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學校宿舍 學生校園

找到這間公寓實在是很運氣的一件事,打主意搬出學校宿舍的時候,還特別向學長們問了這一代套房出租的情形,大家都以為現在還沒出租出去的套房若不是環境不好、就是價碼太高,能找到我合意的實在不太可能。

但是,男生宿舍實在有不方便的地方,要和小芸約會晚一點也沒辦法,也不好意思在大家的面前和她情話綿綿地——實在有點肉麻!況且,追她的人實在很多,同寢的王大炮就是一個;他,180 公分的身高,加上 85 公斤的體型,被學校的橄欖球隊視為最佳新秀,經常在大家面前宣揚他高中時代的『豐功偉業』, 和他一起『玩』過的女孩『沒有十個也有一打』,她們一致都認為他實在是『大炮』一支!此故、得名! 說真的!他真是最大的敵手,像他那樣的身材,濃眉、大眼、堅挺的鼻子……,不說啦!反正酷酷的就是啦!滔滔辯才也是第一流的!噯!我實在不知道應該如何打敗他!

不過,每每想起小芸甜美開朗的笑,我就一股英雄氣概,要把她佔為己有--至少不能讓她變成王大炮的砲灰!第一步,就是要搬離宿舍:這樣就可以不讓王大炮知道我的戰術,我暗他明對我的情勢才是最有利的。

找了三天,看過不下十間房間,果然如學長們說的,不是太貴、就是環境太糟!家裡並不支持我住外面,所以,經費不多,要是找得太貴,還得自己掏腰包、甚至去打工的話,追小芸的經費、時間不是更少了嗎?想想真是灰心!正打算結束今天的探查,又發現有一張新的分租啟事:公寓,尚有一房分租。

我真是急了,想想也是機會,雖然累了也再問問吧!喂!找哪位?是個年輕女孩的聲音。您好!我看了單子,有房間分租是嗎?我細聲、斯文地問她。對啊!不過!我們這裡只租女生耶!喔!我失望地嘆了一聲,對不起!你們的單子上沒特別註明,所以,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哪裡!哪裡!是我們不好忘記寫了!聽她這麼親切的聲音,突然心裡一陣難過,似乎這幾天的辛苦意味著小芸的遠離一樣,我淡淡地說:沒關係啦!我找了好幾天,都找不到,失望也不是第一次了!謝謝妳啦!再見!我才正要掛電話,她突然喊了一聲,等一下!怎麼了?請等一下喔!也沒等我說什麼,她就按上一段電子音樂讓我聽了,想想也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就等等看吧!

過了一下子,多投了三塊銅板,她才拿起電話跟我說:你現在要不要來看看房子?我被搞糊塗了說,不是只租給女生嗎?是啦!不過你來看看,喜歡的話可以商量看看!真的呀?我心想那不是要住進女人窩裡啦!不管,找了這麼久了,看看也不會少一塊肉;況且,她嬌嗲的聲音也讓我想看看她。

因此,按照她給的地址,我馬上找上門去了!轉進幾條巷內才找到,算偏僻的,這幾天這一代的住址都要給我翻過來了,這裡還是不好找。在五樓,沒電梯的舊公寓大樓,裡面能有多好?大概又和我之前看的那些差不多吧!我這麼想著!應門的女孩,是她吧、聲音很像,穿著不知是哪一間專科的制服,長髮及肩,眼睛亮亮、大大,嘴小小的,臉圓圓的,長得還挺可愛的。她帶我看看房子,我在她背後偷偷看她裙下的小腿,細白是第一個感覺,比小 芸的小腿還細一些、白一些,真是令人垂涎。

這層公寓是她們家自己在頂樓加蓋的,所以格局和其他層樓不一樣,而且總坪數也是其他層樓的兩倍大;一間套房、兩間雅房,外圍有一邊大陽台,空的雅房和套房各有一面窗在陽台這邊,從這扇窗看出去是一大片的都市夜景、很漂亮(小芸會喜歡吧!)。

房子很乾淨,房間又大,說實在的我實在很喜歡,又有這麼可愛的棟友,可是應該很貴吧?我正想問她,就看她突然在窗前蹲下身來,也不知在床底下摸什麼?隨著看她的動作的角度,我卻發現可以看得見她的衣領裡的內衣,不知有多大,至少胸罩堆上來是可觀的兩團。

