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錯的下午 人妻美婦

格雷先生站在城市商場的入口處,看著人們從他身邊走過,做他們原計劃去做的事。他收到了幾個怪異的眼神,但沒有人真正去關注他。他身上披著長灰色的風衣,隨風被吹起。一對反光墨鏡擋住了他的眼睛。

他站在這裡,正為即將在不知情,平凡的建設中製造肆虐的混亂做著準備。無辜的市民在人群中穿梭去購買,一切他們心中所希望的東西。從現在的開始,也許,他們會更希望留在家裡。相反,他們來這裡買衣服,食品,光盤,DVD光盤,視頻遊戲,玩具……信用卡刷一下,他們就可以擁有這一切。

這似乎有點太無聊了。

格雷先生知道他們需要給他們的世界一點興奮。

最後,他穿過重重玻璃門進入。人群中的抱怨充斥他的耳朵,他穿過繁忙的食品店。

這家商場是兩層高:利用更多的空間來容納更多的潛在買家,和更多的空間來容納更多的人來治癒格雷先生的無聊。

這將會很有趣。
1-野性情緒波動

他發現了他的第一個受害者:一位母親和女兒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出來購物,她們的雙手提著很多購物袋。她們似乎很普通;格雷先生只是無法忍受這種情況繼續下去。面帶微笑,他平靜地開始跟隨她們。

女兒看起來大約十八歲,她的黑髮頭髮後紮著一個馬尾辮。她穿著保守的衣服,網球鞋和牛仔褲。母親也好不到哪裡去。她們都有很棒的身材,卻偽裝成守法,有信仰的,好心人。

「你認為今晚我可以讓桑迪來過夜嗎,媽媽?」女兒禮貌地問。

「哦,我不知道,親愛的,」她回答道,也很客氣,「你父親的父母今晚要過來吃晚餐。」

女兒有點失落,「哦,好吧。那明天呢?」母親用一種震懾的眼神看著女孩,女孩轉了轉眼睛「,我知道……夜晚得去學校。」

格雷先生不能再忍受這一切。他默默走到兩個道貌岸然的女士背後打了一個響指,開始了他的娛樂。兩個女人聽到格雷先生的響指聲轉身看了看;他只是笑著點了點頭,當她們繼續往前走。

這個年輕的女孩開始了談話,「所以,無論如何,我告訴導演我不喜歡做另一套肛交的表演。我真的很想吸吮公雞!於是,他把我拉到裡屋,告訴我把它吸出來-」

「你吸了他的傢伙?」

「嗯,差不多……」

格雷先生停了下來,看著她們走遠。她們所有的行為舉止開始轉移成為她們新的現實-

作為廉價的色情明星,他的一天已經開始。他朝另一個方向走去時,矮而纖細的亞洲女子撞到了他。

「看你的路!」她粗暴地大喊。

格雷先生笑著把他的手伸向她的臉,啪的一聲。女子給了他一個很奇怪的表情,然後變得迷茫的樣子。她低頭看著她的胸部開始腫脹。

「嘿!什」是她唯一能說的當她的襯衫開始對她越來越大的乳房變得緊繃。她用她攜帶新公文包掩飾她的尷尬。「噢,我的天!」她尖叫,她轉身跑向洗手間。之後她會發現她的新乳房都非常敏感,3個小時都無法離開洗手間,所以她可以用手玩自己,扯她的勃起的乳頭。

商店經理看到格雷先生在外面走了出來。他是一個中年戴著眼鏡的男子,頭髮梳理的整齊。「她怎麼樣了?你對她做了什麼?」

格雷先生笑著走開了。

「嘿!你回來了!」那人喊道,「我會叫警察!」

儘管如此走開,格雷先生把手舉到他的肩膀以上,再次打響指。該男子突然就知道出事了。他的喉嚨一種奇怪的感覺深深跟隨他的胃部一種奇怪的感覺。他還不知道,但他剛剛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格雷先生走進一家內衣店。牆上的照片顯示出令人驚訝的美女模特,展向了市民如果他們買了這些產品,他們會成為的樣子。模特炫耀的花邊,時尚的服裝也是如此。一個女人走到他跟前,給他一種異樣的目光。「我能……嗯,幫你嗎,先生?」她身材高大,年輕。戴著一副眼鏡,給人她曾在一個圖書館工作的印象。

