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舅舅家狂干舅媽 人妻美婦

「我操!『小鋼炮』大神不愧是大屌啊,直接深喉插入啊。」看著我將大雞大插進舅媽的嘴裡的照片,狼狼紛紛狂叫了起來。

「是啊,這人妻也很騷啊,『我心隨風』太性福了,有這麼能幹的老婆。」

另一狼友看到舅媽張大了小嘴,狂吞肉棒也是叫了起來。

貼子瞬間火爆了起來,隨後舅舅「我心隨風」的ID也上線了,開始將他錄制的視頻給大家點播。

視頻一開始直接被彈幕佔滿了。

「呀哎,為什麼帶著面具啊,要是不帶面具多好啊!」

「這面具有毒!」

「我操啊,『小鋼炮』大神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啊,就這樣直接插進去了。」

「樓主威武,你老婆叫得太淫蕩了,聽得我都受不了了。」

「我正跟我老婆在學習中,學一下大神是怎麼綠妻的,看得我都硬了,我先干幾下我老婆。」

「『小鋼炮』大大好持久啊,我老婆說看得她都濕了,下次要不要幫我綠妻一下啊。」

視頻放得非常的火爆,引得狼友都紛紛發彈幕,在一點寬敞的套房中,60寸的互聯網電視也在播著此視頻,一對男女看得非常的興奮。

「若蘭,你看大家都說你好騷啊。」男人從後面很興奮的幹著女人。

「死相,這還不是你的主意,你看著我被別人干就這麼硬,這都硬了好多天了。」被稱作「若蘭」的女的很滿足的赤裸著全身,趴在床上被男人幹著,對男人重振雄風也是十分的欣喜,畢竟別人家的牛沒有自家的牛方便。

二人都抬著頭看著視頻上的狼友評論,電視上傳來了急促的呻吟聲,這讓「若蘭」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淫靡的場景,自己戴著面具被一個年輕的大雞巴男生狂幹著,這讓她全身又再次變得敏感,被老公狂幹了幾下就達到了高潮。

「是不是被『小鋼炮』大神幹得很爽啊,還想不想再被干啊?」男人見老婆被自己操上了高潮,有些自豪,又邪惡的問道。

他當然是知道老婆是看著視頻很有感覺,又想到了被大雞巴干的那種場景,所以才會變得如此的敏感,但是畢竟現在是自己把老婆幹上了高潮,以前她還在埋怨自己從來沒有給她過高潮的感覺。

而且自己本來有些陽痿和不舉,但看著自己的老婆被人這樣毫不憐惜的狂操著,內心又是糾結又是興奮,原來很難勃起的肉棒一看這視頻,或想起那場景,直接就硬了起來。

「討厭,人家這不是配合你治療嘛,我只想讓你幹,操我……」「若蘭」呻吟道。

不一會兒,二人再次攀上了巔峰,此時的場景要是讓我看到,我一定會大驚,這不就是舅舅和舅媽嗎?

幾天後,我再次登上了論壇,我的幾個貼子和舅舅的貼子還是那樣的火爆,我再次點開,看著自己干舅媽的場景,但是卻是有些遺憾。

雖然我知道那是舅媽,那種操著舅媽的感覺也很好,但是大家都戴著面具,舅媽並不知道是我,要是知道了那幹起來不是更爽了。

就當我百無聊賴的瀏覽的貼子狼友的回復時,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喂,小剛嗎?我是你舅舅!」我聽到是舅舅的聲音立馬精神了起來。

「是這樣的,我的筆記本剛才進水了,找了幾個維修點都沒修好,我筆記本裡還有些合同呢,這不週五了嗎?你有時間嗎?幫我看一看?」

我連聲答應,愉快的掛掉了電話!

「臥槽,剛打瞌睡就有人送枕頭過來!舅舅這是叫我去操舅媽嗎?」我想到舅媽那豐乳肥臀的美艷胴體,下體不禁又是一挺。

我故意穿上寬鬆的嘻哈褲,內褲直接扔到了床上,直接出門了。

「哎呀!小剛,人來就好了,怎麼還提東西!」

我雙目一亮,開門的是舅媽,這時還沒到晚上6點,舅媽在家還穿著制服。

舅媽叫何若蘭,在銀行當大堂經理,比舅舅年輕了將近十歲,正是女人最有韻味的時候。

她此時穿著白色的襯衫,脖子上有些細汗,隱隱還可以透過白襯衫看到那豐滿的雙乳,我用力遏制住下體的衝動,笑嘻嘻的走了進去。

舅舅見我過來救場,十分的高興,很熱情的招呼著我,我連忙放下我隨身帶來的筆記本電腦,開始查看他電腦的問題。

「嗯,舅舅,這明此的進水啊,直接從鍵盤滲進了主板了,維修人員怎麼說?」

我看了一眼問道。

「他們說得返廠修,至少得半個月,但我裡面的材料週一就要用了,小剛你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舅舅有些著急的問著。

