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闊別三年的班花高潮不斷 學生校園

又到了放暑假的時候,樓主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家裏邊趕稿子(編輯無人道啊),似乎是很充實的日子。可是我內心還是十分渴望有個同學能把我叫出去的,那樣我一定讓編輯玩蛋去。

這天晚上,沉寂了許久的QQ(我都懷疑我用的是單機版的QQ了)忽然閃爍了起來,竟然是高中的QQ群!我的高中同學現在雖然還有聯系,可是那不過是少數幾個人罷了,餘下的人似乎都已經形同陌路。

我急忙點開QQ群,看裏邊是當年的班花發的一條信息,問有沒有人還沒有屏蔽這個QQ群。我看見了頓時大有知己之感,因爲我也在這個QQ群裏邊不管怎麼說話都沒有回應。我很快的打字,說:「有,幹什麼您那。」班花似乎對我快速的出現吃了一驚,高中時候我們的關系不算太遠也不算太近,我猜她不會想到出來的人會是我吧。可是她也沒得選,因爲這裏隻有我一個人。

她打字問道:「你知道二中什麼時候開學嗎?」極度無聊的我知道,如果我打「不知道」然後她就會回複「哦」。然後這次談話就會這樣就結束了,而我也會依舊這樣無聊。這時候我想起前段時間看的優酷的一個節目《羅輯思維》,談到了女性思維的方式。那個歪嘴說了很多,但是最重要的,就是女性思維重視當下而非未來,重視感受而非結果。

所以我回複她:「我也很懷念高中的時候,其實不開學過去看一看也能懷念那時候的感覺,而且還不會打擾到別人。」似乎我的話4打動了她,她停了很長時間才回複:「唉,我八月一日就開學,不知道趕不趕的上二中開學?」樓主是一個行動派,立馬回複她:「我們明天去好不好?」打完字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覺得我們的關系其實還沒有到那個地步,很可能被直接拒絕。隻好歎了口氣,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誰知道過了一會QQ又閃爍起來,還是剛才那個群,上邊很簡單的寫著兩個字:「好的。」她竟然同意了,想來也是一個無聊至極的人吧。接下來我們又聊了很多,她甚至邀請我去杭州玩一玩(班花學習很好,在一所名校),可是她不知道這個看似禮節性的邀請,卻給她自己帶來了「災難」。

正在班花跟我聊得起勁的時候,QQ又亮了,女朋友跟我說,她想去杭州玩,大約八月份左右,要我也過去。哈,真有這麼巧的事情。我迅速切回了另一個聊天窗口,欣然接受班花的邀請。還說:「等你回去的時候我跟你一起走吧,省的路上寂寞。」班花又沉默了,我猜她在想辦法拒絕。本來是禮節性的邀請,沒想到我當了真,在她也很困擾。可是如果拒絕一來沒什麼理由,二來第二天我也許就不陪她回原來的高中了。

我雖然一向拖拖拉拉,可是對于這些事情向來是一個行動派。我私密班花,問她身份證號是多少,告訴她我會幫她訂火車票。我猜她會拒絕,可是我馬上就把原因告訴了她:「要想座位在一起,就必須要一起訂票。」而且我告訴她,如果她還有同學需要訂票,我就一起幫忙訂了。她沒有辦法,把身份證號給了我,然後又給了我兩個身份證號和名字,說是一起走的同學。

看過我上一部作品的讀者朋友知道,樓主因爲一直筆耕不輟,還是小有財産的。我用我的身份證買了三張軟臥,然後用班花的身份證買了一張,這樣我們就包下了一個包廂。而至于她的兩個同學,我就給他們買了兩張飛機票。

第二天見面,我告訴她軟臥票隻剩下兩張,我和她一人一張。至于她的同學,我幫他們買了飛機票。她聽完似乎有些吃驚和失望,我在心裏暗暗冷笑。我聽人說過,說她高中的時候就交了男朋友,隻怕她那兩個被我安排去坐飛機的同學就是和她很曖昧的男人吧。她要把車票錢付給我,我是不在乎這點錢的,可是我也沒說不要,隻說回頭再說吧。我想在這裏留下一個伏筆,方便以後可以聯系她。一個成功的男人就是想插誰就插誰,可是偏偏誰都不插,前者是能力,後者是責任。

