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表姐妹共侍一夫 近親亂倫

一、原來我是大帥哥

十年前,本狼23歲,剛從某野雞電專畢業。因心懷出外闖蕩的夢想,於是離開了家鄉,去遠在兩千裡外的山西某老牌國營化肥廠工作。因為當時我已經厭倦了家鄉的一切,只想感受全新的世界。

這家化肥廠雖然不包吃住,但試用期短,經常加班的話,一年也能有個兩萬五,在我眼裡算是相當不錯了。畢竟學歷不高家境不富,有這樣的工作已經可以偷笑了。

因為不包吃住,於是我第一時間開始尋找廉租屋。

所幸附近就是工廠區,有不少外來務工者,人多且雜,但也因此對外出租的民居私房很多。當時租房仲介和我聊的蠻開心,然後就說要給我點好處,於是我就住到了一個全是單身年輕女工的私房宿舍。

這家宿舍離我上班的地方才三公里,走路只要半小時多一點。我租的房間很便宜,僅僅五十元月租費。只不過洗澡沒熱水,且水電費還要另算。

住下沒多久,有一天晚上,三四個妹子紅著臉敲我的房門,看見我出來以後一陣竊笑。她們問我要不要一起拼飯,這樣可以少花錢還能吃的豐盛些。

同意,當然同意。

其實本狼對衣食住行要求很低,每晚上就吃兩個素饅頭,在我眼裡也不算如何淒慘,可我寂寞啊。初到外地,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方言不通,晚上心裡總是空落落的。要是拼飯的話,也許還能和妹子聊個幾句,這也是好的。

這套私房租出去七八個房間,除了我清一色都是十幾歲到二十幾歲的妹子。而且她們長的都不賴,最差的也有60分。現在想想,當時我的運氣真的超好。

既然是拼飯,肯定是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嘰嘰喳喳算了一會兒帳,平均一個月三十八頓飯,因為週六周日有三頓。每頓菜金二十元就能吃的很好了,七百六十元裡我分攤兩百,外加換煤氣罐。好像我是吃虧了,但也無所謂,錢本來就是拿來花的。

好開心,真的好開心。和幾個妹子湊在一張小桌子上,吃著飯,聊著菜價,大家就是一家人。這樣簡單的生活,讓我感覺無比充實,但半夜裡肉體的躁動也在時刻刺激著我。

終於有一天,我敲開了一位妹子的房門,問她能不能和我處朋友。

這位妹子姓龍,全名不能說,就叫龍妹吧。她150的個子,有小虎牙,皮膚白皙。胸圍B,翹臀,臉很可愛,屬於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那種。

妹子看著我呼吸越來越重,她把我拉進屋,把我的手按到她的胸脯上。妹子告訴我,她離開家鄉到這來打工,已經和男朋友分手快一年,想男人想的不得了。

沒有戀愛,就開始性愛,我們快速沖洗了一下身體,立刻開戰了。

我捏住她的屁股來回搓揉,龍妹也不甘示弱,用小手上下套弄著我的雞巴。我們互相撫摸著,很快進入了狀態,我硬了,她濕了。

先是傳教士的姿態,才剛進去,她就高潮了,還流下了眼淚。她說她好想念雞巴。我問她是我的大還是她以前男朋友的大。她很老實,給了個讓我不太痛快的答案。用這個姿勢來來回回送她上天三次,妹子說換她來。

好,我喜歡,勤奮的妹子才是好妹子。

龍妹玩起了觀音坐蓮,她自己動還好,但如果我也跟著動,沒幾下龍妹就會痛的直翻白眼。原來她是前置子宮,且子宮頸敏感,只要被雞巴撞到就會超疼。我真是不能理解,她以前的大雞巴男友是如何憋下來的。

於是我們之間的性愛姿勢只剩下了最傳統的傳教士。但感覺也不錯,她小小的個子,稚嫩的外表讓我感覺仿佛在和幼女做愛,很刺激。

第二天晚上吃飯的時候,龍妹抱住我的胳膊向其他妹子宣告:「這個大帥哥是我的,你們不許搶~~~」

當時本狼很年輕,身高181,體格健壯,有四塊腹肌,體重78公斤,臉有些像年輕時的狄龍。而且皮膚非常雪白細膩,很多妹子精心呵護過的皮膚都要比我差一大截。這樣的長相從小給我惹來不少麻煩,幼稚園裡老媽經常讓我穿裙子拍照取樂;小學裡同學經常笑我像人妖;中學裡他們是不笑了,因為一笑就被我打歪嘴;大學裡……不提了。

