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社的新生 學生校園

接到大學聯考的成績單,可以確定的考上某私立大學,三年來高中所背誦的東西,終於可以拋到腦後了!上了大學果然不一樣,從新生訓練開始各大社團就開始拉客了,不能免俗,大學三大必修學分之一怎麼可以不修呢? 於是加入了號稱女生最多的美術社和吉他社,為什麼加入呢? 為了學美術或吉他嗎?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啦!果不其然女生是很多,但是心同此理,男生更多,再加上學長,僧多粥少,看來要完成戀愛學分是不大可能了!

美術社的新生中,由於人數眾多,有幾個美女也不是奇怪的事,許雅琦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中文系的學生,由於家住中部所以住在學校附近的學生宿舍,也許是因為宿舍很無聊吧! 所以常常看她下課就到社團教室溜韃,但大概是個性內向所以都只敢找學姐或是女生說話,剛開始時還有很多學長或是男生想要親近她,但是到後來都因為她的內向、有意無意的避開和不喜歡開口說話,讓愈來愈多人打退堂鼓轉向其他的目標攻擊。

照往例各社團都會有迎新的活動,美術社當然也不會有例外,由於美術社是比較文靜的社團,所以每年的迎新活動就是聚餐而己,不像登山社去爬山或是舞蹈社開迎新舞會那麼有趣;今年的迎新活動選在離學校有一段距離的「龐德羅沙」

,大概是有點遠,所以來的人不多,再加上天公不作美下起雨,所以來的人只有二十位左右而己,但是值得安慰的是女生比男生多,而且許雅琦也有來,想想真是來對了!活動結束後,天空仍然下著大雨,而住宿生只有許雅琦一人,再加上只有我開車來參加活動,學姐們怕她一人回去有危險又看我臉孔看似忠良,所以命令我開車送她回宿舍,雖然臉上假裝委屈,但是心裡確小鹿亂撞高興的要命。

一路上由於兩人互相都不太熟,所以都一直保持令人尷尬的沈默,心想「不行!太難受了,而且這種機會不會再有了」

,還是硬著頭皮說點話「嗯….我叫MICKEY…….妳叫許雅琦是吧?」

「嗯! 你可叫我小琦就好了」

凡事起頭難,為了打破這種沈默,先是自我介紹,噓寒問暖,閒話家常,再來說幾個拿手的笑話,這一連串下來雖然她的還是話依然不多,但是在她白析臉上確堆滿了難以見到的笑容和淺淺而柔細的笑聲。

到了學校附近,由於她的宿舍在巷子內車子不好開進去,加上天空仍然下著雨,她又沒有帶傘,在這種種的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只好送她到宿舍門口了,一路上由於雨太大,有藉口可以順手就搭著她的肩膀以免被雨淋濕;心念意轉於是冷不防的就用手搭著她的肩膀,她似乎有點震驚,肩頭抖動了一下,但並沒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低頭不語,此時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瞄了一眼她低著頭的臉,看的出有微微的紅暈耳朵也己經像紅透的蘋果,看來她是害羞了,些許的雨滴從她白淨的臉上滑下,昏暗的路燈映在她臉上,過肩的長髮因雨水而有點點光亮,略感纖弱的身形依靠在的身旁,此時此景將使任何男人都會想有要保護她的慾望。

「謝謝你送我回宿舍,真是麻煩你了」

「不用客氣! ….」

「你全身都濕了,雨下著正大,要不要上來坐一下,等雨小一點再走」

「嗯….好吧!!」

自從送小琦回家後,我們之間的關係愈來愈拉近了,從無所不談的朋友,漸漸成為親密的男女朋友,這之間的轉變看在美術社中原本對小琦有意思的學長和同學們眼中,真是出乎意料之外,誰也沒想到外表忠厚的我竟然扮豬吃老虎。

因為家住台北,所以只要一有空就帶小琦到台北近郊各處去玩,幾個月下來不管是陽明山的夜景、淡水河邊的星空還是沙倫海灘的海潮聲,都有我們的足跡走過;一天晚上,從沙倫海灘回台北己經是半夜二點多了,送小琦回宿舍,走過無人的小巷加上時近深秋,不知怎麼著此時特別感到寒冷,想必小琦也是一樣的感覺的吧,於是脫下身上的薄外套往小琦身上披,小琦似乎感到心中一陣暖意,身體靠了過來輕輕的依偎在我身邊,直到宿舍門口才慢慢離開!「今天我玩的很高興,妳呢?」

「嗯! 我也是……」

此時二人四眼相對,感到小琦深遂美麗的雙眼正溜溜的轉著「很晚了外面很冷,你……要上來嗎?」

「嗯….可以嗎?」

「沒有關係,上來喝杯咖啡暖暖身再走好了」

進到小琦的房間,雖然不是第一次進來了,但是每次來總會感到有一種女孩特有的奇異香味飄來;小琦的房間扣掉浴室大約有八坪大小,再加上一個床、書桌等雜物己經沒有多少空間了,但倒是整理的很乾淨舒服,果然是女孩子的房間喝完咖啡,很有默契的二人再度四目相接,在片刻的沈默後,雖然心理想走,但是腳確不聽控制,索性股起勇氣開口徵求小琦的同意「小琦….我….可以留下嗎?」