看得入神,卻突然發現窗外陽台站了個人對我笑,我一驚,馬上回過眼神來看;這一看又嚇了一跳,怎麼她不是蹲著嗎?怎麼跑窗外去了?看看她,確實還蹲著呀?我真是嚇傻了,呆呆地愣著舌頭說不出話來。

窗外那個笑了起來,蹲著那個也笑出來了!嚇一跳吧!我們是雙胞胎,她是我姊姊。聽她這麼說,我看看窗外的那位,果然,不太一樣,短髮,其他都很像。

姊姊笑著繞過客廳走過來,燈光下看清楚了,比妹妹少了點靈動活潑,卻比妹妹多了點成熟嬌媚,不過,還真是非常相像!就這樣,我通過了面試,被她們錄取了;還好她們降低我的房租,不過條件是我必須負責家裡所有的清潔打掃工作,包括她倆姊妹那間套房裡的那間浴廁。

後來,她們才告訴我,會出租給我是因為好奇,沒有和男生一起住過,而且她們覺得我還長得滿斯文的,才會冒險出租;我想這兩個千金大小姐大概是缺個傭人幫她們打理日常生活的雜物吧!對了!另一間雅房住的是一位我同校的學姐,大三,夜間部的,有時候下課後還得打工,回來都兩點了;至於,她會不會反對我進來住呀?她們說:反對也沒用呀!我們是房東耶!瞧!這兩個霸道的!不管,反正我是高高興興地回宿舍收拾行李去了!今晚就會先搬一點過來,因為我怕她們臨時變卦了。

其實,那麼中意那裡還有一個理由,除了這一對可愛的姊妹花以外,陽台上還有幾件蕾絲的胸罩、螢光綠的一件、兩件粉紅的, size 頗大,看來不會是她倆姊妹的,應該是那位學姐的;可是她會不會是個胖妞呢?不會!因為,旁邊還有幾件小蕾絲內褲,看起來和胸罩是同一系列的,所以,我實在非常渴望見見她!找不到小芸,大概又和哪個男生出去了吧!追她的實在太多了,倒是,我心裡卻沒有那麼難過了,大概有點興奮過頭了吧!還好東西不是很多,載了兩袋子衣服、一袋子書和雜物,還有一大包棉被,走了兩趟就搬完了,她們驚訝我的快速,我只說我本來就急著搬了!妹妹卻笑著說:還是要和女孩子住太興奮了?我不好意思地不知怎麼辦?趕忙又出來,宿舍還有一把我新買的電吉他呢!回宿舍一會兒,室友們終於回來了,本來要向他們炫耀我新搬的地方有多好,但看他們和王大炮在一起,我就閉嘴了。

他們看我在,一個個都笑起來了,笑什麼?你們去哪裡了?都十點了才回來!王大炮說:我們和小芸那寢的一起去寢聚啦!好啊!原來這樣的事你們都不通知我,我看你們一個個都給王大炮收買了,心裡一 股火燒著,還是緬嘴笑著問他們說:好玩吧?好玩!不好玩也不會這麼晚回來了!聽王大炮淩人的口氣,想想我問得還真是白癡耶!二話不說我提著吉他就要出去了,王大炮還精明勒,發現我的東西不見了,還問了我一句:你去哪裡呀?邊出門口,邊說:我搬出去了!不理他們,不讓他們知道我住的地方也好,免得他們來吵我。開了門進來,客廳坐著一位長髮女生,我沒見過的;她看見我進來,還不等我和她打招呼就對我說:你就是新搬進來的吧?對!我有點警張,答不太出來;她倒是非常友善的笑了笑說:歡迎!我們以後就是鄰居了,要好好相處喔!我喜歡這裡像家一樣的感覺,歡迎你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這樣的開場白讓我好高興,剛才的鬱悶一下子全不見了。

謝謝!謝謝!我的回答還是矬斃了!喔!你會彈吉他呀?一點點啦!不要謙虛啦!我今天要幫人代班,現在要去上班了,回來再跟你聊吧!再見!我喜歡這個學姐!看來我會很愉快唷!這時才想到那對雙胞胎呢?水聲,在洗澡吧!另一個呢?算了!先整理一下東西吧!走進房間卻聽到女孩的笑鬧聲傳來,有點好奇地再繞過客廳到陽台上,偷偷看看哪來的笑鬧聲!又是另一個驚喜!我看見套房裡的浴室門是開著的,長髮及肩的女孩背對著門正要將身上的泡沫沖掉,似乎她的面前有個浴缸,裡面有一個人正浸著、一邊向她潑水,才有這麼大聲的笑鬧聲。我一看,馬上矮下身來,低到窗戶下;但是女孩沖泡沫的媚景實在令人想再看一眼:長髮的是妹妹吧!來的時候才垂涎她的小腿,現在怎麼忍得住不看她的全裸身影呢?而且,沖泡沫的動作,像是脫去身上一件最薄的衣服一樣,性感得我小弟都站起來要看了。

