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的美豔二姨 經典激情

我叫魏濱,34歲,身高1.78米,長相還算過的去。生活在一個普通的城市。

20幾歲走出校園的我在父母的大力資助下,又貸了一些款,在家鄉一個很有名氣的工業園區開設了一家廣告公司。公司經營的還算不錯。也是我在校學習的專業,說來我的財運還很旺。

公司在我的經營下幾年裡就初見規模。7-8年的時間,我的生活水準在當地也算數得上數的。

可是就是愛情家庭方面我一無進展。因為我的個人喜好。我不喜歡年輕的女孩子,我喜歡比我大的女人,也就是人們俗稱的「中年婦女」或者「熟女」。

下面就講講我身上發生的故事。

同事的美豔二姨

那是兩年前的一個初夏,天氣很好,我正開車去公司上班,早晨享受著一絲暢快的感覺。陽光溫暖的照射在車窗裡面的我。

正等待紅燈的時候,我發現對面路邊有一對男女正在四處張望著,好像在等人或等車。男的一眼就認出來了,是我公司的廣告設計李傑聖,小夥兒穿著公司標配,淡藍色短袖衫,黑色西褲。背著一個休閒軍綠色包,刺蝟一樣頭髮及其的不協調。我苦笑了一下搖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呵呵呵。

突然我的眼睛一亮,李傑聖身旁站著一位漂亮時髦的中年女人,帶著一頂花邊小遮陽帽。鴨蛋型的臉蛋,下巴有點胖嘟嘟的,略顯寬潤圓圓的額頭,長得眉清目秀,看上去也就40歲上下,身上穿著一件蕾絲邊雪紡修身T恤衫,胸前那真是波濤洶湧般的氣勢啊。圓潤雪白的手臂,手上提著一個女士包,下身一條休閒牛仔褲,我咧個去,豐滿中帶有一種性感。一雙高跟鞋,露著滿是粉紅色指甲油的腳指。

這時綠燈亮起,我將車子開到了他們的身邊,頭歪向他們:「傑森(在公司我們都這樣叫他)幹嘛呢?」

「傑森一看我先是一愣:「濱哥?我、我送二姨去看外婆,外婆心臟病犯了。我正想到了醫院再給你打電話。」

我:「哦,這樣子。那我送你們去吧,哪家醫院?」

傑森撓了一下頭:「這怎麼好意思呢。還是不麻煩你了濱哥。公司這幾天都很忙的,幾個廣告預案還沒有……」

「沒事兒,上來吧,耽誤不了多大一會兒,老人是最重要的。」我打斷了他的話。這時候那個女人:「小傑,這位是?」聲音並不完美,但是很好聽。 傑森很恭敬的看著我,然後對這個女人說:「這位是我們公司的老總,魏濱。濱哥。濱哥這是我二姨。」

我笑了下:「阿姨好,阿姨,你們上車吧,這個時間段是上班高峰車子不好叫的。」

傑森二姨看了一眼穿梭如潮水般的行人和車輛。臉上顯露出焦急的神情:「小傑,我們還是、還是坐魏總的車吧。」

傑森好像早就有這個意思,聽了他二姨的話,連忙打開車門,讓他二姨坐在了後排座。他自己小跑著打開副駕駛的門跳坐了上來。

我一邊開車一邊問:「去什麼醫院?」

傑森美滋滋的說:「啊,那個第二陸軍醫總院。」 我們一路聊著天,我試探著問了一下傑森的外婆病情,在他二姨的話語中,瞭解到外婆的病並不是很嚴重,我們還聊了一些家常,傑森是個挺不幸的孩子,5歲的時候,他媽媽就離開了這個世界。傑森高中時代爸爸就因為一次工作以外在工廠裡去世了。

這些年都是他二姨帶著傑森,傑森也很懂事兒。大學時期就勤工儉學,寒暑假期間在外做零工。減輕家裡負擔。

傑森的二姨在一家銀樓做銷售員,傑森的二姨有過一段不美好的婚姻,只維持了不到3年日子。直到傑森來到我公司裡,才算有了一個穩固收入,生活也比以前好了很多。

傑森的二姨不怎麼愛說話,只是注視著車窗外飛逝的景象。傑森倒是很健談。畢竟是90後的年輕人,腦子裡全是新鮮事物,聊了很多。

傑森平時不太接近我,可能因為我在公司的時候很嚴厲,私下裡,他們年輕人也不太和我接觸,畢竟年齡還是相差將近10歲。 半小時左右,我們到了二院門前。我停好車,傑森二姨對我表示了謝意。我也點點頭回應,還說有時間來看看外婆。公司員工家屬就和我的外婆一樣。

