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姐,她的絲襪 近親亂倫

今天就說說我和我的表姐之前的亂倫之事。

因為我在我家這邊,還有我母親娘家那邊我都是最小的,也養成了我在性啟蒙和性成熟階段喜歡大姐姐的心理。

今天要說我的這位表姐是我姨媽家的姐姐。姨媽家有兩個孩子,因為大姐比我大好多差不多有二十多歲,故此不提,主要是提一提這位二姐小雲姐。

小雲姐比我大10歲。從小模樣就好,乖巧可愛,我的幾個姨媽和舅舅都特別喜歡她,因為姨媽家沒有男孩,所以我就深得姨媽和姨夫的喜愛,我的這位小雲姐也特別喜歡我,從小就帶我玩。

現在我回想起來,發現我從小就對女孩的腳有特殊的迷戀,現在叫戀足,小時候,小雲姐經常在我面前晃著她的一雙小腳,問我「姐的腳好看嗎」,我就會傻傻的回答「好看」。

後來隨著年紀的增長,一般男孩都會對自己家的女人們產生性幻想,小雲姐也不例外的成為我的性幻想對象之一,但是也就只是幻想,沒有機會付諸實際。

等我上初中的時候小雲姐結婚了,和她的高中同學,姐夫對小雲姐也特別好,家境也不錯,好像是開廠子的,挺有錢。

誰都為我的小雲姐找到這樣的一個歸宿而高興的時候,姐夫在結婚兩年的時候,孩子剛才出生的時候,因公殉職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大家措手不及,小雲姐也一天天的憔悴下去,本以為這麼一個弱女子會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就連姐夫的父母也對表姐說,叫她再找一個,畢竟還年輕。但是表姐回絕了,說要自己把孩子撫養長大,也是給姐夫一個交代。

本來我不會與這位堅強的表姐有任何的交際了,性幻想也就只存在於性幻想了,但是事情該發生了。就在我大學畢業那年開始。

我大四那年順利的進入到家鄉的電視臺,期初還沒畢業按實習待遇。

因為家裡單位有點遠,我就開始吵吵的要在單位邊上租房子,但是父母說什麼也不同意,怕我沒有管教了。

這時候表姐和姨媽就提出讓我去表姐家住。表姐住的是姨媽之前的房子,就在我單位邊上,步行去單位不到十分鐘。

父母當然高興了,說有表姐看著我,我肯定幹不出什麼壞事來。其實我也高興,又能親近我的小雲姐了。所以我一口答應了,兩天之內就半從大學寢室搬到了表姐家。

在這裡我要先介紹一下我的小雲姐。雖然已經是孩子媽媽了,但是畢竟結婚早,我搬進去的時候才三十剛出頭,小外甥也剛剛念小學一二年級(我實在記不清了)。小雲姐身高差不多有165左右,皮膚有點黑,但是是那種健康的小麥色,皮膚光滑。身材特別好,雖然是孩子媽媽,但是身材跟沒結婚的小姑娘有一拼。因為長期在銀行工作,氣質也很好。

之前說了表姐家是姨媽之前的房子,是一大家子人一起住的大房子,三居室,因為表姐的境遇,姨媽就把房子給了表姐——小雲姐。小雲姐自己住一間主臥,小外甥自己一間,我來了就自然住另外一件比較大的。

期初我還擔心會給小雲姐添麻煩,但是小雲姐從小就喜歡我,我來她自然高興,小外甥也更是高興了,總算有人能陪他玩了,還有小雲姐的意思是我能隨時輔導外甥的功課,尤其是寫作。

打破平靜內心的一天

日子一天天的過,我與小雲姐也相安無事!但是有一天卻改變了我的內心平衡。

我記得十一假期剛過,我也順利的轉正(但是合同沒下)。接著我的工作量也加重,需要寫的稿子和要做的片子也越來越多。領導開恩,允許我可以在家完成,我就順理成章的不用去單位,在家安靜的創作了。

記得那天,我在家寫稿子,小雲姐上班去了,外甥也上學了,家裡就我一個人。有寫作經驗的人會有這樣的體會,寫作遇到瓶頸的時候,是怎麼想也寫不出來的。

於是我就放棄了寫,翻開自己珍藏的島國愛情動作片看,也算是解解悶了。那時我正處在性生活的空檔期,沒有一個性伴侶,只能靠這些片子打發。之前我說了我是一個十足的戀足者,所以我存的片子多數都是絲襪和足交的居多。

看了一會自己身體有點燥熱,我就起身找水喝,經過小雲姐的房間,(小雲姐對我從來沒有避諱,我自己在家的時候,她的房間從來是不關門的)她的房間是主臥,而且還有一個大陽臺,我突然發現陽臺的晾衣架上晾著幾雙絲襪和內衣。我的目光直接落在絲襪上。

我在這裡介紹一下小雲姐,她在銀行工作,天天都穿制服,高跟鞋當然少不了絲襪了。肉色的黑色的,長的、短的不少。

當我看到,小雲姐的絲襪在那裡隨風擺動,就像是信號旗在那裡朝我招手一般!我當時心裡就想,我怎麼就忽略了小雲姐了呢!

因為是性生活的空檔期,加上剛看過島國動作片,下體瞬間撐起了帳篷,我也身不由己的朝那幾雙絲襪走過去!咽了一下口水,伸出我的那雙罪惡的手,拿下了晾在晾衣架上的絲襪。我先拿下一雙肉色短絲襪,放在鼻子上聞了聞,但是因為是洗過的都是洗衣液的味道,但是也不錯了!我的下體已經快爆炸了!我又拿起一雙連褲黑絲襪,還有點水沒全乾。

拿起這兩雙絲襪,我也沒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在小雲姐的床上,一邊講短絲襪含在嘴裡,一邊拿著黑色的連褲襪套在已經青筋暴露的陽具上,使勁的套弄,而腦子裡也不由自主的幻想折和小雲姐雲雨的情景,一會馬眼有點麻麻的,我趕緊將黑色連褲襪退下來,生怕精液射在絲襪上,單腿跪在地板上,使勁的套弄,臨射的時候嘴裡還低吼這小雲姐的名字,射了一地!