我們一起去了高中,留下了很多回憶的地方。我也不禁很是感慨,雖然風景依舊,可是時光不再。在路上我們幾乎沒怎麼聊過,都是各自回憶各自的高鍾生活。我很是驚訝,我們雖然一起生活了這麼長時間,但是竟然會好像兩條平行線一樣,幾乎沒有相交點。

從高中回來,她明顯對我熟悉了不少,我們互相之間也是有說有笑,不會像剛見面那麼尷尬。路上她忽然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的第一感覺就是:她想幹什麼?可是轉念又想起了羅歪嘴的話來,女性思維注重當下。所以我就故作深沉的長歎了一口氣,說道:「一言難盡啊……」然後大腦開始飛速運轉,想要編一個謊話。因爲如果你告訴一個問你戀愛狀況的女人你正在熱戀中而且非常幸福。那麼這就相當于是直接的拒絕。

她似乎感到很感興趣,就拉著我說要到酒吧去繼續聊。我欣然應允,倒不是因爲陪著美女,而是因爲我沒去過酒吧,自己又不敢去,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去見見世面。我從小就被當做貴族培養(結果培養出一身的屌絲氣質),雖然我不愛喝酒,但是爲了裝B,我還是認真學習了紅酒的年份、産地和口感的區別,包括我根本不會去碰的烈性酒如白蘭地、伏特加。這時候我忽然覺得自己可以秀一秀我對于酒類的了解了。

可是到了酒吧我明白我錯了,原來她的好朋友早就等在酒吧了,而且連酒水都叫好了。我看了看桌子,一瓶西班牙赫雷斯葡萄酒,寫著76年産的,還有一瓶剛拆封的XO,很顯然他們喝了一口才知道這是烈性酒(XO即窖藏二十五年以上的白蘭地)。剩下的許多啤酒小吃比起來就不叫事了。他們看見我們兩個過來,都隻是打個招呼就算了。班花美滋滋的到了一杯赫雷斯葡萄酒給我,告訴我說:「這是進口酒,一般很難喝到的。」

西班牙赫雷斯的特産雪莉酒(即加度白葡萄酒)我是知道的,雪利酒常見的主要有三種:Fino、Oloroso和PX。生産Fino酒經過特別的葡萄篩選並且采用特殊的釀酒程序。大多數幹fino酒都優雅美味,最好的Fino産自帶Albariza土壤的莊園。Oloroso酒更飽滿豐潤,帶有燒烤和堅果的味道。Oloroso很少有甜酒,若是甜酒都會有「Cream」標記。可是這瓶酒又酸又澀,根本就是失敗的作品,連長城白葡萄酒的水平都達不到。

我喝了一口就皺著眉頭把杯子放下來,要了一杯百利甜心的雞尾酒(好像液體的提拉米蘇,很甜,幾乎沒有酒味,適合屌絲)。班花看見了,問我爲什麼不喜歡高級酒。我懶得解釋太多,就說:「你的網名不是就叫提拉米蘇麼?」說著舉起了杯子,說道:「百利甜心就是液體的提拉米蘇。」我說完了都被自己的機智感動了,可是班花似乎沒什麼反應。

我們,好吧,她們在酒吧玩到了很晚。我知道她們是在等我結賬,可是在酒吧一瓶XO和好幾瓶雪莉酒的價錢加起來恐怕要兩萬多,抵得上我兩個月收入了。就算看在老同學的面子上可以替他們出錢,但是我也要好好捉弄一下她們。我假托去衛生間,離開了包廂,然後再悄悄地湊了過去。班花的朋友們都不認識我,班花在黑暗中也未必能認出來我,正好方便我隱藏。

我在外邊等了好一會,這才聽見裏邊有人說:「A,咱們這次花了多少錢啊。」旁邊有一個男的聲音說:「估計得有一兩千吧,沒關系,我帶了一千,咱們湊一湊吧。」接著馬上有一個女人的聲音說道:「那個XXX(班花的名字)不是帶了一個人來麼,咱們看看他身上有多少錢,好好宰他一筆。」班花似乎發出了些聲音,但是沒有太大。估計是象征性的反對一下就算了吧。

