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師的誘惑 經典激情

那個時候,佳欣收聽著隔壁房間發出來的聲音。丈夫尚謙還在家,難道他知道按摩帥阿德會來嗎?

內心不安的佳欣,一直在注意著時間,按摩師阿德,會在一點的時候到來。已經是一點差五分了。

「啊!時間不早了,我應該去準備、準備。」故意地讓丈夫可以聽得見的喃喃自語,佳欣登上了二樓。

從壁櫥裡拿出了棉被,鋪在榻榻米上,然後又稍微的鋪上一件雪白的床單,在粉紅色的枕頭上,套上一個有花紋的枕頭套。

她本來就有腰痛的毛病,同時請來一位按摩師來按摩,他每個禮拜來一次。

按摩師是一個快要四十歲,留著平頭,眼睛很有神,身材瘦瘦的一個男人。一邊接受按摩,一邊聽他說話的時候,他對這世界上的事情,好像無所不知。他也有超能力的本事,當他合掌祈禱的時候,一個人的守護靈和惡靈,就會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老實說,佳欣腰痛的原因,是吊在腰部的墮胎兒的骷髏引起。本來是以半信半疑的態度,聽起來蠻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慢慢的卻發覺他說的話很有道理。

不過,最大的變化就是,她體會到了蠻有刺激的歡喜。按摩治療,不但能夠消除身體上的痛苦,同時,結婚後,除了丈夫以外沒有跟過其他男人在一起的佳欣,帶來相當大的刺激。

丈夫尚謙是在一家配備公司服務,上班時間是在下午。所以,才請按摩師下午以後來。而那天,丈夫好像並沒有要出去的意思。因此,佳欣說:「按摩師等一會會來,你如果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話,可以請他替你按摩一下,是很有效果的,你不是腰部疼痛嗎?怎麼樣?」佳欣故意地問道。

「已經不礙事了。」

尚謙還在餐桌上喝咖啡,看報紙。他跟這個按摩師,曾經見過三、四次面。

「哦!你好!」按摩師阿德來了。

就像小孩跟佳欣在家裡一樣,旁若無人的上來,然後就走到客廳去。通常他會先喝杯茶,然後再到一切都準備好的二樓去,開始按摩。

當佳欣把茶和糖果送進來的時候,阿德說:「你臉色很好看,血色也很好,皮膚很有光澤。」也不微笑一下,只是用著銳利的眼神,看著微微發胖,已經三十五歲的佳欣那白皙皙的皮膚而說道。

「哦!是嗎?」並不覺得討厭。

聽了這句奉承的話之後,佳欣馬上脫下了洋裝,換上了睡衣。只有花紋而且薄薄的粉紅色睡衣。

「麻煩你了!」

聽到聲音,阿德走出客廳,來到佳欣所在的二樓房間,佳欣已趴在棉被上。

這種姿態是會產生一種奇妙意識的作用,好像是在床上等著風流的對象般。心臟跳動的速度加快,皮膚產生癢癢的感覺,為了保持患者與醫生之間的關係,所以表現得很冷靜。

「背部的肌肉有點殭硬。」手放在肩膀上的阿德說。然後再用合氣道鍛練的手指,去鬆懈手膀到手臂的肌肉,然後再移動到腰部和腳部。

有時候是背部反翹,拉拉腿部,或是去鬆懈大腿上微妙的位置。當然,由於這種刺激,溢出了甜蜜的愛液,花芯裡也覺得癢癢的,最近反而覺得這是一種享受。

丈夫尚謙在配備公司擔任一個很重要的職位,最近常常以疲倦為藉口,陪佳欣做那件事,有時候一個月連一次都沒有,當然佳欣的身體是需要更多的歡喜。因此,最近她都以按摩來消除她心中的慾望。

阿德也一本正經的,適度的讓佳欣來感到滿足。但是彼此仍能保持著有夫之婦和按摩師的關係,而且表現得很有分寸。但最近,慢慢的脫離了這個約束的範圍。因此,丈夫尚謙還在樓下不想去上班,這是很令人擔心的事情。

「我的先生還在樓下。」

「你先生不是已經去上班了嗎?」

「他這個班晚一點去是無所謂的!」

「他是不是在嫉妒呢?」

「沒有這回事吧!」

「但是,男性是很細心的,我也經常受到別人的嫉妒。按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男性是不會懂的,你可以請他上來看一看。」