事後趕緊我沒有失去理智,趕緊打掃戰場,擦地板開窗戶放放味道,然後檢查絲襪,黑色連褲襪上面有點陽具分泌的液體不多,短肉色絲襪上有我的口水,趕緊拿到洗手間洗了!因為黑色連褲襪本身就是濕的,簡單的用水沖下就好了,肉色短絲襪洗完了也很快就能乾。做好善後工作之後,我繼續回到房間寫作。晚上小雲姐回來,啥也沒有發現。

從那以後,我只要單獨在家,就會找機會拿出小雲姐的絲襪,好好的爽一翻。隨著天氣的一天天的轉涼,小雲姐的絲襪也消失了,變成了棉襪,我是很不喜歡棉襪的。

有一天我就趁著我獨自在家的時候,在家裡翻箱倒櫃的找姐姐的絲襪,最後讓我發現了,原來在我的房間衣櫃裡。

會問我,為什麼會在我的房間裡,這裡要交代一下。小雲姐家是姨媽的老房子——三居室,也延續了姨媽之前住時候的裝修風格,就是主臥沒有衣櫥,衣櫥就在我現在住的這個房間。所以小雲姐將入冬不能穿的絲襪也就順理成章的在我的房間裡的衣櫥裡,當然肯定是在我不在家的時候收拾進去的。

自從找到這一大盒子各式各樣的絲襪之後,我就像是發現了寶藏一樣,興奮得不得了,當天就拿出一雙絲襪瘋狂的自慰,但是還是不敢射在絲襪裡,臨射的時候把陽具拔出來,射在地板上。

有些時候我也會在晚上睡覺的時候拿出姐姐的絲襪,躺在床上,幻想著小雲姐跟我做愛的場景自慰,有些時候也會射在絲襪裡。最後我都會在沒人的時候自己洗乾淨,拿吹風機吹乾,放放味,再放到盒子裡。我的這些舉動從來就沒有被小雲姐發現。

這期間我也看了不少關於亂倫的文章,加上那時候我已經和我堂姐有了亂倫的事實,只不過沒有走到最後做愛的一步,所以和自己的姐姐發生特殊關係,已經在我的生活中變成了常態,而小雲姐也就順理成章的進入了我的獵豔範圍,每天也幻想這有朝一日和小雲姐來那麼一場拋棄倫理的瘋狂性愛。

等到事情真的到來的時候,我就發現有些時候,小說裡寫的那些,什麼那某某的絲襪或者內衣自慰,被發現了,最後發生了亂倫性愛;或者上面的精液被發現了,隨之也發生了亂倫性愛,我覺得這些都只能是出現在小說裡,現實中不會那麼富有戲劇性的。我也一直在等待著,在等待中慾望就更強烈。

表姐你做我模特吧

這段時間,我又恢復到了之前風流快活的日子,通過工作之便,認識了不少模特,參加節目的選手,從中我也發掘了幾個半固定的炮友,沒事在她們身上發洩我的獸欲,每次和她們滾床單的時候就會想起小雲姐。

正當我不知道如何開口,或者說是如何對小雲姐暗示的時候,一件小事幫了我的忙。

還是那一年,已經入冬,一紙聘用合同到了我的手上,從畢業入職,到半年後正式下合同,我算是有了夢寐以求的編制了。

高興之餘,老爸老媽也送了我一件我一直想要的禮物,單反相機。雖然是佳能的單反入門機型500D,但是在當時大部分人還是使用數碼卡片機的時代,我這個小單反屬實風光了一下小。

業餘生活我就沒事拿出去拍一拍風景、街景什麼的,好不快活,偶爾也學學色情網站上和我的那些床友拍一些雲雨的照片。

已經是寒假了(我已經不能再擁有寒假了,但是小外甥有),而我小雲姐的故事就開始在這個寒假。小外甥照例回他的爺爺奶奶那裡過寒假,家裡就剩下我和小雲姐兩個人。

在這段時間裡,我幾乎天天鬼混到深夜,平時我倆基本上都不怎麼說話,原因是我不知道怎麼開口,天天在家裡打腹稿,而小雲姐看我不支聲她也不好和我說些什麼!

記得有一天,週末。我頭一天玩到很晚,所以起床也就很晚,快中午了才起床。是小雲姐叫我起床的,叫我吃中午飯。

吃飯的時候小雲姐說:「老弟一會求你一件事。」

我說:「啥事啊?」

小雲姐:「我新買了一件大衣,你幫我拍幾張照片唄!發到空間裡。」(當時還沒有微信朋友圈,微博之類的,只有QQ的空間)

我當時沒多想一口就答應了。快速的吃完中午飯,小雲姐進屋換衣服,我調試相機。一會小雲姐把房屋門打開了,叫我進去拍照。小雲姐買了一件黑色的羊絨大衣,裡面她自己配了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衣,下面穿一條緊身的黑色羊絨褲,白棉襪。

期初我照了幾張,感覺不是很好。就說:「姐,你有靴子嗎?穿上吧!要不高貴的大衣,露這白襪腳不太好看!」

小雲姐招辦了,穿上她也是新買不就的高筒靴,這下有了感覺,我一連照了好幾十張。事後小雲姐審查一下,還誇我照得好。我自然要誇我自己一翻,畢竟我是專業的啊!我突然腦子裡閃現出一個邪惡的想法,我可以用拍照作為我的藉口,一點點的完成我的罪惡的想法。

