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的兼職AV演出 人妻美婦

當我從老爸手上接過JQL集團時,才25歲,而且剛剛結婚不久。

JQL集團是個多元化發展的典範,名下的產業涉及到的領域就是一天也說不完,而且遍布世界各地。

我在年輕時就得到了這麼龐大的事業,自然想趁自己年輕時大展拳腳,好好地幹一番了。

起初我還怕自己過于專注工作會冷落了新婚妻子,但善解人意的她很快就提出要一個孩子,趁著她在家養胎的工夫,我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放在適應這個龐大的事業上。

愛妻若蕾是個很漂亮的女人,有著明星般身材的她卻不喜歡社交活動,從認識我後就一直都是靜靜地陪著我,懷孕後就更加少出門了,因此我一直認為她是個相當傳統的女人。

轉眼間,一年多過去,JQL集團的產業在我手中是越發蒸蒸日上,對各行各業的延伸也更加厲害。

而在這個時候,我和若蕾的孩子也剛剛斷了奶,開始吃點稀飯了。

這天晚上,我摟著可愛的老婆一頓亂親,若蕾也很陶醉的樣子,眯上眼享受這一切。

我的手很快摸到了她濕漉漉的私處,肉棒隨之插了進去。

嗯~~~若蕾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她睜開眼細聲問:老公?怎樣啊?什麼怎樣?我剛享受到那溫熱的肉洞,聽到她這麼問,不解地說.討厭,前段時間你不是說我那有點,有點,討厭呀,笨老公。

若蕾有些生氣,掄起拳頭捶了記下。

聽她這麼一說,我才想起妻子剛生孩子那會兒,陰道被撐得有點鬆弛,但這會兒已經緊繃繃的了,簡直跟懷孕前沒兩樣。

哈哈,是我不對,好老婆,你的小穴穴好緊啊,嗯,肚子也瘦了,比以前還漂亮。

我邊說邊摟著她做起了活塞運動,若蕾嗯的一聲,臉紅紅地埋進了我懷裏,豐滿的雙峰不斷在我胸前摩擦,說不出的舒服。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倆相摟著高潮了,我親著她的嘴,輕聲問:舒服嗎?若蕾有些害羞地點點頭.我摟她更緊了,在體驗了一會體溫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蕾,我明天要去日本開個大會議,你也一起去吧,有了孩子後你也好久沒出去散散心了。

嗯,可是,你開會那些事我不懂啊。

若蕾回答。

這個沒關系,我開會期間你可以在日本各地走走啊,我們集團在各地的分公司可以照顧你的,等我開完會,咱們再痛快地休一個假好不?我摟著愛妻的臉親了一下。

若蕾不想逆我的意,衹是輕聲說:那你要快點開完會來陪我哦。

次日,我交代了家裏的幾個保姆小心照顧小孩後,就和若蕾就乘著專機飛往日本。

在東京,會議的時間已經逼近了,因此我也沒有停留,簡單地和若蕾道別了下,再吩咐了兩個保鏢貼身跟著保護她,就匆匆忙忙地趕去開會。

我交給若蕾一份JQL全日本產業的分布圖,一份身份證明,以及足夠的資金讓她自己先去旅游,自己就忙于會議了。

誰知道,隔天,會議進行得有點不順利,組織者決定先休息兩天,因此我也終于有了一點空閑的時間.閑著在酒店的時候,我剛想打個電話個若蕾,問問她在哪玩,但手剛抓到電話時就停住了,我突然想起個很有趣的系統.這是JQL全集團的一個整體規劃,把世界各地的攝像頭和顯示屏互相聯網,以便隨時隨地可以進行視頻會議和方便溝通。

我打開手機一查,不禁笑出聲來,若蕾的手機還開著全球定位系統,她總是忘了關掉它,于是我打開隨身帶的電腦,進入公司系統的最底層的,這是唯有我才可以執行的指令,強行打開各地公司的攝像頭.通過坐標和公司產業分布圖的對照,我很快就定位到日本境內的一間小公司。

咦,她去這家公司幹什麼?我不是說了旅游去找當地的公司總部麼?懷著疑問,我查了下這個公司的資料,公司簡介裏醒目的AV兩個大字母讓我愣了一下,這是集團的邪惡一面,有違集團形象的底層產業,也衹是在日本這個國度的擴張中才會出現的附屬產品。

