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公真偉大,讓他兒子娶媽媽 近親亂倫

你們能相信嗎?我娶了我媽做老婆,別不信,這還都是我老爸的大度和安排。聽我慢慢說……我們的家庭有父親,母親和我 .

我的父親楊大成是我一生中最佩服的男人,他是我的榜樣。我愛他,同時我也非常尊重他。在我的眼中他真的是一座大山。在他十五 歲時,他就響應了黨的號召「上山下鄉」了,他去了遙遠的「北大荒」,在哪裡他一邊工作還一邊學習,所以,他十年後返回了上海,在恢復高考的第一年就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學。三十歲時就娶了媽媽,那時她十八 歲。不久就有了我,然後他辭去了工作,隻身去了深圳,在那裡他硬是打出了一片天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據說他已有了過億的資產。

我的母親夏珊珊是上海市越劇團的優秀演員,還曾經得過「小百花」獎呢。她是越劇團公認的花魁,也就是說「百花叢中她最艷」。我不知該怎樣來形容她的美麗,還是引用一段著名詩人如風對我媽媽美麗的評述吧:……夏珊珊的美不僅僅只是給你帶來感官上的愉悅,她更能激發你內心深處的一種情愫,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有一絲快樂,也有一絲惆悵;她美得令你心顫,又美得讓你頭暈目眩……從我懂事時候起,英雄般的父親和明星般的母親使我倍受同學們的羨慕,他們都認為我楊學聰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可是,那時我卻感到一點也不幸福,爸爸忙著生意,長期在外,媽媽的演出卻應接不暇。只有我學會自己照顧自己,我五歲學會做飯,七歲就自己買菜炒菜,不到十歲家裡的活我全會幹了。

這樣,我吃了些苦卻也鍛煉了我,同時也加速了我的成熟。我理解父母,處處以他們為榜樣,所以我發奮讀書,我的成績年年都是第一。不過我的身體卻不是很好,十三 歲時我得了一次肺炎,一直沒有得到根治,所以咳嗽就總是伴隨著我。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媽媽也越來越產生了依戀。我十 歲時就開始搜集媽媽的照片和畫報,看著畫面中表情各異的媽媽興奮不已。十二 歲時我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媽媽的衣裙,並主動給她洗乾淨,開始她不讓我洗,後來不知是她工作太忙還是因為在家裡對我的倚賴越來越大,就不再說什麼了。有時若能洗到她的貼身內衣褲,我頓時心花怒放。大約在我十五 歲,有一天我無意中在她床上發現了一根捲曲的烏黑透亮的陰毛,我很好奇也好刺激。從此,每天我都會在她的房中尋找一些她身上掉落下的長髮和陰毛,這些寶貝使我逐漸幻想著和媽媽親近,開始了手淫,當然幻想的對象全都是媽媽。也是從那時起我開始記日記了,在日記裡我盡情抒發對母親的愛戀,盡情地宣洩對媽媽的性幻想。

但是我並不滿足於這些,我還想更進一步,為了討得她的歡心,我不由自主地對媽媽大獻慇勤,把她當公主一樣侍候,有時候我會趁她高興的時候替她捶捶背按按摸或者洗髮梳頭什麼的;有時候我會與她開玩笑扮鬼臉嚇唬她;有時候她也會邀請我陪她逛逛街,有時還會看場電影吃頓西餐什麼的。

漸漸的我和媽媽談話的內容越來越豐富,談得越來越投機。後來,我發現我們感覺談話越來越輕鬆,甚至我們會像朋友一樣互相開一些不傷大雅的玩笑,彼此開心不已。

後來,我考上了父親的母校「交通大學」。我與母親相處的時間減少了,但是我對她的愛卻更加強烈,更加珍惜她了。

我知道年齡讓媽媽已漸漸地失去了往日的輝煌,上台的時間越來越少,受的委屈卻越來越多,使她有很深的失落感。但我爸爸的生意卻越做越大,本來鐵定的每月回來一次都不能保證了,而與她朝夕相處近二十年的兒子也要離她而去,這怎能不讓她不憂傷,不寂寞呢?

一想到這些,我就心疼不已,一股柔情油然而生。我多麼希望把這個可憐的女人永遠地抱在懷裡,用我的臂膀給她柔弱的身軀以堅強的依靠,用我整個的一生去愛護這個美麗的女人啊。

於是,我一有空就往家裡打電話,有時候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一到週末我就飛快地趕回家,把所有的家務全部做掉,我不想留下一丁點事兒給她去做。有時候我也會給她送一些髮夾絲襪之類的小禮物給她。

我們之間的距離在一點一點拉近,她對我的態度也不知不覺地變了,在我的面前她慢慢地放開了,不再去刻意表現作為母親的矜持和穩重。她讓我隱隱地感覺到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的依戀。