「哦!不,我不願意這樣做。」

就在談話的時候,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腳步聲。這不是開玩笑的,佳欣緊張起來。阿德也很敏感的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正在揉捏臀部的手,也慢慢的移動到腳部去了。

「佳欣,我可以進來嗎?我想拿一些放在房裡的文件。」

「好啊!」佳欣直爽的回答。

丈夫尚謙進來了,佳欣額頭抵著枕頭趴著,側目看著從茶幾上拿起文件袋的尚謙。尚謙彎著腰,從袋中取出文件,仍在那裡猶豫著。是不是不放心他二人,所以今天故意拖延了上班時間。

由於丈夫站在身旁,身體因為緊張而產生了從所未有的奇妙感覺。也許丈夫的嫉妒,對身體發生了作用,使按摩師的手指,帶來了性的刺激。即使是揉捏同一個部位,覺得很舒服的感觸,會帶來性的興奮,這跟時間、地點和對象,會產生很大的差別。

(啊,奇怪!)佳欣這樣想著的時候。

「原來,按摩就是這樣子做。」尚謙的眼睛直視著阿德和佳欣。

阿德把佳欣的腿彎成八字形,做著強烈的關節運動。做一些跟平常不一樣,而無關緊要的動作時,佳欣只是默默的抱著枕頭。

尚謙覺得不便在這裡逗留太久,於是說:「那我要走了,麻煩你了。」

尚謙離開了房間。

「再見!」

但是,尚謙並沒有立刻就走出大門。果然他很在意這件事情,阿德突然用手揉捏著大腿。同時也像平常一樣,觸摸著敏感的部位。

「太太,好的身材很有女性的味道,但是這裡的肌肉相當鬆懈。」阿德就很用力的把這個部位的肌肉抓起來,開始揉捏。

「這樣做的時候,這個部位的肌肉,就會產生緊縮性。」

緊縮性這句露骨的表達,使得原本緊張的佳欣鬆懈不少,而淫蕩起來。

阿德把佳欣可愛的腳拉到自己的大腿間揉捏,她的腳指頭好像碰到了陰莖。佳欣不便查看,但是可以想像得到,在褲子裡頭的男性像徵,已經勃起來了,而它的熱氣,也從指尖傳過來了。

然後又揉捏腰的部位。從腰部揉捏到尾髓骨時,自然地,熱起來的花芯就充血了,同時,腰部不由得顫抖起來。

因為丈夫在樓下,所以比較安心,佳欣開始跟往常一樣,享受著身體上的變化。雖然只有兩個人偷偷的在享受,但是還是有點緊張。

丈夫根本就沒有想要去上班的樣子,阿德可能也發覺到了,好像故意要讓尚謙嫉妒,對於佳欣的身體,給予性感的刺激。

「換側臥的姿勢吧!」

然後按摩身體的側面。按摩是從背面,兩邊側面,然後探取仰臥姿勢來按摩腳、胸部、手臂、頭、臉部,最後採用坐姿,使背骨彎曲或者脛骨伸直等等的運動。

仰臥的時候。

「我覺得胸部有點緊緊的。」佳欣告訴按摩師。

「月經快來時,當然乳房會脹起來而覺得緊緊的,甚至於有人會覺得肩膀酸痛。」阿德唐突的回答。雙腿按摩好以後,用一條毛巾蓋在胸部上,再從腋下開始,比平常還緩慢的手指動作,漸漸傳到乳房去。

「你的生理情況怎樣?」

「很順。」

「現在不是生理中吧!」

「大概還有兩、三天。」

他把自己的膝蓋放在佳欣的大腿上,以這種姿勢來揉捏乳房。這個動作在佳欣的腦海裡,就像是一絲不掛的男女在調情一樣。由合氣道鍛練成的強壯裸體,浮現在佳欣的腦裡。隔著睡衣揉捏,感覺到不痛不癢。

「按摩到鈕釦了,好痛!」閉著眼睛的佳欣說了。

「那我幫你解開衣服釦子吧!」

佳政沒有回答。

阿德的手指好像看透了佳欣的心,撥開了鈕釦,打開了胸部。

「稍微揉一揉吧!」

本來想回答好,可是聲音卡在喉嚨說不出來,就再度把它吞下去了。

他的手碰到了乳房,手指捏著乳頭,好像要將空氣擠出來一樣,用力的抓。這只手和丈失的手完全不一樣,好像鷹爪般很有力氣。突然間身體在顫動,忘了自己是在做按摩,以為是在做性的遊戲。

她很清楚的知道,丈夫還在樓下房間,阿德也一樣吧!

