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琪琪學車記 強暴性虐

這個酷熱的夏天都快要把人活活烤死了,「那個教練怎麼還沒到啊?」

琪琪不耐煩地問著我,她的另一隻手正拿著紙巾在擦汗,她是我在大二時才交到的女朋友,和我是一個班的,平時人有些迷糊,「應該快了,他自己說十分鍾就到,哪知道這麼慢。」

我一邊解釋著一邊拉動短袖的下擺扇風,雖然都是熱風但聊勝於無吧。

大一的時候因為種種原因我沒有報考駕校,直到這個學期剛開學聽班裡其他幾個關係不錯的同學說,他們都已經拿到駕駛證了,我才開始急急忙忙地找駕校找教練,經過那幾個死黨同學的介紹,報名了這所成中駕校,不過教練卻不是之前教他們的那位,而是換了一位,姓陳,名字我沒記住,管他那,只要能讓我通過考試,哪個教練不是教。

當我心裡還在不停咒罵那個陳教練不守時的時候,對面馬路上緩慢地開來了一輛黑色大眾汽車,具體什麼型號的我對這方面沒什麼研究,只是看車型也知道肯定是老爺車,那輛車停在了我們正對面的馬路邊上,搖下了車窗露出了一顆腦袋來向我們招了招手,雖然他戴了太陽鏡,但我一看就認出來了,不就是那個讓我們等了半天的死胖子陳教練嘛,趕緊拉著琪琪就往對面走去。

「不好意思哦,你們等久了吧,前面那個學生一直學不會,多教了他一些時間,惹壞了吧,哈哈哈。」

「哎,沒事,我們也才等了一會兒。」

看著他那虛假的笑容和泛黃的牙齒就覺得真噁心,但我表面還是要和他客氣客氣的,要不然他在教學的過程中給我們穿小鞋怎麼辦。

「快上來吧,裡面沒那麼熱。」

他招呼著我們上車,當我剛要打開副駕駛的車門時,琪琪突然叫住了我,「哎,你走後面,我坐前面。」

「好吧。」

我雖然有些不明白,但還是同意了,當我坐進後車位的時候才明白琪琪為什麼選擇了副駕駛的座位,因為副駕駛的座椅上鋪了一層厚厚的涼席,而後車的座位上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個真皮的座椅,經過這樣一個炎熱下午的悶曬,那真皮座墊上就和火焰山差不多了,我那屁股一坐上去就完全明白什麼叫火燒屁股了,幸好穿了一件牛仔的七分褲,能阻隔點熱量。

「好,坐好了,那我們走了。」

「嗯,好了。」

陳教練鬆開手剎掛好檔就往成中駕校的方向開去,那個駕校離我們學校有一大段距離,就算是做出租車起碼也得半個小時,從車窗吹入的熱風和漫長的路程都讓我的頭開始變得昏昏欲睡起來,靠著座椅頭自然地歪在一邊,神智有些半睡半醒。

「你們現在是大二是吧。」

「對,今年是大二的第一個學期。」

大概是為了打發旅途的無聊吧,陳教練開始和我們聊起天來,但我已經整個人都昏昏沉沉了,連動都不想動更別說說話了,女友琪琪只好出聲回答。

「哦,我之前也有幾個學生是大二的,叫趙建,好像也是你們學校的你們認識嗎?」

「不認識,我們是那個李進浩介紹來的。」

琪琪說的這個李進浩是我的一個死黨,平時總是在一起吃喝玩樂,琪琪和他也比較熟,至於他說的那個什麼趙建聽都沒聽過,「哦哦,這樣是吧,那個李進浩是不是那個有點胖的,戴眼鏡的。」

「對,就是他。」

「那我想起來了,他學的挺快的,當時是另一個教練帶他們,那個教練臨時有事,就換成我來帶他們一段時間。」

沒想到這個陳教練和我們還挺有緣的,「哦,原來這樣,他學的怎麼樣,我看他很快就拿到駕照了。」

琪琪大概是怕那個教練尷尬吧,老是他一個人在說話,所以隨口找了個問題和他聊幾句,「他不錯的,哎,他還是挺聰明的,這個學車不難的,只要你們照著我的方法學就肯定能過。」

