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近親亂倫

在這歲末寒冬的時候,歡樂的聖誕舞聲從從響起,讓我情不自禁的億起先夫,和那段因為我的自慰幾乎輸掉的婚姻,記得那年平安夜裡我正當在自我陶醉時,門被突然回家的先夫推開了。

看到赤身裸體,呼吸急促的我,他驚得瞪圓了雙眼,憤怒地朝我吼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蕩婦!」,門隨後被砰的一聲撞上,先夫摔門而去…曾經是幸福美滿的婚姻,就幾乎毀於一旦!先夫和我是相識相知並相愛的。

經過了愛情長跑後的兩個人終於相守相依在一起享受魚水之歡,那份喜悅和激動是不言而喻的。

先夫的體貼,我也沒有忸怩,我們很快便融合得相當有默契。

一次次激情過後,先夫擁著我說我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夫妻,我偎在他懷裡,嬌羞地說,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連體嬰呀。

我們的訴說是誠實的,激動的!「大哉一誠天下動」,誠心訴說情意的意思是「誠實之德多麼偉大,整個人生都為之鼓動」。

新婚的激情過後,一切都開始歸於平淡。

平淡中,我會忍不住懷念那段「自慰」的時光,有一次先夫出差還沒有回來。

那天聖誕夜晚,聆聽著聖善樂曲而心頭思念著先夫,一些恩愛的鏡頭在我腦海中浮現翻騰,洗澡後我百無聊奈的躺在床上,突發奇想,赤裸趴在床上,用一手握住腳尖,拚命把自己彎成一張弓,全身每一處肌肉都繃得緊緊的。

一手摸索到我的下體,突然,我感覺到大腿內側一陣顫動抽慉,接著一陣快感如熱泉襲來。

那種滋味讓我倍感新奇和迷戀,於是我有意識地加大力度做那些動作,得到我想要的感覺!我也學會了愛撫自己,讓自己達到了高潮!我又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乳房……一會兒,我就達到高潮。

我渾身癱軟地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那欲仙欲死的滋味,感覺和先夫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可悲的是,正當我在自我陶醉時,臥室的門被突然回家的丈夫推開了。

看著赤身裸體的我,他失望憤怒地朝我吼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蕩婦!」,門被砰的一聲撞上,先夫隨後想用力拉了一絲不褂的我,出門遊街示眾!我光了大屁股呆呆地坐在地上,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不知所措,先夫的反應是如此之強烈,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又羞愧又擔憂,懇求他息怒,繞恕我不要如此傷害我和再給我們的婚姻造成更大的傷害。

每每憶及,雖然先夫走了多時,我仍常常被驚嚇而醒來,今夜靜夜裡,我又可以清楚地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聲啊!這是多年的往事,先夫上了天堂後就不應該再想起呀,往事竟然常會出現在我的腦海中,驚嚇和記憶都是如此複雜難解的,難怪有各種解析想要從裡面發掘一些所謂的潛意識的真相。

今天又憶起,有什麼特別意義和象徵嗎?我陷入無盡的惶恐中,心臟開始急速跳動起來。

總而言之,過去的往事並不是一件特嚴重的事,為何今夜會驚嚇如墜入萬丈深淵?我光了身子惓了心斜斜地躺臥在床上,放掉全身的力氣彎曲了身體,祗有飲泣沮喪,讓眼淚靜靜訴說出它想跟我說的話。

天亮後,我不知今天是福還是禍?!唉,人生呀,當你為了將來而省略了生活中應有的享受時,你的生活就打了九折;如果犧牲了自由與親情,你的生活就打了七折;如果你放棄了自己的意願和愛情,那你的生活就打了對折,我再富足的生活如今為了守寡,以經打了折又折歸零啦。

自從被貶入廚房後,婆婆祗准我赤裸酥胸套件破舊水藍睡衣,另外丟了條男人四角內褲穿在大屁股上,褲前洞口的扣子都被故意被拔掉,隨時都難擋住男人鹹豬手侵襲!天氣漸冷,也只能套件半長舊棉大衣蘌寒啊。

