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同事的聖水 人妻美婦

我媽有個同事姓王,和我媽關系不錯,今年三十九,是我喜歡的熟女類型之一,雖然長得沒有我們班主任老師那麼好看,但屁股跟我們班主任一樣大,而且她逗我時眼睛邪邪的嘴角還含著笑,讓我恨不得立刻獻身被她禍害個夠。她和我媽關系親密表現在很多方面,比如說今天的突然臨時造訪,雖然讓我媽措手不及,但都是熟人,相互串門是常有的事,我媽也表現的十分熱情,立刻張羅著去買菜,留下我來招待她的同事。我媽一走,王姨就不懷好意的看著我,我不禁有些臉紅,說:" 阿姨你真漂亮!" 她笑意盈盈的走過來掐住我的臉,說:" 小天的嘴真甜,長的這麼可愛,阿姨好高興,來讓姨喂你!" 她捧起我的臉,她嘴唇抿了幾下,向我嘴裏吐了一口唾沫,讓我咽了下去,她對我眨了眨眼睛,嘴角掛著邪邪的微笑:" 還傻站著幹嘛呢?一會你媽買菜回來啦!" 我會意,直接躺在我家地闆上,她開始解自己的褲腰帶,她穿的是經典的黑色直筒長褲,她給脫到了膝蓋,又把內褲也脫下來,雙腳移到我旁邊,大屁股瞬間降到我臉上,就這樣以小便的姿勢猥褻的向我展示著她的下體,一股捂在熟女褲襠裏的特有的體味傳進我的鼻翼。

她用手把閃油光的黑色森林撥開,在我眼前露出最裏面的粉紅色的嫩肉,向下幾乎貼在我的鼻孔上,我立刻聞到裏面傳來的一股濃濃的騷味,我以前雖然沒少聞我大姨的內褲還有我班主任的丟棄的護墊,但眼前的味道卻較之有很大不同,有點不正經的感覺,也難怪,像大姨和班主任那樣的女人肯定是不會對我這個小屁孩有任何非分之想的,不過能找到這樣一個壞壞的熟女阿姨對我感興趣,我已經很知足了。

我透過陰毛看見她正好整以暇的盯著我,似乎等待著什麼,我也看著她,她的軟肉又碰了我一下,我又配合的多嗅幾口氣,上面傳過來她帶著戲虐的聲音:" 小逼崽子,阿姨的味兒怎麼樣,你不是喜歡裹嗎?一會給我裹幹淨,裹徹底一點!" 她的屁股稍稍向上擡了擡,我看見她手腕上帶著一個名貴的手鐲,亮晶晶的顯得她的手臂十分白淨,卻和眼前的景色形成鮮明的對比。她不耐煩的說道:" 快裹啊,一會你媽回來了!" 屁股稍稍沉下一點,我隨之裹了上去,我的嘴直接裹在她雙手手指撥開的中間部位,那裏面鹹鹹的,嫩肉顯得軟軟酸酸的,那感覺比大姨的內褲還好吃,因為這畢竟是大活人。我媽絕對想不到趁著她去買菜的功夫,她的同事會脫了褲子蹲我臉上讓我一遍一遍的裹她的私處,我居然還像遇到什麼好事一樣裹的有滋有味,裹的很賣力。然後我還不知好賴的提出讓她尿尿給我喝,她笑著答應了,黃色的液體順股間一滴滴的落在我嘴裏,我在嘴裏含著,隻有坐起來才能咽下去,躺著根本咽不下,阿姨並沒有責怪我,而是很耐心的往我嘴裏尿著,躺下又在她胯間接了一小股,我又坐起來咽了,她的尿不多,幾口就沒了,但味道很大,和我曾經偷喝的大姨的尿完全不同的味道。

喝完尿,我又給她裹了一會兒,她就穿上褲子坐回沙發上,時間太短,她好像有些意猶未盡一樣,見我媽還沒回來,她就用腳踹我的臉,把我踹趟在地上,她就咯咯的笑,她的腳不像大姨的腳那麼香,而是帶著一股很銀蕩的騷臭味,我卻莫名的喜歡,我捧著她的腳又聞又舔,仿佛明星吸毒一樣,明知萬劫不複卻又無法自拔,她微笑著把五根腳趾輪流放進我嘴裏,直到她兩隻腳上的絲襪被我的口水浸濕了大半,才傳來開門聲,我媽拎著大包的食材趕回來,我媽當然不會注意到她的同事此時腳下襪子的都是我的口水,就算注意到襪子濕了也不會多想,阿姨就穿著潮濕的絲襪幫我媽裏外忙活,和我們吃完了一頓飯,然後臨走的時候還沖我眨了眨眼睛,說道,晚上回去不用洗襪子了,我媽自然聽得雲裏霧裏,就聽她解釋道,今天太累了,懶得洗襪子了,連洗澡都免了,回去直接睡覺,我媽表示深有同感。王姨又沖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就出門走了。

自從這次經曆過後,我對王姨産生了強烈的迷戀,迷戀和她在一起時那偷偷摸摸的感覺,迷戀她的溫柔的柔軟,迷戀她的隱私氣味。

我幾天來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我媽這個同事的溫言軟語和她的大屁股。幾天後,我終于逮到機會去我媽單位裏玩,我媽是在醫院工作,醫院規模著實不小,很多人都來這看病。我媽辦公室在三樓,我在她辦公室呆了一會兒,就有患者敲門了,于是我提出說出去轉轉,我媽點點頭,叮囑我別亂跑。

我找到了門牌號為305的五診室,門沒關,我向裏打量,裏面患者正在瞧病,我在外面等了一會,見患者出來了,我緊忙走進去並關上門。

" 呦,這不是小天嗎?" 裏面傳來一句略帶笑意的中年女人的聲音。

" 阿姨好!" 我一臉討好的說,屋子裏的人端莊的坐在辦公桌後,手裏拿著筆寫著什麼,桌子上都是病曆本、單據之類的。

見此情景,我直接走過去躺在她旁邊地上,問她:" 阿姨,你很忙嗎?" 王姨笑了笑,站起來撩起白大褂,一隻踩著高跟鞋的腳掠過我頭頂,脫褲子就蹲到我臉上,說:" 有點忙!" 幾乎她剛蹲下,我一口含住她沖著我的臉張開的私處,我使勁的裹了起來,好有味兒,好過癮!她輕笑一聲,說:其實你來的正好,我正憋著點尿呢,正好現在喂你,讓你嘗個鮮!

