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玫瑰-撞車 經典激情

這一段時間湄公河下游的人肉市場很不太平,起因就是張狂的軍中四少押著安奉瓊,李翎羽,梁冰和陸雲鳳來到這個特別的河谷,九口暗河水牢在人販子的心中固若金湯,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個肉貨女奴能從九口暗河水牢裡跑出去,所以當聽到安奉瓊憑空消失了,在北京的李飛一口茶水差點沒有噴出來,幸好李翎羽,梁冰和陸雲鳳被抓住了,要是這幾個姑奶奶來到北京,讓中央知道了,天朝的手段李飛是知道的,別說是自己,全家都要滅門啊。

如果安奉瓊回到國內會怎麼樣,會不會到北京來,到中央來告御狀,那樣的話,自己的腦袋就要搬家了。李飛想到這冷汗下來了,飛快的撥通了父親李飛雄上將的電話,聽到兒子要哭出來的語氣,李飛雄就知道出事了,電話裡不敢明說,李飛來到父親的軍委辦公室,四下無人,李飛把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李飛雄仰天長歎坑爹啊,抓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深夜李飛雄才從外面回來,看表情臉上隱隱有一種殘忍的興奮,李飛知道事情有了轉機。「飛兒,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剛才周書記和我,趙大熊,張豺狼,劉豹子在一所研究了事情,周書記指示現在就要鋌而走險了。各個出關口都打了招呼,安奉瓊回國我們能第一時間控制住,一定要滅口,就怕這個女人不回國,到了國外藏起來怎麼辦。」李飛的父親李飛雄,趙熊的老爹趙大熊,張狼的老子張豺狼和劉猛的爸爸劉豹子是周書記手下的四大金剛,這一次要魚死網破了。

李飛眼睛閃動,「爸爸,我們派人在國外殺了她滅口,神不知鬼不覺的。」

李飛雄眼睛一瞪,「放屁,派特工出國做這種事,這不是不打自招嗎,那幫老傢伙盯著我們呢,蛛絲馬跡都不能留下來。李飛,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這是麻煩也是機會,嫁禍於人,女子儀仗隊的事情就要了結了,料想跑到國外的安奉瓊也不會趟這趟渾水。你過來,如此這般,這般如此。」李飛雄在李飛的耳邊說了起來。

一艘湄公河上的貨運輪船停到人肉市場的碼頭上,李飛去而復返,軍中四少坐著高老闆的船風風火火的來到九口暗河水牢的入口,一路上四少都很沉悶,知道大禍就在眼前,能不能翻盤誓死一搏。李飛先把看門的守衛大罵了一頓,然後把李翎羽,梁冰和陸雲鳳提了出來。這幾天三女可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水牢守衛們變著花樣的在三具艷美的肉體上洩慾,反覆的逼問肉貨們逃跑的細節,皮鞭肉棒之下李翎羽,梁冰和陸雲鳳被收拾的遍體鱗傷,徹底的崩潰了,嗷嗷的哀求,嗚嗚的亂叫。

李飛看到三具傷痕纍纍,污垢不堪的肉體拖到自己的面前,厭惡的皺了皺鼻子,怎麼玩成這副樣子。對著李翎羽紅一塊紫一塊的大屁股狠狠的就是一腳,「媽的,臭婊子,居然敢跑,說安奉瓊哪裡去了?」原本英武的特種兵大隊長現在眼神呆滯,嘴角流出晶瑩的口水,咿咿呀呀的說不出話來,這條母狗的腦子不會給玩壞了吧,李飛心裡打鼓。

梁冰在一邊怯怯的說:「李少爺,是安奉瓊弄開的牢門,我們真的不想跑的,是她威脅我們,那個賤貨用我們當誘餌才逃了出去,嗚嗚嗚,大爺行行好,求您饒了我們吧。」梁冰跪著崩崩的用頭觸地,「安奉瓊用什麼東西打開的牢門,說清楚了。」陰險的趙熊問道。

「我看不清楚的,好像是一個小鐵棍把,插到鎖裡幾下就弄開了。不關我的事啊,我錯了,爺饒了我吧,饒了冰冰吧,嗚嗚嗚。」四少心中盤算,小鐵棍是什麼由頭,安奉瓊從哪裡搞來的,還是她在牢房裡自己做的,看來這個女偵探的道行不淺啊。看著儀仗隊副隊長梁冰梨花帶雨哭哭啼啼的樣子,李飛冷笑起來,「不老實的騷婊子,我李飛給你們三個一個贖罪的機會,看你們願意不願意把握了。」

