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挑姐夫 經典激情

我今年剛滿十八歲,而姐姐才二十二歲。

我的姐姐不知道為什麼在二十一歲的時候就急著嫁給了姐夫。我的姐夫可是一等一有才華又帥的男人,雖然今年才二十八歲,可是他就已經在臺灣一家有名的國際公司當總經理了。

我和姐姐都相當美麗和聰明,我們都在T大唸書。

姐姐比我豐滿,身段也均勻漂亮,很多人說姐姐長的像李嘉欣一樣的漂亮。

而我就比較清純,腿部就比較修長和長的像朱茵,我們各有各的優點。而我最滿意就是自己修長的雙腿和那無毛而形狀像蜜桃的陰部。這一點就連我漂亮的姐姐也是蠻羨慕我的。

姐姐雖然漂亮,可是她那兒可沒像我這麼的幹凈和可愛整齊。不過上帝是公平的,在姐姐結婚以前,所有的男生都衹注意著她。就連我以前喜歡的姐夫也一樣。衹要有姐姐在,男生們都衹注意她Ccup豐滿的身段。而我的Bcup,卻衹有被一些醜男給注意。

雖然我們姐妹真的是很要好,可是這種的心理不平衡、怨恨還是造成我要和姐姐比較的誘因。

父母栘民之後,我就和姐姐、姐夫同住,我有一間房間,大家相處融洽。

姐夫平時十分隨便,有時衹穿一條內褲走來走去,可能他當我是小女孩,我卻有點尷尬。

有一天,我約了同學露營,說明不回家過夜,但突然不舒服,自己獨個兒回家。

開了大門,大廳很暗,經過姐姐的房間,他們沒有把門關上,漏了一條縫,我可以看到房內有燈光。

本來我不會向內望的,但是,一陣微弱的呻吟聲令我停步,是姐姐的聲音,莫非是姐姐不舒服?好奇之下,往內一看……

房中的情景,當堂嚇我一跳,原來他們在床上赤裸相擁,姐夫和姐姐一絲不掛地做愛,他左手支撐著床上,右手在撫摸著姐姐的乳房,然後有節奏地向姐姐進攻……

姐姐呼氣、喘氣,神情卻是緊張地抽搐,又似痛苦、又似呻吟,抓著枕頭的左手越抓越緊……

「哎呀……浩南……妳弄死人啦……」

姐夫的勁度令我瞠目結舌,調情功夫也是一流,應該說是床上功夫,衹見他弄得姐姐水流處處,又再如雨點般吻著她的嘴,她的粉頸……

最要命是他的命根兒挺著姐姐,時淺時深、又淺又深,真是看得我這個第三者也雙腿發軟。

我的腳似乎生了根,越是偷看越是發熱,恨不得姐夫走過來抱我一抱。

姐夫的屁股我看得很清楚,線條結實而有力,看他挺進姐姐的小洞就知非同小可。

「靜雯,舒不舒服?……」

「唔……妳……妳挺得人家好難受就真……」

姐姐和姐夫一面做愛、一面調情,真是看得我的手也不自覺地摸下去,摸著自己濕濡的地方。

可惜,我越摸就越需要,我半閉著眼,站在門後摸著自己的乳房,大力地搓弄。

我的乳房很有彈力,嫣紅一點更是色澤嬌嫩,完全沒有經過男人撫摸的地方別有一番景地,我自己摸著,我感覺到那一點在發癢、發硬……

「啊……啊……」

我極力忍耐,但也難忍地呻吟著,我怕會驚動他們,我希望偷窺下去。

姐夫很懂得享受,他停了下來,吻著姐姐的小嘴唇,雙手玩弄著那豐滿的乳房……

姐姐丁香吐舌,在吸啜著,姐夫在濕吻她,投入得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偷看。

過了一陣子姐夫他把他的肉棒拔了出來然後轉了一百八十度讓他的肉棒在姐姐的面前。

他在姐姐的小穴不停的吸及親吻。

姐姐平時是那種亮麗而又有氣質的人,她竟然不知羞恥的用雙手抓住姐夫的巨蟒然後張看她的小嘴巴的吞吐著蟒蛇頭。姐姐的舌頭不停環繞著姐夫的「蟒蛇頭」。

在轉眼間,姐姐以經把姐夫的「大蟒蛇」給吞了下去。

我雙腳發軟,撫弄著自己的乳房,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我在幻想著姐夫的巨棒,他的東西像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我又羞又想、又怕又愛。