格雷先生緩緩點頭,笑著。

女人看了看身邊的商店,有點困惑。「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

抬起他的手,格雷先生打了個響指。

這個保守的女人,眼神開始發呆,她的嘴吧張開。然後,她把她的上衣撕開,露出一個緞子文胸托著她的奶,但她又猛的將其拉下。接下來,她彎下腰,把她的褲子脫了下來,用她的拇指勾著她的內褲,拉了下來。

她現在裸體站在她的店裡,盯著空氣。格雷先生拿起一套黑色蕾絲內衣,柔軟的胸罩,吊帶襪和皮帶。他把這些給她,她趕緊穿上。然後,她向店門口走去,站在入口的外面。如殭屍般的女子靜靜地站在外面,穿著像她的商店牆壁上模特一樣的內衣,突然經過的人都停了下來。

格雷先生然後再次打了個響指。她的目光回來了,她搖搖頭。「咦?什麼?」她問。然後,她看到在她周圍聚集的消費人群。恐慌瀰漫她的眼睛,她的臉變成尷尬的鮮紅色。她試圖逃跑,但她的腿並沒有合作。她試圖掩蓋自己,但她的手臂也一樣固執。她所能做的就是尖叫,「什麼事發生在我身上?誰來幫幫我!」

格雷先生漫不經心地走到她面前。人群看上去很害怕

她懇求他,「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這一點,但請停止!求求你!」格雷先生緩緩抬起手,最後一次打響響指。

她皺起了眉頭對這個陌生的,但有有魔力的人,然後低頭看她的腳。人群已開始採取一個閃亮的眼色給他們。很奇怪。然後,她回頭看了看格雷先生,他只是笑笑。恐慌瀰漫了她的眼睛。

「塑料!我的腳變成塑料的了!」

眾人驚恐的看著。整個商場變得寂靜除了這個尖叫的女人環顧四周,尋求幫助。「有人請阻止他!他對我做了什麼!我感覺不到我的腿了!」不僅是她的雙腿變成塑料,她的手臂也越來越僵硬,以及。閃亮的拋光流入了她的腹部,並到她的胸部,她的乳房變得像岩石。它持續到她的脖子,驚慌的神色開始消退。雖然違背她的意願,她開始露出撩人,性感的目光。

然後,就這樣,她已完成。商店經理已經被改造成一個人體模型。她看上去太奇妙。

格雷先生很高興他的創作。他已經吸引了全場的關注。

他們都開始尖叫和逃跑。隨著他的手指的另一個響指,所有的門和出口砰的一聲關。

玻璃變得牢不可破,手機變得不可操作。

這時候,真正的演出開始了。
2-混亂

「女士們,先生們!」格雷先生高於面人行的台階上喊道,「我如此榮幸受到你們的關注?」

一種不安的沉默入侵整個商場,所有客戶在商場的大片空地聚集在這個強大的男人的下面,看看發生了什麼事。丈夫和妻子,兒子和女兒,他們都在格雷先生的擺佈之中。

「我叫格雷先生!我很高興在星期六的下午來到這裡!雖然我敢肯定,你們都後悔無比曾經邁進這個地方。但是,看起來……」灰先生瞥了一眼無用的出口,「……我們要留在這裡了!」

一些喘息和叫喊從人群中響起來,但是又變得沉默。「我知道你已經看到了我的能力。」他現在看向冰凍的商店經理,仍然在那裡,離他不遠處擺出一個性感的造型。

「……但是,只是為了確保我們能明白誰說了算,現在……你!」他指向一個單身女子。

她看著她。她出現由她自己到這裡來。「我嗎?」她溫順地問。

「是的,就是你!」

「嗯?」她問。

「變成街頭妓女!」灰先生命令道。

露出一個震驚表情,但後來她的傳統服飾變成了到大腿高的絲襪,一根點燃的香煙,萊卡抹胸和迷你裙,完全露出她屁股的美景。格雷先生笑了起來,「沒問題,甜心!有人想出兩塊錢來個口交嗎?」她嘲笑自己,現在不得不在被鎖的商場裡度過一個美好的時光。以她的觀點,現在可以在這個不錯的地方做一些生意。

