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給我的超級驚喜 近親亂倫

我和秀秀來到市公安局,直接找到了邢副局長,瞭解到了案情經過:今天上午,鄰居發現秀秀父親張滿堂的飯店沒有按時開門營業,覺得奇怪,敲門無人應答。隨後看到窗戶開著,向裡面一看,桌椅凌亂,有的凳子翻倒在地,好像是招賊了,就報了案。

公安人員過來勘察現場,發現秀秀的父親全身赤裸死在自己的床上,飯店裡值錢的財物被洗劫一空。嬌嬌的房間更是凌亂不堪,不但人不見了,連衣物和生活用品都丟失了不少。

邢局對秀秀說道:"本來我們認為是歹徒入室搶劫,殺死了你的父親,並綁架了你的女兒。可法醫鑒定說,你父親死時正在進行性行為,他是在清醒的狀態下被歹徒用重物擊打腦部死亡的。這就讓案件顯得撲朔迷離了——你父親當時是和誰性交?你女兒如果是被綁架,為什麼沒有反抗的痕跡,為什麼帶走那麼多的衣物?這些都是案件的疑點。"

秀秀哽咽道:"都怪我對父親平時關心不夠,這飯店我很少來,也不知道他跟誰來往,有沒有情人。邢局,你一定要幫我找到女兒啊。""我們現在也是想先找到你女兒,這樣案情就明朗了。你們先回去吧,有消息我會盡快通知你們的。"邢局緊皺眉頭說道。

我也站起身,跟邢局握手告別:"那就拜託邢局了。"料理完秀秀父親的喪事,我們就等待案情的進展。可惜這件事情似乎就此而止了——如果說是綁架,綁匪應該提贖人的條件,可沒人和我們聯絡。嬌嬌失蹤後也再無消息,我們乾著急也沒辦法。

秀秀茶飯不思,經常一個人唉聲歎氣,自己發呆。

我很心疼她,就經常陪她說話。秀秀說她跟父親的關係不太好,所以父女倆來往很少,出這樣的事情,她很自責。秀秀覺得更對不住我的,是把嬌嬌丟了,畢竟嬌嬌也是我的親生女兒。

我勸道:"嬌嬌未必有事。也許她吉人天相,很快就會回到我們身邊的。

對於秀秀的父親張滿堂,我素未謀面,毫無瞭解。而且我覺得這個案子也不像是單純的謀財害命,就追問秀秀一些她父親的情況。

從秀秀的口中,我知道張滿堂很好色。得_得_擼秀秀小的時候,父親就經常對她動手動腳,好在秀秀極力反抗,張滿堂最終也沒有得逞。

我暗自琢磨,難道這個案子是因姦情殺人?

案件一直沒什麼進展。邢局說走訪了群眾,也沒發現張滿堂和哪個女人有特殊的關係,那天夜裡在張滿堂床上的女人就成了一個謎。

隨著時間的流逝,秀秀也逐漸走出了悲傷的陰影,這件事情的影響也逐漸淡化了。

老古的系列保健品由一家跨國公司代理,銷往了海外,業績頗佳。老古將賺來的錢都投到了逍遙谷,把逍遙谷建設得更加美輪美奐。

我的兩個兒子逐漸進入了學齡期,可要是送他們去外面上學卻是不太現實。

這問題讓我頭疼不已,我的妻子們都沒什麼好主意,讓她們教孩子學習也不太適合。

我並不希望自己有太多的子女,因為生兒育女對女性的身體也是一種損耗,所以給妻子們服了老古發明的長效避孕藥。這種復方中西藥合劑副作用很小,除了避孕外,還能強腎健體,延緩衰老,唯一的"副作用"也許就是增強了她們的性慾吧。

作為我的六個妾,賈家五個女人和劉嬸都默認了自己的身份,她們除了幹一些家務外,就是希望我能多看望她們。

女人多了,我更喜歡享受的是心理上的快感,所以我經常去找賈家女人們尋歡。老太太被我的雨露滋潤得更加年輕了,在床上也成了主力。我開了她的後庭花,發現對於老女人來說,肛交還是很有樂趣的,老太太的直腸內皺褶很多,讓我的雞巴迷戀忘返。

我購置了一些假陽具和跳蛋之類的性用品,以助淫興。

老太太還將自己當妓女時學會的一些性技親身示範傳授給她的後代,連小花都得到了她的真傳,讓我玩得更開心,更盡興。

都說薑是老的辣,若論口交,還是老太太最厲害,她的深喉功夫越來越強,不但整個吞進了我的大雞巴,還能保持好幾分鐘不動,讓我的龜頭在她的食道裡享受著蠕動的快感。

賈鳳霞吃了老古配製的催奶藥後,成了我的專職奶媽。比賈鳳霞大不了幾歲的白二妮也願意再立新功,也吃了催奶藥,將甘甜的乳汁奉獻給我。

逍遙谷成了我的後宮,我的九妻六妾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洗澡,她們結伴互助,把全身包括腳趾縫兒和屁眼兒都洗得乾乾淨淨的,穿著漂亮舒適的衣服等待我的寵幸。<p>

