老師還真行啊,連自己的女兒都搞上手了,居然還能編出道理來。既然這樣,那麼我……”李余想著想著,已經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老師你笑什麼啊?”

“沒……沒什麼。對了,這件是就當做咱們間的秘密好嗎?千萬不要和別人說。”

“好。”嘴裡雖然這麼說,但是姐妹兩個眼睛裡卻透出了“為什麼?”的疑問。

“好了,咱們去學校吧,千萬別和別人說起這件事啊!”李余不斷提醒著姐妹。

在接下來的整整一天裡,李余都在飄飄忽忽中渡過,滿腦子想的都是小玲和小玉姐妹兩個那白嫩的皮膚、天真的面孔。

“老師,老師……”一個學生拉著李余的袖子。

“啊……怎麼了,怎麼了?”

“可以放學了嗎?”

“幾點了?”

“五點半了。”

“好,放學。”

“許玲和許玉呢?”李余四下巡視了一圈,沒在教室裡看見姐妹兩個。

“老師,她們兩個剛才先走了。”

“哦,我知道了,你們也回家吧。”李余收拾了一下教材,回到了家裡。

奇怪的是,許玲、許玉兩個卻沒有在家裡。

“咦,奇怪,難道她們姐妹倆出去玩了?”李余放下手裡的東西,到處看了看,發現她們的確不在。

“李老師,李老師。”村長從屋子外面走進來。

“是村長啊,有事嗎?”

“咱們昨天不是約好了嗎?你別離開學校,我去找你,你怎麼先走了?”村長問道。

“哦,對了,我……你看我這記性。”李余一整天都在想著姐妹兩個誘人的身體,怎麼還能記得村長的約定呢!

“到底什麼事情啊?”李余問村長。

“好事,李老師你就跟我來吧!”村長拉著李余就往外走。

看著村長神秘的樣子,李余盡管感到很奇怪,但還是跟著村長一起走出了山洞。

“李老師,你以前洗過溫泉沒有?”村長走著走著,突然問。

“洗過兩次,北京周圍有不少的溫泉。怎麼了?”李余問。

“哦,李老師可能不知道吧,我們村裡也有溫泉。”村長說道。

“這裡也有嗎?”李余知道北方的溫泉比較多,沒想到南方也有。

“是唆,你看看咱們村裡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身體照樣硬朗,就是這溫泉的功效。”

“是嗎?那咱們這就是……”

“對唆,李老師真是聰明人,我一說你就明白嘍,我就是帶你去洗溫泉。”村長說道。

“哦。”看到村長一開始還挺神秘的,李余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原來就是洗溫泉啊!

兩人一路走。

“對嘍,李老師,小玲、小玉怎麼樣?”村長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啊,挺好的呀,她們都挺乖的。”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她們兩個服侍得你還舒服吧?”

“哈哈……村長,你在說什麼呀?開……開什麼玩笑啊!哈哈……”李余傻笑著掩飾自己內心的害怕。

“李老師,你就不要否認嘍,剛才小玲和小玉都跟我說了,今天早上她們和你……”村長沒說後面的話。

“啊……”李余張大嘴,愣在了當場。

“村長,那個……我……其實……饒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李余突然跪下來,抱著村長的大腿哀求道。

“李老師,你這樣是做什麼,我又沒說把你怎個樣。快起來,快起來。”村長把跪在地上的李余拉了起來。

“村長,我……”

“好了,李老師,你跟我來,呆會兒你就明白了。”村長說著又朝前走去。

“呆會兒?我就明白了?什麼意思?”李余擦了擦眼淚鼻涕,村長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並沒有生氣,李余這才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走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樣子,村長轉過頭對李余說:“李老師,到了,前面就是。”

一陣陣的霧氣,從前面處升起。

兩人一起走過最後一個拐彎,一眼天然大型溫泉出現在了李余的眼前。

“啊……”李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嘴張大到足以放下一個椰子了。

“村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李余喃喃地說道。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