很奇怪,之前我從來沒覺得自己是帥哥,但瞬間明白了以前很多不可理解的事。為啥很多男生又或者女生莫名其妙的恨我;為啥女人那麼好上手;為啥成熟女性會樂意和我發生性愛……原來只是因為這具皮囊。

我一點也開心不起來,老子又不是自慰棒!

二、我想幹你表姐

肉體太容易被得到,感情就往往會被輕易拋棄。

我很快厭倦了龍妹。一方面她前置子宮讓我感覺興趣缺缺;另一方面,她經常在她的朋友和工友面前炫耀和我的關係,往我錢包裡塞大頭貼,這讓我非常不自在。

我對女人的定位是,平時拿來打炮,僅此而已。這可能是在學校裡養成的習慣吧,再說周圍的漂亮妹子很多,我可不想被龍妹仿佛小狗撒尿標誌領地一般,活活綁死。

然後我見到了她表姐,她就住在我租住地五十米內的另一處私房裡。

第一次看到她,她正躺在床上生病,龍妹讓我帶藥給她,當時我就一個驚豔。龍妹的表姐姓張,名字諧音是婷婷。胸圍比她表妹大多了,C罩杯,而且很堅挺。年齡比我大兩歲,26,但皮膚非常的白,比我的皮膚還要白皙,一白遮百醜,就連她臉頰上淡淡的雀斑都顯出一種韻味。最要緊的是,她身高有162,陰道應該沒她表妹那麼短。

當晚和龍妹打完炮,我直接了當的告訴她,我想幹你表姐,要麼你答應我留下,要麼你拒絕我離開。

現在想想,這種行為,不是一般的混帳。哎,當時太輕狂,也太不把妹子當回事了,認為只要威逼一下,就能得逞。現在的我很想穿越時空告訴過去的自己,你有多愚蠢,但這已然不可能。

龍妹哭了,我才發現她的內心比我想像的堅決,她告訴我:「我看錯了你,既然你已經這樣想了,再相處下去也沒啥意義,我們分手吧,你去追我表姐好了。」

我後悔了。

雖然龍妹在床上讓我很不爽,可至少她喜歡我,就因為她喜歡我,所以我突然感覺自己其實也喜歡她。這樣說有些繞,但情況就是如此。

可無論如何挽留,龍妹當晚收拾完行李搬去另一家私房,我感覺心情糟透了。但她表姐張婷婷的影子,隨後又在我面前來回晃動,肉體渴求再次淩駕于心靈感情。

我承認,小頭左右大頭,一直都是本狼的通病,直到幾年後才稍微有所收斂。

龍妹的表姐張婷婷,很快知道了她表妹被我甩掉了,為此還不斷發短信告訴我,她表妹有多善良,人有多單純,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拋棄了她?

因為我想幹你啊。這話我很快就委婉的表達了出來。

張婷婷然後開始躲我。

吃飯時不理我,見面以後就躲開,偶爾和我說話,也是談她可憐的表妹,弄得我仿佛老虎吃王八,無處下手。

但上天還是眷顧我的,很快張婷婷生病了。

五十塊錢一個月的房子,肯定好不到哪裡去,現在已經是秋天,她還敢洗冷水澡,夠狠。

女生之間的友情非常的脆弱,張婷婷可能是因為長的漂亮的關係,躺床上都沒人照顧。我倒是想照顧,她卻始終防備著我,於是她叫來了她表姐――劉姐來照顧她。

劉姐年輕時在歡場上縱橫過,最巔峰的時候做過洗浴中心的領班,年齡上雖然比我大十一歲,但很有氣質,是那種,你明明知道她在說謊,可就是想去相信的那種氣質。
三、姐姐來教教你

我一直很喜歡女騙子,明明知道對方只是出於玩弄的心態來對待自己,偏偏還深陷其中。有時候回頭想想,可能是因為她們無視我皮囊的關係吧,這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這些妹子的一種魅力。

