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我的錯 近親亂倫

前夫來找我,警告我叫我離他的兒子遠點!

「笑話,那是他一個人的兒子嗎?」我的心裡也這樣想過。可是我理解他所有的憤怒,他所有的霸道和他的無情。

我深深的懺悔著——他本是一個溫柔的男人,他也曾對我恩愛順從。不僅是我,幾乎他身邊所有的人都說他是一個絕好的人,所以我才嫁給他的吧。所有人都吹捧他,就像所有人也都吹捧我一樣!所有的人都吹捧我——如何美麗,如何顧家賢惠……可我又怎麼樣了呢?我做了傷害他的事情,對不起他!所以我就被他掃地出門了,失去了一切,包括兒子。

「我求你!不要這樣對我好嗎?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錯,我也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我不是企圖從你身邊把他奪走,我只想常常能看一看他……」儘管我知道我沒有資格這樣說,我深深的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錯,我先違反了對愛的宣言,背棄了對婚姻的忠誠,沒顧忌到廉恥。

「他不需要!他不需要你這樣的女人是他的母親,你再出現只能給他帶來更多痛苦,你已經毀了他的家,你還想怎麼樣?啊?」他的吼聲如雷,一個溫柔不易怒的男人眼睛睜的像銅鈴,直直的盯著我的臉,還緊握著拳頭渾身顫抖,隨時要衝上來把我撕碎一樣,而且鬚髮全都豎了起來,像刺蝟一樣,每一根都是武器,都可以輕易的送我進地獄去,讓我由心底的恐懼。

「……不……我……我沒有想怎麼樣!我是真的疼愛他的,不管怎麼樣,他還是我的兒子,我不會……」我向他跪了下來,我還是抱著僥倖的心理,做著最後的努力。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你再對我們父子糾纏不清,我就對你不客氣!」他轉身離開,恨恨的語句裡分明牽扯出了哽咽。

我已經離開那個家三年了。我也曾可笑的認為那個讓我背叛家庭的男人可以給我新的生活。縱使他勾引我的伎倆是那麼的拙劣,可我還是上當了,心甘情願的吧!他干我的時候也根本沒有什麼恩愛可言,他只是一條飢渴的瘋狗而已,可我還是無恥到兩次三番的在他面前褪去衣衫,任他的醜惡玷污我的身體。我也希望過他能離婚再娶我,但是並沒有像發了狂一樣去他的家裡吵鬧,我畢竟知道也許我們只是彼此的玩物,一起出演了幾出色情戲碼而已。

「我決不再離開我的兒子!」雖然我重新出現時,兒子表現得好像恨我,不願意接納我。我在他學校門口等他,給他送他喜歡吃的,他狠狠的摔到地上;給他錢,他憤怒的甩到我的臉上;他週末要步行七八里路回家,我推著自行車默默的跟在他身後,直到他進村,他也忍得住不看我一眼。

可是,他已經開始堅持不住了,我知道他真的堅持不住了,他再裝不了多久了,他是想我的,他還是愛他的媽媽的!我躲在一邊看他放學出來,他見校門口我不在時會露出失望的神情。他在回家的路上會回頭看,他是希望我在陪他走的。他還小,他才十四歲,他鬥不過自己稚嫩的需要母愛的心。

「你別裝模作樣了,滾!」兒子朝我扔石塊——至少他已經沒當我不存在了,雖被驚到了,但心裡著實也蕩過一陣激動,感到無比的安慰。

他終於在進村之前停了下來,定定的望著我。我也停下腳步,遠遠的站著,不敢向前,深怕誤會他的心思;也不敢離開,我知道這可能是他能原諒我的最後機會,我不能錯過。

天已經暗下來了,他一屁股坐了下來,輕巧的小屁股壓倒一片路邊的青草,如果是早晨的話,露水肯定會浸透他的褲子,但初夏的夜裡,草地也還是一片清涼的。

「快回去吧!你爸爸肯定等著急了!」我終於決然的向他走去,就像第一次在那條餓狗面前脫光衣服一樣,需要足夠大的勇氣。

「媽媽!媽媽……」當我推著車子來到他跟前,他不顧一切的站起來,然後栽到我的懷裡,放聲悲慼著,就像是洩洪的堤壩,把一輩子的委屈都釋放了出來,把他的脆弱淋漓盡致的表達給我,毫不遮掩。