這時候我走了進去,說:「久等久等,抱歉抱歉。」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似的把我的百利甜心一飲而盡,這時候剛才那個說要宰我一筆的女人走了過來,跟我說:「帥哥,我們要結賬走了,來一起AA一下吧。」我點了點頭,指著我和班花面前的東西說:「我們兩個人喝了百利甜心五十,半瓶雪莉酒,好吧,算一瓶,五百。一共給你們六百好了。」說著從錢包裏便拿出六百塊錢來遞給那個女的。她朝著我拋了個媚眼,說:「帥哥真大方,有女朋友沒有啊?」我伸手拉住班花,說:「你問的是現在還是以後?」班花甩開我的手,臉上不知道是因爲害羞還是喝多了而臉紅。雖然我的暗示做的很明顯,但是其實我的心裏面想著是:不管現在還是以後,我的回答都是有女朋友了。

他們一共湊了三千塊,就叫來了服務生,說要結賬。服務生去拿賬單,眼神裏還有一絲無奈,大概是因爲不好意思宰學生吧。一會拿來了賬單,不出我所料,這些假酒加起來一共一萬八。班花的那些朋友立馬全都傻眼了。那個說要出一千的男生還在不停地跟酒吧商量,說能不能退。服務員說都開了封了,當然不能退。然後他們就一直在那裏爭執。

我看情況差不多了,就拉著班花出了門去。因爲按照酒水單上的價錢,我給的錢也已經夠了,他們並沒有攔著我們。而酒吧也是,隻要留下一個人就能要賬了。我走到櫃台前邊,跟他說:「XXX(包廂號)結賬刷卡。」我說完以後班花很震驚的看著我,我沖著她笑了笑,也沒說別的。不過我刷卡之後,故意把餘額給她看見。這件事距離上一篇文章寫得那個時間又有一年多了,樓主這個鐵公雞又已經攢了二十多萬了,雖然錢不多,但是嚇唬嚇唬小囡生應該足夠了吧?

我付完了帳,帶著班花出去,她正要掏手機給裏面的人打電話,我攔住她,說:「別跟他們說我付了帳了,你告訴他們,說那個雪利酒是假的,讓他們跟酒吧討價還價去吧。」班花狡黠的一笑,便按照我說的打了電話。

我們走出了酒吧,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已經有些神志不清,和我的隔閡也小了一點,她把頭靠在我身上,挽著我的胳膊,就好像情侶一樣慢慢的走在大街上。路過麥當勞的時候,她說她餓了。而肯德基麥當勞這些快餐又是我這種屌絲的最愛,當然義不容辭的帶她進去了。

夜晚的麥當勞裏邊沒有多少人,我帶著她在偏僻的地方坐下,我的手一直攬著她的腰,她沒有拒絕,我也沒有放開。班花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裏邊是淡黃色的肚兜。外邊還有一個小皮衣,下身穿著一條熱褲。那個淡黃色的肚兜我從前就見過(我原來坐她後邊),那系的松松的帶子似乎是在勾引我去把它拉開一樣。以前有賊心沒賊膽,但是現在趁她暈暈乎乎,不拉一下真是對不起自己。

我伸手從她的背上悄悄上去,抓住了那根我魂牽夢縈很久的黃色帶子,輕輕地一拉,就把那個挽的松松的結解開了。班花發覺到了,可是也沒有生氣,隻是咯咯一笑,拍了我的手一下就算了事。

這樣一來我的膽子更大了,我把手伸進了班花的衣服後邊,開始慢慢撫摸她光華柔嫩的背部。可是我摸來摸去也沒有摸到胸罩帶子,隻有一條細線,想來是肚兜的帶子吧。我吧那根帶子也拉開,更加沒有阻礙的摸著班花裸露的背部。班花咯咯的笑著,也沒有阻攔我。

我把手環住了她的腰,在她的肚子上開始打轉,漸漸地往上移動,可是在碰到乳房之前就停了下來。話說班花的乳房不小,當年上高中的時候就有D的大小,她當年就是憑借良好的身材和一雙勾魂電眼被我們一緻評選爲班花的。