姐姐光了37號半大腳,慵懶地露了蔥玉似的天足,透露出勻稱的十隻腳趾。

用漂亮的大腳勾著小木屐板,呱噠、呱噠,在廚房內忙進忙出。

混亂中祗好小心謹慎守護最後的防線,好好保護姐的私處藏住好自己沉沉的34C大奶子,及翹露出來的白嫩酥胸乳溝和粉紅色小奶頭……而姐也知道人已漸老已近珠黃,但卻也明白這虎狼之年的熟女仍是驚艷誘人;尤其姐是有住家少婦的風情騷浪,兼有楚楚可憐,在微微寒了玉臉思念先夫中,這半帶梨花半帶羞的感覺;而這保養還算肉感身材加上急性子,聽話順從的個性往往引誘了男人貪婪挑戰。

婆婆一家子的男人,個個好似野獸,晚飯後仍不肯散去飲酒作樂喧嘩,命我炒了幾個菜,涼拌個小魚花生來下酒啊。

婆婆她家一共有三兄弟今晚是共聚一堂喝酒,,可是力氣可大哪,動不動就毒打姐,姐姐常常被他剝了光光的綁好在架子上,好像一隻肥白大母兔先被全身摸遍,而後要挨鞭子或用籐條打的;不但反過來打姐姐肥白的大屁股,還常被轉身剝光搓捏大奶戳奶頭,拔姐姐的屄毛,和用橡皮膠管或籐條抽打大腳底板和屄心,那就是陰蒂哪;打聲清脆但最變態最悲慘哪,又痛又酸直到骨子裡,酥麻到小腹子宮內,整整三天陰核酸癢縮不進去;要光了身子跪在地上苦苦求饒,他還不一定住得了手。

打完後往往我翹了肥白大屁股踉蹌走路好幾天。

婆婆第一個弟弟也是個大環蛋,有一晚套了個羊眼圈沾污姐姐一長夜,前面沾污完了搞後面,肛門都干破有好幾處裂口,痔瘡都在淌血,姐姐真的被奸暴了昏天黑地,下陰出味好多次止都止不住!銀牙咬了格格作響暈了過去啦!操到隔天都沒力氣,只能喝點兒湯水!而婆婆第二個弟弟,則是個大流氓最沒文化,黑暗齷齪,都難以形容這種虐待狂,恐怖份子,姐姐吃他苦頭可多了,姐姐怕死他了!他有心理變態,那東西又老大的!他利用我這個小寡婦進入廚房煮飯菜時偷襲姐胸部和下陰,又牽狗來舔我,連剛月事來潮時也都不放過,姐可實在是無言到暴。

我這個可憐小寡婦雖然蹲下夾腿反抗,但家裡沒有人出面制止,有一晚甚至要求赤身露體與親生女兒親熱!並要我女兒狠狠摳挖我下體!姐姐都試了避開他們,看樣了,姐姐今晚有得苦受啦!唉,這是好悲慘的生涯噢!姐姐在婆家這活是可真難桿!被他們聚焦盯上就惹上婆婆的哥哥大概是翹不起來了大麻煩,姐姐已經年過四十,自己性慾欲是並不強的,丈夫走後,沒男人好多年也行,自慰卻也是挺舒服解壓的事啊,但命苦卻被婆婆家男人姦污,被狠狠玩弄我的肉體,挨罵挨打挨肏挨虐。

而女人天生的性格弱點和力量的渺小在此時此刻是暴露無疑,除了聽從男人的意願之外,我是根本別無選擇,真的可實在無力招架,只能頻頻呼痛討饒,哀怨自己命苦哦。

婆婆第二個弟弟,這大流氓–阿爹喝了幾杯,見我勾了雙小木屐板「呱噠、呱噠」走進廚房時就對我說,「大腳,你的大腳丫塞進在小木屐內倒是挺性感的!」「唉,沒得法呀,我只有這雙鞋子,小了些吧,您看,我的大腳套了這雙小二號木屐板,祗得拚命把一雙大腳丫頂上的五指腳趾勉強塞擠進小木屐板裡,而腳踝裸露在外活脫像個小白肉粽,走路時屁股可要夾緊連屁都放不出啊,一不留意就會滑一跤呢!」。