「哈,舅舅你算是找對人了,這個品牌的筆記本以前我就有維修過,分分鐘給你搞定!」我拍著胸脯自信的回答道。

開玩笑,就算是能搞定,也得拖個一天啊,我好找機會跟舅媽好好相處一下。

「若蘭,那你快去做飯吧,等會好好犒勞一下小剛!」

我聽到要讓舅媽犒勞我,想到的畫面是舅媽用那豐滿的肉體在給我服務,直接讓我的肉棒又是一挺,還好坐著沒被發現。

我開始拆起了筆記本,將主板上的水用毛巾吸乾,挺上了一條鬆動的線路,重新裝了回去。

這時我靈機一動,在開機話面選擇了「帶命令的安全模式」,打開後電腦桌面一片漆黑,我打開「命令提示符」,打了一大串的幫助命令,屏幕一直的滾動。

舅媽看得有點「不明覺厲」,也蹲下腰湊了過來,我挺起胸,伸長了脖子偷偷的瞄了一眼舅媽的胸口風光,那豐滿的乳房將襯衫撐得緊緊的,透過襯衫看到了雪白的豐乳,那對豐乳前幾天就給我乳交過,這又讓我興奮得顫抖了一下。

「小剛好厲害啊!」舅媽滿是欽佩的說道。

這句話又讓我吞了一口唾沫,因為在不久之前,舅媽被我幹得不要不要的,就呻吟的說道:「小鋼炮大神,你好厲害啊!」此情此景讓我興奮的不能自已。

我開始插上了優盤,用命令將舅舅所說的文件夾分二次拷到了優盤中,然後再次將筆記本拆掉,將硬盤拆了起來,放在窗戶邊,美名曰讓其通風,自然風乾,明天再繼續。

「舅舅,你先用我的筆記本看一下其中的一部分材料,現在只取到了一部分,數據有些損壞了。」

「啊!數據損壞了怎麼辦,恢復會不會很困難!」舅舅心中一驚,因為他也是聽說過,硬盤上的數據要是損壞了,很難恢復。

實際上數據已經都拷到了我的優盤上了,我只是拿出了一部分而已,這樣才有理由留宿啊。

「沒事的,等明天硬盤風乾一下,你把它放進米缸裡,明天拿出來就可以了。」

我想了一個比較通俗的理由。

「是啊是啊!我之前就聽說過,手機要是進水了,放進米缸一天就好了,還是小剛有辦法啊!」舅媽此時終於可以插上話了,也開始秀她在微信學習到的生活小竅門。

「好,那我先看一下材料,若蘭你拿過去一下,看看有沒有快可以吃飯了,我先把這個材料改一改。」

「嗯,舅舅你就好好改吧,你要不要試試我這邊一千多塊的耳機,我這邊有無損音樂,聽起來特別棒!」

「舅媽還在炒菜呢,估計還要半個小時,你先改一改,來,我給你戴上試看看。」

我很熱情的將我脖子上的頭戴式耳機摘下,給舅舅戴了上去,舅舅聽著他很喜歡的「黑鴨子音樂」開始專心的看起了他的PPT和合同文件。

我拿著硬盤,穿過客廳,來到了廚房,舅媽何若蘭正是忙前忙後的炒著菜,見我過來搭把手也很是高興。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她聊著天,還時不時話了幾個黃段子,也逗得她嬌軀亂顫,看得我腦子一熱。

我見飯都做得差不多了,把從筆記本拆下的硬盤遞給了她,舅媽提了下制服裙,彎下腰半蹲著開始打開米蓋。

我從後面覺得她的臀部非常好看,很圓很翹很豐滿,修長勻稱的雙腿雖然此時沒有穿著絲襪,但黑色短裙下方露出一大截白嫩誘人的大腿,此時她像是翹著肥臀在誘惑我一般。

我頂著滾燙的下體,從背後摟住她的腰,硬梆梆的陰莖頂在了她的兩股間,在外面研磨著。

何若蘭此時剛蹲下,只覺得臀部被一個滾燙的硬物頂住了,這讓她心中一顫。

「小剛,你在做什麼!」何若蘭急忙問道,剛才和外甥在狹窄廚房的幾次身體接觸讓她感很是熟悉,特別是外甥寬鬆的褲子時不時的高高頂著,這讓她有些心煩意亂。

「舅媽,我好喜歡你啊!」我將她的黑色短裙慢慢往上拉,露出了純白色的內褲,我迫不及待的一把就把舅媽的內褲給脫下來,陰莖很是準確的頂在她的小穴上,我從後背頂著她,陰莖也沒有著急插入她的陰戶內,而是在外面研磨著。

「啊!放開我!小剛!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何若蘭從被後被我緊緊的摟住,在掙扎中內褲竟然被外甥脫掉了,讓她又羞又怒!

「老公!救命啊!強姦啊!!!老公!!!」何若蘭奮力的感著丈夫的名字,但卻沒有任何回應!