我鼓起勇氣對小雲姐說:「要不小雲姐你做我的模特吧!」

小雲姐:「為啥啊?」

我說:「畢竟我之前都拍風景的,照人還是新手,姐你形象氣質都挺好的,就當幫弟弟個忙,做我的模特。」

小雲姐爽快的就答應了,她還不知道我內心的邪惡想法。

從那以後,只要我倆都有時間,我就給她照相。姐姐有什麼新衣服也找我給她照。我這個人有點小火慢工的意思,有可能是性格使然,凡是不急於求成,就連我和的堂姐也是醞釀了那麼多年才一步步的發展的,但是那也是我少不更事時的衝動,現在是兩個成年人,所以要想促成亂倫之事,還得一步步慢慢來。

進一步的發展,還是從腳開始

這段時間,其實也就倆禮拜吧!我倆照了不少像。有室內的也有室外的。小雲姐也誇我照人像的功夫越來越好。

一天,吃過晚飯,我又提出來照相了。但是我提出來要照她工作裝的。小雲姐很順從的進屋,半個小時後叫我進屋。

只看小雲姐穿著一身她們銀行黑色專業西裝,下面是一條西裝褲,腳上穿一雙蓋腳面的黑色高跟皮鞋。雖然和我預想的不太一樣,但是不能急於說出自己的要求。先勉強的照了幾張。

隨後我藉口不太好看,要求姐姐找一雙漏腳面的,穿上絲襪。小雲姐也沒多合計,跑到我的房間(之前說了,她過季的衣服和襪子都在我房間的大衣櫃裡)一會照我的要求穿上一雙肉色的絲襪,和瓢鞋進屋。我讓小雲姐保持各種姿勢(小雲姐在我的調教之下,也學會了白各種半專業的姿勢配合我照相)。

先拍了幾張比較正經的,隨後我動手將小雲姐的一隻高跟鞋不完全脫掉,而是讓她用腳尖挑著鞋,翹著二郎腿,看著這撩人的姿勢,我蹲在那裡照相,下體明顯腫脹了很多。

隨後又拖下高跟鞋,絲襪腳全暴漏在我的面前,姐姐躺在沙發上,這樣我還能偷偷的拍幾張足底。通過鏡頭,看著小雲姐的肉色絲襪腳,就在我的面前,青色的血管在肉色絲襪的襯托下,若隱若現,那種感覺甚是美貌。

說真的我真想沖過去,抱著小雲姐的腳舔個夠,然後將小雲姐按倒就在沙發上操了她,但是我的理智還是戰勝了我的衝動。畢竟還不知道小雲姐的意思,這一切都很突然,我真怕出點什麼事不好!我一直對自己說,這是現實,不是那些亂論小說裡寫的那樣。一步步的來,不著急。有人會說我是慢性子,但是我的慢性子往往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好收穫。

而這個收穫就在我給小雲姐明目張膽的照腳差不多一個禮拜之後。那天是週末,我早就準備好今天給小雲姐照絲襪腳了。沒有什麼囉嗦照完了。那天姐姐穿的是灰色的連褲襪,照的時候,我經常暗地裡深呼吸,因為實在是太迷人了,一個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一直壓抑這自己的感覺,實在不易啊!

等照完了,小雲姐突然問我,「你怎麼老愛照我的腳啊?」

「誰讓姐姐腳好看呢!好看的我都照!」因為小雲姐問得突然,我趕緊找個理由搪塞。

「我看看你之前給我照的吧!」小雲姐吩咐我(因為之前給她照的都給她看了,近期有腳的就沒怎麼讓她看)

「好啊!」我當時就在想,不管了就今天吧!我察言觀色,只要小雲姐給我機會說出來,我就說吃來,豁出去了。

其實我能有這個想法也是幾天前我和小雲姐的一次談話影響的。那是一次吃晚飯,我和小雲姐已經不像以前不怎麼說話了,什麼都聊,聊工作,聊單位的同事。

「我看你最近工作挺累的吧?」小雲姐關心的問。

「還行吧!也不是很累,大小夥子不能說累。」我一邊吃一邊回答。

「工作多,以後就少玩點。天天那麼晚回家幹啥啊?」

「年輕人唄。」

「有女朋友沒?」小雲姐問。

「沒有!」其實我說的是實話,我那些女的根本就不算是女朋友,只能算是炮友。

「小小年紀,別一天到晚就想沒用的事。」小雲姐開始說教起我來了。

「啥事啊?」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但是我隱約感覺小雲姐在說我的私生活。

「別以為我不知道,上回給你洗褲子,兜裡掉出來一個那玩意的包裝袋。(我知道是說我用過的避孕套外包裝,小雲姐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你現在小不在乎,等上了年紀就知道了,不知道愛惜身體,還有找個好女朋友,姨和姨夫等著你趕緊結婚抱孫子呢。」 小雲姐說。

「我懂了,我是成年了。再說了現在成年人哪有幾個安分守己的啊!」我回答,「對了,姐。姐夫走這麼長時間了沒有人追你嗎?」

小雲姐等我問完這話,神情有點落寞,「誰能追我啊!姐歲數大了,還有你外甥。現在的男人都願意找小的。」

「那……」我剛要問你不想嗎?但是我沒有問出口,畢竟我認為的時機還沒有到。

好了扯了幾句閒話,作為鋪墊,現在進入正題。

就因為上述對話,我打定主意,就在今天。我帶小雲姐進我的房間,打開電腦,調出標記有小雲姐的資料夾。裡面全是給小雲姐照的照片,是正常的。在小雲姐資料夾裡還有一個子資料夾,名字是絕密,我給打開了,裡面就是給小雲姐照的腳的照片。