這是一間制片公司,規模不大但依靠于集團,資金倒是很充足,辦公設備也很齊全,我一個個攝像頭地找,終于在一間寬敞的大辦公室裏看到了若蕾,她坐在辦公桌後面,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手裏的一些什麼資料。

我順便打開了攝像頭上的麥克風,這時,一個男聲傳來,雖然說的是日語,但好在我也學過一段時間,還能聽懂。

若蕾學日語的時間比我長,但我從不知道她已經可以流利對話了。

辦公室進來一個人,是個穿著筆挺西服的中年男人,看樣子是這個公司的經理。

這人在若蕾面前一哈腰,然後笑眯眯地說:董事長夫人有幸光臨我們這個小公司,不知道您有什麼吩咐呢?若蕾回道:嗯,武田經理不用客氣,我衹是不想出去,就隨便在你這看下資料,不會打擾到你吧。

哦,哦,請隨便看。

武田一臉笑意地準備退出去。

這時,若蕾叫住了他,武田經理,麻煩等一下,我這有點看不懂。

聽到若蕾的聲音,武田又馬上折了回來,畢恭畢敬地站在辦公桌前面。

你看,這個項目評級是S,影響力也是S,資金也充足,可怎麼蓋了個停止拍攝的章呢?若蕾指著資料上的一個項目問。

哦,這個啊,因為一個重要角色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所以公司無奈下衹好選擇放棄,這還是前幾天的事呢?嗯,我就知道嘛,集團的邊緣小公司存在的問題就是多,因為個人選就放棄了啊。

若蕾嘆了口氣,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印象中的若蕾對我的工作可是毫不關心的,這麼此刻這麼熱心了,難道她一時興起?我帶著滿腹懷疑繼續看下去。

這,這,怎麼說好呢,這個人選的要求實在太高,不是有資金就能找到人選的啊,我們也有找到幾個,但對方看了劇本就放棄了。

武田擾擾腦袋,不知道怎麼解釋。

咦,這個人選有什麼要求啊,能不能講給我聽聽呢?若蕾繼續追問。

嗯,那我說了夫人不要見怪啊,這個人選因為很重要,首先要求是個美人啦,還有就是因為一些特殊的設置,需要身材比較好,更要命的是這個女人還必須是在哺乳期的,因為裏面關于女人乳汁的情節。

武田一口氣說了下去,聽得我這個在電腦前的臉上都有些發熱了,按我的想法,這麼露骨的表述,若蕾早就羞紅臉了。

但若蕾的反應卻出乎我的意料,她想了一下,問:嗯,身材好是什麼樣的呢?有沒有什麼具體的要求?武田比劃了一下卻說不出來,一急之下就豁出去了,直接說:這,這個主要是胸部和屁股要豐滿啦,就像夫人你這樣的~~他知道說錯話,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

若蕾並沒生氣,而是嫣然一笑,想了一下又問:這部片子的預估效益好高哦,不拍有點可惜了。

沒辦法,剛生孩子的女人有幾個願意出來拍這個的,而且還要身材好臉蛋美。

武田回答。

嗯~~~若蕾想了一想,說:那你看可不可以這樣,既然別的人選都沒問題,這個缺乏的人選讓我來演怎麼樣?因為我好像剛好滿足那些條件哦。

嚇!你說什麼!武田被結結實實嚇了一跳。

我說啊,這個人選就讓我來演吧,反正我有空麼,都是集團的財產,我這個做妻子的幫幫老公的生意是應該的嘛。

若蕾微笑的樣子差點把電腦前的我給嚇呆,我怎麼也想不到她會想出這麼一招。

武田額頭上冒出了茂密的汗水,想了想道:可是這事要是讓董事長知道了怕不好吧?哎呀,他不會來這裏的,反正這裏的人都不認識我嘛,拍攝時給我戴個眼罩就可以了。

哦,可我怎麼跟導演和監制解釋你的身份呢?不用告訴他們啊,你就說我出來撈外快的小姐好了。

這,那好吧,那夫人真的想好了嗎?這可不能亂來啊,要是傳出去。

好啦好啦,首先不是讓監制和導演檢查身體嗎?你快帶我去吧,還有哦,我合格的話就讓劇組的其他人準備開拍吧。

若蕾的主動讓在AV界滾打多年的武田都有些始料不及,不要說我了,我剛想打電話去制止這出鬧劇,但愛妻柔軟的身體在眼前一閃,我又猶豫了,心裏不知怎麼地想繼續看下去。

這次我熟練了很多,開著攝像頭一路跟蹤著若蕾與武田,一路來到這公司的攝影棚,導演和監制接到通知很快就趕到了。

導演是一個帶著鴨舌帽的年輕人,而監制是個留著大胡子的中年男人,這兩人看到若蕾時都眼前一亮,導演端詳了若蕾一下,對武田說:老板,不是說不拍了麼,怎麼又有這麼個好貨色?武田說:這是我一位朋友介紹過來的,她在一家夜總會上班,因為生孩子辭職了,現在來我們劇組打點零工。