平常對女性的誘惑一點都不動心,能夠很專心的在做按摩工作的阿德,今天卻異於反常的呼吸急促起來。心技一體才能發揮按摩術,說過這句話的阿德,或許是丈夫的存在而心亂了,也可能是因為陶醉在性的刺激裡了。

佳欣的膽子更大了,她用膝蓋彎曲,使膝頭能碰到他的下體的姿勢。既然他的下體抵在膝頭,很明顯的可以知道他的下體,已經膨脹了。

這個時候,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聲音。

「啊!」佳欣突然發出聲音。

他慌張的把抓著乳房的手拿開,想把胸前的釦子扣好。可是手指好像不聽指揮似的,他只好慌慌張張的往後退,轉而揉捏腳部。

不像剛才那樣,先打聲招呼,門就開了。

「文件還不夠齊全。」好像解釋他的來意似的,然後打開抽屜,在裡面隨便亂翻,並且自言自語。

好像終於找到文件了。

「啊!有了。」說著說著,就站起來看著他們二人。

「幸虧找到,否則就不得了了。」對自己的行為稍作解釋,尚謙就下樓了。

「唉呀!嚇得我冒了一身冷汗。」突然失去威嚴,像一個普通按摩師的阿德說。

「太太,你不要笑我。」於是他抱起了佳欣。

這個時候,尚謙上班去了。

「你要做什麼?不要這樣!」被抱著的佳欣說。

「真討厭!」佳欣推開了阿德。

阿德覺得很意外。

「為什麼?」面對著慌張爬起來,整理弄亂的睡衣,兩手抱在胸前的隹欣,阿德問。

「別開玩笑,你是來按摩的。」

平常在做按摩的時候,暗中也有做這些猥褻的動作,她都將之視為按摩,而允許了他。

「很抱歉!」

佳欣知道,自己的作態很不自然,但是沒有想到阿德是很認真的在道歉。阿德也不願意因一時的糊塗,而失去了養活一家人的工作。

「不要再按摩了!」就這樣,佳欣停止了按摩。

阿德連忙站起來,很快的走到客廳。為什麼突然發生這樣的事呢?一定是害怕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一時的恐怖感,壓制了肉體的慾望。

反正這個按摩,還要恢復才行。拿著五千元,佳欣走到客廳。

「請你把今天的事情忘了吧。」佳欣對著阿德說。

「很對不起。」

雖然有點耽心,但是並沒有發生什麼事,佳欣也就放心了。

阿德帶著些許的怒意走了之後,佳欣再也無心做任何事情,對於剛才千載難逢的機會,沒有好好把握,感到有些後悔。

回到房間後的佳欣,又躺了下來,身體還留存著按摩後的快感。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以致於身體內的血,又再度沸騰了起來,終於把手插入裙子裡。

在微微隆起的內褲下的丘陵,沿著溪谷摸,腦裡在想著猥褻的事情時,下體感到癢癢的,於是再把手伸入內褲裡面,直接去摸。

接著是撫摸乳房,剛才被鷹爪般撫摸過的乳房,還留有紅色的痕跡。佳欣用相同的力量撫摸乳房,並且扭動著身體。

「啊!再來吧!再舔、再吸吧!」用一種壓抑的聲調,對著幻想的男人說。

這種感覺,要比失眠的夜晚,做自慰時,來得刺激。很快就濕透的花瓣,在顫動,身體就像隨著美妙的音樂旋律般搖擺。

「啊,你再用力,再用力一點吧!」佳欣對強暴自己的男人說。臉色蒼白得有點像流氓味道的阿德,從上面壓下來,把她抱得緊緊的。

然後,一面想像著自己從肛間被強暴的情況,對自己手指激烈的運動,佳欣發出了喘息的聲音。

「啊,不!不要!好!好!」她陷入了全身委靡的狀態。

佳欣並不喜歡阿德,對佳欣來說,阿德與她並沒緣份。佳欣是在一所貴族大學畢業的,靠相親而結婚,丈夫是在警備公司擔任重要職務,被視為未來的公司繼承人。因為經濟上很充裕,身體又健康,所以從未和按摩師、針炙等,這一類的中醫生有過接觸。

但是,不知道什麼緣故,卻對阿德很感興趣。神秘兮兮,有點像流氓的表情和神氣的樣子,原來對他沒有好感,可是身體經過他的揉搓,聽他說話之後,不知不覺的好像被催眠似的,產生親切感。