我點點頭,覺得她那裏有些微不可查的蠕動,接著我嘴裏一熱,然後滿嘴的腥鹹,我拍了拍王姨的大屁股,坐起來把嘴裏的尿緩緩的一點一點的咽下去,讓我覺得奇怪的是我喝大姨的尿的時候都覺得惡心,喝她的尿卻一點都不覺得惡心,也許是上次大姨的尿味太濃了,我卻適應了那股濃濃的味道,再喝其它人的就不覺得什麼了。這次王姨的尿有點騷,卻沒有上次那麼鹹了,我坐在地上咋了咋嘴,口舌間發出" 嘖嘖嘖" 的聲音,格外的清楚,我也不知道這聲音是怎麼發出來的,我就是想把嘴裏的尿味都集中到舌頭上回味一下,就發出來了。

阿姨笑了笑,說:" 你這小饞貓,今天阿姨一定喂飽你。" 說著壓我躺下,大屁股再次降臨到我臉上,她雙手扒開油亮的黑色,露出裏面粉紅的肉褶,對準我張開的嘴巴,一股黃黃的尿液從裏面直接射進我嘴裏,我抿上嘴唇再次坐起來,將這一大口尿緩緩的咽掉,不敢咽太快,我怕一次咽太多會有所反應,畢竟這是熟女尿,雖然和大姨是兩種味兒,但等級是一樣的。我在王姨的診室總共停留了不到十分鍾,短短的時間內喝了好幾口尿,並給她吸吮幹淨,又在她胯下裹了一會,她提上褲子就讓我出來了。

我在醫院裏四處轉了轉,每個樓層都很幹淨,衛生打理的很好,整個環境典雅肅穆,要看病還得來這種醫院啊,當我再次路過五診室的時候,見裏面剛好沒有患者,再次閃進去。王姨看了我一眼,笑說:" 你怎麼又來了,還沒吃夠啊?

" 我點點頭,說還想吃。

她一臉拿我沒辦法的樣子,走過來再次脫褲子讓我裹了起來……

下午,我仍然三番五次的去她的診室,她也不反對,進屋就讓我給她裹私處,讓我舔屁眼和股溝,直到舔的沒有私味兒為止,還時不時的往我嘴裏尿點尿,這一天她都沒去過廁所,都尿到我嘴裏。到了晚上下班,醫生們紛紛出來打卡,我媽和她有說有笑的走在走廊裏,我媽並沒有發現,她的笑容中多了一絲往日沒有的玩味和鄙夷,很隱晦,而我緊跟在她們的屁股後面,盯著王姨的大屁股,兀自回味著她那裏面的味道。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經不住王姨的再三遊說,我媽受邀帶我去她家吃大餐,她的住處是租的,因為她的老家不在這座城市,她一個人來這裏打工,她的丈夫在老家教書,隻有等學生放暑假寒假時才能過來陪她一段時間,平時她就一個人,見我們來了,她很高興,拿出冰箱裏早就準備好的食材,開始動手做飯,我媽也洗洗手進去幫忙。我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王姨從廚房裏走出來,要去冰箱取雞蛋,我緊忙跟過去,到了牆拐角,我一下擁住她的大屁股,鼻子往裏擠想聞她後庭裏的鹹味,她卻向下一弓腰,我的鼻子一下子就聞上了她的私處,好濃,感受到了她那裏的妖氣泛濫,我也不顧她穿著打底褲,一口裹住她的褲襠。

她笑著將我推開,對我擺了擺手,示意我媽媽還在廚房裏。我尤不死心的指了指衛生間,意思是我倆去那裏,她依然沖我搖了搖頭,我撅著嘴死命拽著她的衣角不讓她走。她忽然撲哧一笑,說:" 瞧給你急的小樣,嘴咋就那麼饞呢?"我撒嬌的搖晃她的手臂,說:" 阿姨你就讓我吃一口唄!" 她笑著說:" 姨倒是有個好主意,一會兒你和你媽說說,讓她同意你留我這睡一晚,到時候姨讓你吃個夠!" 我眼睛一亮,說:" 好,我一會就和我媽說!" 她豎起手指噓了一下,對我使了一個眼色,扭屁股向廚房走去,看來她這是讓我自己想辦法了。

飯桌上的菜肴既豐盛又可口,可是我卻食不知味,一直糾結著怎麼開口和我媽說,我絞盡腦汁,按照以往的經驗,想象我媽可能的反應,卻發現以我十六歲的智商,所有的理由都說不過去,更何況我第二天還要上學呢,我就更沒有理由了!

王姨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幫我的意思,她仿佛沒察覺到我此刻的苦惱,還給我夾了一塊紅燒肉,像個沒事人似的跟我說:" 嘗嘗我做的菜比不比你媽做的好吃,到了王姨家就別客氣,多吃點,你現在正是缺營養的時候。" 我嗯了一聲,低頭吃那塊紅燒肉,王姨不再理我,繼續和我媽聊著工作中的瑣事。

直到吃完飯撿桌刷碗,我仍是一籌莫展,看見我媽已經有了起身告辭的意思,我心裏一急,連忙跑去廚房,想和王姨商量一下對策,王姨正在刷碗,卻沒等我開口,就見她轉頭對我狡黠的一笑,端起那盆水別有用心的眨了眨眼睛。

我瞬間有如福至心靈,大聲說:" 王姨我幫你端!" 她贊賞的點了點頭,口中卻說:" 別,別,髒的……" 正說著,她好像腳下一滑,隻聽" 嘩啦啦" 的聲音,整盆水幾乎都扣在我身上,王姨可真夠狠的!

