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她,原來是一個淫娃 近親亂倫

我叫阿明,我和女友茵茵相識了兩年。

先說說茵茵,她絕對是個小美人!她那水汪汪的眼睛配著一頭長髮,而且她身材均稱,正是我喜歡的身材,34C、23、35,特別是她的屁股很翹,又白又大的屁股實在是一種誘惑呀!女友的身體是比較敏感的女孩,一經挑逗,她的小穴很快就會很濕潤,不斷流出淫水,還發出誘人的呻吟,全身都會軟下來給我盡情淫慾。

因為我是一個人住的,所以很多時候她都會在我這裡過夜,而且她爸爸經常在家,不太方便。

而她和我一起之後開始了一個新的習慣,就是寫日記,雖然她會將日記放在她家中,還要放入抽屜裡鎖好,但起初兩三個月她會經常主動拿出來給我看,大家再回味一下,但不知何時開始,她再沒有拿出來給我看。

有次我禁不住問她:「是否開始懶惰少了寫日記呢?」

女友說:「嘻嘻,是呀!沒有耐心寫,都已經很久沒有寫了。」

當時我聽到之後亦不以為然,一直到最近,有次我上她家的時候剛剛她朋友叫她下樓到附近取點東西,這個時候她爸爸也剛巧不在家裡,突然,想起了那本日記,於是我在她房中嘗試打開她的抽屜,發現竟然沒有鎖!打開之後還看到她的日記!當時我心想:『可能因為她已經沒有再寫日記,所以不用再鎖了吧!』但好奇心的驅使下仍然是翻開了。

我先找最後一頁,看看日期是哪天,竟然發現是昨天!那麼她應該一直有繼續寫的!這個時候我的好奇心已經達到極點!我繼續往前翻,當中竟看到一些陌生的人名、很多淫蕩的字句,這個時候我的腦海已經一片空白。

雖然最近一年她的確好像比以前開放,做愛的時候亦變得很有情趣,經常會說一些淫亂說話,但平常的她仍然是很清純可愛、斯文,為何日記中的她就好像一個淫娃?難道她骨子裡是個很淫蕩的女孩而我一直不知道?當時我暫時未有耐性細心閱讀那些內容,只想快些再往前翻,看看到底是從何時開始……開始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原來已經是發生在大概一年半之前!以下是她當天寫的日記:

2007年8月3日

昨天阿明買了一個新的電熱水爐,今天下午會送貨來,因為他今天要加班,可能趕不及回來,所以我早一點到他家中等候。

當我到他家的時候還是很早,很無聊地看電視、上網,哎!時間過得真慢!於是我想在他電腦看看我們拍過的照片,但竟然無意之間看到他的電腦中有一個叫「凌辱」

的檔案!我很好奇地打開看看是什麼,其實還沒打開都想到應該是一些色情的東西,我是不介意他看情色片的,很多時候我都會和他一起看,不過通常我都會看一些有字幕的片。

但當我打開此檔案之後發現還有幾個檔案:「凌辱網站」

、「凌辱卡通」

、「凌辱有碼」

、「凌辱無碼」

,我隨意打開有碼的檔案,竟然禁不住「嘩」

了出來,因為平常和他一起看的A片都已經不少了,但想不到在這裡竟然有更多「存貨」

,全部名字都是什麼《夫之目前》、《男友前被強姦》、《給綠帽男友》、《被男友出賣》……等等的片名。

我隨意播影一套,將它調至中段,看到一個女優雙手被綁,像母狗一樣趴在沙發上,後面正被一個男人有節奏地抽插著,在她前面還有一個男人坐在茶機上一直看一直打著手槍。

此時女優向著打手槍的男人斷斷續續說了一些話,幸好這套都是有字幕的,女優一直說著:「啊……不要呀……求你……叫他……放開我……不要……呀……啊……強姦我……老公……我以後……會聽話……請你不要……呀……呀……找人……懲罰我……呀……啊……」

原來打手槍的男人是她老公,在後面抽插著她的是老公的同事!之後我再播其它影片,故事情節都跟片名大致相同,全部都是自己的女友或老婆被其他男人凌辱、姦淫。

此時的我亦看得心跳加速,小穴內酥麻難耐,也在不知不覺間下體已經濕了一大片!之後我繼續打開一個凌辱網站的檔案,發現有很多網址,隨意點進去幾個網站,都是一些討論區的情色文學內再分出來的,什麼暴露女友、凌辱女友、誘騙女友系列等等。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阿明有這些檔案,看來他是怕被我知道,但為何他要這般隱密不想被我知道呢?我想起來了,他經常鼓勵我穿超短裙短褲、緊身低胸的T恤或是小背心,穿高跟鞋!難道他都想將我暴露在其他男人眼前?還是更甚,他想看著其他男人把我凌辱、姦淫?於是我想:『對了!等下就會有安裝師傅來安裝電熱水爐,如果阿明可以不用加班,那麼我應該有機會試探一下他!』(3)我先穿上他平時上班穿的白恤衫,再刻意不扣領口的兩顆鈕扣,裡面只戴著黑色迷人的胸罩,雪白的胸脯和誘人的乳溝都已經若隱若現,而且長度也只能剛好遮到屁股,但是我也不敢只穿內褲,穿一條白色超短褲吧!反正在外面看都是好像下面什麼都沒穿,只是自己心理上好一點。

