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婦產科遇見色色的醫生 經典激情

最近因為壓力大又熬夜的關係,我的陰道炎又發作了。治療三次以後,基本上我已經不癢了,但醫生還是叫我來回診。

「醫生,我裡頭還有發炎嗎?」

在產台上我總是會習慣性地問這個問題,我怕雖然感覺已經不癢了,病還是沒好。

「好像還有一點發炎耶,我看要幫你打一針了。」

「為什麼要打針?我已經不會癢了啊,都已經看第三次了,好歹也快好了吧?」

「相關的知識,你回家咕狗就好,也不必我告訴你吧?醫生不會害病人的,我怕妳沒有根治的話,到時候會子宮頸發炎。」醫生說完,抽出鴨嘴,就逕自到旁邊去準備打針,「妳不用穿褲子,去旁邊按著那張桌子扶著,我幫妳的屁股打針。」

「為什麼要打屁股啊?」

「因為屁股比較不會痛啊,打手臂會痛喔,妳也不想痛吧?」

一想到可能會子宮頸炎,再想到子宮頸炎可能會導致不孕,我就不敢冒這個險了。我自己走到旁邊,雙手扶著桌子。

「對,屁股抬高,好,來,站穩喔。」

醫生沒有告訴我要打針,就把針打下去了,我當下只覺得屁股麻得要命,倒是沒有到非常的痛。

「醫生,好了嗎?」

外頭一直都貼著招護士的傳單,可惜過了很久,都還沒有撕掉。今天輪班的護士只有一個在顧櫃台,診間沒有跟診的護士,雖說以前不是沒有來看過,單獨跟男醫生相處,還光著屁股,我多少還是有點緊張。

「還沒喔,這根針有點粗,我幫妳按著,妳自己揉一揉,把血散掉才不會瘀青。」

「喔,好。」

醫生拿出醫療紙膠帶,貼了一塊紗布到我的屁股上,於是我照著他說的,把屁股揉一揉。

「好了嗎?那要回診檯上囉。」

「還沒好嗎?」

「還沒,我還沒幫妳洗陰道啊。」

「喔,好。」

反正一樣是付掛號費,有得洗就洗一洗吧,褲子也還沒穿,沒差。

我回到看診檯上,兩條腿跨過腿架。

「屁股往下坐,再往下坐一點。」

可能是我坐的不夠往下,醫生直接把我拖下來了。他戴著橡膠手套的手,觸感涼涼的,忽然被摸,我嚇了一下,可是沒有說話,想說都是我自己坐得不夠下來的緣故。

醫生這次把簾子拉起來了。每次看到下面在幹嘛,都讓我有點不愉快,所以我還是比較喜歡把簾子拉起來。每間婦產科都有簾子,但貌似不是每個醫生都喜歡拉簾子就是了。

「醫生,麻煩你輕一點。」

「這樣可以嗎?」

天曉得醫生都還沒答話,就有東西進來了。我感覺實在沒有平常那麼痛,還滑滑的,不會不舒服。

「可以,不會痛。」

「好,那我接下來幫妳處理一下喔。」

我躺在檯子上,跟平常沒兩樣,醫生幫我處理啥,我就躺著等,當個死魚。但是總覺得今天有些奇怪,照理來說,鴨嘴插進來以後,應該是停著不動,把陰道撐開來的,可是為什麼,我感覺裡頭有東西在動?

這感覺立刻就不對了!可是我沒有勇氣揭開簾子,看那老傢伙在做些什麼。我只是躺在上面,不敢動彈,心裡有些忐忑地問:「醫生,你在做什麼啊?」

「我在幫妳洗陰道啊,妳覺得不舒服嗎?」

「對,我覺得好像有東西在進來,然後出去……」我說的這話不算很隱晦吧?

「那是藥水,我在幫妳沖水,覺得有點不舒服是正常的。」

不,不是不舒服,而是沒什麼感覺到有些奇怪。

從簾子底下的縫隙,我隱約能看見醫生靠著椅子在動腰。我知道他在做什麼,可是我都沒有反抗,到時候我要怎麼告他啊?他一定會說我是自願的。要當作被路邊的無段式震動按摩棒咬就好嗎?

這時,我最關心的已經不是別的事情了,諸如醫生已經不年輕,或醫生不帥之類的。我想了很久,才終於鼓起勇氣,問:「醫生,你有沒有戴套子啊?」

醫生似乎早就知道會被拆穿的樣子,一邊繼續動,一邊用平常那和藹的口氣說:「當然有,無套性行為是危險的性行為,女孩子最好跟丈夫以外的人都不要發生這種性行為,比較安全。」

這種時候聽到這種話,我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啊!

你果然是個醫生啊,要是跟每個來看診的女人都那麼幹,還無套,我看你早就要電燒啦!再也不會回來了有沒有?

坦白說,我自己也很久沒有做了,空虛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自然對男人的雞巴多少會有些遐想。

當然,說起男人,不是只有雞巴能看。雖然我很怕嘴巴種菜,不過舌吻一下通常是前戲免不了的;雖然我沒什麼胸部,但是摸摸胸啊,揉揉胸啊,感覺自己的胸部變大了,再吸一下乳頭,同時下面幫我摳一下,是會癢癢麻麻、挺舒服的。

當然,我自己最喜歡的,還是幫我舔舔下面,不過這年頭的人,尤其是在外頭混的,人在江湖飄,不能不挨刀,人人怕中鏢,就像我會怕嘴巴種菜,別人也會怕舔到外星輻射物質,記得清水健的經歷嗎?綠色的液體自女優的私密處流出來有沒有!李施德霖救了你一命,居家常備必用藥!當然我必須聲明,我經驗不多,我很愛乾淨的,沒有病史啊!