「好兒子!是媽媽對不起你!媽媽知道錯了,原諒媽媽好嗎?原諒媽媽……」我的眼淚也狂瀉不止。三年了,我日思夜想的心肝肉,終於又撫摸到他了,我發誓再也不離開他,永遠也不!

抱著已經長到我耳根的兒子,想到沒有我在他身邊的歲月裡,他承受了多少本不應該承受的譏諷,孤苦,堅強……我的心裡就一陣一陣的隱痛,我是真的痛恨我自己!

於是,我開始快樂的想著——又可以給兒子做他喜歡吃的飯菜了,我記得他最喜歡吃豬頭肉,最喜歡吃烤雞,還喜歡喝豬肝湯……反正我現在沒事做,每天中午就給兒子送飯,下午接兒子到我租住的地方——我想像的無比美好,我彷彿又變成一個幸福的母親了。

可是前夫卻知道了我的出現——不怪誰愛嚼舌根,是我以前做的太錯了,我對不起全世界,都是我自己的錯。我確實也有妄想通過兒子的原諒,來影響他父親對我的態度。是我太貪心了,也太早太明顯的暴露我的貪心了,我知道他父親遲早會知道,但我應該盡量先瞞好一點的吧!

「但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再離開兒子了!」我咬破嘴唇,下定了決心。

前夫的警告雖然讓我不得不保持低調,不敢再出現在兒子的學校門口,但兒子會自己來我這裡,他還是會讓我看到他一天天的成長,每天晚上都來品嚐他最中意的媽媽做的菜的味道。

只有每個週末是我最難熬的時間,我不敢送他回家,他爸爸又不捨得給他買輛自行車代步,我也不敢給他買,每次想到他得一個人從學校步行那麼遠回家,我就心疼。可是漸漸地,星期一晚上他也可能不來了,有時候星期二或星期三晚上也可能不來。而我知道他說怕他爸爸知道,或者上晚自習刻苦學習都是搪塞我的。

我開始暗中調查兒子,雖然我不知道他哪天會不來,但我還是第一次實施跟蹤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你怎麼會來這種地方?這麼不爭氣?……」我在縣城裡一家錄像廳的門口把他堵住,心如血滴。

「……」兒子沒有說話,臉紅紅的低著頭呆了一小會兒,就企圖要逃離。

「你給我站住!」我企圖拉扯住他,繼續在現場對他進行教育。

「別在這裡現世好嗎?啊?」他用力的甩開了我的手,朝我怒吼道,然後飛也似的跑了。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和有點幸災樂禍的他的同伴們——三個和他同齡的男孩子。我才意識到,兒子肯定是因為怕那裡人多,覺得丟臉。但是他的暴躁令我由衷的恐懼。

錄像廳!萬惡的錄像廳!我知道那不是兒子該去的地方,因為我曾去過這種地方——陪著「那條瘋狗」。他帶我來看錄像,一堆人坐滿堂,一塊錢可以看一整晚,像十幾年前擠在廣場上看大電影一樣——但進步多了,因為你要看什麼它就給你放什麼。有戰爭片,愛情故事片,也有警匪片、武俠片等等。但這裡都是青少年的世界,而幾乎所有剛進入青春期的少年們都對性充滿了好奇和嚮往。沒錯!幾乎所有的人都是衝著色情片去的。雖然他們中的少部分,還保持著青澀的靦腆,任膽大的那群裝模作樣的點了一兩部稍微隱晦些的三級片後,終於有人忍不住喊出了「看A片!歐美的!」後,也都爭先恐後的喊起來。而在昏暗的屏幕光影下,那條餓狗卻不顧有幾十個小孩在場,不顧自己的形態和我的羞恥,暗暗拉下我褲子的拉鏈,把手伸進去……