這個時候看著鏡子中的我,我迷人的身材在黃色燈光下已經若隱若現,當我想到等下我的胴體將會暴露給其他陌生男人看,我竟然有點濕了,但另外我也有點害怕,怕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以前我從來未有試過吧!「叮噹!叮噹!」

門鐘響了!突然我變得很緊張,因為應該是安裝師傅來到了,當我還傻傻地想的時候,已經聽到有人大叫:「送貨來的!」

我開門之後看見是一個大概五十歲的男人,但他身材非常高大健碩。

他看見我的時候好像被嚇了一跳,他被我可愛的樣貌及「輕鬆」

的衣著吸引著,一直猛吞著口水,很快他已經看著我堅挺高聳的胸脯和深深的乳溝,再慢慢向下瞄在我雪白的美腿上。

當他把我完全視姦之後才介紹他自己:「你好!我是來安裝電熱水爐的,我叫陳文師傅,你可以叫我文叔。」

他充滿渴望的眼神令到我更有自信,我心想:『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我想繼續把自己暴露給他看!』這個時候我竟然完全忘掉了我原本暴露的意思!正當我關上門準備帶他到浴室的時候,「叮噹!叮噹!」

我心想:『還有什麼人來?』今次當我開門的時候竟然是我被嚇一跳,原來是我爸爸!他有時候也會上來阿明家裡一起吃飯,然後他們會一邊喝酒一邊談天,談車子呀、談女孩子呀……但是我沒有想過他今天會來,還要在這種時候被他看見。

爸爸一看見我,他就一直盯著我的乳溝,眼睛都快要掉下來!我未有想過會給爸爸看到我這麼穿,好像好淫蕩。

平常在家裡,我知道爸爸有時候都會假裝不經意地瞄著我雪白的長腿和堅挺的胸脯,所以我都會不穿太短的褲子跟太緊的T恤,雖然有時候被爸爸盯著是有點興奮,但他始終是我爸爸,說什麼我都會覺得害羞。

可是現在的我下面好像什麼都沒穿,一雙白嫩的長腿、性感的乳溝和一大半的乳房也暴露出來給他看,當時我真的很尷尬,但是也有一些興奮,現在有兩個男人色迷迷地看著我,他們的眼神都好想把吃掉一樣!爸爸呆了很久才說話:「阿明剛才打電話給我,他要加班,他說會有師傅來安裝什麼爐,擔心你一個女生會有什麼事,所以叫我過來幫忙看看。」

這個時候他也看到文叔:「他就是師傅呀?你趕快帶他去安裝的位置,我在後面看著。」

原來阿明太過擔心我,所以叫我爸爸過來,阿明真的很愛我,如果他真的很想把我暴露凌辱,我是不是都應該滿足他呢?剛才爸爸看到我竟然會這麼激動,他好像想把我僅餘的恤衫都剝掉!難道很多男人都喜歡將自己最親愛的人暴露?好!那我就先看爸爸的反應吧!我先走在前面帶著文叔到浴室,這時候我偷偷把我第三顆鈕扣都解開,這顆鈕扣可是最重要的!現在領口已經大大的完全敞開了,我兩個大奶子已經有一大半都暴露出來了!而且我也感覺到恤衫已經從兩邊肩膀開始慢慢滑下來,我要立刻整理一下,避免整件恤衫掉下來。

我先步進浴室,然後轉身跟文叔說安裝位置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眼神已經落在我雪白豐滿的乳房上!他一定好想立即把我推倒在地,再強姦我!而且不只是文叔,還有他身後面的爸爸,眼神也是一樣!文叔開始拆除舊的熱水爐,但他的眼角一直瞄著我的奶子,真不知道他是無意還是有意,他竟然沒有關水掣,就在他將舊的熱水爐拆走的時候,所有水一起噴射出來,我和文叔都立即全身濕透!爸爸因為站在浴室門外,所以沒有濕得那麼厲害。