我正摸得起勁,班花忽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嚇了一跳,心想:難道她要喊人抓流氓?到時候我怎麼說,難道說是情侶鬧矛盾?可是誰知道她竟然把我的手往上塞了塞,放到她自己的乳房上。然後媚眼如絲的在我耳朵邊說道:「好好揉,把我揉舒服了我就給你肏!」班花的大膽嚇了我一大跳,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把她搞上了手。我不禁覺得有些無趣,可是就算是再簡單,沒有戳在棒子上的女人就不是自己的,我還是展開渾身解數,還是輕輕地揉搓班花的大乳房。

女性的生理構造和男性不同,男性的性高潮需要強烈的刺激,而女性需要逐漸加強的刺激。所以我握住班花的乳房,從根部開始揉搓,慢慢的往乳頭靠近。可是每次在碰到乳頭之後馬上縮手。果不其然,班花開始慢慢的哼哼上了,她的手也慢慢的伸到我的短褲裏,開始摸著我的棒子。我忽然抽出了手,把班花的手也從我褲子裏邊抽了出來,對她說:「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家了。」

她剛被我挑逗起欲望,怎麼可能會放我走,趕忙拉住我,說她家裏沒人,今天回不去,自己住旅店害怕,要我陪她。我當然不相信這種謊話,不過剛才也讓她把我的感覺摸起來了,正好帶到旅店好好教訓教訓她。

我帶她到了最近一家酒店,開好了房間,帶著她走進去。誰知道她說要洗澡,還不許我偷看,然後就一步沖到浴室裏邊。把衣服都扔了出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把內褲直直砸在了我臉上。我聞到一股淡淡的馨香……好吧,其實隻是肥皂的味道。不過我猜這個暗示已經很明顯了。酒店的浴室有一個磨花玻璃的窗戶,她在裏邊故意澆上水,讓我看的更清楚,然後就開始在那裏搔首弄姿。我看的血脈賁張,心想:等你出來看老子不肏死你個小騷屄。

這時候我再也按耐不住,走到那個門跟前,那扇門下邊有通氣扇,從那裏正好可以看見班花的下體。但見她的小屄上邊毛不是很多,但是顔色比周圍要深,顯然是這個小騷貨自己把毛剃掉了。她的陰唇還是粉紅色的,說明也沒有怎麼被人開發過。但是估計不是處女了,原來我就親眼見過她在課上手淫,還悄悄把淫水抹在我手上,以爲我不知道。這樣也不錯,她要是處女我玩完她還要負責人,誰讓我們是老同學呢。

隻看見班花忽然把水流調成了按摩水流對著下身沖了起來。「嗯……」班花發出了一聲悶哼,渾身都崩緊了。似乎怕淫叫出聲被我聽見。但見她左手拿著噴頭,用水流不停地沖刷著她自己的陰蒂,右手不住的再下身遊移,手法熟練得很。一看就知道她總是自慰。

過不多時她的悶哼聲音越來越大,最後隻聽她「啊」的一聲尖叫,下邊噴出一股透明的液體。她竟然潮吹了!?認識她那麼長時間,沒想到她還有這種本事。倒是令我十分意外。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因爲我看的太過癮了,沒想到她根本沒有鎖門,竟然一不小心把門推開了。隨著浴室門的打開,她赤裸的身體出現在我的面前,白嫩的胴體上邊泛著高潮過後的紅光,粉嫩的臉頰上邊還掛著幾滴水珠,胸前的兩點更是傲然挺立。一雙勾魂電眼這時候更是水汪汪的滿含春情,讓人看著就忍不住想要侵犯她。

我沒有說太多,隻是撲上去,把她赤裸的胴體摟在懷裏,開始瘋狂的親吻她的嘴唇。她雖然想要反抗,可是這時候還沉留在高潮的餘韻中,沒有力氣反抗。漸漸地,她似乎也在回應我的吻,原來在推開我的雙手反而緊緊地箍住我。我們在浴室裏忘情地吻著,她小巧的舌頭又濕又滑,再加上一雙電眼迷離的看著我,更加讓我情不自禁。