「我又做錯了,我不該當面拆穿他,不該在他的同學面前教訓他,讓他覺得沒有面子,也不敢再見我。」我回去的時候走的很慢很慢,反而是我變得害怕見到兒子似的。當我回到住處,兒子並沒有在,我繃著的心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之後好幾天,兒子也沒有來。我又開始盼望他來,也害怕他過來。我希望他來向我認錯,又怕他堅持他的叛逆。甚至,甚至他會不會翻我的舊帳?」但是他只有十四歲啊,他怎麼能去那種地方!」

兒子還是來我這了,在那周的星期五,他每週回家的前一天,於是乎我也被那種割捨不掉的血濃於水感動了。我很開心,我終於知道我們並沒有產生打消不了的隔閡。我們一開始非常默契的都沒有提那件事,我們一起吃過飯後,先後洗完澡,他甚至主動留下來陪我一起住。

「乖兒子,對不起,那天我不該在街上當場教訓你的,你已經長大了!」夜裡,我終於還是提起那事。作為母親,我覺得我一定要讓他知道,絕不能再去那種地方,一定要好好讀書學習。

「……」但兒子沒有說話,如果他還尊重我,他也應該禮貌的向我道歉,承認自己的錯誤。

「可是,你真的不應該去那種地方?」在他的沉默面前,我又無名火起。難道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不可以!

「只是……看個電影而已……一個星期最多,也就,就去過一……一兩次!」他沒有認錯,而是狡辯——但是,他願意狡辯是不是也說明他還是知道自己是錯誤的?他還是敬畏我的呢?

「什麼電影?你以為我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流氓』錄像?」我可能有點被氣昏了頭,不打自招的承認我是如何瞭如指掌嗎?我也去看過嗎?

「我們看的都是正經片子!」但是兒子好像並沒有發覺我的話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只顧著自己辯解。

「哪兒來正經片子你看,你想看正經片,其他人答應嗎?」

「人家為什麼不答應?都是我們學校的同學,大家都是看正經片子!」兒子繼續小聲說,滿是心虛。

「我不相信!我不管你那麼多理由,總之你以後你不許再自己去縣城?不回家就到我這裡來住!聽到沒有!」我很慶幸自己還能在兒子面前表現出威嚴。

「哦!」兒子答應的很爽快,讓我覺得非常欣慰。在之後的兩個星期裡兒子非常老實的每天回我這裡吃飯睡覺。

可能你們會想知道,為什麼是只有兩個星期?是不是他的爸爸知道了,又來警告我了,或者叫他兒子不許來?不是的!

我一開始以為在我的監督下,進入青春期的兒子可以壓抑住自己對「性」的好奇,把精力放到學習上,不胡思亂想,一心讀書。但是我錯了,原來十四歲的小孩對性的慾望完全不下於成年人,他們會勃起自慰,甚至可能觸碰異性!是的,兒子老老實實的到我這裡來幹了不少不老實的事情。我發現他早上勃的很堅硬,有時晚上趁我睡著了在被窩裡手淫,甚至有那麼幾次我在睡夢裡覺得好像私處有東西在觸碰著。

那天我在收拾屋子,從兒子的一本書裡掉出一張寫滿了字的練習本殘紙。匆匆一瞥下幾個「奶子」和拼音拼的「bī」引起了我的注意。原來那竟是兒子意淫的文字:

「小婧老師,你的奶子好白好大啊!那天被我摸了一下,你的臉紅了,好美!你總是叫我回答問題,讓我去你宿舍補習,你一定是bī發騷了吧?徐德良那個死禿子,張偉傑那麼矮,你也都讓他們操你,你也一定想讓我操的吧!你的bī毛多嗎?我給你買海飛絲洗bī毛吧,洗乾淨了我再給你舔bī,你可要多流點牛奶給我吃啊!你流多少我吃多少,我保證給你舔的乾乾淨淨。哦,哦,我干你,干你,快,叫我老公,叫好老公,讓我干死你吧」

