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偉和嫂嫂的性交故事 人妻美婦

我要講的故事都是真實的,並且都是發生在我——小傑身上的。

1999年我有幸考上了嫂嫂和哥哥所居住的那個城市裡的大學。臨近開學的時候,父母叫我先到哥哥家住幾天,有意讓我先去那裡熟悉熟悉。

勞累了一天,終於到了哥哥家,嫂嫂把我接進家裡,嫂嫂告訴我哥哥因公司的業務今天剛去出差,要半個月後才回來,現在我來了正好,可以跟她做個伴。

隨後她給我弄了吃的,並安排了房間,讓我早點休息。

哥哥和嫂嫂結婚已有好幾年了,但一直都沒有孩子,哥哥自己開了一家商貿公司,生意還可以,嫂嫂只是偶而到公司裡去幫一下忙,其餘時間都是在家裡,所以家裡他們沒有傭人。

其實我與嫂嫂是很熟悉的,在考大學前她輔導了我好幾個星期。記得有一天因天太熱,她穿了一真絲的白色薄長裙,裡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見。坐在我旁邊給我輔導,在她低頭寫字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瞧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肥嫩、渾圓飽滿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與脂粉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這一幕確實讓我夢遺了幾回。

一覺醒來,天剛好快亮,我怕吵醒嫂嫂,就輕手輕腳的到洗澡間去洗澡。洗了一會兒,我發現旁邊放衣物的櫃子裡有一些內衣褲,可能是嫂子昨天洗完澡後放在那裡的。

我好奇的拿起來看了看,粉紅色的三角褲上還有一點濕,我下面的雞巴禁不住硬了起來。我聞了聞,上面還有嫂子的體味,好聞極了!我完全淘醉了。

這時,嫂嫂突然推門而入,我全裸地站在那裡,雞巴高高的翹著,手中拿著她的內褲。她肯定看到了我的雞巴,但不知她是否看到我手中拿著的內褲,她臉刷的就紅了,趕快退了出去。

「對不起,小傑,我不知道你在裡邊。」

我完全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我負罪地趕快穿上衣褲,逃回了房間,心裡亂極了。

半小時後,嫂嫂在門外大聲告訴我她要到公司去,叫我自己出去玩,隨後關上門走了。

房裡只剩下了我一人,我也慢慢靜了下來,但我又想起了內褲上的味道,我再次走進洗澡間。內衣褲還放在那裡,我又把三角褲拿了起來,我貪婪地聞了起來。

太喜歡了,並把濕跡在臉上貼了又貼,聞了又聞,又拿起那黑色的胸罩,不知是不是我原來看見的那個,腦海浬又出現了她那深深的乳溝。

這樣翻來覆去聞了一個小時後,我的腦海中充滿了與嫂子作愛的幻想。這時膽子也大了起來,我又打開嫂嫂的臥房,裡面有一個大衣櫃和梳狀台,剩下的空間就是一張很大的床,就像一個舞台,肯定是特製的。床上的被子沒有疊,嫂嫂睡過的痕跡還在。我照著躺下,好舒服,我閉上眼夢想:要是能與嫂嫂共枕該有多好啊!

躺了一會兒,我起來拉開衣櫃,「哇!」裡面有好多嫂嫂的衣服,每一套都是那麼漂亮。我想,要是能把這些衣服穿在嫂嫂身上,然後我再一件件脫下,那不知會有多爽!

於是我拿出一套從側面開岔很高的長裙在懷裡抱了抱,在衣服的前胸位置親了親,然後我又打開旁邊的一個櫥櫃。裡面全是嫂嫂的內衣褲,三角褲是那麼的花俏、性感。

我拿起幾件看了一下:「嫂嫂,我愛你!」

放好衣服,我鎖上門,心不在焉的到街上轉了轉。心裡一會兒想怎樣面對嫂嫂,一會兒又夢想跟嫂子作愛。不知不覺,到了下午,打定注意,既然已經如此了,還是面對現實。

我鼓起勇氣回嫂嫂家。進到客廳,嫂嫂正在看電視。

「小傑,回來了?」

「嗯,嫂嫂我回來了。」

「累不累?來坐下休息一會兒?」

我膽怯的坐下,生怕她提起早上的事。

「小傑,真是對不起,因為我和你哥哥單獨住慣了,所以有時進出就……」

可能嫂嫂沒有看見我拿她的內褲,我心想,於是我趕快說:「沒關係!」

「不好意思……」

我的心總算落了下來。我抬起了頭,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她半低著頭,倒像一個犯錯的小女生。驚奇的是我發現她披著長長的秀髮,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艷紅唇膏彩繪下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

