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親姐姐 近親亂倫

我有個姐姐,比我大4歲,長相算是中上等的,身材很苗條,身高168,有一雙由於從小接觸的女性最多的就是我姐姐了,所以自從開始發育之後我就開始對我姐姐的身體產生了好奇與遐想。

家裡房子比較小,以前有段時候就跟我姐一起睡,有一次記得是夏天的時候,我早上醒來,看見了我姐內褲沒穿好,露出了一點點下體,那時她還沒醒,我出於好奇,輕輕地扒開了一點,姐姐的逼就赤裸裸的出現在眼前。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見到女人的陰部,她還沒有長毛,光溜溜的,只能看見一條肉縫,看起來如此純潔無暇,當時對兩性知識一竅不通,只不過有一種想上去舔一口的衝動,但是怕把她弄醒,就盯著看了一會,然後繼續裝睡,直到她醒過來我才起床。

從那次以後,我就經常幻想著我姐的身體來手淫,並且趁她不在時去她房間偷拿她內褲來聞。

記得有一次做夢,我就夢見了我真的在親我姐姐的逼,夢裡我姐逼的樣子就跟那次見到的一樣,舔起來有一點鹹一點酸(是真的做夢夢到的味道),醒來以後我就產生了跟姐姐亂倫的念頭。

我家住在一個小鎮上,周圍是村莊和小山包,以前就經常和同學去山上的林子裡玩耍和用彈弓打鳥,但是偶爾路過一片幽靜的小樹林的時候,看見地上有不少手紙,當時覺得奇怪為什麼人們在這亂扔垃圾呢,後來同學半開玩笑的說,一定是情侶們在那打野戰。

後來受這件事的啟發,我躺在家裡床上想,在那樣幽靜的小樹林裡操逼,該是多麼刺激的事啊。

但是,像我這麼一個內向的少年,和女同學講話都臉紅,哪有女人呢,這時我姐從我房門口經過,她剛洗完澡,穿著一件小吊帶和短褲,頓時我心中一絲邪念劃過,一種興奮感湧上來,小弟弟也撐起了雨傘。

這時靈感來了,要是在那個小樹林操自己的親姐姐,不是更加爽快和刺激嗎?當天晚上,想像著在樹林操我姐姐的情景,我手淫了一次才睡著。

後來我就開始計劃,怎麼樣把我姐弄過去呢?我姐姐初中畢業後就在鎮上裁縫店做學徒,也不怎麼去外面玩,而且出去玩也只是跟她的女同學玩,不怎麼帶著我。

這事在一段時間內只停留在想像階段,直到有一天,我姐突然來我房間跟我說,她今天出去和同學到山上玩,也就是我經常去打鳥的那個地方,把剛買不久的手機弄丟了。

那時手機對我們來說還是奢侈品,是她攢了很久的錢才買的,當時我們很著急又害怕,怕讓我媽知道了還不得一頓臭罵,於是我跟我姐說,那咱們還是去找找吧,說不定是能找到呢,她說好,然後我和我姐就去了山上。

來到山上之後,我和姐姐就分頭找,找了一會沒找到,然後聽到附近有人說話的聲音,一看是一夥小年青,一共3個人,但比我大,二十來歲的樣子,但看起來不像是老實人而像社會青年。

當時有點害怕,沒敢上前問他們有沒有看見一部手機,只是在遠處看他們在幹什麼,後來仔細定睛一看,他們中一個人正拿著一部手機在那研究,旁邊的人也跟著看,然後聽見有人大聲對他說:「今天運氣不錯啊,這種地方也能撿到手機,哈哈!」我一聽,那肯定就是我姐掉的那一部,於是喊來十幾米遠的姐姐,說:「姐姐,我聽見那邊一夥人說撿到手機了。」

我姐聽了,馬上著急的讓我一起和她過去要回來。

於是我倆來到那一夥人跟前,我那時還小,比較害羞,跟在我姐後面,我姐太著急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上前跟一群社會青年說:「你們是不是撿到一部手機啊,那是我丟的,還給我。」

撿到手機的那個黃毛社會青年(頭上有一撮頭髮染黃了,就叫他黃毛吧)一臉不悅:「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啊,怎麼證明是你的?」我姐激動地說:「我的手機是摩托羅拉的,而且是彩屏。」