然後他又轉過頭對若蕾介紹說,這位是鬆本大導演,這位是我們的王牌監制源木先生。

哦,什麼夜總會的啊,很高級的吧,哈哈。

源木監制也是挺高興的,拉著武田和鬆本導演一起坐在一張木桌後面,然後指了指前面的椅子,示意若蕾過來坐下。

若蕾也沒有表現出我想象中的拘束,而是很從容地在椅子上坐下。

嗯,咳咳,那麼,麻煩把你的乳房放上來我們看看。

源木監制說.放上來?怎麼放啊?若蕾不解地問。

就是解開衣服,把你那裏靠在桌子上,這部戲對身材的要求很高,你要是做不到這一點就不用拍了。

鬆本導演邊比劃邊說.哦,我懂了。

若蕾在3個男人面前慢慢地解開自己的衣服,再把自己的雙乳從乳罩裏拉出來,平靠在桌子上。

這對本來衹有我能欣賞的乳房此時就這樣展現在眾人面前,源木監制興奮得吹了一聲口哨,哇,好大啊,你有GCUP吧?若蕾挺了挺胸部,說:應該有吧,我胸罩是這個規格的,不過生孩子後有點緊了。

生了孩子,可你這奶頭不像是喂過奶的啊,我們這部戲可是要求有奶水的。

鬆本導演捏著若蕾的乳暈扯了扯,看到一滴奶水從奶頭滲出來,粘到嘴裏品嘗了一下,對源木監制說:嗯,奶水還可以。

嗯,我孩子剛短奶,我的奶水還沒斷,還有我平時經常用些護膚品,所以乳暈沒有變色。

若蕾自我介紹道。

源木和鬆本兩人各自拉著若蕾的一衹乳房拉扯,又用手掌拍一拍聽聲音,就像若蕾的胸部是菜市場上出售的什麼肉一樣。

他們玩弄了一會兒後,若蕾的乳頭已經是堅挺地立起來了。

源木對其餘兩人說:乳房沒問題,彈性和外觀都很好。

鬆本點點頭說:嗯,不錯,也沒有填充物,可以放心。

那麼,現在請你躺到這張桌子上,檢查下其餘的地方。

若蕾應了一聲,順從地躺到桌子上,任由源木和鬆本兩人解開自己的短裙和靴子。

若蕾的私處看不出什麼生過小孩的痕跡,肉縫緊緊的,因為剛才對乳房的愛撫而有點濕潤。

她看起來有點害羞,畢竟是在陌生人面前展現自己最隱私的一部分。

源木和鬆本都把手指插進若蕾的陰戶裏勾弄,源木皺了皺眉頭說:怎麼回事,這裏有點問題.咦,應該不鬆的吧。

若蕾奇怪地問。

就是不鬆才有點麻煩,這部片裏有擴張的情節,你這裏這麼緊,到時會痛的。

源木解釋。

哦,這樣啊,那沒關系,你們不要管我,照用好了。

若蕾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相反的在聽到這個說法時她的眼睛有點發亮。

那就好,恭喜你合格了,什麼時候能來參加拍攝?導演興奮地叫道。

這時,一直在觀望的武田說:現在人員都沒問題了,我想明天就開拍。

明天啊,我們是沒什麼問題,但這位小姐的奶水就一天的儲備足夠嗎?源木說.這個,我想應該可以的,我現在一天都擠兩次奶水的。

若蕾雙手挺了挺雙乳。

鬆本說:那好,我去準備一下,你也準備下,明天過來吧。

導演看起來很是興奮,說完就急不可耐都出去了。

源木也出去找其他演員了,剩下武田陪著若蕾在攝影棚裏.武田拿來一本資料說:夫人,麻煩您看一下劇本,我去準備你儲奶的材料。

若蕾接過劇本,衹是應了一聲,穿好衣服跟著武田回到了辦公室。

我坐在電腦前思緒萬千,剛才若蕾表現出來的淫蕩完全與我印象中那個溫柔羞澀的老婆判若兩人,而我的胯下也因剛才的刺激而變得硬邦邦的,心裏逐漸發熱起來,我又瞟了下屏幕,現在若蕾正在往自己奶頭上套上兩個橡膠套,應該是縮緊乳頭不讓奶水留出來用的。