我鼓起勇氣再往內看,妹妹已經沖乾淨身上的泡沫,正舉右腿要跨進浴缸裡。大腿間的一帶黑馬上吸引我的所有目光,可惜妹妹的動作太快了!還來不及看清楚,已經進浴缸裡了,這時才看清楚浴缸裡的是姊姊耶!原來她們都一起洗澡呀!我想,總等得到你們出來吧,所以,我決定在這裡等下去;第一次看女生洗澡,雖然她們都在浴缸裡,只看得見頭,但心裡的一股煩躁還是讓弟弟挺得直直的!她們浸不久就要起來了,我眼睛睜得大大的,怕漏掉哪一個她們的動作。她們兩個還真像,都約160公分高,纖細白晰的長腿,細腰,不算大的胸部,多大我也沒概念,不過,姊姊稍微大些。她們先後走出浴室,拿起床上的浴巾擦拭著身上的水珠,這樣我才進一步看清她們微翹的臀--妹妹的臀肉多一些,兩人的陰毛都成三角的。

妹妹擦著姊姊的背,擦到臀部,一順勢往姊姊的臀間擦下去,姊姊微微張開雙腿;看著妹妹的手,我不禁抓住我的弟弟。之後,她們迴轉過身,角度幾乎和我成一直線,我才不敢再看,輕輕地躡回房間。趕快拿出盥洗衣服要進浴室,免得被她們撞見我這副狼狽樣;才拿著衣服出來,她們的房門也開了,妹妹穿著一件薄薄的白紗睡衣走了出來,兩粒小小的乳頭、一片黑黑的草原都清楚地看得見。

我們愣了一會兒,我不知說什麼地趕忙進了浴室,妹妹則尖叫了一聲!這間是我和學姐要共用的浴室,在學姐的房間隔壁,躲進這裡以為好多了,怎麼知道卻發現一套換洗的衣物,是學姐的吧!好像聽到她姊妹在說什麼,我趕緊扭開水龍頭,讓蓮蓬頭的水聲蓋住她們的聲音--不好意思聽她們在說什麼!要脫下褲子才發現:弟弟一直都是站著的!糟了!這件薄薄的運動褲……剛剛妹妹一定也看見了!啊!怎麼辦?陰莖漲得紅紅的,龜頭上濕了一片,剛才太刺激了!摸摸龜頭,有想射出的衝動,突然想到,我翻起了那堆學姐的衣物。拿出一件褲襪、一件螢光綠的胸罩和一件粉紫的內褲:親手拿著比看她們掛著更刺激,湊到臉上聞一下,還有一點點香香的,和剛剛學姐身上的香氣一樣。

這胸罩還真是不小,想想學姐那時站起身時乳房的晃動,右手不禁搓弄起龜頭,前後套弄龜頭,學姐燙捲的長髮、漂亮的瓜子臉、晃動的雙乳、粉紫的蕾絲小內褲,如果能看到學姐的裸體的話,像剛才看到雙胞胎姊妹的裸體一樣的話…,想到她們的裸體,細嫩的皮膚、小小紅紅的乳頭、微微翹起的臀、纖細白晰的腿、黑黑的陰毛…,龜頭越挺越艱,我咬著學姐的胸罩,拿著粉紫的小內褲套在陰莖上一直搓、搓、搓…。一股燥熱集到龜頭頂端,我再也忍不住,將這道精液射了出來,我還一直搓著陰莖,陣陣射出的衝擊給了我一次次的快感。

這時突然聽到浴室門外『哦』一聲,不知道是姊姊還是妹妹?這時我還分不出她們相似的聲音,我心裡一驚,才正式回了神,不會被看到了吧?看看牆上、沒有窗戶呀!心裡突然一寒,慢慢地回頭一看:啊!門上有個小小的窗戶呀!我怎麼沒有注意到?剛才真是昏了頭了!對啊!我再低頭一看:糟糕!學姐的內褲沾上許多我的精液了!怎麼辦?就算沖掉了,還是會殘留精液的味道呀!看來我是住不久了!洗完出來,她姊妹在客廳坐著,電視開著也不知道有沒有在看,因為姊姊紅著臉盯著電視、妹妹卻似笑非笑的看看我;我也很不好意思,我說對不起!我剛才不知道妳們在洗澡!只有穿睡衣!你剛才偷看我們洗澡對不對?妹妹笑著說,沒有啦!只是剛好瞄到,我沒有多看!那你在浴室做什麼?洗澡呀!是妹妹看到了呀?不說實話就不幫你了哦?妹妹越說越高興似的,姊姊還是漲著紅臉。