我也常跟她們在露天泳池裡嬉戲,天然的溫泉很滋潤皮膚,養護身體,我們都受益匪淺。

當然,我並不希望她們成為關在籠子裡的金絲鳥,那樣會讓她們覺得寂寞。

我便抽時間帶她們出去旅遊,國內外的風景名勝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一行人浩浩蕩蕩,吸引了其他遊客的目光,可我估計誰也猜不透我們的關係。

姍姍在影視圈打拼的時間不長就成了新生代的明星,得_得_擼她也經常跟著媛媛來到逍遙谷,和我歡聚一段時間。姍姍說她媽媽現在經常是一個人獨守空房,很可憐,希望我能讓安靜住到逍遙谷。

其實我跟安靜也偶爾通電話,但說實話,我對她的關心還是不夠。於是我說,只要安靜願意,我當然歡迎她來。

姍姍就去做母親的工作,然後帶安靜到了逍遙谷。

隨安靜一起來的還有幾隻大箱子,看樣子似乎是搬家。安靜自嘲道:"我這次來就賴到這裡不走了。如果袁董不收留我,我就去浪跡天涯。"我也樂了:"幸好你只是浪跡天涯,沒說去出家當尼姑,不然我的罪過更大了。"

安靜眨眨眼:"為什麼這麼說?"

“你要當了尼姑,天下男人們還不得找我拚命啊?這麼好的一個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惦記哩?"

安靜竟然臉紅了:"哪有?別人我都不稀罕……"我不放心地問道:"住在這裡,可就跟外界隔絕了,你捨得嗎?"安靜點點頭:"我在單位也不開心,煩透了那些勾心鬥角、戴著面具般的生活,就想找個清靜的地方度過餘生。這裡就很好,何況,還有你……"說到這裡,安靜不勝嬌羞。

我上前將她攬進懷裡:"安靜,嫁給我吧。"

安靜幸福地點點頭,緊緊地抱住了我。

姍姍在一旁感動得熱淚盈眶,忽然想起來什麼,將母親拉到一旁,低聲耳語起來。

安靜聽完後露出了微笑,看著女兒點點頭。

我問道:"你們娘兒倆說什麼呢?"

安靜看著我,嫣然一笑:"恭喜你,你要雙喜臨門了,姍姍也要嫁給你。""哦?"我有些意外,"姍姍,這可不是過家家,你怎麼想起來要湊這個熱鬧?"

姍姍嘟起嘴,不滿地說:"什麼湊熱鬧,就不許我愛上你啊?我非常羨慕媛媛,她能嫁給你,我為什麼不能?難道你不喜歡我?"我還是不解:"你跟你媽不同,她現在一個人孤苦伶仃,我跟她結婚可以更好地照顧她。你現在忙得要命,多少青年才俊等著你,你怎麼想和我結婚呢?""我跟媛媛姐談過,知道你的態度。我覺得這樣很好,即使以後我又愛上別人了,那也只是我第二個老公,現在我只想成為你的妻子。""你是不是因為我對你的幫助才想以身相報?如果真是那樣,那就大可不必了。"

“不是那樣,我的確是愛上你了。媛媛曾說過,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嫁給你這樣的男人。我不願意想得太遠,我更願意把握現在。"姍姍說得斬釘截鐵。

安靜點點頭:"你不光人好,感情細膩,而且床上能給女人最大的滿足。我相信媛媛說的是真的,能嫁給你的確是每個女人的夢想。我現在很理解為什麼那麼多的女人願意守候在你的身邊。"看小說,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跟她們商議後,決定我跟這母女倆的婚禮一起舉行。

又是一次集體婚禮,主持人還是賴雲峰。按照婚禮程序,頒髮結婚證書後,我把戒指戴到了母女倆的手上。我和九位妻子端坐正中,母女倆依次敬茶改口,婚禮就完成了。

安靜正式成為我的第十位妻子,姍姍自然就排行十一了。

當晚,我給她倆都安排了新房,可姍姍卻要和母親一起過新婚之夜,她的理由是,省得我兩個房間跑,跟哪個都睡不了整晚。

我自然笑納了這個合理化建議,欣欣然來到了三人的洞房。

房間裡充滿了喜氣,母女倆都身穿潔白的婚紗,宛若仙女下凡。下一頁尾頁大紅帷帳之內,三個人赤身糾纏,我輪番親吻著母女倆胯間的白虎美屄,品咂它們的細微差別。都是那麼香噴噴的、柔嫩至極,只是安靜的陰唇要略肥厚些,陰縫兒也大些。