言談間那一張一合的櫻唇令人真想一親芳澤,肌膚雪白細嫩,她凹凸玲瓏的身材,被緊緊包裹在早上我動過的那條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內,露出大半的酥胸,渾圓而飽滿的乳房擠出一道乳溝,被我親過的胸部被她那豐滿的乳房頂了起來,纖纖柳腰,裙下一雙穿著黑色長絲襪的迷人、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從裙子的開岔露了出來,大腿根都依晰可見,腳上穿著一雙漂亮的高跟鞋,麗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艷麗,充滿著少婦風韻的嫵媚,比我想像的還要美幾百倍。

我都看得呆了。

「小傑!……」

「哦!」

這一聲驚醒了我,我感到我肯定失態了。

我的臉一下就紅了,而嫂嫂的臉更紅了。

「小傑,你去洗澡吧!」

洗澡間還有很濕的水汽,可能嫂嫂也才洗完了一會兒。我開始後悔為什麼不回來早一點,趁嫂嫂還在洗澡時偷窺那讓我夢想的玉體。

「我一定要干你,嫂嫂!」我心裡默默的唸道。

吃完飯我和嫂嫂一起收拾完後,我坐到沙發上看起了電視,而嫂嫂到洗澡間梳理了一會兒就回到了她的臥房。我的心一下犯上了愁,我的心裡已有了一種見不到心愛就急的那種感覺,我堅信我是愛上嫂嫂了。

不一會,當我還在冥思苦想原因的時候,嫂嫂出來了,而且還坐到了我的旁邊。迷人性感的玉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下,披肩的秀髮發出一股讓人忘我的香味,臉上微微泛著紅暈,嘴唇比先前紅了許多,可能是又抹了口紅,補了妝。

我的心寬慰了許多。我們邊看電視邊又聊了起來。由於我快上大學了,所以我和嫂嫂的話題不一會兒就轉到了她的大學生活上。因為早上那難為情的事在嫂嫂羞色的喃喃解釋中早已消除,加上我翻看了嫂子的衣物又增加了與嫂子作愛的慾念,我的膽子也比平時大了許多。

當她講到大學生談情說愛的部份時,我不失時機的問道:「嫂嫂,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你不准生氣,要講實話。」

「什麼問題?」

「你要保證不生氣,並要講大實話我才問。」我說。

她笑著說:「不生氣,大實話我也講,你問吧!」嫂嫂爽快的答應了。

「嫂嫂,我以前聽你老公講你是校花,追你的人多不多?你現在的老公是你的第幾任男友?」我有意把我哥哥改叫做她的老公。

嫂嫂聽後笑得前撲後仰。我和她本來就坐得很近,她的身體也就在我身上擦來擦去,開岔的裙讓那迷人的大腿根忽見忽隱的,弄得我真想一把就將她抱在懷裡。

「小傑,你還小,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嫂嫂,我不小了,馬上也就上大學了,我應該可以知道這些問題。」我不服氣的說。

「那你說呢?」她止住了笑。

「因為我第一次見到嫂嫂時,就覺得嫂嫂很迷人、很性感,追求你的人肯定很多。」

「性感」兩個字我小聲說了出來,嫂嫂肯定聽到了,她的臉一下緋紅。但她沒有生氣,微笑的對我說:「果真是從一個娘胎裡出來的,都是那麼好色,也是一個小色狼!」

「嫂嫂你答應告訴我的!」我急了。

「好吧,嫂嫂就告訴你,你這隻小色狼!你哥……」

「不,你老公。」我糾正道。

「哈……哈……好吧,我老公,我們還沒進大學就在高中的一次數學競賽上認識了,沒多久就被他給……給……」她吱唔著。

「怎樣了?」

「羞死了!哪有這樣問的,反正就那樣了。以後我們相約考了同一所大學,再後來就一起生活。我只有他一個男朋友,至於追求我的人,我不知道多不多,我和你哥天天在一起,也沒有留意。」她一口氣把剩下的講完了。