「人實在很不可思議,夫妻同床睡覺時,連氣都會轉移。」

「什麼意思?」

「如果一方氣強,另一方氣弱,睡覺時,就會吸取對方的氣,使他更衰弱。善惡之氣會像傳染病一樣,受到傳染,不知不覺中,夫妻間的身材會變得很像,連想法都會一樣了。」當他自信滿滿的在說明時,不由得你不相信了他。

「有件事原本不該說的,那就是你們夫妻倆,將來會發生男女之間的糾紛,因為你先生的守護靈和你的守護靈地位完全不一樣。」

我沒有問他,而他自己卻說出這種事情,後來,我也越發覺得不可忽略了。平常都將這種事當做迷信,而一笑置之,但每當他來的時候,就會想起他所說的話。邊按摩邊聽他說話,的確有幾分真實感,而且有點恐怖。

這樣太對不起尚謙了,或許應該停止按摩了。

「你的身體好像沒有什麼問題了嘛!」那一天,尚謙不高興的說完,就出差去了。

第二天,阿德好像完全忘了上個禮拜的事情般來了。像往常一樣,請他喝茶吃點心後,佳欣就去鋪棉被,換衣服,做事前準備。但是,心情卻不似以前那樣冷靜,越想放鬆心情卻越緊張。

阿德來到了房間,只有兩人單獨相處時,不由得嘆了一口氣,等到身體被碰觸時,會有震動的感覺。

阿德一句話也沒說,像往常一樣,將毛巾放在按摩的部位,由距離心臟最遠的腳尖開始按摩。當他慢慢的按摩到腰部附近時,熱熱的分泌液刺激了花瓣的粘膜,使身體感到癢癢的。身體突然有種被壓著的感覺。

因為用力的關係,阿德流了好多汗,他的呼吸聲,聽起來也頗負情感。當腰部被按摩時,雖然很想冷靜下來,但是身體還是不由顫抖了起來。

他用了相當大的力量在揉捏,所以感覺到很痛。

「有一點痛。」

「是嗎?那我輕一點好了,這樣按摩會舒服,我是怕你會睡著了。」

「不要緊。」

「是嗎?」阿德用一種輕視的口吻對佳欣說話,然後他放鬆了力量來按摩。

從大腿按摩到尾髓骨時,佳欣很擔心,愛液甜甜的味道會被聞到。當採用側臥時,她害羞得像蝦子似的曲著身體。

「太太,你這樣要我怎麼弄呢!」好像要就此罷手似的,冷冷地說。

「為什麼?」

「你全身筋肉太緊張了,必須放鬆。」

「為什麼?」

「因為你的心情並沒有放鬆。」

「是嗎?」聽了這番毫不體貼的話,佳欣慌忙的把姿勢調整了一下。

當佳欣臥著的時候,她就像以前一樣,興奮得不想抵抗了。不管會發生什麼事,都無所謂,只要能滿足性的欲求,就可以了。但是,阿德這次很客氣,按摩到中心部位時,就不敢再靠近了。

佳欣越來越著急。仰臥的姿勢,肚子暴露在對方面前,這在動物界來說,是一種服從的表示。然而,阿德還是從腳尖開始做按摩,裝作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似的。如果像上次那樣,揉捏乳房也好,可是他卻漫不經心的從腳尖,開始按摩到腿部,故意地跳過大腿而按摩手臂,從手臂按摩到脖子之後,再移到腹部。

「你的胸部怎樣?緊張感消除了嗎?」他含糊籠統的問。

「還沒有。」閉著眼睛回答道,然後提起勇氣的說。

「像以前那樣幫我按摩吧!」

他說:「如果你再像上次那樣,發出可怕的聲音,怎麼辦?」

「你真壞!」

「是嗎?」

「是啊……」

「好吧!我幫你揉揉。」阿德終於放鬆了她的警戒心,開始解開她的睡衣鈕扣。白色頗負光澤的胸部,淡淡的粉紅色乳暈,和相同顏色的乳頭顯露出來了。

「今天做一個特別的按摩吧!」

「你要怎麼做?」

「我要你好好躺著,不要隨便亂動。」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就去吸吮她的乳房,並且用舌頭去舔她的乳頭,當她全身僵直時,阿德的手已慢慢伸入她的睡褲裡,撫摸著長有陰毛的部位。