剛看到前面時我嚇壞了,以為兒子的英語老師,那個叫於小婧的真的有在勾引他——那個剛從學校畢業分配來的丫頭片子,看起來還真是有股騷勁。然後看到原來她早就跟他們學校的什麼徐老師和張老師勾搭上了,我才鬆口氣——他們學校有那麼多老師成年男人,怎麼會去勾引我兒子這樣毛還沒長的小孩子。再看到後面一通不成體統完全意淫的話,居然看得連我都臉紅心跳起來。腦海裡居然浮現出兒子寫到後面會忍不住一邊想像一邊自慰的畫面。

「渾蛋,我怎麼會生這樣渾蛋的兒子!還騙我說什麼看正經片,連……給人舔屄都寫得出來……」我一怒之下沒控制住,把那張紙瞬間撕的稀爛。

可是我也立即就後悔了——兒子這張紙不見了,就會知道肯定是我看過了,那豈不是令他很難堪很尷尬?我都做了什麼啊!我怎麼這麼沒腦子?

「知道就知道,總不能讓他繼續這樣下去,必須找他好好談談!」我打定主意。

這天吃完晚飯,我在洗手間洗完澡出來,正見他神色慌張地一本一本仔細翻找他白天丟在家裡的書,見了我又趕緊裝著沒事的樣子。

「別裝了,是不是發現書裡夾的東西不見了?」我刻薄的說。

「什,什麼啊?」他心虛的反問,好像還企圖矇混過關,但是立即的臉紅暴露了一切。

「你說,你才多大啊,居然一天到晚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我直截了當,毫不遮掩。

「媽,你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亂翻我的東西?」兒子羞愧難當,扯開被子蒙住了全身。

「要不是我不小心發現,還得了?躲,躲有用嗎?」我把他的被子掀到一邊,讓他重新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他一定覺得自己像一隻被扒光毛的雞一樣吧!當年我被他爸爸捉姦在床時也不外如是。

「你不要管我!」他嘶吼著,又整個鑽到被子裡去,匆匆一瞥間我看到他整個人都是通紅通紅的。

「我是你媽,我能不管你嗎?你看,你都變成什麼樣了!」我繼續著攻勢,我本是沒有資格這樣質問他的,畢竟我知道自己並沒有做什麼好榜樣。

「你真的管過我嗎?這幾年我要人管的時候你在哪裡?」兒子突然從被窩裡探出頭來,一個十四歲的孩子居然額上青筋爆露,他惡狠狠的衝著我喊道。但他這一問立即把我震懾住了,我蒙了,完全無言以對。是啊,三年前我被迫不得不簽了字離婚後,逃離災難一樣毅然離鄉外出打工,怎麼就沒有想要去管兒子呢?

我果然永遠也沒有資格再做一個好母親了嗎?他果然要跟我翻舊帳了吧!我又遲到的發現自己錯了——是我的方式出了問題?我應該好好的談?他已經進入青春期了,應該有自己的空間,有自己的人格和尊嚴——我這樣子好像是在踐踏他的尊嚴吧!

「……是,你是長大了,不需要我囉嗦。但……你想誰不好,卻去想一個不知道被多少人操爛了的貨?」在我的印象裡,學校裡的女老師肯定會跟幾個男老師和男學生有關係的,尤其是現在像於小婧這種讀大學就讀到二十多歲沒有結婚的女人,她們讀書的時候就有公開的男朋友,這畢了業了還得了?但我明顯已經偏離了主題,難道我已經亂了陣腳嗎?