「小剛!你不會把你舅舅怎麼了吧?!」何若蘭想到色情電影裡,都是丈夫被殘忍的殺害,然後妻子落入了罪犯的手中,想到自己的丈夫可能遇害了,她驚得臉色發白。

「想什麼呢!舅舅是在聽歌,你叫破喉嚨他也是聽不到的。」我從舅媽的臉色想到了她的想法,不禁有些好笑。

「那就好!啊!小剛,快放開我,你這是亂倫!是強姦啊,你這樣讓我怎麼跟你媽媽交待!」何若蘭聽到自己丈夫沒事,想到自己下體涼休休的,一個粗長的硬物抵住了她的要害,這讓她心中又是一緊。

「小剛!你不要衝動,你這個年紀喜歡女性是正常的,但我們是亂倫,我們不可以這樣啊,我給你介紹女朋友好不好!」

「小剛,求求你放開我……嗚嗚……」何若蘭各種哀求的言語都說了出來,但自己的外甥卻是無動於衷,那強有力的雙臂將自己扣得死死的。

雖然她是從後面被抱住,看不到身後的情況,但是從光涼屁股上傳來的觸感,那陰莖又是滾燙又是粗大,這讓她有些驚異!

每個女人都有幻想過自己被強姦的畫面,羞侮、強烈、快感、無奈,各種心思都湧上了心頭。

「舅媽,你嘴上說不要,身體還是身誠實的嘛!」我戲虐的說出了電影裡最狗血的台詞。

「我……我沒有……小剛,你不要這樣!」何若蘭感受到自己下體的濕潤臉色一紅。

「騷蹄子小君!你不是說你最喜歡狗趴式的被大雞巴哥哥從後面狂干的嗎?」

我趴在舅媽的耳邊輕聲說道。

何若蘭聽到這輕聲細語,卻是宛若驚雷,被驚得臉色發紅,全身顫抖,身體都要癱軟了。

「你……你……你是誰!」何若蘭此時都要哭了,自己前段時間答應了丈夫幫他治療的請求,那也是因為自己身體確實也有些寂寞,然後戴著面具去見「小鋼炮」網友,她就取名為「小君」,根據她的名字的聯想,「君子蘭」,而且這是她臨時想到的外號,自己那時被那「小鋼炮」的大雞巴操得高潮連連,剛才外甥說的那句話,正是她那天有說過的。

「不會的!不可能!」何若蘭喃喃的道。

「舅媽,我就是小鋼炮啊,你上次叫我操你的時候,可以騷得要死,這麼多天沒干你了,你的騷穴都這麼濕了!」

我的肉棒在那的洞口入研磨著,看著舅媽糾結又舒服的表情,讓我很有成就感。

「舅媽,我要插進去了喔!」

「不要啊!啊!天啊!進去了……」何若蘭只覺全身一顫,一根他熟悉的硬物直衝陰道,狠狠的撞到了她的花蕊,讓她不禁長長的呻吟出聲。

「天啊!就是這個感覺,嗚嗚……丟死人了,真的是自己的外甥,前一段自己還在他面前被操得高潮連連,由於有錄視頻,為了給她丈夫看,她叫得是非常的騷。」

舅媽努力的壓低自己的聲音不過舒服感襲來還是輕微的呻吟出來道。

舅媽的陰道真的相當緊致,插入其中肥穴好像一張滾燙的嘴巴般,把我的陰莖給緊緊的包裹在其中,而且那陰道內壁好像活的般,不斷的摩擦著我的大肉棒,滾燙濕潤的陰道實在是太爽了,而我也是一寸寸的攻陷舅媽的肥穴,讓她迷失在慾望的海洋中。

「嗯,好脹好滿呀,好舒服……」何若蘭想到上次已經被我幹得高潮連連,反正羞人的樣子都被看過了,被幹一次是干,再被干就只能享受了。

她此時徹底的敞開了慾望的大門,上次錄的視頻,已經沒辦法再刺激起自己老公的反應了,她此時的年紀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也是憋了好久了。

「好大的雞巴,啊……我好喜歡!」舅媽何若蘭如一個得到極大刺激的女人大聲毫無顧忌的呻吟道。

此時大肉棒全部都塞入舅媽的陰道內後,那大龜頭進去舅媽的子宮內,感覺自己不止是身體的舒服,還有心裡的無比興奮舒服,胯下的女人是自己的親舅舅的老婆,雖然上次就幹過了,但那時我都是裝做不認識。

但此時是在舅舅家,而且舅舅還在客廳聽著歌,自己卻是很爽的在廚房放肆的操著他的老婆,想不興奮都難啊。

「舅媽,我的大肉棒終於插入你的肥穴內了,若蘭你終於是我的女人啦」

我對著胯下呼吸急促全身發紅的嫵媚舅媽大聲說道。

堅硬如鐵的陰莖從後背完全插入舅媽的肥穴後,我也就不在顧及什麼了,一上來就是開始一陣快速猛烈的抽插,這樣的速度與頻率不懂的,以為是要射精的節奏,不過此時我只是把自己心裡憋的全部發洩出來,胯下的女人是自己以前就覬覦很久的豐滿舅媽,現在被我幹得在淫蕩的大聲呻吟著,不知道此時舅舅要是摘下耳機,聽到自己老婆被我幹得如此呻吟,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大肉棒快速用力狠狠的抽插著,干的舅媽是哇哇的大聲呻吟著,二十八公分的粗大陰莖每次都插入舅媽的陰道內,大龜頭頂到舅媽的子宮上,舅媽的淫水是大量的分泌出來,大肉棒與舅媽的肥穴結合的相當順利與舒服,這樣的一次全根插入,都會讓舅媽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而且也是叫出更加大聲銷魂的聲音。