想不到他的手指如此柔軟,由於他是做指壓的工作,拇指頭比常人來得大,其他手指也很粗壯。可是現在撫摸我的手指,柔軟的像嬰兒一樣。

他的食指摸著已經濕濡的陰蒂,接著粗得像陰莖的拇指,震動著粘膜而伸入到裡面。

「啊!」佳欣好像要伸懶腰似的,把雙腳放齊,並且抽動著身體。

目光模糊,身體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樣,過了一會兒,佳欣動也不動的讓阿德脫去她的內褲。接著,阿德把嘴移到下部,將臉埋在她的大腿間,大膽的用舌頭去舔陰蒂。很快地,佳欣的身體在震動了,下半身開始向左右扭轉。

「啊!真不好意思,你想幹什麼……」

事到如今,還說這種話,她伸手捏一下他的膝蓋,希望他也快點脫下褲子。

「太太,可以嗎?」平常滿懷自信的何德,像突然感到不安的反問。這個時候,再問可以不可以,實在太難做答了。

其實,不用問應該也很明白,然而,阿德還是膽小的說:「太太,我還是用手來做吧!否則對不起你先生。」

這個時候,最不想聽的就是先生的事,她感到掃興的時候,再度張開她的雙腿,讓他用舌頭舔吮。

跟自己不愛的男人從事性行為,會留下後遺症,但是不管那麼多了,還是接受這種行為,然後再安份吧!

大大的張開了她的大腿,阿德一直舔個不停,又用手指來刺激肛門和花瓣之間的會陰部,使佳欣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

「啊!」她叫了一聲,然後說:「太好了,太好了,就是那個地方。」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佳欣的身體就像蠟一樣溶化了,變得軟綿綿的。剛才的不快已經減除了,再加上天氣熱的關係,就像地底下鑽出來的蟲一般,非常的不安份,她改成趴著的姿勢。

這樣一來,阿德同樣的從屁股插入手指,用舌頭舔著肛門,佳欣慢慢的擡起白桃般的臀部,改採四腳朝地的姿勢。

「真是太好了,太棒了!」佳欣認為這就是最高水準的馬殺雞。

而他的舌頭就像貓,像狗的舌頭般的不斷地舔著,從花瓣液出來的愛液,又在溪谷間上下的舔直到尾髓骨。同時,他柔軟的手指撫遍了陰道深處,和引起快感的花瓣。全身就像被蟲爬遍了似的,快感由下半身一直傳到頭頂。

「啊!我受不了了,我不行了,你……你快一點!」全身顫抖的佳欣,要求他的陰莖快點插入。

「太太,可以嗎?真的可以嗎?」

佳欣沒有回答,阿德也在猶豫不決。最後,他用三隻手指代替陰莖插入了。

「啊!」佳欣發出了鶯啼般嬌滴滴的聲音,顫動著身體緊抱著枕頭。

藉著手指達到高潮之後,身體一動也不動的佳欣,就用那種姿勢抱著枕頭。因為還留有餘韻,她那雪白的臀部,不時的還在抽動著。

手點著一根香煙,站在一旁休息的阿德,從原本充滿不安的表情,變成很有自信的樣子了。

「太太,你覺得如何?這種馬殺雞滋味很好吧?」阿德刻意強調這是屬於馬殺雞的一環,用來維持按摩師和患者之間的關係。

清醒後的佳欣,發現阿德在摸著她的屁股,她有點難為情的伸手拿起睡衣之時,聽見樓下有開門聲,在模糊意識中正感到奇怪,居然有人上樓來了。

「我回來了。」這是丈夫的聲音。

昨天他到大阪出差,今天因為要招待客戶打高爾夫球,所以會晚一點回來。

佳欣爬起來想要穿上睡褲時,腳步聲已經由二樓樓梯慢慢接近了。

阿德慌忙的把香煙熄掉,狠狠的幫佳欣穿上睡衣。在左腳已經穿進去,而右腳還在睡褲外的狀態下,門被打開了。

這時,佳欣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不要啦!不要,你想幹什麼?」佳欣反射性的推開阿德,叫了起來,就像正被色魔強暴似的。