最後,我忍不住走回自己的房間,他們的好戲我沒有繼續看,我躺在床上,脫清衣服,撫摸著自己的身體,我感覺這是姐夫的手,他慢慢在我身上移動,我捉著他,我抱著他……

我完全被他充實了……

他的一切都溶入我體內……。

我感覺到飄飄慾仙……

雖然這不是一種實質,幻想也給我一定程度的滿足,我投入姐夫的懷抱……

這兩天,我開始留意姐夫,尤其是他身體某部份,微微隆起,令人瑕思……

有一晚,趁姐姐不在家中,我就開始自己的挑逗大計。

我故意坐在姐夫對面,穿著短裙的地方,有意無意的露出大腿內的春光,然後越躺越低。

我偷看姐夫的眼神,他是忍不住看了兩眼,我見到他貪婆地偷窺……

偷窺我裙內的春光……

何況,我穿了一條淺藍色的Victoria’s Secret內褲,他一定看得清清楚楚。

我有心令他吊癮,很快我就將大腿放低,我發覺他在吞口水,我知他一定忍不住,于是,我就故意弄跌了銀包,然後在地上找來找去,姐夫立刻大獻殷勤。

「靜心,妳找甚麼?我幫幫妳……」

「哦,我丟了銀包,可能跌進梳化底……」

我故意俯身將胸口的衣服放得更低,他乘機越哄越埋,偷看我乳房的秘密。

我沒有載乳罩,他自然看得很清楚,兩個乳房都差不多露了出來。他一定可以看到我那帶有點粉紅色的乳頭。

我見到他面紅耳赤,內心不禁偷笑:天下男人皆好色,我今晚一定要他成為我的獵物。

「哎呀,找到了……」

我指一指梳化底,姐夫樸過來,眼神卻依然在我的乳房內。

我拿了銀包,一抬起頭,姐夫的眼神已經標了火,面紅耳赤的望著我。

「靜心……」

「姐夫,妳做甚麼?不舒服嗎?……」

其實我已經心知肚明,因為他已經無法抑制內心的慾火,他捉著我的手:「靜心……」

他忍不住吻了過來,雙手也抱緊了我,我知道他已經跌入我的圈套。

「姐夫,妳……」

「靜心,給我抱一下,我……我很辛苦。」

他的嘴在吻著我的秀發、雙手抓著我的屁股,我們都是半跪著,他將我的身體完全貼過去,我感覺到他的東西在頂著我,而且在不斷膨脹。

「姐夫辛苦?妳辛苦甚麼?……」我詐傻扮懵,輕輕推開他。

「靜心,乖,給姐夫抱一抱,妳引得姐夫……快要發狂了,妳……妳不知道嗎?」

他很狼狽,死命的將我的乳房壓過去。

「啊﹗姐夫,妳……妳這個是甚麼?頂得人家怪不舒服的啊﹗」

我故意伸手摸他一把,令他火上加油,還露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

「哎﹗我的好小姨,妳真是傻女,妳連這個也不知道嗎?」

「不知道呀﹗這是甚麼,給我玩玩可以嗎?」

我一邊說著,一邊在他的地方輕輕撫摸,他卻更加顯得尷尬,捉著我的手按著他的地方,面紅紅的不知所措。

「靜心,妳……妳的嘴好漂亮,給姐夫吻一吻可以嗎?」

他的說話有點打結,根本就已經情不自禁。

我沒有說話,他已經吻過來,厚厚的嘴唇就吻著我的嘴,我第一次和男人接吻,滋味好特別。

他也不敢過份,衹是抱著我吻,不斷地吻,另一衹手就似乎在指導我去撫摸他的身體。

「靜心,我慢慢教妳……不要怕……」

他一直當我是小女孩,地的手開始不規矩,雖然隔著衣服,但是我知道他在移動,在我身上撫摸……

他摸著我的乳房,我當堂震了一震,成身就似乎通了電,他已經按捺不住,他吻我的頸,嘴巴的位置一直向下移,隔著衣服在吻我的胸……

他將我輕輕推倒在地扳上,然後跨上我的身體。

我看見他的狼狽相,不禁失笑:「嘻……」

「妳……妳笑甚麼?」

「姐夫,我不玩這個游戲了……」

我推開了他,坐了起來,他當堂失望得有如一衹傻兮兮的小狗。

「算啦,我想衝涼……」

我站了起來,一扭一扭走進浴室,我不知道姐夫的反應,但我感覺到他一定很失望。

「靜心……」

「甚麼?……」我回頭過來。

「我……我想……」姐夫尷尬的吞吞吐吐。

「妳想怎樣?……」

「我……」姐夫不敢說。

我知道他心裏想和我做愛,但卻不敢說,我更故意捉弄這個姐夫。

「妳想和我擦背是不是?」

「是……是呀……」

他歡喜若狂的站起來……

我走進浴室,他也像一衹哈巴狗的走了進來。

「妳要替我擦背,我要先看看妳的身體是否合格。」

「為甚麼?」他奇怪的問我。

「當然啦,假如妳的身體不幹凈,我才不會讓妳替我擦背呢﹗」

我這個說法,令姐夫信服,于是他就開始脫衣服。

他先脫去T恤,露出強壯的身軀。我看得有點心癢,然後,他就開始脫去長褲,那個位置似乎要迫爆內褲似的,硬硬的撐住了,我可以想象內裏的勁度,我很想過去摸它一摸,但我不想降低身價,姐夫脫剩內褲時也猶疑了一會。

他走過來捉著我的雙臂說:「怎麼樣?現在可以替妳擦背吧?」

「妳還沒有脫清光,我怎麼可以檢查到?」我故意刁難。

此情此景姐夫絕對任由我擺布,終于他鬥不過我,連最後防線都扯下了。

「啊﹗……」

我不其然地驚叫,姐夫的尺碼比想象中更厲害,而且雄渾有力,鐵錚錚的堅挺,我真不敢想象這個東西姐姐如何受得了。

「靜心,現在可以了吧?」

事實上,我也被他強壯的身體弄得耳熱面紅,情不自禁的咬一咬嘴唇。

「唔,妳先進浴缸,我才脫衣……」

姐夫十分聽話,他走進已經開了暖水的浴缸,站著在那裏衝水。我也開始脫衣服。

我的短裙很簡單,很快脫得衹剩下胸圍三角褲,姐夫卻金睛火眼,看得狂咽口水。

我慢慢把上衣也給脫掉,他在期待,兩個如花蕊般可愛的小皮球彈了出來,我還故意用手搓了搓,令他更加血脈賁張。

「靜心,進來,快進來,我為妳擦背……」

看她的急色相,似乎想將我吞下肚中,我動作有意放慢,令他更加辛苦。

「靜心,快……快脫下妳的褲……」

他越是急,我就越氣弄他,慢慢地將我那淺藍色的Victoria’s Secret三角褲脫下來,然後用雙手一遮,神秘的地方他衹能驚鴻一瞥……

「來……來吧,靜心……」

「唔……浴缸不太大,我恐怕站不下兩個人……」我詐意地說。

「不……不怕,我抱著妳……」

他已急得面紅耳赤,雙手伸了出來,作擁抱狀,我就輕輕伸腳進浴缸,他就順勢一拉,我給地抱住了……

「哎呀……姐夫,我叫妳擦背咋,怎麼……」

「唔……給我抱抱……」

他從後抱住了我,雙手已經貪婪地在我的乳房停留下來,重要的東西更貼得我緊緊,有如燒熱了的鐵柱,在水中膨脹。

我嬌扭地撒嬌:「唔……妳替人家擦背,怎麼在擁抱姒的?妳騙人,我不衝涼﹗」

我的說話嚇窒了姐夫。

他立刻鬆了手,拿起肥皂:「好﹗好﹗乖﹗我替妳擦背。」

他真的替我輕輕擦著大褪,姿勢卻不變的頂著我,他用肥皂泡在我的小腿、大腿輕擦。

想不到姐夫的手勢也不差,相信他一定經常替姐姐這樣做。

「姐夫,妳經常替姐姐擦背的嗎﹖」

「唔……」

他似乎十分投入,右手在擦,左手卻依然在移動,摸著我的大腿,嘴巴卻有意無意地親我的後頸。

「妳覺得我和姐姐的身裁如何比較?」

「妳兩姐妹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有一方面卻很難比較。」

「那一方面?」我好奇地問。

「妳姐姐每一吋肌膚……我都摸勻,就連她最神秘的地方……我都探討過,但妳……」

「唔,妳就想……不要﹗」

我故意地呶起小嘴……

「靜心,給我……」

他已急不及待,從後擁了過來,扳著我的臉就吻,他從後吻我的技巧很高,我也半推半就地順從了。

姐夫的接吻功夫很到家,我也捨不得放開,吻得我全身酸軟,他的手勢也自然撫摸我的乳房,力度適中,輕柔剛猛令我有點失控。

本來我想刁難他的,現在已被他的技巧所溶解,他將我移動過來,面對面地接吻。

姐夫很喜歡接吻,他慢慢的伸出舌頭在撩動我的小舌,我們根本就在濕吻。

他將我輕放躺在浴缸邊,利用這個地方作為枕頭,然後趁勢向我的乳房進攻姐夫舌頭的技巧真是利害,他一會兒吸我乳頭又一會的用舌尖在我乳頭旁游走。

而他的手也不停的輕柔我的柔軟的雙股及粉嫩。

「靜心,妳粉紅色的乳頭真是的好美好美!」

他的舌頭突然不停的颳我的左乳和右乳,他不停的上下左右的颳。

「嗯…嗯…姐夫…妳壞…嗯…」

我真的是舒服的忍不住的輕吟。我從來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我也會像A片女主角一樣淫蕩的輕吟。

「靜心,妳好濕歐,想不到妳是一個白虎」

不知道什麼時候姐夫以經把衝涼的水給關了,他的手指已可以感到我的粉嫩不停流下來的愛液。

姐夫終于發現我和姐姐最大的不同了。我就是屬于那少數沒有毛發煩腦的美女。我有長長直直亮麗的秀發但是我的腋下,手臂,修長的雙腿,和我的粉嫩卻是一根毛也沒有。

姐夫他也開始忍不注的想向我下面的粉嫩進攻了。他開始從我的乳房不直的往下輕吻,他親到我的肚臍然後他突然的用他的舌頭在我肚臍眼快速的攪動。

「啊……」

我又忍不注的叫了出來。我感到我的粉嫩在衝血和膨脹著。他突然起身和把我兩衹修長的雙腿拉開成140度,讓我的粉嫩毫無遮掩的曝露在他的注視下。

「天啊…靜心,妳這兒真是太極品真是太美了!!!」

我那又粉又嫩,無毛的小穴像一顆完美無瑕的水蜜桃微微的向他開啟著。我忍不住害羞的對他說:「嗯…姐夫,妳…不要看人家那兒嘛」「

「姐夫,我是不是比姐姐好看?」我好奇的問他。

可是他好象是看呆了一樣,目不轉睛的一直注視著我那蜜液外溢的水蜜桃。

正當我害羞的想去用我的手掌去遮掩我那曝露在外的粉嫩。姐夫他的頭突然的向我的粉嫩貼去。他的舌頭在我粉穴旁不停的游走,不停的順時鐘和逆時鐘的轉動著我的穴口。

「斯……斯……」

他竟然在吸食我的蜜液!

