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這樣美,肏你不后悔 人妻美婦

姜豔是我們家隔壁住著的美豔動人的阿姨,年齡大概比媽媽小幾歲,我估計也就是四十出頭,身材卻是十分出衆,不光是我,整個單元里的叔叔們都經常談論她。上回聽幾個叔叔說姜豔阿姨以前當過教師,教沒幾年書就和老公跑到外面做生意去了。沒過兩年便孤身一人回來了。說來也巧,和媽媽分到了一個單位干活。大家問起她老公在外面生意怎樣時,她總是支支吾吾的,好像有什麽在隱瞞。這下可好!方圓幾里地的男人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她是我媽的同事,跟我媽挺熟,整天來我家串門,經常和我媽還有同樓的幾個阿姨唠家常。而且她雖然喜歡我,不過只把我看成小孩,老是跟我玩一些幼稚的遊戲,我已十七歲,對她的態度越來越不耐煩,作爲一個男孩子我最受不了的是她總是愛笑著撫摸著我的頭說:「小力真乖,像這麽聽話的男孩子現在可不多見了。」要知道我的自尊心是很強的!我不喜歡別人擺出一副大人的姿態說我老實!我認爲老實就是沒本事!

說實話,我表面看起來是個文靜的小男孩,可是我絕不像姜豔阿姨說的那麽乖巧!我在學校里就是個出了名的問題少年,因爲這個沒少挨學校的處分。我們幾個搗蛋的男同學下課后還經常議論哪個女老師的奶子大,哪個女老師跟哪個男老師有一腿。

最刺激的是有一回我的朋友阿忠告訴我他把那個新來的曆史女老師給操了!說實話,那個新來的姓李的曆史老師三十多歲不算漂亮,但是夠風騷。阿忠告訴我李老師有一種小女孩身上找不到的特殊味道。那種成熟女性身上散發的味道!不知是不是我和阿忠都有點戀母情結,聽著阿忠繪聲繪色的講述,我的心里癢癢的。說實話,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們家隔壁住著的姜阿姨!阿忠都可以?我爲什麽不可以呢?于是我暗中決定整她一次大的。

機會終于來了,這天家里沒人,媽媽和朋友上街買拖鞋去了。就我一個人在家看電視。突然有人敲門,我大聲問:「誰呀?」這時門外傳來一個很熟悉很動聽的聲音:「小力,我是姜阿姨!你媽媽在嗎?」是她!是姜豔!我的心里一震!我這個白癡!我怎麽就沒想到呢!我本來還準備利用媽媽不在家這點時間翻出以前買的毛片看看,這比毛片要刺激百倍的事情就在門外呀!

我心里想著,嘴里趕忙答應道:「嗷、姜、姜阿姨!我、我媽媽出去了!你等一下啊!我給你開門!」嘴上說著等一下其實是急忙狼狽地收拾起擺在床上的幾張毛片。這時門外又傳來姜阿姨的聲音:「嗷!小力,也沒什麽事,你媽媽不在就算了!我晚上再來找她!」我心里暗叫不好!姜豔阿姨你哪能就這麽走啊!趕緊應到:「姜阿姨!等一下!」說著大跨步的來到門前一把扭開了房門。

眼前的姜豔阿姨更顯成熟的妩媚。雖然姜豔阿姨的相貌一般,但是身材卻不比A片里的女主角差,像木瓜一樣渾圓的奶子被外衣緊緊包裹著,我想阿姨平時買胸罩恐怕都很困難吧!看得我的眼睛都快從眼眶里蹦出來啦!

「阿姨,你坐,我給你倒杯茶!」

「不用了小力!我馬上就走。」

好不容易到口的肥肉怎能說走就走呢?于是我急忙挽留:「哎呀,阿姨來了就坐一會,別急著走啊!」說著我把茶杯遞給她。她邊笑著邊接過茶杯,放在嘴邊抿了一口。一副端莊淑女的樣子。「小力今年多大了啊?」姜豔阿姨問我。「我今年十七了。」我答道。「呦!大孩子啦!找女朋友了沒?」「還、還沒有呢!」「呵呵,就說是嗎!我們小力是個人見人愛的乖孩子。」又來了!我最討厭聽人這麽說我!