人群面面相覷,不知道誰將會是下一個。

「你!」Grey先生指著一個二十歲的男孩。

「我嗎?」他溫順地問。

「是的,就是你!」

「是?」

「變成一個小女孩!」

男孩驚恐地氣喘吁吁但隨後咯咯地笑了一下,聳了聳肩膀。「’K,先生!」一個不屬於他聲音說。一對金色的辮子的從頭上批下,他開始在縮小尺寸。他的名牌牛仔褲和昂貴的T恤褪色成粉紅色碎花連衣裙。這個男孩現在是一個五歲的小女孩。他的思想,被卡通和玩洋娃娃所佔領。

格雷先生看了看周圍,「你!」他發現了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和她的丈夫。

她尖叫,知道了她的命運,「不!不是我!」

「變成猴子!」

「不!」她很害怕,但很快就開始蜷縮身體並在地上拖動她的指關節。她的大腦萎縮,萎縮,隨著她變得越來越笨,直到她只是一個咿呀學語的動物。毛髮開始鋪遍了她的身體,她開始變得越來越小。不久,一個微笑的猴子從一堆女裝裡爬了出來,跳上其前夫的肩膀。

男人只能驚歎,陌生的男人想對我的寵物猴子做什麼?他把一些軟糖掏出來餵給猴子。

格雷先生現在很滿意。人群對他的每一個手勢感到震撼和顫抖。「現在大家都可以看到我能做些什麼,你都這麼好心保持冷靜,我保證我會盡力使這一切盡可能無痛!」他緩緩走下樓梯。

「現在,」他開始說,「我希望所有的女性站到這邊,男人站到那邊。」「現在!」

格雷先生喊道。

他發現一個好看的女人跟隨其他女人站到了牆角。「你!」他大喊一聲,指著。她愣了,慢慢地轉過身來,嚇壞了。她看上去是大概是上大學的年齡。智力型。「你會喜歡吸吮我的公雞。」

然後,突然之間,這成了真的。

他坐在一個木製的長凳上,等待他新創造的口交者。年輕女子的嘴充滿口水,蹦蹦跳跳地跑過來,笨拙地倒在她的膝蓋。相對於其他這正是她想要……公雞在她的嘴裡。

格雷先生看著擁擠的人群隔離,然後再次沉默。這位年輕婦女熱情地咕嚕咕嚕上下吮吸他巨大的傢伙,毫不在意周圍的眼神。「現在,讓我們有一點點的娛樂!」他說,搓著手,就像他在感恩節晚餐上。

他似乎是掃瞄女性人群。「嗯……」他仔細看了所有的女人和她們的女兒。接著,他發現了。「你們兩個!」指著一個中年婦女和她十幾歲的女兒。「上前來!」

兩個女人交換了緊張的眼色,然後慢慢地來到開闊的中間,人群以懼怕的眼神看著她們。母親和女兒抱著對方,不敢想像將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年輕女子仍然咕嚕咕嚕的在格雷先生的腿之間吸著,當他觀看演出的開始。有一個女孩吸你的傢伙,當你命令,轉化一大群人供自己娛樂休閒是多麼有樂趣啊。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母親。

她自信的站直為了保護女兒,答道:「特麗」。

格雷先生點點頭,「特裡,你希望看到你的女兒過怎樣的生活?」

女兒畏縮在她懷裡。特麗看著她,說:「我想要的是貝基過受人尊重和成功的人生。」

格雷先生笑了。年輕女子抓住他的陰莖,而她開始吸他的球。他看得出,她在笑。這一切都是她現在想要的。「你怎麼想,如果你的女兒成為一個脫衣舞孃?」

特麗氣喘吁吁地說,「你著怪物!你竟敢建議這樣的事情?」

「難道這不是事實嗎,你一遍又一遍的試圖說服她進入脫衣舞行業?」

特麗現在一臉疑惑,「哦,當然……呃,我是說……不!當然不是!你對我做了什麼,我……我的頭……「

「是不是真的,你一直想她跟隨你的腳步,特麗?」

特麗環視房間。有些東西是不對的。她過去不是特裡塔嗎?哦,她曾在色情酒吧工作過……不,等一下……這是不正確的。是嗎?