我隻覺得全身一陣溫熱,瞬間從衣領濕到了褲腿。

" 哎呦,對不起對不起,小天,沒傷到你吧?" 王姨驚慌失措的說道。

我搖了搖頭,說:" 我沒事,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來添亂,王姨也不會滑倒了。

這時我媽已經聞聲趕過來,問明情況後,責怪我說:" 你這孩子怎麼毛手毛腳的!" 王姨緊忙幫我解圍。說:" 這事不怪小天,他也是過來幫忙,是我腳滑了一下。" 我媽容色稍緩,問她有沒有事,王姨搖頭,說:" 我沒事,就是澆了小天一身的水。" 王姨又讓我趕緊把濕衣服脫下來,她給我洗了晾幹。

我全身變得光溜溜的,這下沒法回家了吧!

哈哈哈,我在心裏忍不住大笑。

我媽見我一下弄成這副摸樣,也有些哭笑不得,隻能讓我把衣服先脫下來。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王姨一出手,我就知道這事十之八九算是成了!

最後我媽在我和王姨的裏應外合內外夾擊下,終于無奈答應讓我留下,我一再保證明天早早起床,王姨也決定早上親自把我送到家裏,不能誤了上學的時辰。

我媽對此也稍稍放了點心。

我媽走後,王姨抱住我又親又摸,說,好孩子,表現的不錯!

我的腦袋被她擠在雙峰中間,她的胸衣帶著成人的香。

我心情也有些激動,使勁聞著那股陌生女人的乳香。

她把胸衣向上一拉,說,來,阿姨獎勵你吃渣渣。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說,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才不吃呢!

王姨不禁被我逗樂了,說,那就給你吃點大人的!

說完,她的臉沖我壓下來,狠狠得吻在我的嘴唇上。我腦中一片空白,這就是大人接吻的感覺嗎,這就是我的初吻嗎,這似乎——是強吻吧。

她的舌頭打破了我的胡思亂想,在我的嘴裏橫沖直撞,野蠻的打著轉轉,我突然被她弄出了反應,雙手本能的去摸她的腰身和屁股。我的小舌頭也開始回應口中那高深莫測的舌頭,很快和她攪在一起,吸吮她舌頭上的唾液。

當她的嘴唇離開我時,我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她又給了我一口唾沫,才說,小家夥還挺有勁兒的,吸得阿姨舌頭都快腫了。

我興奮的問她,阿姨,這就是接吻嗎?感覺好棒啊!

她笑著沒說話,看我的目光越來越炙熱,笑容也透著古怪,她的嗓音似乎略帶沙啞,柔柔的和我說:小天啊,幫阿姨把褲子脫了好嗎?

嗯嗯。我點點頭,伸出雙手就去拉她的打底褲,在她的協助下一點一點的被我脫下來,露出雪白的大腿和豐滿的大屁股,我也不管她內褲還沒脫,一個猛子撲向她的屁股,臉直接紮進她的大腿根,鼻子向上一拱,就聞上了她屁眼,這次終于可以為所欲為了!我好喜歡聞王姨股溝裏的味道,大屁股的女人分泌的液體揮發不出去,還一天都坐在辦公室,那的味兒可想而知,想沒味道都難。

我雙手並用,把內褲使勁剝到屁股的一邊,舌頭趁空往股溝裏伸去,上上下下的舔著來回,王姨被我舔的咯咯直笑,說,小饞貓,這下如你的意了吧!

我沒完沒了的舔著,仍嫌不滿足的向她的前面的兩個褶兒夠去,舌尖剛夠進去一點,就感覺舌尖上鹹鹹的,她突然轉身,我的舌頭被她強行抽出,她回頭白了我一眼,說,急什麼?

她慢悠悠的脫掉緊勒著她大屁股的內褲,提在手裏在我眼前晃了晃,笑眯眯的挑逗我,就是不說話,我像個小狗一樣的去聞她懸在空中的內褲,她卻向後一縮躲閃開,讓我的小臉撲了個空。

她笑著說,小變態,想幹嘛?阿姨就逗逗你,你還真要聞啊,我這條內褲都穿了三天了,味兒太大了,連我自己都嫌,你不嫌嗎?

不,我搖了搖頭,雙眼放光的說:不嫌,不嫌,我要聞,我還想讓阿姨把內褲套在我頭上,啊,是套在我臉上給我吃,我一直都在想,有一天阿姨能把自己穿過的內褲套在我頭上!

聽了我的話,王姨突然微微一愣,然後嗤笑了起來,語氣怪怪的說:你還真讓我驚訝!

說著她當真把內褲翻過來,露出襠部,我倆同時看到了襠部花裏胡哨的布滿了汗漬、黃斑和尿漬等痕跡。她將內褲對著我的臉,笑著打趣的說,不怕死就過來!

不等她反悔,我立刻把臉湊過去,鼻子馬上被她的襠部兜住,她就順勢把整條內褲都套在我的頭上,我的嘴和鼻子完全被那塊相對窄小的卻含金量極高的布料擋住,連眼睛都被原本遮肛門的位置遮住。

我仿佛一下子被濃濃的氣味包裹進去一般,好像整個人都置身在她的褲襠裏,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清楚楚的聞到她的下陰的複雜味道。

我雖然喜歡熟女,喜歡喝帶點味兒的熟女尿,願意給她們舔各種地方,但是這次我不得不承認,我高估了自己的實力,我被這條三天沒洗的內褲熏到了!