「那你們在上大學時還那樣嗎?」

「小色狼!怎麼這樣追問呀!」嫂嫂裝著生氣的罵道。

「嫂嫂,你說過不生氣的,我想知道嘛!」

「我不生氣,我的小朋友,只是你還小,不應該知道。」嫂嫂愛憐的說。

「我比你們那樣時還小嗎?我比你們那時大多了,快告訴我嘛!」

「好好好,我告訴你小色狼,我都被你羞死了。我們幾乎天天在一起……」

這時的嫂嫂已被我羞得滿臉通紅,她扭動著細腰,含羞的用小拳不斷捶著我的背,彷彿一個羞澀的情妹妹捶打情哥哥一樣。

我拉住她的小手,讓她重新坐好繼續問道:「嫂嫂,你現在比原來還漂亮,而且增加了一種讓人迷魂的韻味,應該說是一種成熟的丰韻。這種韻昧力,肯定讓許多人唾涎三尺,你對這些人動過情嗎?那怕是一點點?」我像記者採訪一樣的問道。

「哈哈……」嫂嫂開心的笑道:「你猜猜看!」

「我……」我不想說猜,我也不願猜。

嫂嫂頓了頓,理了理她的秀髮,微笑的伏到我耳邊說:「小朋友,你也像嫂嫂一樣說真話,告訴我,嫂嫂漂亮嗎?」

「嫂嫂當然漂亮啦,我都喜歡上嫂嫂了!」我試探著說。

「小色狼,好壞,連嫂嫂的豆腐也想吃!」她揮動小拳向我打來。

我接住她的小手,隨勢輕輕一拉,把她整個的拉倒在我的懷中,假裝與她玩鬧,一邊拉著她的小手一邊說:「小色狼不壞,小色狼只是真的喜歡嫂嫂,嫂嫂喜歡我這個小朋友嗎?」

「小色狼,誰喜歡你,你再亂說,我就敲你的頭!」嫂子笑著說,小手開始掙扎起來。

我想我不能不攤牌了。我雙手用力,乾脆將她抱到了雙腳坐著,把她整個上身抱到懷裡。本想一個長吻下去的,但我看到她秀髮後那美麗的面頰,我停了下來。

嫂嫂可能也被這一突然而呆了,她沒有反抗。我把嫂子的長髮撩起,我們相視了很久。慢慢地,我感到嫂嫂芳心奔跳、呼吸急促,緊張得那半露的酥乳頻頻起伏。此時的她已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她的胸部不斷起伏,氣喘的越來越粗,小嘴半張半閉的,輕柔的嬌聲說:「小傑,你真的喜歡我嗎?」

我已意識到嫂嫂今晚不會拒絕我了。

「嫂嫂,你太美了,我真的好愛你,我欣賞你的風韻,我今晚說的都是我的真心話。嫂嫂我愛你,我會永遠愛著你……」

我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香頸,使她感到陣陣的酥癢,然後吻上她那呵氣如蘭的小嘴,陶醉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她也與我緊緊相擁,扭動身體,磨擦著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

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嫂嫂的脖子,親吻著嫂嫂的香唇,一隻手隔著柔軟的絲織長裙揉弄著她的大乳房。

嫂嫂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彈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會兒就感乳頭硬了起來。

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

「小……小傑,別……別這樣,我是……是你……你的嫂嫂,我們別……別這樣!」嫂嫂一邊喘氣一邊說。

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再加上嫂嫂嘴裡這樣說,而手卻仍還緊緊的抱著我,這只不過是嫂嫂的謊言而已。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我不管嫂嫂說什麼,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另一隻手掀起她的長裙,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嫂嫂的大腿。

嫂嫂微微的一顫,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撫摸。

「嫂嫂!小傑以後真的對你好,小傑不說謊的,嫂嫂!」我輕輕地說道,同時我撈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把嫂嫂的手放在雞巴上。

嫂嫂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她慌忙縮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來,用手掌握著雞巴。這時我的雞巴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過來,但嫂嫂的手可真溫柔,這一握,就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真不知道把雞巴放到嫂嫂的小穴裡會是什麼滋味,會不會才進去就一洩千里而讓嫂嫂失望?

