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兒交換身體 近親亂倫

我是陳福泰,正值半百之年,二十年前白手創業,打下今天中新電器集團的江山。妻子早已過世,所幸身旁有一子一女相伴,生活還算不甚寂寞,

兒子陳書今年26,碩士畢業之后便在我的公司工作,我給了他一個銷售部副總的職位,希望能培養他接我的班。女兒陳宇22歲,開學就上大四了,學的是管理。我這套老思維管理方式常被女兒所詬病,但多年商場搏殺所形成的積澱,又豈是她所能理解的?

罷了,罷了,人生活到這個份上也該知足了。

這天,一家三口結伴去郊外旅行。妻子故去的這些年里,我既要忙于生意,又要教導兩個孩子,教育方式難免粗獷了些,體罰訓斥常常有之,兩個孩子對我是又愛又怕。只有這每個周末例行的出遊,兩代人才有機會氛圍融洽的交流一番。孩子大了,看著兒子日漸隆起的肚腩和女兒愈發俏麗的身材,我這個半大老頭子既感歡欣,又有寫落寞。未來的日子是屬于他們的了。

兒子駕著寶馬在公路上馳騁,我和女兒在后排的座椅上閑聊。自從上了大學,父女的溝通越來越少,這個沒辦法,年輕女孩的心思畢竟不是我這個中年人能夠理解的。

突然,一輛急速超車的貨車前輪崩掉了,傾斜著向我們壓了過來。悲劇就在這一刻發生了,我們的小車被重重的撞了一下。我和女兒來不及反應,頭部雙雙撞到前排座位之上,瞬時昏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醫院里。勉強睜開被白光刺痛的雙眼,兒子出現在我眼前。他見我醒來,欣喜異常,連忙道:“爸爸,你醒了。”

我定了定神,想起了之前所發生的一切,說:“哦,小書,我沒事了。”恩?為什麽我的聲音這麽細嫩,像是妙齡少女口中的鶯聲燕語。

兒子窘迫的張了張口,想是下了什麽決心之后才對我說:“爸爸,出了點問題,我希望你能有心理準備。”

“怎麽了?”我心里一沈。活著這麽大年紀,人間的富貴我已經享用得差不多了,如果就這樣死掉,我並不會替自己惋惜。我只怕落下個終身殘疾,拖累兒女的前程。

“您……您和我妹妹身體對調了。”兒子顯得十分尷尬。

“什麽?”一陣恐懼襲上的我心頭。怎麽可能?

原來,當日兒子因有安全氣囊保護,並無大障礙,我和女兒卻全都人事不醒。入院后第二天,“我”先醒了。兒子驚奇的發現,居住在這個中年男子身體中的,竟然是妹妹的靈魂!女兒知道自己上錯了身之后,頓生死意,幾次想自殺都被她哥哥攔了下來。這也難怪,誰願意突然間從一個妙齡的青春少女變成一個糟老頭子呢。經過兒子的再三勸說,女兒總算是打消了求死的念頭,決心以這副身軀生活下去。她是一個堅強的女孩。

又過了一個多月,兄妹倆正不知該如何向我解釋,我醒了。當我了解了這一切,頓時心如死灰。就算是讓我死一萬次也無所謂,可是搶奪了女兒的身體實在讓我不能忍受。不知不覺,眼淚順著臉龐滑落下來。也許是受身體的影響吧,我竟變得像女孩子一樣脆弱。

門開了,一身病號服的“我”走了進來。看著女兒臉上那份本不該屬于她的蒼老,我的心疼得像在流血。

“爸爸,”渾重的聲音從女兒口中發出來,“為了我,你要堅強起來。”

是啊,為了她,為了我們這個家,我必須要堅強!

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里,兄妹二人已經商量過了,既然悲劇已經無可挽回,那就順其自然吧。他們決定讓我和女兒已經新的身份生活下去。當他們把這個決定告訴我,我雖滿心的不願,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或許,世上身體互換的人本來不少,只是大家都以這種方法隱瞞了下來,才沒有被暴光吧。

“爸爸,原諒我對您的不尊重,但我必須要說明一下。既然您已經認可了我們的決定,那麽我們以后就要以全新的身份來生活,既包括在外面,也包括在家里,這樣才能再最短的時間內讓您適應新的身份,心理上不至于發生扭曲。您說對吧。”兒子誠懇的說。

“小書,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現在應該怎麽做呢?”我不由得問道。

“請您以后不要再管我叫小書,您得管我叫哥。還有,”他指了指站在面前的“我”,“這個人,我希望您能叫他爸爸。”

“這……”我知道他們這是為了好,不這樣做的話我很可能忍受不了心理和身體的錯亂,但讓我管兒子叫哥哥,管女兒叫爸爸,我怎麽能叫出口呢。

“我”低下身來輕柔的摸了一下我的頭:“我知道這會有些難度,但我已經熬過來了,我現在正在逐漸適應新的身份,相信你也一定可以。”

我啞然了。是啊,比起我來,女兒的遭遇更加不幸。為了她的幸福,做這點改變又能算得了什麽呢?