實際上,現在的阿德對佳欣來說,不是色魔也不是愛人,更不是情人,而是在電車裡,一位自作多情的一個下流的男人。

楞在那裡的尚謙,看著眼前二人在爭執。佳欣強而有力的耳光,打在阿德的臉上。

「老公,老公,他想要對我非禮。」

就像一個遭受強暴的被害者一樣,佳飲露出雪白的屁股,倚靠在尚謙的身上哭泣。這不是偽裝的,自己也覺得奇怪,一旦開始演戲之後,就像站在舞台上一般,不能再回頭了。

「這人是色魔,他想強暴我,快點打一一0報警。」

「豈有此理。」臉色蒼白的阿德,顫抖著聲音抗辯著。

「什麼!你這個無恥的東西,我不想看到你,你快給我滾。」

「怎麼會這樣,太太。」

「你快給我滾。」

嘴巴還在動的阿德,無地自容的想從尚謙身旁走過去。

「你稍等一下。」

「不,我要回去了,詳細的事情,你問你太太吧!」好像很生氣的揮開尚謙的手,阿德走出走廊,從樓梯下去了。

尚謙想要去追阿德,但是走到樓梯口又回到房裡來了。

「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沒有啦,只是差一點!」

「褲子不是被脫下來了嗎?」

「脫了一半而已。」

「他有沒有摸你?」

「沒有,幸虧你回來,所以沒事了。」

佳欣抱著尚謙的腳哭著,內心卻慶幸。只是靠阿德單方面的行為,就能得到歡喜,再加上他的服裝整齊,向丈夫解釋沒有射精一事,也能行得通。

但是,當尚謙坐下來的時候,突然把佳欣推倒在棉被上。

「你已經被那個傢夥姦淫了吧?」他激動得連話都說不清楚。

「沒有這回事。」

「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能騙我。」詢問著被推倒的佳欣,尚謙蒼白的臉在抽抽搐著,同時兩眼通紅。宛如要掏死佳欣似的非常兇。

「真的,他差一點脫了我的褲子。」

「怎麼那麼湊巧,我一回來就發生這種事,教我如何相信你的話。」

「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檢查看看。」

尚謙瞪視著佳欣的雙眼,佳欣也不認輸的回瞪著他看。

「好,那麼我要檢查。」

尚謙站了起來,佳欣則閉著眼睛,以睡褲半脫的狀態,靜靜的等等檢查。

尚謙脫掉了她的內褲,使她的下半身裸露著,這時候,可以聽到他的呼吸急促,而且他的臉靠了過來。

他張開了她的雙腿,並且用手指觸摸著花瓣。摸到了流著愛液,而且濕透的部位,他感到疑惑。

「濕得太厲害了。」

尚謙用手指撥開陰唇,他溫熱而急促的呼吸碰到了花瓣。尚謙把手指插入花瓣裡,奇妙的是,這樣竟然可以產生快感。抽出手指聞了一聞,他又插入花瓣裡來回的攪動,尋找殘留的精液。

「什麼都沒有吧!」

「但是也有藉用工具的方式。」

「什麼工具?你找找看吧!」

尚謙仔細的尋遍每個角落。

「什麼都沒有吧!」

「你一定已經被弄過了!」

「我沒有,我只是差一點被弄罷了。」

「那麼,可以告他嗎?」

「可以啊!」佳欣知道自己說的這句話,太不近人情了,但是又不能屈服。

佳欣閉著雙眼,週圍像冰一樣的冷寂。只剩下尚謙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你說,真的可以告他嗎?」

「可以啊!只是,就怕到時候,我們的醜聞就要公諸於世了。」

尚謙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但是一句話也不說。

「噢!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你太沒有自信了。」

「佳欣!」

佳欣突然被抱住。

「不要!」她叫著轉過身背對著他。

尚謙不耐煩的掀開她的睡衣,臉頰貼上雪白的背部,並且把嘴唇壓了上去。

一直在忍耐著的佳欣,發現丈夫褲子裡頭的東西,變得很硬了。最近一個多月以來,一直都是軟綿綿的陰莖,這時候,就像他的憤怒一樣高脹了起來。

佳欣覺得很奇怪。尚謙鬆開了褲子的皮帶,這是什麼意思呢?正感納悶的時候,怒張的陰莖已對著臀都的裂縫壓了過來。

「大起來了,大起來了,趁它還沒變小之前,我要插入了。」尚謙大叫著。

佳欣默默的擡高臀部,做出準備接納的姿勢。尚謙抓住豐滿的臀部,把它拉了過來,同時將堅挺的陰莖插了進去。

粘膜受到摩擦而產生的快感,是佳欣好幾個月以來,所未曾體會過的感覺,她因為興奮而全身顫動著。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迷倫亂常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雪曼和她的鄰居
我懷念的公車女孩
李太太紅杏出牆記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