「那你就光了大腳丫發騷唄吧,可別怨天怨地,一笑不笑的!」。

「唉,天冷得緊啊,光了大腳丫挺冷的呀。

我還在守寡呀,心中可惦了老公緊,想笑就是笑不出來啊,您就當我是Cool吧。」

「嗨,那今天就別守撈什子的寡唄,大腳,那就來樂一樂吧,喝上一杯,你套了木屐板,玩玩兒時游嬉給大伙瞧瞧,先跳個造房子,完了再跳橡皮筋,輸了可要掐奶子三下再脫一件衣服哦!」。

我心中一驚腦子轟的一聲,今晚可非得出醜啦,身上總共穿了就連二片木屐板算進也不過五件,可一下子會被扒光光的呀,哪可怎麼辦哪?!造房子–那是兒時的遊戲,是在地上畫了個長方形的房子,這個房子一共有八個方格,自第一個格子開始編號,連半圓共九個號碼。

我無奈要將瓦片扔到第一格,然後單腳勾了小木屐跳入格內,拾起瓦片在單腳丫跳回,再將瓦片扔進第二格,單腳「呱嗒」跳到第一格,再跳到第二格,一格格來回跳,到第五格時,拾起瓦片後,人向前兩腳丫橫跨四、五兩格,然後「呱」一聲跳起轉身向後,兩腳還得「啪」一聲橫跨,再用單腳丫一格格地跳回。

我的一雙白嫩如蓮的大腳丫腳頂上的五指腳趾硬塞擠進小木屐板裡,而白如凝脂的腳踝裸露在外要兩腳橫跨跳,這單腳丫一格格地跳回難度是很高!大腳在小木屐板「呱噠、呱噠」,「呱噠、呱噠」跳著,我滿頭香汗淋漓馬尾也散啦,每跳一格大奶子就不自主的晃蕩了一下!還要小心扔瓦片,不但要扔進格子裡,位置還要便於拾取,因為拾取時是單腳著地,我的大腳丫要保持平衡很重要,我露出了蔥玉似的天足,顯出勻稱的溫潤的腳趾,用這漂亮的大腳丫勾著小木屐板在跳,但也得防了跳時褲口走漏了春光。

如果扔得太遠就構不著了。

到第四、第五格時,我一不留神,嘩嗒一聲滑了一跤,木屐突然斜斜飛離大腳,沈甸甸的大屁股就「啪」摔跌坐在地,我摔了眼冒金星倒地不起。

晃神中,我被三個男人團團包圍,隨即被解開上衣半裸,六隻大手展開連串凌虐,襲擊我的雙峰掐住了乳房呀,半身赤裸的我推到在地。

讓寒風吹著,飽受羞辱的我雖然苦苦的哀求,卻又感到有一隻留了又長又硬指甲的手順勢摸上我的乳暈,這指甲用盡蠻力掐住我的奶頭邊的乳暈,幾幾乎要撕裂摘斷呀,我一蹙眉身子猛然一震,痛了粒大如黃豆的眼淚就泊泊流下來啦!「好啦,好啦,總的來說,大腳跳造房子還行,賞你一百元勞動費吧!」婆婆的大哥嬉笑地作出了最後的裁定。