「嗯……」

「靜心……妳的蜜液真好吃!」

在姐夫舌頭不斷巧妙的挑逗下我以經無法思想。我的小穴覺得又癢又熱不停著汾泌水蜜桃汁。他開始輕含著我外露的「珍珠」。

「啊……」

我忍不住的叫著,全身有如電擊一樣。

「姐夫……我要……啊……」

我在也忍不注的向姐夫求饒,我的小穴有如千萬衹螞蟻在爬。可是他竟然笑著說:「靜心,妳別急。我還沒有探討過妳別的地方,妳那無毛粉嫩像水蜜桃的小穴,的確是比妳姐姐的毛穴可愛多了!」

我那燒壞的小粉穴以經等不急姐夫把他的大蟒蛇塞入。可是他竟然把我修長的雙腿合起來了。然後把我的膝蓋推到我的胸前。他輕輕的撫摸和吸允著我的腳指頭。

「靜心啊…妳那秀長的雙腿和玉一般的腳指,真是美啊!」

「姐夫,妳不要折磨我了……」我向他哀求著。

「好靜心,妳想要我什麼呢?」他真是可惡,明明知道我想要他的大蟒蛇卻又不給我。

不過姐夫也真的是很有耐性,他明明想占有我粉嫩的處女穴可是他就是能忍注一直停的替我作前戲。

他不像很多年輕的小夥子衹懂得衝穴然後睡覺。他真的是想品嘗我每一吋肌膚。

他的舌頭從我腳指,小腿,大腿一直的親到我的「菊花」。

「啊…姐夫那兒臟啊!」

想不到,姐夫毫不介意的品嘗我的菊花,他的舌頭在我「菊花」門口不停的舔著,還不時的淺入。

「啊……」

想到我的菊穴被英俊的姐夫給舔,讓我感到非常興奮。

「靜心啊!想不到妳這裏也美的不象話呢!」

「姐夫啊…快來啊…」我輕聲的吟叫著。

「靜心,妳是不是求我幹妳啊?」

可惡的姐夫,明知道我平時溫柔可愛又有氣質,我又怎麼會開口求他幹我。

「我一定要聽妳親口大聲的求我用大蟒蛇幹妳,要不然,妳以後跟妳姐姐講我強暴妳,那我可慘了!」

理智上,我是真的拉不下臉來求姐夫幹我。在學校的時候,我可是要風有風要雨有雨的,被男生朋友們捧在他們手心上的服務。想不到我的誘惑姐夫變成了哀求姐夫來幹我。

哎……我真是慾哭無淚。

還好,我燒壞的粉嫩已經讓我喪失理智和喪失我溫柔可愛的氣質了。

「姐夫……嗯……姐夫……快……快來幹我,快來幹我……快用大蟒蛇來幹我。」我忍無可忍的大聲哀喚他。

他把我修長無瑕的雙腿架在他的雙肩上,姐夫他終于也忍不住要占有我粉嫩的處女了。我感覺到他的蟒蛇頭以經在我水蜜桃裂縫一寸一寸的前進。

不一會兒,他已頂到我堅守十八年的處女的聖壁。

「靜心啊…想不到妳竟然還真是一個處女!」他很驚訝的叫著。

「靜心,我真的很有福氣能作妳第一個男人!」

姐夫以前曾經看過我常常跟我男生朋友們調笑,他竟然以為我是那種亂搞男女關係的人!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現在這個社會裏處女真的是很少了。象我那些同樣溫柔可愛型的死黨們,都被她們的男朋友們給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有些還告訴我,她們的菊花都被她們的男友粗暴的給開了。

想到我能把處女留了十八年而到現在給我的姐夫,我心裏竟然有點得意。

不過,我想最高興的還是我的姐夫。占有了我漂亮的姐姐,又快要占有了他的溫柔可愛的小姨。

「姐夫妳要輕一點哦,這是人家的第一次!」我害羞的請求他。

「妳放心,姐夫可是很有經驗的!」他自大的說。

突然間,他把他的巨大長蟒向前大力一頂。

「啊……姐夫……好痛啊!」我慘叫著。他已順利的強行進入了我的禁地。

我堅守十八年的蜜桃處女聖壁,竟然被他吹枯拉朽的給破了。我的處女鮮血染紅了純白色的浴缸和那一衹巨蟒。

「嗚……嗚嗚……」

我的眼淚忍不住的流了出來,他那巨大的蟒蛇好象把我的身體給分成兩半。

雖然姐夫已經作足了前戲,可是他那巨蟒不是我那可愛的小蜜桃穴可以承受的。

「靜心啊,妳的小穴還真是異常的緊啊。」

姐夫的巨蟒幾乎快把我的小蜜穴給撐暴。

他的勁度令我容納不下,我有點緊張,又覺得很痛,有份難以言喻的感覺。

而他的巨蟒直抵著我的花心,我的蜜穴毫無空隙的、緊緊夾住了這個龐然大物。不過,他的蟒蛇真的是太大了,真不知道我的粉嫩是如何承受這龐大外來的異物。然而,我的粉嫩感到這衹巨蟒不斷的散發出熱力。

「啊……」我又忍不住的叫了。

我的小蜜桃穴又汾泌了很多的蜜汁。

「噢……靜心,妳的小穴有一種奇異的吸力,真是讓我舒服啊。」

姐夫他很有耐心的享受著我的小蜜穴。我的小蜜穴緊緊的像千百衹小章魚腳緊緊的吸著他的「蟒蛇」。

其實,被姐夫巨蟒充實的感覺真好,難怪姐姐會這麼的喜歡和姐夫做愛。姐夫開始忍不急了,他開始慢慢的抽動。我的雙腿掛在他的肩膀上,而他也一面吻著我。

我的秀發,粉嫩的蜜桃全都濕透了。

雖然是我的第一次,但是人類天生都明白如何配合。我感覺到姐夫的勁度,他開始慢慢的把他的巨蟒從我的蜜穴拔了出來,然後又慢慢的插了進去。

姐夫很有耐心的慢慢讓我適應他的巨蟒。而我的小蜜穴在姐夫慢慢的抽插下也不感覺那麼痛了。我衹感覺到小蜜穴的水越來越多了。姐夫他也開始加快速度不停的抽動,時淺時深、又淺又深,搞的我的心忽上忽下的,淫水直流。

「靜心…妳真的好緊哦。」

他的巨蟒每一次出來竟把我的粉嫩外翻。

「啊…姐夫輕一點…啊…啊……」

雖然我的粉嫩已經有點習慣姐夫的巨蟒,可是確也經不得姐夫大力的抽插。

我真的是有一點後悔挑逗姐夫的情慾,他的龐然大物竟然開始毫不留情的衝刺我粉嫩的處穴。

他再度不停的抽插,時淺時深、又淺又深的插來我一百多下。

「啊……啊……啊……」

我到達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高潮。

我的粉嫩不斷的吸取收縮和擠壓他的蟒蛇頭,突然間……

「啊……姐夫……」

我的粉嫩好象尿了。他的「蟒蛇頭」被我一股溫熱的蜜汁一噴,差一點就快開始「吐口水」。

我突然覺得天昏地轉的,整個人不知道身在何處。我的粉嫩還緊緊夾這姐夫的「巨蟒」在不停的抽蓄著。

「靜心…舒不舒服啊?」他溫柔的向我問。

「舒服…嗯…舒服……」

我輕喘著回答他,可是我人卻還在高潮慢慢的回神中。

「姐夫可還沒有到哦。」他笑著說。

姐夫他不愧是經驗老到,他並不會急于讓他的巨蟒在我的蜜穴「吐口水」。

他把他的「巨蟒」從我的粉嫩抽了出來。

「啊…姐夫……」我的粉嫩感到一陣的空虛,我不禁的哀嚎著。

然後,他用雙手握住我的腳掌,把我那自豪修長的雙腿給打開成120度。他凝視著我那被他摧殘的蜜桃還留著紅色的處女鮮血和透明白色的蜜液。可惜我人還沒從高潮中回神,我也衹能任由他的擺布和凝視。