「是的,這是真的!」特麗塔說。她的上衣裡開始一對DD的氣球在她的胸口浮出了水面。她的恭敬的烏黑的頭髮很快就變成了一個便宜染的金髮。她的衣服變成一對牛仔熱褲,她漂亮的鞋子成了紅燦燦的膝蓋高的靴子。紋身出現在她的身體,包括她的乳房和屁股。

她現在什麼也不是,除了是一個老了過氣的脫衣舞孃。

貝基驚恐的看著她的母親,「媽媽,發生了什麼事嗎?」

「你他媽在說什麼,親愛的?」特麗塔問道。

格雷先生替她回答說,「她經歷過很多事,貝基。」貝基睜大了眼睛看著格雷先生。

「是的,你的媽媽早在她的日子裡很出名。是不是,特麗?」

「以你的屁股發誓是的!這屁股可以得到任何堅挺的雞巴,」她宣稱。她所受的教育被刪除,並由高中輟學所取代。「現在,如果我可以讓我的女兒替我在舞台上演出,我們可以賺來大把鈔票了!」

「媽媽!」貝克抗議在圍觀的人群面前。

「現在,親愛的,我們已經談過了。你已經有了一對不錯的奶子……」

格雷先生已經看夠了,「好了,女士們。而且,貝基,你下周要像你的母親說的那樣輟學,好嗎?「

貝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兩個女人走回人群休息,但她母親的想法似乎並不那麼糟糕了……

到目前為止一切進展的很好。格雷先生現在享受自己的時間。他低頭看著他個人的口交者。「你叫什麼名字,婊子?」

她從她口中吐出足夠長說,「阿曼達」,她又吞了回去。

「不再是了。你的名字現在是Cocksucker。清楚了嗎?」

她再次彈出出來,「是啊!」

「你叫什麼名字,阿曼達?」

她看起來很困惑,「呃……Cocksucker。誰是阿曼達?」她不知道這傢伙在說什麼,但她肯定知道她愛吸吮他雞巴。

格雷先生回顧了在圍觀的人們。「誰想成為下一個?」他問。沉默回答了他。「好吧,我只好選人了。「

一個大概三十年歲中期一個人看著剛剛足夠的自信吸引了格雷先生的眼睛,於是他叫她到房間的中央。她戴著眼鏡和穿著漂亮的長禮服。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聰明的女人。

「珍妮弗•丹尼爾斯,」她肯定地說。

「你的職業是什麼,珍妮弗•丹尼爾斯?」

「我教人類學在大學。」

「哦,真的嗎?」格雷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你一定有一個相當高的智商,是吧?

「詹妮弗在思考事情的走向,」嗯……我想。「她現在看起來多了幾分害怕,」你看,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做,但我向你保證,我們可以做一些事,如果你讓我們全部離開。只要告訴我們你想要什……「