「噢,謝謝,謝謝您啦!」「不過,該罰還是要罰的,你就脫了褲子,光了個大屁股去換穿雙高跟鞋來跳橡皮筋樂樂吧。

嗨,跳輸了可要挖屄捻痔瘡的啊!」「呀,不行哪,鞋櫃的鞋是姑姑的,我不敢穿呀!」「大腳,少嘍嗦,我說了算數!」我無奈,乖乖脫了褲子將棉襖箍緊了身子,37號半的大腳丫硬生生地塞進姑姑6號黑色三寸高跟鞋中,腳趾縫還半露在鞋外,我翹了肥臀,踩了細跟的小高跟鞋一扭一撅的走回來,在三個惡魔前,我亭亭玉立如同影星林志玲比他們還高了半個頭!婆婆二弟這時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根扁平黑皮條及一截木棍睇著我說,「大腳,你要不要將木棍塞進你的屄內跳啊?一邊跳一邊可要唱童謠,童謠可要改淫蕩些,越淫蕩越好,老子們聽了不樂不爽皮條就要抽你的逼,摳你的屁眼啊!」「是,是,我唱我唱……啊……我聽話,大腳不敢不聽話!」他們三人已經把橡皮筋套在各自的小腿處站成個等邊三角形,我穿了細跟三寸小高跟鞋堅難地在中間跳著,我先將棉襖箍緊身體深怕漏了沒穿褲子胯間的春光,接著用右腳腕勾住三角形的「一條邊」,然後左腳跟進去,再用右腳跳出來,左腳跟著也跳出來。

如此連續跳三次,「一條邊」跳完後,又撅了個大屁股小跑步到「第二條邊」,「第三條邊」上跳。

就這樣順著三角形用二隻大腳丫費力的跳這橡皮筋,邊跳櫻唇邊輕啟,輕聲細語嬌吟兒歌,當然是為了怕挨打,詞兒也就不得不改了一下,我的大腳丫是要按著兒歌節奏勾了橡皮筋「嗒,嗒,嗒」在地上下跳動的……「小鴨子,小鴨子,一身黃,扁扁嘴巴像浪逼,嘎嘎嘎嘎高聲叫,一搖一擺向前挺呀向前操!」「紅領巾,上學校,人人提著一根棒,什麼棒?子孫大肉棒!毛主席語錄金光照,金光照,迎著太陽向前干!」「改革開放真正好,小平小平萬萬歲!父母送我一塊地,白白浪費十來年,如今改革又開放,誰來承租誰付錢!父母給我一把槍,天天打在老地方,如今改革又開放,可惜子彈打光光!」「好呀,大腳行!來來來,咱們舉些高橡皮筋,看看你的騷逼吧!」婆婆的弟弟吼道,就一點一點將橡皮筋往上挪升,難度就漸漸升高,我奮力抬高腿想勾住橡皮筋,卻因為被脫了褲子而不小心曝露了私處引來一陣哄堂大笑!我連忙跳入第二條邊無奈唱道,「小老鼠,搬雞吧,雞吧太大怎麼辦?一隻母鼠地上躺,緊緊抱住大雞吧。

一隻公鼠拉雞吧,拉呀拉呀拉回家。」

「嗒,嗒,嗒」我的大腳又跳了一圈。

「大雞雞,硬又長,爺爺帶我上酒店,到了床上我不累,爺爺誇我是好寶貝,清——山——綠——水,爺爺的雞雞我知道,就是夾在前面褲襠裡,一拐彎一扭身就進來啦!」婆婆的弟弟將手拿的橡皮筋向上伸直,我的腳丫當然構不上了,這時我要將橡皮筋往下拉一下,等橡皮筋彈上去再彈下來時抓緊時機,用大腳丫勾住下的橡皮筋,如此就可以開始跳了。

我繼續嬌聲唱道,「馬蘭花,前干後肏都不怕,美艷的女人在發浪,請你馬上就開花。

一面小浪屄一面小浪屄,屄上插老虎,小虎敲破屄,媽媽用布補,不知是布補虎,還是布補屄?山裡有只廟,廟裡有只缸,缸裡有只碗,碗裡有只逼,逼裡有個小和尚,嗯呀嗯呀要吃綠豆湯。

篤篤篤,買糖粥,三斤核桃四斤肉,吃你的逼肉還濃的殼,張家老伯伯問我要只吃小黃狗的逼,今朝禮拜三,我去買洋傘,落特三角三,打只電話三零三,跑到喜馬拉雅山,屁股摜了粉粉碎」。