他突然頭又往下一貼。

「啊啊啊……」我輕喊著。

他毫不嫌臟的吸食我處女的鮮血和蜜汁。

「斯…斯…」

他好象吃的津津有味呢。

他的舌頭還不斷的在我的蜜穴上下進出的挑動,他還不時的輕咬著和挑弄我的「珍珠」。我再也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啊…啊……」

我的第二次高潮來了。

我的粉嫩忍不住的噴汁,而姐夫他被我突來的高潮給噴了一臉我的蜜汁。

在一次的天旋地轉,我差一點快昏了。可惜姐夫他還沒有高潮,在我享受著第二次高潮時,他又把他的「巨蟒」塞回我那抽蓄中的小粉穴。

又是一陣的充實感。

「啊…」我輕喘著,差一點又來第三次高潮。

「靜心,妳放心。我會讓妳有個終生難忘的第一次!」他溫柔的跟我講。

我看他英俊的臉被我噴滿蜜汁,卻是一點也不介意,反而讓我羞紅了雙臉。他又把我自豪的修長雙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他的雙手輕輕的柔撮我兩邊的乳房。他的「巨蟒」正要開始毫不留情的大幹我的小穴。

「啊啊啊………」我也衹能這樣子的狂叫了。

姐夫的「巨蟒」一次又一次,竿竿到底的、不停的抽插我的粉嫩,讓我無法思考。

「啪…啪啪…」

他的「巨蟒」不停的深入我的身體,而他的蛋蛋卻不停拍打著我的屁股,像是一種勝利的節奏。我們由有節奏而變得瘋狂,我懂得配合姐夫。

再瘋狂抽插了近千下,姐夫他咬牙切齒的捏著我的雙峰。

「靜心……妳……妳……啊……」他舒爽的叫我。

「啊…姐夫……」

「我要……我要出來了……」

「啊……啊……」

「喲……」

我感覺到一陣熱流在我體內激射,而姐夫的「蟒蛇頭」也感到我的第三股高潮。

交換愛液是種很神奇的感覺,難怪姐姐和姐夫歡好時如此忘我……

他把我翻了過來,讓我躺在他的胸前。

我們擁得緊緊,在浴缸中擁得緊緊……

我的粉嫩還是緊緊夾住他萎縮的「巨蟒」。

我們緊緊在一起輕喘享受著高潮。他的雙手還不乖的輕捏我的雙股。

「姐夫…我愛死妳啦。」我輕輕的呼喊。

「靜心,妳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不美的。妳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我愛妳。」他溫柔又有感而發的對我說。

我心裏得意的笑了。

因為姐姐真的難得一見的超級美女,而從小到大,我在她的身旁都是她出盡了風頭。能把帥氣的姐夫成功的誘惑,我心裏真是很有成就感。

想到這裏,我就糊裏糊塗的累了而睡在姐夫的身上。

姐夫後來跟我說我累壞了,他怎麼叫也叫不醒我。他就很貼心的幫我把全身洗了一遍,替我擦幹和換上我的內褲。然後,他把我抱回床上去睡了。

第二日,我起床,看見姐姐和姐夫在梳化中,姐姐問我:「靜心,昨晚姐姐出去,姐夫有沒有欺負妳?」

「有呀﹗」我睜大雙眼。

「是嗎?他怎樣欺負妳﹖」

「他不煮飯給我吃。」

「是嗎?那妳吃甚麼?」姐姐緊張地問。

「香腸,姐夫泡制的。」我望一望姐夫,狡猾地一笑。

「哈﹗老公,妳真行﹗」

「哈……哈……」大家相視而笑,卻各有所思。

第二日,跟姐姐講完話了以後我還是覺得全身酸痛。尤其是我的小嫩穴,被姐夫那一衹「大蟒蛇」給開了以後,連走路都還在痛呢。

「臭姐夫,他可真不懂得憐香惜玉呢!」我心裏氣道。

不過換一個方向想的話,也可能是我太漂亮了,讓他無法想到憐香惜玉。想到這裏,我就偷偷的笑了。

回想起來姐夫那瘋狂的「大蟒蛇」,真的是叫我又愛又怕的。

「啊…天啊!」

我想起來我並沒有做避孕的措施。姐夫的「巨蟒」可能是直接的進入我的子宮噴「口水」。我心裏,想完蛋了,十八歲就要幫姐夫生孩子了,那姐姐臉上不是掛不住?聽我的死黨們說,如果男生把女生搞的很high的話,他們的「口水」噴到我們子宮裏面,會很容易讓我們女生懷孕的。

「天啊…是不是百分之八十的機率?」

我回想著我最好的死黨秀秀所說的話。

如果姐姐知道我被姐夫搞的懷孕,那她不是會氣死了?不行,不行,我也是很愛我姐姐的。我要想辦法去買事後的藥。可是,天真又有點純潔的我卻怕被熟人看到而不敢去藥房買事後藥。

這種事就得麻煩我最好的死黨秀秀,她也是和我一樣是T大二年級,主修電腦係的美少女。

因為計算機係女生本來就很少,而像我們這樣的美女更是快要絕種的生物,所以我們在係上可是被受大家的關愛呢。

我二話不說就直接的拿她放在我這裏的公寓鑰匙找她去了。這可是人命關天啊,她是絕對不會見死不就的。何況我衹是要向她拿事後藥而已。

我騎著我的摩托車快速的奔向她家。

當我輕輕開啟她的公寓,結果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聽到:

「噢…噢…啊啊,大雞巴哥哥,快插死妹子…啊…親親好老公…快插死我…啊…」

天啊,我怎麼這麼倒霉。難道又要看一場春宮嗎?我心裏想:「Bitch…我插死妳,插死妳。」

「啊…Yes…Yes…就是這裏!」秀秀喊叫著。

當我聽聲音是來自秀秀客廳的房間,我心裏放了一塊大石頭。我心裏想著,還好她們的房門是關的,要不然我可受不了。

哎…她這種哀叫又會讓我回想到姐夫那可怕的「大蟒蛇」在我嫩穴裏施暴。看來,我衹好倒霉的在她客廳的皮沙發上來聽完他們的春宮了。

秀秀並不像我那麼的純情,她的性伴侶可多了呢。在大一的時候,她就睡過了係上所有的帥哥們。她還跟我抱怨過什麼帥哥大多是中看不中用。所以我們這一群死黨就封她為性愛女神。

這一次聽那個男的聲音就知道他不是秀秀的現任男友小強。

說到小強,他長的還可以,但是聽秀秀說他被小強給連幹兩天的給收服了。秀秀老是笑著說她最愛吃精力旺剩的大香菇了。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春宮。

哎…我這個死黨可真是淫亂呢。

他會是誰呢?

「寶貝撐著點…」那男生吼著。

「啊……啊,我不行啦啊…」

聽到秀秀這一陣急喘聲,我知道秀秀已經高潮了。

「秀秀…秀…妳怎麼暈過去了呢,哀…我就快來了!」

聽到他說的話,我真是有一點嚇到了。

不敢相信,我的老天,他竟然把我所認識的性愛女神給搞昏。我真的有一點好奇他長的什麼樣子。

突然,一陣開門聲把我給驚嚇到。

「啊………」

我被他給嚇了一跳,他竟然沒穿衣服就出來拿水喝。

我趕快用手遮住我的雙眼。

「我是來找秀秀的。」我遮住眼睛尷尬的對他說。

原本一個有氣質的美女是不應該會看裸男的,可是好奇心還是戰勝了我的羞恥心。我從手指的細縫偷看他。這下我可看清楚他長的什麼鳥樣…

我心裏想,天啊!秀秀什麼時候品味變差了。

他長的又醜又矮又胖。眼睛小小的,滿臉的豆花,說有多惡心就有多惡心。可是他也有一根不輸姐夫的肉棒,但是比較特別的是,他的肉棒還有很多天生的肉珠子。

真是惡心死了!是不是中標啦,我想。

他的醜鳥上還沾有秀秀的愛液,還滴到地上去,真是惡心!