當大肉棒再一次拔出來的時候,濕漉漉如玉般的陰莖一直拔出到陰道口上,隨著陰莖的拔出淫水是不要錢般的大量流出來,透明的淫水不止打濕著陰莖,而且沿著舅媽的胯下一路流到了廚房的地板上。

這時,我突然想到,時間過去有點久了,萬一舅舅真的摘下了耳機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連忙摟著舅媽的腰,下體的粗硬肉棒就跟是緊牽著狗脖子的繩索,拉著她的臀部掉了頭。

客廳和廚房是用木作隔開的,中間有留了一個方便遞菜的小窗口,我們二人緊盯著舅舅的背景,繼續放肆的淫慾著。

「舅媽,在舅舅後面被人這樣跟母狗一樣操著,爽不爽啊!」我無恥的問道。

「好爽,好厲害,天啊,我要上天了!」舅媽確認了自己的老公戴著耳機,完全聽不到,大聲的呻吟著。

「嘿嘿,舅媽,是我的大雞巴厲害,還是舅舅厲害啊!」我繼續問道。

「小剛的大雞巴厲害,你舅舅下面都不行了,上次才會讓我去給你操,然後錄視頻。」

我聽舅媽講一起原由,不得一驚,原來舅舅下面不行啊,嘿嘿,那不是便宜我了,下次多來幾次啊。

「老婆,菜炒好了嗎?」舅舅突然大聲的問了起來,他抖了幾下衣物,稍微側身了一下,把我們嚇得身體都是一顫。

我見舅舅還沒有摘下耳機,連忙開始大開大合的抽插了起來。

這樣不講任何技巧純是用粗大的陰莖大起大合的抽插著舅媽的肥穴,這樣的抽插讓我極度的舒服,而且胯下的舅媽也是爽的不行。

而隨著舅媽的身體顫抖,陰道突然的縮緊依舊滾燙無比的陰道內,我知道媽媽是堅持不住要高潮了,此時舅媽陰道內相當有吸力,那力度都好像要把我的陰莖要咬斷般,陰道內壁好像有無數張小嘴巴般,咬住我的大肉棒不放鬆,滾燙的陰道更加是折騰著我的肉棒,此時舅媽騷穴內就龍潭虎穴,一不小就有可能被折騰的射出來。

「舅媽,舅舅快要摘下耳機了,你就這樣被我幹上高潮吧~ !」我雙手抓住舅媽的臀部大肉棒更加用力瘋狂的抽插著大聲說道。隨著赤裸裸舅媽身體的劇烈顫抖,舅媽子宮內洩出一波波的冰涼的淫水打在我的大龜頭上,此時滾燙的大肉棒緊緊頂在舅媽的陰道內,享受著舅媽陰道內高潮的快感。

這就是舅媽高潮著陰道的感覺,這是舅媽在她家裡被我的大肉棒抽插下第一次高潮,我打定主意今天晚上要讓舅媽永遠記住這個時刻,而且我心底也打定主意,以後我要讓舅媽高潮無數次,在我大肉棒的抽插下。

舅媽的淫水是一波波打在我大龜頭,滾燙緊湊的陰道內又是非常的舒服,我也不打算抽出來,堅挺滾燙的大肉棒全部都塞滿舅媽的肥穴,享受著舅媽高潮著的陰戶,趴在廚房裡渾身通紅劇烈顫抖著。

隨著舅媽的高潮好像整個世界都平靜下來般,剩下的只有舅媽大口粗重的呼吸聲。

「對了,我還戴著耳機呢!」

「老婆,可以上菜了嗎?剛才沒注意,竟然弄了好久,肚子都餓了。」

見舅舅要轉過身來,我連忙將舅媽往窗口拉下,讓她的頭對著我的下體,粗大的肉棒就這樣無禮的插進了她的小嘴裡。

「馬上好了,舅舅,等下我給你端上去。」我此時面色有些潮紅,這種差點被抓奸的快感太爽了。

舅舅此時絕對想不到,她老婆此時正奮力的吞著我的大肉棒。

蹲在我胯下的舅媽手嘴並用,動作也加快了許多,配合著我的挺動的動作,用力地吮吸著我的肉棒,彷彿在催促我快點射出來給她。

舅媽就像真的要吃掉肉棒似的,將其吞入喉管深處龜頭頂進喉嚨裡。雖然有點呼吸困難,她還是開始前後擺動。膨脹的龜頭和喉嚨摩擦,這種強烈的快感使我產生射精的衝動。

「哦……舅媽,我要射了!要在你老公面前射精了」我的腦子裡閃過這樣的念頭,下意識地,我緊緊地抓住了舅媽的頭,用力挺動屁股,強迫舅媽的頭與自己的屁股做相對運動。

突然,我的下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感到陰囊劇烈地收縮,裡面積存的熱精開始沸騰,急於尋找突破口。