“爸。”我用幾乎無法辨清的聲音輕喚了一聲,陳福泰”慈祥的對我笑了笑。我不敢想象在這一個月來女兒經歷了多麽大的掙扎,才能夠自然的以陳福泰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她既然都能做到,我也一定行。

“小宇,你真堅強,我以后一定會把你當作親妹妹來疼愛的。”陳書欣慰的說。被稱為小宇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除了順應天命,又能如何呢?

“爸爸”(以下將占據了我身體的女兒成為爸爸或陳福泰)的身體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們當年便辦理了出院手續。我突然意識到,我身上還穿著病號服呢,如果要出院,該穿什麽衣服呢?小宇早有準備,他拿出準備好的一身女裝要我換上。我的臉刷的紅了。小宇知趣的躲出單人病房。

算了,遲早有這一天的。我迅速脫光了身上的衣服,但看著一大包的女裝,還是不敢輕易穿到身上。我現在穿的內褲還是一個月前女兒身上的,早已臟了,我脫了下來,扔到垃圾桶里,拿出一條新內褲迅速換上。女兒一直是我心中純潔的化身,我不敢看她的私秘部位。

其他的衣服還好說,但胸罩我可不會戴,鼓動了半天,還是穿不上。無奈之下,只好放棄。好在女兒的胸部不大,只有A罩杯,不帶胸罩也不怎麽難受。

換好衣服,我出了病房,見“爸爸”已經換好了男式便裝,站在外面和“哥哥”一起等我。“好了。”我低著頭羞澀的說。

“小宇真漂亮。”“爸爸”樂呵呵的看著我。“別說了,快走吧。”“哥哥”在一旁催促道。

到了家,“爸爸”把我叫到他面前。“小宇,我知道你心里還轉不過來這個勁。但我告訴你,等時間長了,你的心理就會被這個身體所影響,慢慢的你就變成一個真正的女孩子。”他說話的神情跟我原來差不多。

“可是,我畢竟是你爸爸呀,要我這麽快就適應女兒的角色,我一定做不來的。”我說。

“做不來也得做。公司已經好久沒人執掌了,我必須立刻回去工作。你呢,也馬上就要開學了,到時候我們不在你身邊,如果你還不能適應新的身份,馬上就會被看出破綻來。”

“有陳書幫你打理公司我放心,但是你的學校在外地,我怕我應付不來。”我著急的說。

“所以說你必須馬上適應,”“陳福泰”突然板起了臉,“今天晚上你就要接受訓練。”

“什麽訓練?”

“你現在的問題在于還保留著男人的自尊心,沒有體會到女孩子的脆弱感,今天晚上我們就讓你體驗一下。”

晚上,陳書和“陳福泰”把我帶到公司的倉庫,里面黑洞洞的,伸手不見五指。如果在以前,作為一個男人的我是絕不會懼怕黑暗的,但是現在,或許是受身體影響的緣故,我對里面充滿了恐懼。

“今天晚上你要一個人呆在里面,一直到你感受到女孩子的脆弱感為止。”“陳福泰”堅定的說道。

“什麽?”我無法相信這就是他們想出來的辦法。

“這是我的主意,這著絕對有效。如果今晚還不成功,就再加一晚,一直到成功為止。”“陳福泰”說完,便和陳書一起把我鎖進了倉庫。

倉庫里陰森潮濕,仿佛有無數恐怖的景象隨時就要出現。我害怕的蜷起身子,忐忑不安的等待著黎明。

當“陳福泰”和陳書打開倉庫大門的時候,我的眼淚已經濕透了前心。

“爸爸,女兒知道了,女兒以后一定好好做個女孩子,求你不要再把我關到這里了。”我一下子撲到“爸爸”身上,放聲大哭起來。

“小宇乖,這才是爸爸的好女兒。”“爸爸”柔聲安慰道。身邊的“哥哥”心滿意足的笑了。

之后的事情順利成章,我向“爸爸”詳細的描述了我在公司的職責,結合照片介紹了商場上的朋友,學管理出身的“他”很快便進入心領神會。

輪到“爸爸”給我講述她在學校的經歷了,這時,我發現“他”的神色很不自然。

“我……”“爸爸”支吾著說,“我在學校交了男朋友,還沒告訴你們。”

“沒什麽的,這個年齡的女孩子交男朋友很正常啊。”我說道。

“我跟他已經……那個過了……”“爸爸”的臉紅了。

“啊?”女兒大了,這種事我也管不了,但讓我怎麽和那個男生相處呢?