「在家里干什麽呢?沒做作業嗎?」姜豔阿姨說著扭頭看了一眼我的寫字桌。突然,眼睛定格在了第三個抽屜和第四個抽屜夾層上。天呀!剛才慌忙收拾的時候把黃碟胡亂塞到了那里,居然露出來了一些!我的汗都要下來了!這、這怎麽辦?當時我有種想鑽到地縫里的感覺!我慌忙走了過去用身子擋住那令人羞愧的東西。

「那是什麽?爲什麽怕人看?快起開!讓阿姨看看是什麽!」說著姜豔阿姨一把將我推開,抽出了那夾在抽屜夾層里的東西——三張毛片。「小小的孩子不學好,怎麽偷著看這些低級的東西?」阿姨好像有點生氣的對我說。那語調里有了幾分像媽媽那種嚴厲的口吻。

說來也怪,剛才那種隱私被發現的羞愧感覺突然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沖動。既然已經被發現,還被阿姨說成是壞孩子,那就趁這個機會好好表現表現吧!省的姜阿姨以后再說我是小屁孩兒!

「吵什麽吵?不就是幾張毛片嗎?有什麽大驚小怪的!好像阿姨你沒看過一樣!」說著我把阿姨使勁兒按坐在沙發上。姜豔阿姨的表情十分驚訝。氣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氣。那豐滿的胸脯也隨之一起一伏煞是好看!

「姜阿姨,既然你以前老說我是小屁孩什麽都不懂,那今天就用你的身體好好給我上堂生理衛生課吧!」

「你、你想干什麽!」姜阿姨的表情有點不知所措了。可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太刺激了!一不做二不休!我一把拽住她的衣領,往兩邊一撕!一支黑色蕾絲胸罩立即映入眼簾。「啊!你!你干什麽!不要!再這樣我就叫人了!」姜阿姨喊道,並極力的用雙手護住前胸,以免繼續走光。

但我哪里是那麽好嚇唬的?他們可小看我了!雖然在學校老師和家長們的眼里我是個問題少年,但是我絕不像他們想象中的問題少年那麽簡單!「你叫呀!叫破喉嚨了也沒人幫你!讓你們這些大人瞧不起我,說我是乖小孩,今天我就要好好壞一個給你們看看!」

說著雙手拽住胸罩往下用力一扯,兩只肉彈般的大奶子立即彈了出來!我把它們接在手里感受那種銷魂的震顫。非常意外的,姜阿姨居然沒有叫,不知是不是被我的氣勢給嚇壞了,她只是滿臉通紅的坐在那里並沒有反抗。「操,賤貨,奶子這麽大!一定被不少男人沒過吧?」

我的手繼續向下探索,解開姜豔阿姨的褲子往下扒。這下她可不干啦!使勁拽著我的手說什麽也要保住自己最后的貞潔。嘴里也不住喊道:「呀!你小小的孩子咋耍流氓呀!從哪學的呀你?不要!看你媽回來雜收拾你!」

對此我並不理會:「大騷貨!叫什麽叫!又不是吃了你!我到現在還沒有干過呢!讓你吃個童子雞算便宜你了還有什麽意見?看我今天怎麽收拾你!」聽了我說的話姜阿姨還真不叫喚了。眼眶紅紅的很委屈的看著我。好像直到今天自己難逃魔掌,放棄了抵抗。

我也定了定神,心想剛才也太性急了,反正她也逃不出我的手心,我還是慢慢享用享用這個賤貨的浪穴。我解下褲子,一根在里面憋了好久的大雞吧刷地彈了出來,橫在姜豔阿姨面前晃晃蕩蕩。姜豔阿姨好像很吃驚瞪圓了雙眼。我分開姜豔阿姨的雙腿,這才發現原來阿姨那個地方已經全是水了。嗷!這個賤貨!嘴上說著不要,心里比誰都想!