我把她橫著抱起來,扔到床上,接著撲到她的身上。同時還手忙腳亂第拖著衣服。她也在用力拉扯我的褲腰,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她胯下又變得濕漉漉的了,原來她自己也想要了。

班花趴到我的身上,兩團軟綿綿的肉團壓在我的前胸,變成一個迷人的餅,中間還有一點硬硬的東西。班花把她的胸壓在我身上,開始慢慢的一動,同時嘴裏不住的呻吟。還沒插進去就騷成這樣,看來她還真是個尤物。我的雙手也沒有閑著,把手伸到她胯下,一邊扣她的小穴,一邊輕輕地摸她的菊花蕾。她頓時渾身亂顫,嘴裏不住的嘟囔著毫無意義的話,可是聲音卻又是那般的嫵媚誘人。

班花忽然做了起來,隨手拿過自己的肚兜蓋在我臉上,說道:「不許看!」說著一片黃色籠罩了我的視線。緊接著我覺得她的玉手輕輕地扶起我已經漲得難受的棒子。我的心裏十分緊張,不論是怎樣的花叢老手,再進入女性身體裏的時候都會有一點點緊張吧,更何況我也不算什麼老手。

我隻覺得棒子前端抵在一個濕濕熱熱的地方,然後就聽見班花「嗯……啊!」緊接著就覺得身上一大股濕濕的東西撒了下來。她竟然隻被棒子在蜜洞口輕輕一頂就高潮了,濕熱的淫水澆在我的棒子上,讓我更加的想占有眼前這個尤物。

慢慢的,我的棒子進入了一個緊窄濕潤的地方。班花陰道內壁的軟肉不停地被我的棒子擠開,我也漸漸地深入她的身體。班花終于放棄了最後的矜持,開始大聲的淫叫:「啊……好……好大……啊,好脹,快……快插到……插到裏邊,人家……人家好空虛……啊……」我猛地一用勁,把棒子整個插進班花的陰道裏。班花忽然抱緊我,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又在不停地抽搐,一大股的淫水噴了出來。

我等她高潮完了,開始輕輕地抽動棒子,她急忙攔住我,說:「」我……我剛瀉完,你……你現在別動!「不管男女,高潮完之後身體都會特別敏感,這個時候最好讓她休息一下,才能將她代入下一個高潮。

不過這個間隙可是攻陷她心理防線的最好機會,我把她的肚兜從眼前拿開,看見一個嬌媚可愛的身體騎在我的身上,她嬌嫩的陰部和我的大棒緊緊相連。我支撐身體坐了起來,輕輕地用棒子頂了兩下。班花立刻淫水長流,兩條腿盤在我的腰上,用力的夾緊。半天才好,這一次她沒有噴出水來,陰道也沒有抽搐,應該是沒有高潮。她紅著臉對我說:「你的那個太大了,插在人家的裏邊已經頂在花心上了,你稍微動一動我就……就會射了……」

我聽了,故意說道:「那我拔出來好了。」說著作勢要從班花美妙的小洞中撤出身來,班花急忙腰上用力將我的棒子吞了進去,忍不住又呻吟了一聲。她已經把我的欲火徹底點燃,我翻身把她壓在下邊,開始抽動我的棒子。縱使我沒敢大動,也讓她又一次到達了高潮,手腳亂舞,下邊的水噴出好多,都順著我的腿流到了地上。

班花一直不讓我稍微動一動,可是她美妙的身體卻不停地在我的棒子上扭動,然後噴出許多水來。後來我實在忍不住了,按住了班花的手腳,棒子在她的身體裏狠命地抽插。我剛插到第三下班花就再一次地噴出了淫水,口中還不停地叫著:「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你……你別……別插我……哎呀,等……等一等……等……啊,我又……又到了……」說著果然又噴出一股淫水。

那一夜我數不清班花高潮了多少次,後來我怕她脫水,一邊給她喝水一邊插著她的小穴,班花就上邊喝水下邊流水,還含糊不清的呻吟。最後班花和我商量,讓我從後邊插她,因爲那樣可以插得稍微淺一點,我還可以抓著她的乳房。