其實這些都是心中想的並沒有什麼歪的壞的想法。不過看著傑森和他二姨的背影,我看見傑森二姨那被牛仔褲包裹的豐滿的不能再豐滿,誘人的不能再誘人的美臀,那修長的腿,那兩個渾圓的美肉臀。我心中還是激蕩了一陣:這才是女人啊。不像現在的那些小丫頭片子,瘦的跟個柴火棒子似的。我不禁搖了搖頭,開車直奔公司,忙碌了一天。 下班時候我給傑森打了個電話,說要和公司的幾個比較要好的同事去看他外婆,傑森一開始不同意,說不必要這麼麻煩。再三推辭後還是同意了。

我們買了些禮物到了醫院,發現傑森二姨正坐在病床前,病床上躺著一位花白頭髮帶著眼鏡的老人,乾瘦的臉上皺紋堆壘,閉著眼睛。正在休息。

傑森二姨抬頭看見我們,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起身對我們小聲說:「魏總,你們怎麼過來了。不用這麼煩勞的。」

我們幾個人和傑森二姨聊了一會兒。傑森也從外邊買飯回來了。幾個女同事和傑森還是很熟的,他們有說有笑的聊著,傑森二姨說要傑森回家休息。自己照顧就可以了。傑森堅持要留下來,要二姨回去休息。我答應傑森送他二姨回家。 我和傑森二姨上了車,其他幾名同事有2個順路的我就載了一段路程。之後就剩下我和傑森二姨了。

我和傑森二姨聊了一會兒。瞭解到傑森二姨名字叫劉玉敏,我們就叫她劉姨,年齡我還沒有瞭解到。不過看上去也不過就38-9歲多說了,怎麼會這麼年輕?我心中一直有個疑問。

我一會兒正經,一會兒開玩笑的和劉姨說著話。劉玉敏有一搭無一搭的回應著,心不在焉的看著窗外,我以為是擔心她老媽的病情。

突然劉玉敏問我:「魏總,你愛人是做什麼的?她很漂亮吧?你們的小孩兒是男孩?女孩?」

我很平淡的回答:「劉姨。我還沒結婚呢。哪來的愛人,孩子!」

劉玉敏:「魏總年輕才俊怎麼會?是不是看不上那些姑娘,還是想挑挑好一點的?」

聽完劉玉敏的話我沒吱聲,只是「呵呵」的乾笑了幾聲。車子很快就到了劉玉敏所住的社區。 我停下車在社區門前,劉玉敏並沒有很快就下車把頭探到我這邊語氣很溫和:「魏總,您上來坐坐吧。我們家不算很大,但是小傑今年出差時候帶回來的好茶葉還有,您上來喝一杯茶水,我也表達一下對您的謝意。」

我回頭看了一下劉玉敏,那美麗的臉龐展現出一絲笑容,很美。美婦那妖嬈俏麗都在她臉上顯現的淋漓盡致。看的我心中一熱。頭腦的血液上湧臉一下子就紅了。

說真的,女人我也見過不少,但是像劉玉敏這樣,能讓我心動一下的還是沒幾個。我也沒再客氣,壓制了一下心情,輕咳了一下:「吭,那阿姨,我就不客氣了。說真的,我還真有點累了。就上去休息一下,討一杯水喝。」

劉玉敏似乎對我的直接有點不適應,至少在她心中想著我應該推脫一下才是。但是我沒有,令她有些出乎意料。但是她的也沒有怎麼樣做,開了車門下車,我也下車。 我們走到劉玉敏家她們家住在5樓,她打開門先換鞋進屋。給我準備了一雙拖鞋,整整齊齊的擺在我的腳下。我也換了鞋。