人就是這樣賤,闊少爺會喜歡上不愛錢的女人,俊哥哥會喜歡上不愛俏的姐兒。但另一方面,也許女人不愛錢只是因為好色,而姐兒不愛俏只是因為貪錢。

見到劉姐的第一眼,我就把追張婷婷的時間和預算全削減了,像個小跟班一樣圍著劉姐轉悠。

坦白的講,劉姐三十五歲了,身材已經有了熟女的發福,腰身開始堆肉。但她煙視媚行,經常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會讓我發呆,嗯,應該是假裝發呆。我知道她這樣挑逗我,心裡一定很開心,再也沒有逗弄小男生更能激發女性快感的行徑了。

我刻意拉低智商,就是為了儘快品嘗到劉姐的滋味,她仿佛一顆熟透了的櫻桃,我已經把她摘到了手心,就等著下嘴品嘗。

機會很快來了,張婷婷的病好了,本來也就是受寒而已,劉姐說她明天要走。我當晚買來一隻白斬雞,幾瓶啤酒,外加一包雲煙來給她踐行。

劉姐吃的很香,看我的眼神也越來越嫵媚。終於,她在我耳邊問我,「小帥哥有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

劉姐吐出的煙圈罩在我臉上,我憋著一股氣,讓臉紅了起來,然後假裝吹牛的樣子:「當然有了,我的經驗很多的。」

劉姐壞笑著用胸蹭了我一下,問我,「那女人下面有幾個洞?」

我說,「當然是一個!不對,兩個!」

惹得她一陣嬌笑,然後告訴我:「晚上姐姐來教教你,別關門。」

我在床上等到11點多,終於看到一個人影偷偷的鑽了進來,她捂住我的嘴,輕聲告訴我,千萬不要大聲喊,不然待會被人知道了,不好。 放心,待會喊的肯定不是我。 劉姐很會偷懶,她直接平躺在床上,雙腿併攏,然後示意我壓上去。然後抓住我硬挺的雞巴,塞進了她的屄洞,劉姐的陰部生的相當靠前。她在被我帶上了一次高潮以後,雙腳交叉使勁向內擠壓。她的小屄變得非常緊,我知道,這應該是她縱橫歡場的絕技。估計一般的男子最多十分鐘就會被她用這招榨出精來,可她挑錯了對象。 我存心想要把她徹底幹翻為止,反正她明天就走了,一定要吃個夠,這才夠本。

一炮打了八個小時。

劉姐看我眼神從震驚到溫柔再到哀求,她高潮的次數我已經數不清了,估計有三十多次,她的絕技『交纏腿』每次放開後都被我重新纏回去,我的雞巴很紅腫,我的腰很酸,我的腿很麻,我的汗把床單都浸到濕透,可我不在乎,征服的快感超過了肉體的疲勞。

我們在清晨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床單很潮濕,我們把床單抽掉以後直接睡在床墊上。彼此擁抱著,劉姐的妝被汗水全浸糊了,她叫我『小貪吃』,我喊她『壞姐姐』。

我已經徹底喜歡上了劉姐。

男人要愛上一個女人,大致原因有二:1、眼饞但並未得到她的肉體;2、肉欲和征服欲被女人完全滿足。

我明顯是屬於第二種,作為一個遲射型的男人,很少有妹子能讓我滿足的,在遇到劉姐前我只碰到過一個,那就是高中裡的狐狸精『大屄』,可惜她被我幹怕了,跑了。

劉姐在床上雖然嘴裡苦苦哀求,讓我放過她,但小屄仍然在一波一波的擠壓收縮,小騙子,但我喜歡。

劉姐告訴我,等她把痔瘡治好,她連屁眼都給我,讓我玩遍她全身的洞。我非常感動,對她的喜歡變成了愛,雖然我感覺她就是在騙我,可我就是喜歡聽。唉,賤啊……

但,事情發生了神展開。

幾分鐘後,劉姐的電話響了,她表妹張婷婷出車禍了,她傻了,我也傻了。這TMD老天存心玩我們。

四、你其實對我也不錯

張婷婷太苦逼了,病才好,就興沖沖去找朋友玩。

然後她的一個朋友問另外一個朋友借了輛桑塔納,再帶上又一個朋友,三個妹子一道開車去太原玩。

女司機的車技實在是……嗯,反正後來追尾了。坐主駕駛和副駕駛的妹子都沒事,因為她們系了安全帶,但張婷婷沒系,她的兩顆門牙撞在前排座上,掉了。腦門中間也出了一條疤。破相了,可沒人會賠她,開車的不是車主,車主又沒有開車,苦逼了。

