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岳母齊炒飯 近親亂倫

在親吻中醒來,閉著眼睛享受這份溫情。

「別裝睡啦,我知道你醒了,起來吃飯吧。」

突然感到飢腸轆轆,一骨碌爬了起來。

「我沒力氣好好做飯了,煮了些面,湊合吃吧,委屈你了。」

「沒關係。」當然沒關係,只要有吃的就行,何況這鍋香噴噴的麵條裡有許多香腸和熟肉膶。

一口氣吞下大半鍋,靜靜一直笑瞇瞇的看著我,這才想起沒見她動嘴:「你怎麼不吃?」

「你餓鬼似的把著鍋,我吃什麼呀!」

「真該死!對不起,好靜靜,對不起,這還夠你吃嗎?」

「夠啦,你可真能吃,難怪那麼能……干。」說著紅了臉。

我拉過她來坐在我腿上,看著她慢條斯理地啜食,摟著溫香軟玉的軀體,心中油然產生一種……成就感,決心護衛她,讓她開心快樂。

「廚房裡有熱水,你拿到衛生間去洗一洗,渾身的汗臭味兒。」

我在她鬢間嗅了嗅:「你也好不到哪兒去,除了汗臭還有一股……」我故意拉長腔。

素愛清潔的靜靜果然急切的追問:「還有什麼味兒?」

我對著她的耳朵:「一股香騷香騷的味兒呀。」

小拳頭立刻落在我背上:「死東西,壞透了你……」

我們互相為對方清洗,兩個渾身泡沫的人挨挨擠擠的,滑溜溜的肌膚接觸時的感覺有些怪,但很愜意。

我揉搓著她的乳房說:「小靜妹妹,哦,我能叫你妹妹嗎?」

她舒心地倚在我懷裡說:「當然可以,只要你願意,叫我什麼都行呀。」

「那……叫浪妹妹吶?」

「人家就是你的浪妹妹嘛。」

「叫騷阿姨呢?」

「哦,不能帶阿姨,叫我騷什麼都行,哪怕叫騷屄…不行,太…難聽了。」

「我就叫!騷阿姨!騷屄阿姨!浪妹妹!浪屄妹妹!臭靜靜!騷靜靜!浪靜靜!嫩屄靜靜……」

我說著說著她竟然站立不住向地面滑去,我急忙摟住她,她喃喃道:「好兵兵,別叫了,你叫得我都……不……不行了。」我摸了她下身一把,又是浪水潺潺了。

把我們身上的泡沫沖洗乾淨擦了擦,讓仍然酥軟的靜靜面對面地摟住我的脖子,抄起她的雙腿抱起來,硬挺的陽具在她陰門處滑動幾下就被她熱情的小嘴兒嘬進去,就這樣一步一顛地肉洞吞吐著肉棒走到床前,緊密結合著倒在床上。

我把她的腿擔在肩上,大刀闊斧地剛剛抽插了一下,靜靜就『哎呀』一聲把身體蜷縮起來,臉色從奼紅瞬間變得蒼白,我急忙停止了動作問:「怎麼了?」

「疼!疼呀!」

「哪兒疼?怎麼回事?」

「哪兒疼!還有哪兒,還不是讓你給肏的,快拔出去呀!」

我俯身仔細觀察,只見烏黑彎曲的陰毛中間陰道口紅通通地微微敞開著,陰唇有些向裡卷,簌簌地有些顫抖。

「快仔細看看是怎麼啦?疼死我了呀。」

我輕輕拉開陰唇,洞口愈加擴大了。她的陰唇顏色發暗,暗紅色的陰唇邊緣呈現出深褐色,洞口倒是紅色。陰唇上下內外沒有發現異常,我用唾沫沾濕手指在各處探索並詢問有沒有痛,她卻沒有什麼反應。我又繼續向洞口探去,當手指觸摸到洞口下緣往裡兩厘米的時候,她猛然身體抖動大喊一聲「啊!就是這裡,疼呀!」

觀察好久才發現那裡有擦傷的痕跡,半個蠶豆那麼大的地方露了出血絲。

我心疼地摟著靜靜溫柔地吻她:「對不起,靜靜。我不知道會這樣,我怎麼會弄傷你的呢?」

「怎麼弄傷!都是你幹的好事,一肏就是好半天,把人家浪水都肏沒了還不依不饒的沒完沒了的肏,哪個女人經得了你這樣暴肏呀!我還是結了婚生過孩子的,要真是大姑娘還不讓你肏死呀!」