「是嗎?那就太好了,現在天氣這麼熱要是多學幾次都要熱死了。」

不知道這個陳教練是吹大牛還是真有實力,不過聽完他這句話琪琪還是顯得有點高興,「哈哈哈,熱吧,這個天氣是挺熱的,我這裡有把扇子你拿去扇扇。」

說著陳教練就把速度快慢下來,騰出右手往座位中間的那個存放小物件的儲物槽摸去,打開以後從裡面拿出了一把黑色小折扇遞給了琪琪,當琪琪剛要伸出手去接的時候,他卻提前鬆了手,折扇一下掉到了琪琪的腳底下。

「呀,一下沒拿穩。」

「沒事,我來拿就好了。」

還好只是掉到腳旁邊,琪琪低下頭彎曲著身子往腳邊摸索著。

可她卻不知道這時候一雙賊眼正盯著她那因為彎腰而從後面短褲空隙中露出來的粉色內褲,這雙眼睛當然就是那個死胖子陳教練的了。

我雖然靠在後面不說話,好像睡著了一樣,但其實人還是清醒的,尤其是當我無意間發現那個陳教練的眼睛老是有意無意地往琪琪身上掃視的時候,我整個人頓時都精神了,藉著太陽鏡的掩護琪琪自然是不知道其實她一路上已經被這個陳教練看了個遍。

剛才上車後這個死胖子還挺正經的,沒想到這麼快露出狐狸尾巴了,估計是看我在後面睡著了,才敢這麼明目張膽地視奸著女友的身體,迷糊的琪琪卻一點也沒發現她不僅身體、大腿被人看了個遍,現在連內褲是什麼顏色、花紋都讓人知道了。

「好了,找到了,熱死我了。」

「呵呵,打開來扇扇吧,涼快一些。」

琪琪打開了那把折扇用力地扇了幾下風,頓時暑氣消了一大半,她還傻傻地笑著,卻不知道剛才已經被旁邊的這個老色鬼吃光了豆腐,我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卻不提醒她,因為我內心的小惡魔又在作祟了,好久沒有暴露這個笨笨的小女友了,今天或許是個難得的機會。

在琪琪和陳教練有一句沒一句的無聊談話中我們終於是到了這個成中駕校,與其說是什麼駕校,不如說是用幾道牆圍起來的空地,只是空地上的幾輛緩慢行駛的教練車和地上畫的密密麻麻的行駛路線、記號告訴我們這裡確實是駕校。

「到了,這裡就是我們的駕校,我先教你們一些基本的,你們先練這幾個。」

說完陳教練就往旁邊一大塊沒人的空地開去,踩好了剎車放下了手剎,和我們開始講解起哪個是手剎、哪個是離合器,練習的時候應該掛幾檔,轉方向盤的正確手勢應該是怎麼樣的,就這麼幾個簡單的東西要是都不會,不是侮辱我們大學生的智商嗎?當他講解完以後,就讓我們坐到駕駛座上練習一下,而他則坐到副駕駛的座位上指導。

學車這種事情,男生似乎與生俱來就是有一種天賦,踩剎車、鬆手剎、掛檔、松離合這幾個步驟實在是太簡單了,我在練習了三四次以後陳教練笑了笑說不錯,就讓我換人讓琪琪來練,而我又坐到了後面觀看著她的學習。

女生對開車這種事確實不是很擅長,尤其像琪琪這種膽子還小的,當她把離合松的太多,車子速度變快起來的時候,整個人緊張害怕地連左右都不會分了,幸好教練車副駕駛是有剎車可以踩的,要不然我真擔心會撞到牆上去。

「你別怕,我這邊是可以踩剎車的,你只管自己放心大膽地開好了,對,就這樣,好,好的,往左偏一點,很好。」

不得不說這個陳教練的教學水平還是相當不錯的,沒有想像中那麼態度惡劣,也或許是因為琪琪是個女孩子吧,換個男生半天學不會這幾個步驟估計早挨罵了。

「往左一點,再過去一點,對,好就這樣子。」

心裡面早已打定主意的我,自然是仔細地觀察著陳教練的一舉一動,他現在藉著幫琪琪指導的機會,那只肥厚的大手就這麼直接地覆蓋在琪琪的握著方向盤的手上,嘴裡卻是說著一些教學要點和步驟,迷糊的琪琪正專心地學著車,精神高度集中著,絲毫沒發現陳教練的那隻大手在她的小手上摸個不停。

