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老師媽媽淪為我同學的妻子 人妻美婦

(1 )

我叫劉俊,是名初二學生,由於上學比較早我只有13歲,身材也很瘦小縱是班裡欺負的對象。

先介紹一下我媽吧,我媽媽名叫楊依馨,身高163 ,三圍是B100(H 罩杯),W60 ,H90 ,是標準的大胸美女,肌膚也是潔白如玉。我媽是一名舞蹈老師,在省裡最好的一所舞蹈學院教課. 雖說是舞蹈老師,其實我媽很多才多藝,還會吹黑管彈鋼琴,所以平時如果老其他老師不在基本都是她代課教樂器的,氣質自然也是很高貴、高傲的表情讓所有她的學生都畏懼他三分。35歲的人了化上妝之後頂多25歲. 是人見人愛的尤物。

我爸爸是生意人,很忙。在省裡的一家外企工作,由於上海分公司業績不行面臨倒閉,公司董事會想派一個有能力的人挽救,由於賣力、在業績上也很好、人也聰明心也好,就自然被派了出去。一年在家的時間頂多是春節那幾天。

我的同桌叫陳耀,是班裡比較大的學生,16歲. 人比較好但是平常色色的,跟我關係很好平時也很照顧我。他是混血兒他媽媽是美國人,但是生完她之後總是出軌,就和他爸爸離婚了。陳耀人長得很魁梧,我很羨慕他,189 接近190 的身高站在我這個160 的旁邊簡直就像是爸爸帶著兒子在玩。陳耀家裡超級有錢,他的爸爸在一家公司做董事長,所以平時比較忙。

由於年齡和成熟度的問題,陳耀似乎比我多懂很多很多東西,尤其是性與愛。在學習上他在我們班也總是前五最,最差出不了前十。身為同桌的我找他問問題那也是家常便飯。他也很耐心的給我解答,有時候放學了有些題他還會給我認真地講,我就認真的聽。我真的很喜歡他這一點——耐心。

一次放學,全班走的只剩下我和陳耀兩個人了,他還在給我不厭其煩的講著全等三角形。這時我媽突然敲了敲門走進班門

「俊俊,跟我回家吧我回家有點急事。你現在要不走我一會可沒人來接你了哦。喲,這個是……?」

「這是陳耀,我的同學. 他就是我一直跟你說的輔導我功課的同桌。」

這時陳耀站起來看著我媽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媽又化了淡妝,看上去年齡又是小了幾歲,於是他轉身向我小聲說

「我該叫姐姐還是叫什麼?」

「我是俊俊他媽媽,我姓楊,叫我楊阿姨好了。」我媽好像看出了陳耀在猶豫,就先說了話

「話說回來你這麼高呢啊!」我媽抬頭看著陳耀。陳耀不好意思的鬧鬧頭

「那什麼,小燿你要是不忙就一起吧。給我這傻兒子輔導功課也不容易,你要是不嫌阿姨家粗茶淡飯,就讓阿姨請你吃飯唄」

陳耀已經被我媽媽迷得愣住了一時不知到說些什麼.

我道「幹嘛呢?我媽請你敢不去?」

陳耀趕緊撓了撓頭「謝……謝謝阿姨」

回到家後我媽去收拾屋子去了,陳耀轉頭對我小聲說

「我打賭,你媽不穿衣服肯定更好看!」

我白了他一眼「去你的,想什麼呢!」

家裡平時就我和我媽兩人,我吃的不多,所以平時家裡也不做什麼大魚大肉。但是今天陳耀來了家裡之後,吃得又多,又看在是教我讀書份上,我媽做了三四樣菜。「阿姨,這飯簡直是我吃到過的最好吃的飯!我真希望以後能天天吃您做的飯!」

「小嘴真甜」我媽不好意思笑了笑,「好呀,你就把這裡當自己家,沒事就來吃個飯唄,反正阿姨家也不缺這一口飯」

晚飯後陳耀爭著去洗完收拾殘局。我媽開心的笑了,又半開玩笑的跟我說「你看看人家小燿,又能幹,學習又好,嘴又甜。你再看看你,什麼叫差距」看見陳耀在一旁咯咯樂,我賭氣的回到自己屋裡做作業去了。時不時的還能聽到陳耀和我媽聊天傳出來的歡笑。

自打這之後陳耀就經常來我家,住在我家幫我學習。我媽乾脆把她的書房改成了臥室給他住,他來給我輔導、幫我罵做事,這種雙贏的做法我跟我媽還有陳耀都很高興.