我靜靜地看著她的變化,卻又不停地尋找機會,幻想一種新的突破,終於有一天,我們之間的關係在不知不覺中突破了,昇華了。這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

每次我在做家務活時,媽媽總會在我旁邊,或者同我新色界,或者只是靜靜地看著我。我發覺她同我說話的語氣變得特別的溫柔,她看我的眼神卻已是充滿了柔情。

有一天,我在整理她的臥室時,她的心情特別好,於是,我惡作劇似的逗她,我突然劇烈地咳嗽,裝成上氣不結下氣狀,她被嚇得臉色蒼白,跑到我的跟前抱住我大聲說:「是不是老毛病犯了?都怪我……都怪我……我是個懶女人,我是壞媽媽……」她已泣不成聲,語無倫次了。

看著她淚眼婆娑,悲傷欲絕的模樣,我才真正體會到「梨花帶雨」竟是這般美麗,而「憐花惜玉」的心境也是這麼美妙。我緊緊地把她摟在懷中,她把頭靠在我的肩上。我輕撫她的秀髮,不停地安慰她。

她慢慢地平靜了,抬起頭,焦急地看著我,溫柔地說:「你好些了嗎?」我發現此時的她,眼睛已是微腫,幾根烏黑的秀髮已淚水粘在她白玉般的臉頰上,鮮紅的嘴唇在說著什麼……我不敢看了,有生以來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欣賞這張臉,太美了,美得令我眩目。我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在她耳邊輕聲說:「小傻瓜,我逗你玩的」我感覺到她的身軀顫了顫,突然掙脫我,又哭了,她揮起雙拳捶擊我的胸膛,哭著說:

「你騙我,你這個小壞蛋騙我,把人家的魂都嚇飛了,害得人家哭了那麼久,你就知道欺負人家……」我抓住她的小手,她就又順勢倒在我的懷裡哭鬧著。我知道,媽媽在我面前撒嬌了,她一連三個「人家」把我的骨頭都聽酥軟了,感覺舒服無比。於是我附在她耳畔柔聲地說:

「好了,好了,我的懶媽媽,我的壞媽媽,還有我的嬌媽媽」我用手指在她臉上輕輕地刮了刮,接著大膽地笑著說:「羞,羞,羞,哪有媽媽在兒子面前這麼撒嬌的?」她頓時臉色通紅,卻又不肯善罷甘休,她像小 女孩一樣嘟起紅膩膩的小嘴唇還一邊跺著腳嬌聲地說:「就要撒嬌,就要撒嬌,你能拿我怎樣?」接著就「噗哧」一笑摟著我嬌滴滴地說:「人家這樣,還不是你慣的?再說了,誰規定媽媽就不能在兒子跟前撒嬌了?」美女在懷,焉能不亂?我感覺到自己渾身發熱,心跳加速,下面的小弟已堅硬如鐵,預「奪門而出」。媽媽明顯已感覺到了我身體上的變化,她想掙脫我,但我卻把她抱得更緊。她沒有再掙扎,只是靜靜地說:「你很喜歡媽媽,媽媽早就知道,其實媽媽也很喜歡你呀,不過,媽媽也很愛你爸爸,媽媽不想做出對不起你爸爸的事來。所以我們不能做得太過分,有點分寸,你能明白我嗎?」我明白,我當然明白,她的這段話有三層涵義:一,媽媽已經很愛我,是那種女人對男人的愛。二:她不願意背叛爸爸。三:她沒有提及「亂倫」二字,說明她並不很在乎「亂倫」的禁忌,只是因為不想傷害爸爸而已。還有一點我不敢確定,那就是我們之間是不是可以在無性愛的條件下互相愛慕?

明白了這些,我更加佩服懷中的這個女人了,她的思想是那麼的開放,她的行為又是那麼的乖張,她好特別啊。

想到爸爸,我的慾念頓時全消了。我知道父母雖然長期分開,每年團聚的日子屈指可數,但他們彼此卻是相親相愛。

爸爸對我的關愛,更是無微不至,所以當媽媽提起爸爸時,我頓時汗顏無比,我更沒有理由去奪爸爸之所愛。

但我又不願意放過這個幾乎耗盡我一生的感情的女人,心裡矛盾及了……我們就這樣緊緊擁抱著,良久,良久。媽媽格格一笑,打破了沉寂,她說:「我們這樣,像是一對……」「一對?一對什麼?」我連忙問道。

她調皮的說:「你知道的,我們彼此心照不宣。」她狡滑地看著我,接著又慢慢地說:「今天我好開心,你呢?」我會心地笑了。她抬起了頭,我竟看見她一臉的嫵媚,而眼睛裡竟放射出一縷縷的柔情,我心都醉了。我們不再逃避對方的眼睛,四目終於相接了,我們兩張臉龐在慢慢地靠近,媽媽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我急急地在她的臉上一陣狂吻,直吻得她大叫不止。