「嫂嫂,你喜不喜歡?」我進一步挑逗著說。

嫂嫂羞得把頭低下,沒有說話。而我再次將嫂嫂嬌小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嫂嫂的大乳,嫂嫂的手仍緊緊的握著我的雞巴。

「小……傑,我們……我們別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這樣好嗎?」

「嫂嫂,你說像哪樣?」我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就這樣了嘛,你盡逗我。」嫂嫂嗲聲嗲氣好似生氣了一樣地說。

「嫂嫂別生氣,我真不知道是像什麼樣,嫂嫂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抓住機會再一次問嫂嫂。

我心裡很清楚嫂嫂這是什麼意思,嫂嫂現在是又想要又不好明說,因為我們的關係畢竟是嫂嫂與小叔子,她不阻止,一會兒就輕鬆讓我得到她,這不就顯得她太淫蕩了。

當然,這是她第一次背叛老公與別的男人——她的小叔子做這種事,她的心裡肯定是很緊張的。

「小傑,就……就像這樣……抱著……我,吻……我……撫摸……我!」嫂嫂羞得把整個身子躲進了我的懷裡,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也開始套玩著我的雞巴。

而我一隻手繼續摸捏嫂嫂的乳房,一隻手伸進嫂嫂的秘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嫂嫂的小穴。

「啊……啊!……」嫂嫂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她頓時覺全身陣陣酥麻,小穴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難受得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褲都弄濕了。

嫂嫂被這般撥弄嬌軀不斷柳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

嗯……「

我把兩個手指頭並在一起,隨著嫂嫂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進去。

「啊……喔……」

嫂嫂的體內真柔軟,我的手上上下下的撥動著嫂嫂的子宮,並不斷地向子宮後深挖。

「哦……啊……」粉臉緋紅的嫂嫂本能的掙扎著,夾緊修長美腿以防止我的手進一步插入她的小穴裡扣挖。她用雙手握住我挖穴的手,我於是拉著她的一隻手和在一起撫摸陰核。

「嗯……嗯……喔……喔……」但從她櫻櫻小口中小聲浪出來的聲音可知,她還在極力想掩飾內心悸動的春情。但隨著我三管其下的調情手法,不一會兒嫂嫂被撫摸得全身顫抖起來。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慾火,嫂嫂的雙目中已充滿了情慾,彷彿向人訴說她的性慾已上升到了極點。

我也管不了嫂嫂剛才說的話了,而我想嫂嫂也不會再說剛才的話了。

我隨即把電視和燈關閉,將嫂嫂抱起進到她臥房,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打開床頭的檯燈,把它調得稍微暗一點以增加氣氛。關上門,脫光我的衣褲,上床把嫂嫂摟入懷中,親吻著她,雙手將她的長裙脫下。

只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一副黑色半透明鑲著蕾絲的奶罩遮在胸前,兩顆酥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黑色的長絲襪下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粉紅色的三角褲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了。

我伏下身子在輕舔著嫂嫂的脖子,先解下她的奶罩,舔她的乳暈,吸吮著她的乳頭,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臍。然後,我脫下她的高跟鞋、長襪,再脫下三角褲,舔黑色濃密的陰毛,繡腿、腳掌、腳指頭。

「嗯……嗯……」嫂嫂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掙扎邊嬌啼浪叫。

那甜美的叫聲太美、太誘人。

待我把嫂嫂全身舔完,嫂嫂已用一隻手遮住了乳房,一隻手遮住陰部。但這時的嫂嫂如我所想,再也沒有說一句不願意的話,這是嫂嫂的默許。

我拉開嫂嫂遮羞的雙手,把它們一字排開。在暗暗的燈光下,赤裸裸的嫂嫂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小奶頭、白嫩、圓滑的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恥丘和濃黑的已被淫水淋濕的陰毛卻是無比的魅惑。

嫂嫂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慾火亢奮,無法抗拒。我再次伏下身親吻她的乳房、肚臍、陰毛。嫂嫂的陰毛濃密、烏黑、深長,將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

我將她雪白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行親吻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後,用牙齒輕咬如米粒般的陰核。