有時候他來的時候手裡會買一點東西:禮品啊、菜啊、衣服啊什麼的,我媽本來很反對,尤其是衣服,但是後來他還是堅持要買我媽也就收下了。到後來陳耀基本天天住我家,我媽問他這樣家裡不管嗎,他說他爸在國外比較忙,家裡房子本來也就他一個人住,去哪自然不會有人管。

漸漸的陳耀和我媽越來越親密。本來一個人做的事情漸漸的變成了兩個人一起做:一起買菜,買衣服,一起看電視,我媽做飯的時候他也會搭把手。他本來就聰明,久而久之自己也學會了幾樣菜,隔三差五的也會做給我們吃。還挺好吃的。

這幾天國慶放假,陳耀很自然的就住在我家裡了。白天輔導我學習跟我媽媽聊天,晚上我跟他一起出去打打球。日子還是很充實的。

有一天我媽說要去購物買點菜回來做飯,問陳耀去不去。其實都不用問的,每次他都跟著。讓我自己在家裡做作業學習。這時陳耀走過來

「我作業都寫完了,你可以直接抄我的。」

「真夠哥們!」

本來山一樣的作業,在陳耀的「幫助」下,一個多小時就寫得差不多了。寫完之後突然想喝點飲料,給我媽打個電話讓她順便帶兩瓶上來。

「嘟……嘟……」

「喂?」

「媽我想喝點飲料能順便幫我帶上來嗎?」

「嗯…………嗯……好……唔」

我很好奇打電話為什麼會發出這種聲音

「啊?唔…………我在……唔……跟陳耀吃…………東西……呢……唔唔唔……」

「阿姨,好吃嗎?」這時候我聽見陳耀在旁邊問我媽

「唔………好……唔……好吃……唔」我媽答道

「你們吃完快點回家我還餓著呢」

「唔……唔……嗯……好……唔唔」

聽得出我媽嘴裡已經被食物塞滿了,我就知趣的掛了電話。

等來等去還是又等了快一個小時他們才回來。開門之後我看見我媽和陳耀並排站著,陳耀兩手提著買來的東西,我媽一手按著門鈴,另一隻手則伸到陳耀的褲襠處一個勁的在動。

「你們…………」

「俊俊,媽媽要跟你商量一件事,」還沒等我問他們在幹什麼我媽就直接搶話到,「你爸爸老是出差在外,媽媽一個人覺得好無聊,想找個人陪我。陳耀呢,很喜歡媽媽,媽媽也很喜歡他,所以我們可能會做一些夫妻之間才做的事情,你會介意嗎?你放心,我都是自願的。而且陳耀從小也沒受到過母愛,也挺可憐的。」既然我媽說是自願的,那我也沒什麼可說的,而且陳耀是我的好兄弟,我就更沒話說了。