母女倆一齊為我口交,竟然配合默契。一個舔雞巴,另一個就嘬卵袋,她們甚至連我的屁眼都侍奉得很仔細、認真。

該做愛了,姍姍主動讓母親先享受,她用柔嫩的小手扶著我的雞巴對準了她媽媽的屄眼兒,另外一隻手輕輕地掰開了母親的兩片陰唇,協助我的雞巴順利地入港。

我操安靜的時候,姍姍就在我的身後幫我推屁股,以助我一臂之力。

當我大力抽插時,姍姍還鑽到我們胯間,親吻著我和她媽媽交合的部位,吃安靜飛濺出來的淫水。

我將姍姍抱過來,讓她趴在安靜的身上,我撫摸著她那渾圓的小屁股,輕輕地拍打了幾下。姍姍愈加情動,和媽媽緊緊地抱在一起,兩個幸福的女人情不自禁地熱吻起來。

我的雞巴從安靜的屄裡抽出來,調整了一下角度,就插到了姍姍的小嫩屄裡。

姍姍激動地呻吟了一聲,在媽媽的身上扭動起來,兩具潔白的嬌軀糾纏著,兩對誘人的奶子廝磨著,母女倆更是狂熱地親吻起來。

夜愈來愈深,帳內溫暖如春,三個人的性愛狂歡方興未艾。

母女倆匍匐在大床上,翹起了美臀,向我獻上了女性的美好地帶。我的大雞巴像一隻勤勞的蜜蜂,在花間徜徉,恣意地採集花蜜……三個人的性愛,可玩的花樣很多。我讓母女倆面對面顛倒著抱在一起躺在床上,讓她們呈69式互相親吻對方的陰戶。我湊過去將雞巴在屄裡插幾下,再撥出來塞進女人的小嘴裡讓她嘬幾下,然後再捅進屄裡抽插……淫水滴答下來,落在了身下女人的臉上、嘴裡。

我又轉到另一頭,如法炮製一番。再讓母女倆保持姿勢側躺,我來到她們身後繼續享受操屄和口交的快感。

性器交合的聲音,和男女動情的喘息呻吟,像一首美妙的交響曲,響徹屋內。

最後我將精液射到了姍姍的嘴裡,又讓她吐到安靜嘴裡一半,使母女倆雨露均沾。

新婚之夜後,雖然我給她們都安排了房間,可她們還是願意在一起服侍我,也許母女共侍一夫,彼此也有個照應吧。

我對安靜說起孩子的教育問題。安靜笑了,說她原本就是師範大學畢業的,教幾個孩子自然不在話下。這不但解決了我的一個大問題,安靜在逍遙谷也有了用武之地,真是皆大歡喜。

我將快意軒的一個房間改成了教室,老古寫了一塊"逍遙私塾"的牌匾掛在門上。我們還添置了課桌、黑板和投影機,買來了小學課本和文具。選擇了吉日,安靜就走馬上任了。

慈恩和天倫很喜歡這個"安十娘",聽課很認真,每天都按時完成作業。

母親、大姨和姐姐、云云沒事的時候也喜歡來聽安靜講課,快意軒裡學習氛圍很濃。我因勢利導,很快又建成了一個小小的家庭圖書館,買來了大量的書籍刊物,供她們閱覽,提高大家的素質。看小說,

劉強刑滿出獄了,我讓他重新回到公司,還給他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

劉強也很爭氣,一心撲到工作上,經常為了外地市場出差,卻毫無怨言。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放心地將銷售這一塊工作交給了他來負責。

劉強就住在公司宿舍,劉嬸也不願意離開逍遙谷,只是偶爾去給兒子洗洗衣服,打掃一下衛生。雖然說我給劉強買套房子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母子倆並沒有住在一起的意思,我也就聽之任之了。

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很多和我類似的公司拔地而起,搶佔市場份額。劉強跟我商議,國內的市場就這麼大,大家都搶這一塊蛋糕,很難再有大的發展。他提議開拓海外市場,主要是亞洲。

我贊同他的意見,但這方面我也沒有經驗,銷售渠道是最大的攔路虎。

劉強說,給老古代理海外銷售的"智雨"公司願意協助我們開展這項工作。

他曾跟"智雨"公司的女總裁陳思瑤談過此事,也草擬了意向書,對方很有誠意,要價極低,我們的利潤很有保障。

陳思瑤的名字我曾有所耳聞,她的傳奇經歷圈內人也都略知一二。這個在當今中國國內富豪榜上排名前十的女強人,曾是深圳一家歌廳的小姐,被一個香港老闆慧眼識珠,納到麾下。交給她一個小公司,幾年的時間就發展成一個跨國的上市公司,讓許多人大跌眼鏡。

和這樣的公司合作,我還是很放心的。我將此事全權委託給劉強處理,劉強馬上應承了。

果然,劉強沒有辜負我的期望,海外市場的開拓很順利,還在海外建立了加工基地,我們的營業額直線上升。

我的閒暇時間越來越多,上網就成了我的最大愛好,一個成人網站"色城"成了我最常逛的地方。這個大型網站信息量大,更新快,給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樂趣。

自從閆鳳嬌的事件曝光後,模特私拍的大尺度照片層出不窮,我也喜歡下載了觀看。

有一個叫"小嬌"的模特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看了一眼就幾乎可以斷定,她就是我和秀秀的親生女兒——嬌嬌。

都說女大十八變,幾年沒見,嬌嬌出落得更加迷人了。她的身材窈窕,皮膚細嫩,五官如畫,風韻動人。在她那些充斥著性器官特寫的照片裡,她的一對妙乳渾圓高聳、乳頭嬌小嫣紅;胯間陰阜高隆,白皙的陰戶如同剛出籠的大白饅頭,豐盈肥美。兩片窄細的陰唇掩映著陰道粉紅的嫩肉,幾滴淫水濡濕了神秘的幽徑,讓人有一種尋幽探勝的慾望……

看著她在鏡頭前將自己的女性隱私部位袒露出來,做出各種不堪入目的下流動作,我的心情很複雜。從一個父親的角度,我不希望自己的女兒這麼不知廉恥,讓天底下那麼多的齷齪男人看到她的私處;但從一個男人的角度,我又希望尺度越大越好,越挑逗性慾越好。

曾記得我看日本A片的時候思考過一個問題:日本這麼多的AV女優,她們的父母兄弟會怎麼想?按照傳統觀念推斷,他們是應該根本不看這些A片。可假如他們看了呢?會不會有性慾的衝動?

