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學情事 學生校園

大學時因為家裡賣了一塊土地,媽媽就把錢拿到台北買了一間公寓,讓當時在唸書的我及二哥同住。二哥有女友,我卻是處男一個。直到大三時注意到一個同班同學小麗。她大我一歲,跟我一樣是南部上來的,身高約160公分。永遠紮著兩個辮子,大大的眼睛,以及細細的腰身(後來她告訴我是24腰)。而我注意到的卻是鼓起的胸部。因為有次在學校裡做有機化學實驗時,剛好我們是同一組的。一個轉身不曉得她在我後面,手肘碰到一團軟而有彈性的肉團感覺。一看竟是碰到她的胸了。我嚇了一跳,也只能當成都不知道,她也沒說出來,只見她的臉腮到脖子都紅了。我知道她沒有男朋友。因為工學院的女生都不愛打扮,男生都把她們當成科學怪人,一點也沒興趣。所以我也認為她應該從沒有被異性接觸的經驗。

經過了這次,我們似乎更熟了,每每一起上課,我們就會自然坐在一起,而我總是逗著她開玩笑,她一覺得被捉弄就用腳踢我。因為都是工學院學生,所以她永遠就是穿著牛仔褲,雖然看不到任何的身體,但緊繃著又翹又結實的屁股,讓我真的很忍不住想去抓她一把。尤其每次透過她衣服寬鬆的袖口,都看到她濃厚的腋毛,直覺應該是慾望強烈的女人。

終於在寒假的一天,回到台南後鼓起勇氣打電話約她出來吃飯,她也很大方的答應了。忘了那時吃了甚麼,只知道兩人單獨吃飯的感覺很曖昧,吃完飯後她就說她爸媽等她,就急著回家了。

開學回到學校後,趁著一起上課都刻意的坐在一起,打情罵悄的但就是沒有進一步,直到有一天下課後約小麗出來。還記得就是一個下著細雨的傍晚,很難得她那天竟穿著長裙。一起在永和夜市吃完小吃後,沿著小路走回我跟二哥同住的公寓裡,我就自然的牽起了她的手,握得緊緊的。

本來是說說好帶她去我住的地方看電視而已。一進了屋子,二哥剛好去家教不在。我們都忘了原來說好的要看電視,直接就拉到房間,壓住她在床上,就開始熱吻了。當時一手握住她的手,另一手自然的摸頭了全身,然後從她的長裙伸進去。她似乎很享受著接吻的快感,但另一手則急忙的要我我的手撥開。

「不要,銘啊,你不能這樣……,我們這樣太快了……」

但是我怎能輕易放棄呢?用更大的力量往內伸進去。很容易就找到了她的內褲,先在外頭隔著內褲,撫摸著她軟軟而鼓著的陰唇。

只聽見她漸歇性的呻吟,全身扭動著。接著我就無師自通的從內褲的縫隙伸進了指頭。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女性的器官。中指勾著來回摩擦著她的外陰部的陰道口,另兩根手指則摳著外側兩邊,與陰毛摩擦著。只覺得她稀疏柔軟的陰毛長在陰唇兩旁,裡頭卻如同湧泉般的淫水不停的流著出來。已經微濕的陰唇好肥好有彈性,兩片肥厚的陰唇不用我去撥早已完全的張開了。我用手指來回摩擦著。只覺得像沾著潤滑液一般,非常黏稠的感覺。稍往她小穴一插進去,她突然猛搖著頭。

「不要,不要……」然後「啊……」的一聲,竟然瞬間湧出大量黏稠的淫液。讓整個房間充滿著淫穢的味道。也在同時用她的手緊抓著我的手。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攻擊與防禦,水聲及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不要了,不要了……」,「唉呦,唉呦……」

我的床是竹子編織的組合式木床,那種床的晃動的嘰嘰呱呱聲音讓我一直擔心床會塌下來。接著我把已經快脹破的陰莖從牛仔褲掏出,抓著她的手去握著。她猛搖著頭拒絕,但那小手卻很自然的上下握著搓動著我的陰莖,我覺得就像快脹破的衝動。急忙將她內褲撥到一旁就要往前一挺就想刺進去,誰知緊要關頭,她仍猛搖著頭就是抓著我的陰莖,不要我進去。