「那爸爸呢?他怎麼辦?」

「你放心,媽媽不會做出什麼對不起爸爸的事情的。」

「好吧。可是……你們現在這是在幹什麼啊」

我媽剛要流出難色,陳耀搶答到「我兩手提著東西,突然這裡比較癢,就讓阿姨來幫忙撓撓。」說完笑著看了看我媽,我媽也默契的笑著看向他。

「我們去做飯,你先學習一會吃飯叫你」我媽說

「媽媽我讓你買的飲料你買了嗎?」

「喲!不要意思啊俊俊我忘了。沒事就在樓下,給你錢你自己下去買吧」我媽一臉歉意

唉,我只能自己一個人跑下樓買回來。

回到家之後看到廚房裡,他們都換完了衣服,我媽穿著一件淺黃色的蕾絲吊帶睡衣,不用說,一定是陳耀給她買的。媽媽的胸把內衣撐起來老高,而且胸部前端還可以清楚看見兩個凸點. 很顯然,我媽媽沒穿內衣。我徑直走到客廳看電視去了。客廳是可以通過鏡子反射看到廚房裡的,我看到陳耀站在我媽媽身後,雙手從被撐起的睡衣底下伸上去揉搓在媽媽兩個堅挺的乳房,我媽還在專心的洗菜,好像什麼都沒在發生一樣。揉了一會,陳耀索性把睡衣撩上去,衣服撩上去的一瞬間,媽媽的雙乳像兩隻小兔子一樣跳了出來,上下晃動著。陳耀看呆了,然後把頭伸過去我媽胸前貪婪的舔舐、吸允、輕咬我媽的奶頭. 我媽輕微的瞇著眼,感受著從自己胸前傳來的快感。陳耀吸了一會,我媽俏皮的轉過頭對他說了什麼,由於聲音小,我只能看到我媽嘴唇在動,說完之後陳耀便把嘴唇貼了上去。兩個人開始舌吻,親了有一分多鐘,時不時可以看到舌頭在空中糾纏,與此同時陳耀的兩隻大手並沒有移開,還在揉搓我媽的兩座雙峰,時而乳房、時而乳頭.

飯桌上,我媽坐在陳耀的旁邊,我媽的睡衣還是撩上去的,兩個傲人的雙峰挺立在胸前,幾乎都要夠到桌子了。陳耀吃一會飯,就把嘴伸到我媽乳房上吸允一會。我媽每每飯還在嘴裡,就悶哼起來。

「你們這是在幹嗎啊?媽媽為什麼你讓陳耀吃你奶?」我好奇地問

我媽歎了口氣「唉,小燿從小媽媽就跟別的男人跑了,沒吃過母乳,所以自然就給他吃咯。嗯!!!……嗯……小……嗯壞蛋……別……嗯咬啊……疼……嗯嗯……」我媽說著說著突然就呻吟起來一臉舒服的表情,陳耀嘴裡傳出「嘖嘖」吸允的聲音。

「兄弟啊,我真的從小沒吃過母乳,你媽媽也是自願的,我只是象徵性的吸兩口感受母愛,你應該不介意吧?」我心裡想,這個可能就是媽媽說的「夫妻之間做的事」吧,於是沒有說什麼,接著吃我的晚飯。這一頓飯,陳耀簡直把媽媽的奶當作飲料了,幾乎一刻不停的在吸我媽媽的奶。對面時不時的傳出媽媽「嗯嗯」的呻吟和陳耀「嘖嘖」的吸允聲。好好一頓飯我吃了二十分鐘,而他們卻吃了快一個小時。

晚飯後我媽在收拾碗筷,陳耀的兩隻手還是不離我媽的兩隻美乳。我則回屋預習我的功課去了。

做完作業後本來想去上個廁所,途中路過客廳,發現我媽媽乾脆沒有穿上衣,渾身上下只有有條丁字褲,深深的陷進前後兩條「縫」裡面了。平時高貴有氣質的媽媽竟然會穿這麼淫蕩的內衣。媽媽彎著腿坐在沙發上,陳耀享受的躺在媽媽潔白的大腿上,手仍時不時伸上去摸我媽的奶子,我走路比較輕他們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看到陳耀把頭轉向另一側——我媽大腿根的部位,但是我媽沒感覺到,還是享受著被玩弄乳房的快感的同時看著電視。

陳耀轉過頭看著,丁字褲早已陷進花瓣的裡面了,所以幾乎我媽媽的花園是毫無遮擋的。陳耀看著茂密而整齊的陰毛,呆呆的欣賞了十秒鐘,忍不住伸舌頭舔了一口。我媽媽陰毛比較多,第一口舔得又比較淺,我媽媽沒感覺到,只覺得下面有點癢,便伸手去摸了摸。陳耀看到手把自己陰唇撥開,看到了裡面的肉,似乎又看入迷了,便果斷把嘴貼了上去開始吸允。

「啊!」

我媽媽感到下面一陣快感,往下看,看到陳耀正在吸允自己最神秘的部位。下意識的把陳耀的腦袋一推,差點把他推下沙發.

「對不起,不是故意推的你沒事吧!」

陳耀無辜的看著她,點了點頭.