我正在猶豫要不要摘下去,突如其來的撫摸讓我身體一個機靈,就感覺到我的小弟弟被一處溫暖濕潤的環境包裹住,緊接著一條柔軟的物體掃在我稚嫩的龜頭上掃著,那觸感,好像是剛剛還在我嘴裏的阿姨的舌頭!我懵了,阿姨居然在用她的嘴弄我的小弟弟,我被她激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全身顫抖不已,既難受的想哭,又舒服的想笑,我口中不自覺的說出無意義的音符,什麼意思我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似曾相識好像小電影裏的呻吟聲,我嚇了一跳,沒想到男人也會發出這種聲音,好羞恥!

阿姨突然減緩了動作,我以為她有點累了,卻發覺她兩根手指來到我的鼻子前,按住我的鼻孔,一下,兩下,三下……她竟然用手指抹住內褲襠部往我鼻孔裏塞,讓我鼻孔也抹上了那上面的物質,她還唯恐味道不夠,又在內褲上換個位置抹,兩根手指在我的鼻孔裏一下一下的抹著,還改變著方位。

我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和反應能力,隻是感覺她的一切動作都是我心醉的根源,她終于不再抹了,弄得我的鼻孔裏全是她那處最下流的味道,仿佛生了根一樣紮進我的鼻腔,甩都甩不掉。

我突然覺得小弟弟的吞吐頻率加快,讓我有些措手不及,阿姨的嘴怎麼會運動的那麼快?而且這次她用腮幫子刺激著我的龜頭,發出嗦嗦嗦的聲音。

我如風中淩亂的殘葉一般,不住的倒吸著冷氣,感覺小腹馬上就要爆炸了似的,鼻孔裏的味道也不覺得那麼刺鼻和熏人了,反而被我挖掘出隱藏在背後的一絲淫媚的甜意,甜甜的,甜甜的,異常的醇香! 我畢竟被女人第一次用口,很快無法堅持,一陣抵擋不住的痙攣,眼看箭要離弦,王姨卻突然吐出我直挺挺的小弟弟,站起來看著我,而此刻我還維持著向前挺腰的動作。

我賴賴唧唧的說:阿姨,別啊,我還想要!

她卻說:" 阿姨累了,想歇一會!" 我想自己去摸,也被她攔下來,我難受的恨不得在她身上刺個窟窿。

王姨笑著說:你之前不是說想吃我內褲嗎,阿姨想看看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心道,不就是吃內褲嗎?我狠狠一咬牙,一口叼住嘴前的布料,這才發現那兜底的加厚棉裏有點潮潮的,我一咬之下竟然咬出少量汁兒來。

王姨見我咬住了她的內褲,眼中笑意更濃了,也幫我往嘴裏送內褲,說:是不是咬出水兒來了?別怕,那都是阿姨的水。

見我把那塊兜底的襠部都含進嘴裏,她似個發情的母貓一樣在我身上摸來摸去,突然一伸手握住我的小弟弟,催促道:" 快嚼啊,把阿姨的褲頭吃幹淨,把水兒都嚼出來!

我被她的手一握,頓時又有了想射的感覺。我不顧一切的狠咬她的內褲,想以此來抵消一部分快感,也不管嘴裏都是啥味兒,反而用舌頭在襠部那鹹鹹的表面緊貼著,吸吮著,每嚼一下,那汁兒就被我擠出一點,我的頭就" 翁" 的一下,濃濃的騷味兒隨之蔓延開,融入我的口水,被我一股腦的咽進食道。

王姨微笑著看我咀嚼她的內褲,趴在我耳邊悄聲說:阿姨為了你整整穿了它三天三夜,覺得它好吃嗎,讓我看看你吃成什麼樣子了。

她把我嘴裏的內褲拽出來看了看,又聞了一下,有些不滿意的說道:" 怎麼還有味兒啊,而且黏黏的,你得加把勁吃啊,上面不要留下黏黏的東西,知道嗎?

" 她用淩厲的語氣發問的同時,我的小弟弟又被她用力一握,我緊忙點點頭。

她又咯咯的笑了起來,說,這裏呀就是你的動力開關,老娘隻要握住這裏,想讓你幹嘛你就得乖乖的幹嘛,你說對嗎?

我見她松了手,著急的說:阿姨,我想讓你再握一會兒。

她笑說,我知道你想幹嘛,乖乖的,一會兒我再用口給你來一次。

見她把手裏的內褲重新打開,露出沾滿我口水,卻依然劣跡斑斑的襠部,沖我的嘴捂過來,我配合的張開嘴。她微眯著眼睛,手指伸直將內褲頂到我嘴裏,整整半隻手掌幾乎都塞進了我的口腔,在我的口腔裏,隔著襠部,她的手指突然曲起四周打轉塗抹,好像要把我的嘴搗爛一樣用力,她還用拇指和食中二指揉搓我的舌頭,包括牙齒,弄得我嘴裏幹巴巴的鹹。

我跟阿姨說我渴了,阿姨很善解人意的倒了一杯純淨水給我喝,喝過水我繼續吃她的內褲,這次效率明顯提高了,經過我大量口水的滋潤,這條內褲已經差不多吃幹淨了,不過拿出來一聞還是蠻騷的。

阿姨說這次就算了,讓我自由活動一段時間,然後把內褲拎到洗手間泡進洗衣機裏,和我的衣服褲子一起洗了起來。

她見我在客廳裏沒什麼事,就拿來筆記本電腦給我玩,我打開屏幕,立刻被上面放著的圖片吸引,我各個打開瀏覽,發現都是王姨的自拍,穿著各種絲襪拍大腿和腳的照片,還有肉色絲襪和臀部的照片,看著圖片中既熟悉又陌生的絲襪美腿美腳,我莫名的心跳加快。

" 好看嗎?" 王姨走過來在我身後問道。

嗯嗯,好看!我轉身作答,卻見她端著一個洗臉盆放在我面前,裏面有一堆的襪子。

她說:這些都是照片裏面我穿過的絲襪,想聞聞這襪子上的味兒嗎?