就著樣僵持了約20分鐘。我就跟她說我不會強迫妳了,但我們能不能把衣服脫掉,這樣比較沒有拘束。不待她的同意,我就把她的上衣及胸罩往上一拉,一對大乳房就在我的眼前露出,原來是那麼的漂亮。乳頭跟她稍黑的膚色一樣,像櫻桃般大小適中。

我不等她反應,趕緊把嘴唇就往她的乳頭就吸下去了(黃色小說多看還是有幫忙的),聽著她又是「啊!」的一聲,竟然額頭及鼻樑冒出汗珠然後就全身癱軟了,而握著我陰莖的手也不知不覺中鬆開了。我趁著這個空檔,接著就把陰莖湊上來想要插入她的小穴,突然聽見外頭鐵門打開以及講話的聲音,原來是同住的二哥跟他女朋友回來了。

當時兩人都愣住了。因為從外頭的鞋子應該會被發現有兩人在房間,而我從來沒有帶人回來過。我用手指比著我的嘴唇,要她別出聲。可是下面陰莖仍硬挺著頂著她的外陰唇。從龜頭傳來陣陣的快感,同時也感覺她的緊張,可是卻我們都不敢做任何動作。

慢慢的,我發現我的陰莖已經把她的外陰唇撐開,像雞蛋大的龜頭竟進去了她的陰道的入口。她不敢出聲猛搖著頭看著她的眼淚已經流出來。我只好停住不動,但仍感覺從她的穴裡湧出一陣帶著乳酪酸味的淫液,把我的龜頭浸的非常的酥麻。

我已經忍不住的想要射精了。只好趕快的退了出來,小聲的說:「對不起,我太喜歡妳了」。其實心裡頭想的是:「對不起我的陰莖太想幹妳了」接著就是一陣的熱吻。然後也不敢再進一步嘗試,然後就這樣抱著她一起躺著休息。

外頭漸漸的天已黑,我聽見了鐵門再度打開,似乎是二哥已經出去了。我讓她起身,整理一下衣服就拉著她的手騎上機車,趁著女生宿舍還沒關門趕快載她回去了。記得當時剛好是下著綿綿的細雨,一路上她跨坐在我的後頭,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腰,胸部緊緊的貼著我的背,甜蜜的感覺讓我們的關係又跨進了一大步。

回到家裡已經很晚,二哥似乎還不在。我就直接進了房間脫下濕的衣服,只套上一件運動短褲。躺在床上想著人生第一次的激情,陰莖還是勃起無法消退。試著用手搓著,只見龜頭流著透明的液體而膨脹得像個雞蛋。正想自行解決時,突然有人敲著我的門。

「銘仔,你睡了嗎?」

原來是二哥的女友找我。我一時驚嚇到了,馬上床上跳起,竹床的機機乖乖聲音還真大聲,趕緊套件內衣開門。

「嫂嫂,妳沒出去啊?二哥呢?」

「他去打麻將了,我明天要趕著交報告,電腦卻當掉了,你能幫我看看嗎?」

二哥的女友與我同一屆是文學院的,名叫曉玲,是學校的校花,身高約166公分身材非常的健美,與二哥交往了一年,平常經常在我們住的地方出入。在課餘之時,她也會到學校的健身中心做運動而遇到我,所以跟我也很熟。順便一提我雖然較矮而瘦小,只有170公分,60公斤,但很喜歡運動,活動量很高。二哥長得較高大,約178公分,卻是文質彬彬,喜歡唸書,所以一直是名列前茅的資優生,現正在研究所就讀,也剛好是曉鈴班的助教。在一年前二哥帶她回來說一些作業需要幫忙,然後就交往起來。而我也習慣的就稱他為二嫂。文學院的女生較懂得打扮,每次總合身的裙子搭配著花俏的上衣讓我看的心裡好癢。但想到是二哥女友,所有的慾望都強迫的壓了下來。

她經常跟二哥回來然後就留在這裡過夜,說是做功課就沒有回去。但偶爾會聽見她與二哥房間裡做愛的聲音。每次時間都不長,才依稀可聽見她的喘息與呻吟,然後就結束了。但這卻刺激的我整個晚上都睡不著,一直搓著陰莖自慰到射精,相信每次因為太投入了,時間及射精的次數應該都比二哥還多,只可惜都是在衛生紙,結果第二天都爬不起來而趕不及上課。