沒辦法,既然她們看見了也沒捨麼好賴的,但突然要跟這兩個今天剛認識的女孩說又怎麼也說不出口,只有支吾地說:我、我把、學姐的衣服…姊姊用手肘撞一下妹妹,眼睛繼續盯著電視;妹妹這才說:好玩嘛!好啦!好啦!你把我們的衣服拿去洗洗吧,別洗你的,我們會跟小芸說是我們幫她洗的!小芸?她們怎麼知道小芸?小芸!就是學姐呀!你還不知道呀?不會吧?這麼巧!總之,還好妹妹幫我想這個方法,不過,女孩子的內衣要怎麼洗呀?來!跟我來!妹妹一站起來,我又吃了一驚,之前隔著電視我只看見她倆的頭,現在妹妹一站起來,我才看見原來她還穿著剛剛那件白紗睡衣,裡面還是沒有多穿一件內衣內褲;我趕忙回過身背對著她,怕她以為我是真的那麼好色。

她卻一點也不會害羞似的說:別裝正經了!剛剛都給你看完了,有什麼關係!我還來不及整理思緒好好地回答,她已經走過我的身旁要進她們的房間去了。跟在她的後面,彈抖擺動的臀比剛剛遠遠地看更加地豐潤翹豔,矇矇地在白紗裡誘引我的弟弟,又不知不覺地站了起來。

我都還沒警覺過來,妹妹已經停下、回頭說:你再不乖,就脫了你的來瞧瞧喔!沒辦法呀!只有跟她說:你穿這樣……,我怎麼能……她也不理,只是笑了笑,就走進她們的房裡,我跟了進去,原來有這麼大一間啊!裡面還有一台電視,我倒覺得奇怪了,就問她說:外面不是有一台電視了嗎?怎麼裡面還有啊?她笑著說:管那麼多!來把我們的衣服洗一洗吧!終於可以不用自己洗衣服了,好棒唷!我聽了還覺得怪怪的,妳不會要我每天都洗妳的衣服吧?當然不會呀!連我姊姊的也要一起洗呀!這還得了,我立刻抗議說:妳剛剛又沒有說……還沒說完,她就急著插嘴了:不然!我跟小芸說喔!毀了!毀了!要讓同學們知道我每天得洗這兩位姑娘的衣服的話,我還有什麼面子呢?但是,又沒有辦法,誰叫我剛才一時糊塗!這時姊姊也來到房裡:妹,我的不要他洗啦!唉唷!有什麼關係?妳剛才也被他看過了呀?說著就拉著姊姊出去了!姊姊穿了一件白色襯衫和一件合身綠色短褲子,我想是因為我在這裡她才這樣穿的吧!平常應該會和妹妹穿得一樣,說實在的,還真想看看姊姊穿那樣的樣子;雖然她倆實在相像,妹妹的令我心動卻不像姊姊給我的那種麻癢感的難當,雖然妹妹的身體似火一般勾動我的慾火,但姊姊剛剛那股羞澀就卻人心裡一股甜恣恣的。

第一次洗女孩子的衣服,尤其是內衣褲,想不到她倆姊妹遠看不太大的胸部,卻原來也比學姐小不了多少。兩個人的內衣褲都是一樣的淡粉紅色,內褲略有不同的是一件在陰毛上面那裡有一朵小花的樣式;拿在手裡還留有一點她們身體的餘溫,比起學姐的內衣褲又給我令一股不一樣的刺激,雖然想再湊上來聞聞,但想到妹妹的一再神出鬼沒,不好意思再給她們捉到一次了,所以只有做罷了!洗完衣服,整理一下東西,妹妹還是會一再地進來我的房間和我有一句沒一句地問著;原來,這層房子是她們爸爸蓋的。