一談到錢,朋友都跑光了,但她又收穫了一堆新朋友。

看人落井笑哈哈,向來是我天朝一貫傳統,好多女工結伴來看她嘴裡的大黑洞,言語間雖然善加掩飾,但一種止不住的「你也有今天」躍然於面。

劉姐回去了,她的假請完了,錢也花差不多了,她得回去掙。臨走時,她讓我照顧她表妹張婷婷,叮囑我,要是照顧到床上去也沒關係,反正她也看出來了,我就是個耐不住寂寞的男人。

我認真告訴她,不管我的老二聽不聽話,我一定不會讓你表妹受委屈的。

我沒錢,可我會加班。

一個月不休息,我幾乎每天都加班,中班夜班搶著上,班組裡的哥們很給我面子,沒和我搶。但兩顆烤瓷牙的價錢還是讓我一哆嗦,幾千大洋啊,兜裡還剩下三百不到。

雖然牙鑲好了,但腦門上一條疤卻消不掉,張婷婷變的消沉了好多。晚上經常連飯都不吃,就躲在屋子裡睡覺發呆,我每次都給她帶點簡單的吃食。沒辦法,兜裡沒錢。

有這麼一天,張婷婷突然笑著對我說,「明哥,你其實對我也不錯。」

叫我明弟還差不多,她比我大兩歲。我知道她心裡不痛快,我告訴她,我今天帶她出去走走,走完你就不難受了。

一起吸溜完豆腐腦,我帶著她去了附近最大的醫院。星期天,裡面人山人海,你不到醫院,都想不到有那麼多人會生病受傷。有兒童,有青年人,有中年人,有老年人,也有殘疾人。他們臉上神色匆匆,都急著掛號看診拿藥就醫住院,沒人想浪費一秒鐘,他們在爭分奪秒的奮鬥著,竭力想從醫院裡盡可能快的走出去。

我又帶著張婷婷去了附近的禪寺,裡面有很多女性癌症晚期患者,正披著黑色大褂努力向虛幻的佛陀祈求著來世,她們已然對生存感到絕望。

我從後面抱住張婷婷,問她:「晚上我們來做愛好不好?這樣會讓你開心起來。」

她說好。

晚上大家經過幾次短兵相接後,確認了戰鬥姿態。張婷婷一開始雖然因為羞恥心,不想讓我看到額頭的疤痕,而選擇了狗仔式,但是她同樣也是前置子宮,當我興奮時,一樣會讓她很痛。

我們用側背位歡悅的交媾著,她的皮膚真的很白,我的皮膚也同樣很白。股臂糾纏在一起,無比的和諧。

我發現了她最愛用的姿勢,那就是觀音坐蓮。只要是這個姿勢,她可以很快高潮。由此可見,張婷婷是個熱衷於掌控的妹子,我們之間的關係應該長不了。但我不管以後,現在美色當前,盡情享受才是正道。 我和她盤股交疊在一起,如同肉蟲一般緩緩蠕動,我用手搓揉著她的雪臀,時不時用手指在臀瓣上畫著八字形,激起她的陣陣顫抖。

她說:「為什麼要和我表姐做愛?她比你要大好多的。」
五、父母雙親的助攻

至於張婷婷的問題,我沒有如實回答。

難道我要說,我只是想盡可能多嘗女色嗎?雖然我很不願意承認,但年輕時對女人真的不算很挑,只要有洞就行吧……

本狼也說過,我是遲射型,遲射到往往要自己非常有意願射精,且女方挑逗技能MAX外加下身緊致才能爽到。所以,我才那麼喜歡不停的狩獵妹子,這就仿佛去水果店挑西瓜,來來回回用手指叩擊瓜皮想找出好瓜的食客。