我終於忍不住了,屁股猛力的往舅媽嘴裡衝刺幾次,精關一鬆,陰莖就開始射精了。濃稠熾熱的精液頓時如同山洪爆發般洶湧而出,直射入她的喉嚨深處。

「嗯……唔……」舅媽被這突然一衝擊,嘴巴含糊不清的呻吟出聲。

「這什麼聲音,你舅媽在做什麼?」舅舅此時神色疑惑,慢慢的向小窗口走過來,想看個究竟。

「她正在試湯呢。」我若有所指的答道,是在試湯,不過是我射的濃湯!

何若蘭聽到自己的老公的聲音越來越近,連忙飢渴般地吞嚥著我射出來的精液,然後急忙將我的肉棒退出來,用手擦了擦嘴角的白色液體,含著未吞完的精液就站了起來。

「唔……」她剛站起來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公離她身近了,再近一點可能就會被他發現自己的下體光溜溜的一片!

何若蘭連忙鼓在嘴巴的精液吞了下去,強笑著對老公說道:「嗯,湯有點鹹!」

舅舅見她確實是在喝什麼,也就沒有再繼續往前走了,轉身回到了桌子上連說道:「那加點水吧,趕緊上菜吧!」

「啊!好的!」何若蘭剛站起來,下體又是一熱,一根滾燙的肉棒又插了進去,挺動了幾下,再次瘋狂的射出了精液。

頓時大量熱呼呼的精液狂噴而射,注滿了她那飽受姦淫的小穴。

「舅媽,你高潮的樣子真美,能夠擁有你是我最幸福的事情」我把舅媽緊緊摟在懷裡輕聲又溫柔的說道。

「嗯!快上菜吧!」何若蘭有些手足無措,連忙說道。

我們整理了一下衣物就在飯桌上有說有笑的吃了起來。

「小剛,今天太感謝了,我們得來喝一杯。」

舅舅拿出了珍藏的白酒,舅舅並不太會喝酒,可能今天確實是很高興,我們一直愉快的喝著。

「舅媽,我也敬你一杯,我們干了!」我在說「干」時,特意咬了咬牙,舅媽聽得臉色一紅,舅舅卻是沒有發現什麼,起哄道:「對嘛,若蘭,跟小剛干一下!」。

我差點撲哧笑出聲來,舅舅這是強行給自己戴綠帽子啊。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飯桌上的人都已是頭腦昏沉,倒是我十分的清醒。

飯桌是大理石做成的圓桌,我與舅舅坐在對面,舅媽坐在我們倆的中間,我見舅舅眼神迷離,手就不客氣的向舅媽的大腿伸去,邊喝酒邊撩著舅媽的裙子。

剛才在廚房,舅媽的內褲已經被我收了起來,此時她下體可是空空的,嘿嘿。

我撫摸著柔嫩溫熱的大腿,慢慢的向大腿根部伸去,手指一片蠕動,爽得不行。

我又跟舅舅連乾了三杯白酒,他開始像打瞌睡一般,瞇著眼睛,頭一直點著。

我心中嘿嘿一笑,將舅媽往身下拉,我掏出肉棒,讓她蹲在我的兩腿間給我口交。

「舅媽,剛才舅舅可是叫你跟我幹一下,來嘛,我們就不要客氣了。」我輕聲又猥瑣的說道。

可能是想到前一段就被我上了,剛才又在廚房回味了次我大肉棒的滋味,再加上喝了些酒,舅媽竟然很是順從。

她聽見我的話抬起頭給了我一個嬌媚的白眼,然後就埋頭苦幹對付我的大肉棒起來,舅媽開始主動的吸吮我的陰莖,嘴唇舌頭不斷的親吻舔食我大肉棒的每寸肌膚,大龜頭肉棒上陰囊上都舔過,透明的唾液把我的陰莖弄的濕噠噠的。

舅媽雙手抓住濕噠噠的陰莖用力的套弄一陣後,舅媽就含住紅彤彤的大龜頭吸吮著,那發出津津有味吸吮的聲音特別響亮,舅媽嘴唇含住大龜頭近乎親吻著,雙手抓住肉棒用力套弄著,這樣雙管齊下的對付我的陰莖。

在舅媽的一步步的吸吮下,終於是含住大龜頭深入其中了,一寸寸的吞噬我的肉棒,一氣呵成下舅媽居然沒有任何不適的吞下去,整個二十八公分的陰莖都進入舅媽的嘴巴內,當肉棒深入舅媽的深喉內,溫暖濕潤緊致好像插入舅媽的陰道內般。

「寶貝,好舒服,你的嘴巴好厲害」我雙手撫摸著舅媽秀髮輕聲說道,聲怕吵醒了舅舅。

溫水不斷的落下來,打濕著我們母子的身體,不過此時這些都不重要,舅媽把整個陰莖吞下去後,就開始前後的吞吐著,濕漉漉的肉棒從舅媽嘴巴內拔出來,唾液還有剩餘的滴在地板上,不過都被溫水沖洗掉,舅媽真的是越來越厲害了,無師自通的輕鬆吞吐我巨大的陰莖。

