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同玩青春期女兒 近親亂倫

菊方愛理已經12歲了,一天,她覺得胸部有一些脹痛,趁爸爸媽媽不在家時,來到鏡子前,脫下外衣,赤裸著上體。只見自己的乳房稍微有一些隆起,乳暈也似乎大了一圈,乳頭處按下去有一些痛。

她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知道自己已經開始發育了,心裡既羞愧,又興奮。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洗澡時總特別照顧漸大的乳房,對著鏡子左照右照,去拔一拔那圓溜溜的乳頭。星期天,菊方愛理下腹部有一些隱隱作痛,趁爸爸媽媽不在家,坐在鏡子前,脫光了褲子,抬起了兩條腿,仔細端詳起自己那神秘的三角區。忽然發現那裡原本只有一條縫,現在已經有兩片像嘴唇的東西突了出來。他嚇了一跳,匆忙翻了本醫學書來看,原來叫陰唇,於是,他輕輕的把兩片陰唇扒了開來,突然,菊方愛理的媽媽走了進來,「好哇!你一個人在家竟在幹這種事。」

菊方愛理抬起頭,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心撲通撲通的亂跳,「媽,我只是……」

「我知道,跟你開開玩笑,來,媽媽教你。」

說完,她也脫下了全身的衣服,坐在了床上。菊方愛理大為驚訝,情不自禁的說道:「媽,你…?」

「潔兒你不要害怕,媽把知道的都教給你。」

說著,她托起自己的乳房,說:「你瞧,媽媽的奶子大不大?」

菊方愛理順著他的眼光瞧去,只見她兩隻手平托著兩隻圓潤豐滿的乳房,情不自禁的說道:「媽。你的奶子好大啊!」

「你來摸摸看。」

菊方愛理湊過頭去,伸出食指,輕輕的觸了下那褐色,小葡萄似的乳頭,菊方愛理的媽媽輕聲嗯了一聲,菊方愛理看到那乳頭觸電似地抖了一下,緊縮了起來。整個乳房都變得尖挺了起來,像兩座小山峰似的。「媽,怎麼會這樣?」

菊方愛理疑惑不解的問。「傻孩子,女人都是這樣的,你也會!」

,媽媽微笑地說道,「來,你比上眼睛。」

菊方愛理望了望自己的乳房,按著媽媽說的比上了雙眼。忽然覺得自己的乳頭似乎被一種軟軟的、溫溫的東西給夾住了。睜開雙眼,原來媽媽竟含住了它的乳頭。他輕輕的舔著乳頭的前端,然後用力的吮吸了起來。菊方愛理隨之感到一股莫名的舒暢感,乳頭一下子變得緊縮了起來。「好舒服啊!」

菊方愛理情不自禁的叫道。^.~媽媽拿來一面鏡子,然後睡了下去。兩手把兩腿扳開,用鏡子照著。菊方愛理說:「咦?媽媽你的這個東西怎麼跟我不一樣?好漂亮!」

「小貓瞇是要保養的,你瞧我兩塊陰唇多麼肥厚啊!來,你來摸摸看。」

「嗯,好舒服,好軟哦!」

菊方愛理把左手伸了過去,捏住了它的陰唇。她媽媽嚶叫了一聲,顫顫的說::「你把它掀開來看看。」

菊方愛理照著她的話,兩隻手分別捏住媽媽兩片陰唇,往旁邊輕輕的一拉,冒出一股似香非香的氣味,菊方愛理知道這是小貓瞇的味道,因為她穿後的內褲都是這種味道。她突然發現兩隻手的手指都濕了,原來媽媽的那裡早已濕答答的一片了。「媽,你怎麼流水了?」

「女人想到黃色的東西的時候或者被摸得很舒服的時候都回流這種水的,這叫做淫水或叫做愛液。」

菊方愛理媽媽解釋道,然後衝著菊方愛理一笑,「那你就把它們都舔乾淨吧!」

「真的可以嗎?」

菊方愛理疑惑道。「當然啦!我已經等不及了。快點嘛!」

她邊說邊用兩手架起臀部,以便暴露整個陰部。菊方愛理俯下頭去,那股味道越來越濃,媽媽濃密的陰毛弄的它的鼻子癢癢的,只見她的兩片陰唇以被愛液弄濕了。菊方愛理伸出舌頭,輕輕的在兩片陰唇上舔了一下,牽起絲絲白線,然後細細的抿一下舌頭上媽媽的愛液。鹹鹹的,酸酸的,別有一番滋味。於是索性用嘴含住了她整個外陰。「啊…就這樣,舌頭伸進去。」