「你人要放鬆,別這麼緊張,自然一點,脖子不要靠在後面,是不是坐的不舒服啊,你調整一下座椅。」

陳教練耐心地說道,「座椅?怎麼調整啊?」

「就是在旁邊,那我來吧,你專心開車啊,一定要穩,千萬不能開快起來,要不然我們都危險了。」

聽陳教練說完,琪琪哪裡還敢放鬆半分,比剛才還要緊張、集中十倍,生怕出了意外,陳教練剛一說完就轉過身往琪琪的座位底下彎腰下去,在旁邊動了幾下,琪琪的座椅往前挪了一些。

「可以了嗎?」

「嗯,可以了。」

只聽琪琪的聲音也知道她現在有多緊張,「別緊張,腳要放鬆,不用一直踩在剎車上,放鬆。」

在調整好了座位以後,陳教練沒有馬上起身,而是伸手向琪琪的放在剎車位置的那只右腳小腿摸去,經過剛才的那幾句預防針教學,當琪琪的小腿上突然多了一隻手的時候她並沒有感到驚慌和不適,傻乎乎的她還以為這是陳教練在指導她方法步驟那,卻不知道自己的小腿已經被這個老色鬼摸了好幾下了。

剛才在調座椅的時候估計陳教練就已經把琪琪雪白的大腿看了個透,因為天氣的原因,琪琪只是穿了一件很短的熱褲,把修長雪白的大腿都露在了外面,讓人看了就有舔一口的衝動。

時間久了肯定會惹人懷疑,畢竟後面還坐著我這個正牌男友那,陳教練見好就收稍微滿足了自己的手足之慾就回到了原座,「康明換你來開吧,這回我們來試一試考試場地。」

之前我們都是在一塊空地上隨意地練習著直角轉彎,陳教練看我們練得差不多了,就讓我往那些畫著道路標記線的模擬場地開去,來體驗一下正式的考試,琪琪下了車換成我坐在駕駛座上,她坐在後面看,一開始挺順利的,但每次到彎道轉彎的時候我總是壓線,陳教練糾正了我三四次以後還是依然犯錯,他開始越來越不耐煩,聲音越變得有些大起來。

「轉呀!快點,哎呀,你這樣就慢了,不要一下就九十度,慢慢修過來!你!唉。」

我估計他心裡已經把我爸媽罵了個遍了,心裡的緊張讓我一次又一次地犯錯,「停一下。」

身後的琪琪突然示意我停車,我停了車好奇地轉過頭看向她,「我想上個廁所,廁所在哪啊?」

最後一句話是對陳教練說的,「哦,就是那個車庫旁的小平房,看到沒。」

陳教練用手指了指前面的方位,琪琪確認了一下地方就打開車門往廁所走去,「我們繼續吧。」

這一次雖然還是壓線了,但陳教練卻說比之前好一些了,讓我放鬆了不少,果然,打籃球不能讓女友來看這句話是對的,因為旁邊有自己的熟人在場,就難免會緊張,越是緊張越是發揮失常,估計剛才也是這個道理。

「康明啊,你繼續練,慢慢走,不要急,一定要穩,知道嗎?我去喝口水。」

我點了點頭,再次將車停下目送著陳胖子的離開,接著往下練。

其實駕校的辦公室就在廁所旁邊,估計也是為了這樣的大熱天不用來回走而設計的,陳教練在辦公室裡喝了口水,站在窗口看了看康明的教練車,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趁著他在專心練習轉彎的空檔,快速地往廁所跑去。

因為這個駕校只是拿原來的老房子改建的,所以廁所建造的很簡陋,竟然連男女廁所之分都沒有,也就是說男女是共用一個廁所的,好在格子間的廁所有木板擋著,剛才琪琪進來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原來剛好有一個男學員在站式小便池前小解,她一下就看到了那個不該看的東西。