「臭小子,還真照了我這麼多腳的照片啊!多噁心啊!」小雲姐有點責怪我。

「一點也不啊!你看你的腳,37碼的不大不小正好(偷偷看過她的鞋碼)而且不胖不瘦的,腳趾還這麼齊。多好看啊!」

我大加讚美之詞。我一邊說一邊翻看著照片。小雲姐肉色的、黑色的、還有幾雙灰色的絲襪腳在電腦螢幕上一一展現,腳底,腳背,全景展現,還有幾張大特寫,連絲襪紋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這時候我突然想到了,我之前在我家保姆身上使用的那一招來。

「姐,你不懂。這叫局部模特拍照,現在可火了。」然後我把電腦裡隱藏的戀足照片給小雲姐看,期初還是一些比較正常的絲襪腳的照片給姐姐看,畢竟是自己家人還是有顧慮的。

「小弟,你不會是戀足癖吧?」小雲姐突然開口問我,一下子讓我措手不及的。

「姐,你怎麼知道的有這詞的?」

「我可是過來人什麼不知道啊?在新聞上,網上還有我們單位那幫老娘們嘴裡不都能聽到嗎!之前你給我照相照腳我就有點懷疑了。小弟,你可別像新聞裡說的那樣,當街要人襪子,偷襪子什麼的啊!」

「那種變態的事情我可做不出來。我還有潔癖呢!」我趕緊辯解。

「你拿過我的襪子沒?」小雲姐突然問。

「沒有絕對沒有。」我矢口否認,這點絕對不能讓小雲姐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要是承認了,會是什麼結果。

「那還行。」

「姐,那你知道了我戀足,你還讓我拍嗎?」我有點顧慮的問。因為小雲姐點破我實在是讓我措手不及,我也有點害怕這麼早被發現,以後怎麼進行我的計畫啊!趕緊戰戰兢兢的問姐姐,這個照相可是我倆靜距離接觸的關鍵啊。

「沒啥不可以的。你只要不做變態的事就行。」小雲姐爽快的答應了。 「其實我挺好奇的,戀足的人要人家襪子幹啥啊?你這麼幹過嗎?」小雲姐出於好奇問。

就這機會來了。

「我給你看看吧!」我趕緊將電腦裡另外一個存有舔腳和足交的圖片資料夾點開。「有時候他們都幹這個。」豁出去了。

「不嫌臭啊!」小雲姐看著舔腳的照片說,「你也這樣?」

「他們我不知道,我是嫌棄的,我有潔癖。」我點著圖片,一點點的畫面的色情程度逐漸升級,足交的圖片出現了。

「這都是什麼啊?不看了。」小雲姐有點不高興了。我準備下手了,死就死了。

「姐再照幾張吧!你今天既然都知道了我的秘密,姐姐你還允許我繼續拍,那今天再給我拍幾張吧!」

「真拿你沒辦法。」小雲姐笑著說。「怎麼照?」

「姐你拖鞋上床吧!」因為剛才小雲姐一直是坐在我床邊跟我聊天的。

小雲姐也沒多想,拖鞋上床。我拿著相機,這回就明目張膽的拍她的灰色絲襪腳,因為本人喜歡足底,就沒完沒了的拍足底,時不時的還用手碰觸她的腳,擺造型,還不時的撓一下小雲姐的腳心,惹得她大笑。我這麼做的時緊張的是口乾舌燥的。因為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一點點的卸下小雲姐的心理防線,為了一會下手。

後來,我開始有意的撫摸著小雲姐的腳。到現在當回憶寫到這裡的時候,我還有一些激動呢!隨後我拿著相機跪在小雲姐腳邊,而我的眼睛也不從取景器裡看小雲姐的腳,而是直視著她的腳。

「我記得小時候,你還問過我你的腳好看嗎?從那時候起我就特別喜歡姐你的腳。你看你的腳不胖不瘦,腳趾還挺齊的,腳底沒有任何的老繭,真是完美。」我一口氣說出來了,然後我將小雲姐的腳,相疊的放在一起,其實那時候能這麼做沒有任何的用意,但是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意想不到,這樣的話,我要是做一些過格的舉動,她不會馬上抽回自己的腳。

「腳多髒啊?」小雲姐說。

我又把鼻子湊上前聞了一下,「你看還一點味道都沒有,多乾淨啊!姐你的腳最乾淨了。」說完這話,空氣是靜止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會知道彼此會幹些什麼。

「今天就不拍了,回房間了。」小雲姐要抽回自己的腳。

我那哪能放過啊,好不容易來的機會,一把抓住她的腳,「就這個姿勢,別動,最美了,再拍幾張。」我趕緊拿相機裝模作樣的拍幾張,而我明顯感覺小雲姐有點顧慮了。拍了幾張之後,我突然問了一句,「姐,我想親你的腳。」

我問完這話就想狠狠的打自己倆耳光,這話簡直就是廢話,這麼問誰會同意啊?這不是明擺著我要強姦你,你同意嗎?