「我喜歡!我樂意!我就是喜歡她,想操她,怎麼地吧!」我不知道兒子是故意嗆我,還是真的。我非常擔心萬一是後者怎麼辦?畢竟要搞定一個爛貨不是一件難事,尤其是兒子的相貌隨他父親,已經隱約能看出些許英氣了,學習成績又不錯,而且從他寫的字裡推測,她真有特殊對他的樣子。

「我是不能怎麼地,我知道我也是爛貨,沒有資格說別人!」或者我需要以退為進一下,先緩和下來。

「我可沒這麼說!」兒子立即也平靜了一些,通紅的身體逐漸恢復了顏色。

「你是沒說,但你心裡一定是這麼想的。」兒子不再去觸碰我的傷疤,我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哎呀,你有完沒完!」兒子還是顯得極不耐煩,但語氣沒有那麼生硬了,他翻身過去,背對著我。

好吧,我終於還是在他再次爆發前閉了嘴。可是關了燈,躺下以後,我完全沒有睡意。「兒子才十四歲,但他已經知道男女之間的事,他看過色情電影,還學會了自慰,我自己犯過錯誤已經沒有資格管教他了,最要命的是他可能真的會和他的老師通姦!」

「你知道嗎,你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是最危險,最容易犯錯的!你要好好讀書,將來找個好女人做老婆。」我試圖語重心長的跟他再溝通。

「是是是,知道了!知道了!」但是兒子並沒有恢復耐性靜下心來跟我溝通,而是繼續敷衍。

「而且找老婆不能只看外表……」

「媽,夠了可以嗎?不要再說這個話題了好嗎?」黑暗中兒子終於轉過頭來,我感覺到他的眼神正灼灼的盯著我的臉,但我沒有讀懂那眼神包含了什麼樣的意義。

「你要聽得進去,現在不是想男人女人事情的時候……」

「啊!……是誰在一直喋喋不休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當年……是誰屄發癢,不要臉讓別的男人搞屄,被我爸爸抓到然後不要她了,害我沒有了媽媽?啊?」兒子頓了一頓,像是終於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但是我總感覺這爆發還是顯得過於倉促了些。是什麼令他的心理防線這麼脆弱?還是他早就預謀好了等到時機一到就用這些話來傷害我?莫非他一直假裝原諒我就是等到今天再來羞辱我嗎?

「……」我的心像掉進了冰窟,渾身發抖。兒子居然對我說出這樣的話?原來這麼多天的相處,他從來都沒有真的原諒過我,既然我在他心裡根深蒂固的是這樣的形象,我再怎麼付出都沒有意義了吧?

「是!我就是想女人,就是想操屄,我等不到將來,現在就想,還不是你的色屄遺傳的嗎?我不止想操小婧老師,我還想操你,操你的大色屄!」

「……」我驚出一身冷汗,他這是在故意氣我還是真的?他一定只是在氣我,他只是氣不過我的囉嗦,我也確實覺得今晚我可能確實太囉嗦了。

「你的屄這麼色!毛那麼多!睡著了裡面還流那麼多牛奶……」他越說越不像話,越說越停不下來,而我居然完全慌了,只像個死人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做。

「哈,終於敢說出來了,說出來心裡真暢快!……每天睡在你身邊,聞著你身上的香味睡不著,雞雞硬的像鋼筋一樣……難受死了……媽媽,我是真的想跟你操屄呢!不信,我現在書包裡還有寫想跟你操屄的字,我拿給你看……」兒子一邊說一邊緊張興奮的嚥口水,果真要爬起來去拿什麼。

「夠了,不要給我看!」我雖心如死灰,但還是觸電般立刻伸出手,在黑暗裡準確地把他按回床上。我能看那麼不堪的下流東西嗎?兒子乾媽媽?……雖然我記得跟那條餓狗去看錄像時,有的片子裡也確實有過那種橋段,確實有過那種橋段……但那種橋段是果真存在的還是亂編的呢?……可確實是小男生和中年女人……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思緒不合時宜的飄移,把自己也嚇了一跳。管人家是真是假,反正我無論如何絕不能和兒子做那種事!