我慢慢的插入她的浪穴,按照書上寫的九淺一深的技法抽插著她的浪穴,姜阿姨的肉穴也一收一縮地吸吮著我的大雞巴。令我魂飛天外。我第一次體會到了性交的快感。這個小騷貨的浪穴里也開始淫水泛濫,她的嘴雖被我堵上了但還是低低的呻吟著什麽,我越干越興奮,我一邊狠插他的浪穴一邊狠狠的捏著她的奶子。一開始她還在掙扎想要反抗,身體一直不停的亂動。嘴里一直喊著不要不要之類的話。

她雖然拚命想要抵抗,但兩只打開的手被我按著,只能拚命搖動屁股,想擺脫我的抽插,她的浪穴還很小,把我的雞巴包得緊緊的。干起來感覺特好。我興奮極了,拚命抽插,姜豔阿姨也不斷慘叫,后來她漸漸鎮定下來,知道我花那麽多時間誘她上鈎,不會輕易放過她,于是她想用我媽來威脅我,一邊哼叫一邊說她是我的阿姨,比我大一輩,我和她做愛是亂倫,要是我媽現在回來非打死我不可。

我笑道:「要我媽真回來也不會打我,最多只會說你這小淫娃引誘我而已。」她又說強奸是有罪的,我這樣做要坐牢,我笑道:「姜阿姨,不要笑我不懂法,我今年未滿十八歲,不會被定罪的。倒是江阿姨你要考慮一下咱們的事情要是傳開了對你不太好!」

姜豔有些絕望了,也再說不出話來,因爲浪穴給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連連慘叫,不過她繼續掙扎,只是力氣越來越小,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只能亂搖屁股而已。哈哈!由于姜阿姨的腰非常細,所以看起來屁股就像只大梨一樣!我擡手拍了幾下,大屁股發出清脆的「啪啪!」的響聲。當然還伴隨著姜阿姨不情願的嬌吟。真是美死我了!

到后來她有點認命了,只是象徵性搖著屁股,嚎哭也變成抽泣,我看她的浪穴越來越濕,淫水都順著腳流到地上,知道阿姨大概性欲旺盛了,就把她轉過身來,把她的腳叉開擡起來,面對面地抽插。姜豔阿姨雖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閉著眼睛抽泣。

剛才好一陣子,她都背著我,沒有摸到她的奶子,現在大奶子擺在我眼前像兩團果凍一樣一晃一晃的,我急忙一手一個捏在手里,一面有節奏地抽插,到后來姜豔的屁股也開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小浪貨,不是說不要嗎?怎又配合得那麽好?看看你那騷穴,淫水都流地上了。」

姜豔阿姨臉更紅了,眼睛也閉得更緊,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覺地跟著節奏擺動。我有意要她張開眼睛,而且她不開口浪叫也讓我有氣,于是我到廚房弄了一點芹菜醬塗她的穴上,應該有人知道芹菜醬是很好的春藥吧?把雞巴拔了出來,等著看好戲。

姜阿姨正在享受中,一下子沒了我的雞巴,好像整個人空了一般,她奇怪地張開眼睛,卻一下子看到自己張開大腿,屁股還在一上一下搖動,身體四腳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卻在一邊似笑非笑地望著她的浪穴,看到自己淫蕩的樣子,她不禁驚叫一聲,忙合上腿,直起身來坐在桌上,雙手又捧著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眼睛一打開,便不敢合上了,她怕我又會做甚麽,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舉起的老二。于是我們倆人便光著身子互望對方。

不過一分鍾,那春藥開始生效了,姜豔阿姨也不知道,只覺下身越來越騷癢,開始她夾著大腿不斷摩擦,但下身的癢越來越難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漬,不知道的一定會以爲是桌子上的水被碰翻了呢!哪知道卻是姜阿姨流出的淫水兒呢?

接著快感漸漸上移,到后來雙手不得不從奶子上轉移到浪穴,可能姜阿姨平常沒試過手淫吧,雙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騷癢卻越來越厲害,她雙手著急地在浪穴上亂掐,嘴里也開始「嗯嗯」地呻吟起來。那時她仍有些害羞,不願讓我看見她的奶子,于是她向前趴下,把一對大奶子貼在桌上,但這樣子卻使她看起來像只母狗一樣伏在桌上,頭和臉貼著桌子,雪白的屁股高高擡起,雙手不斷在浪穴上亂按。

姜豔阿姨的神智開始給性欲占據了,她嘴里越叫越大聲,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會叫這麽大聲,簡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看得性起,馬上回房拿了個數碼相機,把她那樣子照了下來,我知道這幾張相片以后還可以給我帶來大把甜頭。照完相,姜豔還在那里自慰個沒完沒了。把剛才兩腿間的內褲都給脫了下來,看來平時她一個寡婦積存的騷勁現在一次性全爆發了。