「怎麼搞偷襲呢!你個小壞蛋!不許舔人家那裡!」說著我媽嘟起嫩唇看向窗邊,「再這樣以後不給你喝牛奶了!」

陳耀趕緊起身抱住我媽媽,使勁把自己腦袋往我媽媽兩個碩大潔白的乳房裡鑽「不要嘛!阿姨對不起!以後不敢了!」說完便張起大嘴將乳頭塞入自己嘴裡,發出「吸溜吸溜」的聲音。

「好……嗯了……嗯……嗯…………小色狼原……嗯…………諒你了……」

我呆呆的看著,突然想起我要上廁所,於是急忙跑去衛生間了。

半夜起來去廁所,經過我媽臥室的時候有檯燈而且聽見「吸溜吸溜」的聲音。我心想怎麼這麼半夜還不睡,偷偷來到門前看還可以聽到悄悄話。我看到了在幽暗的檯燈下我媽和陳耀兩個人呈69式躺在媽媽床上。

「啊……嗯別…………嗯啊……舔著麼爽……嗯……別把俊俊吵醒了……嗯……嗯好…………啊……嗎?……嗯好舒……嗯服……嗯」媽媽說著

陳耀沒有說話,我看見他將他那一條二十多釐米,四五釐米寬的肉棒直接塞入我媽的嘴裡. 整根吞沒.

我媽媽難受的想掙扎,但是喉嚨已經被粗大的陰莖完全堵住

「唔…………唔……唔……唔」

然後陳耀壞笑著小聲說

「這樣,就沒有聲音了」

(2 )

國慶假期總是這麼短暫。轉眼最後一天了,媽媽和陳耀的關係也是越來越近了,幾乎天天粘在一起,不管做什麼事情。

這天早上,媽媽和陳耀一起從我媽臥室走出來,媽媽身上又是只穿了一件吊帶睡衣,並沒有穿內衣,清清楚楚的看到乳房在走路的時候上下顫抖著,但是這次,衣服幾乎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媽媽雙峰之上的兩顆粉嫩的奶頭. 原本應該剛好遮住屁股的睡衣被我媽的兩個巨乳撐的連屁股都沒遮到,往下一看我媽竟然穿得丁字褲!幾條「線」已經完全陷入肉裡幾乎看不到了,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我媽濃密的陰毛下粉嫩的鮑魚. 陳耀則緊貼著走在媽媽後面,雖然是穿著褲子但是仍不斷用「帳篷」摩擦我媽的屁股,兩隻手也牢牢抓住左右乳,不停的揉捏著。

我媽和陳耀走到餐桌旁,媽媽跟陳耀小聲嘀咕了幾句,陳耀戀戀不捨得放開緊握著巨乳的雙手。

「早呀,俊俊。」我媽先開口了,「你跟耀耀先聊會天啊,我去給你們準備早飯。」說完又向陳耀拋了個媚眼。

不一會,早飯被端了上來。我媽把牛奶朝陳耀推了推,說

「來嘗嘗,這可是你阿姨親自做的牛奶喲~ 」

「阿姨,這個不新鮮了,我想喝點新鮮的牛奶!」還沒說完就把我媽的睡衣往上撩。

兩隻巨乳就像有彈性一樣,上下彈來彈去。陳耀馬上把嘴放上去吸的津津有味,「吸溜吸溜」的聲音時而大時而小。媽媽也是笑著坐在陳耀的腿上讓他盡情吃自己的奶。

至於我,他們自從國慶以前就開始這樣,開始我還不適應原來保守的媽媽這副樣子,但慢慢的就司空見慣了。

吸了一會奶,陳耀跟媽媽說了兩句話,媽媽就鑽到了桌子底下。媽媽應該是怕我誤會,轉頭衝我說

「你陳耀哥呀,說昨天晚上去上廁所是他的小雞雞好像有什麼異樣,我只是替他看看,你可不要誤會呀。」

我那時對性愛接觸的也少,懂得自然也少。但一猜就知道他們肯定沒做什麼好事,可既然我媽是自願的,我就只當是默認了。

我媽剛鑽到桌子底下之後,就脫下陳耀的褲子並將他那條20cm的雞巴含到了嘴裡,然後便發出了嘴被堵住的聲音,伴著口水聲。陳耀還時不時的問

「媽媽,好了嗎?我覺得好舒服。」

估計是由於陳耀的肉棒過於粗大,我媽在含住它的情況下基本說不清話

「唔……唔」

我很快吃完了早飯,轉身回屋預習了。他們仍然在餐桌下「忙活」著。

國慶最後一整天,我媽一直沒離開陳耀的大香腸;陳耀也一直沒離開媽媽的雙乳。

(3 )

