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伯伯強姦我 強暴性虐

昨晚與老公幹了一整夜,今天一早起來我又與老公在客廳的沙發上幹起來。「呀……呀……老公……深些……深……」我坐在沙發上,白色長身T恤被捲到肩膀附近,內褲早己不知所蹤,一對乳房被老公雙手搓揉著,我雙腿張開放在老公的肩上,老公此時全身赤裸,陰莖就正在我陰道內奔馳。

「老婆,是這樣了,你這個淫婦的陰道把我的陽具夾得這麼緊,還要一下一下吸著我,我快要忍不住了,我要將精液注滿你的子宮。你看你的淫水已經多到漏出來了,陰唇……」老公一邊說著淫話,一邊作最後的衝刺。

「呀……我要……老公你……快……射……進來……呀……呀……」老公深深的插進來,跟著一股股精液開始由老公的身體注進來。很多哦!多得快要漏出來了……

「叮噹,叮噹……」

正當我們兩人剛完事,相擁著在休息的時候,門鈴突然響起來,我們慌忙起來找衣服。

「叮噹,叮噹……」

老公:「衣服哪裡去了?老婆,不如你拉下T恤去開門,我先躲回房間穿衣服。」我還未置可否,他就跑回了睡房,而我只好穿著一件剛蓋過臀部的T恤去應門。

原來是這座大廈的管理員李伯伯。「李伯伯,什麼事這麼早找我們?」

「對不起,這麼早找你。是這樣的,住在你家下一層的住戶投訴你們的水渠漏水,請你們盡快維修。」李伯伯一邊說,一邊向我身上打量,特別注視著我露出的雙腿。

「噢!是否很嚴重?」我發覺由於地心吸力的關係,在陰道內的精液正慢慢向出口流去。

「也不是很嚴重,所以要盡快維修。讓我進來說給你聽哪條水渠有問題。」李伯伯開始脫鞋進內。

「對不起,我剛剛起床,而且現在沒有空,請問可否過一會之後才來?」我怕精液真的會流出體外,被李伯伯看見,所以叫李伯伯離開。

「放心,陳太太,不會阻礙你太多時間,就在洗手間處。」李伯伯整個身體迫進內,我只好退後,轉身帶他進去,希望可以盡快打發他。

為免精液流出來,我細步踱到洗手間,身後的李伯伯就接著說:「請你先將假天花闆移開,這樣我才可以指示給你看,在你下一層的單位哪一處漏水。」

如果要拿開假天花闆,我便要站在高處,這樣會很容易走光哦!於是我說:「其實你只需要說給我聽哪一個去水渠暫不能用便可以了,我不需要知哪一處漏水。」

「但是你都要知哪一處出現滲漏才可以找師傅報價維修,你還是快些吧,我還有工作要做。」

我惟有放下廁闆,然後提腳站上去,怎知我右腳一踏上廁闆,就發現又有一大股精液後陰道內向外流,可能這個動作會令到陰唇微微打開。可幸的是精液被陰毛擋著,沒有流到大腿上,但下身濕濕的,很不舒服。轉頭看見李伯伯不耐煩的樣子,我只好硬著頭皮站上去,此時我的臀部剛好在李伯伯眼前,只要他稍微彎曲膝蓋,就可以看到我沒有穿內褲的胯下。

李伯伯說:「你要將雙腳分開站才安全,你這樣很容易摔下來的。」

「不用……不用了,我這樣便可以了。」我慌忙回答,並依李伯伯的指示舉手移開其中一塊假天花闆。但一舉起雙手,我才記起我的T恤亦會跟著向上縮,結果臀部的下半部份就展現在李伯伯眼前。從洗手台的鏡子中,可以見到李伯伯驚訝的樣子,他張著口望著我外露的下半個臀部,還靠近我用力吸氣,好像想聞聞我的體香。

我夾緊雙腿,並繼續用力移開那塊假天花闆,但無論我怎麼出力都移不開,此時我眼看著李伯伯的淫樣,心又想著老公為何這麼久還未出來?雙手又推不開眼前的假天花闆,真的百般滋味在心頭。

「李伯伯,我移不開這個,你可否幫一幫我?」

「陳太太,我這麼老不便爬上去,不如我扶著你,你再用些力。」李伯伯用雙手捉著我的右邊的大腿,叫我再試試。我再次舉手嘗試,同一時間在大腿上的一雙手開始向上移到大腿的根部,李伯伯左手的食指已經輕輕碰到我的陰毛。