還好我的胸罩是黑色的,所以他們應該看不到我的乳頭,但是我下面薄薄的短褲跟內褲都是純白色的,我透過浴室鏡子中清楚看到我淫蕩的小穴和圓渾的屁股,就連小穴的形狀跟透人的股溝都清楚看見!現在的我春光無限,我已經幾乎是全祼的站在他們面前,他們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身體上,已經毫無忌彈、放肆地用目光姦淫著我!浴室的水一直湧出來,一定要先關水掣,我告訴爸爸總開關在廚房外面的露台,叫他先關上,不然全屋都會變成水塘!這個時候文叔說:「我先把浴室的門關上,避免水一直流出大廳,等下先生回來不要開門,等我在裡面先整理好才開門。」

我看到爸爸很不願意地離開這個淫靡的空間,就在爸爸離開的同時,文叔已經關了門,我看到他還偷偷地按了鎖,他已經成功地把我關在這兒!我感到有一陣熱氣從身體裡發出,我的小穴開始分泌出淫汁了,陰核也開始漲大,我將雙手放在我的陰戶上想遮掩一下,但是慾火燃燒著我!腫漲的陰核一被接觸令到我更加興奮,我的淫穴已經騷癢難受,我忍不住將中指偷偷的壓在陰核上,不自覺的上下磨擦著,心裡叫著:『嗯……哦……啊……哦……我……好想要……想要……肉棒……誰都可以……快……大力插進來……嗯……啊……』我感到濕透的淫穴真的很渴望有根雞巴插入,文叔一直看著我,看著我迷惘的眼神、半開的嘴唇、急促的呼吸聲,全身濕透幾乎全祼的身體,雙手還要放在淫穴上磨擦,我的姿勢、我的一切,已經告訴了他:我已經無法自己,正等著被幹!(4)文叔已經控制不了,他漸漸地靠近我,把我迫到牆壁去。

這時候我眼角看到有一個人影在上面的氣窗,這個浴室其中一面牆壁上有一個氣窗是通向露台的,因為這間房子比較舊,所以樓層很高,這氣窗也一定要站在板凳上才看到外面,因為阿明是一個人住的,所以這氣窗一直都開著的。

我清楚地看到這個人影正是我爸爸!難道他想欣賞著我怎樣給人凌辱?奇怪的是,被綑綁著的我帶著強烈的羞恥心反而令到……令到這個時候的我變得更加興奮和失去理智!我心裡叫著:『爸爸,你喜歡看!你就看著你心愛的女兒怎樣給人凌辱姦淫吧!』文叔的嘴巴向著我半開的嘴唇靠近,這時候我很軟弱地對他說:「不要……不要再靠近……」

這句說話明顯更加激發起他的獸慾!他更大膽地把嘴巴堵住我的嘴。

當他的舌頭都闖進來的時候,我真的完全投降了,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跟他的纏在一起。

我已無力地任文叔擺佈,他迅速把我的恤衫剝掉,再把我雙手抬起來,想用我的恤衫把我的雙手綑綁住,僅餘的理智令我做出一點無力的掙扎,美腿及纖腰做出了一些無意思的扭動,但這些誘人的扭動看在文叔眼裡,可能反而是我在引誘著他!文叔變得更加興奮,他把我的雙手綑綁住後再綁在掛著浴簾的鐵管上,我看到文叔的下體已經漲起得很厲害,筆直的頂著褲子,我霎時羞紅了臉。

文叔看見我嬌羞的表情更興奮到極點,他靈巧地把我胸罩的扣子解開,我堅挺的大奶子終於完全暴露在他眼前,他粗糙的手在我的奶子上瘋狂地搓捏,抓捏得我奶子都變了形,他還用拇指及食指夾住我的乳頭搓擰著。

我被文叔搞得禁不住輕輕發出微弱的呻吟聲:「嗯……呀……嗄……」

文叔聽到我這些誘人的聲音似乎得到很大的鼓勵,他再用嘴輕咬著我的乳頭,令我的乳頭更挺立起來,快感已經傳遍我全身。

文叔得勢不饒人,他把下體再壓在我小穴上,雖然是隔著褲子,但我下面仍然能感受到他那堅硬的肉棒,它剛好壓在我的陰核上,實在太興奮了!我半閉起雙眼稍微抬起頭享受著,眼角看到爸爸仍是一直窺視著如此火辣的情景。

原來被爸爸偷窺著會令我更加慾火焚身,我現在正受著凌辱及被偷窺所帶來的快感,從來沒有受到這樣大的刺激,所以行為有點失控,我開始不由自主地挺起屁股,藉助他下體來磨擦自己的陰核,這樣的刺激令到我的陰道濕得更厲害。