同時武田還拿了一大堆食品來給她,盡是些高熱量,高脂肪的食品,看來是要催乳了,若蕾一邊吃著這些食品一邊看著劇本,臉上還經常露出迷人的微笑。

看來再看下去也是這樣了,我把電腦開著,自己躺到床上睡覺,還叫了一些紅酒和食品來。

我是終于決定要看下去了。

隔天,我起得很早,可一看電腦屏幕卻差點暈倒,若蕾裸露著雙乳,手指還扣著自己的陰道,桌子上積了一趟粘稠的水,她整個人彎曲著側靠在辦公桌上,顯得十分淫蕩,兩顆大乳房靠在一起,好像也是睡著了,乳尖還可以看到那兩個橡膠套。

過了沒多久,武田就進來了,他一看到這個景象也是愣了一下,好在他沒想別的,衹是走過去輕輕搖了搖若蕾。

嗯~~~~若蕾悠悠醒了過來,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的醜態,咿呀的一聲叫,慌忙穿上衣服。

武田笑眯眯地說:夫人這麼早就在練習片裏的情節,真是太努力了。

若蕾也不去搭理他,自己穿好衣服,拿了劇本說:走,去攝影棚吧。

兩人很快就來到攝影棚,我看到這裏已經跟昨天看到的不同了,劇組人員基本已經到齊,源木和鬆本兩人也到場了。

看到若蕾進來,源木高興地過來牽著她來到攝影棚中間,大聲向劇組人員介紹這個新來的演員,若蕾也微笑著向大家示好。

可這時,眾女演員中有一人高聲叫道:妓女?你們讓妓女來拍片,就不嫌臟嗎!喊話的是這次最大牌的女演員真橙,她是個身材高挑的美人,即使在一眾女優中也是那麼的耀眼,不過她在聽到這個演員本來的職業可是立刻露出不屑與厭惡的表情。

經她這麼一說,眾女優也有點騷動起來,源木趕緊解釋道:她為了生孩子已經一年沒上班了,放心吧,我們都做過健康檢查才來片場的。

骯臟的妓女過多久都是骯臟.真橙瞪了若蕾一眼,對于同一個妓女共事,她感到非常的屈辱。

這時,若蕾在源木耳邊說了些話,源木點點頭對真橙說:剛才這位小姐說了,她非常榮幸能與你們共同拍一個片,希望大家能接受她,同時她願意擔任片中真橙小姐打屁股部分的替身。

說完他又轉頭對效果師說:能處理嗎?效果師對兩人端詳了一下,點了點頭:她們兩人的屁股應該差不多大,到時稍微化個妝應該看不出來。

這樣行了吧,真橙小姐鬆木大聲拍拍手,好了,準備開工,先布置場地!我在電腦前是越發驚訝了,愛妻不但去演了AV女優,還做了另一個女優的替身,這是何等下賤的行為,同時我也發現這個場景給我的刺激是越來越大了,肉棒也硬得發痛。

劇情是講述一個性愛聚會,一群男女在大房子裏圍成一圈,有著各種設施,最中間的是一個鐵架子,若蕾就被工作人員脫光了衣服然後平躺在這個架子上,雙腳和雙手都被固定起來,下身微微向上抬,大腿中間那個隱秘的私處被人一覽無遺.兩個工作人員把一個有著四根玻璃棒的奇怪器具插進了若蕾的陰戶,把器具上連帶的搖把固定在鐵架子上。

然後他們把一塊網孔很大的鐵網放在若蕾的乳房上,連接著這鐵架兩邊的坐凳,坐凳連著個個保險設置讓鐵絲網不會壓得過低。

最後,若蕾的臉上戴上了一個黑色的眼罩,這是她的要求,不能露臉。

房間裏的布置都差不多了,第一場戲便是若蕾的,隨著鬆本的一聲令下,幾個少年摟著一個身材比較袖珍的女優走了過來,為首的一個看著寫在若蕾大腿上的文字,大聲念道:女性身體展覽,請隨意撕爛我的臭穴。