黃毛這回無言以對,過了一會耍無賴起來:「你手機我幫你撿到了,還給你總要有點條件吧,這樣,給500塊我就還你。」

我心想你也太黑了吧,那時我姐一個月工資才二百,我們哪有那麼多錢啊,我就鼓起勇氣說了一句:「我們沒有那麼多錢,求你們還給我姐吧,不然我爸媽知道手機丟了會打死我們。」

黃毛一臉不屑:「小屁孩,你誰啊?滾一邊去!」「他是我弟弟。」

我姐回答。

我這時有點怒了,就駁一句:「我不滾,怎麼樣!」結果旁邊一個壯一點的平頭青年突然狠狠踢了我一腳,我一個踉蹌倒在草地上。

我姐趕緊上來扶我起來,對他們喊:「你們欺負我弟算什麼男人啊!」這時一個脖子上掛金鏈子的青年笑了:「不欺負他那欺負你啊,我看你有點姿色,身材不錯,讓我們哥幾個吃一口奶我們就把手機還給你,怎麼樣?哈哈。」

這時黃毛也淫笑著附和:「對對對,你來以身相許我們就還給你們放你們回去。」

「滾,不要臉」,我姐哼了一句,然後轉身對我說:「走,手機不要了,我們回家。」

「別走啊,我手機還給你。」

黃毛遞上手機給我姐我姐正要去拿,他突然又縮回去了,我姐不甘心,又上去拿,想搶回手機。

但黃毛拿著手機藏在了身後,我姐為了拿手機,身上已經貼到黃毛但還是沒夠著,黃毛接著把手機快速遞給平頭,我姐轉去平頭那,他又遞給金鏈子男,就這樣,我姐被調戲得團團轉,還是沒拿到手。

這時我無法抑制心中怒火,大罵一聲:「操你媽,快還給我們!」3個青年聽到了立馬向我衝來,平頭和鏈子男已把我擒住不能動,黃毛過來對著我肚子就是一重拳,我也一邊用腳還擊一邊罵著他們,但是被2個壯漢抓住了根本就有力使不出啊,傷不到黃毛一跟汗毛。

我姐急忙來勸架保護我,檔在我前面阻止黃毛來打我,而黃毛不停地想拉開我姐姐,由於我姐那天穿的是寬鬆一點的T恤,撕扯過程中,我姐衣服領口被扯大了口子,露出了肩膀和吊帶這時黃毛和另兩位楞了一會,然後露出一絲淫蕩的笑意,金鏈子壞笑地說:「美女,皮膚好白嫩啊!」我姐趕緊把衣服拉好,對他吼了一句:「真下流,再打我弟弟我就去喊人了。」

然後開始四處大喊:「快來人啊!」這是黃毛和其他兩位青年放開了我,一起制止我姐,把我姐按在了地上,用手掐住了她防止她喊人,我這時奮力向前想拉開他們,但哪裡是他們的對手,被平頭一把拉開也按在了地上,我使盡渾身力氣也無法掙開,已經筋疲力竭,只能看著我姐被他們按著,我看到我姐眼裡已經泛著淚水,無力的躺著也不再反抗了。

這時黃毛嘴角帶著一點邪淫的樣子對金鏈子男使了個眼色,然後和他一起把我姐拖著往樹林深處走,順帶還讓平頭男把我也拖過去了。

這時我才明白過來,原來他們對我姐姐已經產生了色心,想強姦我姐。

我一路喊著:「強姦啊,救命!」,但是空曠的樹林根本沒一個路人的人影,只有遠處傳來一點回聲,我徹底絕望了。

他們一起把我姐拖到了樹林中一個更加隱秘的地方,而我離我姐也只有2米遠,他們找來樹林中的茅草把我捆在一棵樹下,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我姐被欺負的樣子了。

他們把我姐按在了一塊草地上,金鏈子男負責按住我姐的手,平頭男按著我姐的雙腿,黃毛這時候開始擼我姐的衣服,衣服擼到了脖子上面,這是我姐的胸罩就露出來了,雖然我姐胸部不算很豐滿,但乳溝還是能清楚地看到的。