在她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她們的媽媽過世了,過了兩年爸爸再娶了一位新媽媽,又兩年她們有了新的弟弟,弟弟三歲的時候,兩姊妹已經要升上國中二年級時,舉家遷到台北去了,可是因為和新媽媽、弟弟的相處問題,所以,兩姊妹獨自留在這裡;爸爸就在這裡加蓋了這層給她們,因為鄰近大學,爸爸屬意出租給大學女生,一方面幫忙看照著女兒,一方面給女兒個榜樣向上。可是,我發現,這樣她們雖然有了『媽媽』,卻沒有了『爸爸』;或許,也因為這個原因,我才被她們允許搬來。

不過,她們爸爸雖然不常來,但會常打電話,她們不要我在這裡的事讓他爸爸發現,所以要我自己牽一支電話線--當然嘍!這是我當初搬出來的目的呀!不過,今天晚上到現在我像是真的忘了了一樣!對了!在姊姊的一再強逼下,妹妹終於套上一件上衣,和姊姊一樣的,但還是不肯穿上褲子,所以,有幾次我坐在地毯上拿東西,剛好她走進來還是會看到那一叢黑黑的!欸!這可比整理東西累多了!快十二點了!她倆姊妹就要去睡時,有通電話進來,是學姐打回來的;她說今天店裡的客人較少,店長特別允許她先回來,她要我們先不要睡等她買個宵夜回來算是歡迎我來住的小小歡迎儀式。妹妹最是興奮,她好像特別容易激動。

二十分鐘後她回來了!身上還穿著店裡的制服,她說趕著快回來,來不及換了,怕耽誤兩姊妹明天早上的校車。長長的裙子穿在學姐身上把學姐的美麗又烘托出一股氣質的高雅,這個小芸學姐比起我的小芸同學來得漂亮多了!不少滷味,她們三個倒是吃的不多;我倒是累壞了,胃口其佳,又有一瓶學姐打工店裡老闆剛從日本帶回來的梅酒,香甜淡淡的酒氣卻烘得人微醉微醉似的暈紅,就像眾美相陪,真是胃口大開呀!想到眾美女,就想到那件沾滿我的精液的內褲,真是不好意思,希望她不會察覺!學姐很活潑,但似乎不會特別注意我,不像妹妹不時地搭向我,也不像姊姊一直微紅著臉,不知是一點酒精的作祟?還是晚上的事情讓她臉紅?但她偶而眼光飄來和我相會之後的迅速轉離,卻一再更是勾動著我。

第一次喝到這麼甜美的酒,第一次和這麼多美女一起,甚至要和她們一起住,我大概得醉了;醉了!妹妹似乎喊著熱地把身上套的外衣脫掉,薄薄的白紗再一次似煙般燻起我的下意識,妹妹的乳房在一顰一息間起伏、在鶯鶯燕語之間顫動、波動像梅酒的波盪、像我眼前景物的曲曲折折。真是喝多了?還是自己先意醉了?不知道!只知道起身的時候身體稍稍晃了一下,她們應該沒看見吧!學姐在收捨殘局,姊姊扶著喝最多的妹妹回房,我定了定腳,回房裡拿茶杯出來沖一杯淡淡的金萱茶,解解貪杯的暈眩,解解今天一切突然的醉意。

雙胞胎房裡的燈熄了,學姐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正要進浴室洗澡;這,是不是又是今天睡前的餘興節目呀?我趕緊喝一口手裡的金萱,突來的燙茶大大的一口刺醒了我,還好學姐以為雙胞胎幫她洗衣服,要不我不慘了,現下還想偷看她洗澡?不行!心理的爭鬥在自己一句『以後有的是機會』下平息了,想想我還真不是正人君子耶!欸!可嘆呀!關了客廳的燈,回房裡坐了一會兒,越坐越是不安穩,兩隻腿合作無間地催動我走到浴室外,浴室的水聲陣陣的傳來,椅上放了針氈似的;不行!我戴起耳機打開隨聲聽,鑽進被子裡,儘量不去想。

這時,,我的門就被推開了,學姐房間的燈刺進我的眼睛,開門的聲音被耳機的聲音遮蓋住了。我看看那個開門的身影,才想問,她很小心地發出一聲:噓!從她的動作、手勢我想是吧!由頭髮的長度,我認出是妹妹!我一邊拿下耳機,一邊問她有什麼事?在這同時,她卻將將房門關起鎖上,鑽進我的棉被,她的體溫馬上將我燃燒了起來,突然有股預感好像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似的。你偷看我洗澡……嘴裡一股酒氣味,難不成她醉了?為什麼要用小芸的內褲自慰?為什麼不要用我的?我只是支支吾吾地,我真的答不出來呀!怎麼說呀!你不乖!你今天一直偷看我的身體,你想要我對不對?我還是說不出話來!不然,你那裡怎麼一直都站著直直的?咯!她突然伸手去摸我嚇了一跳,可是我卻沒有躲開,被她這麼一摸、雖然是隔著褲子、也是我生平的第一次,直是有股想射的欲望。