她用力掙脫了我說:「不是這樣的,來……我教你。」說著,她拉著我走到客廳,讓我坐在沙發上,然後,她坐在我的大腿上輕啟朱唇,慢慢地貼近我的臉頰,她在我的耳垂,眼睛,鼻子上輕輕的吻著,我感覺好像飛上了天……終於,她的唇和我的唇貼在了一起,她吸吮著我的上唇,下唇,然後將舌頭伸入我的口中,慢慢地攪弄著。隨著熱吻的進行,我發現我已不知不覺地躺在了沙發上,而媽媽全身壓在了我身上,我悄悄地半睜開眼,看見媽媽的頭髮全亂了,她緊閉雙眼,秀氣的睫毛曲成一線,她正沉醉在舌尖交融的當頭……我哪見過媽媽這般淫蕩過,未經人事的我,又怎經得起這種強烈的刺激,突然,我感到腰間一麻,一股滾燙的精液噴湧而出。媽媽連忙爬了起來,看了看我的窘狀,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來,全然一副戰勝者的得意表情。我感覺好窩囊……不久,媽媽從越劇團提前退休,因為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正等著她去體驗。她退休的第二天就去了我的學校,從此我就成了全校的「名人」。

那天中午我是在食堂門口看見她的,她把自己打扮得異常的青春亮麗,簡直就是一個俏生生的青春少女。她把頭髮染成了棕黃色並梳成兩個小喇叭,妝卻化得很淡。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純棉小背心,下面是一條藍色的牛仔短褲,腳穿一雙白色的旅遊鞋。她沒有戴任何首飾,只是隨意地把墨鏡別在高聳的雙峰之間。她的這身裝束像是很隨意,但我卻知道她是精心的,動過腦筋的。顯然她巧妙地把她身體所有的優點都恰到好處地表現了出來:圓潤的手臂和修長的大腿,高聳的胸部和纖纖的細腰以及白皙健康的肌膚和玲瓏別緻的身段再加上她那無可挑剔的容貌。

看著眼前的這個四十歲的這個女人,我不禁唏噓不已,四十歲對大部分人來說是意味著皺紋。雀斑,意味著乳房下垂身體發胖,意味著逐漸走向衰老。可是這一切都不屬於媽媽。老天太垂愛她了,好像不忍心在她身上刻下「年齡」這種東西。

我走近她,柔聲地說:「我的好媽媽,我的嬌媽媽,你跑到這裡來幹什麼?」她嘟起嘴嬌聲說:「人家想你嘛。」自從那天後,她一直就是用這種聲調與我說話,此時正是食堂的高潮階段,我們特別是她頓時成為同學們矚目的焦點,我有點不安了,可她卻一點都不在乎,接著說:「今天是週末,我來接你回家。」她四處瞧了瞧,然後抬起腳尖在我耳畔低聲說:「在這兒不准叫我媽媽。」我看了看她的裝束,明白了她的處境,於是我乘機敲詐她:「行,我叫你珊妹妹,你要叫我聰哥哥,不然……」我裝出一副要大聲叫「媽媽」的模樣,她大急,像是豁出去了,大聲說:「聰哥哥,我們吃飯去吧。」說著就拉著我的手跑進食堂。

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倆像一對熱戀的情侶,沉醉在愛的海洋裡。媽媽像是得到了新生,她忘記了自己的年齡和身份,她在很多時候簡直就是一個初涉情事的花季少女。她時常感歎:「戀愛的滋味真好」。

當然,我們也有很多無奈和尷尬,「剎車」是我們激情高潮時不得不說的兩個字。開始說「剎車二字的多半是她,可是後來說這兩字的往往是我,每次我強行剎車我都會發現她是一臉的委屈和不情願。

轉眼我畢業了,在家的時間更多了。我每天面對著多情的媽媽,心理防線越來越脆弱。此時媽媽已完全地陷入了進去,她不止用她美麗的身體誘惑我,在言語上更是放肆和大膽,她整天對我「老公,老公」叫個不停,她的身體彷彿已被慾火點燃。

那幾天,我疲於應付媽媽無休止的糾纏,疲於應付自己身體內隨時亂竄的慾火,疲於應付慾望與良心的對決,我感覺好累,心情特別糟糕。

我二十三 歲生日那天,一早就接到了爸爸的電話,他祝我生日快樂,然後就接到了速遞公司送來的禮物——一台手提電腦。我高興極了,連忙擺弄這只新電腦。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一個溫香的肉體坐在了我懷裡,她雙手纏繞在我脖子上,然後開始吻我。由於我的電腦椅不能承受兩個人的重量,於是我把她抱起來放在我的床上。這時我才發現,媽媽今天的打扮是異常的妖艷,她化了很濃的妝,更要命的是,她只穿了一件薄如蟬翼的睡袍,我清楚地看到她裡邊什麼也沒穿。