我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姜阿姨,一個良家婦女,出落得那麽漂亮,而且又是媽媽的同事,現在卻被我搞得連母狗都不如。我突然有點擔心起來,要是阿姨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媽媽怎麽辦?但我很快打消了自己的顧慮。男子漢大丈夫!做了就做了!不就是上了一個熟女嗎!有什麽大不了的!我把姜豔阿姨抱起來,她連反抗的空閑也沒有,雙手忙著自慰,于是我毫無困難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懷里躺著一個光著身子的美女,一只手抓著柔嫩的屁股,一只手攬著溫香的背,掌心半扣著她半個奶子,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興奮。

我把姜阿姨放到床上,好不容易讓我逮到,怎能這麽輕易就放過!姜豔阿姨早已全身無力,我先把她的手從浪穴上拿開,她馬上難受地嗚叫起來,我又打開她的雙腳,在浪穴上輕輕地吹氣,姜阿姨更加難受了,她痛苦地將身體扭來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濫。

我看是時候了,就問她:「要不要?嗯?」她似是而非地點頭又搖頭,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氣,她終于忍不住了,漲紅了臉,小聲說:「要,要。」我假裝聽不到,說:「什麽?沒聽到。要什麽?」她完全投降了,閉著眼睛小聲又說:「要……要……我要……雞巴……求你……給我……嗯……嗯……」我樂極了,又逗她說:「說大聲點,你是不是小淫娃?」

她的浪穴已經騷癢到了極限,現在她再不顧甚麽淑女的儀態了,連聲嗚咽著說:「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

我還有意再逗她一下:「你剛才不是說不要嗎?現在怎又要了?小淫娃,還敢把我看成小孩子嗎?」

姜豔阿姨痛苦地扭著身體,斷斷續續地說:「不是……不敢了……好弟弟……我要……我錯了……嗯……嗯……嗚……啊……求求你……插一插……插進來……插進來……你要怎樣插都行……啊……好難受……給我……求求你……求……」

我一聽又有氣:「什麽弟弟!小淫娃,叫哥哥!」

姜豔終于把最后一點尊嚴也放下了,大聲哭求道:「好哥哥……好……哥哥……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姜阿姨難受死了……嗯……」

我笑道:「要我干你也行,先來舔我的雞巴。」姜豔阿姨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雞巴,舔了起來,我也想不到她如此干脆,看來她真是餓壞了,一邊含我的雞巴,一邊手淫。我看得性起,一把抓起她的頭發,對著她的口猛,看到姜豔痛苦的樣子,我快活極了。可以有一個比你大一輩兒的美女鄰居跟你口交,不是每人都有的福份。

至此我終于完全達到了報複的目的,我決定大干一場了。我把姜豔阿姨的屁股擡起來,將大雞巴對準她的浪穴,阿姨也十分配合地把雙腿張開,可能是饑渴過度,她的腿張得快成一字馬了,我笑道:「還真是名副其實的小淫娃,腿張得那麽開,別人可沒那本事。」

姜豔臉紅了一直沒講話。于是我不再客氣,雞巴硬是「噗嗤!」一聲狠狠的插入了阿姨的浪穴里,姜阿姨大叫一聲,手腳瘋狂地上下舞動。只是之后她又馬上由大叫變成了哼叫,我又有氣了,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來,又在她奶頭上又搓又拉,姜豔阿姨痛得大叫起來,不過這一來她就合不上嘴了,嘴里一直浪叫。

姜阿姨不愧是守寡多年,壓抑了好久的成年美婦,叫床都比別人強,不同于一般的啊啊聲,姜豔阿姨叫床聲不但更悅耳,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竟全都是流氓詞兒:「呀……呀……好……嗯……哎呀……好……好舒服……大雞巴哥哥……插得妹妹好...好舒服...對...對就是那里!用力!不要手下留情!不要把我當回事兒……我只是個婊子!啊……小力你的雞巴棍子怎麽……怎麽那麽硬那麽長?不要……喔……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輕點……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姜豔一叫起床來就全情投入,姜豔雖然叫得賣力,卻不夠銷魂,好在她聲音好聽,身材也一流,己經補足有馀了,她幾次叫得透不過氣來,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過氣來。她的屁股也越擡越高,雙腳伸到天上去了,這時連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絲不挂的淫蕩女娃就是平時斯斯文文,爲人師表,連低胸裝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姜豔。于是從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欲來,聖女也可以變成蕩婦。這也間中促成了我和母親和其馀女人的情事。