可是她又不希望我的棒子有哪怕一會離開她的小洞,于是就讓我躺在床上,然後以我的肉棒爲軸旋轉,在轉到一半的時候,我恨恨地往上一頂,班花又一次高潮。而且這一次噴出的水特別的多。

我讓班花跪在地上,我從後邊雙手抓住她的D罩大奶,同時肉棒在狠命地插著她胯下的小洞。班花上下要害都落入我的手中,又看不見我的臉,更是刺激的這個浪貨不住地流水,我看著淫水從她的胯下成股流下,而且一直不停地留著。同時嘴裏還在含糊不清地說著淫蕩的話,可是據她所說,因爲那個時候太舒服了,整個人都進入無意識狀態,所以說的什麼都快記不住了。

到後來,班花因爲高潮太多次,都已經渾身酥軟,她四肢攤開在地上,任由我蹂躪。她這樣一幅柔弱的摸樣更激起了我的征服欲,我把她摟在懷裏,用下面的肉棒恨恨地貫穿著她的小穴,最後我感覺下體一陣沖動,正準備抽出來,誰知道她卻按住我的胯骨,悄聲說道:「給我……給我……都射進我的屄裏……啊……」不等她說完,我就把精液全部都內射進了她的洞穴,而她也到達了那天晚上的最後一次高潮。

那天晚上過後,我們就從「你好,再見」的關系,突然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各種同學聚會也都一起出現,大家都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會讓兩個並不熟稔的人忽然變成好朋友。雖然有幾個鐵哥們問我,我也沒有說實話,而是充分發揮了我作爲一個現實主義作者的天賦,給他們編了一個我都覺得是真的的故事。

時間這樣一天天過去了,可能是害羞,也可能是別的原因。接下來的幾天班花跟我的關系似乎就定格在好朋友上,就算是沒人的時候我想偷偷地跟她親熱一下她也會毫不猶豫的拒絕。我卻不知道爲什麼,或許她是想忘掉那一晚的瘋狂?我不知道,但是實話說,我覺得如果我們能當做那一晚的事情從沒發生過那是最好,在我的印象裏,我一直是一個很正經很傳統的人。

時間很快就到了七月底,班花和我踏上了南下的列車。我的心不由得有些沉重,兩天的火車之後我就能見到我的女朋友,可是那時候就隻能跟這一段錯誤的感情永遠的再見了。感情總是美好的,哪怕是錯的。

那天晚上,我睡在車廂裏輾轉反側,即後悔自己的背叛,又對這段錯誤的感情有些不舍。正在半睡半醒之中,忽然覺得身上一涼,接著一個滑膩的東西撲倒我的懷裏。我睜開眼睛一看,竟然是班花。

借著車廂外微弱的燈光,我能看見她白皙細膩的肌膚,不知是因爲恐懼或是情欲而微微顫抖。滿月一般的肩膀輕輕地靠在我的胸膛,我忍不住胸口一熱,也伸手抱緊了她。班花幽幽歎了口氣,說道:「要和你見面的那個女人,是……是你的女朋友吧?」

她提起了我的女朋友,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責任,如同被一桶水澆過一樣,如火的情欲登時冷卻下來。我沉默不語,過了好長時間才說道:「你是個聰明的女人,你都知道了,是不是?」班花擡起頭來,這時候她已經淚眼婆娑。

「我似乎已經猜到了,可是我要你親口跟我說,我要你親口跟我說你已經有女朋友了!」我輕輕地推開她,低聲說道:「對不起,我們就當這是一場夢吧,好嗎?」班花忽然很憤怒地給了我一個耳光。而我也隻能坦然相受。

她提起了我的女朋友,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責任,如同被一桶水澆過一樣,如火的情欲登時冷卻下來。我沉默不語,過了好長時間才說道:「你是個聰明的女人,你都知道了,是不是?」班花擡起頭來,這時候她已經淚眼婆娑。

「我似乎已經猜到了,可是我要你親口跟我說,我要你親口跟我說你已經有女朋友了!」我輕輕地推開她,低聲說道:「對不起,我們就當這是一場夢吧,好嗎?」班花忽然很憤怒地給了我一個耳光。而我也隻能坦然相受,因爲這似乎可以減輕我些許的內疚。