「媽媽……我現在雞雞又硬了,我真的好想操屄!讓我操一下吧?」被我那麼一按他竟然還懂得順勢趴到我的身上!但也只是趴著,伸手環住我而已。

「兒子啊,你就不怕被雷劈?我是你的媽媽!」我流下了屈辱的眼淚,我在想是不是應該揍他一頓就好了,畢竟他才十四歲。可是我有資格揍他嗎?如果他真的不服我,我能扭得過他嗎?我不敢把他推開,我真怕惹起他的邪性,要是他真的來動手用強要干我……雖然只要我不願意,他這種瘦小的初哥,就不可能幹進來,但是以後我們怎麼相處呢?我真的不要他了嗎?好在他現在只是嘴裡一通胡說,也沒敢動手動腳。

「我才不迷信那些,這些天我早就摸過你的屄了,還摳出牛奶來吃,前天不也有下雨打雷?我還是好得很啊!」兒子是在炫耀他在我身上的戰績嗎?或者仍舊只是逞逞口舌?可是我這些天睡夢裡分明確實有過陰部被撫摸,有東西在裡面翻攪過的感覺。我還以為我在發著春夢,難道是真的?兒子真的已經侵犯過我了?」侵犯」?我有資格用侵犯這個詞嗎?難道我又是多麼的乾淨?多麼的高不可攀?可以用侵犯這樣的字眼。

「媽媽,你都給別人操過,為什麼不可以給我操?為什麼別人可以,我就不行?我要,我一定要!」兒子從義正言辭的勢態,突然變成無恥的企求,甚至撒嬌起來,把我的身子搖動著。

我真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就死死的躺著。突然嘴唇感覺被同樣的柔軟觸碰,又被那柔軟壓下來覆蓋住,一聲重重的鼻息吹在我的臉上,讓我立刻驚覺那柔軟便是兒子的嘴唇。「天啊,他居然真的敢!」

「不!」我乍然而起,甩開他,趕緊逃進洗手間,把自己關在裡面。

我無法面對這麼不堪的事實,我痛心疾首,淚下如注。我靠著冰涼的牆壁,慢慢坐倒在地板上,失聲痛哭。「兒子這麼不尊重我,我還要活著嗎?」

我腦子變得一片空白,不再有任何念頭,只顧著抽泣。哭著哭著,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眼淚早就不再流出來,然後感到渾身上下沒了力氣,我想爬出去躺回床上,但是那裡有一頭餓狼,我不敢。身子漸漸倦怠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那麼進入了夢鄉。

又不知少時間,我意識漸漸又恢復。睜開眼睛還是一片漆黑,下體一股尿意襲來,腦子立刻清醒不少。同時腦子裡跟演電影似的,把這天發生的一切又重過了一遍,但沒有任何思想或念頭。

我又閉上了雙眼,爬起身。憑著熟悉走到蹲坑邊,一條腿跨過另一邊,站穩。然後雙手把裙擺挽起,挽過腰間,拇指插進內褲邊緣,兩手往下一伸直,隨著雙腿的打彎,內褲一下子就褪到了腳踝處,身子也蹲實來。蹲實的一瞬間,一股尿箭響亮的射在蹲坑的前庭。釋放的舒服,令我渾身顫抖,整個人一激靈,我忍不住的舒出一口長氣。小解的快意令我馬上想到了性快感,或者是我久曠的身體受到兒子求歡的暗示,也覺醒了吧!

我是一個女人,人生的挫敗讓我對男人產生了強烈的戒心和抗拒,近三年的獨身生活,好像讓自己忘卻了身體的需要。可我原本是一個不安分的人,我對婚姻的不忠早就暴露了自己追求精神刺激和身體快感的下賤本質,我的禁慾只是在背判自己的身體,而我早就知道再怎麼做都彌補不了對前夫的傷害,再怎麼做身體也變不回冰清玉潔。

我想起前夫的溫柔,恩愛……我也想起了那條臭狗對我的各種挑逗玩弄……我想到了亂倫電影裡的不堪鏡頭,而且恍惚間那些母子的畫面分明就是兒子在幹我,我們的臉那麼清晰,陰道被他抽插的快感那麼強烈……