話說回來,姜豔阿姨可能是性能力較弱,不到半小時已泄了三次身,也暈了一次,只是我還有大把「能量」剩,不能就此放她走,姜豔阿姨雖泄了身,卻更加浪了,她已經給我得神智不清,但是還不斷浪叫,我們在床上也換了姿勢,阿姨狗爬式地趴著,我托著她的腰抽插。沒多久,姜豔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拚命亂顫,叫聲也驚天動地,好在我家的隔音效果皮較好,否則別人準以爲屋子里面在殺母狗。

沒插多幾下,姜豔阿姨擺了幾下屁股,又高潮了了,只是幾次泄身,她的陰精已沒有之前那麽多了。完事之后整個人都軟了,趴在床上又暈了過去。我卻還十分苦惱,只好慢抽慢插,把姜豔漸漸又弄醒了,姜豔阿姨一醒,我干脆把她整個人抱起來插。

姜豔阿姨情欲又來了,她又開始浪叫:「唔……唔……啊……好……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也許是貪享受,她的叫聲沒那麽多變化了,只是隨著我的一抽一插有節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擺動,身子卻沒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兩個奶子十分柔軟,像兩個大面團一樣貼在我的胸前,我整個人都軟了。有這一對酥胸給我鼓勁兒,我抽插也更加賣力。

沒抽多幾十下,姜阿姨又去了,整個人抱著我不斷喘氣:「哎呀!死人……好厲害!你比我那一位厲害多了……雞巴也比他長……你這麽個小孩子哪練得這一身好功夫?」

我聽她又管我叫小孩子生氣地擡手狠狠地打了她的大屁股兩下:「說了不改的家夥!要讓我說幾次才長記性?叫哥哥!下次再不聽話就打你的大奶子!」我不知從哪里來的勇氣,放在平時我哪里敢對姜豔阿姨說這些!

此時姜豔有氣無力地哀求道:「知……知道了……下次不敢了……我不行了,不要再來了,我要死了,你插別人吧……呼……呼……」這時我媽應該還在購物,除了姜豔阿姨,有誰知到我們的事?而姜豔阿姨的哀求也激起了我的獸性,我抱起姜豔就往廁所走去,而我的大雞巴仍留在姜阿姨的浪穴里,姜阿姨似乎也舍不得離開我的大雞巴,除了雙手抱緊我,屁股也仍機械性地在擺動。

我說:「嘴里說不要,怎麽還把我的雞巴夾那麽緊……你這浪貨……多久沒碰過男人了?你這母狗,看我怎麽教訓你。」姜豔現在哪還有半點羞恥心,她對我越抱越緊,屁股也加快節奏擺動,看來她又要了,我哪有讓她那麽便宜就到高潮,一下子把雞巴抽了出來。

姜豔剛快到高潮,身體里卻沒了我的棒子,那份難受就別提了,只見她雙手拚命找我的雞巴,嘴里又哭求到:「別、別……求求你,好哥哥,求求你,插啊……親哥哥……插我……唔……求求你……你要怎樣都行……嗚嗚……求求你……插我……啊……干啊……」我故意說:「插哪兒啊,我可不知道?」

姜豔一邊喘氣一邊求道:「插……插我……插我下面……我的……我的……我的陰戶……求求你……快點……插我的騷穴……嗚……」想不到身爲教師的姜豔嘴里竟說出這麽賤的話來,我真后悔沒把她的話給錄下來。

看她那可憐樣我心又軟了,我把她的臉按到廁所板上,高高擡起她的屁股,讓她又像只母狗般趴著了,我對著她我肉穴又開始毫不憐香惜玉地猛抽猛插,姜豔馬上好像複活了般大叫起來,沒幾下她又了。而我卻不再手軟,抱著她軟下去的腰繼續猛,在我這樣的虐待下,姜豔又叫得死去活來,在十幾分鍾內又了兩次,第二次更又暈了,我這時正快要到高潮,哪能讓她像死狗般沒反應,于是我不得不把她抱回床上,再慢慢抽插,一邊揉著她的奶子,一邊對著她的耳朵吹氣,好歹把她弄醒。