現在我有了親身體會,也就有了自己的答案:好奇心人人都有,越是禁忌的事情,人們的好奇心越旺盛,也會有更多的性幻想。跟自己有血緣關係的親人拍的A片,更能挑起性慾,這種心理上的刺激是看別人拍的A片所不能獲得的。當然,看的過程中也許會有一絲絲的惋惜、羞愧或是心疼——但正是這樣,心理的刺激才更與眾不同。

從那些照片上看,嬌嬌的表情不自然,看得出來她是被迫這樣做的。怪不得女兒沒有跟我們聯繫過,也許她是被人控制了。

我讓秀秀看這些圖片,秀秀既吃驚又心疼,忍不住抽泣起來。她央求我一定要找回女兒,接到我們的身邊。

根據網上的信息,我知道這些圖片都是在上海拍的。我挑選了幾張圖片,交給軍犬,讓他馬上去上海,找到嬌嬌,將我的女兒解救出來。我對軍犬說:"我跟邢局打了招呼,他都安排好了,到了上海有人配合你。你按照片的背景去找,有事情跟當地的公安部門聯繫,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孤身涉險。我的目的是讓女兒平安回來,你只要把事情辦成就行。"

軍犬點頭答應,馬上啟程。

不到一個星期,軍犬就給我打來了電話,說嬌嬌找到了,同時也找到了將她拐騙到上海的郝寧,以及給嬌嬌拍照的組織者趙建軍。

我沒想到小趙居然跑到了上海禍害了我的女兒——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報應"?

軍犬問我怎麼辦?我忽然想起秀秀父親的案子,估計跟這個叫郝寧的有直接關聯,就讓軍犬將郝寧交給公安機關。至於趙建軍,我忽然生了惻隱之心,念及舊情,我不想趕盡殺絕,讓軍犬略施懲戒就算了。

最終,小趙被軍犬打成殘廢,趕到了國外。軍犬說小趙答應有生之年不再踏上中國的國土,甘願在國外度過餘生。

將郝寧押解回來不久,邢副局長就跟我通報了案情:郝寧本是個混混,當年依仗能說會道又一表人才,勾搭上了在姥爺飯店裡幫忙的嬌嬌。兩個人來往不久就發生了性關係,郝寧經常半夜潛入飯店和嬌嬌幽會。這件事情很快就被秀秀的父親張滿堂發現,並捉姦在床。張滿堂大怒,用棍子將郝寧的腿打折,並警告他不許再跟嬌嬌來往。

這件事並未就此結束,郝寧養好腿傷後繼續和嬌嬌偷偷幽會。在暴力干涉未果的情況下,張滿堂認為外孫女淫性難改,是一個天生的騷貨,竟然在一個深夜強姦了嬌嬌。之後更是變本加厲,每晚姦淫自己的外孫女。嬌嬌不堪忍受,告訴了郝寧。終於在那天夜裡,郝寧從窗戶潛入飯店,用鐵棍打死了正在嬌嬌身上發洩獸慾的張滿堂。兩個人斂走了飯店裡值錢的東西,帶上嬌嬌的衣物和用品,連夜坐火車去了上海。郝寧好吃懶做,無力支撐兩個人的生活,竟然打起了嬌嬌的主意,介紹她當了私模。趙建軍聞知後,更是把嬌嬌一步步引上了色情模特之路。

嬌嬌被這兩個人控制,欲罷不能,與外界失去了聯繫,直到軍犬來到了上海,將她解救出來。公安機關逮捕了郝寧並押解回原籍,法網恢恢,這個殺人犯潛逃多年,最終還是落網了。

案件很快得到了審理,郝寧因殺人罪被判處死刑,嬌嬌也回到了逍遙谷。

在秀秀的臥室,我們一家三口又團聚了。嬌嬌低頭不語,任憑我和秀秀費盡口舌,她始終是沉默。

秀秀給我使了一個眼色,我就離開了,給母女倆單獨說話的機會。

母女倆在房間裡閉門不出。幾天後,秀秀說女兒已經想通了,她對之前的生活深感恐懼,以後只想在父母身邊安安靜靜地過日子。

我很高興,自己的一樁心事總算了結。

相比以前的驕橫任性,嬌嬌現在變了很多:首先是性格變得溫柔多了,說話輕聲細語,做事細心穩重;其次是勤快了,經常幫著洗衣做飯;最後就是懂事了,對誰都是很有禮貌,甚至有時候還會黏在我的身邊撒嬌。