「李伯伯,雙手不用放這麼高,我覺得癢癢的。」

「哪裡覺得癢?讓我幫你抓抓它。是不是這裡?」李伯伯的左手繼續放在我雙腿之間,右手就移上我右邊的臀部,搓弄和按壓它。

「不是,請不要再摸那裡。」李伯伯乖乖的停止在我臀上的動作,不過……「喚!不要!」

「那一定是這裡了。」李伯伯居然用食指撥動我陰戶口的陰毛:「看你這裡濕濕的。」

我雙手立即按著他的手:「不是,你不可以這樣。」但這樣反而變成我將他的手按在我的陰戶上。「我老公在睡房更衣,快要出來了。」李伯伯沒有理會我的話,反而用食指在陰蒂上打圈。

我轉頭想叫在睡房的老公出來,正要張口的一刻,我從鏡中看見一個身影在門旁閃過,難道是老公躲在外面?為什麼?為什麼老公看見我正被外人佔便宜,卻沒有出來阻止?

「呀……」正當我分神時,李伯伯有一節手指已經擠進陰道,我用力夾緊雙腿,阻止李伯伯進一步的進迫。李伯伯見不能再深入我的陰道內,就改為在原地撥動,刺激著陰道口的四周。

「小寶貝,你不穿內褲來開門,而且下身又這樣濕,你不是正在想男人麼?為什麼還夾緊雙腿哦?讓我令你爽一爽好嗎?」

「不要……我不要……快放手哦……」我依然努力對抗著。

「你雙手按著我,兩腳又夾得這樣緊,你叫我怎麼將手拉出來?」

我當然不會相信我放開手腳,李伯伯就會乖乖的將手拿出來,但現在這樣又不是辦法。

「老公……教命呀!教命呀!」

李伯伯嚇了一跳,轉頭向外望,過了一會見我老公沒有出現,於是向我說:「你想騙我?你還是不要反抗了,好好享受罷!」

老公在幹什麼?為什麼換件衣服會換這麼久?

李伯伯見我沒有放開他的左手,於是便用右手撥開我的臀肉,將我的肛門露出來。他先輕輕向著肛門吹氣,見我依然沒有放鬆,就直接用舌頭舔我的肛門!下身兩個洞同時受到刺激,我身子一下子就軟了下來,李伯伯趁此機會再把手指向子宮推進。我一覺得陰道中的手指有異動,就再次夾緊雙腿,但李伯伯己經將大半隻食指插進來了。

李伯伯見後門仍未能突破,又改為加緊舔弄肛門口,而且還將舌尖輕輕伸進肛門中。他的右手從我的右臀慢慢移向腰肢,在那裡撫弄了一會後,再向上一手抓著我的乳房,又用手指輕彈我的乳頭。

在我雙手極力保護住下身要塞時,他的手就肆無忌憚地把玩起我的乳房來,我的乳頭在他的挑逗下變得越來越硬,下身也越來越濕。在我被情慾佔據前一定要阻止他,於是抽出一隻手來按著他的怪手,可是仍然阻止不了多少,他的手雖不能再在雙乳之間遊走,但依然能夠抓著我一邊乳房不停按壓、捻弄我的峰尖。

我雙腳慢慢地變得無力,李伯伯就在我雙腿一放鬆的時候乘機將整隻手指插進來,「呀……」我堅守不住了!李伯伯將手指快速抽出,再狠狠插入,抽出、插入……他的快速進攻一舉擊破了我無力的抵坑,我現在可以做的,是從口中吐出美妙的呻吟,好讓快感有一個宣洩的出口。

「呀……呀……呀……呀……」我上身向前彎下,雙手就按在牆上,李伯伯將我右腳提起放在洗手台上,左腳依然站在廁闆上。現在我雙腳被打開,我低頭從雙腿之間看見李伯伯從下向上看著我的淫穴,欣賞著他的手指把我的陰戶弄得一塌糊塗。

他不時又望向我,一看見我咬著下唇忍著呻吟時,他就會加快抽插,或用手指在陰道壁上颳,使我禁不住張口呻吟,他就會露出一副滿意的表情說:「你叫得多麼動聽,為什麼要忍著呢?好好叫來聽聽嘛!」

剛才和老公大戰一場,現在又給李伯伯凌辱了這麼久,早已軟弱無力的我只好任憑李伯伯擺佈。玩了一會之後,李伯伯將我抱下來,讓我坐在廁闆上,一腳踏在地上,一腳放在他的肩上,T恤被脫下來,乳房在胸口急速起伏。

李伯伯仔細地欣賞著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雖然他沒有說出口,但從眼祌中可以看出他從沒有看過這麼美麗的身體,而且是正在發情的身體!