誰知她一醒便又大叫起來:「啊……啊……我瘋了……不行了……啊……饒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好哇……親哥哥……再來……」我見如此,也一鼓氣加快速度抽插,姜豔聲音也史無前例地大,叫得聲音都有些沙啞了,最后我龜頭一陣動,一股精便如山洪般射在她浪穴里,而姜豔讓我的濃精一燙,也了,躺在我身邊昏了過去。

這一仗從下午兩三點干到日近黃昏,姜阿姨也了七、八次,混身上下都是自己流的唾液和陰精,樣子淫蕩不堪,我望著身邊的睡著的姜豔,只覺越看越可愛,我知道要使姜豔完全對我百依百順單靠床上功夫是不行的,我決定連她的心也贏取。我溫柔地摸著姜豔的身體,輕輕地吻她。

沒多久姜豔醒來了,見到自己赤裸裸地躺在我身旁,馬上想起剛才的事,本來已被我干得泛白的臉馬上變成紅蘋果,她背過身去嘤泣起來,但是卻沒有抗拒我的拂摸,我輕聲地不斷安慰她,她卻越哭越大聲了,現在我們的身份好像調轉了,變成我這個年齡小的親哥哥在安慰她這個「小妹妹」。

過了一陣子,我不大耐煩了,一把把她抱過來,嚇她說:「是不是要我再干你一次才聽話?」這招果然靈驗,姜豔由號啕大哭變成趴在我胸前抽泣,我又不斷講她老公的壞處,說:「剛才你浪成那樣,準是平時準時平時你老公滿足不了你,對你也不夠好!不然你爲什麽一個人從外面回來了?要是過兩年他兩腿一伸,你不守活寡了?還是趁早跟他離婚。」姜阿姨給我說中要害,頓時沈默不語。

我一看真奏效了,又連連說些甜言蜜語,同時又說:「你現在是我的人了,跑也跑不掉,我手上還有些相片,要不聽話就……」在我的威逼利誘下,姜豔阿姨終于屈服了,她雖然不說話,但已伸手抱著我的腰,我知道她是我的了。

天已開始暗下來,我叫她今晚在我家過夜,她遲疑了一下同意了,于是她赤著身子下床拿電話,我乘機又摸了摸她的奶子,誰知她一動就叫痛,我問她哪里痛,她紅著臉說下身,我笑道:「是不是小浪穴啊?來讓我看看。」她還有點害羞,不肯打開腿,我笑說:「剛才把腿張那麽大,又忘啦?」她嗔道是我計局害她,我又笑道:「沒我害你,你哪能叫那麽浪。」

最終我還是要扒開她的大腿,只見原來粉紅色的浪穴已給我插得又紅又腫。我把手指在裂縫上摩擦了幾下,姜阿姨人又軟了,口里也開始哼叫,看來她還給人得少,太敏感了。我笑說:「現在先別發浪,晚上再好好調教你。」姜阿姨臉又紅了,但她沒說話,只是一下床她就腳步不穩,看來是給我干得腳軟了。我忙扶住她,抱她回床,笑道:「小淫娃,連離開床一下都舍不得啊?」現在姜豔已對我百依百順,我說什麽她都不回嘴。

我回客廳拿了手提電話便回到床上,看著姜豔阿姨一絲不挂縮在我懷里我的心里很有成就感。

今天的晚飯是姜豔阿姨給我做的,我故意不把下身的衣服還給她,看姜阿姨只穿一件毛衣,雪白的屁股一晃一晃的樣子,我有種莫名的興奮。

吃完晚飯,洗完澡,自然是要再調戲一番,只是剛才姜阿姨是給我霸王硬上弓,現在卻是半推半就,一番濕吻和揉搓,姜阿姨已開始發情了。我抱著她又放在桌上,她的毛衣還沒脫下來,不過下身卻赤裸裸的,雪白的大腿八字形打開,紅通通的浪穴又有些濕潤了,姜豔看來還有點害羞,不過我知道,她一開戰就發浪的。