我激動的點點頭,鼻孔裏殘留的她內褲上的淫味兒又串上來給了我一下狠的,讓我的小弟弟瞬間立的筆直。

王姨自然也看到了我的反應,笑著說,沒想到你對女人的襪子也這麼大的癮,還沒聞呢就立正了!

我冤枉啊,那明明是我鼻孔裏的味道鬧的,不過我並沒有解釋的意思,反正在她的印象中我已經都那樣了。

她拿出一隻黑色的短襪,放在我鼻孔上,襪尖還微微泛著潮濕,我聞到一股微熏的腳臭味,那是腳出汗捂在皮革裏經過發酵形成的銀蕩氣味。

她笑著說,這是我今天剛穿過的,覺得味怎麼樣,這個呢是三天前穿過的。

還有這個……

她拿出一隻肉色的絲襪給我聞,緊接著又拿另一隻,每一隻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味道讓我應接不暇,她就好像是賣場的老闆在向我推銷産品,而我隻顧得上欣賞。直到一隻黑色的棉襪來到我面前,襪尖已經硬邦邦的了,從上面散發出一股濃濃的腳臭味和銀銀的汗騷味,那分明夾雜著私處裏面的氣息,我太熟悉了,我突然一張嘴,整個襪尖都被我含在了嘴裏,舌頭上的襪子有點鹹。

我的突然張嘴讓王姨也措手不及,她從我的嘴裏抽出襪子," 啪" 的一聲響,我隻覺得半邊臉上火辣辣的,阿姨結結實實的扇了我一個巴掌,喝道:" 讓你放嘴裏了嗎?我隻說讓你聞聞,聽不懂人話麼?" 我從沒見過王姨沖我發火,她一直以來都待我和藹友善有如幼兒園的阿姨,連說話都是輕聲細語,我難以置信的看著她,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她的眼神瞬間又恢複溫柔,冰涼的手指撫摸我的臉頰,柔聲說:疼嗎,阿姨不是有意打你,而是讓你記住,心急吃不到熱豆腐,你現在吃了,一會兒就沒有美味啦!

她又溫柔的在我小弟弟上套弄了兩下,像念咒一樣說:不生氣了,不疼了。

我點點頭,說,阿姨,你要給我吃什麼啊?

王姨指了指那些髒絲襪,說:就是它們啊,不過還缺了一樣作料!

說完她蹲在盆子上," 嗤嗤" 的噴水聲從她的屁股下面傳來,她居然在尿尿!

濃黃的尿液像澆花一樣琳在了那些絲襪上,很快和絲襪融為一體。

王姨又不知從哪裏找出一雙黑乎乎的筷子,攪勻洗臉盆裏的絲襪,笑著對我說,你不是想吃襪子嗎?現在吃吧!

她用筷子夾出我之前想吃卻無端挨了一巴掌的黑色棉襪,在盆子裏抖了抖尿珠,夾菜一樣夾到我的嘴邊,說:事先說好,要吃就吃幹淨,不許留下味道!

襪子雖然已經濕透,襪尖卻依然硬邦邦的,她把襪子放進我嘴裏,我稍稍一吸就從襪子裏吸出一股水來,鹹得發苦,整個襪子都帶上了尿味,而尿又必須透過襪子滲出來,難免帶上皮革的腳臭味,一時間我都難以分辨清楚嘴裏到底是什麼味道。

棉襪的吸水性很強,裏面蘊含的鹹鹹的液體好像取之不竭一樣,襪尖接觸在我的口腔內側,經過口水和尿液的不斷過濾,已經完全軟了,沒有了當初的味道。

接下來我又吃了四五雙襪子,感覺有點惡心,王姨見我消極怠工,又把我的小弟弟放在她嘴裏,含了一會,我立刻抖擻精神,將嘴巴裏的肉色絲襪嘬的皺巴巴的,用王姨的話講,都成了襪幹了!

就這樣斷斷續續的吃了一個鍾頭,襪尖的味都被我和著尿液吸收掉,我的小弟弟一直處在臨界點的狀態掙紮著,就是無法解脫。

這時候,王姨問我吃沒吃飽,吃飽了就去洗漱睡覺。

我立刻沮喪著臉,有種被遺棄的感覺。看來隻能自己偷偷在被窩裏解決了,幸好今天經曆了足夠的刺激,夠我單飛好幾次了!

刷了牙,洗了臉,我問阿姨我在哪屋睡。

" 就這屋,和我一起睡!" 王姨坐在床上指了指。

" 在……這屋……" 我有點意外,如果和阿姨睡在一起,我還怎麼自己動手了,隻能老老實實的睡覺了,那該是一件多麼慘絕人寰的事情。

王姨笑眯眯的問我:"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什麼事啊?" " 忘了什麼事?" 我有些迷茫的看著她。

她的笑容漸漸斂去,冷冷的看著我:" 給我跪那兒!" 她的聲音突然冷的讓我心顫,聲音裏帶著不容置疑的感覺,我想到長輩們說過:男兒膝下有黃金!除了父母,我怎麼能給一個外人輕易下跪呢,可是不跪的話,我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又不是她的對手,我還太小,一時委曲求全,長輩們知道了也不會怪我吧?跪就跪吧,王姨見我真的跪在了地上,輕笑一聲,說:" 沒想到你這麼聽話,我還打算對你用的別的呢,好,我就喜歡聽話的孩子!" 我的臉上一陣發燙,不過跪了也就跪了,索性一直跪下去。

她的大腿放到床沿上,張開雙腿露出私處,對我招了招手:" 過來,把老娘的逼舔幹淨!" 我這才想起來,對啊,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我立刻爬過去,一頭紮進她的大腿根,聞了聞,她那裏還有些尿液正半幹涸的狀態,毛毛上也粘了些晶瑩的尿花,想起她剛才在盆子裏尿尿都沒擦,原來在這等著我呢。

我的舌頭鑽進去,上下嘴唇包住她的整個私處,用力裹著,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我的嘴知道怎麼裹上去能恰到好處的配合她的形狀,從而完整的享受裏面的美味。

王姨雙手按在我的頭部兩邊的耳側,咯咯的笑道:" 你媽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奇葩兒子呢,毛都沒長齊呢,偏偏喜歡嘬嘞老娘的這種地方,啊,嘬的老娘真舒服!