只見門外站著二哥女友穿了一件又寬又長的上衣(平常就是她的睡衣),裡頭沒有內衣,下頭則穿著一件白色的小小內褲。我不敢太明目張膽的看,但是那兩個肉球實在太誘人了。

「你在看麼啊?趕快過來幫我看看電腦啦!」她說著說著手用力就打了過來。

我趕緊一閃,她打空了身體往前傾差點摔倒,我趕緊雙手向前將她扶住。結果沒想到她太有份量了,我根本撐不住,就被她壓倒剛好就躺到我的竹床的上面。好大的力量,我的床竟然塌下來了。兩個人很狼狽的從地上慢慢爬起來。

我問她說,「對不起,妳還好嗎?」

她卻整個臉都紅了,原來她頭低下時剛好看到我勃起的的陰莖竟然將運動短褲撐的高高的。她羞得趕快轉身回他們房間,「你趕快來看我的電腦一下啦。」

我過去的時候,她已經套上一件寬的外套,就站在電腦旁。我看了一下電腦,原來是中毒而卡住了。於是我重新以安全模式開機,然後找到中毒的原件直接作作刪除及修復的動作就恢復正常了。為了確定完全好了,就讓她坐著用一陣子,我則站在她後面觀察著。

只見透過她的外套那兩個肉頭邊隨著她的打字而抖動著,寬鬆的上衣裡,乳頭已經清晰可見,而且還是完全的挺起,看得到乳暈上浮現了幾個顆粒。我看的已經無法忍受,幾乎可以聞到我的龜頭膨脹而撐開包皮的雄性味道。只得趕快跟她說應該沒問題了,然後就回我的房間修理我的竹床了。

經過約一個鐘頭,我的床重新站了起來,而她也似乎功課做好了,就走了過來跟我說謝謝,然後也順便坐在我的床上,很調皮的故意大力的上下動著,說想要測試是否堅牢。我趕緊抓著她的肩膀說:「妳別這樣,這床很脆弱的。」

她像還珠格格般的清脆的笑了出來:「你就是都這麼怕,難怪下午都沒聽見你房間有甚麼動靜。」

我嚇了一跳問她:「妳知道了些甚麼?」

她一副嘲弄的樣子說:「看到門口的女生鞋子,誰不知道你想做壞事啊?」

我很不好意思的回答:「我們又沒有怎樣。」

她說:「看你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應該是不敢做也不會做吧?」

我看著她的表情,真的是好挑釁的樣子,挺著胸的那對奶子上下呼吸抖動著。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我抓住她肩膀的雙手往下一滑,就從她的胸部一按那種彈性及尺寸,真的遠非我的女友小麗所及。

「這樣妳知道我敢了吧!」

她可能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想要往後退。我順著她的方向就壓在她身體上頭然後兩人就躺在床上。

「ㄟ,你太過分了,我會殺了你。」她大叫出來,然後試圖想把我推開。

我憋了整天的慾望,似乎已經將爆裂開了。不顧著她扭動的反抗反而更大力的將她壓住床上,下半身剛好從她因為緊張而忘了合併的兩腳中間將她的雙腿用力的撐開,藏在短褲裡鼓起的陰莖就這樣頂在她的兩腿根部,那最誘人的三角褲外頭左右搖擺著摩擦著。她越用力抵抗,反作用力造成的摩擦越大我也越覺得隔著褲子磨擦著她柔軟的陰部非常的舒服,讓我的陰莖繼續膨脹而緊繃著。

前後不到三分鐘,只見她竟不再大叫,然後變成了輕聲的呻吟,力道竟然漸漸緩和,而是配合著我的摩擦也來回著搖擺。接著用著我從未聽過的溫柔聲調:「銘仔,別這樣了……你二哥會殺了我,讓我起來吧……」

我看著她紅透了的臉腮子,那麼漂亮精緻的五官,眼睛害羞而緊閉著的樣子,忍不住的就把頭低下去,輕輕的親著她的小小的耳垂,下半身卻從不分開而更緊密的與她隔著褲子磨著。她似乎更難過了,扭動著身體,似乎已經無法呼吸的菱角般的嘴唇張開而兒大聲的呻吟叫了起來。