誰知我的雞巴一插進去,姜豔阿姨便連連慘呼,插了幾下,雖然她的浪穴已開始流水,不過還是叫痛,我見浪穴已開始充血,知道下午干狠了,今天晚上無論如何干不成,于是我決定插她的后庭,但我故意不告訴她,我知道姜阿姨很怕痛,而且她以前是個教師,一定不肯玩變態的遊戲,而我現在大雞巴扯得我特難受,要插不成后庭,就算把姜豔阿姨干死也要她浪穴。而且現在正好給姜豔上多一課,讓她對做愛有些新觀念,以后我就不Call她,也會自動送上門來找我玩。

那時姜豔阿姨也不知如何是好,雖然心里想給我插,可是我一插她又痛。我見如此,便說:「我幫你自慰,不會很痛。」姜阿姨一聽又想起下午的事,臉又變得绯紅,看來她連自慰都有些抗拒。我干脆不管她手的抗拒,一只手到她我毛衣內,翻開她的奶罩,不斷揉搓她的奶子和奶頭,一只手在她兩腿間輕輕摩擦,很快姜豔阿姨的呼吸急促起來,口里也開始呻吟,這次她的叫床聲有了進步,越叫越柔媚入骨。

我見她開始浪了,便叫她幫我吹箫,她這時卻死都不肯了,我笑說:「下午吹得那麽起勁,現在又扮淑女啦?」說著我的手也停了下來,這時姜阿姨已沒了我不行,她知道我說什麽,她都得照辦,于是乖乖含著我的雞巴,舔了起來。她技術雖然不好,我也不理那麽多,我們兩人成69式,各有各忙,我撐開她雙腳,一邊用手指逗她的騷,一邊用另一只手在她肛門上絞弄,又輕輕抽插,幫她熱肛。

姜阿姨也不知我在弄哪,只是下身越來越騷癢,這時她已顧不得舔我的雞巴,張開口就大聲呻吟,只是我的雞巴還留在她嘴里,叫起來時,在我耳里便成了「嗚……嗚……」的聲音,我見調教順利,便繼續加大力度。姜豔叫得越來越浪了,把我的雞巴吐了出來,不顧一切地大叫:「啊……啊……啊……好……好……好癢……好……啊……啊……繼續……啊……」她的浪穴也流出越來越多的淫水。

我把淫水抹到肛門上潤滑一下,見可以進入了,于是突然停下手的動作,坐起身來,不知如何,我特別喜歡比我大的人求我,也喜歡把女人當母狗般玩弄。

姜阿姨忍不住了,又哭又叫:「求求你……親哥哥……好哥哥……唔……插我……幫我……我難受死了……求你插小淫娃……啊……唔……」又不住地舔我的雞巴。

我故意拿話刺激她:「你現在不是小淫娃了,你是一只母狗,母狗該有母狗的姿勢,你知道該怎麽擺嗎?」姜阿姨的手雖然在陰戶上不斷搓弄,只是她不得其法,反而越弄越癢,她不得不哭求道:「是是……唔唔唔……求求你幫我殺殺癢……我是……我是……啊啊……我是母狗啊……嗚嗚……」她忙不叠地轉過身來,趴在床上,屁股擡得高高的,一搖一搖等著我插。

我笑罵道:「看你那淫樣,該把你現在那樣子照下來,派給你的學生看。」姜阿姨似乎已神智不清,還一個勁說:「好好……快插……親哥哥……快插我……快我,你要怎樣都行啊……快我……」平時文雅清秀的樣子早已蕩然無存,現在的姜豔只是一個滿口淫話,下流淫蕩的女人。

我再不客氣,一把抱起她的屁股,大雞巴抵著她的后庭,一下子送了進去一半,姜豔阿姨哪里料到我插的不是浪穴,一下子殺豬般嚎了起來:「啊……啊……不要……插啊……插前面……痛死我了……啊……啊……啊……」

她的后庭還真小,把我的雞巴束得緊緊的,插起來感覺更好,我不管她的哭叫,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只是一個勁地抽插,姜阿姨拚命拍打床鋪,也繼續慘叫:「哎呀……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嗚……嗯……我不行了……啊啊……不行了……」

姜豔阿姨下午給我可能慘了,于是沒幾十下她就高潮了,她的后庭也流了些夾著血絲的淫水,插起來更加舒服,我一氣地操她,她開始適應我的抽插,慘叫也變成了浪蕩的叫床,只是間中雜著幾聲假惺惺的「不要」,沒過多久她已暈了四、五次,但每次一醒就繼續叫床,到后來姜阿姨的叫聲開始弱了下去,臉也開始泛白了,屁股也不大動,只是她還是一個勁叫好。