我對嬌嬌也越來越喜歡,知道這個歷經磨難的女兒現在懂得珍惜生活了。

生活仍在繼續,嬌嬌也逐漸接受了我的"荒淫"生活方式,融入了我的大家庭之中,大家也都對這個孩子疼愛有加。

我本來給嬌嬌另外安排了房間,可她堅持和秀秀住在一起。這件事很讓人頭疼,她簡直一刻也不能離開秀秀,包括晚上睡覺的時候。這直接影響我跟秀秀的性生活,每當秀秀想到我的房間和我歡合,總會被嬌嬌發覺而只得作罷。她好像並不考慮母親的性需求和心理感受,死纏著母親不放。

秀秀很無奈,可這種羞人的事卻無法跟女兒挑明。

我不願意長時間冷落秀秀,只好隔三差五的到秀秀的房間裡過夜。我和秀秀在女兒面前很小心,都是等夜深人靜的時候,感覺嬌嬌已經睡熟了才開始親熱。

可時間一長,我就發現了問題:有時候我和秀秀夫妻敦倫,嬌嬌其實是被我們吵醒了,可她假裝熟睡,但也讓我發現了蛛絲馬跡,例如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身子會不自然地扭動,甚至發出輕微的嬌喘……

其實秀秀也發現了,但她並不在意,甚至反而放開了——我們做愛的時候,她好像有意大呼小叫,絲毫不顧忌旁邊的女兒。我為此事怪她,她倒是振振有詞:"嬌嬌也成年了,也需要男人,難道你還想把她給別的陌生男人?我就羨慕春梅,她和云云現在活得多好!我早就勸你要了嬌嬌,你不忍心,到頭來怎麼樣?

讓別人佔了便宜,也讓嬌嬌吃了苦頭。我想好了,我們一家人以後永遠不要分開,嬌嬌也是你的,我相信你會對我們母女一輩子好的。"我當然心動了,卻又遲疑著說:"這都是你一廂情願。嬌嬌願意嗎?""我覺得問題不大。嬌嬌現在對你的生活方式也很認同,對你的好感更是不用多說。我試試看,探探她的心思。"

我扒開女兒的大腿,以前只在照片上看過的女兒羞處袒露在我的眼前,它比照片更迷人,活色生香,更挑動我的情慾,讓我愛憐不已。

我輕輕地吻著飽滿的陰戶,舔舐著滲出的淫水。嬌嬌用手把玩著我的雞巴,動情地喘息著。

在溫馨的氣氛裡,我們結合了。都說父女天性,看小說,連性器官都是那麼契合,顛鸞倒鳳之際,快感妙不可言。

嬌嬌說前些日子我在她身邊和秀秀做愛的時候,她就情難自抑了。所以媽媽跟她談心的時候,她痛快地答應了做我的女人。

我感動得摟緊了她,父女倆交頸而眠。

第二天,天剛亮,秀秀就過來了,她還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兒。

嬌嬌害羞地打招呼:"媽……哦,不,四姐……"看到嬌嬌侷促的樣子,我寬慰她:"其實怎麼稱呼都無所謂,你們既是親生母女,這種血緣關係是無法否認的——同時你們娘兒倆共侍一夫,都是我的女人,又如同姐妹。"

秀秀點點頭,問道:"好妹妹,昨晚睡得好麼?"經過我的雨露滋潤,嬌嬌也開朗了許多,她坦然說道:"嗯,嫁給自己的父親,這種感覺很奇妙哦。"

秀秀走到床邊,俯身在嬌嬌耳邊問道:"閨女,你覺得幸福嗎?""像做夢一樣。"嬌嬌點點頭,呢喃道。

我將秀秀一把拽到了床上:"來,陪我們睡會兒。"秀秀並不推辭,嘴裡卻說:"我這是送貨上門了。你不怕冷落了你的新娘子,我更不怕沾你點兒喜氣。"

我笑道:"這叫喜上加喜。嬌嬌,過來幫忙,給你媽媽脫衣服。"嬌嬌也覺得有趣,和我一起七手八腳地幫秀秀脫衣解帶。

秀秀並不領情,笑道:"你們小兩口毛手毛腳的,別弄壞了我的衣服。我還是自力更生,自己解決吧。"

三個人都清潔溜溜之後,秀秀卻忽然去掰嬌嬌的雙腿,嘴裡說道:"我先看看我閨女的小屄讓她爸爸操成什麼樣了。"

嬌嬌大羞,一邊用手推擋,一邊嗔怪道:"媽,你幹嘛呀?這麼下流!"秀秀說道:"小妹妹,你剛結婚,還不知道你男人的愛好吧?他就喜歡女人說下流的話,他愛聽這個!"

我點頭說道:"嬌嬌,你媽媽說得沒錯,你要跟她學習。現在你就讓她看看吧,這也是她對你的關心嘛。"

嬌嬌失笑道:"這樣的關心倒真是少見,不知道別的媽媽是不是也這樣關心自己的新婚女兒。"

半推半就之中,秀秀扒開了女兒的雙腿,湊過去仔細觀瞧了一番,對我點點頭:"嗯,還好,小屄沒腫。看來當爹的就是跟別的男人不一樣,懂得愛惜自己的女兒,不會太粗暴,光顧著自己痛快。"

嬌嬌反擊道:"媽媽,那你第一次跟爸爸好的時候,讓他操腫了?"秀秀不怒反笑:"我倒是巴不得他把我操腫,可你爸爸那時候還沒現在這麼厲害。"

嬌嬌翻身將秀秀推到在床上,說道:"我也要看看你的,誰讓你先看我的了?"秀秀自己把大腿叉開,笑道:"想看就讓你看個夠,你就是從媽這裡生下來的,還怕你看啊?"