班花又緊緊地抱住我,低聲說道:「如果……如果……如果你隻是我一個人的多好,如果那個女人從來沒有出現過多好……」我隻能苦笑,說道:「如果我當初就追求你,你會答應嗎?是她讓我變成現在的我,如果沒有她,我可能還是三年前的那個小胖子。」說著緊緊抱住了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背。

這樣一拍,我卻忽然發現班花竟然是全身赤裸地鑽進了我的被窩,一個美女主動投懷送抱,讓我的荷爾蒙水平激增,情欲又一次壓倒了理智。我翻身把班花壓在下邊,又把內褲拽開,火熱硬挺的大棒子一下抽在班花的胯下。

班花察覺到我想進入她的身體,急忙伸手推開我,說道:「不要……你不能這樣,我……我也不能這樣……啊!」我開始握著棒子,在她的陰道口上來回摩擦。我知道這對于敏感的班花來說是很緻命的。果然,班花的掙紮漸漸地越來越弱,而下面也越來越濕。班花開始扭動著腰部來迎合我的棒子,想要把它吞下去。可是我很巧妙地躲開,同時讓高挺的陰莖在她陰蒂上用力一頂。

班花又是「啊」的一聲,可是這一次聲音有些大,隔壁車廂登時傳來一陣聲響。班花也聽到了,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我看著她這麼可愛的樣子,忍不住下邊用力,漸漸地滑進了她緊窄濕潤地花道。「嗯……」班花緊緊地抓住我,指甲在我背上撓出了血,我能感覺得到她陰道裏邊的嫩肉又在抽搐了。她還是那麼地敏感,班花低聲在我耳邊說道:「我下邊好脹……頂到花心了……你是不是又長大了啊?」

我沒有說話,似乎做愛能暫時讓我從內疚中出來,我摟著班花,開始一下一下地撞擊著她的花心。這種男上位的特點就是插入的時候可以接著體重來更快速地插入,加上班花的小洞緊窄無比,因此我每次拔出來的時候都帶著她的小屁股一起起來,而狠狠的落下去的時候就又重重的頂在她的花心上。每當這個時候就能聽見班花「啊」的一聲淫叫。小洞裏邊的一下收縮。

漸漸的,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班花的叫聲也越來越連貫,這時候隔壁車廂忽然傳來了一些動靜。班花嚇了一跳,竟然丟了。我感受著她緊緊地小穴一下一下的夾著我的肉棒,前端還有大股的陰精澆了上來。班花的這一次高潮持續了足有兩分鍾才漸漸停歇,而這時候她的陰道還會偶爾抽搐一下。我忽然想到,難道班花是個有暴露癖的人,在別人發現的情況下更容易高潮?

這個想法很快得到了證實,班花在我耳邊悄悄地說道:「你記不記得,昨天你已經射在了裏邊?」我聽了一愣,問道:「是啊,那又怎麼了?難道你懷孕了?」班花「呸」的一聲,說道:「你想的美!你是學法學的,應該知道猥褻罪中最有力的證據是什麼吧?」我頓時被嚇得一身冷汗,如果獲得了施害人的精液,那麼基本上就可以定罪了。否則的話就十分麻煩,正因爲如此,才會有戴套不算猥褻這種匪夷所思的邏輯。

我咬著牙問道:「那麼你想怎麼樣?」她輕輕一笑,說道:「我們是老同學,你現在又是大作家,我能怎麼樣?我隻不過想跟你玩一個遊戲。」我聽他這麼說,就知道有門,急忙問道:「那麼你說吧,你想做什麼?」

班花朝我拋了個媚眼,說道:「後天我們下了火車,就不能再在一起了。你看,現在是晚上十點二十七,就算十點半好了。如果你能讓你的棒子在我的洞裏面呆上二十四個小時,我就忘了這回事。而且以後不管你什麼時候想我了,隻要一個電話我就馬上去找你,你要是不主動找我我也盡量不去煩你。你看怎麼樣?」我聽她說完,心想:「這豈不是多了一個秘密情人?」沒有一個男人會拒絕這一點,我當即點頭答應。