聽到這話陸雲鳳顫顫巍巍的跪爬了過來,「主人,騷婊子願意啊,求主人把騷婊子帶走吧,在這裡要被玩死的啊,啊,嗚嗚。」高挑豐滿的陸雲鳳向母狗一樣扭著自己的腰肢和白臀諂媚的說。趙熊站在李飛的身後,瞇縫著眼睛瞅著身材火辣的陸雲鳳賣騷,「騷貨,把自己的屄掰開給我們看看肏壞了嗎。」陸雲鳳立刻扭過身子,兩手伸到胯下扒著兩片腫脹的陰唇往兩邊一分,一個被玩的又腫又爛的黑血屄露了出來。

張狼把手指插進去轉了一圈,「媽的,都肏鬆了,大哥你留著這個大松屄有什麼用,扔河裡餵魚吧。」陸雲鳳扒著臭騷屄嗚嗚的哭著叫了起來,「爸爸們饒命啊,騷母狗能夾緊的,啊,夾得緊啊。母狗的屁眼還很緊的,爸爸們試一試啊。」

女旗手嗷嗷嗷的無恥騷叫起來。梁冰跪在一邊也伏下身子掰開了自己的小屄邀寵,「爺,冰冰的騷屄還是很緊的,水多屄嫩,求爺爺們把騷屄帶走吧,做牛做馬騷屄認命給爺爺們肏. 」兩個在水牢裡被肏怕了的肉貨不知道說什麼好。

「媽的,真他媽騷,看不出來你們原來還是國家的儀仗兵呢。我把你們帶走可以,讓你們老老實實的伺候男人願意嗎。」李飛看著匍匐的女奴問道。「願意願意,伺候多少男人都願意,啊,爸爸們帶母狗走吧,母狗撅著腿給您隨便肏,肏完了給爸爸們打嘴炮,用後面伺候男人給爸爸們掙錢。」三女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

高老闆的船隊離開了人肉市場,行駛在寬闊的湄公河上,看著兩岸翠綠的景色,李飛長出了一口氣,能搭上高老闆的船隊,事情確實方便多了。「高大哥,這次能拉兄弟我一把,我李飛是知恩圖報的人,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吱聲,這一路上那三個大騷貨大家隨便用,放開了玩。」站在李大少身邊的高老闆滿面春風,「李公子,李兄弟,這不就見外了嗎,舉手之勞,舉手之勞,而且李兄弟放心,這三個女人的來歷我老高什麼也不知道,也不打聽,在船上咱們就是玩女人。」

不愧是道上走的老炮兒,高老闆確實是老江湖,話裡有話,軟中帶著鋼,暗示這幾個女人的身份不簡單,我也知道你們的髒事。李飛知道這次用了他的船,以後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船艙裡開起了無遮大會,趙熊騎著目光呆滯的李翎羽,張狼摟著梁冰雪白的嫩肉,劉猛的肩頭架著陸雲鳳結實的長腿。三女從陰暗的水牢裡出來好像兩世為人,腥臭污穢的肉體好好洗了洗,又吃了些食物,被水牢的守衛折磨的慘白臉頰恢復了一些血色,三女的精神狀態好了一些。

之後又進入肏屄的節奏,男人對女人身體的索取是無度的,淪落到今天的儀仗女兵也明白如何奮力取悅這些男人才是自己活下去的保證。「啊啊啊,好大啊,啊,主人肏的母狗真爽,啊,騷屄要高潮了,啊,洩出來了。」躺在張狼的胯下,梁冰沒有了一點原來矜持冷傲的樣子,扭動著胸前的肉乳,盡情的發騷浪叫著,胯骨不停的向上迎合,手臂摟著張狼的脖子,往上挺動身子,妄圖讓男人肏的更深一點。