突然間,我想起我的父親,他能即興隨口編兒歌的本事遠近馳名,這和他幼年在大陸北方的成長環境很有關係。

北方農村的兒歌音調鏗鏘,言語詼諧,描述形象生動,聽過一次就能永世不忘。

我換個口音,捲了舌唱那首父親作的「誰跟我玩兒」,在華北長大的孩子都耳熟能詳。

小時候父親教我們唱,我加些色情讓男人樂樂 -「誰跟我玩兒,打火燫兒(注),火燫兒花,賣香瓜,香瓜苦,賣逼逼,騷屄爛,賣豆腐,豆腐嫩,攤雞蛋,雞蛋雞蛋殼殼,裡面坐著個哥哥,哥哥出來買菜,裡面坐著個奶奶,奶奶出來燒香,裡頭坐著個姑娘,姑娘出來點燈,燒了奶子和騷逼。」

唱完這一段,兩隻手就在自己身上和屁股縫亂摸一陣。

再來條「柳樹那柳」是俺那個村子的兒歌,就這麼唱:「柳樹那柳呀!槐樹那槐呀!槐樹底下搭戲台呀!人家的姑娘都來到,咱們的姑娘還毋來,說著說著來了!騎著匹驢,打著把傘,光著個腚(屁股),挽著個拶(音」鑽「,髻也),穿著雙套鞋,露著個腳尖,胳肢窩(腋下)裡夾著兩只大蒜肥奶碗。」

著實調侃起我這姑娘來。

一會兒我又換回蘇北小調,「阿唷哇,作啥啦?蚊子咬了我的屄呀,快點上來呀,上呀上了就勿庠。

一歇哭,一歇笑,兩隻眼睛開大炮,一炮開開到城隍廟,城隍老爺哈哈笑。」

「小雞雞,駕腳肏(發音是這樣),馬蘭開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到了三十一,我大概是唱了太興奮了,體力不支腳也就站不穩啦,三寸細鞋跟被橡皮筋勾纏住逃脫不掉,一個踉蹌斜斜劃出了好幾步,這卻不打緊,糟的是我的肉甸甸的左大腳一弓竟然將姑姑的名牌高跟鞋給擠裂了!姑姑尖酸刻薄心狠手辣是有名的,這下我花容失色呆如木雞,感到背脊陣陣寒意,簌簌發抖!「媽的!……輸啦!鞋也被擠破啦!打死你這騷貨!」「要抽打幾下啊?就狠狠抽打你這騷屄二十下吧!」姐姐聽了渾身戰抖幾乎昏倒!,「啊,不……不要……那屄是要被打爛的啦」,我嬌喘著討饒叫道。

「那就改玩個成人遊戲吧,你蒙上眼脫光光,躺在椅子上,屁股擱在椅子邊緣抬高!來摳屄了!」我尷尬的隨即被蒙上眼睛剝光了全身衣物張開了雙腿,此刻我心中很明白,在婆婆家是沒肉可吃,要啃難以下嚥的硬骨頭了!熟女活到四十出頭還得被男人肆意性侵摳屄!「坐到椅子邊,把腿再張大一點!我們要仔細瞧瞧你的騷屄臭不臭啊!」婆婆弟弟用手拍了我大腿的內側,示意腿再要張開呈一直線!突然間,姐警覺到,有一隻手指卻趁機伸上挖進姐濕潤微溫的逼門裡,大拇指頭還頂啊頂,磨蹭姐的陰蒂;另一隻手指尖活生生地伸滑進我的菊花裡去ㄟ,奶頭也被摳捏拎起,連蓋在陰唇內的尿尿小孔都不放過被指甲尖端挑挖著開來!姐一蹙眉身子猛然一震就這樣被五,六隻手指肆意淫亂我的身體!無數的手指在我最敏感的部位遊蕩搓摸,我開始大口地喘氣不停的抽搐。