又返校了,期末還要區統考,真的好煩,所有人都在努力的學習。這裡面反差最大的,就要數陳耀了,自從那個國慶之後,他就總是逃學,請病假回家。但是因為學習太好,總是班裡前幾名,班主任自然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又因為是全寄宿學校,上學回家又不是這麼方便,所以通常只要陳耀逃學或者請假都是整周或者從週二週三一直到週五回家的。然後每週日返校的周測也都考全班前幾,這也是為什麼我很羨慕他的原因。

又是週一,陳耀又一次請病假回家了。我突然發現我做了PPT 卻忘帶了U 盤,我藉著課間的功夫給我媽打了電話想讓她把我的PPT 發郵件給我。

「喂?」

「媽媽,我作業做了個幻燈片但我沒帶U 盤,你能幫我把我那個發到我郵箱裡嗎?我一會要展示」

「嗯……好的……嗯……唔……小……色狼別……唔唔」

「媽媽你在聽嗎?你幹嘛呢?」

「我唔……我在聽。唔……你說你說……嗯」

「能不能幫我把ppt 用郵件發過來,我要用」

「唔……唔……唔……嗯……好……啊!……小壞蛋別鬧了~ 」

我真的很好奇我媽媽在幹什麼,一定又是在和陳耀搞來搞去。我坐在老師辦公室桌子前面守著電腦等著郵件。距離上課還有兩分鐘,班主任突然走進辦公室

「劉俊,你媽來了,你快下趟樓,她在樓下估計等急了聲音都在顫。」

我心想我的天,我媽當時到底在幹什麼?我讓她發過來怎麼自己開車送來了?真的是……唉

我屁顛屁顛跑下樓,發現我媽車停在校園門口。我跑過去,車窗降下來,竟然是陳耀在開車!我本來很驚奇,但想了想,本來陳耀他人也比我大也會開車,而且開車也不像其他富二代那麼沖,再加上車窗膜顏色很深,警察自然是不會起很大疑心。在車窗搖下來陳耀把U 盤遞給我的一瞬間,我竟然看到媽媽一絲不掛的坐在副駕駛座,身體側著趴過來正在給陳耀口交!而且下體還插了一根電動假陰莖!媽媽的淫水已經將車座浸濕了一大片;兩隻巨乳完全把車檔抱住,就像是在給另外一根雞巴做著乳交。媽媽紅著臉整個過程根本沒看我一眼,閉著眼睛享受著三根棒子在自己的各個部位摩擦著。

鈴聲響了,我奔回班級,滿腦子都是剛剛媽媽淫蕩的樣子。心裡歎了口氣,想想媽媽這樣是不是對不起爸爸,可是我媽媽說的又都是事實:爸爸總出差、陳耀也是個好孩子、而且媽媽也是自願的。我也就不敢追究很多了。

(4 )

週五放學,我等了一個多小時我媽也沒來接我。我氣急敗壞的打了輛出租車回家。

到家叫了半天門也沒人給開,我心想家裡是不是沒人啊?我就用鑰匙開了門,走到門廳,好像真是沒人。左右一看發現電視開著,聲音還特別大。我心想不對啊,家裡沒人是誰把電視開開了?還這麼大聲?於是我走過去關電視,一直走到沙發旁邊,才發現原來米黃色的長沙發上竟然赤裸的躺著兩個人!一個是媽媽,另一個是陳耀。兩個人呈69式上下躺著,媽媽在上,正在津津有味的吃著陳耀那條粗大的肉棒,時不時嘴裡發出輕微的「吸溜吸溜……嗯嗯」的聲音;陳耀則是兩隻手努力的掰開媽媽的豐滿而富有彈性的臀部,然後緊貼到自己臉上,來回舔著媽媽的陰部。媽媽閉著眼,完全沉浸於陳耀的大雞巴,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她沒來接我的原因吧;陳耀沒注意到我則是因為我媽的兩個屁股蛋完全貼在他臉上,而且自己下體又受到從媽媽兩片玉唇的「攻擊」,實在是太舒服了。