「呃呃呃,主人的肉棒好大啊,好深啊,頂到子宮裡來了,肏的騷屄淫水流,啊,啊,要被干爆了,我要尿了,嗚嗚嗚。」鬆垮垮的肉屄被劉猛粗大的陽具輕而易舉的就捅了進去,陸雲鳳努力的調動胯部的肌肉來夾緊身體裡火熱的雞巴,被架著大長腿的女旗手陸雲鳳也沒羞沒臊的叫起床來。李翎羽架在趙熊的懷裡,騷屄被身子下面的肉棒一下下的捅著,淫水嘩嘩的往下淌,結實的肉體不受控制而扭動著。「啊,啊,爽啊,翎羽認輸了,啊,肏我吧,肏死我吧,啊,啊,啊!!」

原本桀驁不遜的李翎羽嘴裡現在也是咿咿呀呀的亂叫。

高老闆和李飛走進船艙,看著瘋狂的淫宴,李飛笑著對身邊的高老闆說:「老哥,想用哪個肉貨,先給你玩。」高老闆眼睛發光,指了指身材最性感高挑的陸雲鳳,劉猛退了下來,陸雲鳳的身子到了高老闆的懷裡,揉奶摳屄,人販子肏肉貨也沒什麼講究的,黑乎乎的大雞巴往淫水潺潺的小穴裡一捅,陸雲鳳就開始應景的浪叫起來,像最下賤的野雞。

因為女旗手陸雲鳳的身子在三個人中最漂亮,所以她也被干的最多,黑木耳又鬆又軟,根本繃不起來,高老闆感覺插在一團水汪汪的棉花朵中,不怎麼舒服。

乾脆走後門吧,把陸雲鳳的身子翻過來,大肉屁股朝後撅著,高老闆沾了一點淫水在雞巴上,用力的頂進了陸雲鳳的肛門,陸雲鳳嗷的一聲慘叫,盡力的放松著肌肉,讓高老闆插的舒服一點。女旗手的這裡也不少用,但是比前面的肉穴要緊多了,高老闆開始一下一下的肏著張開的菊花。

「大哥,在水牢裡關了些日子,這幾個騷屄可比原來騷多了,媽的現在雞巴插進去讓她們說什麼就說什麼。」李飛哈哈一笑,「老四,你不知她們在人肉市場的水牢裡過的是什麼日子,泡在河水裡肏肉屄,天天挨鞭子,向她們這樣逃跑抓回來的肉貨,掛在水輪上一圈圈的灌水,灌到徹底老實了為止。一天二三十個男人輪著騎,咱們把她們撈出來,能不對咱們賣騷嗎。」

因為和邊防軍有著特殊的關係,高老闆的船隊神不知鬼不覺的駛入了中國境內,在雲南瀾滄江上的一個渡口下船,被蒙上眼睛帶著頭套的三女直接扔進了一輛掛著軍牌的集裝箱貨車,貨車一路直奔帝都而去。進入了國境,軍中四少的神經緊張起來,好在一路上的各個關口都平安無事,終於來到了C國的心臟帝都,貨車直接開到郊外一處背靜的院落中,庭院的大門口有穿著黑色西裝的私家守衛站崗。

被拖下車子,三女在一片黑暗中感覺被扔進了陰暗的地下室,扭動著身子,周圍寂靜無聲。李飛站在院子裡看著天空,撥通了一個手機號,「喂,令狐公子,我是李飛啊,晚上沒事來我的院子玩玩,今晚我這可有美女的聚會啊,令狐,HoneyCookie今晚也會來的,好好好,不見不散。」撂下電話李飛的眼睛閃過一絲寒光。

帝都的夜晚是被彩色的霓虹燈渲染的夜空,五顏六色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性的衝動,一輛酒紅色的法拉利超跑在路面上飛馳,遠離了鬧事的燈火,來到市郊一片幽暗的莊園前面,鐵門緩緩的打開,法拉利一腳油門開了進去。小市民真的難以想像這座莊園裡面的奢華大氣,三層的建築是完全用大理石構建的歐式風格,左手的車庫裡並排停放著蘭博基尼,瑪莎拉蒂,蓮花,布加迪威龍等各種各樣的超級跑車。會館的正門站著一排黑西褲白襯衣的英俊男侍,遠遠看去燈火通明的大廳裡人頭攢動,賓客已經來得差不多了。紅色法拉利直接開到了大門口,李飛帶著軍中四少早就迎了出來。

