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姐的往事 近親亂倫

我和姐姐的姐弟感情,不像有的家庭兄妹之間感情深厚,無話不說,我們之間一般很少說話,其中原由也許是因為我的性格有點孤僻,很多時候讓人覺得難以琢磨、不易接近,相反,姐姐的好朋友卻很多。

從小她都一直讓著我,加之有時我也比較霸道無理取鬧,所以我們是有事時說話,沒事時互不搭理。

現在我們都已經各自成家,總之我們這麼多年的姐弟感情,我覺得是正常一般來形容了——雖然我們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我家是一棟三層小樓房,父母住一樓,我和姐姐住在二樓,上面是閣樓,我們都有各自的房間,平時我們不大來往,我們有一個共用的書房,我經常悶在自己的房間裡,姐姐大我幾歲,平時都呆在書房學習,在午休或晚上睡覺時才去她的房間,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很多年,少不更事時我們的生活波瀾不驚,直到我上中學時的一天夜裡我夢遺了,平靜的生活從此被打破了。

那天夜裡我夢見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撲倒在我身上,緊接著就在一陣快感中醒來,驚奇、朦朧與快意之中感覺褲襠內潮濕微涼,我扒開內褲一看,內褲上一篇狼藉,當時我以為自己得病了,我把內褲脫下來,塞到了床頭櫃裡,又跑到浴室沖洗乾淨,回到床上竟一夜沒睡好,第二天也不敢說,這樣疑神疑鬼,驚魂未定,過了兩個月竟然沒事就稍稍放心了。

那時我學會手淫了,自然是同學相互傳說介紹知道的,自從夢見那個裸體女子後,就經常在房間裡手淫,每次都會射出來,然後用那條我第一次射精的內褲擦乾淨,再仍到床頭櫃裡。

姐姐從小就很懂事,幫媽媽做飯洗衣服收拾家務,那時父母忙工作經常顧不了家,我的印象當中我的衣服基本都是姐姐洗的,她要刷完碗再洗完衣服才回房學習,即便這樣她的成績依然很好,而我的成績只是一般般。

有天晚上我回到房間裡沒事,準備手淫,打開床頭櫃發現那條內褲不見了,那條內褲因多次擦抹精液,都粘成一團了。

我立刻想到了姐姐,一定是她拿去洗了,我提好褲子就衝到一樓問姐姐我床頭櫃裡的內褲呢,她頭也不回說我給洗了,這麼大了,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洗,也不知道拿出來,每次都要去你房間找,以後你自己洗好了。

我聽了大窘,我內褲成那個樣子,她肯定能看出來不正常,至於她是否知道是因為手淫導致,我不清楚。

當時有一個詞叫羞憤可以形容那時我的心情,我對她說以後不要碰我的衣服,她馬上還口說不讓我碰才好,當我喜歡洗你的衣服呀。

我轉身一口氣跑到樓上,順著樓梯口的玻璃向下一看,院中我那條內褲在燈光的照耀下正迎風飄揚呢。

我羞愧難當回到房間,什麼也不想做就睡下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之間,好像那個裸體女子又飄到我身邊了,我猛然間醒了,這時我聽到浴室的水嘩嘩的在響,裸體女子的美妙又再腦中縈繞了,我突然想看看姐姐的身體到底是什麼樣的,我悄悄的走到衛生間門口,姐姐可能以為我睡著了,衛生間的門虛掩著,我透過虛掩的門縫向裡一看,我的頭嗡的一聲,整個身體差點撞到門牆上去了,姐姐正背對面向牆壁,光滑細膩的皮膚上泡沫點點,屁股不大不小微微翹著,身體勻稱得當,她側過身子時,我看到了一對堅挺飽滿的勻稱的乳房,下面大腿中間的一小片烏黑的陰毛,上面粘連著白色的泡沫,我能清楚的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像重鼓樣,我覺得自己的心跳馬上要終止掉了。

姐姐正沖掉身上的泡沫,我聽到門口的鳴笛聲,爸媽回來了,我趕緊悄悄逃回自己的房間,久久不能平靜,像中了邪一樣,一心想看看姐姐的下體是什麼樣的,那烏黑毛茸茸的那片肉體充滿了我所有的慾望。

因為太晚了,媽媽上樓和姐姐說了幾句話就下樓了,我艱難的等待了幾個小時,期間我手淫了幾次,樓下爸媽已經睡了,姐姐的房間也早就沒了動靜,我光著腳丫悄悄開門走到姐姐的門口,確定一切正常後,我打開了姐姐的房門又悄悄的關上,聽著姐姐均勻的呼吸聲我打開手電筒,她仰面躺著,一條腿蜷著正好大腿根部敞開著,身上橫著一條薄毛毯從胸口蓋到大腿,伴著咚咚的心跳聲我將姐姐身上的薄毛毯慢慢掀到她的肚子上,那天夜裡她穿了一件寬鬆的粉色內褲,我輕輕的將她襠部的內褲撥到一邊,她的半個陰部就露出來了,粉紅的肉瓣,我哆嗦著用手摸了摸,我想看看裡面是什麼樣的,可能當時太緊張了,手指不靈活力道重了點,也許是把姐姐弄疼了還是怎麼了,反正當時姐姐突然抖了一下,我嚇的立即縮回手臂,她動了一下,蜷著的那條腿一下伸直了,雖然還是仰臥著,但臉轉向我了,我怕她醒來就悄悄的退出去了。