“還不止,我在校外還有一個男朋友,是我的師兄,現在在公司當部門經理。我們也已經……”

我氣不打一出來,剛想出口教訓她一頓,忽然想起我現在已經不是她爸爸了。無奈之下,我只能一個人生悶氣。

“爸爸”把她在學校的經歷講了一遍,我全都記住了。第二天就要去學校報道了,不知道前方會出現什麽樣的困難。

“寶寶!我在這兒。”火車站臺上,一個帥氣的小夥子朝我這邊邊喊邊跑。從照片上我已經知道,這個男孩子就是小宇的男朋友——許路,今天是特意跑來接女朋友的。

“老公,想死你了。”按照真小宇的指示,我用這句話開口,但是聲音比蚊子還笑。

許路奪我的行李放在地上,一把摟住我的腰,便把臉湊了上來。他這是要……?!現在的年輕人真開放,我完全措手不及。該怎麽做呢?讓他吻嗎?我能接受嗎?正在想著,他的唇已經貼上了我的嘴。唉,算了,我年輕的時候也沒少吻過別的女孩呢,就讓他吻吧。

許路的嘴唇很軟,很溫柔。我本以為自己一定會很反感,沒想到卻有一種甜甜的感覺吸引著我,吸引著我繼續吻下去。或許,這就是身體的自覺吧。

他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口里,輕輕的舔嘗著我的舌頭,我不由自主的用舌頭配合去他來,跟他糾纏在一起。這感覺竟然如此美妙,讓我如墜五里夢中,全然不記得這個熱吻我的男人,是個“同性”的晚輩。

過了好一陣,我們才戀戀不舍的分開雙唇。“走吧。”許路拎起我的行李道。

“恩。”我被他一只手摟在懷里,聽話的跟著他走。此時的我,還沈浸上剛才的感覺中。

“這不是去學校的路啊。”三年前曾經送小宇入學的我,依稀還記得路,見走的路線很奇怪,便問道。

“是呀。后天才開始注冊呢,我租好了賓館,我們先去那里住一晚。小宇,我想死你了。”許路興奮的說。

天啊!我該怎麽辦?我茫然的跟著許路一路,心里十分緊張。他租的賓館離車站不遠,很快便到了。

“寶寶,你怎麽了?這麽沒精打采的。是不是累了?先洗個澡吧。”許路邊說邊脫了衣服。難道他要和我一起洗嗎?“你沒是吧,我們以前不是經常一起洗嗎,還羞什麽呀。”許路微笑著證實了我的猜測,過來幫我脫衣服。

“不用,我自己來我。”我怕他碰我的身體,情急之下,竟然自己脫起了衣服。等到我反應過來,已經只剩下內衣內褲在身上了。我連忙逃進浴室,許路很快便跟了進來。

看著許路那青春健美的身軀,我竟有些發燒。我這是怎麽了,他是同性啊,男人的身體我不是見得多了嗎?我的心在和欲望搏斗,卻忍不住偷看了他幾眼。他的JJ好大,已經昂起了頭,仿佛在召喚我一樣。我轉過身去不看他,一種恥辱感籠罩了我的全身。這不是我,我不該是這樣子!

許路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從后面輕輕抱住了我的腰,親吻著我的脖子。“恩……恩……”無意之中,我竟輕輕哼了出來。許路聽見了,變得更加興奮。他把手伸進我的內衣,慢慢揉捏著我的胸部。一陣觸電似的的感覺傳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身子不禁微微顫動。

“想了吧?”許路柔聲說道。我這是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身不由己的答應道:“想了。”

“那我們先別洗了,做完再洗。”“好。”已經被欲望完全控制了的我輕輕答道。

許路突然把我從后面抱起。現在的我只有一米六,被一米八五的許路抱在懷里,有如嬰兒般輕松。他把我放在床上,用半邊身子壓住了我,一只手伸進我的內褲了。

我夾緊了雙腿抗拒,沒想到這樣更加興奮,只能放松了力度讓他摸到。他用手指在我的陰毛部位撩撥,越來越深入花叢,終于觸碰到了那個小突起。他的手按在突起上,輕輕的揉搓。我實在忍受不了了,“恩恩”的發出一聲聲呻吟。最后,他把手指伸進了我的YD。

“寶寶,你都快水滿金山了。”許路吻著我的臉,笑話道。

“那你還不快點。”我驚異于自己竟然說出這種話。

許路扒去我的內褲,戴上TT,把身子壓在的我上面。我迫不及待的張開雙腿,嬌羞的等待著他的進入,既期待,又有一點害怕。會疼嗎?

堅硬的JJ在我的YD口蹭了好久,我流了好多的水,還是不見他進來。我渴望的摟住了他的脖子,羞澀的對他說:“快進來吧。”許路聽話的把JJ頭探進我的YD口。有一疼微微的疼,但非常舒服。他突然猛的塞了進去,“啊”,我叫了一聲,好爽,快感頓時淹沒了我……

一切都結束以后,許路在我懷里沈沈的睡去了。我還沈浸在剛才的快感之中,久久不能自撥。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麽我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我喊了他無數句“老公”。或許這次才是真心的吧。許路,這個青澀的大男孩,我的晚輩,或許真的會成為我的老公吧。至少,我要替真正的陳宇好好照顧他。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