「現在你的智商是20,」灰先生打斷她。

詹妮弗的睜大了眼睛,隨即幾乎閉上和呆滯。口水從她的嘴角慢慢垂下。幾秒鐘過去了女人盯著空氣,然後她倒退了幾步,降落在她的屁股上。

「你感覺怎麼樣,丹尼爾斯女士?」

詹妮弗環顧四周,說:「嗯……唔……呃……嗯……」

「我懂了。你能站起來麼,你這個愚蠢的婊子」。

她迷迷糊糊的一笑。無精打采地坐著,她的手臂在她面前晃悠,在她的臉上露出一個愚蠢的笑容。口水流了下來。

「現在,告訴我,你還對人類學感興趣嗎?」

她不知道男子在對她說話。她不知道她在哪裡。其實,她真的不再知道任何東西了。

她的頭像一個多雲的爛攤子。「Heeeeh…………Hehhhh」。她又傻笑了起來。

「好,這足夠了。您現在有一個愚蠢的十六歲的智商。現在回去與其他女人一起,」他命令道。

詹妮弗搖搖頭。「嗯,那好吧!但是,不要再,ummmmm……對我做其他的了,你發誓?」

格雷先生點點頭,「當然,對了,你現在是一個女同性戀,並會嘗試與你的所有女學生睡覺從現在開始。「笨女人緩緩點頭,試圖理解她剛才被告知的。

3-17秒

「好了,現在我們要加快速度了,我將隨機叫人,給你17秒告訴我為什麼我要讓你離開。」

一個柔軟的生意穿過人群。「我第一個……瑪麗•比爾斯!讓我上前去?」一位年輕的金髮女子從人群中出現,並走進了空地。

「好了,瑪麗……十七秒。開始吧!」

瑪麗退縮了,然後試圖拯救自己,「嗯……嗯,我真的不應該受到懲罰。我一輩子都沒做什麼錯事,我已經盡我所能成為一個好人。我……我只是……我只是想回家……」她看起來好像快要哭了。

格雷先生點點頭,「嗯……」的思想了一會兒,然後搖了搖頭,歎了口氣,「不,我很抱歉,沒有給我留下深刻印象。你現在是墨西哥黑幫妓女……」

突然,小麗的頭髮變得烏黑,她的皮膚變成棕褐色。長長的金色耳環從她的耳朵掛著,她的指甲增長了2英吋長。她嘲笑格雷先生然後大搖大擺地喊道。「什麼,夥計!我不需要這堆狗屎!瑪麗亞想和他媽的誰操B就和誰操B!」

格雷先生嘲笑他創作的女人,現在穿著可怕沒用的衣服,尋找著她的「男人」。他低頭看著Cocksucker。他抓住她的後腦勺,直到他射到了她的喉嚨。然後他把她帶回地面。她坐起來,用她的胳膊抹了抹沾滿精液的嘴,「怎麼樣?」

「很好,」格雷先生說,「但你現在是一個廉價的妓女,所以去賺點錢。」她漂亮的衣服變成相應的妓女的衣服,她跑了。「現在,」他開始掃視眾人,「讓我們……瓦萊麗•威爾科克斯!下來吧!」他笑著說,看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走過來。「十七秒瓦萊麗……」

「嗯,嗯,格雷先生?」格雷先生點點頭。「我保證我不會告訴任何人。如果你讓我走我就繼續過我的生活。我發誓。所以,你能不能讓我和我的朋友一起離開……

「她指著和她同齡的一群女孩,」……你永遠不會再見到我們。

格雷先生歎了口氣,「如你所見,瓦萊麗,我比較對女士們感興趣。但是……我看到你同樣也很感興趣,……我說得對不對?」瓦萊麗臉紅了一下,因為她與她的朋友一同來的這。她一直試圖保持這個秘密,她是女同志,但僅此而已,現在一切公開了。她點點頭,不與格雷先生的目光接觸。「看著我,」他嚴肅地說。她慢慢地抬起頭來。「這沒關係,這沒有什麼可羞愧的。但是,讓我們對你的性取向做些什麼。怎麼樣……我讓你是個完全的異性戀?」

瓦萊麗突然發現,女同性戀很噁心。沒有什麼,她更喜歡身上曬黑,肌肉發達的男人在她上面。想像著給多汁一個大公雞打手槍的畫面震顫著她的脊背。

「好了,回去女同志!」灰先生大喊一聲,調皮地。

瓦萊麗的想法突然拒絕了她。她抗拒著抹去她的頭腦裡那可怕的畫面和用女人的漂亮替換它。一個女人的乳房和她甜果多汁的舌頭,柔軟乳房觸感是所有她需要的。

「現在,你是一個騷貨!」

瓦萊麗的外形發生戲劇性的改變。明亮的金黃色卷髮從她的頭上長出,粉紅色和閃閃發光的衣服現在覆蓋了她。她咯咯地笑了,用手指縷繞著明亮的金色的頭髮,環顧四周,迷茫,人們都看著她。