「啊!……嗯……啊……小……小色鬼!……你弄得我……我難受死了……

你真壞!……「

嫂嫂被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啊!……小傑……

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洩了……「

我猛地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嫂嫂的小穴一股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讓我更徹底的舔食她的淫水。

「嫂嫂……我這套吸穴的舌功你還滿意嗎?……」

「滿你的頭……小色鬼!……你……你壞死了!……小小年紀就會這樣子玩女人……你可真可怕……我……我可真怕了你啊!……」

「別怕……好嫂嫂……我會給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嚐嚐!……讓你嚐嚐老公以外的男人……」

「……小……色狼!……害我背夫偷情……以後可要對嫂嫂好……」

「嫂嫂,你就放心好了!」

我握住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嫂嫂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嫂嫂騷癢難耐,不禁嬌羞吶喊:「……小傑!……別再磨了……小穴癢死啦!……快!……快把大雞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插穴……你快嘛!……」

從嫂嫂那淫蕩的模樣知道,剛才被我舔咬時已洩了一次淫水的嫂嫂正處於興奮的狀態,急需要大雞巴來一頓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洩她心中高昂的慾火。

嫂嫂浪得嬌呼著:「小傑……我快癢死啦!……你……你還捉弄我……快!……快插進去呀!……快點嘛!……」

看著嫂嫂騷媚淫蕩飢渴難耐的神情,我把雞巴對準穴口猛地插進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嫂嫂的花心深處。嫂嫂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穴裡嫩肉把雞巴包得緊緊,真是舒服。

「啊!」嫂嫂驚呼一聲,把我嚇得止住了。

過了半晌,嫂嫂嬌喘呼呼望了我一眼說:「小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雞巴這麼大……也不管嫂嫂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嫂嫂痛死了!你……」嫂嫂如泣地訴說著。

她楚楚可人的樣子使我於心不忍,當然這時的我也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射精欲望。但我不能就此射出來,這會讓嫂嫂失望的,以後再想得到嫂嫂就根本不可能了。於是我先按兵不動,讓雞巴仍插在嫂嫂的穴裡,排除雜念,集中意念。老天有眼,我最終把那股射精的慾望給壓了下去。然後我抬起嫂嫂的上身,她把兩腿盤在我的腰上,我用嘴再次添她的的面頰、脖子,然後吸吮她的乳房。

不一會嫂嫂叫道:「小……色狼……快!我的……穴好……我快癢死啦!」

「喔!……美死了!……」

因為淫水的潤滑,所以我抽插一點也不費力,抽插間肉與肉的磨碰聲和淫水的「唧唧」聲再加上席夢思被閃動彈簧發出的「吱吱」聲,成了瘋狂的樂章。

「小傑……美死了!……快點抽送!……喔!……」

我不斷的在她的酥胸上打轉,最後張開嘴吸吮著她的乳頭。

「……傑……你別吮了……我受不了!……下面……快抽!快……」

我把我的雞巴繼續不停的上下抽送起來,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著我的動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的從她的穴門深處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

看著她陶醉的樣子,我問道:「嫂嫂,喜不喜歡小傑干你?」

「喜……喜歡!你弄得……我好舒服!」

我不斷的加快抽插速度。

「……啊……我不行了!……我又洩了!……」嫂嫂抱緊我的頭,雙腳夾緊我的腰,「啊!……」一股淫水洩了出來。

洩了身的嫂嫂靠在我的身上。我沒有抽出的雞巴,我把嫂嫂的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邊親吻她的紅唇、撫摸乳房,一邊抽動雞巴。

「小……小傑,讓我……在上面。」嫂嫂要求道。

我抱緊嫂嫂翻了一個身,把嫂嫂翻到了上面。嫂嫂先把雞巴拿了出來,然後雙腿跨騎在我的上,用纖纖玉手把小穴對準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雞巴。「卜滋」,隨著嫂嫂的美臀向下一套,整個雞巴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

「哦!……好充實!……」

嫂嫂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來,只聽有節奏的「滋」、「滋」的性器交媾聲。

嫂嫂款擺柳腰、亂抖酥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小……小傑!……嫂嫂好舒服!……爽!……啊啊!……爽呀!……」