菊方愛理照著媽媽的話,用舌頭輕輕的舔開了兩片陰唇,鑽進了那條縫裡。「啊…潔兒,沒想到你這麼小年紀就這麼…哎,可惜你舌頭太短了,你把手指伸進來吧,然後好好看著。」

菊方愛理照著媽媽的吩咐,抬起頭,舔了舔嘴唇四周粘上的愛液。伸出右手中指,插進了母親的那條縫中。「對,盡量往深處頂,然後來回抽插,那樣會恨爽。」

菊方愛理便快速抽插起來,只見媽媽的愛液隨著手指的抽插從小貓瞇裡流了出來,並且越來越多,顏色也越來越混濁。她的動作也配合起菊方愛理的抽查,兩個乳房左右搖晃著。菊方愛理只見媽媽的兩片陰唇緊夾著自己的手指,隨著摩擦越來越紅,就像兩片塗過口紅的嘴唇似的。然後媽媽的兩隻手也伸了過來,翻開陰唇上方的皮,露出一個遠遠的東西來。「噢,我知道,這個叫做陰蒂。」

「對…這個…這個東西也…也能令你爽」

只見媽媽一隻手夾住陰蒂,另一隻手反覆在陰蒂上揉捏,好像在玩一個好玩的玩具一樣。菊方愛理看見媽媽這樣,全身似乎都在發熱,於是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媽媽的陰蒂也由咖啡色變成了鮮紅色。忽然她的陰蒂開始抽搐起來,跟著媽媽的整個身子也隨之抽搐起來,整個身子跟著菊方愛理手指的抽插而起伏。然後她的兩隻手離開玩弄的陰蒂,分別捏住自己兩片漲大的陰唇,往兩邊一拉,「潔兒,我快…快丟了,快找…找一隻杯子把我…我的小貓瞇罩住。快!」

菊方愛理連忙趴下床,隨便找了一隻玻璃杯,把媽媽的尤物罩了起來。只見陰蒂一陣陣的抽搐,一下一下,給人一種會隨時漲破的感覺。突然從兩片陰唇中間象洪水一樣流出許多液體,媽媽坐了起來,為了讓自己全部的都流到杯子裡。從小貓瞇裡流出的「水」

越來越少,菊方愛理的媽媽長舒了一口氣,一下子攤在了床上,像是剛剛跑完了馬拉松一樣。菊方愛理舉起杯子一看,竟有大半杯子!稠稠的,白乎乎的,還冒著熱氣。「把它喝了吧.,對你的東西有好處。」

「媽,你剛才是高潮吧?」

「對啊,」

「我也想要像媽媽一樣。」

「傻孩子,你現在還小,你知不知道,你的屄裡還有一層處女膜。你現在還沒發育好,如果現在把處女膜弄破了,會影響你發育的。」

菊方愛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尤物,點了點頭,「媽,你的那幾樣東西既好看又…我以後能像你一樣嗎?」

「當然可以啦,你先把這個喝了,我送你一件禮物。」

媽媽指著那只杯子說道等到菊方愛理把杯子裡的淫水喝完,媽媽的手中像戲法似的變出一隻盒子來,「打開看看。」

菊方愛理打開盒子,原來裡面有兩隻胸罩,兩條內褲,「媽,這…?」

「祝賀你長大成人,媽特意為你買的,你以後在家就不用穿外衣了,爸媽不會見怪的。來,穿穿合適不合適。」

菊方愛理戴上胸罩,穿上內褲,不大不小正好。「聽合身的,有舒服又好看。」

菊方愛理拉了拉胸罩說,「咦?這是什麼?」

菊方愛理看到了自己內褲上還有一條拉鏈,正好在自己兩腿之間,把拉鏈拉開,使自己的秘處。媽媽坐了起來,拉下了菊方愛理內褲上的拉鏈,輕撫這她的秘處,「潔兒,你想不想像媽媽這樣呢?」

「當然想.」

「那你要精心保養,」

她翻開菊方愛理陰唇,撥弄著菊方愛理的陰蒂,「特別是這個,你每天晚上要愛撫愛撫它。」

林截至覺得陰蒂那裡好舒服,忽然這種舒服的感覺停了下來,「媽,不要停,好舒服。」

「舒服吧,來你自己試試看。」

菊方愛理的媽媽拉著菊方愛理的手,「對,坐下來,放鬆一點。」

另一隻手塗了點唾沫在菊方愛理的小穴上,「要潤滑潤滑,否則傷身體的。」

菊方愛理顫顫巍巍的把手放在自己的穴上,突然感覺到有一股說不清楚的感覺從下體傳了上來。「對,一開始把中指插進去,然後把小貓瞇縮一下,夾住中指。想媽媽剛才那樣來幾下。但不要太深,因為你還沒有被開苞,有舒服的感覺就可以了。」

菊方愛理於是照著媽媽剛才做的,開始對自己的小東西進行愛撫,媽媽也幫著她刺激陰蒂,菊方愛理從沒感到這種感覺,只覺得下面越來越熱,四肢身體似乎都沒有了感覺。不一會兒,從陰蒂轉來一陣緊縮的快感,而後陰蒂一陣一陣抽搐,每一次都給她帶來巨大的快感,終於她也像媽媽一樣流出了綢稠的液體。