「你不覺得好些了嗎?」灰先生笑問道。

「完全!」傳來高亢的答覆。

「瓦萊麗?」女人面帶微笑看著他,「你想嘗試一些我的魔法嗎?」她似乎很興奮。

瓦萊麗呆呆地點點頭,咯咯地笑。「好了,瑪麗,你希望我怎麼辦?」

她努力的思考。現在思考對她來說會是一個艱巨的任務。但她終於想出了一個回答,

「嗯……就像,我的胸部可以完全更大。?!」

格雷先生點點頭,突然瓦萊麗的胸部刺痛。一對巨大的,顯然假的,奶子出現了。「還要別的嗎?」瓦萊麗看著她的朋友,「好吧,我的朋友都,很性感……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你能不能讓他們像我一樣?因此,我們不能,做愛之類的?」她的朋友們看著驚慌失措。但是,突然間,她們都成了一群咯咯笑的女同志騷貨。瓦萊麗看著這一點很高興。「非常感謝,格雷先生!」

格雷先生又點了點頭,「順便說一句,當有人說你的名字,你就會變笨一點。……」

瓦萊麗看著嚇壞了,「真的嗎?」

「是的,瓦萊麗。」

她的目光閃爍當另一個討厭的傻笑逃出她的嘴,她的智商比從前更低了,「酷!」隨著說,她跑向她的女友再剩下的時光持續做愛。她會聽到她的名字很多次,就在今天,她最終將只是一個流口水的性玩偶,供她的朋友傳閱,和使用。

格雷先生轉身向人群,「現在,讓我們看看朱莉和安德魯。」

朱莉和安德魯是兄妹。他們從對面的人群出現,半路遇見。他們手拉著手,他們轉向了他們的俘虜。

「十七秒,」他只說了。

朱莉開始說什麼,但被她的哥哥打斷了「無論我們說,你還是要做的……無論是你做的……我們,」他氣憤地說,「……你他媽的混蛋。」朱莉看上去嚇壞了。她知道什麼更糟糕的將要到來,現在她的哥哥已經侮辱了有權勢的人。安德魯繼續說,「我只是想讓你知道,當這一切結束我會殺了你。」格雷先生似乎深刻的印象,「我對你的自信感到震驚,安德魯。但是,你有沒有被你妹妹吸引到?」

安德魯看著朱莉歎了口氣,「你這個混蛋。」

朱莉眼泛淚光,「不要……我不能……」

格雷先生毫無同情的說,「我們都知道,只有愚蠢的鄉巴佬才想操她的哥哥或是妹妹,不是嗎?」

朱莉搖搖頭,告訴自己,這是一個夢。然後她睜開眼睛,看見她穿著廉價背心和半截的牛仔褲。她甚至沒有穿胸罩。然後,她抬頭看著安德魯,她的褲子感到暖流。這卡車司機的帽子,他穿著……那些骯髒撕掉了的牛仔褲……他以前穿過麼?她不知道,但她什麼都不知道……「媽的,兄弟,你今天看起來真棒!」一個厚厚的南方口音已經混合成她的聲音。

「謝謝你,妹妹。你看起來也不錯,朱莉蘇……」他露出變態的笑容,朱莉蘇有點臉紅。

「你想更舒服嗎,安迪?」

安迪點點頭,不相信它是一個幸運的傢伙,可以操這麼「俊俏」的朱莉蘇。他迫不及待地告訴其他拖車公園的傢伙。但是,他們會都知道他在說什麼,當然,因為朱莉蘇從拖車跳上另一輛拖車「比熱鐵皮屋頂的青蛙更快」,因為他們的媽媽總是說。「有樂趣的傢伙!」灰先生說,揮舞著他們走了。