「不行,我倆是姐弟,這麼做不合適。」不出意料的小雲姐反對了。

我死死的抓住她的腳,又把之前的那些話說了一大遍。還保證只親她的腳,不會做其他別的過分舉動,我不記得求了能有多長時間。也可能是小雲姐自己那麼多年了,也需要一些刺激吧,最後她同意了,並跟我說就只能親,不能做其他,也讓我別多想別的,就這一次。一次就一次,我的想法是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會有其他的發生。

得到了小雲姐的默許,我慢慢的湊近了她的腳。輕輕的在她的腳掌部位吻了一下,我明顯感覺到小雲姐的腳顫抖了一下,接著我把小雲姐的每個腳趾都親了一遍。然後伸出舌頭,在我夢寐以求的腳上,輕輕的舔著。腳掌,腳跟,腳趾每一處都細細的舔著,生怕落下一處地方。

「姐,我舔你什麼感覺?」

「有點癢。」小雲姐說話變得輕聲輕氣的了,「真搞不懂你為什麼會舔腳。」舔腳兩個字,她說得更輕了。

我接著舔,捧起一直腳細細的舔,還用牙齒在腳跟和腳掌肉肉的地方,輕輕的咬,還將小雲姐的腳趾含在我的嘴裡,她的絲襪基本上已經被我舔濕了,到處都是我的口水。我用餘光看小雲姐的時候,她明顯閉上了眼睛,胸部因為呼吸急促,一起一伏的,她也在享受我的服務。

當我沿著腳跟往上舔的時候,她制止了我,「今天就到這吧!」

我也懂得見好就收的含義,不能做的過分,不然真的就沒得玩了。我只好放下小雲姐的腳,「謝謝姐。以後還能讓我照嗎?」我不放心的問。

「我想想吧!今天的事不準跟任何人說知道嗎?」小雲姐臨走的時候囑咐我。

我回應了一句之後小雲姐離開了我的房間。剛才激動的心情久久難以平靜,在她回房間之後,我狠狠的手淫了一把,把壓抑依舊的精液統統的射了出來。

本以為有了第一次就有會第二次,可是第二天起來,小雲姐有意無意的在躲著我。就連我跟她說要拍照,她都說沒時間。當時的心情可想而知了,生氣我當時為什麼那麼衝動,也生氣為什麼我不繼續做一些別的,更生氣的是,既然讓我舔了,為什麼有阻止我,這不是玩我嗎?

那段時間,我和小雲姐開始了一段時間的冷戰,心情的低落可想而知。我當時沒有任何的辦法,也找不到任何的藉口去和她說話。心情的低落,工作也就出錯,這是常理。

於是我開始了瘋狂的舉動(不是你們想想的那種對她強行進行一些事)而是找朋友喝酒,喝大酒。天天醉醺醺的回家。而這種舉動卻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記得過了能有兩個禮拜了,日子已經進了臘月,快過年了。這天是周日,前一天晚上和同事出去喝酒到很晚,中午才起來,起來的時候看見小雲姐已經把中午飯做好了。

「趕緊把飯吃了,要不胃受不了。」小雲姐這是這麼長時間來,第一次和我主動說話。

我答應了一聲坐下來,靜靜的吃飯,不是不想和她說話,只是頭真的很疼。因為喝的多,胃不太舒服,沒吃幾口就不吃了。起身剛要走。姐姐把我攔住了。

「你昨天喝多少啊?」小雲姐問我。

「不知道了,沒數。」我漫不經心的回答。

「你才多大啊就學會喝大酒了?你不要身體了?」因為從小就疼我,小雲姐又開始關心我了,「能跟我說說為什麼嗎?工作不順利?」我心理話說你不是明知故問嗎?還把工作扯出來了。

「是有點。」我還是那種態度回答。

「工作怎麼了?」

「提不起精神來?」

「怎麼了?」

得了既然到這裡了,我就痛痛快快的說吧,「還不是因為姐姐你嗎?上回舔你的腳之後你就躲著我,連拍照都不讓了,我就害怕姐姐以後不搭理我了,心裡有心事,工作就做不好,讓領導罵,只能借酒消愁了。」

「你啊,說你什麼好呢?這麼大了還是像個孩子似的。我只是有點亂而已,以後別這麼玩命的喝酒了,工作也好好做,知道嗎?這工作來的不容易。」小雲姐說。

「那你就是同意了?同意我照相了?」我順勢就問。

「拿你沒辦法。」小雲姐也被我氣樂了。

「那就現在吧!」我趕忙進屋拿相機,也不顧自己頭疼的厲害了。

又能照小雲姐的腳了,我真的很高興,這回各種角度照了好多,因為小雲姐已經知道我戀足的隱私了,我也不避諱,中途還讓她換了一雙我比較中意的黑色絲襪,雖然是興奮,但是因為宿醉的緣故,有時候一起身還會頭暈眼花。可是這跟小雲姐的腳比起來,那就不是事。

當我再一次的捧起她的絲襪腳的時候,我又問,「能親一下嗎?」問完我又自己跟自己較勁,怎麼又沒記性,生怕姐姐不同意,這一切又都白費了。

「真是敗給你了,記住下回別問我。」小雲姐也是無奈,但是這句話就是默許我了,接著她又對我說,「保密。」

「我一定保密的。」我趕忙做發誓的姿勢。

我就像得到了衝鋒號的士兵一樣,捧起小雲姐的黑絲腳,伸出舌頭,開始舔起來。熟悉的味道,久違的觸感,一股腦的隨著我的舌頭,我的嘴傳遍我的全身。因為太喜歡姐姐的腳了,有好幾次我都是發瘋般的舔舐,還有就是輕咬,鬧得小雲姐發癢,向我求饒,我還將自己的臉埋進小雲姐兩隻腳掌裡,來回的摩擦,而她只有靜靜的看著我這麼做。

後來舔累了,我倆都停下來,我明顯看到小雲姐呼吸有些急促。還是那句話今天就到這裡吧!我們倆就各回各的房間。因為宿醉,我倒在床上就睡著了,夢中,我夢到了和姐姐足交,做愛。

足交只是起點

從那以後,我幾乎每天都要舔小雲姐的腳,因為快過春節了,我倆都沒有了休息日。但是每天舔腳是必不可少的,就像是學生每天的作業,企業員工每天的例行打卡一樣。

這樣的舔腳持續了一個多禮拜,在這期間我和小雲姐的感情也增進了不少。她還問了我不少關於戀足的問題,期初我給她解釋的時候還是點到為止的,到後來我就有目的的勾引她,怎麼具體怎麼說,同時還給她看了不少島國的戀足片給她看,尤其是足交的片子,有好幾次我給她看足交片的時候,就暗示她給我做足交,小雲姐就語重心長的跟我說,我倆是姐弟,舔腳已經超越了這層關係,這是底線,不能破之類的話。