「妳是……?秀秀的死黨對不對?」

他流著口水又姦笑的面對著我,卻也不把他的醜惡的「鳥」給遮一下,還拿到我面前耀武揚威的。

真是羞死人了!

「對,我是秀秀的死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她幫忙,妳能不能遮一下?!」我眯著雙眼解釋的說。

他面對著我,肉棒翹著老高,好象又大了一些。

「妳知道我們等妳等了好久啊!秀秀已經暈了過去了。」

「等我…?」

不會吧。我沒跟秀秀講我要來啊。

「哪…妳能不能先幫我一個大忙?」他曖昧的說。

可惜我並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我還天真以為他是要叫我把秀秀給弄醒。

「好啊,沒問題!」我想也不想的一口答應。

在我一眨眼的時刻,他把我給壓倒在沙發上。

「好寶貝,妳就快一點幫我解解火吧!嘿嘿嘿…」他淫笑著。

「妳要幹什…」

我還沒說完,嘴巴已經被他的臭嘴給親上來。他的嘴巴和舌頭是臭的,好象吃完臭豆腐。

「啊…色狼……不要……」

他的雙手迅速的把我的GucciT- shirt和Victoria’sSecret胸罩大力野蠻的撕掉。我那粉色的乳頭又彈了出來。我趕快用手把雙峰擋住不讓他看到。

他趁我雙手在忙的時候,雙手拉住我的裙子和內褲。他像野獸一樣毫不猶豫的用力一拉,把我的Guess裙子和我心愛的小熊內褲給脫了。

在我還沒回神搞清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我已經被他給脫光了。

早知道我就穿牛仔褲而不穿我那漂亮的Guess裙子,要不然,也沒這麼容易被他給脫光了。

他把他的雙手壓制著我的雙手,讓我無法反抗。

「不要…不要…不要強姦我…」

我反抗著哭泣的求他,可是他的力氣真的是比我大。

「嘿嘿嘿…」他淫笑著。

「秀秀說,妳是個騷貨,讓哥哥的大雞巴來替妳解饞,妳看妳剛剛在門外聽的都濕了。」

剛剛回憶和姐夫做愛的時候竟然讓我的小穴濕潤了。

「不要…不要…我有男朋友了。」我求著他。

「噢…這個我知道了。秀秀說妳喜歡玩被人強姦的戲碼。」

天啊,我的死黨交了什麼朋友,這個死醜男難道看不出我不是那種人嗎?像我怎麼清純可愛的美女怎麼會喜歡被人姦!

「嘿嘿…妳們剛開始都會說不要不要的、有男朋友,可是等我插妳的時候,妳就會叫我不要停,對不對?」

老天啊!!這真是我貞操的大危機,我的粉嫩蜜桃穴是給我那英俊的姐夫一個人的。

我是秀秀唯一的、純情的死黨,難道秀秀沒跟他說?這個白痴死醜八怪難道不知道他真的是認錯人了。

「我不是…我不是那種人。」我哀嚎的說。

「嘿嘿嘿…老子我還沒搞過像妳這麼有氣質的美女。妳的腰還真細,長的還真像朱茵啊!」

「來讓老子看看妳的嫩穴是不是也一樣好看!」

「啊……不要。」

我心想不好,他見到我的粉嫩蜜桃是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他那個奇型的肉棒又開始殺氣騰騰的對我示威。他用手強行把我自傲緊閉的雙腿張開成120度。

我自由的雙手試著推開他。

我的雙手還來不及遮掩我的蜜桃穴。

「媽的……妳下面是又粉又嫩的蜜桃白虎,老子我交好運了!」他口水滴到我身上的說。

我粉嫩無瑕的蜜桃穴被他給發現了。

大事不妙!

「啊…不要啊,我有男朋友了。他會找人來砍妳的!」

我希望他會看在我有男友的份上饒了我。

「嘿嘿…秀秀那個騷貨還不是有男朋友,她可一直都是叫我親哥哥,好老公的!」他醜惡肥的臉淫笑著。

他把他的腰強行介入我的雙腿中,我的雙手又被他壓制在沙發上了。他那不輸姐夫的「巨鳥」已經一寸一寸進入我的蜜穴,叩到門了。我的蜜桃感覺他「鳥頭」旁的肉珠已經慢慢的變大和發熱了。

我心想:「姐夫,靜心可能保不住妳的小蜜桃穴了。」

「媽的!妳真美啊,老子交好運了,想不到妳這麼淫蕩,喜歡被人強姦。哈哈,老子真的交了好運!」

「妳看這我這裏!」

他突然的放開我,雙手然後抓住我的腳掌,把我的雙腳高舉著,我那粉紅色的蜜穴大開著。而他帶著肉珠子的大肉棒頂著我的穴口。

我用手想要阻止他進入,但是我的粉穴感受到他肉棒散發出的熱氣而感到全身酥痲. 而更慘的是,我也情不自盡的流出大量愛液。

「嗯…不要……好痛……」

我眼睜睜看著他的肉棒撐開這我那緊緊的粉穴慢慢進入我的身體直到消失。

「啊……」

我的蜜穴突然感到大爆滿。

「啊……輕一點……」

他的滾燙肉棒在我體內,讓我想起姐夫幹我的時候。

他突然很快的又把它給拔了出來。

「啊……」

我毫無自主的叫著。我那的密穴突然感到一陣空虛。而他肥肥的醜臉很得意的看這我的失落的表情。

「妳看這我的肉棒!」

他的肉棒濕濕答答的,都是我的蜜汁,我看來也一陣嬌羞。

「啊…」

他突然毫不留情的直撞入著我的粉嫩。他巨大的肉珠棒子身入到我的穴心,讓我感覺到一陣刺痛。我的小蜜桃穴被他醜惡的巨棒給撐大、給占領了。

我心裏多希望是姐夫來幹我,而不是這醜惡的肥男人。我流下我第一次被男人給強姦的眼淚。

他的肉棒雖然沒有姐夫那麼粗可是他也直達我的穴心。

「啊…真是好緊啊…」

他享受著我小蜜穴緊緊夾住他的肉棒。

我感到他肉棒和畸形的肉珠漸漸的在我體內變大和發熱。

天啊……我覺得我的蜜穴快被撐壞了。

「啊…」

我感覺到我蜜穴的心被他的肉珠一燙,差一點就開始尿了。

「好穴…好穴…想不到妳還真緊,真緊啊,哈哈……很有吸力哦,像有百衹手的緊緊夾我寶貝。哈哈哈…如果要是老子功夫不夠的話,早就射了出來。」他得意的笑著。

第一次被姐夫以外的人贊美我的蜜穴,感覺還真的是很奇怪。

「妳真是難得的美穴美人……真爽」

「啊…」我忍不住的叫著。

原來他又把他的肉棒給拔了出來,而我小穴又感到一點點的空虛。然後,我下意識的期待著他再度的插入。

「好老婆,妳的親親好丈夫來了,不要……害怕,嘿嘿嘿…」他肥臉淫淫的笑道。

「啊…」

他又把他的肉棒狠狠的插入我的蜜穴直到花心。

他看我蜜穴被強占了以後放棄反抗了,就把我秀長的雙腿扳成M型。他把我的小腿架在他的肩上了。

他的雙手緊托出我白嫩柔軟的屁股,他那醜惡的肉棒和那異型的肉珠在我那剛開苞小蜜桃穴裏開始逞凶了。

他真凶狠,不一會,他的蛋蛋已經在我的會陰那拍打。

「啪…啪啪啪啪」

我的蜜桃穴竟然在秀秀家被這個醜惡的肥男響起了男人勝利的節奏。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他的蛋蛋一直不停的拍打著我的會陰。