可是蒙了眼睛在這種情形下界不知如何躲避撩人慾火的攻擊,只能強行憋住氣抵禦全身傳來的令人酥骨的刺激。

姐的屁眼,陰核陰道酸癢麻疼難忍,那股酥麻猶如螫蝨噬心刺激不斷傳到小腹子宮全身內,一陣陣觸電般感覺從奶頭,屄心和直腸深處傳遍全身,連大腳丫板也刺激的再收縮綣起來。

身子連打了好幾個冷抖;喉頭一熱,心一蕩陰精,浪液,騷水睎瀝嘩啦啦地遺流出來ㄟ,從透明甘冽清澈到渾濁!半透明浪到流粘粘的奶油色,停也停不止!這些手指不停地偷襲磨蹭,頂呀頂住姐的屁眼,陰戶,奶子,每用指甲尖端摳一下,姐的身體就收縮一次,他們是好下流噢,還不停地移轉緊貼按住姐細嫩暴裂的陰蒂,一下重一下輕的磨蹭按揉,有時在屄心花蕾的皺褶上輕輕的畫圓劃過!他們緊緊地不放過這搔擾大好機會。

不知道那個不入流的男人將手指順了肥瘦的股溝滑進插入姐姐屁眼,深深淺淺輕輕重重摳挖了姐姐幼嫩的直腸壁,挖了酥癢酸麻直灌心頭,一摳就像觸電刺激一下,我心中惱火淫念就甭提了!但整個人像喝醉了一般張口結舌發浪著,好烈好烈被如此遭塌了死去活來!「哎唷!……好癢哇!……受不了……快停止摸我好不好啊?!……呀,不要啦!……哎唷!……酸癢死我了!酥癢死我啦!我受不了浪出陰精啦!出來啦!又洩啦」我連丟了好幾次身子,下體停不住痙攣般的抖動也捅了快破了,整個人都癱瘓在椅子上爬不起來,吃力地呻吟夠嗆夠難過夠失態啦!不知是誰捉住我那一對秀長但小巧玲瓏嫩白腳丫,把我那細白的粉嫩玉腿高高舉起,將粗硬的肉棒猛力插入姐緊滑的陰道裡。

然後毫不憐疼的粗暴衝撞起來!這個姿勢是雙腿架在男人的肩膊上,他可以伸手去撫摸我胸前那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和我的暴出的陰蒂……猛插數百下後,我蒙眼聽到一聲悶哼,他放精在我小穴裡了!「啊……啊……喔唷喲喂啊,喔唷唷。」

又換了一隻龐大的雞巴在我的陰道裡盡情地一進一出捅著,使姐姐忍不住放聲呻吟起來。

這男人一邊繼續抽插著一邊用手指玩弄著我的肛門。

突然,猛的一下將手指插入了我的肛門深處,手指頭一勾一彎打個圈,姐悲痛的尖叫著,雙腿劇烈的顫抖著,白嫩的腳趾向上使勁的翻騰爭扎!「啊!!呀……啊……喔唷,嘖嘖嘖。」

會陰部傳來的一陣陣的燙痛感,讓我忍不住放聲的哀叫哭嚎!而曲線動人的嬌軀也禁不住煽情的扭動起來,潔白的腳趾抽筋似的糾夾在一起。

我被蒙了眼,又不知是誰將我的雙腳含到嘴裡,只覺得他先用自己的臉在姐的腳心上擦來擦去,姐的雙腿立刻就不由自主的抽搐抖動起來。

然後有一人伸出了長長的舌頭在我的每一個腳趾縫吸噬;每一個腳趾縫的舔著,由我的腳心到我的腳趾再到另一個腳趾。

由另一個腳趾又到另一個腳趾然後又到腳心的來回的舔舐著。

懵懂中,似乎是那動不動就毒打姐的婆婆哥哥,他原先是翹不起來的,可是今晚卻將半軟不硬的傢伙硬塞進姐的穴內胡亂肏了數十下就棄甲曳兵。

而隨後換了另一個巨大堅硬陰莖插入,上上下下翻滾飛騰的操著我的屄,他的陰囊猛然在撞擊著我的浪穴陰唇上而啪啪作響;不知又是誰的手在我豐滿的乳房上胡亂的捏玩著乳豆……「啊……哦……嗯……我的下面,我的奶子……我的腳心…好癢…啊啊……」,畢竟,大腳是我的死穴弱點,一經玩弄,我必洩不止無疑!為了應付著陰道內速度越來越快的抽送狂插,姐呻吟已然變成了淫蕩笑聲加上含糊的哭泣。