哇哈哈哈另一個少年眼明手快找到了鐵架子上的機關,那個搖把,他一拉,立刻發現若蕾陰戶裏的四根玻璃棒就往四個方向撐開,若蕾也不禁扭動了一下身體.真沒用,就撐開這麼點啊。

那個女孩發話了。

力氣這麼小今晚不要跟我哦。

你放心,那少年雙手一壓,一次性把那搖把壓到了底,衹聽見若蕾一聲哀叫,那四根玻璃棒立刻把她的陰戶撐成了一個菱形的洞,足有碗口大小,陰唇已經變成一圈薄肉圍繞著。

這樣,若蕾陰道裏面的嫩肉和鮮紅的子宮頸就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了,幾個少年表現出很驚奇的樣子,紛紛把手指伸進去,這時攝像頭給若蕾的陰道來了個大特寫,可以清晰地看到少年手指間若蕾滿是褶皺的陰道肉,這幾人揉起來毫不留情,甚至有人試圖把若蕾的陰道肉拉出陰戶外面。

受到大量的刺激,若蕾以一種我從未聽過的叫聲大聲呻吟,粘液很快就粘滿了少年們的手指,她被撐開的肉壁徒勞地抽動著,顯得非常淫蕩。

這時,那幾個少年拔出手指,把手上的粘液抹在少女的身體上,少女哼了一聲,說:就拿這麼點,真沒用,還要姑奶奶自己去洗腳.說完,她脫下自己的鞋襪,把一衹光溜溜的腳硬是給塞了進去,腳趾剛好踩到若蕾的子宮頸上。

少女把腳向下壓了壓,若蕾可以感覺到自己被踩得變形的子宮,全身都扭動起來,止不住的淫水噴涌出來,倒好像是在給少女洗腳似的。

這時,幾個少年共同努力用手把若蕾的陰道撐得再大一點點,攝影師把一個微型的攝像頭伸了進去,屋裏的屏幕上清晰地放映出少女的腳趾踩在若蕾子宮頸上的畫面,甚至還可以感到子宮在隨著腳的壓力而微微變形。

當少女的腳從若蕾的陰道裏拿出來時,已經粘滿了淫液,亮閃閃的煞是好看,幾個少年馬上爭著搶過去舔,女孩嘻嘻笑著與他們摟在一起。

好!CUT!鬆本大聲喝彩,太精彩了,了不起啊。

但他沒去看看剛被虐待的若蕾,而是揮揮手說:下一場準備。

還是圍繞若蕾這個主題,下一個上來的是以真橙為首的兩個女優,這兩人各自牽著一個身材強壯的男優,走到鐵架子旁邊,她們兩人一屁股就坐在那塊鐵網上,全身的壓力有一大半都加在了若蕾的雙乳上。

因為網格子比較大的關系,若蕾充滿了奶水的雙乳被逼被鐵網分成了幾塊,嫩白的乳肉凸了出來。

兩個男優雙腿叉開站在奶凳中間,各抓住一個女優的下體進行大力的抽插,上下不斷的震動讓鐵網在若蕾的乳房上陷得更加深了,但她連叫也叫不出來,因為真橙等兩個女優一左一右各伸出一衹腳踏在若蕾臉上,還不斷把腳趾往她嘴裏擠.攝像頭一時特寫真橙等倆女優被抽插的胸部和晃動的胸部,一時特寫若蕾被踏得不斷變形的臉和變成一條條粗大肉條的乳房。

真橙有意要特別折磨若蕾,她趁著自己興奮,一把抓住若蕾腋下的白肉,狠狠地捏了幾把。

若蕾忍受著這些劇痛,陰戶裏居然還起了反應,攝影機不失時機地給她的陰道來了個特寫,衹見那紅紅的肉壁上又再次布滿了淫液,還在不斷地試圖收縮.在最後階段,男優們把兩個女優翻過身來,把肉棒插進她們的菊門,把一大泡精液都給射了進去。