上下扭擺,扭得胴體帶動她一對肥大豐滿的乳房上下晃蕩著,晃得我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嫂嫂的豐乳,盡情地揉搓撫捏,她原本豐滿的大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小奶頭被揉捏得硬脹如豆。

嫂嫂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縮小穴肉,將大龜頭頻頻含挾一番。

「美極了!……嫂嫂一切給你了!……喔!……喔!……小穴美死了!」

香汗淋淋的嫂嫂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烏亮的秀髮隨著她晃動身軀而四散飛揚,她快樂的浪叫聲和雞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聲交響著使人陶醉其中。我也覺大龜頭被舐、被吸、被挾、被吮舒服得全身顫抖。我用力往上挺迎合嫂嫂的狂插,當她向下套時我將大雞巴往上頂,這怎不叫嫂嫂死去活來呢?

我與嫂嫂真是配合得天衣無縫,舒爽無比,大龜頭寸寸深入直頂她的花心。

足足這樣套弄了幾百下,嫂嫂嬌聲婉轉淫聲浪叫著:「唉唷!……我……我要洩了……哎喲!……不行了!……又要洩……洩了!……」嫂嫂顫抖了幾下嬌軀伏在我的身上,一動不動,嬌喘如牛。

我又來了一個大翻身,再次將嫂嫂壓在身下,用雙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輕抽慢插起來。而嫂子也扭動她的柳腰配合著,不停把肥臀地挺著、迎著。

我九淺一深或九深一淺,忽左忽右地猛插著。點燃的情焰促使嫂嫂暴露出了風騷淫蕩本能,她浪吟嬌哼、朱口微啟,頻頻頻發出消魂的叫春。

「喔……喔!……小色狼!……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小傑……你好神勇,嗯!……」

幾十次抽插後,嫂嫂已顫聲浪哼不已。

「……唔……啊!小色狼!……你再……再用力點!……」

我按她的要求,更用力的抽插著。

「嫂嫂,叫我親哥哥。」

「不要……我是你嫂嫂……你就是小色狼!……」

「那叫我小叔!」

「……嗯……羞死了……你勾引……嫂嫂……小色狼!」

看來她還沒有完全進入狀態,於是我又加快了抽插速度,用力深度插入。這招果然有用,幾十次抽插後,她開始逐漸進入角色:「嗯……唔……小色狼……我好……爽!好……舒服!……嗯……快幹我!……」

「嫂嫂,叫我親哥哥!」

「啊……小……嗯……親哥哥!快幹我!……」

「快說你是淫嫂嫂,是小肥穴嫂嫂!」

「……你太……太過份啊!」

「快說,不然我就不干你了!」我故意停止抽動大雞巴,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害得嫂嫂急得粉臉漲紅。

「羞死人……我是……小肥穴嫂嫂……我是……淫嫂嫂!……親哥哥!……啊……快!……幹我!」

我聽後大為高興,隨既翻身下床,將嫂嫂的嬌軀往床邊一拉,再拿個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使嫂嫂的小穴突挺得更高翹,毫不留情的使出「老漢推車」猛插猛抽,插得嫂嫂嬌軀顫抖。

不多時嫂嫂就爽得粉臉狂擺、秀髮亂飛、渾身顫抖,受驚般的淫聲浪叫著:「喔……喔!……不行啦!……快把嫂嫂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姐姐的小穴要被你插……插破了啦!……親弟弟……你……你饒了我啊!……饒了我呀!……」

嫂嫂的騷浪樣使我看了後更加賣力抽插,我一心只想插穿那誘人的小穴才甘心。嫂嫂被插得欲仙欲死、披頭散髮、嬌喘連連、媚眼如絲,香汗和淫水弄濕了一床單。

「喔……喔……親哥哥……你好會玩女人……嫂嫂可讓你玩……玩死了……哎喲呀!……」

粗大的雞巴在嫂嫂那已被淫水濕潤的小穴如入無人之地抽送著。

「喔……喔……親……親哥哥!……親丈夫!……美死我了!……用力插!