我怔怔地看著她,全身已經燥熱不安,我的小弟更是蠢蠢欲動。她媚眼如絲地看著我,然後嬌滴滴地說:「親愛的,生日快樂。今天媽媽把整個的心和整個的人都送給你,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得到它,今天就算是你的生日禮物吧。」說完,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我頓時心潮澎湃,我撲她,給她一陣狂吻……這時一曲「生日快樂」突然響了起來,我才想起是爸爸夾在電腦包裹裡的生日賀卡,我把它隨意地放在了床上,我和媽媽的瘋狂把它壓響了。

「不」我像是清醒了過來,連忙爬起來奪門而出,耳旁聽見了媽媽氣憤的叫聲「你是懦夫,你是偽君子……」我腦子裡一片空白像一個遊魂在街上胡亂地走著,不知走了多久。此時天已經黑了,街上的行人也逐漸稀少。

突然,一顆冰冷的水珠滴在我的鼻樑上,然後我看見傾盆大雨從天而降,冰冷的雨點打在我的身上,我感覺舒服極了,我的大腦也逐漸清醒起來。我任雨點淋濕我的全身,心裡卻開始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

我知道我已成功地避免了「亂倫」的發生,對於爸爸我已沒有了那種良心上的不安,但是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我知道我有生以來的那件最珍貴的東西即將不在,那段經過兩年之久已刻骨銘心的「母子愛情」即將結束,我不知道該去怎樣面對那個自己深愛著的女人。此時,她的絕世容顏,她的一顰一笑,她的嬌羞,她的調皮,她的柔情,她的一切的一切全都映入了我的腦海,我能與她分手嗎?我能離得了她嗎?沒有她的日子我將怎樣度過?

我一遍一遍問自己,不覺已淚流滿面,雨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使我感到了一陣陣的涼意。「你是懦夫,你是偽君子……」這句話彷彿又在我的腦海裡盤旋,我突然想到,本來純潔無暇的媽媽是被我一步一步引誘到如今的地步,「今天我把整個的心和整個的人都送給你,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得到它……」她說這句話是在向她所愛的人表白,這句話是她的心聲,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想到這我突然打了一個寒噤心痛不已,然後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嗽,我此時才真正看清自己,我是天下最卑鄙,最無恥,最自私,最虛偽,最懦弱的男人。我拚命地往家跑,我要去求她原諒我,我要去挽回這段愛情。

我跑回家時,已有一種暈眩的感覺。我在她跟前跪下:「珊珊,你一定要原諒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待你,我……」我一句話沒說完,突然,喉尖一甜,一口鮮血噴湧而出,我聽見媽媽尖叫一聲,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已躺在醫院裡,打著吊針,輸著氧氣,我知道自己的老毛病——肺炎又犯了。我感覺渾身無力,想是虛脫了一樣。

「爸爸」此時我才發現爸爸正撲在我的床上打盹,我忍不住叫了起來。爸爸連忙站了起來,怔怔地看著我,顯得非常激動:「兒子,你醒了,你終於醒了。」他一邊往門外跑一邊大叫著:「醫生,醫生快來看一下,我兒子醒了。」我從來沒有見過爸爸如此激動過,關切與焦慮之情溢於言表。醫生替我檢查以後,告訴爸爸我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並說觀察幾天就可出院了。

醫生走後,爸爸走到我的床前坐下,他溫暖的大手放在我的額頭上說:「你好些了嗎?」我看著爸爸,發現他又多了一些白髮,眼睛裡竟然流露出了一絲疲憊,神態上更是無法掩藏他的焦慮與不安。

難道出了什麼事了?我心裡有了一絲不祥的感覺。「媽媽呢?」媽媽居然沒在我身邊,「是不是媽媽出什麼事了?」我焦急地問道。

爸爸說:「沒有,這幾天把她累壞了,今天她剛回去休息呢,這些年她哪這麼累過啊」接著爸爸笑了笑,像開玩笑一樣對我說:「怎麼你小子只會關心媽媽?你可知道你老爸三天來眼睛都沒合一下呢?」我被他說得滿面通紅,於是我連忙說:「爸爸,你在我心中永遠是大英雄,什麼大風大浪你沒經歷過?而媽媽……」我還沒說完,爸爸就哈哈大笑起來,他說:「是不是媽媽在你心中是個永遠長不大的小 女孩?」我鎮住了,爸爸說的這句話是我在日記中經常寫的,難道……我還沒來得及細想,爸爸又說了:「唉,都怪爸爸不好,一直就只知道忙工作,居然沒有去想辦法根治你的肺炎,弄得你整整昏迷了三天……是爸爸失職啊,爸爸對不住你,我原以為……」說著說著爸爸哽咽起來,眼睛裡居然閃爍著淚花。