文叔看到我這個樣子,淫笑著對我說:「原來你是一個小淫娃!」

被一個陌生的男人這樣稱呼自己,我嬌羞地說:「我不是……」

文叔馬上伸手解開我短褲的鈕扣,再連同我的內褲一併脫掉,我現在豈不是全裸了?還要有兩個男人看著我全裸的身體!而且因為我已剃了陰毛的關係,他們可以清楚看見我整個濕澀的陰部。

文叔貪婪地看著我這個神秘的地方,他的手開始在我陰部附近輕撫,熟練的技巧撩動著我每個細胞、挑起我潛在的性慾,令到我的陰核很想他的來犯,我主動扭動著屁股,把自己的陰核移到他的手指上。

文叔淫笑起來,他是故意要凌辱我的!他開始輕輕地搓揉我的陰核,再用食指及中指夾著我的陰核很有技巧地轉動著。

「呀……嗯……呀……啊……」

我終於呻吟出來了:「嗯……啊……呀……啊……文叔……你……弄得……啊呀……太舒服……了……很癢啊……嗯……請你……不要……停……」

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終於說出了這些羞恥的說話,難道我真是一個小淫娃?文叔立刻加快速度,大小陰唇因極度興奮而充血漲大起來,陰道已經濕得無法形容,大量淫液從我的大腿一直流下來,我已經被他完全控制了。

我的屁股隨著他手指轉動的速度而跟著扭動,一股強烈的感覺一直衝向我腦海,被綁著的雙手互相緊握著,雙腿也夾緊著,我知道就快要高潮了!怎料文叔在此刻突然停了下來,在我耳邊說:「你是不是小淫娃?」

他在這刻還要凌辱我!我含糊地說:「嗯……」

他似乎不滿意我這個答案,繼續問我:「你是什麼?說得清楚一點!」

這刻我正在高潮邊緣,我的身體已經完全融化了,基本上他現在要我做什麼我都會跟著做,我低頭羞澀的說:「嗯……我是淫娃……求你……不要停……」

文叔很得意地淫笑著,他的手指夾著我濕澀的陰核以更快的頻率轉動著。

「啊……呀……哦……我是……你的……小淫娃……喔……嗯……不要……停……嗯……呀……呀……呀……呀……啊……」

我發狂地淫叫,更不停地扭動著屁股,讓文叔重新把我帶到高潮。

一股激流直衝上我腦部,直到他聽到我「啊……」

長叫一聲,身子一挺,我高潮了!我無力地依偎在文叔懷裡,身體仍不停抽搐著,我閉起雙眼享受著強烈高潮後所帶來的快感,我現在每個細胞可是非常敏感。

文叔並沒有給我喘息的機會,他用腳強行把我兩條腿分開,我知道之後要發生什麼事,高潮過後的我清醒了一點兒,我想掙扎一下,但力氣又怎夠他大,更何況此時的我還是無力地在喘氣中,都怪我當初玩過火了。

而且,現在的我……亦已經被他弄到有點不能自拔……我現在內心真的很渴望有些東西放進去!我那一點兒清醒在文叔的龜頭到達我陰道口時已經完全被埋沒了,眼角偷看到爸爸仍然在看著這齣淫蕩的真人Show,雖然看不清楚爸爸的表情,但相信他一定非常興奮,他應該做夢也沒有想過他的女兒會做出如此的事,可能他現在已經正在打著手槍,幻想著怎樣姦淫我。

其實連我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是這麼淫蕩,心內仍極力掙扎著,雖然心裡很想有人來制止,但此刻的空虛感實在又令我無法自己,很想繼續被他侵入。

文叔的龜頭已經開始侵佔我最私人隱秘的地方,他整個龜頭已經慢慢埋沒在我陰道裡,濕潤的陰道立刻有著無比的快感,一直空虛的感覺得到充實,雖然我是一直望著他,搖著頭說不要,但我的聲音小得幾乎連自己都聽不到。

文叔看見我既無助又渴望的眼神,顯得更起勁,他開始繼續挺進,我可以感受到他的陽具很大,小穴受著很強的壓迫,甚至有種被撕裂的感覺,還好我的陰道已經非常濕潤,他很順利地完全插進去,那種填滿充實的感覺令我「呀……」

的再次叫了出來。

他插進去後很有技巧地再拔出到陰道口,當我的空虛感再出現時,他又再次整根插進去充實我的淫穴,每一次的插入他都狠狠地撞激著我子宮口,每一次的插入都令我「呀……」

叫了出來。

文叔熟練地一進一出,令我已經非常濕潤的陰道有著更多淫水不停噴出來,他開始以更快的頻率狠狠地抽送著,我亦挺著屁股迎接著,也開始發浪地呻吟:「呀……嗯……呀……呀……啊……」