「哼……哼……哼……」他不顧一切又很有規律的狂頂著。

他的肉棒和肉珠每一次都直達我的穴心,他狠狠的颳著我的蜜桃陰壁。我的粉嫩毫無空隙的緊緊夾住的他的肉棒。

他一進一出的,而我那的粉色陰唇隨著他的巨棒內翻外翻的,好不凄慘,蜜汁不停的外泄。

「啊……啊……啊……啊……」我狂叫不停。

他醜惡的肉珠竟帶給我前所為有的快感。我知道為什麼連秀秀這麼經驗豐富的性交女王也要被他給幹暈。

他好狠!他用他醜惡的凶器不停的蠻幹、狂幹著我的小蜜桃穴。

「賤貨,Bitch,妳真緊啊,快叫妳的好老公,好哥哥!」

他狠狠的不停的抽插著我。

「妳們這些長的漂亮的爛貨吊個什麼,還不是被我的肉棒給幹!」

他怒吼著,好象他以前被美女們給唾棄。

「妳是T大的又怎樣,老子我才小學畢業,照樣幹死妳!」

「插死妳……插死妳……」

不過說真的,在正常情況下,我也絕對是不會喜歡他的,更不會給他我的蜜穴。

「啊啊……」我歇嘶底裏的叫著。

「叫好老公啊,賤貨,叫我阿泰好哥哥…」

「姐夫……姐夫……姐夫……啊…………」我神智不清的呼喚著我的姐夫。

「對對對…我是妳的好姐夫,讓我狠狠的插死妳!」

「姐夫插死我啊………插死妳的小姨子啊……」

在他近百下的快速的強猛抽插,突然我覺得天開始在轉,而地開始在搖。

我快要高潮了。

突然間,他把他的醜陋的肉棒給拔了出來,我的小密穴感到非常的空虛。

「啊……」我忍不住的叫道。

他站起了身,手插著腰,好象在調息一樣的深呼吸著。他那醜惡的肉棒滴著我的蜜汁,看起來特別的嚇人。

真不知道我的小蜜穴是如何融納這醜惡龐大的巨棒!

「我的小姨子…妳真的像處女一樣,太敏感了,這麼快就快不行了啊。」

他醜惡的肥臉看著我無力的躺在沙發上喘息著,屁股附近的沙發都被我的蜜汁給弄濕了。

「嘿嘿嘿……試試我這招火車便當!」

他雙手托著我腰的後面,然後站了起來。

我雙手情不自禁的抱著他的頭。

「啊……」

連姐夫都沒用過的這個體位,讓我更感覺到他肉棒好象又很深入我的身體。

他抬起我的屁股,然後又放了下來。

「啊…………」

這種身不碰地的體位讓我更專注的感到他的肉棒侵入著我的身體。因為害怕掉下來的關係,讓我的密穴緊緊夾著他的肉棒子,也因為這樣,我更能感覺到他的肉珠子散發出來的熱力,在我身體裏面不同的部位。

我粉嫩的蜜穴衹覺越來越癢……

我的身體不爭氣的配合著他的肉棒上下晃動。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的聲響不斷,我的蜜汁泛濫成災,不停的流……流到了他的肉棒上,然後流到了他的蛋蛋上,滴滴答答,又滴到了地上。

「啊……啊……」感覺到天昏地轉……

我高潮了。

「啊……」

我呼吸急促……蜜汁暴流……我上了天堂!

「啊……啊啊……啊……啊……」

我歇斯底裏的叫著……還有點哭腔。

發現我高潮的他,突然的把我放在沙發上躺著,一衹腳高高的抬起來放在沙發背的上面,一衹腳放在踩著地。

我身體上的秘密毫無保留的完全呈現在他面前。

他從上面看著我高潮時的桃紅色臉、加上一點神智不清的感覺又有點害羞的臉在喘息著,看到了我那高高凸起的粉紅色雙峰和我的水蛇腰。我全身濕濕的,香汗淋淋。

然後,又看到了我那原本緊緊閉著的粉紅色蜜穴,現在已經開了很大的口,閉也閉不上。而他也借機喘息著……

「嘿嘿……美……真是美的沒話說。哈哈,T大校花嘛,老子把妳幹的唧唧唧唧叫……哈哈……」

他高蹺的肉棒滴著我的蜜汁,看著他很得意的杰作。

我高潮神誌不清的時候聽著他的稱贊,心裏下意識覺得有點得意。

當我回神發現我的蜜穴毫無保留的外露,真是羞死了……

我正想把腳從沙發背上拿下來的時候,卻發現他撫弄著我潔白如玉的腳掌。

「美啊……不愧是校花啊……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有缺陷啊。」

「滋滋滋……」

他開始吸吮著我的每一根腳趾和舔我的腳掌。

「嗯……癢啊!」

高潮後的我全身無力,衹能任憑他在我的腳掌肆虐。

「好…現在換妳來玩了。免得妳說我衹顧自己快活。」

他把迷迷糊糊的我拉起來,然後自己又坐在沙發上。我雙腿張開,面對著他坐在他腿的前面。

「來來來…現在換妳來幹我。」

他雙手開始搓著我的雙峰和粉紅色的乳頭。

「嗯嗯嗯…」我舒服的叫著。

我的蜜汁又開始四溢,先是流到他的肥腿上,然後是地上。

他用他的肥舌順時鐘、逆時鐘的轉著我粉色的乳頭,還不時的吸它們。從左邊換到右邊。

「嗯嗯嗯……」

「妳的胸部真是太美了,雖然不大,卻是又柔又嫩又粉紅色的。妳舒不舒服啊?」

「舒服…嗯……舒服!」我毫無理智的回答他。

我空虛的小蜜桃穴可就慘了,它竟是越來越癢,不停的冒蜜汁。

「我的小姨子,怎麼還不上來啊?」他輕聲問道。

「我上來…我上來……姐夫。」

高潮兩次的我迷糊的認不清楚誰是誰了,衹想讓肉棒來充滿我的蜜穴。

他用雙手抬起我雪白的屁股,把我的身體貼近著他的身體。他把我的蜜穴對準他的肉棒,然後用力一放。

「啊…」我慘叫一聲。

不過,小蜜穴卻是得到了滿足。他的又熱又大的肉棒又塞滿了我的小蜜穴,他帶有肉球的龜頭直頂著我的花心,讓我又麻又癢的。

「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雙手受扶著他的肩膀,忍不住的自己上下套弄著。

他的雙手撫弄著我雙峰,腰身,背後上下的輕撫著、尋找著我的敏感地帶。然後,他把他的肥臉埋在我雙峰中間,不停地左舔右含著我粉紅色又凸起來的乳頭。

「強姦我…幹死我…強姦我……幹死我……妳是我的女王。」他吼著。

他的話像催眠一樣,讓我不知羞恥、快速不停的套弄著這個醜惡的肥男。

「我幹妳…姐夫……我幹妳……」我性奮哭喊著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我很有節奏的套弄著他的肉棒。

套弄了百餘下,我的體力漸漸不支。

我雖然是香汗淋淋,但還是慢慢的不停上下的套弄他的肉棒。

「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啊……」

他的肉棒真的把我搞的很舒服,讓我不停的叫好。

「嗯……噢……姐夫!」

我高潮了。

他的雙手緊緊的摟著我的細腰,而我的手緊緊摟著他的脖子。

高潮的我,蜜穴不斷的擠壓他那醜惡的肉珠怪棒,想要它把口水給吸出來。而他的肉珠的溫度好象特別的燙。燙的我粉嫩肉壁不停受縮不停的噴蜜汁淋在他的龜頭上。

「啊…真爽啊,我的小姨子!」

他巨棒享受著我蜜穴的強烈吸力和緊緊的收縮。

我急喘著想多吸點空氣。我已經沒有力氣了。

他的巨棒還沒開始噴「口水」。

我的老天,他真能幹,我心想著。

他讓我回了幾口氣,然後把我抱起來平躺的放在濕濕的沙發上。他把他的巨棒從我的小蜜穴抽了出來,他的巨棒滴著我大量的蜜汁。然後,他站了起來。

我的小桃穴還在抽搐著。我還在昏沉的享受第三次高潮的餘味。

他的雙手抓著我膝蓋,把我自傲修長的雙腿打開成M型,讓我的蜜穴好無遮掩的暴露在他的醜惡肥臉下。原本緊緊閉起毫無缺口的蜜穴被他強力的開墾後,在這個姿勢更顯得蜜穴口大開。