它嘗到了高潮的滋味。

時間不知不覺已過了四年,在這四年裡,菊方愛理在家裡一直穿著那帶拉鏈的內衣,一到晚上,她就拉開拉鏈,開始自慰,這使得她的身材越來越有女人味,92cm的胸圍,乳房尖挺,頂端鑲嵌著粉紅色的乳頭。下體的陰蒂平常只有黃豆粒大,但充血時卻有小核桃那麼大。兩片粉紅的陰唇緊緊的包裹著那充滿誘惑的地方。連媽媽也感覺到了威脅感。雙休日,菊方愛理在家做功課,媽媽在洗衣服,突然想起一件事,「潔兒,過來,把衣服脫了。」

說完坐在了床沿,菊方愛理來到了媽媽跟前,毫不猶豫地把衣服脫了,「嘖嘖,身材越來越好了。」

媽媽捏著菊方愛理的奶子,「16歲了,該是時候給你開苞了。」

「什麼叫開苞?」

「就是讓男人玩這個東西。」

她指著菊方愛理的小貓瞇。「自己的東西為什麼要被別人玩?」

「因為這樣很舒服。」

「比那樣還要舒服?」

「傻孩子,那當然了。晚上你來我們房間吧。」

晚上的菜特別豐富,為了慶祝菊方愛理今天開苞,父親也知道了這件事,其實他早已對自己女兒的身材饞涎欲滴了,只是在妻子面前不好意思說出來。今天她自己主動提出來要爸爸干它,怎能讓人不高興呢?早早的吃晚了飯便進入了臥室。媽媽對菊方愛理說:「不要緊張,一開始有點痛,但馬上就好了。」

菊方愛理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爸爸坐在了XX上,說:「菊方愛理,先讓爸爸欣賞一下。」

菊方愛理來到父親跟前,脫下了媽媽送的內衣,胴體變展現在爸爸跟前,「嗯,真不錯,」

他捏起了菊方愛理的乳頭,「很有彈性。」

菊方愛理這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光著身子,再加上敏感的乳頭被粗糙的手指肆意玩弄,臉上不僅一片飛霞,「爸爸,媽媽,你們也脫了吧,我一個人光著身子,怪不好意思的。」

母親首先脫了衣褲,露出豐滿的身段,「菊方愛理,你還沒好好看過男人是怎麼一回事吧,來,跪下來仔細看吧。」

菊方愛理按照媽媽的指示,臉的正前方恰是父親的短褲。母親慢慢把它拉下來,菊方愛理一開始看到和自己下面一樣黑黑的「草」

,然後看到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像是一條肥肥的蟲,下面是兩個球,「咦?這東西怎麼這樣?」

「它可是可以讓你欲死欲仙。」

「真的嗎?我可不信,你看這軟不拉嘰的東西,還沒我手指硬呢!」

菊方愛理用手指捏起那「蟲」

說。不捏不要緊,一捏可不得了。那東西突然越來越大,菊方愛理嚇的連忙放手,一眨眼,那條軟軟的蟲便變成了一根粗粗的棍子,在菊方愛理面前一跳一跳的,像是在示威。「怎麼樣,這樣行了吧。」

爸爸握著那話兒說。「不要怕,」

媽媽走過來輕撫著被嚇得一楞一楞的菊方愛理的頭說,「這道理就像你陰蒂會硬起來一樣,摸摸看吧。」

菊方愛理這下才緩過神來,接過爸爸手裡的那活兒。這東西握在手裡燙燙的,仔細一看,它還分兩截,前端比後端要大,還有一條縫。聽媽媽說才知道前端叫做龜頭,下面兩個球叫做陰囊。菊方愛理用手指比了比。哇賽!足足有三隻手指那麼粗,一個半手指那麼長,塞到那裡去會是何種感覺,想到這裡,臉開始發燙,下面也不自覺得變得濕濕的了。「媽媽,我有點怕,這麼大,戳得進去嗎?一定很疼。」

「疼是會有一點的,因為第一次嘛,難道你不想變成女人了?」

「想,可是……」

「要不我們先做一次示範,一來讓你知道全過程,二來讓你的那裡濕潤一下。」

「好吧,就這麼辦吧。」

於是,「戰地」

便轉移到了床上。因為要讓菊方愛理看清楚,他們便準備用正常位幹一次。首先,媽媽平躺在床上,然後支起自己的雙腳,使自己的外陰完全暴露,爸爸似乎不想馬上把那話兒放進去,他用手扒開了陰唇,夾起了陰蒂,不停地玩弄著,又拉又拔。媽媽好像被弄得很舒服的樣子,輕輕的吟叫,「嗯…對…就是那裡…嗯…快…快捏…啊…啊…就這樣…」