嬌嬌饒有興致地看了很久,說道:"媽媽這裡流水了,怪不得一大早就過來了,大概昨天一夜都沒睡著吧?"

“算你有良心,知道娘的心思。"

“女兒是娘的貼身小棉襖嘛,當然心疼你了。現在,我就把老公讓給你,好不好?"

秀秀啐道:"呸,好像你多大方似的。別忘了,他也是我的老公。"嬌嬌趕緊投降:"好,好,女兒不跟娘爭。"

我和秀秀相視而笑,看來新婚的女兒走出了往日的陰影,恢復了活潑可愛的樣子,讓我們做父母的大感寬慰。

在母女倆鬥嘴的過程中,我的雞巴已經硬了,嬌嬌發現了,笑道:"看看咱們老公,也不知道它是為誰硬的,是新歡還是舊愛啊?"我張開雙臂將母女倆摟住壓在床上,縱身撲了上去,大叫道:"不管新歡還是舊愛,都是我的最愛,現在我就讓你們倆嘗嘗我的厲害!"在母女倆的笑罵和浪叫聲中,屋子裡的氣氛頓時更加淫靡了……繼宗回逍遙谷來探親了。自從他去北京後,很少回來,這是他第一次來逍遙谷。

方芳和林美玉很興奮,掰著手指頭算繼宗回來的時間。畢竟她們和繼宗關係不同尋常,這麼多年沒見,心情可想而知。

繼宗終於來了,軍犬將他從機場接回來時,我發現隨行的還有林冰冰和媛媛、姍姍。

姍姍住到了安靜的房間,另外三個人都住進了品雅堂。

繼宗讓我晚飯後過去,我答應了,問母親和姐姐:"你們過去嗎?"姐姐一撇嘴:"人家請的是你,又沒請我們,我們去湊什麼熱鬧?"我知道,對於我這個既沒有血緣關係又不姓袁的兒子,我們袁家的女人們並沒多少感情。另外,自從跟了我之後,母親、姐姐和云云對別的男人也沒什麼興趣,她們心裡只有我,甘願為我守身如玉。

我也不勉強她們,自己來到了品雅堂。

客廳裡坐滿了人,大家圍著繼宗噓寒問暖。方芳最關心兒子的婚姻大事,追問不休。繼宗推搪不過,才說他現在正和一個高官的女兒交往,感情很穩定,馬上要訂婚了。

方芳興沖沖地讓繼宗盡快帶女朋友來逍遙谷,她要看看兒媳婦。

繼宗卻說:"還是算了吧。這裡雖好,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太亂了。萬一被她察覺我和媽媽、姥姥的關係不正常,豈不是要壞事。"正說著,軍犬帶著何巧兒進來了。繼宗親熱地站起來打招呼:"軍哥,怎麼沒帶嫂子過來?"

方芳笑道:"巧兒也是你嫂子呀。"

繼宗不明所以:"嫂子不是小蘭嗎?巧兒阿姨是軍哥的媽媽吧?"方芳說道:"你剛才不是還說,這裡人和人的關係跟外面不一樣!巧兒不但是軍犬的媽,也是軍犬兒子的媽。所以,巧兒是你的二嫂。"繼宗撓撓頭,有些不自然地向何巧兒喊了一聲:"嫂子。"何巧兒倒是很大方:"叫啥都一樣。讓我好好看看你這個大人物,以前只是在電視上見過,今天總算見到活的了。"

一句話惹得哄堂大笑,氣氛馬上熱鬧多了。

軍犬母子落座,何巧兒親暱地依偎在兒子的懷裡。

林冰冰和賴雲峰始終寸步不離,我摟著媛媛,繼宗就坐在了媽媽和姥姥中間。

我發現繼宗的目光總是在何巧兒身上打轉,不由得暗自好笑。這也難怪繼宗,屋子裡的女人,只有何巧兒沒和繼宗發生過肉體關係。

夜越來越深了,作為年齡最大的長輩,林美玉提議道:"乾脆大家都別走了,咱們在一起熱鬧熱鬧,怎麼樣?"

沒人提出異議,大家都心照不宣。

窗戶紙一捅就破,屋子裡的所有人馬上就放開了……林美玉一屁股坐到繼宗的懷裡,埋怨道:"小冤家,想姥姥了嗎?這麼多年也不過來看我!"

繼宗的大手馬上摸住了姥姥的乳房,調笑道:"你要是真想我,怎麼不去北京看我?別急,等會兒我好好操操你,算作補償,好不好?"林美玉膩聲道:"說得我屄都癢了。別光摸奶子了,先好好親親姥姥。"兩個人馬上熱吻起來。旁邊的方芳也沒閒著,把手探到兒子的褲襠裡摸索著。

林冰冰主動來到軍犬的身邊,溫情脈脈地說道:"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思,我也一直想給你一點兒回報。今天,就是一個機會,你不想抱抱我嗎?"軍犬受寵若驚,馬上將林冰冰抱在了懷裡,吻住了她送上來的櫻唇。

何巧兒起身坐到賴雲峰的身邊,笑道:"看來咱們兩家今晚要交換了。"賴雲峰並不介意:"好啊,只要大家高興就好。"媛媛的小手在我的褲襠裡揉搓著,在我耳邊輕聲說:"爸爸老公,等會兒我也要和軍犬哥玩,好不好?"