鬆本導演大概從未如此興奮過,他高興地揮揮手,讓下一場趁熱打鐵,接著開拍。

這次上陣的是一個女優和三個男優,男優們抬著女優把她放在那張奶凳上,讓她屁股向上,雙膝和雙手即分別按壓在若蕾的乳房上。

然後男優抓住女優的屁股進行大力地抽插,直插得那女人淫叫連連,膝下和手下的奶肉也隨之被擠壓,摩擦,若蕾喊得似乎比那女優還要大聲。

在狹小屁眼的快感下,男優很快就射在裏面了,這時另一個男優並沒接著插入,而是抱著女優將她的屁股對準了若蕾的嘴巴。

攝像頭給若蕾的臉來了個特寫,衹見她整個臉被夾在女優的屁股縫裏,舌頭正插進女優的屁股幫她清理這次大戰後的污物。

她的舔弄還把那女優刺激得也跟著呻吟起來,舒服的大屁股在不斷扭動。

我在電腦前看到若蕾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覺得下身漲得快爆了,衹好自己先用手應付一次再說.若蕾現在淫蕩的樣子比她純情的樣子帶給我的刺激可大多了。

三場戲拍完了,導演鬆本繼續開拍其它的鏡頭,女優和男優交換了一下配搭,繼續上演別的床戲,唯獨若蕾還被固定在那裏,撐大的小穴還是沒能合上。

我現在對在周圍激情扭動的男女不敢興趣,我注意的衹是躺在中間的愛妻,她身上卡住乳房的那塊鐵絲網終于給拔出來了,幾個工作人員在給她按摩,但那撐大的小穴卻還是沒人管。

過了有好一段時間,別的床戲陸陸續續拍完了,鬆本導演示意開始下一場開拍。

這回是全部女優都集中在若蕾這裏,她們開始輪流把下身對準若蕾,自己用手扒開陰戶或是菊門,把剛才大戰後留下的痕跡挖出來,讓這些粘稠的混合液體全都流進若蕾撐開的陰道裏.其中真橙一個人就挖出不少,她的屁股和陰道裏都有,不知道是多少個男優的功勞,她看著自己下身的液體流進去後,還特意吐了一口口水進去,讓若蕾的陰道裏變得更加渾濁。

全部女優都倒完了,現在若蕾的裏面積壓著半條陰道的精液,。

紅紅的肉壁映襯著這褐黃色的液體,顯得無比淫蕩。

鬆本指揮著攝像機對著若蕾的陰道拍了好久。

可當鬆本剛喊出CUT!時,若蕾卻喊著鬆本導演的名字讓他過去,鬆本不知道是什麼事,可湊過去一天,卻顯然很是高興,他大聲說:真的嗎?我們敬業的小姐決定把劇本中原先放棄的部分拍下去,這可是AV表演歷史上還沒有過的!在鬆本大聲說出這個激動人心的創舉時,我在電腦前也被驚呆了,愛妻若蕾不但不滿足于滿陰道的精液,還要女優們拿大號的針筒把精液全給她注入子宮裏.若蕾的提議讓女優們也很是厭惡,真橙一甩手在她腿上重重打了一下,呸,真賤.但導演可是極其興奮,他為自己能完成這一歷史性的創舉而欣喜若狂。

大號的針筒馬上拿來了,由自告奮勇的真橙動手,她抓起針筒把若蕾陰道裏的精液都給吸了上來,然後對準若蕾的子宮口插了進去,再狠狠地推針筒把精液全都給注了進去。

若蕾的小腹明顯漲起來一點,她啊~~~~昂頭長叫,也不知道是愉悅還是痛苦,不過在真橙快要推完時,若蕾卻突然叫了停止。

鬆本很奇怪,走過看是怎麼回事,若蕾喘了口氣說:我剛想起,要是真橙姐一拔出來,那些精液就會留出來的,要拿東西塞住才可以。

塞住,拿什麼來塞住?鬆本笑道,難道用香檳的塞子?哈哈。

嗚,塞那個會痛死的,我想用真橙姐的絲襪塞住好不好?若蕾說.真橙一聽冷笑一下,說:果然是個臭貨,麻裏,幫我把靴子拿過來。

叫麻裏的女優很快就把真橙的靴子拿來了,真橙從裏面掏出一雙黑色絲襪,但她想了下說:導演,但是已經停拍了,現在怎麼繼續?你不是還插著她嘛,抽出來再來一次!鬆本快速跑回自己的位置,吩咐人準備重拍。