她又醉呼呼地說:現在也是耶!為什麼會這樣呀?你現在又在看我對不對?好!那我也要看你!她穿著那件讓我垂涎了一晚的白紗睡衣,叫我如何能安靜得下來呢?還不等我說什麼,她馬上就將被子翻起來,將我的短褲脫了下來,又脫下我的內褲,哇!男生的都這麼大呀?我拉過棉被來遮著,她卻伸過手來將我的手和被子推開,說:乖!給我看嘛!你都看過我的了!我只有用手把弟弟蓋住,她語氣變得有點強地說:好!你不給我看我就跟小芸說!怎麼來這招呀?沒辦法!只有乖乖讓她把我的手推開了!其實我也不是不想,只是才搬來不好意思,而且對她姊姊更有好感,還有學姐那晃動的雙乳……,以後怎麼辦?可是她又這麼說了!沒辦法啦!也只得讓她看啦!看著她這樣近的盯著弟弟看,我才感覺到一股快感,原來這樣也是很令人享受的一件事!我不禁妄想:妹妹緊緊小小的雙唇含下弟弟的話,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不會啦!她只是要看呀!我想得太多了!

忽然一股濕熱彈起龜頭跳了一下,她竟然用舌頭去舔龜頭;我立刻有了更強烈想射的感覺,還好我盡量壓制住!她舔了一下,將龜頭含入,順勢用嘴唇將包皮褪開,像是很有經驗卻又很生疏似的,她大概看過很多A片吧!知道怎麼做、卻又做得生疏!她用力磨擦幾下龜頭的每一面,然後將整支陰莖深深地含進去,停一下,開始學著用嘴唇模仿我自慰的動作。她的嘴唇小小的,要套下整支陰莖似乎要將她的嘴唇撐開似的,我看著,藉著床頭上亮著的一盞小燈,看著她的嘴唇套著我的陰莖的運動,我開始聯想起她的嘴唇換做陰唇的話……。

想不到她真的用嘴含弟弟,比我自慰再如何用力摩擦龜頭更加的爽快;這時的酸麻已經將我的雙腿麻痺了,只想一吐為快,我不敢發出太大的呻吟聲,只是慢慢地說:我想射了!這時她卻停了下來,只是含著龜頭的部份,用力用舌頭不斷摩著龜頭的每一吋。
這樣的刺激對於第一次『性行為』的我而言實在無法忍受,狠狠地又射了今晚的另一次--在她的嘴裡。射出時,她的舌頭在射口的上面,她好像感覺到射進來的液體在她的舌下,輕輕抖了一下,將舌頭對準射口不停地攪動著,並且不斷地加強吸允的力量;啊!人生至此,夫復何求?人生之快,大莫過焉!她沒有放過我任何一滴的精液,也沒有輕易地放過我的陰莖、龜頭。

陰莖掙扎地吐出最後一口,她卻不放過即將軟下的陰莖,還不斷地舔著龜頭,這時的刺激感更勝射出之前,我再也無法忍受地翻起身來,摸一下她的頭髮,她才停下來,看了我一眼,鑽回被子裡去了!我翻開蓋在她臉上的被子,看看她,她只是緊緊閉著眼睛,她的活潑、任性一下子都不見了,突然很羞澀地、甜甜柔柔地,像姊姊一樣地,清麗、動人,雙頰還有酒後未退的紅暈;原來,我要對她的身體進一步探索的,但是看她這股羞澀,心裡對她的憐愛加深許多,所以,我只是彎下身,輕輕吻在她的眼上,說了聲晚安,關了小燈,拉出另一條小被單,下床睡到地毯上!
學姐浴室的水聲不再困擾我,我也真的累攤了,很快就睡了;快到不知道妹妹是否睡在我房裡,也或許是睡得太沈了,到我第二天醒來,身上何時多了一件被子我也不知道,妹妹也已經不在床上,心裡忽然有股失落感,或許是我多心,但卻怕一夜秋波成空!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迷倫亂常
校長吃肉,我喝湯
情迷咖啡室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