我坦然說道:"沒問題,你想跟誰玩都行。"

何巧兒很高興:"你這麼優秀的年輕人喜歡我,這可是我的榮幸。想親嘴兒?

好啊!就是你提出更過分的要求,我都答應你……"說著就過來貓進了繼宗的懷裡,和他深深地長吻起來。

看到賴雲峰身邊沒人了,媛媛從我懷裡跳起來跑到他的身邊:"舅舅,我來陪你。"

賴雲峰笑道:"你心疼舅舅,就不心疼爸爸?你過來,他那裡可就冷清了。"媛媛撇撇嘴:"他有那麼多女人,我才不管他呢。"說著,就頑皮地將賴雲峰的雞巴掏出來把玩著。

軍犬帶著他的夢中情人去了裡屋大床上……看來,他今夜要夢想成真,得償夙願了。

岳母光著屁股蹲坐在我的兒子繼宗胯間,已經請君入甕、大干快上了。旁邊的何巧兒衣衫散亂,被繼宗摸奶摳屄,情急難耐地扭動著。我過去湊趣,解開褲子將雞巴送到何巧兒嘴邊。她頓時兩眼放光,像見到寶貝一般,忙不迭地將我的雞巴含進口中吸吮起來。

方芳到了賴雲峰身邊,和女兒一起侍奉著自己的丈夫。

四男五女各得其所,場面非常淫亂。

我將雞巴插入何巧兒的屄裡,抱起她去了裡屋。大床之上,軍犬正在奮力操弄著林冰冰。他那根紫黑色的大屌在女明星的美屄裡快速地出沒著,身上的肌肉發亮,流淌著汗水。

何巧兒一邊迎合著我的抽插,一邊心疼地對兒子說:"老公,悠著點兒,知道你喜歡她,可也不用這麼賣命啊。"

軍犬以為母親吃醋了,不好意思地沖何巧兒笑了笑。

繼宗用"老漢推車"的姿勢操著姥姥進來了,看小說,對我說道:"爸,你把巧兒阿姨給我吧,我還沒嘗鮮呢。"

岳母嗔道:"怪不得這小兔崽子不賣力哩,原來是不專心,心裡惦記著別的女人哪。"

何巧兒對我嫣然一笑:"老公,咱們機會多的是,人家是遠方來的貴客,要不我先去滿足他吧。"

我點點頭,將何巧兒放在床上,拔出了雞巴。繼宗馬上從姥姥的屄裡抽出雞巴,像狗一樣顛顛地跑過去撲到了何巧兒的身上。

何巧兒就躺在軍犬身邊,當著兒子的面叉開大腿,接納了繼宗的性器,熱火朝天地操弄起來。

岳母抱住我:"老公,你可不許讓我失望哦。"

我慷慨承諾:"沒問題,你就瞧好吧。"

我將岳母抱到床上,分開她的大腿,剛被我兒子操過的陰戶露出一個圓圓的洞眼兒,粘滿了白色的泡沫,淫靡不堪。我將大雞巴對準洞眼兒輕輕一捅,就順利入港了……

賴雲峰也帶著方芳和媛媛來到大床上湊熱鬧,雖然這張特製的大床非常寬大,可九個人都在上面還是顯得擁擠。不過這樣也好,大家更方便了,你摸我一把,我親你一口,亂作一團。

軍犬今天最興奮,跟林冰冰玩夠後,看到賴雲峰正在操媛媛,方芳在一旁閒著,就把我的妻子壓在了身下……不久又和賴雲峰換伴,將雞巴插入了我女兒的屄中。

但最貪婪的還是我的岳母林美玉,她讓我躺在床上,用屄套進我的雞巴;然後撅起屁股,讓繼宗操她的屁眼兒。這還不夠,又讓賴雲峰站在她前面把雞巴給她口交。身上三個洞兒被女婿、乾兒子和外孫的三根雞巴充斥著,美得她大聲浪叫:"快,用勁兒,誰也不許偷懶,我要搾乾你們的精液,給我……"在她的連聲催促下,我們滿足了她的要求,三個人的精液灌滿了她的三個洞眼兒。

沒想到她還沒夠,又將軍犬硬搶過來……

這一夜,大家都很滿足,其中最幸福的應該是軍犬和繼宗了,他們都收穫不小。

繼宗在逍遙谷的這幾天,品雅堂每晚都是夜夜歡歌……除夕夜,我讓我的所有妻妾們陪我吃團圓飯,十八個女人濟濟一堂,好像在開會。

我感歎道:"當年看《紅樓夢》的時候,我就想著如果自己能同時擁有金陵十二釵該多好。現在我真的有十二位妻子了,一個個風韻誘人,不亞於書中的十二釵,正好實現了自己年少時的夢想。這可真是功德圓滿、大快人心啊。"大姨撇撇嘴:"別看我沒文化,可也經常看電視。《紅樓夢》裡的『十二釵』