忽然,姐的陰道一陣一陣收縮起來。

從那陰唇邊湧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白白的液體。

我被插的又再次出陰精啦……只見那白白的陰精淹沒了陰道口。

而令我戰抖不止!我雙腳的腳趾現在是緊緊的聚結在一起,腳丫面繃的倉白筆直,只能隨著肏我的陰莖和蹂躪我的手指羞恥地蠕動著,嘴裡不自覺地發出淫蕩的嬌弱呻吟。

而這男人力氣好大把姐姐折騰倒翻過身,我的肥臀高翹,菊花暴裂,他狠操著我的小穴;一股股淡淡香騷味加上紅酒咖啡味道從我的屄中流出;姐姐的屁眼仍是火辣辣地痛、癢、酸、麻、酥、辣……所有的強烈刺激集中一起,會在陰部,姐終於把持不住了,更乖巧的一聲聲哼哼叫起來:「哦、哦、哦……哎、哎……哎、咿、咿、咿……嗯、嗯……大爺,這不是在操屄ㄟ!,在輪姦大腳啊……哦喲喲。

啊唷喂哦!」!「啊啊呀呀……不行了耶……我……的屄……啊喲喲啊……癢死我了……啊呀呀啊……我要死了……我的小穴呀……啊啊唷唷……不要……我、我……哎呦喂呀……嗯…嗯呀呀……瀉出陰精啦!」姐覺得自己的身體裡好像有一股熱流湧動火燒啦,殺了我的下體小肉穴裡竟然熱烘烘起來又分泌出大量的淫水!突然,被叔叔剃過剛長出的短短陰毛被揪住了,我耳邊響起那個大環蛋曾帶了羊眼圈沾污姐姐一長夜的婆婆第一個弟弟的聲音,「咦,大腳,你剃過毛啦?!誰剃你的毛啊?!」我心中一驚,不能說實話,蒙了眼睛胡扯一通吧,「嗯,啊喲喂,前陣子皮膚出了好些紅疹子,還腫了,一粒粒怪痛痛癢癢的,破了皮流些膿水,為了衛生,我剃了毛好清洗呀。」

「哇,這爛屄騷貨,莫非你中了標啦,得了愛滋???!!!」「啪,啪」陽具剎那離體,我被結結實實挨了二大巴掌!「啊!……啊……痛哦……痛啦!」如此用力的巴掌打在我的粉臉上,我痛得頭暈目眩尿水都被失禁打出來了。

尿水在姐姐的下體屏出流淌,下身頓時濕了一大片,而慘叫聲卻在漏尿中越來越微弱。

姐已經感到好羞恥沒了力氣,喊不出來了。

失禁的小便從陰戶中滲出來,一絲絲地滴到地下。

而男人們卻立刻一哄而散,隱約中,彷弗聽到,「慘啦,別被這騷貨傳上病來!」,「要不要告訴她婆婆啊?」,「想算了吧,她若沒病,我們還可以干她呀,有病就摸摸摳摳她啦!」。

唉,這不由使我想起孟子所說的惻隱之心,惻隱不同於憐憫。

孟子說:「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其中一個關鍵,在於對象是「孺子」,而家中的男人把我視為淫蕩之婦,玩弄之物,這種「惻隱之心」也就未必油然而生啦。

遇上不幸,令人感到難過,那是「惻隱」;但「憐憫」則是連繫「恐懼」,這是「惻隱之心」所無。

甚麼是恐懼哪?在憐憫對方遭受苦難的同時,也將這種苦難投射到自己身上,惟恐自己也遇上大禍。

憐憫與恐懼所連結的復合體,是構成悲劇精神的主調。

我謊稱自己的屄長了疹子,嚇了他們「恐懼」的落荒而逃,在某方面,我不是在「憐憫」他們嗎?您說對嗎?噯,我的守寡在婆家像場惡夢,猶有餘,被婆家男人闊綽地丟棄了。

但是,我仍然是個認真的女人,守寡彷彿從垃圾堆中撿起,拭淨,用心修理,就像生命只要堪用就是有價值與富貴與感恩。

【全文完】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