劉玉敏家不大,兩居室,一個客廳。陽臺就是廚房。廳裡掛著傑森的一張相片,很帥氣的小子。一張茶几,和一套沙發,傢俱不多,很乾淨。

劉玉敏請我坐下,她家茶几上就擺放著一套茶具。

我坐在沙發上問劉玉敏:「劉姨,您喜歡喝茶?看這架勢還是行家啊?」

劉玉敏一邊跪坐在我對面擺弄著茶壺茶碗,為我準備茶水,還點靦腆的說:「魏總,您說笑了。平時在家就我一個人,小傑陪我的時候也就有限,就學著做這些解悶兒。一開始也不習慣這樣的喝茶方式,後來覺得挺好的,消磨時間唄。呵呵呵。」

我這時覺得,有這樣的女人服侍真的太爽了。看著劉玉敏雙手如玉般的潔白,胸部波濤澎湃的晃動著,我真想沖上去。我又有一種想法,這娘們不是在勾引老子吧?看她動作起來V字領裡面的兩個大白球一擠一顫的。

我隨便的找了一個話題,聊了幾句。

看著劉玉敏把六小杯清澈淡綠的茶水擺在我的面前,然後自己拿起一杯,用紅潤的小嘴抿了一口,然後笑著對我說:「魏總,您嘗嘗,怎麼樣?」

我也端起一杯,喝了一口,溫度正好。剛剛有點燙嘴的感覺但是可以接受,喝到嘴裡清甜中帶有一點苦澀,我點點頭:「阿姨的茶藝真的很棒。」

劉玉敏很開心的樣子:「那魏總,您就多喝點兒。」

我點點頭,又喝了幾杯。聊了會兒閑天。也片面的聊了了她家和傑森。然後起身告辭了。 我開車回家,途中腦子裡全是劉玉敏的身影和話語,她是我遇見的最可愛的女人,也是我覺得想一探究竟的女人。我瞭解到,原來劉玉敏已經47歲了。但是身材樣貌卻保持的那麼好。他老公真是暴遣天物啊,怎麼就離婚了? 日子就這樣的過去,轉眼有一周的時間了,公司接下的工作已經接近尾聲,李傑聖也回到了崗位上。

週末時光就要到來。下午3點多鐘,林琳(我們公司的打字員)敲響了我辦公室的門。

林琳是個新招聘不久的高中畢業生,沒有考上大學,就來到我們公司工作了。20歲的年紀,俏皮可愛,但是一見到我就好像見到鬼一樣,臉色深沉,膽怯的樣子。

我問林琳:「有事兒?」

林琳聲音很小好像害怕什麼:「魏、魏總,我……我想、想早下班一會兒。行嗎?」

我看了一眼她,繼續手裡一邊拿著資料,一邊看著電腦:「恩,你們呀,哎!就這麼點事兒就和你們部門主管說就好啊。什麼事兒早點走?」

林琳站在門後:「魏總,今天傑森生日,他約了我們幾個去他家為他慶生。」

我一聽腦子裡又浮現出來了劉玉敏的樣子,看著林琳:「哦!這樣啊,那好吧。等一下,我也去。你叫傑森進來。」

林琳應了一聲出去了,時間不大,傑森晃著那刺蝟頭進來了,一進門就對我笑嘻嘻的:「濱哥,您叫我?」

我放下手裡的工作:「啊,聽說你今天生日?怎麼沒有邀請我呢?」

傑森還是那副德行,但是臉上卻有一絲的畏懼:「魏總,不,什麼,濱哥,您太忙了。所以我就、沒敢。」

我笑了一下:「臭小子,你們先回家吧,我等一下也去。」

傑森看了看我,然後撓撓頭:「濱哥,我們先走了,您一會兒過去給我打電話,我接您。」我擺了擺手。 我和兩個關係不錯的部門主管一起去,一個是廣告部的韓晶(女,37歲,身材一般,短髮,帶著眼鏡,總是那套我們公司的制服,白色短袖,深紫色西裝裙,博士畢業來我公司5年了也算是元老級的人物,性格隨和不愛生氣,就是比較倔強。我們關係還可以,不過是工作方面,她有個10歲的兒子,老公是一家外企的高層),一個是策劃丁玉山(男,34歲比我小一歲,研究生畢業,我的得力幹將,也是我的好哥們,工作能力很強。我不在的時候都是他主持大局)

開車買了禮物,韓晶又買了一個3層的蛋糕,驅車來到傑森家樓下,丁玉山給傑森打了電話,不大一會兒傑森出來了,笑的跟個什麼似的接過韓晶手裡的蛋糕,和我們有說有笑的進了他家。