這些對於我來說也基本是習以為常了:他們從國慶節那幾天開始就天天這樣把我當做空氣了,而且媽媽本身也挺願意和陳耀做的,我就沒有關他們。再說我媽媽一直只讓陳耀玩,從來不讓他的雞巴碰我媽的陰部和肛門,所以只要陳耀不是太過分,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這時候我媽媽電話突然響了,媽媽嘴裡含著陳耀的雞巴,頭也不抬的用一隻手在茶几上摸索。好一會我媽拿到了手機一看是我爸來的電話,便回頭和陳耀說

「耀耀,你慢點……嗯……是……嗯……哦,俊俊你回來啦!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兩個已經「吃」飽了,你自己做點吃吧,媽媽正在……忙……嗯」說完媽媽尷尬的笑了笑

陳耀聽到我回來了側著頭看著我「回來啦」也尷尬的笑了下,然後悶頭繼續「吃」我媽媽的鮑魚了。

我媽拿著電話回頭和陳耀說「親……嗯親愛的,你……慢點……嗯好舒服……是我老公……的電話」

陳耀壓根沒聽見重點,只聽見了「好舒服」三個字,他反而加快了舌頭的動作。我本來想讓他們玩,回屋做作業的,但是聽到時爸爸的電話,就沒動,接著站在那裡看著眼前的「春宮圖」

「嗯………………」我媽呻吟了一聲,實在沒辦法,接通了電話

「喂……老……老公……對……嗯……嗯…………沒什麼……嗯在做運動……嗯……什麼…………嗯好……嗯……過兩個月就回來呀……嗯……嗯好……嗯……等你」

放下電話,我媽腹部用力抬起了自己的下體,陳耀兩隻手突然一空,失去了自己「食物」的他舌頭還在空中伸著,迷茫的看著我媽媽。我媽用力把自己屁股往下砸,一邊砸一邊說

「小色狼!讓你慢點!讓你慢點還這樣!差點讓人家老公發現了!看我……看我不懲罰懲罰你!」

由於我媽臀部上的肉很多,砸著不疼反而發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又增添了兩份「春意」。

我媽還想再拍兩下,陳耀趁著我媽臀部拍在自己臉上的瞬間,兩隻手抱住我媽屁股,然後臉極快的貼上去舌頭飛速的舔,把我媽媽的下體攪了個「天翻地覆」。

「讓你舔!看我不懲罰你個小色……你……你幹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別!好……啊好舒服啊啊……啊…………啊!!」我媽媽因為沒有準備,突然那麼爽有些把持不住。舔了半分鐘左右,從我媽媽的肉縫裡竟然噴出了透明的液體,活像一座倒著的噴泉,噴了陳耀滿臉。陳耀一時沒反應過來,過了幾秒鐘他張開嘴把嘴對準「噴泉口」開始「喝水」。陳耀發出了「咕咚咕咚」的喝水聲,伴隨著媽媽「啊……」的叫聲,場面非常的淫蕩和過癮. 真想不到平常連短裙都不穿的媽媽竟然會做出這種淫蕩的事情。

媽媽潮噴了之後我就把電視關掉回到屋子裡學習去了。關上門仍能聽見我媽媽的淫叫和陳耀吸允我媽媽私處的聲音。

晚上我睡覺之後他們一直這樣了很久。媽媽「嗯」「啊」的叫床聲不絕於耳。第二天早上聽陳耀說,我媽媽那一夜被他舔得高潮了8 次,期間也有3 次都是潮噴,而陳耀把所有汁水都喝了下去;我媽媽也一直不停的吸允著陳耀的雞巴,由於年輕,又經驗豐富,他只射了3 次,而且每每射完雞巴過不了一會就又恢復到了堅硬的姿態.