我感到手足無措,要帶她去醫院。她笑罵道:「你發燒啦,現在是夜裡11點呀,再說到了醫院怎麼說?說是被你肏成這樣呀!還不讓人笑掉大牙?我可開不了這個口,羞死人了呀!算啦,摟著我躺下吧。」

看到我沮喪的樣子,她反倒安慰我說:「算啦,別管它了,我想過兩天就好了。也不全怪你,我也太饞了!沒想到被你肏成這樣。」

「靜靜,你以前也這樣過嗎?」

「胡說!哪個能像你這樣,跟個…種馬似的見了屄沒命的肏!哎!可想起來讓你肏真舒服哇!渾身汗毛孔都通開了呀。」說著伸手抓著我的陽具撫摩起來。

「女人沒個男人滋潤著不行,你呀人年輕,傢伙也棒,又硬又燙的插進去,下下頂在花心上,舒服得腳趾頭都酥了!你還特能幹,肏一次沒四十分鐘一小時下不來,能讓人高潮三四回,真舒服透了。你從小就聰明,沒想到在這上頭也道道兒那麼多,才兩天呀,你就能把我玩兒的昏天黑地,再有一年半載的還不把人家玩兒的魂兒都沒啦!哪個女人讓你這麼肏一回不死心塌地的跟著你才怪!」

「對了,兵兵,我告訴你,和樺樺結婚以前不許你和她……發生關係,不是我吃……你太厲害了,她一個女孩子可受不了你!回北京以後隨你,在那邊可不行,聽見沒有?」

想到活潑可愛的樺樺,想到和她……早已在靜靜撫摩下硬了的肉棒倏地更加堅硬了。她也發覺了,嘻嘻笑著問:「怎麼又這麼硬啦,又想要啦?是想要我呀還是想樺樺呀?嗯?我可不敢再讓你肏了,這樣吧,姐姐安撫安撫兵兵。」說著掉過頭去,張嘴含住了我脹痛的陽具。

老天!還可以這樣嗎!

一股無可名狀的快感從龜頭『嗖』的一下沿著陰囊、會陰、小腹傳遍全身,一種說不上是酥、是麻、是癢、是酸的感覺充滿全身,彷彿起伏在波濤洶湧的享受的峰谷之中。

「嘻嘻,怎麼樣?你也受不了了吧!」她衝著我笑了一下又埋下頭去吸吮我的陽具。

她像吃雪糕那樣,反反覆覆地從上到下舔著棒身,時而又輕輕咬嚙著龜頭環溝,同時舌尖舔著馬眼,撩撥得肉棒跳動著幾乎洩精。然後她用溫暖的手掌緩緩地套動肉棒,舌頭轉而去舔弄陰囊,過了一會兒竟含住了一粒睪丸,我的腹肌隨著她的吞吐而收縮,她輪流吞吐著兩粒睪丸,最終把它們同時吞進嘴裡用舌頭按壓,一陣巨大的快感夾雜著輕微的疼痛襲來,我壓抑不住的發出聲音。

她用眼角瞟著我,那眼神分明是在說『怎麼樣?不行了吧!』。她又含住了龜頭吞吐起來,一隻手用力套動棒身,另一隻手輕緩地揉搓著陰囊。她吞吐的速度越來越快,短髮隨頭部的動作在空中飄蕩。快感愈加強烈,我提醒她:「喔!我不行了!要出來了!」但她並無避開的意思,卻加快了動作的頻率。

最後我無法抑制地在她嘴裡爆發了,一股接一股的陽精射在她口腔裡,她忙不迭地吞嚥著,但可能是太多太急的緣故,仍然從她的嘴邊洩漏出來一些。當我完全結束後,她舔淨了洩漏出來精液,並用力『嘖嘖咋咋』地吸吮著逐漸軟下去的肉棒,似乎希望要把我徹底搾乾,而我卻因為隨極度興奮之後而來的極度疲倦昏昏睡去。

從半敞的窗戶吹來習習涼風把我喚醒,這裡真是避暑的好地方,不管白天多熱,後半夜總有涼爽的山風順西面的山梁吹拂過來,帶著林間草木的清香將燥熱一洗而光。

她蜷伏在我懷裡,頭枕著我的胳膊睡的正香。明亮的月光灑進室內,藉著月光,可以清晰地看見她的鼻翼隨呼吸而翕動,曼妙的腰肢及高聳的髖骨也隨之起伏,胸前的碩乳亦微微地蠕動,好像月光照耀下乳波粼粼。