屋裡很熱鬧。幾個年輕人在嘻嘻哈哈的鬧著。林琳和王茜在傑森電腦前不知道幹什麼。

傑森二姨看見我們,熱情的打招呼,我放下禮物,屋子裡面的人的都站了起來,對我說:「魏總。」

我擺了擺手:「下班了,咱們就是朋友,這麼拘束幹什麼?」

他們又恢復了說笑中。劉玉敏像我揮了揮手示意我過去。

我走到廚房,看見劉玉敏今天穿的比那天初次見面還要性感,是一件藍色修身包臀開叉收腰的連衣裙,V字領子上鑲著白色金屬亮片。腰間圍著圍裙更是把細腰和美臀展現的另一番情調。看的我眼裡冒火。

我問:「劉姨,有事兒?」

劉玉敏一面忙活著手中的菜啊什麼的說:「魏總,您能來我和小傑都很開心,您喜歡吃什麼,阿姨給您做?」

我看著劉玉敏的美臀,心想:要是能吃一口小蠻腰和大屁股就好了。我說:「阿姨,客氣了。您做什麼都好吃。」

劉玉敏回過頭來對我眨著眼睛,就好像小倆口在鬧笑一樣,完全忘記了一屋子的人。

我:「阿姨,我幫你幹點兒什麼吧?」

說著就從劉玉敏的身後過來,手指大部分摸到了劉玉敏的臀部,很軟,很有手感,彈性不錯。

這就是一瞬間摸了過去。劉玉敏還以為是狹小的空間我在走過的時候身體上的接觸,她向前挪了一下,回過身子:「哎呀,那怎麼行,您是客人,這裡太擠了,您去我的房間坐,茶已經沏好了。」

我又是從她身邊挪過,手指再次碰摸了一下她那豐臀,然後:「哦,好的,那我去品茶了,您忙著,阿姨。」

說完我進了劉玉敏的房間,臥室不大,很乾淨,一張粉白色床單的單人床,對面是一個小桌,上面擺好了茶具,韓晶已經在喝茶了,我走了過去坐下。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問韓晶:「阿姨的茶藝還真不錯的。」

我知道韓晶平時也喜歡喝茶,但是沒有劉玉敏這麼講究。韓晶微閉著雙眼,推了一下眼鏡,搖著頭:「好東西,好手藝。好茶。」我無語的看著韓晶神經病似的晃悠著。 過了能有10幾分鐘傑森叫我們吃飯了,飯菜很豐盛,魚、肉、海鮮、蔬菜、水果、什麼都有。紅酒滿杯。

劉玉敏舉起酒杯站在席間:「今天是小傑25歲的生日,感謝各位的到來,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言語表達,魏總和諸位朋友對小傑的關心和愛護,我作為小傑的二姨,敬大家一杯酒。」

說完喝掉了杯中的紅酒,大家也熱情的回應著,然後也喝掉了杯中的酒。這頓飯吃了有2個小時。

傑森他們喝的挺多,韓晶和丁玉山也沒少喝。我只是象徵性的喝著,因為我不太喜歡喝酒,場合上面就是表示一下,生意方面喝酒的問題另當別論。 吃喝的差不多了,傑森幾個年輕人要去唱歌,我、韓晶和丁玉山都要告辭了。

傑森二姨挽留了一下我:「魏總,再喝一會兒茶吧?好嗎?喝了那麼多酒,喝點茶。」

我看見劉玉敏那桃花女紅潤般的臉,又一次衝動了,答應了。回過頭對著丁玉山說:「老山,送韓晶姐回家,我喝點水。還真有些口乾。」說著對丁玉山使了個眼神。

丁玉山知道我的喜好,也不愧是我的發小兒。眉毛都快被他飛出來了,看看我,看看劉玉敏。點點頭,就和韓晶走了。傑森他們早就下樓沒了影兒。 我返回茶几,坐下來,劉玉敏依然半跪著為我沏茶,潔白的雙膝漏在裙子外,看的我心中激動。我:「阿姨,您為什麼要跪著沏茶呢?」