我發現王姨與以往的沉靜不同,這次給她裹私處好像讓她格外的激動,嘴不停的說出侮辱的話,竟然還很沒品的拿我媽說事。

我的舌頭沒有停下,她的腿窩裏面比每次都鹹,體味也很濃,雖然沒有內褲的味那麼大,卻鮮活,隨時都在變化。

我吸吮良久,充耳不聞她的髒話,她也罵了良久,最後她說道:" 是不是所有女人的尿你都想嘗嘗,連你媽的逼都想舔兩口啊?" 我再也無法沉默了,心中極是不忿,正要起來和她理論,她卻緊按住我的頭不放,一股黏黏熱熱的東西流在嘴裏,味道和她的內褲嚼出來的汁兒味道很相似!

她挺著下半身又向我嘴裏抽搐了一下,這才松開我的頭。我的脖子差點被她勒斷了。

我喘了口氣,差點被她最後那一下嗆到嗓子眼,緊忙咽了一下唾沫,這才圓睜著眼睛說:" 我才沒有呢!" 她不緊不慢的回頭點了根煙,兀自抽了起來,半晌才說:" 你說什麼沒有?" 我的臉憋的通紅,磕磕巴巴的說:" 沒有……沒有想舔我媽的那個……" 她向我吐了口煙,笑著說道:" 沒有你怎麼舔我的?我和你媽的歲數差不多了!" " 你和我媽不一樣!" 我反駁道。

" 哪裏不一樣?" 她問。

我憋了半天憋出一句:" 長得不一樣".她突然掐滅煙,將我壓在床上,陰陽怪氣的說:" 我告訴你哪不一樣,我沒有你媽那麼假正經,耍大牌,整天擺著張臭臉,顯得自己多麼崇高,別人都要去崇拜她,憑什麼!就因為她是院裏的元老,就可以分到好號?我野來了一年了,分我這兒的不是體檢的就是他媽的沒錢治病的,即便這樣,我依然做到全院前五,她憑什麼月月第一,狗屁第一!" " 阿姨,你在說什麼?" 我聽得稀裏糊塗,什麼號啊,密碼啊的,我一句沒聽明白,不過有一點我聽出來了,她似乎對我媽懷有敵意!

她語氣突然柔和下來,詭異的笑了笑,摸著我的臉說:" 不過你媽生了一個好兒子,因為你,我才多忍了她一個月,沒和她鬧翻,不過等你回家之後你可以去告訴你媽我今天說過的話,反正大不了大家就撕破臉皮,倒也沒什麼;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你不去和她說,那樣我會和她繼續友好下去,而且會相處的越來越融洽,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說,阿姨,我不會去和我媽說的!說了你們就是敵人,不說你們才是朋友!

王姨眯起眼睛,笑著摸了摸我的頭,說:" 真聰明!" 她突然起身站到我頭上,分開大腿緩緩的坐下來,雙手咧開黏膩的私處對著我的鼻子,貼到我臉上,甚至有些粘膜上的小泡在我臉上微微的抖動,她松開手,私處兩邊突然搭在我的臉上,她裏面的一圈肉夾住我的鼻子,像個吸盤一樣一層一層的粘附在我臉頰,我的眼睛被鋪天蓋地的黑毛遮住,隻能隱約看見她的雙臂搭在床頭,似乎抓著扶手,接著她的屁股開始一聳一聳的,她的私處狠狠蹭過我的臉頰,裏面軟軟的一圈嫩肉包括打先鋒的尿道口對著我的鼻尖和下巴兩點一線來回的搓,幸好她的幅度很大,我的呼吸不是那麼費勁,不過她蹭的越來越兇狠,還不時的撞在我鼻孔上,我不得不用嘴巴去呼吸,弄的嘴裏和鼻孔裏都鹹鹹的,唯獨我的耳朵在外面躲過一劫,聽見她似乎沉浸在某種享受中,喘著濃重的鼻音,發出很有節奏的:" 嗯 “," 嗯" ," 嗯" ," 嗯" ," 嗯" ," 嗯" 的聲音。

我不明白這個濃重的音節意味著什麼,不過那聲音卻帶著微微的急切,舒爽,還有快意,聽得格外清楚。

她也不說話,就扶著床頭蹭我的臉,她口中嗯嗯唧唧的,一直持續到後半夜,弄得床" 嘎呦""嘎呦" 直響,還時不時的將私處放在我嘴裏蠕動一會,就好像有一張嘴在不停的往我嘴裏吐痰一樣。

她出了很多汗,弄得我臉上全是她的體味,說不出的淫靡,她中間轉了幾次身,有一次竟然用屁眼蹭我的臉,像之前那樣蹭個沒完沒了,這樣我的臉都成什麼了,我自己都覺得我的臉都不是臉了。