我有半夜上廁所的習慣,路過他們屋子的時候看到即使是在他們入睡之後,他們仍保持著69式,而且媽媽將陳耀的雞巴一直含在嘴裡,彷彿一個嬰兒一直吸允自己的手指一樣。

(5 )

可能是昨天晚上玩的太累,兩個人到了中午才赤裸的從房裡出來。走出來時媽媽還不忘了把手放在陳耀的大雞巴上揉搓。午飯桌上,媽媽仍是赤裸著身體,照例把兩個大奶放到桌子上給陳耀當飲料喝。飯後,陳耀說想吃水果,媽媽竟然從自己的陰部掏出了一根香蕉,而且是沒有皮的,真不知道媽媽練了多久自己的陰部才把力量把握得這麼好。想不到媽媽為了陳耀這麼拚命。

媽媽坐在沙發上,把陳耀的頭放到自己白嫩的大腿上。陳耀真是會玩:把香蕉一半插到媽媽的陰道裡吃,這樣既騰出手來摸媽媽的奶子,又可以吃到被我媽淫水浸泡過的香蕉,最重要的是,還能一邊舔我媽媽的兩片鮑魚. 媽媽則閉著眼享受著,不時發出「嗯」「嗯」的呻吟。香蕉早就吃完了,陳耀就開始舔我媽媽的鮑魚.

玩了一會,我媽嗲嗲的和陳耀說

「小……小色狼……嗯……我要出去買東西了,今天晚上……嗯……給你做好吃的。」

陳耀停下來,仰頭躺在媽媽腿上,說「親愛的,還有什麼比你還好吃呢?」

媽媽聽到之後臉就紅了,然後俏皮的一笑

「壞蛋,看你說的。今天啊,給你換一種吃法!」

說完,我媽媽站起身,陳耀緊跟著,走進屋,媽媽路過我房間的時候跟我說

「俊俊啊,學累了吧?跟媽媽和耀耀出去吧,一會買的東西多你也幫忙拎一下」

我「哦」了一聲,就去換衣服了。

化完妝的媽媽很好看,儼然一副20多歲的樣子。媽媽上身穿著一件低胸裝,V 字領直接開到了肚臍往上一點,又是無袖裝,衣服根本遮不住兩個H 罩杯的乳房。只有乳頭的那一條被擋住了,其他五分之四的地方完全露出來了。而且媽媽好像又沒穿內衣!半透明的衣服可以清楚的看到衣服凸起處的兩個粉點;下身穿著齊膝短裙,沒有穿絲襪,兩條白花花的腿裸露在外,叫人看著有一種上去舔一口的衝動。

剛要出門,陳耀突然拉住我媽媽,說

「等一下,我去拿點東西」

不一會,陳耀從屋裡拿出了幾個無線跳蛋,由於比較多都放在手裡,看不出具體個數。媽媽很吃驚,不知道這麼多都是從哪來的。陳耀不容分說就把其中一個塞入了媽媽的下體,陳耀塞入的很快,所以我推測可能媽媽也沒穿內褲。然後又用創可貼把兩個貼到了媽媽的兩個乳頭上。這樣一來,媽媽胸前的凸起就更明顯了。

媽媽一陣臉紅,陳耀則一臉壞笑的上了電梯。

商場裡,媽媽挽著陳耀的手,彷彿一對情侶,而我就是一旁的電燈泡。路旁的所有人幾乎都被我媽媽性感的乳房吸引,一直盯著看。媽媽則以一種很彆扭的姿勢走,緊緊挽住陳耀胳膊。

媽媽挑了很多壽司、刺身、和奶油、沙拉醬之類的日餐食品。回家路上,我兩隻手提著東西,媽媽和陳耀都是一隻手拎著東西,另一隻手挽著對方。這個時候,媽媽突然「啊」的叫了一聲,然後腿越來越軟,並且緩緩發出小小的呻吟聲「嗯…………嗯…………」。走到最後幾乎是由陳耀把媽媽駕著回家的。走到家門口,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清楚的聽到了「滴答」的滴水聲……

一進門媽媽就跑去廁所,但是被陳耀拉住了。

「嗯……干……幹嘛呀…………我……嗯……快忍不住了啊…………啊……」還沒說完,就有一陣水流從媽媽下體噴出,陳耀眼疾手快的拿了杯子開始接媽媽的「嫩汁」。陳耀壞笑著說

「老婆,老喝奶都喝膩了。我想喝點別的嘛……」

媽媽也無奈的笑著說「嘿你個小色鬼!害得我差點就丟人丟大發了!」說著就用自己粉嫩的拳頭捶打陳耀。

晚上媽媽留了一點壽司

「俊俊啊,你餓了就把這點吃了吧,不夠冰箱裡還有。我和耀耀有點事,先回屋了。你早點睡吧」

說完走進屋子。我好奇媽媽帶著那麼多食材進臥室幹什麼. 就忍不住跟著走在屋前把房門打開一條縫. 我媽媽臥室的窗台比較大,大到可以躺下一個人。平時媽媽上網看視頻,辦公都直接用窗台.