劉玉敏一邊擺弄著:「這是規矩,知道嗎?服侍。懂嗎?」語氣很挑逗,很調皮。說的我癢癢的。

我又說:「阿姨,您這麼多年就沒想過一個人很難?就沒有再想走一步?」

劉玉敏:「哎!為了小傑這孩子,我習慣了,小魏。你不瞭解阿姨。」說著眼裡含著淚,聲音微微顫抖。

我輕聲:「阿姨,您真是的好女人。使我敬佩。女人的苦,我不是很瞭解,不過,我說句不該說的,您的生理就……向您這樣的女人,男人是求之不得啊。」

劉玉敏沒有過多的表情:「人老珠黃,都快50歲的人了,還生理什麼。你這小子,怎麼不正經起來了。」

我下意識的摸摸劉玉敏的手,滑嫩無比,羊脂白玉般的手指。溫暖親切。 劉玉敏嬌羞可人,加上魅惑的妖嬈,已經使我的大腦有點不收控制了,衝動佔據了我的思想,雙手直沖向那對兒豐滿誘人的乳房。一手一個的把玩著,揉捏著,李玉敏用力的用手掰扯著我揉捏她胸部的手表情痛苦:「哼,啊,不要呀,魏總,您不……要……不要。」

這種羞澀而推脫的語氣更加使我性欲暴漲,褲襠裡的傢伙已經蠢蠢欲動了。我實在控制不住了。順勢把劉玉敏推到在地板的毛毯之上,雙腿跪在劉玉敏的腹部。雙手不停的撫摸著:「玉敏,我要你,現在就要。」

說著嘴唇就親吻在劉玉敏火辣的紅唇上,接下來就是臉蛋,脖子,我貪婪的用嘴唇和舌頭舔著劉玉敏的臉蛋,嘴唇舌頭伸進她的嘴裡舔著,瘋狂使我不能控制。

劉玉敏呼呼的喘著粗氣。大力捶打著我的前胸,用手撕扯著我的頭髮,雙腿蹬踹著。

我坐在劉玉敏身上,從上衣兜內拿出了一張銀行卡。我捏著劉玉敏的嘴有點狠狠的:「阿姨,只要你和我玩兒。我這卡裡的2萬塊錢,就是你的了。怎麼樣?」

說完我把銀行卡塞在劉玉敏的嘴裡。我三下兩下就脫掉了劉玉敏裙子。一對帶著深紅色胸罩的大奶子上下起伏的映入我的眼睛。接著我一隻手脫掉了劉玉敏的深紅色內褲和胸罩。 劉玉敏滿眼淚水雙手不再掙扎,已經放鬆的放在地毯上。雙腿也自然的分開。頭歪向一邊用左手把嘴裡的銀行卡拿了出來。微弱的:「魏總,我答應您一次,就一次,求您了,放過我吧。求您了,錢我不要。求您放過我。」」完把手中的卡放在一邊。然後頭又歪向一邊閉上了眼鏡。 我看到劉玉敏不再掙扎,這次我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站立起來,順手把茶几上劉玉敏沒有喝完的半杯茶水倒在了我已經勃起的陰莖上,茶水的澆灌後,龜頭上掛著水珠,油亮亮的。我壞笑著:「阿姨呀,來喝茶啊。我都準備好了。」

劉玉敏坐了起來,然後又是跪著仰起臉看著我。我指了指我堅硬直立的陰經。劉玉敏張開紅潤的嘴唇,把我的陰經含在嘴裡。然後開始慢慢的吸吮,緊閉著雙眼。我看著那張美麗的小臉。嘴唇正在一開一合的吃著我的陰莖。那感覺太棒了我很享受的昂著頭,深呼吸著:「噢,阿姨的技術不流暢啊?手,用手和嘴。最好再加上你那對兒大奶子。哈哈哈。」我爽朗的大笑起來。 劉玉敏閉著眼睛聽著我說的話,眼淚從長長的睫毛深處流出來,我撫摸著劉玉敏美麗的臉蛋:「阿姨,哭什麼啊,性愛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情,不是嗎?我們應該身心愉快的進行才對呀!」

我擦乾了劉玉敏臉上的眼淚。發現劉玉敏開始用手套弄著我堅硬挺拔的陰莖,用舌頭舔著紅紅亮亮的龜頭,和馬眼處,這一舉動興奮的我差一點就要噴射出來,我身體縮了一下,陰莖離開了劉玉敏的嘴。 我把劉玉敏抱進來她的臥室,放在床上,她沒有做什麼,臉上也沒有表情,還是緊閉的眼睛。我開始在劉玉敏那白皙富有彈性的身體上摸索,雙手揉捏著那對兒美麗豐挺的乳房,真是愛不釋手啊,我一邊在她身上游走,一邊欣賞著,圓圓鼓鼓的乳房,乳暈還是很鮮嫩的顏色,不像已經47歲年紀的女人,那樣嘿嘿的,或是灰白的,乳頭如葡萄般鑲嵌在乳暈中央。有些硬硬的感覺,我用手撥弄著,用牙齒輕輕咬著,發出野獸般的喘息。口水都流在劉玉敏豐滿的乳房上邊。吃的她的乳房上濕濕的。