和妹子打炮,很多時候是不要錢的。但是,要維繫關係,那就不同了。逛街挑東西,吃飯買毓婷,這些都要花錢。

我的加班基本就沒怎麼停過,同事對我的意見開始變大,我也有些不爽,為啥有些妹子總是不遺餘力的壓榨男人的錢包?但我不想再隨意分手,然後去幡然悔悟:「哦,其實我還是蠻喜歡張婷婷的,不光是為了做愛。」

於是,就這麼撐著。這個情況意外得到了緩解。

有天下班,我發現老媽居然坐在我宿舍的床上,面帶笑容的等我回來。

當時我就淩亂了,「老媽!你是怎麼找到這來的?」

老媽在我房間裡轉悠了一圈,先是說這個房間沒光線,太陰暗,又說沒熱水,再加上暖氣也不是很好,到了冬天你怎麼辦?然後問我平時吃飯怎麼樣?有沒有物件?工作忙不忙?年底要不要回家?老爸很想我……

老媽非常的囉嗦,拉著我講了好久,我最後耐著性子讓她早點去找個酒店休息,明天坐飛機快點回去。老媽走的時候給我留了張銀行卡,說是我老爸給我的,父子之間沒有隔夜仇。就走了。

張婷婷在老媽走後不久,從樓上竄了下來,她應該早就到了,只是不敢進來。她問我:「那是不是你媽媽?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個大美人。」

我說,「嗯。」

第二天下班的時候,我順便看了眼卡裡的錢,密碼一直是我生日。查了下餘額,我眉毛跳了一下,居然有五萬?老爸瘋了嗎?我記得他很小氣的。

想了想老媽的說法,確實也沒錯,現在這間宿舍是蠻差的,既然有五萬打底,那就挑個家電齊全,房間夠大的出租屋吧。

九十多平米,有家電熱水,這種出租房開價是700塊一個月,幸虧我帶了張婷婷來砍價,她雖然沒幫我把價砍下來,但至少沒讓我預付半年房費,這也不錯了。我們倆個都沒啥東西,就都搬了過來,晚上我在洗菜的時候,她從後面抱住了我,說我對她真好。

我心裡很感歎,還是有錢的好啊,幸福感都能如此輕易的達到。

有熱水澡洗,有電視看,甚至還有席夢思床墊可以睡,張婷婷經常隔三差五帶朋友來炫耀。其實這種生活等級,在南方基本是屬於勉強夠到屌絲等級的,但在我們這些打工仔眼裡已經是天堂了。

沒過多久,張婷婷問我,她能不能帶龍妹過來一起住。

我當時僵住了。雖然張婷婷和我住一起,但我們是分房間睡的,只不過晚上經常會打炮。一方面大家都要保持獨立性;另一方面有時候要加班,不想互相打擾。但龍妹要是住過來,我們之間的性愛怎麼辦?這好尷尬。

我還沒有禽獸到,在前女友耳邊打炮。但我還是同意了,畢竟我虧欠了龍妹。

晚上,龍妹拖著行李來了,她完全不再恨我了,當然也完全不再喜歡我,只是把我當成表姐的男朋友,我心裡一陣陣的泛著酸味。我感覺自己好賤。

龍妹肯搬過來的理由很瘮人,就在她宿舍旁邊,有個下班的男老師被人搶劫割喉。原來是人命案,難怪前幾天有員警來回盤問我們這些拿暫住證的外地人。

龍妹和張婷婷睡客房,我睡主臥,打炮的時候張婷婷完全放不開,聲音都不敢發出,讓我非常的不爽,可我偏偏說不出什麼,鬱悶。

時間很快入冬了。

這天晚上,大約是淩晨兩點,我聽到門外有輕微的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馬上抄起床下的撬棒,慢慢挪到門口,然後直接把門踹開,上去就是幾下,還好,是個單幹的小偷,沒有幫手,先聲奪人把他嚇傻了。看他年紀還輕,我沒有報警,給了他三百塊錢讓他自己去看醫生,放他走了。