回到房間我躺在床上拚命的手淫,之後昏昏的睡了。

從此姐姐的裸體就在我心中深深的紮了根,至今為止我看過很多女人的裸體,但仍然認為姐姐的身體是最完美的。

人的慾望是無止休的,自從有了第一次經過,罪惡的想法就從來未停止過,很多時候都認為自己很變態、很無恥,竟然打姐姐的主意,雖然自責,但控制不住內心深處那蠢蠢欲動的淫惡念頭。

當時姐姐對我內心的想法和所做的一切一無所知,她仍然像以往一樣重複著自己的生活路線,而我開始利用一切機會去偷窺她身體的秘密,我每天晚上早早睡覺,等姐姐去洗澡偷看或入睡後伸出罪惡的鹹豬手。

所謂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有天夜裡我以為姐姐睡著了,我又偷偷的進她的房間,那天她仍然是平躺著,穿得是一件白色棉質內褲,我到她跟前看她雙腿緊閉著,不好看到內側,我就隔著內褲摸她下面,摸著摸著她突然反感的恩了一聲側身轉過去了,我知道那算是對我警告,我大驚,轉身跑回房間去了,我怕他告訴家人,心驚膽顫的過了一夜,第二天姐姐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該幹什麼幹什麼,我前一天洗澡換下來的衣服她照樣拿走幫我洗了。

雖然這樣,但從那之後我再也沒去碰姐姐,她也一直在防著我,每天洗澡時都鎖上門,回房間睡覺也把門鎖上,我也失去了接觸她的機會,實在憋不住了,我就偷她的內衣手淫,但從未射在上面過。

時間長了姐姐看我沒動靜了她也就放松警惕了。

後來姐姐畢業參加工作,在事業單位上班,平時比較閒,在家的時間就多了。

我知道她學校期間談了男朋友,畢業後他回到千里之外的家鄉上班,我沒見過他,她們經常打電話,親親蜜蜜卿卿我我的,我聽了竟然有些說不清的醋意。

一段時間後姐姐去看她男朋友,結果很快回來了,後來就聽她們在電話裡爭吵,我才知道那個狗日的離開姐姐後和單位的一個女孩子交往了,姐姐在家默默的哭了一場後,從此和那傢伙散了。

那段時間她的心情一直不好,我也不敢去招惹她,但心中那個淫惡的念頭卻從未停止過。

隨著時間的推移,姐姐心情逐漸好轉,她依然像以前一樣落落大方,出水芙蓉般清純淡雅,我也日益深陷那個念頭中不能自拔。

姐姐生日那天,爸媽不在家,她的幾個知心朋友過來祝賀,因為玩的高興,幾個人都喝高了,姐姐酒量本來就淺,但她執意要陪朋友一起喝,結果把朋友送出門後,她就倒地起不來了。

我把大門鎖好,把姐姐扶起來,她掙扎著要自己上樓,剛到樓梯邊又倒下,我趕緊抱住她,姐姐全身柔若無骨,一股令人陶醉的芳馨體香鋪面而來,雖身有酒氣但仍掩蓋不住她的芬芳香味,就在那一刻,我的心猛跳了一下,我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湧向了頭頂衝向了下體,我抱起姐姐一口氣衝倒了二樓,她的兩個乳房緊貼著我的胸膛,我喘著粗氣將她放到她的床上,我的腿沉重的像灌了鉛一樣,思想在緊張的鬥爭中,我想知道的秘密就在眼前,可這是親姐呀,我看著她修長的秀頸,肌膚如凝脂,面頰一絲微暈潮紅,杏目微閉,美不勝收,我沉重的喘息著,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我猛的掀開她的襯衫去解她的文胸,姐姐扭動了幾下了,我慌亂中解開了白色的文胸,兩個圓潤飽滿的乳房昂著頭,盈盈可握,粉褐色的乳頭聳立在雪白的玉乳中間。