昨天剛剛來過,今天又想要了?!」

爸爸另一隻手也伸了上去,玩弄著大小陰唇。媽媽配合著他的動作,也開始對自己的兩個乳頭發起「攻擊」

。菊方愛理從未看到過如此激烈的情景,看得她面紅耳赤,心跳加快。不一會兒媽媽小貓瞇裡流的愛液已經弄濕了床單,陰唇和陰蒂也變得紅紅的了。「快…啊…快進來吧,求…求求你,快進來…」

媽媽已經「舉白旗」

了。「進到哪裡?」

爸爸手上的活兒不停,還在挑逗著她。「嗯…進…進到我的屄裡。」

「再重複一遍」

「請…請快…快插到我的小騷屄裡…」

媽媽哀求道。菊方愛理萬萬沒想到,平時漂亮高雅的媽媽竟會如此的放蕩。小貓瞇裡也開始流騷水。媽媽扒開自己的屄,露出裡面紅紅的壁肉,上面沾滿了愛液,亮晶晶的閃著光。爸爸也停止了愛撫,「好,我來了。」

手握著那話兒,瞄準她的小屄,一下子頂了進去,「啊!」

媽媽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下身一陣抖動。「對,再頂,頂死我吧!」

菊方愛理定睛一看,爸爸的整根「棍子」

完全沒入媽媽的陰道裡,很想被爸爸這樣插,但也有些害怕,這麼大的一根都插到自己的屄裡……爸爸開始了一下一下的抽插,一會兒快,一會兒慢,插得媽媽時時似哭泣似的哀叫,下面愛液流個不停,弄的爸爸那話兒沾滿了愛液。插了一會兒,媽媽便開始語無倫次,「嗯…嗯…啊…插…不要停…我…我的小貓瞇被插得好爽…啊…啊…對…就是…就是這裡…快…快轉…啊…嗯…嗯…啊…我快不行了,我…我要丟了…」

於是爸爸拔出了那話兒,只見媽媽的陰唇一陣抽搐,便流出了白白的,濁濁的陰精。「真沒勁,這麼快就沒了。」

爸爸失望地說。「留著給你女兒嘛。」

媽媽躺在床上有氣無力地說。菊方愛理和媽媽的位置換了換,菊方愛理躺了下來,媽媽卻變成了旁觀者。菊方愛理按媽媽的樣子曲起了雙腿,使她的兩個洞都暴露在父母面前。羞恥心使她屄不停地流著愛液。爸爸摸了一下,「嗯,不錯,已經那麼濕了。」

「我就知道她是有這方面天賦的。」

媽媽在旁邊搭腔道。「嗯,不需要前戲了,直接開始吧。」

爸爸握著那剛剛經過激烈戰鬥而依然金槍不倒的那活兒,準備挺進。「別,等…等一會兒,爸爸,別用太大力氣。」

菊方愛理似乎有些害怕。「好吧,我會盡量溫柔的。」

爸爸輕輕的扒開菊方愛理的小屄,把那話兒慢慢的塞進去,由於菊方愛理流了許多愛液,所以一開始還算順利,但龜頭還沒塞進去一半就遇到了阻礙,爸爸是有經驗的,他知道這是處女膜,不過不得不弄破它,雖然是很痛的,但長痛不如短痛,爸爸心一狠,用力一下子頂了進去。一聲清脆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撕心裂肺的慘叫,「啊……..痛,好痛啊!!」

「乖,好了,好了,馬上就好了。」

媽媽爬了過來安慰著女兒。爸爸也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再弄痛了女兒,只見殷殷的處女血順著那話兒滴在雪白的床單上。菊方愛理慢慢從劇痛中清醒過來,陰道口附近撕裂般的劇痛也好了許多,反而第一次有異物深入陰道產生了一絲絲快感。「潔兒,怎麼樣,好些了嗎?」

媽媽撫摸著菊方愛理的臉。「嗯,」

菊方愛理點點頭,然後把頭轉向爸爸,不好意思地說:「爸爸,你繼續吧。」

爸爸看見潔兒已經沒事了,於是又開始了挺進,這下子沒遇到什麼阻礙,一竿到底。菊方愛理雖然感到還是有一點痛,但龜頭對壁肉的摩擦帶來的快感遠遠勝之。那話兒每一次進出都會引起菊方愛理陰道的抽搐,菊方愛理終於領略到了性交的快樂。「小娘們的屄果然她媽的緊,真爽!」

爸爸開始加快了速度。菊方愛理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限,不斷的發出類似呻吟的響聲。兩個人忘情的抽插,看得旁邊觀戰的媽媽慾火上升。她轉過身,用屁股對折菊方愛理的臉,頭湊近兩人的結合部,看著那話兒在女兒的屄裡進進出出,「潔兒,快舔媽媽的騷屄。」

菊方愛理原本閉著眼睛享受著快感,聽媽媽一叫,睜開雙眼,只見媽媽的屄和屁眼都完全暴露在眼前,散發著騷騷的氣味。菊方愛理連忙用舌頭舔開媽媽的陰唇,肆意玩弄著她得屄。「嗯…對…對…屁眼也要弄…不要管我,把整根手指都插進去…對…啊…..啊…..就這樣,不停得插…」