「咕嚕……咕嚕……咕嚕……嗯嗯…………」舅媽吞吐大肉棒發出淫蕩至極的聲音出來舅媽雙手撐在我的大腿上,整個頭都趴在我胯下,而且不斷的前後運動著,原本性感的嘴唇被撐開到最大,嘴巴鼓鼓的,整個都被大肉棒塞滿著,大肉棒不斷的在舅媽嘴巴內進出著,而我忍不住抓住舅媽的頭,大肉棒狠狠用力的挺動了幾下,如此畫面讓我想起A片中的女優。

「太爽了,舅媽你的嘴巴真棒」我興奮的大聲說道。

大肉棒不斷的前後狠狠抽插舅媽的嘴唇,任何東西在自己的深喉內,都會很難受的,此時的舅媽也不列外,我興奮的抽插一會兒後,就不捨的從舅媽嘴巴內拔出來。

濕漉漉的陰莖拔出來後,舅媽就劇烈的咳嗽著,唾液是不自然的大量流出來,看見舅媽如此難受的模樣,我有些心疼,但卻是有著更大的征服感。

「唔……怎麼了……,若蘭呢。」此時舅舅像在熟睡的人被吵醒了一般,瞇著眼睛抬了下頭,沒有看到他的妻子,習慣的問了一句。

「啊……」我和舅媽見舅舅突然醒來都是一驚,我見舅媽好像還要再咳嗽,連忙再將肉棒塞到她的嘴裡。

「舅媽去上廁所了,舅舅不然你先去睡覺吧。」我連忙對舅舅說道。

舅舅搖了搖頭,好像也覺得趴在桌子上睡不太爽,勉強的支撐起來,到旁邊的沙發上一躺,不一會兒就傳來了陣陣的打呼嚕聲。

而這段時間我的肉棒都緊緊的抵在了舅媽的嘴裡,直到呼嚕聲傳來才鬆開。

「啊……討厭……好難受!」舅媽也是聽到了她老公的呼嚕聲,急忙將滿嘴的肉棒退了出來,下體卻是早已濕潤。

「若蘭寶貝,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對,害的你這麼難受」我一把就把舅媽抱起來無比痛心的說道。

「舅媽沒事……舅媽好難受……快插進去」舅媽呼吸不自然的著急說道。聽見舅媽的話我略看了舅媽胯下的肉穴,那裡已經是淫水氾濫成災了,那因為瘙癢而變紅的肉穴,看著我都把持不住了,提起舅媽的一隻美腿,大肉棒沒有任何停留的頂入舅媽肉穴內,一蹴而就的直接把二十八公分陰莖全部塞入舅媽肉穴內。

舅媽嬌軀一顫,轉身看了下老公沉沉的睡著了,而且呼嚕聲也越發響亮,也就毫不顧忌的開始了淫蕩的呻吟。

「喔喔哦哦哦哦…………插到子宮去了……」舅媽單腳站著發出高亢的呻吟大聲淫叫道。陰莖被舅媽吃的都快爆炸了,此時我也沒有給舅媽任何緩衝機會,抱住舅媽抬起右腿大肉棒就狠狠插入她的肉穴內,濕潤溫暖緊致還不斷蠕動的陰道絕對是最美妙的地方,特別是在舅舅家操著舅媽,這種感覺太爽了。

我沒有講任何多餘的話,一切的意思都表達在大肉棒上,二十八公分的粗大陰莖,也不慢慢來,塞入舅媽肉穴內就開始快速的抽插著,雞巴狠狠的頂到底直達子宮上,拔出來也是無比迅速,如此大開大合的插法,操的舅媽是嗷嗷淫叫著。

「不要……這麼激烈……嗯唔唔……太激烈了……啊哈……」「舅媽…會受不了的……唔唔唔……插到子宮內了……噢喔喔……」「好漲……好滿足呀…

…呀啊啊……舒服……用力干……使勁插……噢哦哦……」舅媽面對我瘋狂的抽插毫無還手之力只能發出淫蕩的聲音發洩出呻吟道。

我操著舅媽沒有任何技巧而言,什麼九淺一深的方法現在就不想用了,對付舅媽就是猛烈的攻擊再攻擊,就算舅媽丟盔棄甲也沒用,依舊是面對我義無反顧的攻擊。

而今天晚上是我亢奮的時間,剛才在飯桌上就忍了很久了,大肉棒現在終於插入舅媽的肉穴內,又怎麼可能是慢條斯理的折騰舅媽。

我將舅媽放到了地板上,讓她像條狗一樣趴著,豐滿的屁股高高翹起,我坐後背舒服的插了進去,肉棒又狠又快的撞擊著舅媽肉穴,這樣的瘋狂才是我想要的,陰莖不斷的在舅媽肉穴內抽送著,操的舅媽是舒服透了,舅媽是心甘情願的被我大肉棒狠狠操著,那舒服的淫蕩模樣,看著我是興奮不已。