好在男學員也比較有素質,發現有女生進來急急忙忙地就穿上褲子跑了出去,琪琪看了看那個男學員的背影再看了看這個簡易的廁所,只能無奈地選了一間還算乾淨的格子間進去方便。

這時陳教練跑了進來見廁所裡空無一人,他一猜就知道琪琪還在格子間裡解決那,他輕手輕腳地一個個試過來,馬上就發現了琪琪所在的位置,選了一件靠近的走了進去關上了門,格子間的廁所之間相互用薄木板隔開,那些木板都有些破破爛爛了,只見陳教練在某一塊區域的木板上摸摸扣扣的,沒想到那裡竟然是一個活動的機關,木板之間是空心的,而那裡的小目板只是夾在中間,只要推拉一下就能打開。

陳教練懷著激動的心情往木板湊去,那雙色眼睜的大大的,只見琪琪正脫了褲子露出她嫩白的屁股在那裡集中力氣,用力地排便,排便池裡已經有了一些她之前排出的糞便。

陳胖子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只覺得嗓子快冒煙了,突然想到了什麼,趕緊往褲子裡摸去掏出了手機,鏡頭對著琪琪一口氣拍了十幾張照片下來,把琪琪排便的醜態都記錄成了影像,在他拍好後琪琪也解決的差不多了,按下了沖水開關穿好褲子打開了廁所門準備出去,陳胖子早她一步衝了出去攔住了她。

這突然閃現的人影把琪琪嚇了一跳,當看清是陳教練以後,紅了紅臉就準備離開,「琪琪走那麼快幹嘛,我有個東西給你看看。」

琪琪被他叫住,疑惑地轉過身來看著他,陳胖子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將屏幕轉給她看,赫然是剛才他偷拍的那些排便照,「你,你,你……」

琪琪看著照片中的自己,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屁股真漂亮。」

陳胖子一臉猥瑣地看著她,「你流氓!」

說完琪琪氣呼呼地就轉身要逃離這裡,你是要讓你男朋友康明知道嗎?這裡這麼多人你是不是想讓他出名啊,還是你想讓網上的那麼多的網友看看,琪琪被他的話嚇住,停在了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一見時機差不多了,陳胖子一把把琪琪抱住一手捂著她嘴巴往格子間躲了進去。

「你個騷貨!還裝什麼清高,竟然連內褲都不穿,騷貨!讓我爽了就把照片刪掉。」

原來這陳胖子在剛才幫琪琪調整座椅的時候就發現她沒穿內褲,打那時候開始他就認定她是個騷屄,琪琪含著淚委屈地點了點頭,陳胖子壓著她往下蹲,自己快速地把皮帶解開露出了他的小鳥,也不知道他的雞巴有多少天沒洗了,一靠近就有一股尿騷味,琪琪本能地往後躲了躲。

「媽的,還給我裝,快給我好好舔。」

陳胖子按住琪琪的頭把雞巴往她嘴裡塞去,琪琪只好張開嘴巴把他那又髒又小的雞巴含進了嘴裡,「哦,真他媽舒服,給我好好舔!」

琪琪使出了平時對我的十八般吹拉彈唱的口活功夫,沒幾分鐘就讓陳胖子繳械投降了,「給我吞下去!」

看著陳胖子那猙獰的表情,琪琪竟然真的照他說的一口一口地把他那腥臭的精液嚥了下去,「好,這就好,只要你乖乖聽話,我就不會告訴你男朋友,照片我就暫時保留著。」

沒想到這陳胖子竟然是這種言而無信的人,「你不講信用!」

琪琪氣憤地說道,「我沒有不講信用啊,我可從來沒說過要把照片還給你的,哈哈哈,時間差不多了,我送你們回去吧,哈哈哈。」

說完陳胖子也不再管琪琪說什麼就走了出去,「康明啊,時間差不多了,今天就練到這吧,我送你們回去。」

「好。」

一直在練車的我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只是覺得在回去的路程中,陳教練一直掛著笑容,那笑容好像是對著我的。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上錯廁所遇MM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校長吃肉,我喝湯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雪曼和她的鄰居
強奸大學實習生
我實在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