我全當這話是耳旁風,因為我有經驗(和我堂姐也是經歷過這些的)看足交的片子,起初小雲姐還是不太適應的。但是,足交片一般都不會單純的足交,都會有一些口交和做愛的鏡頭,每當看到這些的時候我都能感覺到小雲姐呼吸有點急促,也會儘快的讓我關掉視頻。我感覺進一步發展的時機到了。

然後我臘月二十八就回家了,因為要回家過年了。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沒有寒假的春節,也是我參加工作以來第一個春節。那時候還是臘月二十九半天假,大年三十開始休息七天的春節長假安排,我們單位只要是將春節的工作提前做出來,就可以提前回家。

臨走的時候,小雲姐還在上班,我給她打個電話說我回家過年了,在電話中,我能聽出小雲姐有些失落,畢竟自己一個人吧!我真想早點回來陪姐姐。

我們幾個剛到單位的年輕人,被要求和老同志們抽籤春節假期期間值班,我抽到了初五那天上午,所謂值班就是一個部門出一個人,在辦公室呆三個小時左右,等下午接班的人來了就可以回家了。起初我還是不太願意的,但是沒想到這次抽籤,讓我終身難忘。

因為是我工作的第一個春節,全家都很高興。又是串門,又是請客的幾天好不熱鬧,當然還去了姨媽家,見到小雲姐的時候我倆都很正常,沒有什麼尷尬。

媽媽當然要謝謝姨媽和小雲姐對我的照顧,說我給她添麻煩了。小雲姐也說了我不少好話,說我工作認真什麼的,還教我小外甥功課。

記得在吃飯的時候,我還在桌子底下用腳去碰小雲姐的腳,她不好意思的狠狠的踩了我一腳,用眼睛白了一下。在飯桌上我有意無意的提出我初五要回去值班,言外之意就是個小雲姐聽的,意思是「那天我有可能會去。」

到了大年初五那天,我早早的回到辦公室和同事們侃大山,時間過得也挺快,感覺不到一會就到了接班的時間。

同事們相約去喝酒,我說我家裡有聚會就走了。臨出門我給小雲姐打個電話,得到的資訊就是小雲姐這天也在家,我真的是高興壞了,趕緊快速的來到了小雲姐家。

這天小雲姐在家休息,沒去姨媽家,也沒去姐夫的爸媽家,就讓小外甥在爺爺奶奶家呆著吧!我能理解,畢竟姐夫已經走了,她也不太想回去,睹物思人吧!

再次看到小雲姐,雖然才隔了幾天,但是還是很激動的,聊了一會之後,我根本就沒有任何預兆的,捧起小雲姐的腳開始舔,因為之前我倆已經舔過無數次了。

「看你猴急的樣子。」小雲姐被我這突然的舉動驚著了,但是也沒有拒絕我。

「想死弟弟了。」我一邊舔一邊說。因為沒有提前做伏筆,小雲姐在家穿得很隨便,穿的是棉襪,我不太喜歡棉襪,但是也對付了。舔了一會,我說:「姐你換絲襪吧!」小雲姐戳了我頭一下,就去我的房間換絲襪,我跟在後面,因為比較著急,她就直接換的肉色短絲襪。

剛換上,我就迫不及待的舔。好幾天了沒舔姐姐的腳了,真的很想,我用盡了我能想像到的各種舔腳方式,瘋狂的把小雲姐的腳舔個夠,襪子都濕了。小雲姐也有一些動情了,輕聲的呻吟回應我。

我當時覺得該有所突破了,再不突破我真就是傻子了。我在舔一隻腳的時候,我拿起小雲姐的另外一隻腳,放在了我褲襠上,那的陰莖已經完全勃起,小雲姐的腳踩上去,真的好舒服,有可能是她太過於專注我舔她腳,沒有反應過來還是自己也有些動情了,根本就沒反對我這樣做。

看到這些我激動的,把外褲脫掉,裡面就一個層保暖襯褲,勃起的陰莖把內褲撐起好大的帳篷。當我要把保暖襯褲和內褲一起脫掉的時候,小雲姐看到了「你想幹嘛啊?」

「姐姐,我憋得好難受,我想射出去。」我央求道。

「不行,咱倆不是說好的嗎?」小雲姐厲聲說。

「姐姐我真的好難受,舔腳這麼親密的事情我們都做了,你就給我做足交吧!你看它已經快爆炸了。」

我故意將陰莖漏出來,讓小雲姐看。我明顯感覺小雲姐為之一振,但是理智還是佔上風的,一直在拒絕我。我也沒招數了,繼續舔姐姐,一邊央求,一邊將剩下的褲子拖到膝蓋處,抓住她另外的一隻腳按在了陰莖上面,用我手的力道,來回的蹭我的陰莖。

「好吧,你別這麼弄了,我腳別著不舒服。」小雲姐這話一出口,我就感覺她同意了,也是哪有女的會經得起這樣的挑逗還不投降的。

得到了小雲姐的允許,我趕緊快速的將褲子全部脫掉,跳上床,分開腿。抓住小雲姐的兩隻腳,按在我的陰莖上。期初小雲姐還不得足交的章法,雖然看過不少片了,但是畢竟第一次做,還是會有一些緊張,全是我手把手的教她。

開始不會用力道,還會把我弄疼,還跟我說了幾聲對不起呢。到最後小雲姐的兩隻腳,夾住我的陰經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是要飛上天了,肉色的絲襪,迷人的腳,心儀已久的小雲姐在為我足交,這一切不是在做夢就在眼前。