這是爸爸嗎?這是那個鐵錚錚的硬漢子嗎?我突然明白我的這場病肯定不輕不然從不掉淚的爸爸怎會這樣?於是我小心翼翼地說:「爸爸,我的病是不是很嚴重?」爸爸連忙說:「沒有沒有,你不要胡思亂想……」我心裡已明白,但我不再問他。

第二天,媽媽一早就來到了我的病房,她時哭時笑,最後瞭解了我的情況後終於安靜下來,她要爸爸回家休息,自己留下來陪我。

爸爸走後,我連忙與媽媽攀談起來,我要從她的口中套出我的病情來。

「珊珊,原諒我好嗎?當時我真的很矛盾……後來一場大雨把我淋明白了,我知道我是離不開你的,因為我太愛你了,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樣活下去……」我真情流露哭了起來。

媽媽慌了起來,連忙跑到我的床前說:「我早就原諒你了。那天,你昏迷時都在不斷地叫著人家的名字,害得全醫院的人都以為我們是一對……」她說著說著臉都紅了起來,接著又怯怯地說:

「還有兩個護士好羨慕我,對我說現在像你這樣情深義重的好男人太少了。」看著她無比嬌羞的模樣我心都醉了,於是我又揶揄她:「你肯定也有不平常的表現,人家才會認為我們是一對情侶對不對?」她立刻跳了起來,用手遮住臉,轉過身去嬌聲地說:「不理你了,人家只不過叫了你幾句安哥哥,叫你不要嚇人家嘛?」看著她如此模樣我不禁大樂,於是說:「你沒有叫我好老公嗎?」她又轉過身來,掄起小拳頭就要打我,但看到我頭上的掉針後就撲在了我身上,「我咬你,看你還敢不敢欺負人家」說著就張開小嘴輕咬著我的面龐。接著她開始吻我,她的吻是那麼的輕柔,那麼的小心翼翼,神情又是那麼的莊重,那麼的認真,她彷彿要把她滿腔的愛都吻出來……一滴熱淚滴在了我的臉上,媽媽哭了,她哭得很傷心,她哭得很絕望,從她的哭聲裡,我好像感覺到了什麼,再結合昨晚爸爸的那種表情,我已經很明白了,我知道這次病得很重很重,難道我的生命即將結束?想到這點我頓時惶恐不安了,但是我看到淚人般的媽媽,我不忍心再去問她什麼,我知道這幾天她和爸爸都被我的病煎熬著,他們的感受不會比我好多少。於是我開始逗她,終於把她逗笑了,我才哄著她回去。

我一個人躺在單人病房裡,任意讓思緒遊走,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擔心爸爸,他已五十多了,還要這麼忙碌……我更擔心媽媽,如果她離開了我她還能開心嗎?我還有一點遺憾,那就是我和媽媽終究沒能逾越那道坎,但我滿足了,留一絲遺憾在心中不也是一種美嗎?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不知不覺睡著了。

當我醒來時,發現爸爸已經來了多時了,吃過晚飯後,我發現自己好像好多了,我自己起了床,稍稍活動了一下,就跟爸爸說明天乾脆出院吧,我只是隨口說說,不想爸爸居然爽快地答應了。

那天爸爸的談性很濃,跟我天南地北地神侃,他講他的奮鬥史,講他的宏偉目標,講他的公司,在不知不覺中講到了他的家庭,講到了媽媽。他給我講了很多媽媽的趣聞趣事,好像在告訴我,媽媽是一個多麼的純潔,多麼可愛的一個女人。我不知道爸爸為什麼給我說這些,接著他又說道:「她不止思想上特單純,你發現沒有,她現在的容貌竟然像二十歲的大姑娘一樣,沒有一絲衰老的跡象。她本身就是一個奇跡,據說這種不老的人要在幾千萬人中才能找到一個……」聽爸爸這麼一講,我頓時豁然開朗,記得畢業前夕,我很痛苦,我想擺脫這種「戀母情節」,我找了很多心理學方面的書籍,書裡面都講這種戀母情緒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淡化消失,可是我卻偏偏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情緒卻日益膨脹,當時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現在我才完全明白了:媽媽是個不老的女人,她的年齡停滯在二十歲,所以隨著我的年齡增長與她的年齡越來越接近,我們長期朝夕相處,彼此間也越來越互相吸引,在不知不覺中擦出了愛的火花。我也看過關於「不老人」的報道,而且與她好多次的近距離接觸,好多次感受她光潔與充滿彈性的肌膚,卻沒想過媽媽就是那種令人嚮往的不老的女人……-爸爸說著說著,臉色逐漸嚴峻起來,他點燃一支煙,幽幽地說:「今天我與你媽媽離婚了!」我大驚:「爸爸,你怎能這樣?你……」我語氣中充滿了對他的不滿。

但是爸爸擺了擺手,制止我再說下去。他一字一句地說:

「我只能這樣,因為你!因為你很愛她,已經愛到了癡迷的程度,所以我把她讓給你!」聽他一說,我嚇得全身直哆嗦,心想爸爸怎會知道?難道是媽媽洩漏了秘密?我一緊張就大聲咳嗽起來。

爸爸連忙扶住我,語氣緩和起來說:「別這樣,別這樣,剛才爸爸語氣重了點,但沒有責備你的意思,爸爸前幾天在你枕旁看到了你的日記,看了看心裡就一直憋得荒。」日記?爸爸一提到日記,我的大腦就飛速旋轉起來。我有兩本見不得光的日記,一本是上大學之前寫的,那裡面全是我對媽媽的單相思,而另一本是大學後寫的,裡面有我和媽媽相親相愛的全過程。我記得第二本日記我放在了一個很隱蔽的地方,我想旁人是絕對找不到的。這樣爸爸看到的肯定是第一本日記,想到這,我心裡又覺得好過了一點,但是我又清楚地記得那第一明明是在媽媽那裡,我還記得自從媽媽「沒收」我那本日記後,她才慢慢地對我溫柔起來,才慢慢地把我當男人看待……-那這本日記又怎會又飛到我的枕旁呢?一定是媽媽,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爸爸接著說:「這也不能全怪你,這原因是多方面的,這幾天我在想,如果換作我,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整天面對著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也會不會想入非非?即使她是自己的母親又會怎樣?所以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對你的關懷太少了,無論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他停了停,看了一下我又說:「你很聰明,你一定把你的病情猜到了七八分吧?」我點了點頭,說:「我還能活多久?」爸爸長歎了一聲說:「你不怕嗎?」

我堅定地說:「我怕!但我更想面對它,我不想躲,因為我是楊大成的兒子!」爸爸哈哈大笑:「不錯,不錯,楊大成的兒子就應該是這樣!」於是他沉重地說:「你這次得的是肺癌,而且是晚期,如果沒有奇跡,你最多還有一年。但是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創造奇跡,爸爸媽媽都會不遺餘力支持你,因為我從來就不相信命運,命運是可以改變的!」爸爸不愧是大公司的老總,幾句話就把我說得熱血沸騰,信心倍增,於是我說:「我一定不會讓爸爸失望,爸爸你有什麼好的主意就說出來,我一定聽從你的安排!」爸爸在病房裡踱來踱去,然後堅定地說:「我問過很多有名的醫生,有國內的,也有國外的,他們說這種病也有康復的先例,他們還說治這種病不但要有好的藥材,而且病人必須保持一種愉快的心情,這種好藥材好醫生就由我去找,而這種愉快的心情就得靠你和你媽媽去創造了。所以第一步就是我把你那個多年暗戀的女人,也就是你媽媽嫁給你,讓你們快快樂樂地生活……」「不行!」我打斷了爸爸的說話,因為這對我太突然了,我還沒有這種思想準備,另外這對爸爸也太不公平了,我也不忍心這樣。

不想爸爸大怒說道:「怎麼我第一項安排你就這樣?」「我,我不能這樣自私,我不能把我的快樂建立在你們的痛苦之上,再說我和她終究是母子關係啊,我雖然很愛她,但我從來就沒想過要與她結合,你這樣安排,不但倫理常情說不過去,我和媽媽又怎能接受和安心呢?更談不上快樂了。」爸爸再度歎了口氣說道:「你怎麼就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呢?其實我與你媽媽都商量好了,她都不在意你是她的親生兒子!我能清楚看出她愛你已經遠遠超出了那種母親對兒子的愛!你以為你死了,最痛苦的是你嗎?不是!最痛苦的是她!如果你死了,她一定會為你殉情!這是她親口對我說的。我的心真的好痛啊,你們都是我最愛的人啊,我不想你們任何一個人先我而去,你是不會明白老年喪子是一種怎樣的悲哀的……」我已被他說得熱淚盈眶,我哭著說:「爸爸別說了,你話我考慮考慮就是了……」爸爸走到窗前,把窗戶打開,抬頭仰望蒼天,久久沒有說話。我知道他作出這種決定,心裡一定分外痛苦,這個決定也許是他一生中作出的最艱難最無奈的決定。我心裡還明白,他對我的病是沒把握的,他這樣做的另一目的就是用他的犧牲來滿足我最後的願望。……我出院沒兩天,爸爸就回深圳了,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去處理。