車門打開,一個穿著深色英國手工西裝,帶著鑽石耳釘,氣質儒雅,風度翩翩的青年才俊鑽出法拉利低矮的車門,李飛趕緊走上前,「令狐兄,哈哈,日理萬機,難得賞光來此啊,今天我們玩得盡興,大美女HoneyCookie等你都等急了。」

儒雅青年男子也滿面含笑,「李兄,過獎了,我是閒雲野鶴,朋友們幫襯著做點小生意,哪有什麼萬機,今天來此叨擾,令狐心中也是不安啊。這家私人會所倒是第一次來,很別緻嗎。」說著一招手,法拉利裡又鑽出兩個穿著淡青色藏族傳統服裝的小美人。「這兩個都是中央民族大學的校花,藏族美女,口味不同,今天我帶過來給大家嘗嘗。」帝都貴族圈子裡的這種聚會,男人都是要帶著女人來的,大家互相交換著玩。

兩個姿容秀麗的藏族姑娘俯身施禮,儀態萬方。李飛如此敬重的這個令狐公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把中央民族大學的校花帶來的令狐公子乃是天朝大內總管的獨生子,在帝都高層圈子裡是響噹噹的人物。眾星捧月的來到大廳裡,屋子裡的俊男靚女紛紛起身打招呼,左邊的白漆歐式長條沙發上坐著幾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帝都嫩模,看到令狐公子走進來,全都兩眼發光,花癡的撲了上來。綜藝大明星HoneyCookie也坐在正對門口的單人沙發上,穿著紫紅色提花絲綢長裙的Cookie坐在暗色茶几的後面吃吃的笑著,表現的很沉穩,她可是這種聚會的常客。

只見明艷的Cookie款款的走過來,親暱的摟住令狐公子的胳膊,用薄薄絲綢包裹的巨大胸器緊貼著令狐公子的胳膊,蛇一樣的身子完全的倚靠上去。

「大公子,今天有空啊,為了你Cookie特意從魔都飛過來的。那部電影的事,Cookie還是想當主演嗎,總參加跑女我的形象都不好了,還要大公子幫Cookie在中影韓書記面前說話啊。」令狐公子就勢把手放到HoneyCookie高高翹起的圓潤臀丘上,親熱的拍了兩下,Cookie嬌笑著扭著柔韌的水蛇腰。

「你不是要結婚了嗎,和教主,還出來和男人們瘋玩。」HoneyCookie眨了眨一雙明亮的大電眼,「大公子,吃醋了,你不是不知道,結婚緋聞都是我們娛樂圈的炒作話題,給老百姓看著玩的。我和教主無非是逢場作戲,當不得真。」說著Cookie用塗著淡紫色晶瑩唇膏的香唇在令狐公子的臉上啵了一下。「吃你的醋,我還不至於,你這個小狐狸,真會勾引男人,電影的事我幫你搞定。」令狐公子用手指勾了勾Cookie尖尖的下顎,引來Cookie一陣清脆的笑聲。

李飛和趙熊一人摟著一個穿著民族服裝的藏族美女大學生,上下其手,揉捏著藏族女孩緊繃柔嫩的身子,親吻著女孩紅潤的臉頰。藏族美女皮膚一般比較黑,尤其是臉頰上有著兩塊漂亮的高原紅,看著像喝醉酒的濃妝,惹人喜愛。一會大家紛紛落座,HoneyCookie大方的坐在令狐公子的左手,大公子的右手坐著另一位打扮的濃妝艷抹的女明星顏柳,顏大美女的胸部比起Cookie來更要挺拔飽滿,好像兩個大肉球扣在胸前,HoneyCookie心中冷笑,絕對是整出來的。

酒席宴上,一眾豪門公子開懷暢飲,不停的給身邊的女伴灌酒,李飛身邊的藏族女大學生知道了李飛的軍方家庭背景,眼睛閃閃發光,一杯杯的和李飛喝著交杯酒,恨不得趕快爬上了李大少的床。Cookie和顏柳爭相給中間的令狐公子斟酒布菜,Cookie乾脆用自己的筷子夾起肥嫩的蝦仁送到公子的嘴邊。

宴會桌子的外面還坐著一群帝都圈子的小嫩模,她們可沒有資格坐到少爺們的身邊,一個個探頭縮腦的往這邊張望,拚命找到一點自己表現的機會,哪個少爺能招招手把自己叫過去陪酒坐一坐,就有了出頭的機會了。