菊方愛理自己的屄在被別人插,而自己又在弄別人的屄,再加上爸爸的攻勢一浪高過一浪,只覺得身體似乎消失,最終爸爸用力的一頂,菊方愛理達到了高潮,陰道一陣一陣有力地緊縮,不自禁地流出滾燙的陰精,感覺好似飛上了天。爸爸也因為菊方愛理陰道地一陣一陣緊縮,達到性高潮,在那一瞬間,他拔出了那話兒,把白白的陽精全部射在媽媽的臉上。最後媽媽也在自己手的幫助下體驗了第二次快感。三人相擁而眠,菊方愛理笑了,她知道,以後她就是女人了。

菊方愛理終於成為了女人,並且充分領略了高潮的興奮,這使得每個禮拜兩次的做愛成為了她最期盼的事。但爸爸的工作很忙,時常抽不出時間。爸爸又出差了,菊方愛理已經一個多星期沒做,慾火高漲但無處發洩。媽媽看出了菊方愛理的心思,並邀她一起洗澡。浴室很大,還有一面落地鏡子。菊方愛理和媽媽看完了電視便進入了浴室。邊訪著水,兩個人邊脫著衣服,菊方愛理轉過身,示意媽媽幫她脫胸罩,媽媽用熟練的手法解下了胸罩,兩隻手便捏住了彈出的乳房,「媽媽,別急嘛,」

菊方愛理自己脫下了內褲,並服侍媽媽脫光了衣服。兩個赤裸的女人面對面欣賞著,媽媽有著成熟充滿魅力的身材,菊方愛理卻有著豐滿充滿活力的身材。「我們怎麼玩呢?嗯,咱們來做遊戲吧,每人從下面拔根毛,看誰的長就服從誰的命令。」

說完,順手打開了一扇暗門,「裡面的東西隨便使用。」

「哇,好啊,一定會很有趣的。」

於是兩個人面對面坐在浴缸裡,扒開雙腿開始找毛。「我找到一根,唉呦。」

菊方愛理把它拔了下來,這是媽媽也找到一根,把它們放在一起,菊方愛理的長,長一點點,「好女兒,毛長了沒幾年就比媽媽長了,好吧,我們平等,你先來吧。」

菊方愛理往暗門裡一看,裡面東西還真不少,有些沒看見過,有些在媽媽自慰是看見過。突然腦子裡閃過一個壞壞的念頭,「我就選這根釣魚線吧。」

媽媽似乎有些覺察「又有什麼壞主意呀?」

不過她還是放開手腳任女兒擺佈。「那我就不客氣了。」

菊方愛理把手放在了媽媽的乳房上,用三個手指不停撥弄著乳頭,一會兒,乳頭便硬了起來,變成了一粒褐色的小豆豆。菊方愛理馬上拎起乳頭,另一隻手把釣魚線捆在乳頭根部,然後死死地打一個結,兩個乳頭都捆好後,把另一端捆在自己腳指頭上,這樣腳指頭一動便會牽動兩個乳頭。「好哇,用這種方法來整媽媽,那我也不客氣嘍,唉呦,」

原來菊方愛理看到媽媽乳頭軟了下去,於是便牽動線又使它們硬了起來。「媽媽,你下面流水嘍,是不是很舒服啊?」

第二輪又開始了,這次又是菊方愛理勝利,菊方愛理這次選了兩根橡皮筋,套在媽媽的乳房上,這下兩個乳房變成了圓球形,全部的血液都集中在前端,這使得乳頭變得更加大而且非常敏感,菊方愛理的腳指頭只要稍稍一動,媽媽便是一陣嬌喘,下面便流出一些愛液。第三輪是媽媽勝,她選了一個窺陰器,菊方愛理只得翹起雙腳,任媽媽把它塞進自己的穴裡,然後使勁分開,陰道便暴露在空氣中,「裡面的肉真嫩。」