我開始向下體遊走,發現劉玉敏的小腹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贅肉,很平滑,陰部三角區域很飽滿,陰毛並不多,很稀少,如果我耐心的數一下,也就幾百根毛,而且不是很黑,有些暗黃色,肉縫微微張開。

我繼續用手分開陰唇,用手指撥弄著那顆紅粉的肉痘,然後開始在小陰唇和陰道口處徘徊。陰道口處的嫩肉很多。我來回用手指在邊緣活動著。

劉玉敏被我弄的身體開始有些扭動起來,嘴裡也開始輕哼起來,但是又好像抑制著她自己的感覺,身體僵硬的挺著。我開始用舌頭舔了幾下她鮮嫩滑潤的小陰唇部分和陰道口處。沒有什麼強烈的性器官味道,很淡的鹹咸的味兒。開始貪婪的舔吃著,嘴裡發出舔舐的聲音。口中流著口水,舌頭有時候深入了陰道裡邊。大腦和身體都異常的興奮。大口大口的,就好像要把劉玉敏的陰部都吃掉一般。

劉玉敏在我強烈的刺激下,發出了可能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享受的呻吟聲。她開始放縱的扭動搖擺著美麗的身軀。雙手撫摸著我的頭髮,呻吟著,嚎叫著。整個人都瘋了相似。雙腿盤在我的脖頸上,我感覺我每每舔著陰唇處她的小陰唇內裡已經流淌下了涓涓細流,沖濕著我的口腔中。我被這樣的情況激發的性欲高漲到極點了。

我跪在床上,分開劉玉敏的雙腿,用龜頭摩擦著劉玉敏的陰唇,堅硬的陰經順滑的推入了陰道深處。「哦,」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慢慢運動起來,一下一下的抽插,每一下都用力的將龜頭推向深處,我就感覺陰經處在一個濕滑溫暖舒服的不能再舒服了,不鬆不緊的,就是龜頭怎麼進也觸摸不到底兒下的肉。

我有些奇怪,這麼深不見底的洞我還是第一次打,自問我的傢伙也不算是很短吧也得有15-16公分,當然沒有量過,目測。

開始慢慢的抽插,後來加快了些速度。我就開始深一下淺一下。輕一下重一下的在劉玉敏的身上作著動作。緊緊的抱著懷中的美人,親吻著舔著那美麗的臉蛋,耳垂兒,脖頸,豐乳,耳邊聽著劉玉敏那放縱的呻吟聲,咿咿呀呀的哼哼著。

劉玉敏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背部,雙腿夾著我的臀部,嘴裡有時候還哼說著:「哦,唔唔,用力,插我,插死我吧,我要死,我要死一次。一次……快點兒……」之類的什麼的,有的聽清了,有的沒有聽到。大概意思就是這麼。

我心想:騷貨,這下滿足了?哈哈,開始還是烈女般的,現在,哈哈哈。我停止了一下,只把龜頭插入進陰道口,抽插十餘下,然後大力的狠勁插入幾下,反復數次,一頓猛力抽插。

劉玉敏在我的猛力抽插下,身體緊緊抱著我,身體懸掛在我的身體上,陰部迎合著,感覺陰道內壁有緊縮,一震一收的。我嘴上露出得意的笑意。這娘們來高潮了,再次加快來了。

臥室內響起了我們身體接觸猛烈撞擊發出的「啪啪啪,啪啪啪。」的響聲。劉玉敏更加豪放的呻吟起來。然後身體挺了一下,鬆軟的躺在床上,胸部波瀾起伏,我們的汗水已經流下來,那對兒白嫩的豐乳上面全是水珠。可以說是香汗淋漓了。我心中激蕩,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沒有射精的意思。