房間裡沒有其他的聲音,只有絲襪摩擦陰莖和陰毛產生的沙沙聲,還有我的喘息聲。由於太過激動了,我感覺我的龜頭開始發麻,我知道我要射了,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上挺,呼吸也急促了,小雲姐好像感覺我要射了,也加緊了速度。我低吼了一聲,射了好多,飛濺的精液噴到了小雲姐的襪子上,褲子上,床上。

「射了這麼多?」小雲姐也很驚訝。

「好久沒射了唄。」我一邊喘氣一邊說。

「好了舒服了吧!」小雲姐踹了我一腳說,「襪子是廢了。不能要了。」

「別不要了?洗洗還能用啊?不行就給我。」

「給你做什麼?」

「我手淫用。」已經到這一步了,還有啥可避諱的。

「少來了,多髒啊。不衛生。」

「那姐你以後還給我做吧!」我乘勝追擊的請求。

「行了知道了,到時候看你的表現了。」

小雲姐的話讓我倍感驚訝,還以為會進行一次艱苦卓絕的鬥爭呢,沒想到這麼痛快。高興的要求吻她,但是被拒絕了,我知道什麼叫見好就收,適可而止,畢竟有了這一步就不會擔心下一步的實施。

我倆躺在床上聊天,在聊天期間我一直的撫摸的姐姐的腳。她也給我講了很多的大道理。什麼不能出去亂搞之類的,年輕要注意安全。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天就黑了,我要去和同學聚會,而小雲姐也要和大姐(之前說的小雲姐的親姐姐,我的大表姐)匯朋友,晚上要回姨媽家住,我倆就此別過。回家的路上,我有好幾次都激動的笑出來了。

等放假回來,離小外甥回家還有將近半個月的時間,我幾乎天天要求小雲姐給我做足交,我的精液射在了她好些襪子上。

我也在小雲姐的腳上,實驗著各種足交的花樣,而小雲姐也因為窗戶紙的捅破,凡是都順從我的要求。我也拍了不少和小雲姐的足交照片,當然應小雲姐的要求不要露臉。可惜那個筆記本的硬碟壞了,大量視頻和照片都沒有了。

這期間我倆還接吻了。我記得是一次足交的時候,半天不射。小雲姐主動要用手給我射出來,我要求接吻,這樣刺激多一點,射得能快一點。

這些都是我和別的女人身上得到的經驗。我倆半跪在床上,嘴唇一點點的貼在一起,已經有了接吻經驗的我,不像和我堂姐那時候那般生澀。主動的用舌頭撬開了小雲姐的嘴,和她的舌頭攪在一起。

最後我是躺在床上,小雲姐側臥在我身邊,一邊和我接吻,一邊幫我手淫。最後射出來的時候,由於過分激動,我還咬著小雲姐的下嘴唇。直到小雲姐喊疼我才鬆口。小雲姐還罵我是屬狗的。

這段時間,我倆就像是情侶或者說夫妻一般,臨下班打電話問我想吃什麼給我做,我也有時候會問她想吃什麼我帶回去等等。回家就是接吻,足交。

有人會問了,為什麼不繼續,或者趁著機會直接來個本壘打。第一,我這是和我的親戚亂倫,畢竟在男女之間還隔了一層親情,需要循序漸進,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不會出事。不能像其他亂倫小說裡說的那樣,一點小事就能做愛什麼的,憑藉我的經驗那些都太假了;第二,和我個人有關,我在這方面比較慎重,喜歡兩情相悅,看過《我和我堂姐》的文章的就會知道。

開學了,小外甥也回來了。我倆之前天天做的事情,就不能那麼順利的進行了。偶爾在小外甥睡覺的時候,我倆也會清熱一會。但是小雲姐都會害怕小外甥聽到。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天氣轉暖了。我的工作又開始忙了起來,回家的時間又開始不固定了,而和小雲姐的激情時刻也有很長時間沒有過了。

我記得是4月份吧,我被單位拍去外地出差,一走就是大半個月。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我經常給小雲姐發資訊,說想她,她也回說想我了。我倆在短信裡還調情之類的。

當時我就暗下決心,回去就把最後一層窗戶紙捅破。(和我堂姐做愛也是在兩年以後的事情了,我當時亂倫做愛的小雲姐是第一個)

出差的日子是很難熬的,日子還得一天天的過。到了回家的日子了,我還是先回的自己家,這是傳統吧!回家修整了一兩天,我真想馬上回到小雲姐身邊。

我永遠記得這一天,那是周日,我給小雲姐打電話,說要回去了。畢竟明天就是週一了,提前回去家裡人也不會起疑心的。

電話那端聽出姐姐還是很高興的,說要吃啥給我做。我可不管吃什麼?我要吃你啊姐姐(當時的心理想法) 等回到小雲姐家是下午,小外甥在我姨媽家,週一由姨夫送上學。到家小雲姐給我做了幾個菜,破例的還跟我喝了點酒。

吃飯期間,我說的最多的就是想小雲姐了,想她的腳了,憋了好久之類的話。小雲姐也問我沒在外面瞎搞吧!我說沒有心裡只有小雲姐。

吃完飯,我說我想足交了,我要求姐姐換一雙黑色的連褲襪。小雲姐還罵我色狼,但是還是很順從的換上了。

我倆進了她的房間,這種感覺我真的好喜歡,心照不宣,小雲姐明白我想要的。但是她不清楚我想要的可不是足交這麼簡單了,我想要的是做愛。

因為已經沒有避諱了,小雲姐換上連褲絲襪的時候,是沒穿裙子一類遮擋物的,絲襪裡面就一條內褲,透過絲襪我看得真真切切。我默不作聲的褪去我的褲子,只穿了一件半袖T恤。先是照例的舔腳,然後躺在床上,小雲姐給我足交,但是做到一半的時候,我起身不讓她給我做了。