不然的話或是抱著一下,感覺一下體溫,那都是挺好的,不過事後的冷淡與虛偽,往往比期間的溫暖多。不過,我要這個老頭幫我這麼做嗎哈哈哈哈哈,算了吧。我自己回去摸摸好了,哈哈哈哈哈。

更何況我等一下還要回家,在這裡難道要浪費三個小時?又不是出來開房間,雖然我有付掛號費就是了哈哈哈。好煩喔,為什麼現在我腦子裡都是這些垃圾事啊?這樣對嗎?果然我是一個已經回不去少女時期的灰暗女人了嗎?

說回伏魔杵,看多網上的片子,不是長得雄壯威武,就是長得像荔枝狀一樣光滑光滑的,後者看不出什麼實力,不過前者,多少會讓人有一種神往的感覺……

太大不會舒服,可是太小就連存在感都說不上了,這個,果然不能理解霓虹AV的女優為何會哭成這樣啊,他們平均一個無臉男的鵰是歐美人的一半以下長與粗吧。

現在該怎麼說呢?可能是因為腿必須被撐開,醫生剛剛還有幫我抹藥,又有幫我沖陰道的緣故,超級無敵霹靂滑順的,如若無感,我成了塊蒟蒻!我要是現在生小孩,光是用大便的力氣,小孩的頭就能立刻滑出來了吧?

下頭雖然能感覺到有東西在進出,但就是沒什麼特別的。嗯,可能是戳的位置不對吧,或者是頻率不對,還是什麼的……只是進進出出,是不會蓄力的!你沒聽過「九淺一深玉簫急,胯下秦王眼流翔」嗎?

內心縱使有千言萬語個垃圾話,畢竟對方跟我仍不算熟,也沒打算以後再約(?),我就不做這些實用性建議了,讓下一個繼續受這種無痛折磨吧,我好壞。

好是好在,沒有任何男人壓在我身上的沉重感覺,壞是壞在這種味如嚼蠟的感受究竟是什麼呢?現在這種情形的性交又該算是什麼呢?既不是A片常見的大類,男主角不是路人,也不算是很熟的人,對方又違反了職場倫理,可是我連報警還有告他的慾望都提不起啊。這種沒有收穫也沒有損失的感覺究竟花生省魔術?

我問了一句:「醫生,我現在不是還在發炎嗎?這樣子會不會加重病情啊?」

「你應該快要好了,回去把這次的藥吃完,就可以不必再回診了,還有癢的話再來就好。」

醫生說完沒多久,就補了一句:「我差不多了!」一陣最後的衝刺,就完全停下來,從我裡頭拔出來了。

結束了?就在我內心腹誹垃圾話的時候?

我的人生剛結束了一場還沒開始就結束的戰鬥?

我、我……有點空虛?

我可能要回家用按摩棒自己搞一搞幾個比較舒服的點?

再次體認到外頭的男人鐵定是不會比我更認識我自己的身體,我從產台上下來,抽了幾張衛生紙,擦擦屁股,開始穿內褲和褲子。

「怎麼樣,覺得還可以嗎?」天曉得醫生在問什麼?

「嗯,真的一點都不會痛耶。」他聽得出來我在說什麼嗎?

「有覺得舒服嗎?」

「嗯,好像沒有頂到我要的那個點吧。」我由衷地覺得。

「女性純粹要靠陰道高潮是比較困難的,而且醫學上,女性也沒有一個十分明確的器官或部位作為G點,或許自慰能得到比較大的快感,也是正常的。」

隨便啦。我連下面痠痠的感覺都沒有,屁股打針的地方還比較酸,你下次直接打我陰道裡好了,幹!我只想回家拿自己的大屌出來殺殺癢。

「這樣就可以了嗎,醫生?」

「嗯,可以囉,有事再來回診!」

呵呵,誰要動不動就陰道炎啊,會不孕啦!

我從診間出去,來到櫃台。小姐一看到我,就說:「要加收打針的錢八十喔。」

「什麼鬼針,居然要八十,又不是我自己要打的。」

我一邊幹罵,一邊從皮包裡掏出一張孫中山,遞到櫃台上。我都很懷疑他給我打麻藥是不是,我怎麼會變得那麼性冷感,好可怕啊,下半輩子作為一個女人的幸福已經完全沒有了。

「不打針不會好嘛,誰叫妳要生病呢。」護士用非常親切的語氣開玩笑道。說真的,我只能呵呵了。跟妳有那麼熟嗎?關妳屁事啊XD!

我拿回健保卡跟處方籤,準備過馬路領藥,緊張的東張西望,過完馬路之後,我心想:這樣下去不行啊,這種不好的回憶殘存在身體裡那麼久,以後就不會再有性慾了吧?

是不是該上網約一砲算了?可是網路上那些垃圾人,每個都號稱自己金槍不倒,仔細想想,也不會比那醫生好到哪裡去?沒感覺的照樣沒感覺啊。

絕對不是我沒有見識到這個世界的好,而是在外頭晃的,往往都是不好的居多。我相信自己有足夠客觀上的認知,雖然是靠我主體的體驗而來。

結論:那,還是回家跟按摩棒玩好了,耶。
【完】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母子情人
夾娃娃機的豔遇
多年後終與王姨再次纏綿
淫蕩的女神
我做婦産科實習生的那些事
熟女自白:女兒前男友的奪命巨根
妻子的好同學
女友身體的爭奪戰
四點責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