我雖然非常氣憤激動,但看到我姐的胸部和小肚子白皙的皮膚之後,竟然隱隱地產生了一絲邪念,就是那種既想保護我姐,又希望看她裸體被干的矛盾心情。

黃毛看到我姐的身體之後也開始興奮呼吸加快,急忙扒開我姐的胸罩,一對粉紅的乳頭露了出來,當時我姐還是18歲少女,乳頭很小看著非常嫩,黃毛擠著我姐的雙乳,就開始吮吸,發出了吱吱的聲音,我姐帶著哭腔喊著不要不要,但沒有人理會。

平頭男看了也性慾高漲,開始脫我姐的褲子,我姐當時就穿著牛仔短褲,被他三下五除二的連著內褲一起扒到了膝蓋。

我這時也震驚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我姐發育成熟之後的私處,我姐陰部了毛,但是不算太濃密,看起來很美,這是平頭也睜大眼睛往我姐的兩腿之間的陰唇部位看。

看了一會感覺不過癮,乾脆把我姐褲子徹底脫下扔到一邊,然後強行掰開我姐修長的雙腿,這時候我姐的陰道口已經一覽無遺了,我也睜大了眼睛看著,我姐陰唇比較小,但是粉嫩粉嫩的,還是少女剛剛綻放的少女嘛,我雖然羞憤,但也期待著平頭下一步該怎麼做。

平頭開始掰著我姐的雙腿聞了聞我姐的逼,長哼一句:「嗯……」然後開始用舌頭舔我姐的逼。

我姐這時「啊」了一聲,想掙開,但還是不管用,平頭男越舔越帶勁,而旁邊的金鏈子哥也掏出了自己老二,硬往我姐臉上摩擦,黃毛小子一邊揉著我姐的乳房一邊看平頭男舔我姐逼,很是愜意的樣子。

不一會功夫,平頭男覺得舔累了喘著粗氣抬起頭,這時我又看見我姐逼的完整樣子了,陰唇上面濕濕的,他用手指插了插然後拿出來看了下,轉過頭來對我說,「小子,快看你姐已經流水了,哈哈!」,然後脫下褲子掏起硬邦邦的老二,單刀直入地插入了我姐的陰道中。

我姐哼了一聲扭了一下腰,輕輕地哭出聲來,看得我心痛不已,但在平頭男抽插過程中,我目光一直沒離開,原來男女操逼的樣子是這樣,我姐現在已經目無表情也沒有反抗了,任由平頭男操著她的逼,抽插中看著我姐一動一動的樣子,我的雞雞居然也慢慢硬了起來。

不久平頭男叫了一聲:「啊,要射了!」黃毛趕緊說:「射外面,老子還要日她呢。」

然後平頭男抽出了陽具,射到我姐的腿上後就癱軟下來。

這是黃毛說:「該我了。」

然後也掏出雞巴迅速插入我姐的逼中,他的雞巴又小又黑,幹了幾下就洩了,精液流出的時候就跟漏水的水龍頭一樣流出來的,一定是平時操逼操多了,陽痿早洩。

最後一個是金鏈男,他掏出雞巴沒有馬上插我姐逼裡頭,而是讓我姐跪在了地上,抓著我姐的頭髮,讓我姐幫他口交。

我姐開始不從,但是他一邊拉著我姐頭髮一邊威脅我姐,你不幹我就打死你弟弟,我姐只好就範,口交了一會之後我姐喉嚨非常難受,咳了幾下這時金鏈男才開始讓我姐躺下,插入了進去期間還換了姿勢,讓我姐面對著我跪在地上,從後面插我姐的逼,我的角度看,見我姐一對乳房在她邊被干時邊晃動,頓時慾火超過了我的憤怒,雞雞更加硬了,而一邊的其餘2人癱軟在地慢慢的看著。

這傢伙堅持了好久,我見這是我姐表情沒有那麼痛苦,反而不時發出輕輕的呻吟聲,而她在被干的時候也注意到了我小弟弟撐起來的小蘑菇了,我又有點害羞,把頭撇到一邊,用手摀住我的小雞雞的位置。

在一旁的黃毛貌似注意到了我的動作,淫笑的說:「怎麼樣,看著你姐姐被我們日了,爽不爽,你要不要也幹一次你姐姐?」平頭男也說話了:「對啊,咱們還沒看過真正的姐弟操逼的樣子呢,哈哈。」