「唉呦,你不要再欺負我了……」

我趁著那個瞬間,移到她張開的嘴上,就直接以嘴唇及舌頭吻了下去。她似乎也反射動作一般,嘴裡的舌頭跟我的舌頭糾纏著,兩片嘴唇似乎吃不飽的般的吸允著。此時兩人的嘴唇忙碌著已經無法說話,也不知甚麼時候開始都也忘了下半身的抵抗,而我的手已經移到她的臀部,而她的雙手則緊緊的抱著我,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人一般。

我的右手從她的屁股後頭掀開她的衣服,穿過她的內褲,整個手撫摸到了她小穴的表面。只感覺好濃密的陰毛覆蓋著。撥開了陰毛,裡頭竟如同雨後的小溪般,潺潺的淫水直冒了出來,而同時也聞到了一股麝香般的騷味散發整個房間。

這時我的左手已經把我的陰莖從短褲下完全的拿出來,而她也靠著床,把雙腿張開,我就這樣的頂著硬挺的陰莖,直直的往她的下體插了進去,那種包覆而酥麻的感覺兩個人同時「啊」的一聲,大叫了出來。沒想到我的處男生涯,竟然是在二嫂的身體終結了。只見我整個陰莖撐開了她肥厚而毛聳聳兩片陰唇,將她的小穴塞得滿滿的。

「唉呀,怎麼這麼大,你把我撐破了,銘仔,慢一點,慢一點……」

在這個緊要關頭,我怎可能放慢,把陰莖稍微帶出後,又用全身的力量緊緊的插了下去,直到像碰到了她身子裡頭的一團軟肉壁,再用力的頂著,全部的陰莖,從龜頭到根部,被她的陰道緊緊的吸住,又麻又酥的感覺,從那裡傳遞到全身,整個頭腦像吸食著麻菲般的亢奮著。我很陶醉的抽插著。就這樣的來回衝刺,而她也一直上下頂著,似乎想要把我的陰莖緊緊的吞著。只見白色的泡沫從兩人交合處不斷的湧出又帶入,整個床是嘰嘰呱呱與兩人的節奏搭配著。

「銘仔,你干死我了,你干死我了…………」

「我就是要干死妳,我干破妳的雞掰…………」

「你是不是常常在偷看我,想要干我…………?」

「我早就知道妳就是個騷貨,是不是每天都想誘惑我……!」

「我沒有,我沒有,是你二哥每次都弄得我不痛不癢的,害的我每次都還得偷偷的自己摸才可以舒服……」

「那以後你找我就好了,好不好,好不好…………」

「不行啊,唉呦,又頂到了,唉呦,好舒服,那我愛上你怎麼辦……」

「我娶妳啊……我會娶妳的……」

在這激昂的性愛裡,兩人似乎都已喪失理智的扭動,全身都已是汗流浹背。突然我看見她的鼻頭突然點點汗珠冒出,然後全身縮著僵硬不動。

「我不行了,別動,銘仔,不要動了…………」

我只感覺她的陰道裡湧出大量黏稠的淫液,將我整個陰莖浸的麻麻酥酥的,忍不住啊的大叫一聲,陰莖大力的抖動著,一口氣把憋了一天的精子,射到她的身體最裡頭。

「哎喲,你怎麼射進來了。你二哥每次都有戴套耶。」

一說完,她馬上把我推開,直接衝到他們房間的浴室去沖洗著。我躺在床上,頭腦一片空白,想著我竟把二哥的女友干了,以後怎麼辦。

突然聽到浴室裡,她的水停了,叫著我:「銘仔,幫我拿一下浴巾好嗎?」

我畏畏縮縮的拿了浴巾,從微開的浴室門想把浴巾塞進去,突然她打開了門整個蓮蓬頭的水從我頭上衝下來,哈哈的大笑著,「你竟敢強暴我,你今天死定了」然後就把我拉進去浴室裡,全身一絲不掛的緊緊的抱著我,輕輕的在我耳朵旁說著:「我們一起洗吧,你二哥今晚不回來了」

【完】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借種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