「舅媽,你的肉穴操著太舒服了,小剛恨不得永遠不出來」我興奮的大聲說道。

「舒服……嗯唔唔……舅媽也舒服……啊哈…啊……爽死了……被小剛操……真的好舒服……唔唔……亂倫太爽了……好刺激……啊啊……」

「大肉棒小剛……喔哦哦……舅媽喜歡小剛干……嗯嗯……儘管操舅媽…

…」「嗯啊……舅媽喜歡……大肉棒老公……啊啊……比你舅舅的強多了……操的太激烈了……舅媽好喜歡呀……呀呀啊……」舅媽如泣如訴的大聲呻吟道。

此時我們正幹得大爽的時候,舅舅好像是被吵得有點醒了,突然翻了下身,深深的咳嗽了起來。

房間的呻吟聲就此定格,這種默契的畫面就像是在看著吵雜的電影,突然被被按下了靜音。

「咳咳……」舅舅手按著頭,慢慢的坐了起來。

我和舅媽轉頭一看,差點嚇得魂飛魄散,我連忙將肉棒退了出來,舅媽也是反應極快,迅速的整理了裙子,把上衣拉下,我們的動作剛做完,就聽到舅舅嘶啞的聲音。「口好幹,老婆,給我倒杯水。」舅舅說完也沒有轉頭看向背著沙發的我們,我連忙一個「餓虎撲食」側身躺到了沙發背後。

「好的。」舅媽連忙答應,到桌子上倒了杯溫開水,臉上帶著剛享受性愛的紅潤,將水遞給了老公。

我在後面只聽到幾聲喝水的聲音,然後感覺沙發又是一響,呼嚕聲再次傳了過來。

我下體堅挺的抬起了頭,看到舅媽半蹲著,呼吸急促的看著我。

我低頭看了下舅舅,只看到他睡得很沉,呼嚕聲很響,一股莫明的興奮感直接在我胸口中炸開了。

我連忙跑到舅媽背後,掀起她的裙子就插了進去。

「不要在這裡,你舅舅還沒睡熟呢。」舅媽很是擔心的拍著我的手。

此時我眼睛通紅,這種直接在舅舅面前操舅媽的場景,已經讓我興奮得失去了理智。

舅媽是單腳站在地板上的,而且一條美腿被我抓住掰開著抬起來,舅媽整個人半懸空,單手撐在沙發上,勉強的保持著誘人酮體的平衡,而且還承受著我大肉棒的不斷抽插,幾次都險些趴到了舅舅身上。

我近距離的貼在舅媽身上,大肉棒不斷的上下抽插著,我們交合處不斷的滴出淫水出來,滴到了沙發旁邊。

我一隻手摟住舅媽的肉肉的身體,一隻手抓住舅媽的極品美腿,大肉棒更加是專心致志的操著,大雞巴次次都頂到舅媽的子宮內,拔出來更加是雷厲風行如此大開大合的撞擊,而且那力度發出啪啪的聲音,都可想而知這樣瘋狂的性交,而且在我舅舅面前是多麼的刺激。

「舅媽你太迷人呢,舅舅實在是太爽了,我也要擁有舅媽!」我看著嫵媚性感赤裸裸的舅媽大聲說道。

「啊……不剛你小點聲,好厲害啊……我要上天了。」

在性愛的時候舅媽如換了一個人般,與那個在人前高貴優雅的銀行大堂經理比,在與我性愛中就如一個淫蕩十足的蕩婦,如此的巨大反差,試問又有什麼男人不喜歡呢,我幹得更是迅猛了。

「親小剛……舅媽好舒服……都頂到…肚子內了……好棒的大肉棒……咦嗚嗚……好爽呀……」舅媽如泣如訴的大聲呻吟道。

不過畢竟舅媽是單腳站立,面對我大肉棒狂風暴雨的抽插,每次頂到舅媽的子宮內,舅媽身體就會輕微抖動著,舅媽堅持一會兒後就不行了,身體直接一軟的要趴到舅舅身上。

我連忙伸手往前一撈,放開了她的一條腿,兩手反向鉗住她的雙後背彎,凌空抽插了起來。

不過這樣的動作實在是太累人了,我像轉方向盤一樣轉動著舅媽的身體,邊走邊干的向床邊走去。

我一邊緩慢走著,一邊狠狠的抽插她的騷穴,舅媽胯下的肉穴如小嘴巴般,口水就沒有停止過,陰莖次次頂到舅媽子宮內,舅媽只有被動的承受著,或者說是不需要她做任何事情,只需要好好享受我抽插所帶來的快感就可以。

剛到床邊,欲死欲仙的舅媽軟綿綿的就躺了上去,就再也沒有絲毫力氣了,舅媽在床上身體如水般柔軟,有如火般燃燒著一切。

舅媽是赤裸裸的站著張開自己的美腿,暴露那個肥美的幽黑肉穴出來,而我的大雞巴就不斷的上下抽送著,軟綿綿的舅媽把身體都貼在我懷裡,每次陰莖頂到舅媽子宮內,舅媽身體都會輕微抖動著,而兩隻大奶子也會在我的懷裡摩擦著。