他的一張嘴吸吮著我的乳頭,舌頭在乳暈上面打轉,有時又用舌尖挑逗著我的乳頭,手指在陰道內不停活動。強烈的快感使我忘了正在洗手間外的老公,我雙手抓著李伯伯的頭,本來是打算推開他,但後來卻變成抱著他的頭。

「不要……不可以……這樣……」李伯伯把陰道中的手指抽出,接著將陰莖頂上來,在陰道口打轉。我雙手按著他的腰肢,不讓他的陰莖闖入:「夠了……不可以……」李伯伯當然沒有放開我,他反而站直身子,雙手捉著我的腰,跟著用力一頂!

「呀……很痛!你弄得人家很痛。」我雙手跟本抵擋不住李伯伯全力進攻,整個陰道給他的陰莖佔據了,接著他就開始抽動起來,而痛楚慢慢變為快感。

李伯伯抽動得不快,但每一下抽插的幅度都很大,他會將陰莖抽到快掉出來才用力向內插到最深,每一下當他的陰莖到達最深處時,我都會禁不住叫一聲。

李伯伯的手從我的腰移到乳房,將我的乳房抓在掌心搓弄:「陳太太,你的陰道很緊,呀……呀……我很久沒有……幹這麼美的女人了……你叫起來又這麼動聽……我們以後真的要多多親近……親近……」李伯伯抓緊我的乳房,一下一下用力地插進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大力。

我的乳房被他抓到有點痛,但下身傳來的強烈快感令這些痛楚變得不是一回事,我仰著頭,閉著雙眼,口微微張著,嬌喘聲從我的口中傳出來。空氣中充斥著我和李伯伯的汗水味,兩個身體交合的撞擊聲變得越來越大聲和頻密。

李伯伯的陰莖深深插進我的小穴內,而我也不甘不弱,將指甲深深地嵌陷在他背上的肌膚裡。

「呀……快……快……些……我……就到……就到了……」此時的我已經變成一個不顧一切的蕩婦,只要眼前這個男人可以再加快插我、滿足我。

「你……不說……我都會……我要將精液……注滿你的小穴。」

「好哦!快……快……射……進來……呀……呀……呀……」

李伯伯深深插入,跟著便感到下身有一股股東西從李伯伯那兒射進我體內。

一會後,李伯伯將陰莖退出來,穿回衣服就離開。我站起來,從鏡中看到自己的乳房上還留下李伯伯用力抓捏出來的紅印,而李伯伯與老公的精液就從陰道沿著我的大腿內側流出來。

我穿回掉在地上的T恤走出洗手間,看到門旁有一灘精液,難道剛才老公在這裡看著我被李伯伯玩弄?而且還被他干了都沒有出來阻止,反而在這裡打槍?他怎可以這樣對我?!

我氣沖沖走進睡房想質問他,怎知我一進房就看見老公赤身躺在地上,「老公!老公!你沒有事嗎?為什麼躺在地上?」我一邊搖他,一邊驚叫著。

老公慢慢坐起來,雙手按著頭,好像頭很暈的樣子。

「老公,你為什麼躺在地上?」我繼續問。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躺在地上?」老公說。

「我剛才在客廳叫你,你沒有聽見嗎?」我說。

「我想起來了,剛才我一進來就突然眼前一黑,看來是我太累了。你剛才叫我嗎?什麼事?」老公一臉疑惑似的。

看他的樣子又不像說謊,難道我剛才看錯了?但為什麼門外有一灘精液?剛才李伯伯進來時有關門,但沒有鎖上,難道有人進來了?

「老婆,什麼事?剛才何人按門鈴?」

我向他說,李伯伯是來通知我們的去水渠漏水,要我們修理,當然我沒有說我給李伯伯干了。而老公聽了只應說他會安排了,跟著就把我按到床上,拉高我的T恤,將我的腿打開。

「不要……你剛才累到暈了,還要來?」

「要,我突然很想再來。」老公看著我乳房上的紅掌印,沒有問我怎麼弄成這樣,反而將手抓著同一個地方,下身一挺就再次進入我體內……

到底……剛才是否有人在洗手間門外?為什麼門旁有一灘精液?是何人留下的?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情迷咖啡室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醉母癡兒中秋夜
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室友的大奶女友
人生性事之岳母
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桃花源記
公公和兒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