龍妹和張婷婷也被嚇慘了,晚上居然和我睡一起。神展開,我的人生再次神展開。

本狼有些迷信,估計也是和人生曲折經歷有關。很多人不信鬼神,那純粹是因為他們碰到的破事爛事不夠多。

六、龍妹再次進入我的生活

妹子們很聰明,張婷婷睡中間,我和龍妹睡兩邊,雖然打炮是不可能了,但我的幸福感爆棚。

聽著兩位先後和我有肉體關係的妹子,在我耳邊發出深沉的呼吸聲,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我想我本質是不算個貪花好色的淫魔,只是因為寂寞,想要多一個人來陪陪我,都怪國家的獨生子女政策,我內心竭力推卸著責任。

我根本睡不著,腦子裡構思著各種戰術,比如先拉著張婷婷在床上做愛,刺激一下龍妹,然後趁她發情拉過來玩3P,又或者……再比如……也許可以這樣……可是我很清楚,龍妹是個敢愛敢恨做事情堅決的妹子,我只要敢這樣做,一定會適得其反的。

沒過幾天,員警叔叔來宣傳防盜,說是家裡別放大宗現金財物,最近有群盜竊流竄犯溜達到這附近,開鎖撬門和玩一樣,你們自求多福吧,萬一被偷了,要指望員警幫你們找回失竊物,可能性基本為零。

警官你說笑了,我們哪來什麼大宗現金財物?

但治安確實在變差,周圍連續發生了不少爆竊案,有的人只是沒了幾隻臘鴨,有的人卻把積攢的辛苦錢全丟光了。也許是小偷幹的,又或者就是身邊的工友幹的,臨近年關,誰都說不準。

有天晚上,我被龍妹輕輕搖醒,平時張婷婷加班的時候,我們還是分開睡的。龍妹在我耳邊輕輕的說,好像有人在撬門。我聽了一下,是風沙吹過的聲音。我告訴她不怕,萬一真是賊,我也對付的了。龍妹問我,她表姐的味道怎麼樣?

我明白了。

她心裡還是有我的,或者是我的床上功夫。

我幾下扯掉她的內褲,龍妹的小屄很熱也很濕,直接插了進去,雞巴進去一半以後因為潤滑不足,略微停留了一下,然後直沒入根。

龍妹因為個子矮,她和她表姐張婷婷一樣,用觀音坐蓮在我身上蹦躂了起來。我用手托住她的屁股,配合她的節奏,幫她省力,幾分鐘不到,她大腿上出汗了,突然停止了運動,我感覺龍妹的陰道迅速收縮了幾下,她高潮了。

龍妹和張婷婷高潮的樣子非常相似,來臨的時候都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過後會笑著摟住我的脖頸,催我繼續。

女上男下,男上女下,姿勢換了幾遍。龍妹第六次高潮時,她用指甲使勁掐著我的胳膊,發出了如同哭泣般的呻吟,我全力抽插著,她的子宮頸被我巧妙的蹭過,激起她小屄陣陣顫抖。彼此做愛多了,各種的禁忌和敏感點都心知肚明。

一小時後,龍妹無力的躺在我懷裡,我的右手緩慢搓揉著她的臀瓣,感覺心情愉快極了。你還是離不開我吧?我承認自己年輕時有些自大和自戀。

她和我說了好多話,絕大多數都是我難以回答的問題。為什麼要傷害她?為什麼要去追她表姐?為什麼連她遠房表姐也不放過?和她做愛到底有沒有快感?為什麼始終不射出來?和她表姐做愛的時候我有沒有快感?知不知道她的心很疼?知不知道她重新回來付出了多大的勇氣?知不知道她今晚過來臉皮有多燙?知不知道別人以後會怎麼說她?待會怎麼面對張婷婷?

我第一次發現,妹子的想法是如此的複雜。難怪古人不讓女子干政,不然光草擬聖旨就可以累死一堆太監。

正在龍妹糾結的時候,窗外傳來一陣喧鬧吵雜,電子廠的女工下中班了。龍妹尖叫著逃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後發現內褲沒拿,又飛快沖回來找,最後又警告了我一次:「別告訴我表姐!」

我聞了聞房間裡的味道,屄味和屌味都很濃重。

張婷婷回來後就拉著我和龍妹去吃宵夜,龍妹假裝很困,張婷婷說:「一起去吧,反正你也睡不著。」

一行三人殺到金三峽火鍋。張婷婷點了不少葷腥,說是讓我補補。

我知道,我贏了。

七、我真的贏了嗎?