「舅媽,小剛的親舅媽,我要永遠操你,狠狠操你的騷穴」我雙手抓住舅媽的大腿大肉棒拚命的抽插著大聲的嘶孔道。

「狠狠操……喔哦哦……操舅媽的騷穴……啊啊……騷穴好癢……」

「咳咳……」此時舅舅又咳嗽了幾聲,舅媽轉頭看了下舅舅,嘴裡的呻吟卻是沒有停下來。

「啊啊……舒服……舅媽是騷婦……嗯嗯啊……是個不要臉…的壞女人…

…唔唔唔」

「大肉棒小剛……狠狠幹……呀啊啊……舅媽給你操……啊啊……舒服死了……好棒的陰莖……哦哦哦……爽壞了……」舅媽雙手緊緊抱住我欲死欲仙的大聲呻吟道。

什麼女人的矜持什麼貞潔烈女,什麼尊嚴面子,在我的大肉棒猛烈攻擊下,都會變成一個淫蕩十足的蕩婦,就算如高貴端莊的舅媽也不列外,堅硬滾燙粗大有力的陰莖每次撞擊舅媽的肉穴,舅媽都經歷一次強烈快感,就算矜持的舅媽也忍不住,欲死欲仙的感覺把舅媽推上一個又一個高峰,根本想停都停不下來。

「舅媽,你這個騷婦,小剛操爛你的淫穴」看著懷裡淫蕩無比的婦人我興奮的大聲喊道。

不論是誰看見如此淫蕩的美婦,都會血液沸騰的,面對舅媽這樣的極品尤物,什麼話都是多餘的,只有挺著大雞巴狠狠幹她,讓舅媽享受女人應該有的高潮,讓舅媽高潮不斷,才是我現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其他的一切現在都不重要。

我開始肆無忌憚的玩弄起了舅媽,我給舅媽穿上了她在銀行上班穿的黑色絲襪,再從後面撕開,變成了誘人的開檔絲襪。

把舅媽的美腿給掰開成一字型,大肉棒沒有任何阻礙的做著活塞運動,或者高高舉起筆直的美腿,大肉棒從後面插著,或者舉起舅媽的一條腿,從側面狠狠操著舅媽濕噠噠的肉穴,或者乾脆把舅媽頂到牆壁上,雙手抓住舅媽雙腿大肉棒瘋狂抽送著。

隨著我不斷的猛烈撞擊,就算舅媽在怎麼堅持也沒有用,此時舅媽雙手放在枕頭上,翹著圓潤巨大的臀部趴在床上上,而我雙手拍打著那兩片掛著被撕爛黑色絲襪的臀部,濕漉漉堅硬如鐵的陰莖狠狠插舅媽的肉穴內,已經堅持半個小時的舅媽,終於是難以忍受一波又一波的強烈快感,赤裸裸的身體出現強烈的抖動痙攣。

「頂到舅媽……肚子內了……呀啊啊……太舒服了……」

「大肉棒小剛……啊哈……舅媽喜歡你……用大肉棒狠狠……插舅媽……」

「嗯嗯啊……喜舒服死了……舅媽好幸福……有個厲害的小剛……不是小剛你……啊啊啊……舅媽都不知道……喔噢噢……做女人……能夠如此快樂……啊啊……肉穴爽死了……」

「啊啊哈……舅媽要洩了……唔唔唔……呼嗚嗚……舅媽…去了……啊啊啊啊啊」舅媽撕心裂肺的大聲呻吟道。

舅媽在高潮的時候是最最誘人的,披頭散髮的舅媽赤裸裸的趴著,身體在不斷顫抖著,陰道內的夾力增加了好幾倍,就算如此我的陰莖依舊堅強不屈,隨著淫水從舅媽子宮內洩出來,剛才還亢奮的舅媽整個都趴在床上休息著。

此時我也是精關一鬆,拔出肉棒在舅媽的股溝裡抽插著,享受著黑色絲襪摩擦的快感,之後滿足的射在了舅媽的美背上。

今天射了幾次精,累得我也是摟著舅媽沉沉的睡著了,全然忘記了這是在舅舅的家裡。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看到旁邊衣衫不整的舅媽還在睡覺,連忙抬頭看了一下舅舅,見他也還在沉睡,才鬆了口氣。

男人清晨醒來都是一柱擎天,我又是心中一陣興奮,再次操起了熟睡的舅媽。

最後幫舅舅修好了電腦,我就愉快的回家了,想起今天的經歷,卻是一陣舒爽。

就在我踏出舅舅的家門後,剛才還一幅醉酒未醒的舅舅此時卻是精光閃閃,門一關就掀起了他老婆下面真空的裙子,肉棒一挺就插了進去。

「嘿嘿,老婆,昨晚爽不爽!我看你叫得好淫蕩啊……」舅舅臉上掛著奇怪的笑容,嘿嘿的問道。

全文完


Tags: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再來吧,姑母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迷倫亂常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全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