看著酣睡的靜靜不禁想起塞外的樺樺。小樺與她母親長的很像,無論眉眼面龐或高低胖瘦同靜靜猶如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只是樺樺膚色大約隨白伯伯而略黑了些,若她們站到一起說是姐妹也未嘗不可。在這明月當空的時候樺樺是在熟睡還是在思念我呢?可是我卻摟著她嬌媚的媽媽睡在一起!樺樺,希望你能原諒我,也原諒你的媽媽。

你的媽媽太美了!不僅漂亮而且熱情、溫柔,即便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她依然把你放在心上,為了你的未來而甘心與我保持這種不清不白的關係。她也真夠苦的了,一個人孤零零的住在偏僻地方的淒涼恐怕你是不會理解的,我給了她極大的歡愉,而她更給了我難以名狀的幸福,畢竟她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女人!看她床上瘋狂的樣子和滿足後極度陶醉的神情實在令人難以割捨,假如你不肯原諒我的話……  我一邊想著一邊輕輕地摩挲著靜靜。不知她何時已經醒來,見我始終在癡癡的思索著,便問道:「兵兵,這麼晚了你不睡在想什麼?」

我吻了她一下:「沒什麼,我在想樺樺。」

「想小樺?你這是……怎麼了?我已經讓你厭煩了?」

「不!我是想如果樺樺知道了我們的事會怎麼樣。」

「噢,我們之間的事無論如何不能讓她知道!」

「當然,當然,我是說萬一。」

「萬一?萬一……萬一她知道了……你怎麼辦!」

「我只有請她原諒我。」

「假如她不原諒你呢?你怎麼辦?」

我看著靜靜憂慮又有些驚恐的神情,憐愛之情油然而生,突然一個念頭閃現出來。

「如果樺樺不肯原諒我,我就娶你,做她的爸爸!你一定要答應我,親愛的小靜靜。」

她怔了一會兒,小聲笑著說:「兵兵你瘋了,我不能答應你的,我大你19歲,等你30歲的時候我已經是個50歲的老太婆啦,那個時候……哦,我想都不敢想!還是就這樣吧,除非你找到的另一個姑娘管住了你!」說著翻身騎到我身上,抓住我不知何時硬起來的陽具塞進她那張飢渴得流著口水的『嘴』裡。

剛插進去的時候靜靜痛苦的咧了一下嘴,顯然是碰到了傷處。

「靜,別這樣了吧,你會疼的。」

「沒關係,我忍一忍過會兒就好啦。」她全然一副豁出去的樣子。2.說來也怪,靜靜在我身上顛簸起伏,一開始還連連咬牙咧嘴的忍耐著,動作的幅度很小並時常戛然停頓。後來隨著浪水兒的大量湧出而動作逐漸加快,幅度也加大了,我抓住眼前歡快跳動的乳房揉搓著,最後她竟然又歡愉地『唱』了起來,伴隨著肉體『吧唧吧唧』的撞擊節律煞是好聽。

「噢…噢……舒服…啊……噢呀……啊……啊啊……噢…噢……噢呀……這樣……好……舒…服…呀……噢呀……噢…噢……噢呀……舒服…啊……啊啊…噢…噢……好硬……噢呀……好燙…噢……肏…肏進……心…心裡……了…啊…呀……哦……親…丈夫……舒服死……妹妹啦……啊呀…啊呀……舒…服…啊…啊啊……噢……啊…呀…舒…呀……服…哦……兵兵……啊……啊啊…噢…噢…噢呀……啊…啊…啊啊…我……不…不…行…了呀……啊呀…混…渾身…都軟…啦呀……哦……不行啦……妹……妹……不…行啦……」

她汗津津地癱到在我身上,喘吁吁地說:「兵…兵兵…肏……肏我……起…起來……狠…狠狠肏…肏我…一……一通。」

我樂得從命,翻身抬起她一條腿,肉棒在一片泥濘中很順利地插進騷洞,跪坐在她另一條腿上開始緩慢的抽插,並吻著她那條腿,從膝蓋到腳面,又從踝骨返回膕窩,反覆幾次後捧著她玲瓏優美的腳親吻。

「啊……啊呀……兵兵……別……噢…噢…噢…噢呀……啊……你…你……啊…啊…啊…啊呀…啊…啊…噢…噢…哦…哦…噢呀……呀……不行了呀……」當我吻她腳心的時候靜靜的膣腔急劇收縮著,滾燙的陰精噴灑在龜頭上,她高潮了。