從張婷婷默許我和龍妹以後,我有過這輩子感覺最快樂的時光。

我們一起上班,一起吃早飯,一起騎著自行車穿流在喧鬧的街道,也一起為生活費絞盡腦汁。在性愛上的強勢,讓我如同手藝精湛的廚師一般,能完全應付兩桌饑餓的食客。雖然始終沒有踏出三人行的一步,但也算是二女輪侍一夫了。劉姐沒過多久來找我們,她想去上海,趁著還有幾年容貌,去碰碰最後的機會,但她缺錢。接著很快,她們三人從我生活中消失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已然記不清了,只剩下了破碎的片段。我不恨劉姐,她用我無法理解的方法,說動了龍妹張婷婷和她陪我一起來了兩次,就兩次。然後……錢、錢、錢、錢、錢。劉姐要錢的理由都是假的,我知道。我老爸給我應急的銀行卡裡被我取出了一萬五,我送給了劉姐,她說以後還我,我說:「這件事來世再說吧。」

她笑笑,沒辯解。

兩年後,劉姐打給我電話,說她要收山了,回老家開個足療店,當當老闆娘什麼的。之前在上海酒吧做了一年多的媽咪,可惜辛苦錢都拿去玩紮金花,輸光了,能不能再借她點?

我說:「十萬夠不夠?」現在我已經不再是當年的打工仔了。

劉姐沉默了一下,說:「還是一萬五吧,以後我會還的。對了,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說:「生日快樂。對了,我一直都喜歡你的,現在也是,其實你是個好女人。」

然後我們掛斷了電話,再也沒有過聯繫。

張婷婷那時候要跟劉姐一起去上海,她說:「你別擔心,我不是去賣身。只是聽說在上海做足療,比在電子廠上班能多掙三四倍的錢。」

我沒開口。

男人掙的每分錢都不容易,怎麼會輕易大手大腳花在你身上?你比我大,應該是明白的,你也知道我明白的,何必說這些場面話。

我跟了三小時的車,轉到太原送她們倆上飛機。張婷婷笑著對我說:「別再讓喜歡你、愛你的女孩傷心難過了,不然你會後悔的。」

我告訴她,我後悔自己那麼貪心。她搖搖頭,和我說了很多。她傳授給我一個驚豔的新名詞:換位思考。這是她在電子廠聽管事整天掛在嘴邊的時髦語。

以下是張婷婷對我的啟迪:

「嘉明哥哥,如果你是我,我是你,你找的男朋友英俊瀟灑,但是從來不能從自己身上得到滿足,於是你讓步了,和自己的表妹分享了他,但他還是不知道停手,又想把做過婊子的女人也帶回家。你再讓了一步,但他又想到了更加下賤的玩法。沒有一點點的理解,沒有一點點的妥協,把你自己心頭滴血的讓步當做是理所當然,把你當成比婊子都不如的女人,你還會喜歡他嗎?你還會有一點點和他走下去的動力嗎?」

張婷婷雖然是個沒什麼學歷的妹子,但這話我記在心裡多年,雖然偶爾也會犯錯,但每次都是她的話讓我反省。

龍妹沒有跟著去,她說錢賺的差不多了,要回去嫁人了,一臉幸福的樣子。我知道那人肯定不是我。

她走的時候沒和我打招呼。

再和我聯繫上,已經快過了十年,聽她說,原來張婷婷在認識我的時候,已經有了五歲的女兒,劉姐也有個十幾歲的兒子,她們其實早就結婚了,不然家裡也不放心她們出來打工。

但,這絲毫不能沖淡我的愧疚。

我不是個吃一塹長一智的人,但又陸陸續續吃了幾次塹後,我終於認可了張婷婷的話。

別侮辱喜歡你的妹子,床上脫光衣服以後就是人人平等,得饒人處且饒人,少逼一步其實也是在給自己留一步退路。

我後來還是在獵豔,但再也沒有當年的冷酷無情,人生最後的收穫,終歸還是回憶。不是嗎?

有時候和妹子打炮時,我會在腦海裡回憶龍妹、張婷婷、劉姐,不是和她們4P的畫面,而是在一起的第一次性愛。雖然這麼多年過去,她們的臉已經在我心裡模糊了,但那份情還在。

【完】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公車遇少婦
姊夫是性愛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