他似受到鼓勵地把我雙腿抬起抱著我的屁股更大力更深的抽插著我,誘人的雙腿無力地隨著擺動。

文叔一面抽插著我,一面說:「真是個小美人,剛才我一進門看見你已經呆著了,當時我恨不得馬上剝掉你的衣服來姦淫你,想不到你骨子裡原來是一個淫娃。

而且陰道還是很緊,呻吟聲還要這麼誘人,等下我留個電話號碼給你,如果以後你想要的話,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如果你想要更多,我也有幾多兄弟可以令你更快樂呀!哈哈……但現在你可要聽話喲!我抱著你是很累的,你想要的話你要自己動才行呀!知不知道?」

我沒有回答他,只懂忘情地呻吟,怎知他真的停下來不動。

我很需要繼續抽送的快感,我想自己上下扭動纖腰,但他竟然把我再慢慢抬高,文叔的力氣真的很大,他粗大的陽具漸漸離開了我。

文叔再問我:「自己想要什麼就要說出來。」

這種空虛的感覺真的令我很難受,我只有對他說:「我……我……想要……你的……肉棒……求你……插……插進……我的淫穴來……我……很難受……求你……我會……自己動……」

他再一次勝利地淫笑,他把我降下來,陰道再次接觸到陽具,我的陰道因太興奮而不停收縮。

我開始不顧羞恥地自己上下扭動纖腰來套弄著他的陽具,強烈的快感令我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知道就快要高潮了。

文叔真是個經驗老手,他似乎也看到我就快登上高峰,他以猛烈的抽插來帶領我。

瘋狂的衝刺很快令我登上另一次高潮,我全身都流著汗水,十指緊捏得有些痛。

我高潮後文叔亦同時停了下來,我還以為他已經射了,馬上叫他快拔出來,怎知他說:「我還未夠!」

原來他只是想把我反轉再從後面抽插我。

他把我翻身後,在我耳邊說:「小淫娃,自己翹高屁股給我插進去吧!」

我這時已經變得很聽話,雖然雙手被吊著,但仍盡量翹高屁股。

我知道他喜歡羞辱我,便故意說:「我是你的小淫娃……請你把……大肉棒……插進……我的……小穴裡……」

說完,我主動把雪白的屁股再向後靠一點。

文叔看到我如此誘人的動作和聽到我淫蕩的說話後歡喜若狂,但我不知這樣原來會很像性奴,因為他接著說:「你一定經常和男人玩性奴隸的遊戲了,你真會挑逗男人,哈哈!」

他在旁邊隨手拿起一條毛巾,再說:「雙眼被蒙起來會更刺激的!」

看來他善於玩各式的玩意。

之前綑綁我雙手時已覺得他很熟練,現在把我雙眼蒙起來亦是非常快速,我還沒有時間定過神來,他已經把我雙眼蒙起來,還已經對準我的肉洞,大力地轟進去,「呀……」

我立即再被他插得又再次呻吟起來。

被蒙著雙眼做愛有著另一種刺激的感覺,漆黑裡那種被動又期待著的感覺,他每一下的插入插得更加深,每一下都深深的撞激著我,令我有著無比的快感。

文叔雙手再抓捏著我搖晃著的豐乳,手指再夾著我的乳頭玩弄著,並且加快速度抽插我,我翹高的屁股被他撞激著的聲音,此刻已化成催情的聲音,令到我更加淫亂和瘋狂。

很快我已經攀上激烈的高峰,我正在享受著這個黑暗刺激的高潮,此時我感覺到文叔把右手移到我已經興奮充血的陰核上揉弄,手指還要輕輕夾著快速地轉動,正在高潮著的我無法緩下來,只能被他牽引一直高潮著!極度刺激的高潮正在慢慢帶我進入淫蕩墮落的空間,文叔此時突然對我說:「你爸爸真的很疼愛你耶!他一直都在看著你,而且還很投入呀!看來他很喜歡看著他最親愛的女兒怎樣被男人姦淫。」

到底文叔是剛剛知道,還是其實很早已看到呢?我聽到後沒有答他,其實我也不知道說什麼,難道說我很早已經知道爸爸在看著我,而且還很興奮嗎?但是我聽到文叔的說話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真的更加興奮。

就在此時,文叔大力拍打我的屁股,邊使勁地瘋狂抽插著我,這令我更加淫蕩,我的呻吟聲叫得更大聲、叫得更急速,我全身都佈滿汗水,現在的我已經是個發情的動物,從來沒有試過如此激烈的高潮令我每寸肌膚都變得非常敏感。

文叔快速的抽插及咆哮聲令我感覺到他今次應該真的要射精了,正值高潮的我也清醒了一點,馬上說:「不……不要……射在裡面……請你……要……拔出來……求你……不……要……射……進去……」