「怎麼了?」小雲姐不知道什麼情況的問我。

「我還想多玩一會。」我一邊舔她的腳,一邊說。

這次舔腳是有目的的,我一點點的朝上舔,小腿,大腿。當我要舔她下面的時候,小雲姐用手死死地擋住她的陰部。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和我親戚亂倫做愛,還不能硬來,只能作罷。然後我壓在小雲姐的身上,和她接吻。這次接吻我明顯感覺小雲姐也動情了,因為她主動的將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和我的舌頭攪在一起。

我的手不時的摸著她的胸部,我的勃起的陰莖隔著絲襪和內褲摩擦著她的陰部,這樣的刺激,小雲姐也有了反應,不時的扭動她的身體,當我用手去摸她的下體的時候,小雲姐的心理防線還沒完全打消,死死的抓住我的手,就是不讓我動。嘴裡一個勁的說:「不行,不行,我倆是姐弟,你給我起來。」之類的話。沒辦法採取別的方案吧!

開始舔她的耳朵,我發現很多人的耳朵是及其敏感的,小雲姐也不例外。也是因為小雲姐真的是好久沒有男人的緣故,她開始了呻吟,期初是小聲的和喘息沒有任何區別的,到了最後開始放開了聲音。

「別弄了,弟弟,我給你用腳射出來吧!」我記得小雲姐一個勁的用這句話求我。

「姐你就給我吧!我想你,我想和你做愛。」其實到了這一步,按照常理是不應該在求的,但是我的色膽,在親情的陰影下,還是有點小。

這麼一來二去的,搞了差不多十來分鐘了,我感覺小雲姐的腿開得有點大了,我順勢把手伸進小雲姐的絲襪裡,隔著內褲摳她的下體,其實小雲姐下面已經濕了,內褲是真絲的那種,已經被小雲姐流出的水打透了,小雲姐的心理防線我猜也差不多完全沒打消了,於是我把手伸進了內褲裡,伸進了小雲姐的陰道裡,裡面汪洋一片,摳了幾下,小雲姐的呻吟聲又一次抬高了幾個分貝,時機到了。

我褪去小雲姐的襪子和內褲,這時候的小雲姐還有點理智,說啥都不讓我全部脫掉,我只能將連褲襪連同內褲脫到大腿中部,抬起她的雙腿,將我早就堅硬無比的陰莖插進去了,說實話這是我第二次沒帶套做愛。

溫暖,潮濕,感覺不能和其他女人相比,因為她們根本就比不了我的小雲姐。用了大半年的時間,才走到這一步。當我插進去的時候,小雲姐也歎了一口氣,她的心理防線徹底放下了。

我抽插著,小雲姐在我身下扭動著,女人還是女人,起初怎麼防備,一到最後的防線被攻破,那麼什麼都好辦了。因為剛才迫不得已襪子和內褲沒有全脫,現在小雲姐也徹底的被我征服了,我拔出陰莖,將她的絲襪和內褲全脫掉,繼續插進去。

整個房間裡充斥著我倆的呼吸和呻吟聲。小雲姐好久沒有做愛了,呻吟也變成了悶吼。我也是有日子沒做愛了,加上亂倫帶給我的刺激,做了幾分鐘,就把持不住了,大喊一聲,把積壓已久的精液射進了小雲姐的陰道裡。

完事之後我壓在小雲姐的身上,喘著粗氣,她的臉紅紅的。不像其他亂倫小說裡寫的,做完愛之後,女方哭泣說該怎麼辦之類的話。小雲姐沒有,她只是埋怨我為什麼射進去。

我問她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沒想過嗎?沒和別人做過嗎?

小雲姐說其實幾年前有過一個男人,也做過。但是那個男人只想著和她做愛,沒有別的。這種關係就維持了幾個月就完事了,從那以後就沒有了。她還跟我說,其實給我舔腳的時候給我做足交的時候,她就想過會和我發生到這一步,只不過真的到這一步了,她還是不太適應。

聽到這裡我真後悔,為啥不早點捅破窗戶紙呢?原來小雲姐已經做好了準備的。

緩了一段時間後,我又有了感覺,這一次,我倆的前戲做的很充分,做愛也沒有第一次那種牽絆。

那一晚上我倆又做了兩次。每一次小雲姐都很投入,她還告訴我,不用擔心懷孕的事,第二天,她買藥吃。那我就放心了,幹得也很賣力,小雲姐也高潮不斷。

在我倆之間的窗戶紙已經完全的捅破了,什麼牽絆都沒有了。只要我倆在家,條件允許,我倆就做愛。小外甥在家的時候,她就悄悄的來我房間給我做足交。房間的每個角落,都留下我倆做愛的痕跡,只不過再做愛的時候,我都戴套的。我還給她買了好多性感的絲襪,她也學會了口交。

這樣我和小雲姐的亂倫關係維繫了一年多。直到家裡給我買了房子,有了屬於我自己的空間。我倆還經常做愛。

小雲姐對我說,我應該找個女朋友,不應該把經歷都放在她身上,我找女朋友了,她也會理解我的。

說實話我跟她發生亂倫關係,也是出於荷爾蒙在作祟,其他的我也沒想過。等我搬到自己的新房子的時候,我倆的見面的次數少了,做愛的機會也就少了。

直到後來我有了女朋友,我倆的亂倫關係才停止。(在和小雲姐亂倫的期間我在外面也不老實,只不過她們都不是我的女朋友,只是炮友)

現在我有了自己的家,我的愛人。但是心裡還有一個小位置是留給小雲姐的。

【全文完】


Tags: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再來吧,姑母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迷倫亂常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全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