等她花心的吸吮漸漸停止,我翻過她的身體使她趴在床上,拖著那軟綿綿的身子拉到床邊,左腿垂到床下而右腿蜷曲在床邊。摸了她下身一把,果然濕漉漉滑溜溜的,我用手掌揉搓了幾下後她的屁股就聳動起來。我把堅挺的肉棒緩緩地插進靜靜的體內,她略抖動了一下就沒有了反應。

我調整了角度開始加速抽插,隨著每次疾速的進入她的喉嚨裡就發出一聲低微含混的聲音,每當龜頭撞擊到花心的時候她就渾身微微顫抖一下並輕輕搖動烏黑的短髮。我俯身吻她的脖頸、耳垂,雙手插到她身體下面揉捏她的奶頭同時大開大合地用力抽插,抽出時完全退出,插進時全根盡入抵住花心,響亮的『啪、啪』聲伴隨靜靜低微的呻吟令我愈發興奮。

隨著我動作逐漸加快她的反應也逐漸強烈,我感到陽具完全脫離靜靜的身體後全速迅猛的一插到底非常過癮,便胡亂揉搓著她的身子埋頭苦幹起來。

突然,我覺得龜頭衝進了一個狹窄的孔洞,被夾的很有些疼痛,靜靜猛然『哎呀』一聲淒厲的吼叫,被我壓著的身體劇烈地顫抖、扭動起來,我急忙停止動作。

「你!你怎麼能肏我的……怎麼能插那裡呀!疼死我了呀!」

我仔細一看,原來肉棒串錯了門兒,已經有半截插進了靜靜的肛門。

我愣住了,這會不會出事兒啊!於是試著拔出來。

「哎呀!不要動啦!」靜靜又號叫了,我打消了拔出來的念頭,趴到她身上,這才發覺靜靜滿身大汗,大約是因為疼痛吧。

「好靜靜,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不是故意的,很疼嗎?沒關係吧?」

「鬼才沒關係!你怎麼……插我的…我的屁眼兒,疼死我了呀!那兒是隨便插的地方嗎,你要殺死我呀!疼死了。」

「對不起,靜靜,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跑到那兒去了,真對不起。」我誠惶誠恐地道著歉。

「你真不是故意的?」她半轉過臉來問,帶著一絲狡黠的神情。

「真不是故意的,真的,向毛主席保證!」

她『噗嗤』一聲笑了:「毛主席可不管這種事,你打算就長在那兒啦。」

我正在思忖如何處理,忽然感到靜靜的肛門一張一弛地活動著,很是受用,原已開始軟下來的陽具又硬了。

「兵兵,你慢慢往外拔,別急,聽我的,不要亂來。」

我遵命慢慢地退出,非常小心地、一毫米一毫米的退出,當快完全退出時,靜靜又發令了。

「現在慢慢地插進去,要慢。」

我一怔,這是怎麼回事?不顧多想就遵命執行,肉棒又一毫米一毫米地插入靜靜的直腸裡。

「停止!慢慢往外拔。」

「現在慢慢插進來。」

「……」

大約十幾個來回以後,覺得進出滑潤多了,只是有一種油膩的感覺,我機械地往復運動著。

「噢……噢……噢…噢呀……呀…啊…啊……啊啊…啊呀呀……肏…哦……肏屁屁…喔……怎麼…這樣舒服……喔……喔……舒服…啊…啊…啊呀……呀…用力…用力……呀……啊…啊…噢呀……」

不知何時靜靜已經興奮的歡叫了,我也感到了這裡與前面的不同,這裡非常緊,緊緊的包裹著肉棒,進出不像前面那樣痛快,但成倍增加的摩擦感更加令人興奮,只是無論你插得有多深都觸不到那個花心,這一點有些不足,但靜靜一張一弛的配合恰到好處,其力道遠大於膣腔,更叫我血脈賁張。

奮力進攻了百餘回合,靜靜已極度興奮了,我的陰囊沾滿她熱乎乎的淫液,肉棒也在她一陣陣悸動下而進出困難。

我又把靜靜綿軟的身子翻過來,抄起她兩腿,發現她的肛門依然洞開著,於是肉棒又輕車熟路地插進去了。

現在就不必顧及捅到什麼地方了,只管一味狠插,依然大開大合,從感覺上知道有時插進騷洞有時捅進後門兒。靜靜在我這番不講招式的蠻攻下醒過來,見我這樣胡插亂捅也興奮起來。