但是已經太遲了,我還沒說完,已經感覺到他的陽具一跳一跳的,把滾熱的精液源源不絕地射進我的身體內,我的陰道內承受著他滿滿的精液。

文叔慢慢地把陽具抽出後,他的精液混和著我的淫水開始從我的陰道口流下來,他拍一拍我屁股說:「我先幫你弄好熱水爐,你先休息休息吧!」

他口說叫我休息,但是就沒有解開我,不過當時的我還在淫亂的思緒中,所以也沒有叫他放開我。

好像很快,又好像過了很久,其實不知道過了多久,文叔已經安裝好,他搓捏著我圓渾的屁股說:「新的熱水爐已經裝好,這張是我的名片,你如果有任何需要隨時都可以找我呀,哈哈!」

說完把名片塞進我手裡。

但是文叔好像沒有意識想解開我,於是我說:「請你……先放開我……」

怎知道他說:「等你爸爸來解開你吧!你完美的身體加上現在的姿態實在太誘人,就等他再看著你這個姿態多一會吧!我先走了。

哈哈!」

我聽到他打開浴室門和慢慢遠離我的腳步聲,好像過了幾分鐘之後,我再聽到有腳步聲慢慢向我走近,但這種腳步聲是很輕的,幾近無聲的腳步聲……(5)聽到這種特別的腳步聲漸漸向我靠近,我相信這個應該就是我的爸爸。

腳步聲在我身邊停了下來,心裡想叫爸爸但口不敢叫出來,於是雙手及身體作出稍微扭動,意思是想他幫我解脫,怎料突然有一隻溫暖的手在我白滑的背部撫摸著,還要撫摸得像竊賊一樣,像摸又不敢摸,來回輕撫著。

仍然處於興奮狀態的我思緒非常混亂、身體仍然相當敏感,經不起這種挑逗的撫摸,禁不住發出了輕聲的呻吟。

我嬌羞的呻吟聲激發了爸爸,他大膽起來,手逐漸向下游移,來到我仍翹高的屁股上撫摸,又在我雪白渾圓的屁股上搓捏,再慢慢向著那遍淫蕩的濕地前進……雖然知道自己的裸體之前已給爸爸一直視姦著,但是現在的氣氛始終非常尷尬,我雙手被綁、雙眼被蒙,還要仍是翹著屁股待插的姿態,但……他始終是我的爸爸,我不可以跟爸爸亂倫呀!我立刻開口說:「爸爸……不……」

但話都沒說完,爸爸的手指已經慢慢移到我濕潤還要混有文叔精液的洞口撫摸著,我竟禁不住輕輕「啊……」

呻吟了一聲,我竟然被爸爸摸著自己的肉洞還要興奮地呻吟。

我剎時泛紅了臉,覺得真的很羞恥,心情複雜非常,雖然理智告訴我不可以這樣,但慾望又令我恨不得他馬上把手指插進我的小穴。

可是我必須告訴自己我並不是淫娃,更不可以和爸爸亂倫的!我開始奮力掙扎起來並說:「爸爸……不要……我們……不可以……這樣的……」

此時爸爸的手真的停頓了一下,但很快地他的手就繼續向前伸移,爸爸此時亦終於開聲了:「茵茵,我知道你剛才是看到我的,被爸爸視姦著是不是很興奮呢?你的身材實在太完美了,加上你嬌嗲的呻吟聲,還要擺出這個淫蕩的姿態,哪一個男人會忍得住?我以前經常都幻想著你像母狗一樣趴著被我幹,想不到現在真的夢想實現,爸爸已經忍了很久了,你就給爸爸幹一次吧!」

爸爸竟然對我說出這樣羞辱的說話,我嬌羞地對他說:「啊……我是……你的親女兒……不可以……這樣……」

我開始極力想為我的雙手鬆脫,這時才發覺原來文叔把我的雙手綑綁得非常緊,我根本無法自行鬆綁的。

爸爸看來也並不急於把手指插進我的小穴,而是進攻我仍然充血、興奮得凸起的陰核,我最敏感的部位現在正被我最親的人玩弄著,這種滋味真的不懂去形容。

他靈巧地轉動著我陰核,直接刺激陰核真是最好的興奮劑,我的身體開始發熱起來,心跳再次急劇加速,身體已變得軟弱無力。

看來爸爸亦知道我是掙脫不到,所以他並不急於把手指插進我的肉洞,反而可以慢慢把我玩弄。

我已知雙手無法鬆脫,但我雙腿仍是自由的,於是盡力把我雙腿左右移動試圖避開,但其實根本沒有什麼作用,爸爸馬上把我一條腿提起來,我立即就失去了平衡,再也無法動彈,只能任由爸爸擺佈。