我又羞又氣憤,沒有理他們,但其實心裡還是比較認同這個想法的。

過了一會,金鏈男也射了,射到我姐屁股上了,我姐最後鬆了口氣,慢慢的坐在地上,用衣服擦乾淨身上的精液。

一會他們把衣服都穿好了,然後把我被綁的手腳解開了,說:「小朋友,你要不要干你姐?」我看了我姐一眼,沒底氣的說:「不要!」他接著說:「老子們今天就是要看你干你姐的逼,你如果不干老子們廢了你!」我姐精疲力竭的求道:「別欺負我弟弟。」

黃毛:「那你跟你弟弟幹一次,我就馬上放你們走,還把手機還給你們,怎麼樣?」我姐半天沒吱聲,過了好一會她慢慢走到我跟前,把我扶了起來,然後蹲下,開始脫下我的褲子我一股興奮感襲來,天哪,我姐真要跟我操逼?同時又有點害羞,因為我們姐弟倆操逼還要被一夥人看著。

姐脫我褲子時我也比較配合,直接脫掉扔在一旁,露出了我堅挺的雞雞,黃毛他們也笑了:「哈哈,看來你弟弟被憋壞了,也想日你逼啊。」

我姐沒做聲,開始用手撫弄我的雞雞,亂倫的快感湧遍全身,雞雞越漲越大,然後她開始用嘴巴吸了進去,太舒服了,非常溫暖又柔軟,那是我平時手淫從沒有感受到的感覺啊,我也禁不住「啊」的感歎一聲。

然後我姐姐加快了速度讓我雞巴在她嘴裡進出,弄得我都感覺快要射了,我對姐姐小聲說「要射了。」

旁邊黃毛聽到後趕緊把我姐拉開了,「不許這麼快射,還沒看你們真正操逼呢!」於是把我姐推倒在地躺下扒開了她的雙腿,他們架著我跪倒在我姐雙腿之間,然後讓我插入進去,我這是也已經慾火焚身了,順從的拿著雞雞插向我姐姐的陰道口,心想,姐姐,對不起了,我也是被逼的啊這時聽到旁邊卡嚓一響,原來黃毛拿出了自己手機給我們姐弟亂倫的樣子拍了一張照,完了,這下被他抓住了把柄,太丟人了。

但那時我也沒法制止他了,況且姐姐的裸體已經讓我顧不了那麼多了,我直接插入姐姐的身體了,姐姐小穴溫暖潮濕,一股暖流湧上心頭,那叫一個爽。

我開始學他們之前的樣子抽插著,還一邊看著我姐的臉上的表情,她並沒有之前那樣的厭惡感了,在我看來是對弟弟的愛意我幹著姐姐越來越興奮,還主動的抓起她的乳房揉捏著。

「姐姐,我在日你的逼,好爽!」我心裡想著,我被性慾沖昏了頭腦,居然開始有些放開了,跟姐姐說:「姐姐,我從你後面插吧?」「哈哈,臭小子還玩起興致來了啊!」旁邊的社會青年嘲笑著我們,但姐姐沒做聲,默默的起身跪在了地方,屁股朝著我雞雞的方向翹著。

我從沒體驗過這樣誘人的角度,迫不及待地再次把雞雞插入了我姐的逼中,加快了速度抽插,我姐逼裡面感覺越來越濕滑了,幹著吱吱作響,這又更加激起我的快感就這麼插了一會,一股快感襲上頭,感覺雞巴已經蓄勢待發了,我又不想停止,就這樣,最後一股腦的全射在了我姐的逼裡面了。

這時黃毛又開始拍照了,把我幹我姐射在裡面的樣子拍得清清楚楚,特別是我姐逼縫中流出我的精液的樣子還來了個特寫我癱軟在地上坐著,黃毛他們看事情已經完了,也怕我們回不去事情鬧大,就把我姐手機還給了她,但臨走時警告我們別把事情說出去,不然他手裡的照片就給我們的家人和鎮上所有人看到,到時我們就沒臉見人了。

之後我和我姐就趕緊穿上了衣服,盡量弄得像正常人一樣回家了,此時天剛剛昏暗,路上也沒人注意到有什麼不正常,回到家的時候,大約6、7點鐘,還沒到吃飯點,我媽在我們回來後才打完牌回家做飯,我爸還在店裡守著生意,我姐趕緊洗了個澡,洗了衣服,總之,這件事情,我們保守了秘密,萬一讓別人知道了,我姐以後也不會太好過。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