晚宴很快就結束了,李飛和其他三少陪著令狐公子來到會館二樓的一個大包間,一人摟著一個性感的大美女坐在沙發上,包廂電視裡放著艷俗的流行歌曲,天花板上五彩的射燈打在眾人的臉上。啪啪啪,李飛拍了三下手,一個侍者推著一輛四輪小車走了進來,小車上放著一袋袋白色的粉末,旁邊擺著酒精燈錫紙和一摞剪得整齊的塑料吸管。

「令狐公子,這是軍隊特供的,用丙酮高度提純的緬甸大麻,後勁大得很,絕對的好東西。別著急,好東西咱們要慢慢的試,你是來干的還是濕的。」李飛說著撕開一個小包,把一捧晶亮的白色粉末均勻的灑在一張錫紙上,放在一個酒精燈上慢慢的加熱。「我還是來干的吧,現在身子不行,少來少來。」

「大家看著幹什麼,Cookie還不伺候令狐公子來一口。」Cookie蛇一樣的性感身子扭扭的過來,帶著一對鑲著琥珀的黃金Cartier鐲子的溫潤玉手熟練的打開一包大麻,用錫紙托著,修長的帶著紅寶石戒指的手指捻起一個小銀匙,把大麻粉末切成一道一道的細線,然後用一個精緻的紫色小花灑噴了點礦泉水來潤濕乾燥的粉末。

托著錫紙上的一道道大麻,Cookie巧笑嫣然的遞到令狐公子的面前,右手拿著一個吸管,「令狐公子,我們娛樂圈裡用的都是低檔貨,這種純度的大麻想見也見不到,這次托您的福,Cookie也要嘗一嘗。請慢用啊。」令狐公子接過吸管,貼到一道粉末的細線頭上,往鼻子裡猛的一吸,一道白粉全都吸進鼻腔裡,令狐公子倚在沙發背上閉上眼睛開始享受起來。

看到令狐公子用完了,Cookie也趕緊拿著吸管湊上去把另一道白粉吸了進去,濕潤的白粉進入瓊鼻的鼻腔並不是很難受,刺激的感覺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在血管裡奔湧,Cookie打著一層珠光粉底的臉頰瞬間緋紅了,閉著眼睛斜倚在令狐公子的身邊感受大麻顆粒在身體裡蒸騰的美妙。

李飛和趙熊在一邊開始大口吸著酒精燈烤出來的白色煙霧。包間裡的溫度快速上升,男人們把上衣都脫了下來,藥物的作用下,迷離的Cookie舔著嘴唇爬到令狐公子的身下,伸出顫抖的玉手去解男人胯下那一條鱷魚皮的皮帶,令狐公子閉著眼睛嘴角微微抽動,享受著大麻在血液中流淌,全身的神經浸泡在軟綿綿的幻覺雲朵中,閉著的眼睛中幻像疊生,空虛的靈魂找到了生命的寄托。

沙發的另一端,大胸美女顏柳貼在張狼的懷裡,閉著騷浪的大眼睛用肉球拱著男人的胸膛,吸入純度極高的大麻的肉體酥軟著,發出咿咿呀呀夢癡的甜美叫聲。隨著毒品的藥效揮發,汗水浸滿了HoneyCookie華貴的紫色絲綢長裙,Cookie臉上掛著誘人的媚笑,伸手把吊帶長裙從雪白的肉體上拽了下去,白馥馥的絕美肉體像蛇一樣纏到令狐公子的身上,柔若無骨的分開修長筆直的美腿,把蕾絲繫帶內褲扒到一邊,水蜜桃一樣的淺紅色肉穴吃住身下男人怒挺的碩大陽具。

「公子,電影美女軍團的女一號一定要給Cookie啊。」伏在男人的耳邊嬌滴滴的說著,大明星白艷的下身開始上下起伏的運動起來,艷熟的小屄夾著令狐公子的雞巴,性感的吞吐著。娛樂圈裡出道多年,Cookie的技術無疑是很好的,粉嫩的肉穴伺候過不知道多少達官顯貴,導演製片人。閉著眼睛享受著高純度大麻所帶來的欲幻飄飄的男人點了點頭。

迷醉的Cookie吃吃的笑了,細軟的小腰挺動的更加明顯,五彩的暗色燈光下蛇一樣的白肉S型的起起伏伏。Cookie很知道掌握性愛的節奏,隨著雪白圓潤屁股的前後起伏,Cookie控制著身體裡勃起的雞巴射精的時間。