真橙聽到導演這麼說也就不留情了,回抽針筒吸了大半出來,這些從若蕾的子宮裏出來的液體顏色更加難看,連眾女優看了也是連連皺眉。

鬆本可不理這些,他再次喊開拍後,真橙又重復了一遍剛才的動作,但這次在針筒拔出來後迅速地把手裏的一雙黑絲襪給塞了進去,牢牢地堵著若蕾的子宮口。

幹完這一切後,若蕾的陰戶終于被鬆開了,但已經合不上了,留下一條小縫,小腹微漲好像又懷孕了似的。

不過接下來若蕾還有一個場面要拍,就是之前她答應當真橙的替身那個場面,反正場地布置還沒改,鬆本指揮著工作人員把行動不便的若蕾扶到一張餐桌上趴著,然後攝像機對準了她的屁股,兩個男優則拿了兩片大木板,對準了若蕾的屁股狠命地拍打。

而之前的表演不同,這場她可是作為另一名女優的替身而被打的,更加地屈辱。

沉重的拍打屁股的聲音一直持續了一會兒,等若蕾被放下來時,她的屁股已經紅彤彤的了,但導演沒給她休息的時間,馬上讓她準備拍攝下一場。

這時,這部大制作的AV電影也進入了最後的階段,派對即將結束,鬆本導演宣布開拍最後的競賽儀式。

這時,屋裏的人興奮地鼓掌,扮演成主持人的男優隆重出場了,在他的指揮下,眾人合力把若蕾抬到一張放著兩條吸管的桌子前面,若蕾就好像在做檢查時那樣,把她的雙乳靠在桌子上放好,然後又把她乳頭上的橡膠套給剝掉,再連接上那兩條吸管。

鬆本導演在一個個地安排女優站上桌子,他大聲說:攝像機注意了啊,現在每人一段,注意鏡頭的移動。

女優們排成一排,依次從桌子上走了過來,來到若蕾面前時就先拜個姿勢讓攝像機拍一個特寫,然後攝像機轉而對準了若蕾的胸部,女優赤裸的雙腳依次踩上若蕾的乳房,停留一下讓攝像機拍一下玉足踩在若蕾豐滿雙峰上的特寫,若蕾被擠壓而噴出的奶水就順著吸管留了過去,盡頭的機器屏幕上顯示出這次的液體是多少毫升。

若蕾靠在桌子上橢圓形的乳房一下子就被踩得扁扁的,奶水也是噴射出去,每一次被踩她都要叫一下,顯是十分疼痛。

輪到真橙了,她本來身材就好,身高也高,攝影師特地給她的美腿來了個特寫,真橙也樂得表現,她踩上去時故意把腳趾曲起來,讓攝像機拍她的腳趾深深陷入若蕾乳肉裏的特寫,當然這樣做的另一個後果就是讓若蕾噴出特別多的奶水。

最後一個是那個身材比較袖珍的女孩,她身體比較輕,踩上若蕾的乳房時由于彈性的關系,腳下一滑,迎面摔在桌子上,雙腳的慣性更是把若蕾的乳房向後面狠狠一踢。

若蕾由于背後有人頂著她的身體而不能後退,再看時,乳房上已經因為那女孩的腳趾甲被劃出幾道紅紅的口子,有些地方已經滲出了血珠。

導演也來不及喊停,場面突然一片慌亂,那女孩爬起身時膝蓋已經淤了一塊,但沒有出血。

鬆本皺了皺眉頭,正在考慮可不可以繼續拍時,若蕾叫了他。

鬆本湊到若蕾的耳邊聽了一會,點了點頭,臉上又露出了笑意,他朝若蕾舉了舉大拇指,拍了拍掌說:繼續拍,剛才那段不翻拍了,就那樣。

眾人都不知道導演到底決定要幹什麼,不過都服從安排繼續拍,接下來是踩奶出汁最多的女優,真橙的頒獎典禮,她捧著獎杯登上了領獎臺.另一邊,若蕾的雙乳被罩上兩個大號的真空碗,在機器的強力吮吸下,她乳房周圍的皮膚都不斷被吸進去,乳頭變得碩大無比,奶水好像噴射似的離開乳頭,沒多久就把乳房裏殘留的奶水都給吸光。

隨著鬆本導演的一聲令下,若蕾的奶汁變成一片奶霧,著實給領獎臺上的真橙來了一次奶浴,最後一個場景也終于拍攝完成了。

鬆本導演高興地與源木制片擁抱了一下,慶祝雙方共同開拍了如此偉大的片子。

女優們也都很高興,互相擁抱慶祝,唯獨若蕾還沒過來,她的雙乳還在兩個工作人員的手中被擠壓著,我調到近一些的攝像頭才知道,原來她同意了那兩個工作人員的要求,把乳房裏最後剩下的幾滴乳汁擠出來給他們喝。