「………」

「可以嗎?」

「嗯…..」

在深秋的夜裡,二個人睡一張單人床上,雖然有點擠但是倍感溫暖,翻了個身看見小琦白裡透紅的臉,櫻桃透紅的小嘴,微微閉著的眼睛,髮際傳來陣陣的髮香,不禁往她的雙唇吻去,只聽到她喉嚨傳來一下非常短暫的悶哼聲,似乎被這無法防備的舉動所震驚,但卻又沒有反抗的意恩,只是順從著我的唇而反應;從我的唇傳來一種軟軟的像是豆腐或麻薯的感覺,但是又沒有豆腐的冰冷和脆弱或是麻薯的黏滯感,雖然這不是我們之間第一次親吻,但是確是第一次有如此深的感覺;小琦依然閉著雙眼,而我左手確己經不聽使喚的往小琦的睡衣裡探索,先是輕輕撫摸著肚子,再緩緩的往乳房上伸去,此時可以感覺到小琦的心跳加快了許多,呼吸也開始急促,直到手摸到小琦的酥胸,意外的感到一手難以掌握,比想像中還要大而且豐腴,當然右手也沒有閒著,開始解開小琦睡衣的扣子,當解到第三顆時突然小琦把手靠過來似乎要阻止我繼續解扣,但又放棄了;

打開睡衣看到小琦穿著一件少女用的胸罩,平時只看到衣服以外的肌膚,就己經如此雪白了,如今看到衣服內的肌膚,更顯得白細柔嫩,輕輕的解下胸罩,感到二顆富有彈性的肉球併跳出來,一時間令我暫時停止了呼吸但心卻跳的飛快,眼神不想離開此時的美景,開始把雙手往小琦的雙乳輕輕撫摸,先是輕輕著像是輕撫著水面,再慢慢加一點力,由於無法一手掌握,因此撫摸起來格外酥柔,看著小琦緊閉的雙眼和滿臉的紅暈的可愛樣子,雙唇又不禁往臉上湊去親吻,先是臉頰,再是耳垂,當用舌頭碰觸到耳垂時,小琦不禁叫了一小聲,看來這是她的性感帶之一,再慢慢的往下親吻粉頸,一直到雙乳,看著小琦的乳暈,小小的一圈帶著少女的粉紅色,非常好看,令人忍不住想吃一口,於是順勢的就往小琦的酥胸親吻,並用舌頭慢慢的輕舔雙乳上的二顆櫻桃,小琦似乎還不習慣,用牙齒輕咬著自己的下唇,喉嚨悶哼了幾聲,而我仍然肆意的輕舔著二顆碩大而豐滿的雙乳,並且悄悄的把手往小琦的睡褲伸去。

我平靜的褪下小琦的睡褲,她並沒有反抗,而且很合作的彎曲一雙粉腿,以方便睡褲的褪下,小琦的內褲和一般少女的沒有二樣,但是在大腿根部似乎己經濕了一片,於是我股起勇氣把手慢慢的伸進去小琦的內褲內,並溫柔的拿下小琦的內褲,此時小琦的身體己經完全的裸露在我的面前,晶瑩雪白又帶有一點紅嫩的肌膚,在微微的燈光下依然是顯得那樣吹彈可破的感覺.「可以嗎?……」

這時小琦慢慢睜開雙眼似乎一時沒有會意過來這句話的含意,當她會意過來時,臉上又是一陣紅暈!「可以嗎?……」

小琦並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於是我把她的雙腿溫柔的分開,手指往小琦的陰戶慢慢劃圓,再輕輕移往裡面的小陰唇上下動搖,並不時的轉動小玉珠,以增加淫水的分泌濕潤陰道,另一隻手則伸往小琦的雙乳搓揉,只聽到小琦的鼻息聲愈來愈大,並小幅度的扭動小蠻腰似乎想要跳脫,不時也可以聽到小琦喉嚨傳來的悶哼聲;等待時機差不多了,我快速的扒下自己的衣服,把己經怒火中燒的小弟弟在小琦的陰戶邊摸擦以增加肉棒的潤滑度,再緩緩的插進去小琦的陰道內,但是感到陰道口似乎有一點小,於是把肉棒慢慢移入,用力的往前一插,小琦大叫了一聲,並流出眼淚來,看著她的眼淚,知道自己的魯莽,內心感到無比心痛與愧究!「對不起! 妳不要緊吧..」

小琦搖了搖頭,表示沒事,我知道第一次大部份的女孩子都會感到疼痛,於是很小心的慢慢的擺動腰,並用雙手安撫她的雙乳,等到小琦漸漸的習慣後,再加快搖擺的速度,當速度加快時,小琦再也安耐不住的開始低吟著,並用力抓著床單不放,一陣快速的活塞運動,肉棒傳來無法形容的快感,當感到快爆發的階段時,快速的拔出肉棒往小琦的肚子上射出。

小琦整個人像是虛脫似的躺在床上,床單上留下處子之血,喘息聲慢慢恢復平靜,但臉上的紅暈依然未退,我撫摸著她的小臉,親一下她的嘴唇,非常珍惜的抱她入懷裡,回味片刻前的激情…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和網絡女孩做愛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喝醉的姐姐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學姐喝了春藥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