等待著自己和令狐公子身體裡大麻的力量作用到亢奮的頂點,迷亂的畫面在兩人的腦海中飛舞,Cookie兩條模特水準的大長腿左右夾住了令狐公子的腰部。

「啊,啊,啊,大公子好棒啊,啊,啊,Cookie要去了,啊,啊,爽死了。」

綜藝大明星標誌性的磁性甜美嗓音浪叫著,下身加快了挺動的頻率,濕熱的騷屄像一隻飢渴的小手,瘋狂的夾弄著美味的肉棒,「啊,啊,啊,接著動,啊,不許停,啊,電影的女主角是你的了。」Cookie得令一樣更大幅度的擺動自己的又白又圓的肉臀。「唔……我洩了。」一聲高潮時的愉悅媚叫成熟花徑的深處噴出一股股滾燙的陰精,與此同時令狐公子怒挺的馬眼也噴薄出濃濃的精液,兩股液體在兩人緊緊結合在一起的性器官中匯聚,大麻支配的肉體得到了絕頂的高潮。

毒品是最好的春藥,包廂裡的一角,早就脫光了衣服的李飛把藏族女大學生的傳統服飾扒的精光,把微黑健美的肉體壓到自己的身下,藏族校花結實肉感的長腿被李飛扛到了肩頭上,兩人的下體緊緊的結合在一起,男人粗大的雞巴盡根沒入發情的鮮艷肉屄,開始大角度的抽插起來。李飛含著一口白煙,輕輕的噴在女孩迷醉的臉上,讓藏族女大學生青澀的肉體扭動的更有韻律。

藉著毒品的力量,狂亂的肉體交歡席捲了包廂裡的每一個人,房間裡左側的長條沙發上,張狼只穿著上衣,和大美女顏柳放浪的帖著身子,顏柳的裙子撩到腰線以上,粉紅的小內褲脫下來掛在穿著橘色高跟鞋的精緻腳踝上。兩人赤裸的下體瘋狂的運動,張狼碩大的雞巴插進顏柳深色的肥熟小屄,麻痺的神經讓張狼彷彿感覺顏柳的蜜穴有著無窮的深度。綠色吊帶連衣裙的兩個吊帶都從雪白的肩膀上拽了下來,顏柳把自己出名的超級乳房拉出胸罩,放到張狼的手裡,任由男人抓弄把玩,像這樣賣胸這個月顏柳已經四次了。

劉猛壓著一個畫著濃濃粉彩妝的帝都嫩膜,一點也不溫柔的瘋狂肏幹著。

「啊……啊……啊!死了,啊,死了,肏我,肏我,肏死我,親哥哥,啊,爽死騷妹妹了,啊!!!!」被架著雙腿的嫩膜翻著白眼,發出欲死欲仙的浪叫,把淫宴的氣氛推向絕頂的高潮。這個小嫩模來自西南的小鄉村,在村子裡是數一數二的美人,皮膚白身材好,當然不安於一輩子窩在村子裡種地,做著明星夢來到帝都當了北漂,既沒有人脈又沒有機會,在帝都的嫩模外圍圈子裡混著,有時也客串客串高級妓女掙點錢。能被四少之一劉猛肏,小嫩模心裡美得要死,劉猛肏的越狠,越不把她當人,小嫩模往上貼的越近,叫的越騷,生怕劉猛不盡興。

心裡幻想著自己攀上了軍二代就要出名了,她不知道像她這樣的北漂嫩膜劉猛一個月要玩四五個。

狂風暴雨過後的戰場一片狼藉,大明星HoneyCookie平倚在沙發的一角,身上掛著自己皺巴巴的紫色長裙,露出大片雪白的香肩,上面還有一點點淺淺的牙印,Cookie綿軟無力的身子斜倚在沙發上,眼神空洞的看著天花板,嘴角微微笑著上翹,還沒有從大麻殘留的力量中緩過神來。胸霸顏柳攤軟在貴妃榻上,精赤著豐滿的上身,碩大的咪咪上滿是紅紅的牙印和口水,下身只有一條粉紅色的輕薄小短褲,幾根黑色的陰毛調皮的探出了頭。