看到這裏,我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對于若蕾的淫亂行為,我好像一點責怪的一時都沒有?正當我胡思亂想時,屏幕上又有新的情況了,我注意到鬆本把那個摔倒的女孩和幾個少年拉到一旁說話,我打開距離最近的那個攝像頭後終于聽到鬆本說:剛才我們的性道具小姐說,最後那場要這樣更改,你由于摔倒而對她懷恨在心,所以在派對結束時跟你的朋友一起把最遲從衝涼房裏出來的她毒打一頓,明白嗎,具體是……我沒去傾聽鬆本說的詳細安排,而是馬上轉到了浴室,果然,其她人都衝好浴出來了,唯獨若蕾在那裏磨蹭,看來她是決心要把這部戲演到底了。

若蕾走出浴室時,那幾個少年和那個少女就衝進來了,後面還跟著拿攝像機的師傅。

幾個少年拖著她的頭發粗魯地把她推回去,那個少女換上了一聲勁爆的女王裝,還穿上了黑色的高跟鞋,剛一進來就一腳踩在若蕾臉上。

幾個少年把若蕾按在地上,然後那少女蹲下身子,一手插進若蕾的陰道裏,一把把她子宮口塞著的那雙黑絲襪拔了出來。

這個塞子一拔,再加上那少女在若蕾小腹上的一踩,若蕾一子宮的精液全噴了出來,地上黏黏糊糊地一大片。

幾個少年撿起那對黑絲襪,摻了精液的絲襪特別的堅固,他們用這雙特別的絲襪分別綁住了若蕾的兩顆巨乳,在根部把她那豐滿的胸部勒得像個氣球似的膨脹。

讓她自己吃下那些臟東西,少女用穿著紅色高跟鞋的腳踢了她的大腿一下,粗糙的高跟立刻在雪白的大腿上留下一條血紅的刮痕。

幾個少年把若蕾翻過來,讓她的臉埋在那堆自己子宮裏出來的骯臟液體上。

然後其中的兩人拉著那對絲襪,把若蕾一對豐滿的乳房從她的身下硬生生拉出來,靠在身體的兩側。

少女趁機坐在若蕾的腰部上,一對紅色高跟鞋剛好踩在若蕾分布了身體兩側的乳房上,痛得她不禁哼了幾聲。

哼,看到你這對臭奶我就來氣。

少女的高跟鞋踩著若蕾的乳房,像在踩一塊破布似的在地上翻滾,鞋跟還專門去踩著那漲大的奶頭,狠狠地擠壓成扁圓形。

呀~啊~啊~痛,不要啊。

若蕾開始求饒,可這時她的下身卻隨著掙扎而噴出一股淫水。

舔呀,舔啊,舔幹凈,否則我就讓你變成沒乳頭的笨女人!看你還怎麼喂奶。

少女越發興奮,腳上的力道也更重了。

一個少年踩著若蕾的頭讓她去舔地上的精液,另外幾個則在後面抱著若蕾的大腿,把她的腳掌按在地上用拳頭拼命地捶。

若蕾幾乎是吸著把精液都吞下去,少女也改用她手狠狠抓住若蕾的乳房,讓攝像機拍攝她的紅色指甲插進乳房的特寫,以及那對乳房在地上和鞋底摩擦出的條條血痕。

最後,少女讓幾個少年拉著若蕾的大腿,自己即用穿高跟鞋的腳朝著若蕾的陰戶狠狠地踢了十幾下,幾乎把若蕾踢暈過去,最後還把一衹高跟鞋塞在若蕾的陰戶裏才算完事。

等到一旁的鬆本導演示出大拇指時,攝像機和少女才同時停了下來。

接下的事就是工作人員抬著受傷的若蕾去醫院救治了,她受的都是一些皮外傷,我對這個倒是不怎麼擔心。

不過我知道自己有必要拖延一下會議的日期了,因為愛妻這個荒唐的舉動會讓她在醫院裏住上個十天半個月的,我可不想去揭穿她呢,那樣的話以後豈不是沒得看了……(完)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嫂子偷情
全家樂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舞廳艷遇
心中的艷遇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