媽媽不禁讚歎道,「還有晶晶發亮的愛液呢!」

第四輪又是菊方愛理勝,「媽媽,乳房弄完接著是哪裡呢?」

菊方愛理又抖了抖腳趾,「啊,好舒服,」

敏感的乳頭一陣膨脹,好像快要脹破似的,「節兒,饒了我吧,我快受不了了。」

「我問你,接下來是哪裡?」

「應該是這裡吧。」

媽媽轉過身,撅起屁股。菊方愛理拍了拍屁股,然後選了根人工假陰莖,在陰道口輕輕觸摸,「啊…快…快插進去…好難受…又好…好舒服…啊…啊…快插…」

這下愛液再也控制不住,如泉湧出,「插那裡啊?」

菊方愛理手上不停,繼續逗弄著媽媽「啊…插媽媽的屄…插…插媽媽的騷屄…媽媽騷屄癢…癢死了…」

「你叫我插屄我偏不。」

手塗了點愛液在假陰莖上,往媽媽肛門裡狠命插去。「啊!!」

一聲斯竭的叫聲,假陰莖已沒入一大半,只見媽媽的屄一陣一陣抽搐,濃濃的陰精慢慢流出「這麼來一下你就受不了啦,媽,你真敏感。」

菊方愛理輕撫著剛來過高潮的陰唇笑著說。「我的乖女兒,你弄得媽死去活來,真爽死了!」

「遊戲還只是剛剛開始呢!」

「這不公平,這樣吧,咱們來最後一次定勝負,如何?」

「好哇,依你吧。」

兩人又開始尋找,媽媽忽然像發現新迷失天堂似得尖叫:「哈哈,這下你完了。」

菊方愛理順眼看去,原來媽媽找到根陰毛有十幾厘米長,而自己手上根只有六七厘米,心想:這下要輸了。只見媽媽用力一拔,「啪嗒」

一聲斷了。「哎呀,真是天不助我呀!」

媽媽無可奈何的笑了笑,「女兒啊,媽媽只好被你整了。」

「方法我還沒想好,不過那先替我洗澡吧,不過不是用你的手,而是用你可愛的乳房。」

菊方愛理又動了一下腳趾。「啊…是,服從命令。」

媽媽的乳房因橡皮筋使充盈的血液不能回流從而變得非常敏感,每一次觸碰都會使媽媽全身顫抖。媽媽首先拿了塊肥皂在自己乳頭塗抹,然後兩隻手開始揉搓,乳頭產生的快感使媽媽沉醉在其中,手遲遲不願離開,「瞧把你急得,帶會我會滿足你的。」

媽媽的臉一片紅霞,於是開始幫菊方愛理洗澡,塗完肥皂後,媽媽的下體已是湖水氾濫了,接著是沖淋浴,菊方愛理洗完澡後便說:「媽媽,該你洗了,看你屄流了那麼多水,先把屄洗一洗吧。」

媽媽聽懂了菊方愛理的意思,現在愛液那麼多,便直接把蓮蓬頭插了進去。巨大的充實感使陰道再次獲得滿足,緊緊的夾住,然後開始插拔,「啊…好爽…小咪咪好舒服…啊…啊…嗯…我插…怎…怎麼還在流髒水…」

菊方愛理又拉了拉手中的繩子,「爽不爽,爽就叫響一點。」

「啊…爽…繼續拉,不…不要停,我兩個乳頭就是給你來拉的…嗯…」

媽媽手劇烈的活塞運動,拔出來,插進去,弄得兩片陰唇極度充血。「啊…啊…我…快…快不…要丟…」

正當媽媽要達到高潮的時候,菊方愛理一把槍過了蓮蓬頭,然後拿起一隻雙頭的自慰器,插進自己也已濕濕的小穴裡,「媽媽沒到高潮是不是很空虛啊,那我就來滿足你吧。」

菊方愛理摁住媽媽的兩隻手,「噗嗤」

一聲便把另一頭插到了媽媽那裡,「啊,好爽啊,女兒強姦媽媽,對,快,奸死媽媽,媽媽就喜歡被女兒奸。」

菊方愛理就不聽她的,她每插一下,就把自慰器拔出陰道,然後再一插到根,這才叫強姦,媽媽沒被插幾下就洩了。直到菊方愛理也達到高潮,而這時媽媽已經不知道癱了幾次了。

菊方愛理成績不是太好,所以要她的同桌幫助一下,她的同桌叫菅谷梨沙子,梨沙子長得挺漂亮的,齊肩的頭髮,臉長得清秀而活潑,和菊方愛理屬於兩種不同類型的美女。兩顆乳房不是很大,但也稱得上小巧玲瓏,腰長得特別好看,屁股還算大吧。

菊方愛理和她是好朋友,梨沙子把什麼心事都告訴菊方愛理,像什麼,我今天來老朋友啊,昨天晚上做亂七八糟的夢啊,菊方愛理也很想把自己的經歷告訴她,但總是沒找到機會。「梨沙子那本書在我書包裡,你自己去拿吧。」