我把劉玉敏翻轉過來,肥美柔軟的臀部對著我,散若無骨的劉玉敏隨著我的擺放,臀部微微翹起,那流淌著潮水的陰部,猶如水蜜桃般鮮嫩,我將龜頭對著陰唇下的陰道口,用力插入,我們並不是標準的後入,我不喜歡那種什麼狗式,或者叫老漢推車的方式,我只是趴在劉玉敏背上,這樣感覺我覺得更好。

我撫摸著她已經淩亂不堪的秀髮,光滑白皙的背部。按在豐臀之上,令我神經興奮異常。

劉玉敏這時回過點頭來有氣無力的說:「魏總,我答應了您一次,就這一次。以後放過我吧,好嗎?求你。」

我坐在劉玉敏的豐臀上繼續抽插著:「呵呵,阿姨,剛才不是很爽嗎?怎麼就這一次呢?我們以後可以長期合作嘛。」說著我加快了抽插數十下。

呻吟中的劉玉敏顫顫巍巍的:「魏總,您就放過我吧,我還是想過我自己的生活。」

我伸手抓起劉玉敏的頭髮,下身開始加快速度,就好像,騎馬一樣動著。我瘋狂的抽送著,劉玉敏呻吟著哀求著。最後激發了我射精的欲望。我撥弄著陰莖,起身,對準劉玉敏的紅唇,一股精液噴射而出,射在劉玉敏的嘴唇和臉蛋上,然後龜頭抹擦她的嘴唇送進了她的嘴裡,把殘餘的精液流在她的牙齒和口腔。

我又撫摸著那對兒豐滿的乳房:「阿姨,我會給你打電話的。你可要準備好哦。」

說著,走到客廳,拿起我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快晚上10點了,我們玩兒了將近1個小時,回到臥室,看著默默躺在床上抽泣的劉玉敏,越看越愛,怎麼就這麼討人喜歡呢。給劉玉敏隨便拍了十幾張照片,自我感覺拍的還挺好。 又回到了客廳拿起自己的衣服穿戴好。然後把劉玉敏的衣服撿起來,走到臥室,扔在床上,從床頭的一個帶有鏡子的櫃子中拿出來一件睡袍蓋在劉玉敏身上,我看著臉上還有淚花和精液的劉玉敏,她的表情很是無奈,有很羞澀和驚恐的看著我,看到我這個想再愛她一次。

我掏出些紙巾擦掉了劉玉敏臉上的淚痕和漸漸風乾的精液痕跡:「阿姨啊,怎麼不乖呢,我這麼喜歡你,你就陪陪我嘛,恩?好處你會有的,你自己明白,我這個人,也不貪。玩兒幾次就好。」

劉玉敏用已經沒有神采的眼睛看著我:「魏總,求您了。不要。」

我拍拍她的腦門:「也行,那我就把這些給傑森看看。」說著。我晃了晃手中的手機。 劉玉敏尖叫:「不要,你這個魔鬼,魔鬼。我答應你,我答應你。」說完用被子蒙住頭大哭起來。

我擺出很無奈的動作:「阿姨,那我就告辭了,我會聯繫你的喲。」然後對著被子裡的劉玉敏做了一個飛吻,其實她在被子裡什麼都看不見。 那張銀行卡我並沒有拿走,關好了劉玉敏家的房門,下了樓,開車,回家。這一路上腦子享受著那美好的時間,太愉快了。好久沒有遇見這麼有女人味的熟婦了,哈哈,痛快。 自從和傑森二姨劉玉敏那晚的美妙時光過後,每天在公司工作都覺得神清氣爽的。至於那個傑森,我還是同樣對待,畢竟誰也不曉得這件事兒。

忙著接了一單廣告,做了有20多天的時間。這段時間由於忙於工作,淡忘了一些劉玉敏。

又過來1個月左右傑森對我說,她二姨和外婆回鄉下老宅生活了。以後不回來。 工作終於忙完了,和公司內的幾個好友聚會慶祝了一番,大家就各自散了。我獨自一人開著車,在這個華燈閃爍的城市裡兜著風,回想著劉玉敏那風韻猶存,可人的樣子,身體不由的有了想去鄉下一趟的念頭……

【完】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印尼女傭
公司制服
與女同事的偷情
雪白的屁股
地鐵邂逅的48歲熟女姐姐
淫魔父子
把女同事請到家裡來
猛幹外地美女同事
人妻趙天雲專賣店再度被凌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