……啊!……哼……肥穴嫂嫂……嗯……「嫂嫂瞇住含春的媚眼,激動得將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頻頻從小嘴發出甜美誘人的叫床。

嫂嫂那又窄又緊的小穴把我的雞巴夾得舒暢無比,於是我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雞巴在嫂嫂的肥穴嫩肉裡迴旋。

「喔……親……親丈夫……嫂嫂……被你插得好舒服!」嫂嫂的小穴被我又燙又硬、又粗又大的雞巴磨得舒服無比,暴露出淫蕩的本性,顧不得羞恥舒爽得呻吟浪叫著。

她興奮得雙手緊緊摟住我,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雞巴的研磨,嫂嫂已陶醉在肉慾的激情中。

浪聲滋滋,小穴深深套住雞巴。如此的緊密旋磨可能是她過去與她老公做愛時不曾享受過的快感。嫂嫂被插得嬌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

「嗯……親哥哥!……嫂嫂……肥穴嫂嫂……好……舒服!……好爽!……親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哎喲!……你……你的東西太……太……太大了!」

浪蕩淫狎的呻吟聲從嫂嫂那性感誘惑的艷紅小嘴頻頻發出,濕淋淋的淫水不斷向外溢出沾濕了床單。

「心愛的嫂嫂,你滿意嗎?你痛快嗎?」

「嗯……嗯……你真行啊!……喔……嫂嫂太……太爽了!……唉唷!」嫂嫂這時已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劇、血液急循、慾火燒身、淫水橫流。她難耐得嬌軀顫抖、呻吟不斷。

「美嫂嫂,你說什麼太大呢?」

「討厭……你欺負我,你明知故問的……是你……你的雞巴太……太大了!……」嫂嫂不勝嬌羞,閉上媚眼細語輕聲說著,看來除了老公外,嫂嫂確確實實從來沒有對男人說過淫猥的性話。這些話現在使得成熟的嫂嫂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蕩漾。

我於是故意讓端莊賢淑的嫂嫂再由口中說出些性器的淫邪俗語,以促使她拋棄羞恥,全心享受男女交歡的樂趣。

「嫂嫂你說哪裡爽?……」

「羞死啦……你……你就會欺負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她嬌喘急促。

「下面什麼爽?……說出來……不然親哥哥可不玩啦……」

嫂嫂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小穴好……好爽!……好舒服!……」

「嫂嫂你現在在幹什麼?」

「羞死人……」

性器的結合更深,紅漲的龜頭不停在小穴裡探索衝刺,雞巴碰觸陰核產生更強烈的快感。

嫂嫂紅著臉,扭動肥臀說:「我……我和小傑做愛……」

「你是小傑的什麼人?」

「羞死了……」

「快說!」我命令道。

「是……是……小傑的嫂嫂……我的小穴被小傑……我的親丈夫……插得好舒服!……嫂嫂是淫亂好色的女人……我……我喜歡小傑你的大雞巴!……」

嫂嫂這時舒暢得語無倫次,簡直成了春情蕩漾的淫婦蕩女。

看著嫂嫂從一個有教養的高雅氣質女人變成一個蕩婦,並說出淫邪的浪語,這已表現出嫂嫂的屈服。

我愛撫著嫂嫂那兩顆豐盈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愈形堅挺。我用嘴唇吮著輕輕拉拔,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挑逗使得嫂嫂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

「哎喲……好舒服!……拜託你抱緊我!……親哥哥!……啊啊嗯……」淫猥的嬌啼露出無限的愛意,嫂嫂已無條件的將貞操奉獻給了我──她的小叔。

想到不久我就要來這個城市上大學,如果今天不把嫂嫂玩個半死,恐日後無法博得她的歡心,於是更加賣力的抽插起來。

「哎喲!……親……親哥哥!……好舒服!……哼……好……好棒啊!……嫂嫂好……好久沒這麼爽快!……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給你啦!……喔喔……爽死我啦!……」嫂嫂失魂般的嬌嗲喘歎。

粉臉頻擺、媚眼如絲、秀髮飛舞、香汗淋淋慾火點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風騷淫蕩的媚態。她完全沉溺性愛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癡如醉、急促嬌啼,嫂嫂騷浪十足的狂吶,使往昔端莊賢淑的風範不復存在,此刻的嫂嫂騷浪得有如發情的母狗。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洩……洩了!……」嫂嫂雙眉緊蹙、嬌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神散,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穴急洩而出。

為了徹底贏取嫂嫂的芳心,特別是以後我能隨時幹她,我又把洩了身的嫂嫂抱起後翻轉她的胴體,要她四肢屈跪床上。嫂嫂依順的高高翹起那有如白瓷般發出光澤而豐碩渾圓的大肥臀,臀下狹長細小的肉溝暴露無遺,穴口濕淋的淫水使赤紅的陰唇閃著晶瑩亮光。嫂嫂回頭一瞥,迷人的雙眸嫵媚萬狀。

我跪在她的背後,用雙手輕撫著她的肥臀,一邊親吻著嫂嫂嘴唇。好美的圓臀啊!