班花抓過我的手,放在她乳房上,繼續說道:「可是你如果做不到,那就正好相反,你要隨叫隨到,到了就能硬起來狠狠的肏我的屄!」說完她輕笑一聲,說道:「總之,你這輩子是擺脫不了我了。」我急忙說道:「那麼如果你跑了怎麼辦,我總不能追上去插你吧?」班花笑道:「好,如果是我的原因導緻你的棒子出去了,那麼就算我輸好不好?」我仔細琢磨了一下,說道:「好吧,我答應你。」班花聽了,立即眉花眼笑,低聲說道:「相公,來繼續插我吧,射進奴家的小洞裏邊,讓奴家給你傳宗接代!」樓主一直在寫古典小說,這種風格的淫聲浪語更能激起我的輕語,我當即抱住她,繼續狠插起來。

一夜無事,到了第二天早晨,班花忽然對我說:「我要吃早飯!」樓主一聽頓時皺起眉頭,她不讓我拔出去,連衣服也傳不了,可怎麼吃早飯?她輕輕的笑了笑,說道:「你把我抱起來。」我依言把她抱起,班花忽然一扭腰,變成了樓主從後邊插著她的穴。班花輕輕的呻吟了一聲,把裙子從頭上套了上來,然後穿上T恤,低聲對我說:「人家沒有穿內衣,你想什麼時候玩就可以玩了哦。」

我看班花穿戴整齊,不由得皺起眉頭,她可以這樣穿,我怎麼辦?這時候忽然想起我還有一條短褲,是前邊有拉鏈,上邊有扣子的。樓主就抱起班花,取了那條短褲下來,把短褲套了上來,沒有扣扣子這樣起碼看起來不會特別違和。這時候班花扔給我一件T恤,說道:「穿著吧,情侶衫。」我接過來一看,果真跟她的是一對。我女朋友也不在這裏,班花這麼漂亮,跟她穿情侶衫也很有面子,我就答應了。

兩人都穿戴整齊,班花撅著屁股去開包廂的門,我在後邊緊緊跟上,把一整根棒子埋在班花小穴的軟肉裏邊。班花輕聲笑道:「你插得這麼緊,不怕我高潮,你滑出去麼?」我輕輕地頂了班花的花心一下,班花「啊」的叫了一聲,我悄悄說道:「這麼緊的洞,拔都拔不出來,怎麼會滑出來呢?」說著在班花的花心上狠狠的研磨了起來。班花的身子馬上就軟了,說道:「別……人家能看見……啊!」說著她下面又噴出一股泉水,小穴緊緊的攥住了我的陰莖。她又一次高潮了,而我也適時而止了。

一上午都沒有什麼情況,到了下午,卻忽然出了問題。我的膀胱憋得厲害。我對班話說:「我想方便一下,可以拔出去麼?」班花「哼」了一聲說道:「不行,有本事你就尿在我的騷穴裏邊來啊!」說著還晃動她性感的豐臀,用花心輕輕的夾著我的龜頭。

我本來想忍到時間到了,可是憋尿的感覺實在很難受,我又硬挺著陰莖,被她的小穴緊緊地夾著,根本不可能尿到她身體裏邊。我想了想,她總有嫁人的時候,到時候我就算解脫了。那麼就算給她當幾年的秘密情人也無傷大雅,隻好咬著牙說道:「好吧,我認輸了。趕緊讓我去廁所去!」班花輕笑一聲,說道:「快去快回,一個沒穿內衣的娘子在等著你呢!」

我無暇理會她的嘲笑,急忙跑到衛生間痛痛快快的把水排了出去。想起了班花臨走時的話,心中想著:「這次回去一定肏死她!」回到車廂,看見班花躺在被子裏,滿臉通紅,被子還在一下一下的顫動。我反手關上了包廂門,伸手撩開被子,發現班花的T恤被她撩起,裙子也翻到了腰上,露出小穴和乳房,正在自慰的如癡如醉。班花見我過來,急忙擡起腿,用手把兩片小陰唇分開,低聲呻吟道:「快……快插進來!」

很快,車廂裏又想起了班花低低的呻吟聲,想到自己可以長久的擁有這種美妙的聲音,我不禁悠然神往。而班花呢,她這時候可想不到這麼多,她還在不停地高潮呢!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