爸爸走後,家裡就只剩下我和媽媽了。由於我們彼此都知道,我們之間不單是母子關係,而且即將又是夫妻關係,所以我們需要調整好了彼此的心態和位置。媽媽此時變得更像一個溫柔的妻子,把我照料得無微不至,沒幾天,我就感覺到渾身舒暢,身體好像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那天晚上,我們散步回來,心情格外的好。我大發感慨:「哎呀,和你一起散步,這回頭率是不是也太高了,難道你不覺得彆扭?是不是我們以後出門不要再穿這情侶裝了。」媽媽聽了「噗哧」一聲笑了:「是啊,我們不能再穿這情侶裝了,你沒看見人家瞧我們的神情,他們分明是在說:「哇,一朵這麼嬌艷的鮮花怎麼就插在……-格格格格『」「好啊,你敢說我是牛糞」說著我就去追她,她笑著連忙往臥室裡退,我抓住了她,就毫不客氣地去癢她,她格格笑著,我把她逼到了床邊,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壓在她身上一陣狂吻,媽媽的身體明顯熱了起來,她雙手攬住我的頭舌頭伸進了我的嘴了,我們的舌頭互相纏繞著,我的手也開始在媽媽身上遊走。我左手攬住媽媽的細腰,右手伸進她T 恤內搓弄她飽滿堅挺的乳房,接著我扯掉了她的胸罩,把她的衣服脫了下來,頓時兩隻雪白渾圓的乳房蹦了出來。於是我用嘴巴輕輕地吸吮著她的乳頭,那是一種我熟悉的感覺,我彷彿我又回到了嬰兒時期,感到一種無比的滿足感。媽媽對於我的舉動開始有了反應,她的脖子向後仰,雙手放在我的背部,兩眼緊閉,嘴裡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我的手已移到她的腰部,在她的配合下,我輕鬆地把她的短裙和內褲一起脫下,此時媽媽已在我面前一絲不掛了,也許出於本能,媽媽飛快地用手遮住了下體,我已看見她露出一臉的嬌羞模樣。於是我停止了動作,盡情地欣賞這具令我相思已久的軀體,我想,馬上她將完全屬於我了。

「真沒想到,你的身體比你的臉蛋更迷人!」說著,我用最快的速度脫光了我自己的衣物撲向了她。我去把她遮住嫩屄的手放開,她猶豫了一下終於放開了那隻手。

我頓時看見了媽媽濃密捲曲的陰毛凌亂地散佈在她的神秘禁區上,雪白的肌膚與黑亮的陰毛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分開她的兩腿,用顫抖的雙手撥開她粉紅的陰唇,卻發現裡面早已淫水氾濫。我再也忍不住了,把龜頭對準媽媽的桃源洞入口,用力頂了進去,雞巴頓時感到一種緊密的包覆感,媽媽也「噢……」的大叫一聲。

我的雞巴緩慢地再她身體裡抽動,每一次抽動都可以感到鵝絨般的肉壁摩擦龜頭的酥癢。媽媽半張著嘴唇,雙眼半開半合慵懶無力的看著我,那似痛又癢的神情使我加快了抽搐的速度,不一會兒,她索性閉起了眼睛逃避我灼人的眼神。我卻越戰越勇,把她一雙美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加快抽送猛戳媽媽的花心。

媽媽被插得渾身酥麻,她雙手緊抓床單,白嫩嫩的紛臀不停的扭擺向上用力配合著我。「喔……喔……」媽媽開始呻吟開始浪叫了「安安……你好棒啊……喔……我快瘋了……-」我更加賣力了,更加奮勇地抽出插入,旋轉著臀部,使得大龜頭在浪屄裡頻頻研磨著花心的嫩肉,直肏得媽媽嬌喘吁吁,汗水淋漓「啊!……不行了……媽媽真的不行了……喔……好老公……你的大雞巴……把人家的花心都揉碎了……我要死了……」我得意及了,能把媽媽肏得如臨仙境般的欲仙欲死是我沒想到的,於是我一鼓作氣,又奮力頂了二三十下,只聽見媽媽浪叫不迭「喔喔……又頂到花心了……安——你肏死媽媽了……啊……要出來了……啊!……瀉了……-」隨著媽媽一聲大叫,身體一陣顫抖,就癱軟了下來,我知道媽媽已臣服於我的跨下了。

性高潮後,媽媽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充分享受著還停留在體內的那份喜悅和快感。我凝視著身旁的這位美人:潮紅的臉上粘滿了散亂的髮絲,一絲不掛的玉體上沁出了些許汗珠,而那迷人的桃源洞正緩緩地流著淫水……我愛憐地把她摟在懷中,輕撫她的臉蛋和秀髮。然後我們一起赤裸地躺下,她像一隻溫馴的小羊羔頭枕在我的臂彎,而一隻小手卻有意無意地撥弄著我小小的乳頭。我們什麼也沒說,只是盡情的享受這種甜蜜與溫馨。慢慢的,她的手開始向下遊走,她撫弄著我的雞巴。然後說:「好厲害好大啊,我好愛你呀!」我哈哈大笑起來,我說「你到底愛它一些還是愛我一些?」「都愛!」她毫不猶豫地說。

我又笑著說:「剛才是誰被它弄得死去活來,一會兒說瘋了,一會兒又說會死了?」她像小孩子一樣大叫一聲:「我要報仇!」說著翻身就爬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肉棒往她肉屄裡插,只見她一用力,頓時全根盡沒。

我也學著她大叫:「強 奸啊!」

她格格笑了起來說:「好!來看本——小姐的厲害!」我裝著愁眉苦臉的模樣,心裡卻已樂開了花,我想剛才我還沒射呢!