「啊……好…兵兵……用力…用力肏……肏我……哦…呀……以前…老…白也想…呀…進我…我的屁…屁眼兒…但…啊…啊……我害怕…哦…沒…沒讓他…噢呀呀……今…今天倒…噢……便宜…呀……哦……你了呀……噢呀呀……真…真不知道…呀……肏…肏屁…眼兒也……哦哦……這麼…啊…舒服…兵…兵兵…你…你…真是……噢…噢……噢呀呀…玩…玩兒……女…女人的……哦……祖宗哎呀……哦……舒…舒服得……都…噢……不…不知道……呀……你肏進…噢…那兒…噢呀……啦啊呀……肏死…噢…我……啦……」

隨著靜靜即將被推上高峰,我也逐步掌握了一些竅門,可以準確地插進她的任一個洞口,當她再次噴出稀薄的浪水時,我把滾熱的濃精射入了靜靜的大腸深處。

我疲憊地把靜靜的身子擺正,隨即爬上床摟著她甜甜的睡去了,當我沉入夢鄉前看了一眼已經泛白的窗口。

我在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低低的啜泣,隨即感到靜靜在我懷裡輕輕地顫抖。我竭力睜開眼睛,看見她把頭埋在我的胸前,肩膀依稀可見輕微的抖動。

「怎麼了?好靜靜,告訴我是怎麼了?」

她沒有回答,只是更緊地摟著我。我試圖抬起她的臉,但她更加用力地扎向我懷中,搖頭在我胸膛上磨蹭,我感覺到淚水塗抹在胸前涼絲絲的。

「為什麼?告訴我。」

我托著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臉,淚水擦乾淨了,可是眼圈紅紅的,鼻翼在不停的扇動。

「為什麼哭?是因為我弄疼了你……對不起,我真是……」

「不!不是那樣的,你對我怎樣我都願意,是因為你……你……今天就要走了。」說著委屈地又要哭出來。

我感動地摟緊她說:「小靜靜,你真是的,我不走不就完了,還至於哭,羞羞哇!」

她急忙打住我的話頭說:「不,不可以,你今天必須回去,如果引起你媽疑心就麻煩了。」

我心裡『咯噔』一下,真的,要讓她知道了可不得了,恐怕有大麻煩呢,心裡忐忑起來。

她見我如此,就拍拍我的屁股說:「別怕,我想也沒什麼,她不會想到這個的。甭說她,我在見到你的時候也沒想到會跟你…讓你給……」她住口不說了,紅著面孔閉眼不知在想什麼。

我翻身壓在她身上,雙手捧著她此刻異常嬌艷的臉問:「小靜,看著我,你讓我怎麼了?說!」

她忽閃著長長的睫毛看了我一會兒又閉上了。

我用肉棒摩擦著她兩腿之間那塊兒嫩肉,胸膛揉壓她的碩乳說:「還不說,再不說看我怎麼收拾你!」

她依舊閉目不語,可臉色愈加嬌艷,身體也隨著我的動作扭動,呼吸逐漸快起來,最後抬手抱住我的脖頸,扭動骨盆試圖吞下我火熱的肉棒。

可不能讓她就這樣得逞,我有意不使肉棒滑進她那張飢渴的『嘴』,反而加大了摩擦的頻率。

「給我!給我!兵兵,別吊我胃口,快進來!」

「你不說就不進去!」

「你好壞,我是沒想到讓你肏得這樣昏天黑地、七葷八素的。快進來吧!」

「先回答問題,你說進來,是進到哪兒?」

「你!要了命了!是……是插進屄裡呀!快!快肏我吧!」最後都帶些哭聲兒了。

我略調整姿勢,陽具猛然戳進她早已濕漉漉的膣口一貫到底。

靜靜『嗷』的一聲臉色煞白,身體也因為劇烈的疼痛而僵硬。

仔細查看之後,發現洞口已經微微腫起,陰蒂也有些腫脹地凸顯著,昨天發現的傷處擴大了,整個陰門紅腫著使洞口封閉起來,肛門似乎也有些腫脹,褐色的褶皺中間隱隱現出紅色。

「對不起!這可怎麼好,怎麼辦呢!」

「算啦,不怪你兵兵,是我太饞了,誰讓我犯騷吶。你趕緊回去吧,要不非讓你肏殘廢嘍,我實在怕了你了,我肏屄的祖宗!」說著狠狠地親了我一口。

靜靜執意送我回城裡,在莫斯科餐廳請我吃了一頓豐盛的大餐。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情迷咖啡室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醉母癡兒中秋夜
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室友的大奶女友
人生性事之岳母
看更伯伯強姦我
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桃花源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