她握住我小弟弟的時候,剛握手裏我居然立刻就射了,射了好多好多,她沖我壞壞的一笑,笑得很放蕩,她掰開屁眼讓我給她使勁的裹,還讓我盡量多的伸舌頭,給她夾在屁眼裏,然後讓我的舌尖在最深處蠕動,嘴唇吸吮,最後竟然從裏面裹出一點汁兒來,那汁兒鹹鹹的還有點臭,她逼我咽了,馬上又在我嘴裏尿尿,說給我來點騷的,壓壓。

她半夜去廳裏猛灌了兩杯水,看來是渴壞了,回來又含住我的小弟弟,用嘴套弄起來,套弄一會就給我吃她的唾液,幾番下來,我又被她弄射了一次,這次她用嘴全部含住,嘴對嘴的喂我喝我自己的精液,可是我一點都不想喝,她卻硬逼著我喝下去。

我因為射了兩次,已經有些精神萎靡了,就和她說想睡覺。她卻搖了搖頭,說她的腳還沒洗,不習慣髒髒的就睡覺,然後就把一隻右腳放在我臉上,我立刻聞到她的腳上傳來濃濃的腳汗味,她的腳趾劃過我的鼻孔,落在我嘴上,扒拉著我的嘴唇,讓我張嘴給她裹。我強提著精神給她嘬咯著腳趾,然後舔腳掌腳背,她繼續指揮我,讓我把腳趾縫裏的味兒舔幹淨,甚至讓我用牙齒啃食她的腳趾甲。

直到把她的雙腳吃的很透徹很潔淨,這才放下腳,摟住我,讓我吃她的渣渣,說是獎勵。

既然是獎勵,我就給她裹了一會,她又把手臂張開,將我的頭按在她的腋窩裏,說這也是獎勵,讓我吃她的腋毛,她那裏出了很多汗,散發著微微的怪味,我順從的給她的腋窩舔幹淨,然後我用哀求的語氣和她說,我太困了阿姨,實在想睡覺。

誰知她擡手就給了我一巴掌,說,小逼崽子,占了老娘這麼大便宜,老娘又是給你裹jiba,又是讓你吃渣,難道就這麼算了?

我的心立刻涼了一大截,這次她打我絕對是有意的!

我捂著臉說:" 阿姨我錯了,我就是想睡覺!" 她拿開我捂住臉的手,掐我的臉說:你倒是舒服了,把老娘弄的七上八下的,還他媽想睡覺?

我眼淚掉了下了,說:" 阿姨,我錯了,我不睡了!" 王姨又扇了我一巴掌,呵斥道:" 不許哭!" 我緊忙憋住眼淚,哽咽道:" 我不哭了,阿姨你讓我幹嘛我就幹嘛。" 王姨自顧自的躺下,張開腿,說:" 鑽進來給老娘舔逼!" 我鑽進她胯下再次用嘴裹住那一開一合的縫。

她拿來被子蓋在身上,說:" 就這樣含著,不許停下。" 說著用雙腿夾了一下我的臉,問我聽到沒,我點點頭。

她的尿道口酸酸的,泛著濕氣,我用舌頭舔了舔,就聽見她哼哼兩聲,顯得很舒服,她的雙手按住我的頭,雙腿緊夾,在床上扭動著身體,我的嘴裏不停的裹,我的鼻子被迫埋進她的陰毛裏,她的陰毛還殘留著之前濃濃的味道沒有清理過,我就這樣被迫呼吸著帶有她體味的的空氣,她漸漸放松了身體,直到聽見上面隱約傳來她的鼾聲,我才敢扭動一下腦袋,轉了轉酸疼的脖子,把嘴裏積攢的黏黏的物質咽下去。

不知過了多久,恍惚間我還以為我在家裏,卻突然覺得有人掐我的臉,我發現我的鼻子正頂在一條雪白的大腿上,我這才想起來,我還在王姨的腿間,壞了,我竟然偏著頭睡著了。

我真應該深刻的檢討一下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平時在家裏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自由自在慣了就跑出來作死,現在連睡覺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王姨一臉冰冷的說道:" 不是讓你一直裹嗎,小犢子,再讓我發現一次你偷懶,你瞧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又舒舒服服的躺回去閉上眼睛。

我重新裹住她的肉縫,突然下意識的向後一縮,因為她毛毛裏傳來一陣刺鼻的騷味,弄得我想打噴嚏。

" 怎麼了?" 我猶豫著屏住呼吸裹上去,她似乎突然猜到了我的想法一樣,居然夾著我腦袋翻了個身,我被迫躺在床上,她卻成了趴著睡覺的姿勢,這樣一來她的私處前方土丘上的毛毛完全頂在我的臉上,將我的口鼻淹沒,隻聽她輕笑了一聲,說:" 把我的陰毛舔幹淨或者全都含在嘴裏嘬幹淨,不然就聞著它睡覺吧!" 說完還在我臉上摩擦著。

隻聽她吃定我一樣說:" 快點啊,不然味兒全蹭在你臉上了!嗯——" 第二天早上,我被五點的鬧鈴吵醒,我的鼻子還在王姨腿間的陰毛裏夾著,我的嘴也含著幾縷沾滿口水的黑黑的毛。

王姨也醒了過來,她的精神看起來很好,我倆一起去浴室洗了一個熱水澡,然後穿戴整齊,她仍然穿著那條性感的打底褲,她問我:" 怎麼樣,喜歡在王姨這裏住嗎?" 我皺了皺眉,顯得有些猶豫了,王姨看出了我的態度,笑了笑說:" 沒關系,不喜歡來以後就不用來了,隻不過我電腦裏錄的視頻就要發出去嘍!

" 我茫然的問:" 什麼視頻啊?" 王姨笑著拿起昨天她給我的那個筆記本電腦,打開一段視頻,居然是我的臉,我正在饒有興緻的看著屏幕,然後有人問我,好看嗎,我回頭說嗯嗯好看,後面竟然是王姨端著盆子放在我面前……

天啊,我太大意了,我當時被王姨的照片吸引,卻沒有發現她的視頻頭是開著的,我昨天在客廳裏吃襪子喝尿的場景居然都被這明晃晃的拍攝工具近在咫尺的錄了下來!