「哎呀!」當我把雞巴從後面插入小穴時,她嬌哼了一聲,柳眉一皺,雙手抓住床單。

我把整個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我頂撞地抽送著雞巴,這般姿勢就如在街頭上發情交媾的狗。端裝的嫂嫂可能從來沒有被這樣幹過,這番「狗交式」的做愛使得嫂嫂別有一番感受,不禁慾火更加熱熾。嫂嫂縱情淫蕩地前後扭晃肥臀迎合著,胴體不停的前後擺動,使得兩顆豐碩肥大的乳房前後晃動著,飄曳的頭髮很是美麗。

我用左手伸前捏揉著嫂嫂晃動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撫摸著她白晰細嫩、柔軟有肉的肥臀,我向前用力挺刺,她則竭力往後扭擺迎合。成熟美艷的嫂嫂品嚐狗族式的交媾,興奮得四肢百骸悸動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

大雞巴在肥臀後面頂得嫂嫂的穴心陣陣酥麻快活透,她艷紅櫻桃小嘴頻頻發出令天下男人銷魂不已的嬌啼聲,而「卜……滋……卜滋……」的插穴聲更是清脆響亮。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會玩穴的親……親哥哥!……親丈夫……嫂嫂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喲!……喔……喔……」她歡悅無比急促嬌喘著:「親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雞巴!……啊……美死了!……好爽快!……嫂嫂又要洩了……」

她激動的大聲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蕩聲音是否傳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體加速前後狂擺,一身佈滿晶亮的汗珠。

我聽到嫂嫂的告饒,更是用雞巴猛力的抽插,所帶來的刺激竟一波波將嫂嫂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渾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插而翻進翻出,她舒暢得全身痙攣。嫂嫂小穴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小穴的收縮吸吮著我雞巴,我再也堅持不住了。

「嫂嫂,我也要洩了!」於是快速地抽送著,嫂嫂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後的衝刺。終於「卜卜」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小穴,嫂嫂的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

「喔……喔……太爽了!……」嫂嫂如癡如醉的喘息著俯在床上,我也倒在她的美背上,拉上被子,我們倆人滿足地相擁酣睡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醒來時嫂嫂還沒醒。看著被子裡美艷的她,我忍不住用手挑開她的秀髮。這時她醒了,她看上去似乎很羞澀,我把嫂嫂抱在懷裡,熱情地吮吻著她的粉頰、香唇,雙手頻頻在嫂嫂光滑赤裸的胴體亂摸、亂揉,弄得她搔癢不已。

「嫂嫂,你舒服嗎?滿意嗎?」

嫂嫂羞怯而低聲地說:「嗯,嫂嫂好舒服。你可真厲害,嫂嫂真要被你玩死啦。」嫂嫂羞得粉臉緋紅。

「嫂嫂,你做我的太太好不好?」

「哼,厚臉皮,誰是你太太,嫂嫂已被你玩了,你還羞嫂嫂。」

「嫂嫂,你剛剛不是如癡如醉的喊我親丈夫嗎?」

嫂嫂聞言粉臉羞紅的閉住媚眼,她上身撒嬌似的扭動:「討厭,你真壞,嫂嫂受不了你才脫口而叫嘛,你壞死啦!」嫂嫂嬌嗲後緊緊摟抱我。

「嫂嫂,作愛時聽到我叫你是什麼感覺?」

「你好壞,左一聲嫂嫂,右一聲嫂嫂,我聽了就直想……想洩身。」嫂嫂羞得把頭藏到了我的懷裡。

我們再次享受魚水之歡,嫂嫂又洩了幾次身。

【全文完】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