他的手按著我的陰核開始打圈旋轉,快感的電流通往我全身,淫蕩的細胞再次被牽動起來,我用牙齒緊咬著下唇強忍著,只能「唔……嗯……唔……唔……咿……」

的忍著不呻吟出來。

我是絕對不可以在爸爸面前發出淫蕩的呻吟聲的,但我的身體好像已經不屬於自己,我開始被爸爸玩弄到全身酥軟起來,意識亦逐漸迷亂。

爸爸似乎亦看到我被他玩弄到開始進入狀態,於是把我的美腿放下,而我亦已不懂反抗了。

陰核的直接刺激令我有著源源不絕的快感,我已無法自控,隨著爸爸手指的轉動,自己的身體亦不停擺動著,我亦開始禁不住輕聲嬌羞的呻吟出來了:「嗯……呀……咿……呀……嗯……」

我害羞的表情更誘人,此時爸爸亦馬上伸出舌頭入侵我的小嘴,爸爸的舌頭挑逗式地撥弄著我,正享受著陰核所帶來快感的我竟忘情地與爸爸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他的手同時以非常快的速度捻動著我的陰核,我的舌頭已經無力再轉動,爸爸的舌頭亦合時地離開,我立即不顧羞恥地盡情呻吟了出來:「嗯……呀……呀……咿……呀……好……舒服……嗯……啊……呀……」

爸爸正逐步引導著我進入亂倫的空間,我敏感的陰核被親爸爸玩弄著令我有另一種快感,既羞恥又興奮,極度的快感令我進入強烈的高潮,我急速的呻吟聲已告知爸爸我已經完全進人狀態,再也無法抵抗。

此時爸爸竟問我:「是不是很空虛,很想有些東西放進你的小穴呢?爸爸可以幫到你的。」

正進入高潮的我幾乎已喪失理智,我心內真的很渴望爸爸把他的陽具插進我空虛的淫穴裡,但僅餘一丁點的理智仍然不容許我這樣做,「呀……呀……呀……呀……啊……不要呀……啊……呀……」