媽媽在我上面緩緩地套動,然後彎下腰來吻我的臉頰,耳垂,頸部而後停留在我的胸部,她張開口用她柔軟的舌頭舔弄我的乳頭,我頓時感到一種電擊般的酥麻感覺襲擊全身,再加上她的臀部有規律的不急不緩的抽動,使我彷彿身在雲端,飄呀飄的。

「好爽啊,珊珊你真行啊……啊……」

我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可能受到我的感染,媽媽也逐漸興奮起來,她的套動明顯加快,她的頭離開我的胸脯,像真的騎馬一樣放肆地上下運動著。我看見媚眼如絲,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碩大的乳房隨著運動的節奏蕩漾著而嘴裡卻不時地發出淫聲蕩語。

我何時看見過媽媽如此淫蕩過?我心裡大樂,於是,我挺起腰桿抬起臀部向上直搗她的花心以配合她的運動,每一次龜頭與花心碰撞,她都會發出令人銷魂的淫叫。不想沒幾個回合媽媽就又一次稀里花拉地瀉了,她癱軟在我的身上,大口喘著粗氣,還不停地念叨著:「好爽啊,媽媽真服了你了……珊珊要嫁給你,我的小丈夫……」這一次我卻沒有輕易放過她,而是摟著她一個翻滾把她壓在身下,又奮勇地直搗黃龍,直肏得媽媽大聲求饒:「好老公……好兒子……放過媽媽吧……媽快死了……喔,太舒坦了……不要停……奇怪,我又會來了……喔……」此時我已興奮到了及至,我將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一點上,又猛搗了十幾下,「啊!」我們同時到達高潮。

那一夜,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會有如此勇猛,把媽媽肏得連丟三次。也是從那一夜起,媽媽才脫胎換骨似的變了,她徹底地被我征服了。她變得更加的溫柔賢淑,她會主動地做家務,她會每天都變著花樣做我最喜歡的菜餚,她每天都會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閒暇時,她會依偎在我身旁給我唱唱歌或者表演一兩段越劇,有時我還會叫她捶捶背,撓撓癢,按按摩什麼的,一切都好像倒轉過來了。要知道以前我就經常這樣討好她的,當然,有時候她也會撒撒嬌使使小性子來博取我的愛憐。

有一天,媽媽怯怯地告訴我,她已經懷孕了。我大吃一驚,我斥責了她,我怪她沒有做好避孕措施,要她去做掉肚裡的孩子。她撲在我身上哭了起來,她說:「你怎麼這麼狠心啊,他是我們愛的結晶,他是楊家的血脈啊。再說你爸爸已給我備好了新的身份證明和檔案,你為什麼就不肯和我去名正言順去領結婚證書結婚呢?難道你得到了我就不愛我了嗎?難道你還想……」「不是的!我很愛你,你是知道的,只是……」於是我把我的擔憂與顧慮和盤托出,對於她肚裡的孩子,我顧慮更深,一來我生死未卜,二來這是近親結合的產物,我怕……媽媽聽我這麼一說,心裡就平靜了下來。她想了一會兒說:「我一直相信你一定能度過這道坎!再說我除了你,我心裡已裝不下任何人,包括你爸爸。我絕不會再回到他的身邊去,如果你真的離開了我,你想我還能活下去嗎?

至於孩子,我想再等幾個月,到時自然能檢查得出他的好壞,我欠你爸爸太多,我想把孩子生下來,也算給楊家留下了一點血脈,兒子老公你也後繼有人啊?所以,為了我,為了孩子,還有你爸爸,你一定要堅強活下來!」聽了她這段感人肺腑的談話,我還有什麼話說呢?

不久,爸爸回來了,他叫我們離開上海去日本,他說到那裡我們的一切都可以重新來過。他也已聯繫好了那裡的醫生和醫院。畢竟我們都還是親人,他把一切都替我們想好了。當然,那天我們三人見面時還是都很尷尬,尤其是爸爸發現我媽媽妻子已有身孕時,那種表情好複雜。但他還是很大度的祝福我們,還囑咐我們在異國要彼此互相照顧。

我經過近半年的治療,我竟神奇般的康復了!不久,我們在日本更名改姓,領了結婚證書,我媽媽妻子珊珊,為我誕下一個男孩,孩子一切都很正常。

我們離開了日本,沒回上海,去珠海定居下來,從此,我們一家三口過著溫馨甜蜜的生活。

字節數:26364

【完】


Tags: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再來吧,姑母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迷倫亂常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