我看見窗台鋪了個毯子,媽媽把衣服脫掉,赤裸的仰面躺在毯子上,之後在身上放上壽司、刺身之類的食物。陳耀也赤裸著,他的大雞巴早就翹得指向天上。擺好之後媽媽向陳耀拋了個媚眼,說

「小色狼~ 今天一定要吃乾淨喲!」

陳耀沒有拿筷子,直接把嘴貼到媽媽胴體上開始從上往下舔,每每遇到壽司,陳耀就用手拿起來在媽媽陰部蘸蘸汁水然後放到自己嘴裡. 媽媽閉著眼睛享受,乳頭早已挺立,被陳耀唑著舒服的發出聲音。下體則早已氾濫成災,用來接汁水的碟子接滿了,陳耀就端起來一飲而盡. 後來,陳耀索性拿了根吸管插進媽媽下體,然後開始喝飲料。媽媽也不閒著,一隻手不聽的揉搓陳耀的巨根。

就這樣吃了一個小時的人體宴,陳耀抱著媽媽,正準備做最後的「清理工作」,媽媽好像再也受不了了,向陳耀耳語了兩句。由於太遠了我聽不見。陳耀突然眼睛一亮,將自己的雞巴插入了我媽媽的體內。20多釐米的陰莖對於我媽媽這個常年只能靠自慰解決的人實在太大了,媽媽忍不住的發出「啊」的叫聲。然後突然意識到聲音太大,又摀住了自己的嘴。當媽媽坐在陳耀腿上,使他的肉棒完全沒入的時候,兩人同時發出了「呼」的悶哼。

陳耀剛準備開始上下動,媽媽制止了他。媽媽將自己的香唇貼到了陳耀的嘴上,兩人開始舌吻。媽媽的兩個巨乳貼在陳耀的胸上。舌吻了兩分多鐘,兩人分開,空中劃出了一條口水的銀絲. 媽媽摟著陳耀脖子,開始用自己的臀部緩慢的畫圈,媽媽呻吟道「呼……嗯……好滿……嗯……都怪你個小色狼…………嗯這麼大……好漲……嗯……哦」

陳耀將嘴放到我媽的左奶,右手揉搓著右奶。媽媽雖然努力的在克制不讓自己叫出聲,但還是忍不住的發出「嗯…………嗯」的淫叫。

「你個小賤人……好舒服呀……這麼緊…………你舒不舒服呀?」

「討厭…………嗯……你的雞巴這麼大……嗯……把人家下面……都……嗯……都撐壞了……」

當我想離開時,我不小心把門推開了。兩個人都停下來吃驚的望著我。陳耀的雞巴還在媽媽的陰道裡一漲一漲,媽媽吃驚的看著我但是表情時不時的變得很不自然。

「俊俊……你來幹什麼……?嗯…………趕緊回去睡覺吧……哦……我們……在……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你慢點……啊啊啊」陳耀這時把自己雞巴用力抽動兩下,媽媽再也忍不住了「我們……嗯……忙完就睡覺」

我很無奈,只得回到自己房間. 我滿腦子都在想著媽媽淫蕩的樣子,伴隨著不時從我媽臥室傳出來的媽媽的淫叫「嗯……嗯……好……嗯……好舒服…………嗯……別……別把俊俊……嗯……嗯……吵醒了……嗯嗯嗯嗯」

早上起床刷牙洗臉,路過媽媽房間的時候,看到他們兩個人緊緊抱在一起,陳耀的雞巴雖然軟了,但仍然足夠粗足夠大而且還塞在媽媽的穴裡. 房間裡散發著一股精液的味道,可以想像昨夜他們玩的有多開心。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喝醉的姐姐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迷倫亂常
學姐喝了春藥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公車遇少婦
意外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