內心仍然非常矛盾的在掙扎著。

爸爸手指轉動的速度加快,那種快感絕對不比我的寶貝震蛋低,他的手指非常快速地搓揉著、刺激著我最敏感的地方,陰核受著不停的刺激,我想應該沒有哪個女孩會忍受得住。

我高潮了!「呀……呀……呀……啊……咿……呀……我要去了……呀……呀……啊……呀……爸……爸……快……呀……咿……呀……呀……」

我的身軀不停扭動,我的纖腰、屁股,我的長腿都在瘋狂地擺動,如不是雙手被反綁,相信我已抱緊著爸爸,雙手瘋狂的抓著他了。

此時爸爸開始減慢速度,他的手變得很溫柔,慢慢輕揉著我,我張口喘著粗氣,仍陶醉在這種舒服的感覺。

突然,有硬物強行頂進我口中,還沒反應過來,令我差點想吐,原來是爸爸那粗大的陽具!他抓著我的秀髮迫令我的頭前後擺動地幫他套弄,我完全反抗不到,只有順從地套弄著。

我做夢也沒想過我竟然會含著親爸爸的陽具!還要是在如此凌辱的環境下,令我更覺羞恥。

而這種羞辱又令我更興奮,我開始主動賣力地套弄著,很有技巧地刺激著爸爸的大龜頭。

我聽到爸爸暢快的呻吟聲,這令我很有滿足感,我開始加快速度,但此時爸爸突然把陽具抽出,我還以為他想射了,正想著他會否射到我臉上的時候,竟沒有任何動靜。

突然,我的屁股被一雙手用力抓起來,陰道口被粗大的東西頂著,原來爸爸已經準備和我結合,他粗硬的陽具開始撐開我的小穴。

雖然我現在真的很需要,甚至想主動求爸爸把整根陽具大力地插進來,但原來真正要進行的時候,我心內卻很慌張和害怕。

我慌忙的說:「不要……不要呀……不可以插……爸……爸……不要……真的……不要……不要呀……咿……我們……不可以……呀……」

話沒說完我已經長歎一聲,因為爸爸的龜頭已經強行撐開我的小穴,頂進來慢慢侵佔了我。

我想向前避開,但爸爸強而有力的雙手牢牢地抓緊我嫩滑的屁股,令我完全無法動彈,我只可以慢慢感受著小穴逐步被爸爸插進來的飽滿感。

我的身體已放軟下來,口裡仍無力地叫著「不要」

,但已經開始夾著滿足的呻吟聲:「嗯……呀……呀……咿……不要呀……啊……啊……呀……爸……咿……呀……呀……呀……呀……」

爸爸已經把整根陽具完全插進我濕潤的淫穴裡,我和爸爸已經亂倫了!爸爸慢慢抽出陽具再緩緩插入,每一下都令我流出大量淫水,我的淫穴出賣了我,我亦開始發出享受的呻吟聲。

爸爸似乎也知道我已經開始進入狀態,他問我:「茵茵乖女兒,舒服嗎?我要怎樣做你才會更加舒服?說給爸爸聽。」

似乎很多男人都喜歡聽一些凌辱的說話,我說:「嗯……咿……舒服……」

爸爸並不滿意,他開始要把我調教,他說:「你心裡想什麼都要全部說出來,要說清楚一些、說淫蕩一些。

男人都愛聽淫蕩的說話,如果你學會了,將來阿明一定會更加愛你的。」

爸爸最後的一句說話令我甘願被調教:「嗯……啊……我……我……好……咿……呀……呀……好……好……舒服……」

爸爸說:「怎樣你才會更舒服呢?」

「我……我……咿……呀……呀……我想……啊……呀……爸爸……快……快一點……咿……呀……呀……插我……大力一點插我……啊……呀……呀……呀……」

爸爸馬上加快速度大力地抽插著我,同時問:「現在爸爸正在做什麼?」

此時我已經不顧羞恥地說:「爸爸的……陽具……呀……粗大的陽具正……呀……啊……正抽插著……我……呀……嗯……插著……茵茵的……小穴……濕濕的……淫穴……呀……啊……茵茵……現在……很興奮呀……咿……呀……爸爸……請幹我……啊……呀……咿……呀……」

我淫蕩的表現似乎刺激著爸爸,令他很有滿足感,他更激烈地抽插著我,我可以清晰聽到我屁股被他撞擊的「啪啪」

聲音,爸爸的激烈反應竟然令我很有感覺,我的陰道有更多淫水流出來,難道我真是如此淫蕩?但這刻的我已經羞得面紅耳熱了。

我繼續說著:「咿……呀……呀……嗯……我是……爸爸的……小淫娃……呀……呀……啊……呀……爸爸……請……請你……用力幹我……盡情地……淫辱我……我是……小淫娃……非常喜歡……一直被人幹……我很淫蕩……嗯……咿……呀……呀……大力一點……沒關係……咿……呀……呀……淫蕩的……茵茵……要被……爸爸幹……咿……呀……呀……」

爸爸聽到我的淫叫及淫語之後,一邊瘋狂地幹著我一邊說著:「我的女兒真淫蕩!你現在幻想一下,正被很多男人圍著看你被幹的樣子,他們更開始撫摸著你的身體。」

我真的開始幻想著自己正被很多男人圍繞著,有些男人對著我打手槍,有些男人不停撫摸著我全身,搓捏著我的乳房、陰核,他們都看著我被自己親爸爸瘋狂地幹著。

我從沒試過如此興奮,自己說著淫蕩的說話加上被男人凌辱視姦的幻想原來會令我非常淫賤,我小穴裡的淫水已經有如水塘一樣漲滿,我的纖腰和屁股早已配合著爸爸的節奏而不自主地挺動著。

隨著爸爸的節奏加快,我很快便再次被他帶上高潮,「啊……呀……呀……呀……呀……幹我……大力幹我……我的淫穴……等著……被男人幹……快……幹我……茵茵……現在翹高……雪白的屁股……被操……請盡情……享用我……操我……呀……咿……啊……呀……啊……呀……呀……呀……到……到了……我要……高潮了……呀……啊……呀……呀……呀……呀……呀……啊……」

極度興奮的高潮令我發出非常淫賤激烈的叫床聲,這些淫蕩的聲音令爸爸也控制不住:「你這淫娃,叫得太誘人了,爸爸忍不住要發射了……喔……」

爸爸瘋狂似的抓著我豐滿的屁股猛烈地抽插,此刻的我亦已完全沉淪在淫靡墮落的空間裡,仍處於高潮的我說著:「呀……啊……呀……請射我……射進我的……陰道……我的……淫穴裡……全部射進來……咿……呀……啊……呀……啊……」

我感覺到熱燙的精液一股股地射進我的陰道、噴向我的子宮,我仍然在喘著氣,爸爸的肉捧在我的陰道內依然不停抖動……隔了一會後他便緩緩拔出,開始為我解開所有綑綁。

幾乎虛脫的我無力地依偎著爸爸,我開始慢慢回想起今晚發生的事,自己原來非常淫蕩,而且還喜歡被男人凌辱,又喜歡被男人視姦,我發現今天的小淫娃可能才是真正的我。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局長與老婆
舞廳艷遇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我的公司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