「我的好小姨子,我是不會忘記吃妳誘人的無毛蜜桃。」

他眯著雙眼淫笑著。

他把他的醜惡肥臉貼近我的蜜桃,然後幫我清理蜜汁。

他的大舌頭挑弄著我內外陰唇。

「啊……啊……」我叫著。他衹吃了一下子就把我高潮外溢的蜜汁吃完了。

「好吃好吃……真的是蜜汁……」他贊美的說。

突然間,他把我翻了過去,然後讓我的膝蓋跪在沙發上。我的雪白屁股被翹了起來。我像一衹母狗一樣趴在沙發上。

「好妹子,我看妳的菊穴這麼的緊,恐怕還沒被人開發過吧!」他笑道。

不會吧!他想破我的處女菊花。

「不……不那裏不可以!」我驚嚇的叫著。

可是高潮過後的我沒有任何力氣反抗了。

「就讓我替妳這T大美少女開妳第一次的菊花吧。」

我眼淚不經的流了下來。

姐夫,我可能不能為妳保持處女菊花了。

他雙手搭在我雪白的屁股上,濕淋淋醜惡的肉珠龜頭對準著我的菊花門口。

他慢慢的施加壓力。

「啊……痛啊!」

他的肉珠龜頭一寸一寸的慢慢深入。

他一定是在折磨我。

他的肉珠龜頭以經慢慢的插入我的菊穴了。

「啊……痛啊!」

我感到我的屁股快裂開了。

「哇!真的很緊。嘿嘿……妳的處女菊花已經是我的啦!」他得意的笑著。

正當他要全力一挺一竿到底的時候,我左右搖擺著我的屁股,他的肉珠龜頭從我的菊穴一滑了出來,剛好他全力一挺,肉珠龜頭對準了我的蜜穴。

「啊……」

又是一陣舒爽,他頂到了我的花心。

「媽的……」他氣罵道。

我把全身所有剩下的力氣集中在我的蜜桃小穴,不讓他把醜惡的肉棒給拔出來。

「荷……」他舒爽的叫著。

我的小蜜桃穴異常緊緊的吸著他的肉珠龜頭,蜜桃陰壁用力夾住他醜惡的肉棒。

「好……這裏也可以!」

他忍不住的想要從我後面再次抽插我的蜜穴。

「啊……啊……啊……」

我第一次趴的像母狗,然後給男人從後面給幹著。

「我幹死妳母狗……我幹死妳!」

他雙手抓著我的細腰,不停的前後推著幹我。

「啊……啊……啊…… 」

他真凶狠,不一會,他的蛋蛋又拍打著。

「啪…啪啪啪啪」

我的蜜桃穴在秀秀家被這個醜惡的肥男響起了第二次男人勝利的節奏。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他的蛋蛋一直有節奏的、不停拍打著我的蜜桃。

他的肉珠龜頭次次都直達我的穴心,猛颳著我的蜜桃陰壁。我那粉色陰唇又被他的「巨鳥」內翻外翻的,好不凄慘。

「啊……啊……啊……啊……」

我狂叫不停,又達到高潮了。

高潮了四次,全身覺得無力,快要昏了。

他還是不停的狠狠插入我的穴心。

不知道他是是天生異領還是吃了什麼藥。

我都已經高潮疊起了他還沒來。

他又狠狠不停的抽插了我近百下,而經過了他一個下午的千插萬入,我可憐的蜜穴變的鬆鬆的,開著口,已經沒有太大的反應。

「媽的,妳怎麼可以這麼快就完了。秀秀常常跟我吹妳們多厲害呢。」

休息一陣子以後,他惡罵著,然後把他的肉棒拔出來。

天啊!!上面還有我處女的鮮血。

他幹的太用力,把我的小蜜桃又撕裂了。

「媽的…賤貨,難道妳大姨媽今天來…幹,老子還真衰!」他罵道。

我可憐的蜜穴又被開封一次還被人罵,我心裏非常生氣的想。

好險,他沒噴「口水」在我的蜜穴裏,我還可以算是清白的,我天真的想。

我以為他看我不行了就會放過我,心裏高興著。

誰知道他竟然說:「啊…秀秀說妳是69口交女王,口技很強?如果我為了讓我的精華噴在妳的小蜜桃裏,就把妳硬幹幹暈了,那是不是就嘗不到了?」

老天爺啊…他真的是太凶狠了。

就算我暈了他也會一直幹我流血的小蜜桃,直到「吐口水」。

想著他那醜惡的肉珠棒,我下定絕心,絕對不能讓他的毒「口水」污染了我的蜜桃穴。

我要為姐夫保持我的蜜桃穴的幹凈!

「來,雅潔,我們來69口交!」

「雅潔?」我很虛弱的說。

可惜他沒聽到。

想不到我的另一位死黨雅潔是69口交女王!!!

天啊!我真的太不會看人了。想象不到那外貌清純可愛、聲音又嗲的雅潔會是69口交女王。她以前還裝的清純可愛、什麼都不懂的樣子,她真會騙人。

「不是…我不是雅潔。」我喘著氣的回答他。

「好好好……妳今天不是雅潔。靠……妳們T大女生就喜歡玩化名游戲。」

「對對對…妳今天是我的小姨子。」

難道雅潔今天要跟秀秀和這個醜男玩性愛游戲?我的天啊!這真是天大的誤會!!!

他也不等我解釋就把我從沙發上拉了起來,轉了個身,我虛弱的毫無反抗之力,然後他躺在沙發上,讓我在上面替他69口交。

我看到他醜惡的肉珠惡棒還沾著我的蜜桃玉露和處女鮮血,心裏感到惡心。心裏想,我的玉露是給我姐夫一個人吃的。

「騷貨…妳那無毛的水蜜桃真是好吃啊,讓妳姐夫我再來品嘗品嘗。」他留口水的惡笑道。

「妳不是我的姐夫!」我氣著回答他。

我的姐夫才沒那麼醜呢。我心裏想。

「那剛剛是誰一直叫我姐夫,叫我插死她呢?」他惡笑道。

「妳…」

「我們來比比看,是妳先吃到我的精華、還是我先吃到妳的蜜水呢?」他淫笑著。

「啊…」他以經開始品嘗我的水蜜桃了。

「不公平,妳偷跑。」我輕喘著。

「啊……啊…」

他把他整個舌頭都拿來颳我的蜜桃。

他像小狗一樣的從我蜜桃的底部舔到我蜜桃的上方。他很有耐心,不停的上下颳我的蜜桃。有時候他還把舌頭深入我的蜜穴,探索著我高潮的蜜液。

「哈哈…小美人,如果我先吃到妳高潮的蜜汁的話,那我就衹好用妳的菊花來幫我射精。」

不行,不行,我心裏想著。我第一次的菊花是給姐夫的。

當下我已不在思考,雙手抓住他醜惡的肉珠怪棒往我的小嘴裏塞。他的臭棒子還真大,塞了我滿嘴。

我學著姐姐為姐夫口交的技巧,為他套弄著。

真是交友不慎,自嘆命苦,我衹有硬著頭皮的給他口交。

聽以前秀秀講過,男人的精液也算一種補品。我也衹能給我自己這樣安慰。

「噢…真舒服…真舒服!」他不停的贊美我。

可是他的嘴巴也沒停下來。他用舌頭挑弄我內外蜜桃,不時碰到我的珍珠。他偷吃我的蜜桃汁,而且還斯斯有聲的。

一陣又一陣的觸電感覺,我發覺我又快不行了。

我感到我的蜜汁越流越多,呼吸越來越重,小蜜穴也開始有點抽搐。

不能…我一定要保住我粉嫩的菊花,我心裏想。

我加深對他惡棒的套弄。

「斯…斯…」

我學姐姐吸姐夫時候的猛吸他的肉珠龜頭。

我舌頭加快不停的轉動他的肉珠龜頭及馬眼。

「荷荷……」

他開始他野獸的狂叫,他也開始呼吸沉重。

「噢…好…噢…好!」

他一直叫好。

我心裏緊張的不停套弄,就怕我的蜜汁比他快出來。越來越深,越來越深,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可以接受他惡棒的侵犯直到我的喉嚨。