" 你說,如果你家裏的長輩看到你這樣的行為,還有你學校的老師和校長看到有你這樣變態學生,他們會怎麼樣?" 我全身一片冰冷,恐懼占據了我整個身體,我顫抖著雙腿跪在地上,說:" 阿姨,求您別給他們看,好不好?" 王姨似乎很享受這種" 調理" 人的快感,說:" 我還真的很期待有一天讓你媽瞧瞧你這兒子背後到底什麼德行!不過我輕易不會那麼做的,畢竟我們是同事,關系還算湊合,而且你這孩子也很懂事,很聽王姨的話,不是嗎?" 我緊忙點點頭,就像忽然抓到救命稻草,死裏逃生了一般。

" 那……以後,王姨讓你來我家住,你還來不來呢?" 王姨笑眯眯的問道。

我點點頭,說:" 來,我來陪王姨住,下次我自己過來,就是怕後半夜困的難受……" " 放心吧,我不會把你累壞的,頂多一周來一次或者兩周過來一次,有時我沒感覺了就半個月讓你來一次,總之我讓你過來,你就必須過來!" " 我一聽,倒是還可以接受,于是就欣然答應了。" 王姨笑了笑,話鋒又一轉,說:" 不過如果平時我底下癢了,就會直接去你家找你的!就像上次那樣,我這個人比較懶,平時不願意在家裏洗澡。本來呢,那天晚上我是準備去浴池的,可是突然就想讓你嘗嘗我洗之前的味道,就去你家了,你當時是不是很開心呢?" 我點點頭,說:" 我還記得你那天讓我聞了一會兒才給我吃。" 王姨呵呵一笑,說:" 我那次的襪子也是好幾天沒洗了,我就那樣一身原味的去你家,我真怕你媽在我換鞋時聞到,可惜你媽傻啦吧唧的去給我買菜了。我就正好讓她兒子給我兩個味道最濃的地方舔幹淨了,哈哈。" 我見她很開心的樣子,也跟著附和:" 那天我還喝了你的尿!" 聽了我的話,王姨馬上就興奮的說:" 是啊,那天是我第一次給別人喝尿,當時我心裏很驚訝,但一想到你是你媽的兒子,我就興奮想笑,你知道嗎,那天你媽回來之後,我越想這事兒就越覺得刺激,吃飯的時候差點高潮了,我走的時候腿都是濕的。" 王姨突然走過來,摸著我的臉說:" 我那時就開始計劃著,等哪一天有機會讓你來我家住一宿,到時一定讓你這嫩嫩的臉蛋腌鹹菜一樣腌在我雙腿中間,永遠烙上我下面的味道。

我小心翼翼的說:" 阿姨,我臉上還有味道的,估計到學校都不會消掉!"王姨又摸了摸我的臉,說:" 這次效果不明顯,不過沒關系,來日方長,咱們先吃早餐!" 說著她拿出牛奶盒面包片,隻給我面包片,沒有牛奶,她卻喝著牛奶吃面包。" 我沒說話,低頭靜靜的吃著面包,她見我逆來順受的樣子,笑了笑,拿起我這邊的空杯子,蹲在桌子下面,我好奇的低下頭去看她,卻見她已經將褲子褪到膝蓋,拿著水杯堵在毛茸茸的胯間,她正在向裏尿尿!

不一會,她重新好整以暇的坐回座位上,給我端過來一杯淡黃色的渾濁液體,雖然是淡黃色,卻不透明,說明濃度很高。

她說:" 別說王姨沒招待好你,你喝的東西比我這杯牛奶高級多了,有營養!

快趁熱喝吧,一會兒涼了!" 我仍然低著頭,默默的端起她遞過來的杯子呷了一口,頓時被騷得差點吐了。我緊忙捂住嘴,以防止把面包吐出來。

王姨見我這樣,問道:" 很難喝嗎?" 我點點頭,像個懷了孕的媳婦一樣說:" 喝不下,想吐!" 王姨理解的點了點頭,去廚房拿來糖罐,連著往裏放了五勺白糖,攪勻後推給我,說:" 喝吧,一定要全喝光哦!還不行的話,就著面包一起咽,早餐很重要,一定要吃好,時間還來得及,咱們6點20再走,你還有20分鍾!" 20分鍾之後,我帶著滿嘴的白糖的甜膩和濃重的尿騷味離開了王姨家,我跟在王姨後面到了我家,我媽已經給我準備好了我要帶的東西,她們兩人親自給我送上了客車,路上王姨向我媽彙報了我這一夜的情況,說昨天正餐的時候我根本就沒吃飽,所以臨睡前她又給我精心準備了一頓夜宵,然後描繪了一下我當時多麼貪嘴,攔都攔不住,結果吃鹹到了,半夜睡覺時不停的起來喝飲料,這一宿也沒怎麼睡好,早上我喝了一杯營養沖劑,還和著吃了三塊面包。

我聽著王姨的鬼話連篇,還要我不停的跟著附和,承認不該貪嘴,又向她說著恭維的話:是王姨做的夜宵太美味了,把持不住啊。

真是無奈啊,我到學校就開始肚子疼,一上午都沒怎麼聽課,下午吃過藥肚子終于不疼了,可是又困乏的不行,恨不得找到一個床倒頭就睡,還被老師抓住上課睡覺然後罰站,結果我差點站著睡著了,被班裏封為新一代睡神的典範。

這種日子真是難熬,可是以後還要隔三差五的經曆這種情況,一想起和王姨的承諾,還有她手裏足夠威脅我的把柄,我既感覺到刺激又感覺到無力。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全家樂
局長與老婆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我為兒子選淫妻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那些年我們一起操過的後媽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