安迪拍了拍他的妹妹的屁股,他們走了,朱莉蘇會乞求他把它放在她的屁股裡之前吸吮他的陰莖。然後,她讓它從後面插進去,更多的吸它……

4-WISH

人群越來越小。

「現在讓我們玩一個許願的小遊戲!」每個人都恐懼地期待在看著。「我希望,這裡所有名字以S開開頭會變成一個愚蠢的騷貨!」突然,所有的莎莉和蘇珊和薩曼莎開始覺得很奇怪。桑德拉•戴維斯掙扎著她的想法,「不!這可不行!我很聰明!不要讓這種情況發生,桑德拉。堅持,稍等。也許它會通過,它不會EFF…………Eff為Ummmm……呃……就像,我想一些公雞!嘻嘻!」

斯泰西•湯普森被嚇壞了,「不,不,不!我是商學院的學生!這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我很聰明!!我有,大的大腦!我是一個有大腦的女孩!大大大……嗯……大傢伙,大公雞……OOOOOO……我很想環繞公雞用我的放蕩的嘴唇,讓他操我的榆木腦袋。」莎朗•麥克米蘭慢慢備份靠在牆上。她揉了揉迅速排空的頭,「沒有什麼可以做的是嗎?我永遠也不會是相同的莎朗。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們永遠不會再見到我……,這一點都不酷!如果我,不想成為什麼騷貨之類的東西!嗯……ummmm……

等等……也許變成騷貨真棒!涼!我覺得愚蠢了!嘻嘻!這可能很有趣……「格雷先生看著女人們突然迷失在,滿足她們的新性慾。他笑了,」這很有趣!現在,我希望所有這裡……27歲的人,如今將成為1歲!「一聲驚呼穿過人群和任何人誰不是27歲的會覺得,他們贏了彩票。漢娜盧米斯看著她的朋友,」達納,幫幫我吧!我會變成一個孩子了!幫幫我,幫幫我吧!帶我離開這裡!嗯……我感覺很奇怪。喘氣!我在萎縮!天啊!怎麼樣!?舞會嗯……我的意思是,那所中學?我應該明年開始!等一下,這是不對的。

我剛一年級,懷特?我想回家!我想我的媽媽!!

大衛•威廉姆斯拔腿就跑,「我必須離開這裡。我……哦,媽,我變得越來越小。

我越來越瘦!我看起來像我十四歲!我的意思是,我不是14歲……我的意思是,我已經迫不及待十歲!然後,我就大了!OW!我摔倒了!我站不起來……我甚至不會走路了……大小氣鬼……把我變成了呸呸布布嘎嘎!「薇薇看著雷諾在她身邊,」哦,上帝,每個人的會看我變成一個嬰兒!這太尷尬!如果我有一個青春痘!?沒有男生會喜歡我,如果我有青春痘!嘿,我的乳房呢?我的意思是,我不能迫不及待地想要胸部。男孩只喜歡跟有胸部的女孩一起。我的意思是,等待……男孩真討厭!我不’關心,如果沒有男生看著我!他們是愚蠢的!是啊!嘿,怎麼每個人都在看?喘氣!我的褲子都濕了!我覺得我得去小便!我去小便嘎嘎咕!

5DISINTEGRATION

「嗯,這一直很有樂趣。但是,恐怕是時候讓我離開了,」格雷先生對他面前扭曲的郊區購物中心的人群說。「但是,對於那些……沒有被改變的……」格雷先生說,面帶微笑,「……你現在都變成豐滿的妓女。再見大家!」

格雷先生慢慢地穿過人群。他通過大胸部的媽媽在揪著她們的乳頭,大呼著,她們會吸吮他的陰莖只要一塊錢。他通過這些大胸媽媽的丈夫在探索自己新形成的的誇張女性的身體,玩弄著自己和傻笑。

他通過青少年,誰前來購買自己喜歡的男孩樂隊「新的CD或一些新的時尚裝備。他們不再會做簡單的數學並很難找到語言來表達自己,但他們現在可以專業的吮吸雞巴,知道如何從一個男人賺盡可能多的錢。他們大聲向格雷先生說,操屁眼只花費他二十塊錢。

這已經真正是極不平凡的下午。他知道他會很快又會無聊。他笑了,他退出商場,笑嘻嘻的,他不知道,他下一次會去哪……


Tags: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