嫩模外圍女們大張著雙腿排成一排坐在鋪著厚厚地毯的包廂地上,在淫宴的最後,所有的嫩模脫光自己的衣服,舉起纖細的鉛筆腿裸著騷屄讓令狐公子和軍中四少隨便的肏,五個人排成一排,轉著圈的一個一個插屄,最後輪到哪個婊子,就射在誰的屄裡。看著一群洋相百出的騷浪嫩膜,HoneyCookie發出輕蔑的笑聲,也為自己現在娛樂圈的地位所驕傲。

私人會所的幾個侍者走進來打掃戰場,疲憊的李飛招招手,一具具雪白的肉體從地上爬起來,屁顛屁顛的來到隔壁的一間屋子,桌子上擺著各種各樣的珠寶,鑽戒,名包。嫩模外圍女們一人挑選了一件禮物,興高采烈的回去了。

HoneyCookie和顏柳陪著肏完了屄也都穿好衣服媚笑著走了,李飛請HoneyCookie來就是招待令狐公子的,看來兩人是各取所需都玩得很開心。Cookie踩著銀色的LV拌帶高跟鞋,來到李飛的面前,在李公子的臉上親了一口,「我和教主的婚禮,李公子可一定要參加啊,我可以穿著婚紗和你做愛的。」李飛笑了笑拍了拍Cookie的臀部。

送走了大明星Cookie,李飛來到神魂顛倒的令狐公子面前,低聲說道:「令狐大哥,兄弟準備了一份特別的小禮物,咱們換個地方說話。」令狐公子心領神會的跟著李飛走出了房間,來到後院的地下室,燈光打開,屋子的正中跪著三個只穿著簡單內衣的女人,三女都帶著蝴蝶型的眼罩,手臂攏在身後用拘束皮帶捆著,低著頭楚楚可憐。

看到這樣的三個美人,毒品的藥效還沒有過去的令狐公子血脈噴張,身體中殘留的大麻好像又重新點燃了一樣,三女雪白凹凸的美艷肉體晃得令狐公子眼暈,用手顫顫巍巍的撫摸中間跪著的梁冰的臉頰,梁冰楚楚的抬起頭,銀色蝴蝶眼罩下的委屈大眼睛裡噙著晶瑩的淚花,艷麗的紅唇微微張開和令狐公子的嘴巴吻到一起。男人的舌頭沒有阻礙的進入梁冰軟綿綿的口腔,兩條濕漉漉的舌頭交纏在一起,讓令狐公子探索到女子儀仗隊副隊長梁冰檀口中的每一寸土地。

「令狐兄,這都是我苦心搜羅來的美女,今天送給令狐大哥,望大哥以後在官場上多多關照,還不給大哥弄到車裡去。」李飛笑著示意把三具女體塞進法拉利中,「兄弟兄弟使不得,使不得,我不能奪人所愛啊,我暫時玩玩可以,一個月後一定給兄弟還回來的。」令狐大少趕緊虛假的謙讓起來,心裡可是樂開了花,雙手就沒離開梁冰的胸口。「好好,就依大哥的意思,給大哥都裝到車裡去。」

李飛一揮手,有人架起三女的胳膊,一個個塞進了庭院正中的法拉利,李飛和趙熊一人一邊攙著令狐大少,來到車旁,「兄弟,後會有期。」令狐晃晃悠悠的上了車,法拉利一溜煙的駛向遠方,李飛看著跑車紅色的背影冷酷的笑了。

今天真是收穫頗豐,不僅玩了娛樂圈裡的公交車,綜藝女神HoneyCookie,還弄了三個這樣的超級女奴,爽啊爽。大麻的後勁沖的血脈沸騰,眼前一片絢麗的圖畫,令狐公子一邊開著車,一邊拉過來李翎羽的身子,把雪白的屁股往自己的大腿上放,大雞巴幾乎就要插進李翎羽濕乎乎的肉穴裡了,「你們三個叫什麼啊,怎麼不說話啊。」李翎羽著急的搖著頭,嘴巴動了動,嗚嗚的發不出聲音,「哦,原來是啞巴啊,我喜歡。」神智昏聵的令狐公子手放到了後排陸雲鳳的胸脯上,「真軟和,唉,怎麼沒有剎車了,有意思。」

光……!!!!!!!。


Tags: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