我不禁口乾舌燥,渾身燥熱。我豎起耳朵,想聽外面兒子的呼吸聲。「他現在是醒的還是睡著的?」「他今晚有沒有自慰?」「現在出去,他還會堅持要干我嗎?」「就讓他干吧,不讓他幹出去幹嘛?」……

正胡思亂想著,突然意識到外面也太寧靜了些,一個念頭打來,心裡猛的一陣失落。我小心的拔開門閂,咿呀一聲拉開衛生間的門。皎潔的月光下,我的雙人床上果然空蕩蕩的,整個屋子裡果然空蕩蕩的,我的心裡也是,更加空蕩蕩的——兒子已經不在屋裡。

該死!我明明是一個不要臉的蕩婦,連一條餓狗我都給了,為什麼要拒絕自己最親愛的男人,忍心讓他在自己這裡承受這樣的挫敗。我知道兒子是回學校宿捨去了,所以並不擔心他的人身安全。我懊惱的躺到床上,任兩行晶瑩緩緩從眼角順著臉頰淌下,沾濕枕頭。

這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回到了兒子剛剛原諒我的那天:

陌生的兒子投入我的懷抱後沒有進村回家去,而是跟我來了我的住處。久別的母子難捨難分的擁抱著,許久!直到深夜我提醒兒子說「兒子,夜了,睡覺吧!」,然後我和兒子一起脫掉外衣,擁抱著躺下來,他趴在我懷裡,一直喃喃著「媽媽,我好想你!媽媽,我愛你……」我也不停地低頭親吻他的額頭,嗅著他身上隱隱散發出的男人的味道——我熟悉的,像他爸爸一樣的汗味。然後他抬起頭來蜻蜓點水似的親了親我的嘴,我沒有像現實中一樣逃開,而是努起嘴唇迎接。然後他因為受到鼓勵,又親了一下,再親了一下。兒子試探性的親了三次之後,知道親嘴是被允許的之後,第四次下來時終於微微張開嘴把我的唇含住,小心吸吮起來。我也輕啟嘴唇讓口中的濕潤隨著他吸吮的勁道流進他的嘴裡,我盡著最大能力讓他感受到我們是在接吻,而不是在接受小孩子對媽媽的撒嬌。果然兒子漸漸放開膽子,顯露出濕吻高手的風範,伸出靈巧的小舌頭到我嘴裡翻攪,跟我的舌頭玩起了快樂的追逐遊戲。兒子的涎液流到我嘴邊,滴進我嘴裡,我生怕浪費了,拼命的吸進來吞下去。我不停的扭著臉,讓臉部所有的感覺細胞都來感受兒子的舌尖,我也把所有的愛都傾在舌尖裡,伸給他……他的吻伴隨著強烈的電流,從嘴唇傳到我的大腦,再傳到我的全身每一個感受細胞,令我全身酸麻,舒暢。然後我恍惚間感覺到下體一股暖流激射而出,並嬌喘著呼出了聲:「幹我!」

我猛的睜開眼睛,只聽到自己夢中那一聲蝕骨的嬌呼縈繞在空蕩的房間裡,許久不滅,直到發現大腿根部早就從滾燙變得冰涼,我才回過神來——乖兒子啊!媽媽剛才已經跟你幹過了,媽媽好喜歡!

之後兒子三天沒有來我這裡,我又拉不下面子去找他。做為女人,我不願意在這方面主動。我更不願意有一天他萬一後悔了,反倒來怪我說是我勾引了他這個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哼,他的下面那麼硬!稍微給他點暗示?不行,任何暗示都是主動勾引。怎麼才能讓他知道我已經屈服了呢?我一天天的魂不守舍,整晚整晚的失眠!

呵呵……不過後來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麼的多餘,接下來就讓他自己來告訴你們吧!

(完)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迷倫亂常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全家樂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