「哦,不行,還是我自己來拿吧,」

「嗯?好像有些奇怪,書包裡有什麼我不能看的?」

「沒什麼啦。」

「撒謊,肯定有,虧我當你是好朋友,這點事都不肯告訴我。」

「好啦,現在人多,上課事告訴你吧。」

原來菊方愛理今天在包裡放了根塑料假陰莖。「告訴我吧,告訴我吧。」

梨沙子急於知道真相。菊方愛理慢慢拿出了這東西。「啊?這是什麼呀?」

梨沙子第一次看到這東西。「嘻嘻,這你還不知道,」

菊方愛理掩口一笑,然後在梨沙子的耳邊輕輕的說,「這就是塞到你那裡去的東西。」

梨沙子的粉臉刷的一下紅了,眼睛卻時不時得瞟著這東西,喃喃低語:「咦?這麼大,能塞進去嗎?」

「當然能啦,好啦,別害羞啦,我們都是女人嘛,告訴你,這樣好舒服的。」

菊方愛理用手指比成了一個圓圈,然後把假陰莖在中間抽插。「是,是嗎?能不能教教我。」

梨沙子用著乞求的眼神,顯然他很嚮往這種感覺。「這樣才對嘛,下課咱們去廁所吧。」

梨沙子點點頭,她只覺得下面已經濕得不行了。隨著一聲急促的鈴聲,梨沙子終於等到下課了。兩個人便一同來到廁所,找了個空的「包房」

鑽了進去。「等一下,先讓我解決一下。」

原來梨沙子上課時盡想這些事,激動得連尿都憋急了。「哈,有趣,從小我只用鏡子看自己撒尿時的樣子,這下我可以大飽眼福了。」

「去你的。」

梨沙子紅著臉撩起了裙子,露出了粉紅的三角內褲,「哇,好可愛,不過好小呦,連輪廓都看得一清二楚。」

「什麼呀,脫下來之後可不要笑話我。」

「好啦,我們都是女的,都一樣,有什麼笑話不笑話的。」

梨沙子慢慢脫下了三角褲,嫩嫩的陰唇半隱半現,四周卻寸草不生,「我就是這個樣子,聽到別人都長了,可是我…」

「哇,白虎,你這個是極品啊。」

「白虎?」

「對啊,白虎就是不長毛,男人特別喜歡的那種。」

「真的?男人喜歡白虎?可是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樣。」

「那有什麼要緊,這樣還便於觀察呢!」

菊方愛理打趣到,「好了,尿都憋急了,快尿吧。」

「嗯。」

梨沙子便分開腳,慢慢蹲了下來,菊方愛理為了便於觀察也蹲了下來,這樣,梨沙子的整個秘處暴露無遺了,兩片大陰唇緊夾著裡面的一扇小門,小門裡便是那還為開墾過的神秘洞穴了,上面還有只露著半粒的陰蒂,粉紅的,充滿活力的。梨沙子培養了一會兒感情,一股清泉便從陰蒂下面的小洞裡泉湧而出,從而帶動兩邊的括約肌不停顫動,再加上緊憋之後放鬆的舒暢感讓梨沙子不由得閉上了眼睛。「瞧你,這點就讓你這樣,將來不是要被人家弄得升天了嗎?」

菊方愛理從旁挖苦到,但梨沙子似乎沒聽進去。尿噴射的距離越來越近,最後沿著陰唇會陰慢慢流了下來,梨沙子緊夾了幾下,把殘留的尿液擠了出來,這時她才想起菊方愛理就在旁邊看著,第一次被別人看著撒尿,感覺怪怪的,難為情卻又好舒服,「啊呀」

她忽然記起一件事,「忘帶紙了,這…」

「看把你急得,好吧,我就來幫你做一下清潔工作吧。」

「清潔工作?」

菊方愛理指了指嘴,「舔?不,不行的,髒兮兮的。」

「不髒,你就等著享受吧。」

不由得梨沙子推辭,菊方愛理便把臉貼近了梨沙子得陰部,鼻子聞了聞,「剛撒完尿的屄的味道真不錯,腥腥的,騷騷的,聞得我下面都漏水了。」

梨沙子接著覺得下體傳來一陣舒暢感,屄好像被柔柔的東西包住了一般,原來菊方愛理用舌頭貼住了梨沙子的尤物,菊方愛理用手撥開了大陰唇和小陰唇,用舌頭舔著角角落落,刺激著梨沙子的敏感地帶,梨沙子本已慾火高漲,怎能再受如此刺激,淫水流個不停,「嗯,水流的好多啊,你這騷貨。」

.梨沙子這時已顧不得羞恥,一下撩起了上衣,解開了胸罩的口子,玩弄起自己的乳房,雖說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卻十分敏感,平時連衣服摩擦一下都能硬上半天。這時,菊方愛理把戰略重點移到了那已充分充血得陰蒂上了,梨沙子的陰蒂就像一個發電器,菊方愛理的舌頭每碰一次,便會引起一陣電流而使得梨沙子狂顫。梨沙子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不由得開始浪叫「啊…啊…舒服…我的小貓秘爽死了…嗯..」

菊方愛理這下慌了神,梨沙子叫得這麼響,被別人發現怎麼辦,急中生智,索性把梨沙子那條粉紅內褲剝了下來塞進了她嘴裡,這下她只能發出嗚嗚聲了。梨沙子的屄被人家舔弄,自己嘴裡又塞著自己的內褲想叫又叫不出,每一次呼吸都只能聞到自己的屄騷騷的味道,這使得她淫心更起,手上玩弄乳房的頻率也快了起來,菊方愛理知道這是高潮快來到的徵兆,於是也配合著向她陰道裡插入了兩根手指,「嗚..嗚..」