突然間…

「噢…妳這賤貨真是好啊…」他狂叫著。

好死不死的在他的肉珠碰到了我喉嚨底的時候,一股惡水從他的肉珠龜頭噴了出來…

「咳……咳……咳……咳」

我被他惡臭的精華給嗆到了。

他大部份的臭液直噴進我的食道,到我的胃裏去了,讓我感到一陣惡心。而當我把肉棒拔出來的時候又噴到了我的臉上。真是倒霉透了!

我心裏想著:「姐夫,妳可知道我為了妳,用嘴巴保住了妳的蜜桃和菊花不受污染?!」

「咳……咳……咳……咳」

天啊…

他臭惡的精液從我的鼻子和嘴巴咳出來了。

他的精液真的好腥啊。雖然他已經出來了,可是他舌頭沒有停下來,反而也越轉越快的挑逗我的珍珠。

然後我慘叫一聲:「啊…………」

我也到高潮了。

他醜惡的肥臉被噴上了我的蜜汁。

他的身體和我的身體也因大戰全身流汗,濕而無力。

「雅潔…妳不虧是69口交女王,哈哈…真爽!」他看著我被他顏射的臉和流下了眼淚及精液從嘴、鼻流出來以後不禁笑道。

經過了多次高潮,我沒有力氣罵他這個惡人了。

我在秀秀家被阿泰強姦,蜜穴不知道被阿泰的「惡鳥」給深入惡插了幾千、幾萬下,連我可愛的小菊花也差一點被他給破了,最後被他強迫,跟他69,替他口交。

哎……今天真是我倒霉的一天!

我累壞了。

我沒有力氣換69的體位而癱在又醜又肥的阿泰身上,睡著了。

下午兩點的時候,我醒來了。

我真的希望早上衹是惡夢一場,不是真的。可是我發覺雙腿毫無力氣,而蜜桃的陣痛讓我忍不住流了眼淚。臉上和嘴巴裏面還有死阿泰的臭精液。

我一絲不掛的躺在秀秀的床上。

我的雙眼一打開就看到秀秀擔心地看著我,我忍不住的抱住她痛哭。

「哇…秀秀,有人欺負我!」

「來,靜心乖。不要哭了。是我對不起妳!」

我們抱頭痛哭著。

秀秀跟我解釋,因為她的男朋友去國外出差兩個月。她的小穴耐不住癢,所以在網上交了一個炮友阿泰來打發時間。

她說阿泰是一個小學畢業的工人,他的朋友幫他在網上吹他的「凶鳥」有多厲害,所以她們才認識的。

雅潔喜歡玩被人強姦的戲碼,所以今天她們約在她家來玩姐夫,姐姐,小姨子的3P強姦游戲。可是雅潔的臨時男朋友回來了,所以放秀秀的鴿子。

她說雅潔不打個電話來,打手機也找不到,所以秀秀就忍不住先試炮。誰知道阿泰不知道吃了什麼藥或塗了什麼藥,那天特別的勇猛。久插不泄的折磨人。她足足被阿泰的惡炮猛插了3個多小時,體力不支昏了過去。

那知道我在阿泰正要休炮的時候出現,讓他色心又起,而阿泰以為我是雅潔就強姦我。

她說她被阿泰幹昏後,醒來才發現阿泰和一個女的全身光溜溜69的上下躺著,而阿泰臉上和身上都有血跡。她走近一看,發現女的是我,這才覺得大事不妙。

因為我看起來慘不忍睹。

我的密桃小穴流了很多的血,而我的臉上、口鼻也都流著阿泰精液的痕跡。她怕我的處女已經被阿泰這個衰人給占有了。

她說她知道我是一個死心眼的女生,所以她怕我失了處女身給阿泰,會想不開。

她把阿泰給叫了起來,然後罵了一頓。

阿泰也發現事態嚴重了,因為他強姦錯人了。

阿泰千求萬求的求秀秀救他,然後一溜煙的穿衣服跑了。

「靜心,妳放心。妳被阿泰給強姦的事情不會有別人知道的,我已經叫阿泰發了毒誓不說的。」

「嗚……嗚……」我還是不停的哭著。

等我心情平靜了之後,秀秀聽了我和姐夫的故事就給我了一些事後藥,給我吃了。然後又給了我一包備用。

「還好,妳的第一次是給了妳那英俊的姐夫,如果是給阿泰的話,那就虧大了。」她慶幸的說。

「妳為什麼會讓這麼醜、這麼肥的阿泰占便宜?」我好奇的問。

「傻靜心,妳沒感到他肉珠的威力嗎?還有他那插死人的狠勁嗎?」

「我……」

跟秀秀這個淫亂女人真是無法溝通,我心想著。

不過,回想著被那又醜又肥的阿泰強占我的小蜜桃又讓我忍不住想哭。

「傻靜心,難道妳會笨到為妳姐夫保持貞操嗎?」

難道不對嗎?我心想。

「我的好靜心,慢慢來。以後妳一定能享受和嘗到許多不同男人的肉棒。」

「我才不要呢。我衹要我姐夫。」

「靜心,如果妳以後還需要阿泰服務的話,就跟我講哦。」她曖昧的小聲跟我講。

「我才不要再見到他呢!」我很生氣的跟秀秀說。

「可阿泰說,妳也有主動幹他呢。來,說真的妳到底有沒有enjoy?」

我真是感到吐血。我被阿泰強姦了她還問我有沒有enjoy。不過回想著我瘋狂的騎在他身上的時候,我也感到一陣嬌羞。

我走的時候她還俏皮的問我,阿泰有沒有我姐夫厲害。

「他怎麼會有我姐夫厲害呢!他的還沒我姐夫的大。」

「呵……呵……那以後有機會能不能叫妳姐夫一起來玩呢?」

真不愧是秀秀,連我心愛的姐夫也想試試。

我在秀秀家已經把全身上下、裏裏外外全洗了一遍,穿了秀秀的DKNY衣服和我自己的小熊內褲及Guess裙子回家了。到了很晚的時候,全身無力的我才慢慢騎車回家。

結果,姐夫和姐姐都回來了。

快睡覺的時候,姐夫突然來到我的房間,他輕聲的說:「sh…妳姐姐在睡覺。來,把這個給吃了。」

可惡的姐夫,早不給我吃藥,等我自己去拿藥的時候,被人給姦完才給我吃藥。

我白了他一眼,然後收下他的藥,把他給趕了出去,他可能還不知道我在氣什麼就被我趕走。

「姐夫啊,我很不容易才保持我小蜜桃的幹凈、還留住我的處女菊花啊!」我小聲的嘆道。

「姐夫,妳可知道,妳心愛的小姨子為了事後藥,結果被人強姦,還被噴了一臉和一嘴的臭精液嗎?」

累死我了,我已經不要再想了。

我睡了。

希望下一次姐夫能用他的「大蟒蛇」好好的補償我!


Tags: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