都是又年輕又好看——你說,有我這麼老的『釵』嗎?"母親在一旁打了大姨一下,嗔道:"九妹就是愛掃興!咱們的男人喜歡這麼說,不就是圖個心裡高興嗎?你還非得較真啊?"我說道:"我也就是應個景,又不是讓你們演《紅樓夢》。畢竟咱們不是生活在古代,這裡也不是金陵,你們就算是『逍遙十二釵』吧……另外,我琢磨了一下,我有十二個老婆,正好每年有十二個月,為公平起見,乾脆我排好班,一人一個月,你們覺得怎麼樣?"<p>

沒想到劉嬸看了一眼賈家五女,看小說,首先提出了抗議:"那我們怎麼辦?"姐姐也說道:"你這真是個餿主意,讓女人高興一個月之後苦熬十一個月,太殘忍了。"

眾女皆隨聲附和,我頓時成了孤家寡人。見勢不妙,我趕緊改口:"算我沒說,今後還是外甥打燈籠——照舊。我就多辛苦一些,盡量滿足你們的需求。"眾女都啞然失笑,方芳笑罵道:"美得你,當我們好稀罕麼?"飯後大家一塊兒看電視,快十一點的時候,賴雲峰打來電話:"你把我的兩個老婆都叫走了,弄得我這裡冷冷清清的。這樣吧,讓美玉和芳芳十二點鐘以後回來陪我。"

我也覺得自己有些太自私了,忙連口答應,讓林美玉和方芳現在就回品雅堂,又對何巧兒說:"乾脆你也回去吧,軍犬那裡也等著你呢。"看來,一夫多妻還好辦,這一妻多夫就很難操作。怪不得在幾千年的封建社會裡,一夫多妻制能維持下來,而古今中外鮮見一妻多夫制的存在,我的獨特創新也算是開歷史先河了。

我這裡妻妾成群,劉強那裡卻孑然一身,我心裡過意不去,就勸劉強找個女人。我說只要他找到情投意合的伴侶,我給他買房子、操辦婚禮。

劉強卻坦然說道:"我現在沒這份心思。並不是說女人傷透了我的心,而是我覺得世界上有很多更有意思的事情等著我去做。"唉,人各有志,我也就不再勉強了。

半年後,劉強說陳思瑤要來看我,問清了到達的日期和時間,軍犬就去機場接她了。

我的董事長辦公室裡,劉強陪我一起在等待那個神秘的女總裁到訪。

劉強感慨地說道:"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就拿女人來說,從來沒有哪個男人嫌多的,寧可牡丹花下死,還自誇做鬼也風流。小勇,你現在女人不少了吧,以後還準備擴充隊伍嗎?"

我說道:"我還是一個懂得適可而止、見好就收的人。天底下的可愛女人太多了,再強悍的男人也不可能全部擁有。我已經有十二個妻子,六個妾,夠多了。

雖然將來的事情誰也不敢打包票,但我自己覺得不會再招惹別的女人了。"劉強點點頭:"你的心態很好,不是那種慾壑難填的人。等會兒你就能見到陳思瑤了,你對她瞭解多少。"

“我原先只是聽說過她的傳奇故事,後來因為跟我們的合作關係,我才想特意多瞭解一些。可奇怪的是,不管是從網上搜索,還是向別人打聽,這個女人都顯得很神秘。她的籍貫、年齡、經歷都秘而不宣,連一張照片都找不到。""這都是因為她有難言的苦衷,包括她改名……""哦?她原來叫什麼名字?"我好奇地追問。

“還是等會兒讓她自己告訴你吧。你有沒有想過,她為什麼這麼盡心盡力而且不計盈虧地幫我們?還有,她的公司為什麼叫『智雨』?""為什麼?"我更好奇了。

“因為她對你有著特殊的感情。我現在擔心的是,你剛才的話可能要食言了——你可能會再娶她為妻。有趣的是,你的妻子們又要重新排名了。"我還沒有想明白劉強話裡的意思,優雅而舒緩的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我起身去開門,門口站著一個風姿綽約的女人——高高挽起的雲髻,貼身合體的旗袍,淡淡的幽香,精緻的五官,明亮的眼眸。

我一下子愣住了,吃驚地叫道:"小雨?!"

女人頓時珠淚盈眶:"小勇,果然是你來給我開的門,果然你一眼就認出了我……"

我情難自抑,一把將她摟進了懷裡,哽咽著說:"我不是在做夢吧?小雨,真的是你麼?"

張小雨動情地緊緊摟住我,激動地說道:"不是做夢!是我,我回來找你了!

小勇,你知道麼?這麼多年我一直想著你,關心著你的一舉一動,期盼著重逢的時刻。我跟你合作,卻不讓劉強告訴你,就是為了給你一個驚喜。我要看到你見到我的時候是什麼反應——你沒有讓我失望,今天我太高興了……小勇,你還愛我麼?"

我猛點頭不止:"當然了,你是我的初戀啊!"

“那你還等什麼?"小雨從我的懷裡仰起頭,送上了性感的櫻唇,"吻我……"我們馬上熱吻在一起……身後,響起了劉強祝福的掌聲。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公車遇少婦
姊夫是性愛高手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