梨沙子在一陣顫抖中達到了高潮,陰蒂一次次地勃起,滾燙的陰精噴了菊方愛理一臉,但菊方愛理依然在抽插,每一次深入都似乎是一次高潮,梨沙子高潮持續了兩分多種,直到她的陰精流光,但她還神情恍惚,還沉浸在快感之中,過了好久才慢慢恢復。菊方愛理伸出舌頭,舔乾淨了臉上的陰精,「真不錯,害得我的屄也癢癢的,好了,換我了。」

說完,脫下了校裙,隔著三角褲便看到陰蒂已漲一漲,三角褲已經濕透了,散發著濃濃的氣味,菊方愛理用手指沾了些愛液聞了聞,又嘗了嘗,「嗯,是時候了,你可要好好看呦,別眨眼。」

覺得身上衣服礙手礙腳地,便索性脫了個精精光,然後坐了下來,弓起雙腿,好讓梨沙子和自己都看到,小核桃般的陰蒂好似要脹破一般,小陰唇已經把大陰唇頂開,露出不停流著愛液的洞穴。菊方愛理淫蕩的行為把梨沙子的羞恥心拋到了西伯利亞,她也學菊方愛理剛剛一樣把頭埋在了菊方愛理兩腿之間,聞著愛液的味道,看著陰唇陰蒂蠕動,這麼近的距離給她帶來一種新奇感,她只在鏡子看過自己的卻從來沒觀察過別人的。菊方愛理拿起了身邊的振蕩器,把開關調到了小檔,振蕩器開始輕微的震動起來,她的小屄好像知道有東西要進來似的,開始不停的分泌愛液,但菊方愛理好像就是跟她的屄過不去,玩起了上面兩顆乳房,她用兩根手指捏住了乳頭,然後把它拎了起來,拎到不能再拎「啪」

的放掉,整個乳房便像安了橡皮筋一樣彈了回去,「嗯」

好像很舒服的樣子,再拎起來再放掉,這樣玩了四五次,整個乳房脹大了許多,變成了粉紅色,乳頭好像被玩弄得生了氣似的翹著,接著菊方愛理便捏著乳頭,右手拿著振蕩器按在乳頭上,「寶貝,別生氣,來,」

極度充血的乳頭十分敏感,輕微的震動就可讓它舒服不已,菊方愛理充分享受著電擊感,淫蕩地扭動著胸部,時而左邊,時而右邊,看的梨沙子嘴巴都合不攏:想不到還能這麼玩。乳頭按摩好是乳暈,接著是整個乳房,接著是腹,接著是…彷彿每一寸肌膚都是性感帶,使菊方愛理沉醉在快感之中,腿按摩好之後便是最終要得部分了,「等久了吧,」

菊方愛理輕撫著兩片把守著大門的陰唇,「看把你急的,流了那麼多,馬上就讓你滿足菊方愛理翻開兩片大陰唇,陰蒂已經在那裡雄赳赳地等候了,「哇,你的陰蒂好大啊,」

菊方愛理又按照老辦法玩弄陰蒂,陰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這樣怎麼了得?菊方愛理一會兒就忍不住來了高潮,陰蒂快速的痙攣使菊方愛理不由得抬起了腰部以獲得更大快感,可她連忙用手指緊夾著兩片小陰唇,不讓陰精流出,振蕩器還在不停的動著,刺激著菊方愛理隱私的每一塊地方:會陰,小陰唇,尿道口,肛門。直到兩次高潮後,菊方愛理才鬆開夾著小陰唇的手,混著愛液陰精的液體便像瀑布一樣流了下來,比牛奶還濃,菊方愛理不失時機的把振蕩器塞了進去,幾乎沒遇到阻礙,「噗」

的一聲整根就滑了進去,「哇,潔兒好厲害,真的能進去,」

菊方愛理一下子把振蕩器開到了高檔,振蕩器強烈的震動起來,菊方愛理也忍不住開始淫叫,梨沙子便也把自己的內褲塞了進去,菊方愛理性感越來越強,只覺得整個人只剩下陰部有知覺,好像在燒似的,直到最高點就要來了,便把整個振蕩器用力刺到了陰道最深處,隨著一陣麻痺,緊接著的是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彷彿好幾個高潮一起來了,菊方愛理身體隨著狂顫,摯熱的陰精被強力的噴射了出來,撒了梨沙子一臉。「好舒服啊。」

菊方愛理休息了一會兒便恢復了知覺,取出並關掉了仍在陰道深處的振蕩器,「怎麼樣,看得過癮吧。」

「嗯,潔兒,你那樣一定很爽吧?」

梨沙子舔了舔嘴邊菊方愛理的愛液,用自己的三角褲擦了擦臉。「當然啦,不過還有更爽的。」

「什麼?」

「那就是…」

菊方愛理狡詰地笑了笑,「那就是被男人干呀。」

「什麼呀,你真壞!」

梨沙子臉一下子紅了,「不…不過,我真想像你那麼爽。」

「嘻,那好,週末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公車遇少婦
姊夫是性愛高手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