姜豔阿姨又暈了一次,我開始著慌,怕真把她操死了,于是我放慢速度,改爲一深五淺地抽插,又是掐人中,又是吻她,摸她……好容易把她弄醒了,她一醒又浪叫起來,但又一邊哭求:「嗯……啊……啊……啊……饒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不行了……啊……啊……」

我這時也要到高潮了,我說:「你忍著點……我也要去了……」姜阿姨還在哼叫,沒幾下她的屁股動了動,又了。她又暈了過去。我這時加快速度,猛抽猛插,對她的奶子大力揉搓。終于龜頭一陣酥麻,射在她肛門內,她被我的陽精一炙,也悠悠的醒了過來,伏在我懷里只是喘氣……

這一天我真是收獲滿滿,操了個又熟又豐滿的鄰居大美人。要知道!左鄰右舍的那些叔叔們可是連做夢都在想啊!我想這些叔叔們晚上睡覺前雞巴肯定是硬硬的,然后邊想象著和姜豔阿姨做愛邊打手槍。反正我在這之前就是這樣的。今天讓我來了回真的,心里別提多得意了!看著趴在地上不住喘息的大美人姜豔阿姨,我突然想到了咱們論壇里的網友自拍貼圖區。于是趕緊找來了筆和相機,在姜豔阿姨翹起的大白屁股上寫上sis001賤奴姜豔。然后不斷拍照,把姜豔阿姨的恥態全部收錄進我的相機。

我是個有好東西就愛和大家分享的人,但是可惜的是,雖然拍了好幾張照片,但是蔣阿姨不同意我把照片發到論壇上給大家看。她說要是我敢把照片發網上去以后就不讓我日了。大家諒解我吧!

我把姜豔阿姨送回隔壁,打開電視。足球比賽已經播完了。我琢磨著媽媽大概快回來了。果然樓道里傳來一陣腳步聲,那熟悉的聲音一聽就是媽媽發出的。然后便傳來媽媽那略帶鼻音的甜美的聲音:「哎呀,總算到家啦!走了一天累死人了!」

媽媽的腳步聲並沒在門口停下,而是徑直走向隔壁姜阿姨的門前:「小豔!你要的毛線我給你買回來了!不知道你要黑的還是紅的,我就全買了!是不是要請我吃飯呀?」突然我隱隱聽到一陣哭聲。是女人發出的。那聲音就來自隔壁姜豔阿姨的房間:「小豔?小豔你怎麽了?你是不是哭啦?把門打開,告訴姐是怎麽回事!」媽媽又喊了兩聲這才聽到開門聲。

紙是包不住火的,看來事情要敗露了。可不知爲什麽我的心里很平靜。我心里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麽。過了大概五六分鍾,「梆梆梆梆!」傳來幾聲急促又響亮的敲門聲。這次是我們家的房門。我不緊不慢的走過去打開門,一記重重的耳光打在我的臉上,媽媽憤怒的站在門口。緊接著把我往屋里一推走了進來,接連幾記耳光打中我的面頰。

媽媽拽著我的衣領憤怒的斥責道:「江阿姨說的是真的?啊?說的是真的?你、你讓我說你什麽好!我們家怎麽出了你這麽個東西?你才多大就、就能做出這種下三濫的事?告訴我你哪來的那麽大膽子?你這麽個小屁孩兒怎麽啥都敢做?」

聽到這里,我一把撥開媽媽拽著我領子的手說:「媽媽,你可以打我,也可以罵我,但是不要管我叫——小——屁——孩。」

「你、你這個臭小子還反了你了!你想怎麽樣?」媽媽對我吼道。

事情進展到這樣的地步看來也沒有挽回的必要了。不如將錯就錯讓故事繼續發展下去,誰讓媽媽犯了大忌管我叫小屁孩呢?

說實話,眼前的媽媽好動人,穿著一件粉色的體恤衫,一條穿的掉了色的牛仔褲,腳上踩著剛買回來的拖鞋。我今天才注意到媽媽的奶子這麽大,生氣的樣子這麽動人,我朝她淫笑了一下,緩緩走到門前,反鎖上了房門。


Tags: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再來吧,姑母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迷倫亂常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全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