我兩手胡亂揉摸一番,就去解她的褲子,姐姐又扭動了幾下,褲子還是被我退掉了,一條薄薄的白色花邊內褲緊緊的縛在姐姐的大腿根部,包住了她的屁股和下體,烏黑的陰毛影印在內褲下面,我的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膛了,我一把扯下她的內褲,美妙的時刻到來了,姐姐整個身體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眼前,我緊緊盯著姐姐的下體,烏黑的陰毛不多不少的分佈在她的陰阜上,我顫抖著分開姐姐的雙腿,趴在她兩腿中間仔細的欣賞,真的,姐姐的下身幾乎沒有什麼異味,她的兩瓣陰唇是粉紅色的,和我以前看到的一樣,我用手扒開兩片肉片,中間粉艷嬌嫩的肉洞顯露出來,也許是緊張,也許是激動我全身發抖,我爬起來一下子將褲子和內褲一起退掉,扒開姐姐的雙腿挺著肉棒就直接向姐姐的肉洞裡刺去,姐姐啊的一聲,緊接著緊夾雙腿把我夾在中間,我一刺不成,就一手分開姐姐的腿,一手拔開姐姐的肉片,再次向裡刺,我的肉棒一進去,柔軟的肉洞讓我眩暈,從未體驗過的巨大刺激,一進去就控制不住,三兩下就直接射了,全部射在了姐姐的肉洞裡,我的頭皮一陣發麻,姐姐下意識的嗯了幾聲就沒動靜了。

一射精我立刻清醒了,我在幹什麼呀,這是我的親姐姐呀,我還是人麼,萬一家人知道了怎麼辦,萬一姐姐清醒了怎麼辦,我覺得自己該死,我恨不得撞死在她房間裡,我想幫她把體內的精液清理乾淨,但精液沒流出來,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當時精液為什麼沒有流出來。

我不敢久停,我怕她突然清醒過來,我心驚膽顫的趕緊從地上拾起姐姐的內褲幫她穿上,再穿上褲子,把她的胸罩重新扣起來,拉下她的襯衫,匆匆離開她的房間。

之後的幾天一直都在緊張恐懼自責中度過,我不敢和姐姐一起吃飯,總是躲著她,但這僅僅是幾天的時間,期間每次碰到姐姐,我都是做賊心虛的看她一眼不敢再看,而看她的那一眼是為了想搞清楚姐姐的反應,她是否知道或者還記得那天晚上的事情?但姐姐一直平靜如水,她也懶得理我,一個多星期之後,我逐漸從不安中平靜下來,那個罪惡的靈魂又開始蠢蠢欲動了,我又開始著迷姐姐的身體,她那另人著迷的肉洞充滿了溫暖、快感和誘惑。

一天午飯過後,我趁著姐姐在一樓洗衣服的時間,我脫光身上的衣服跑到姐姐的房間,房內的一切如故,我趴在姐姐的床上,把她的毛巾被裹住堅硬的下體抵著床單床墊,幻想著姐姐在我身下呻吟纏綿,無意間我扭頭向窗外一看,陽台裡一條孤零零的白色花邊內褲掛在晾衣架上,我立刻下床跑到陽台,內褲正是那天晚上被我脫掉的那條,早已經乾透了,我把內褲拿下來翻開裡面一瞧,略有一片淡黃色的痕跡印在上面,我的心咯登一下,那天晚上我射進了姐姐的身體裡,姐姐是否知道了?我的下體一下軟了下去,我又恐慌起來,我匆匆掛好內褲回到房間,無力的躺在座椅上,突然間我又疑惑了,因為姐姐那條內褲已經晾曬了幾天,我突然一陣眩暈,姐姐一定是知道了,怎麼辦怎麼辦?我一陣焦躁之後竟然平靜了,說是平靜不如說是破罐子破摔,反正這樣了由她去吧,該死的就死吧。

過了兩天,姐姐的那條內褲一直掛在那裡絲毫沒有收起來的意思,難道姐姐忘記了?會不會是姐姐故意掛在那裡,讓我明白她什麼都知道了?我心緒有點亂,但我決定試探一下姐姐。

到晚上等姐姐洗完澡回房間後,我故意去陽台伸伸懶腰,然後喊姐姐說,你的衣服怎麼不收啊,都干了。

姐姐沒理我。

我呆了一下,走到窗前向裡看姐姐,她正坐在床上倚著靠背蜷著雙腿在看雜誌,頭髮濕漉漉的,上身穿了一件淺黃色無袖短褂,下身只穿了一條紅色的內褲,我的下體立刻硬了,心跳加速。

我心一橫取下姐姐的內褲直接送到她房間去,那時天氣比較熱,我在樓上基本都是光著膀子下身只穿條平角內褲,我硬鼓著下體打開房門的時候,姐姐看了我一眼,不等她說話我就討好的揚起內褲說給你,她好像要說什麼但最後還是沒理我,我呆在房間,心跳在次加速,我當時真想撲到她的身體上去,但心裡又有一些恐懼,姐姐發覺我愣在那裡,冷冷的說了一句逐客令:我要睡覺了,我便慌張的退了出來,到了房間我就手淫,內心想要姐姐的念頭卻更強烈了,我決定再次試探姐姐。

第二天午飯後我正在房間裡玩,聽到姐姐上樓的腳步聲,我估計姐姐準備到我房間裡收拾我換下的衣服了,我立刻把門虛掩上,脫下內褲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裝睡。

姐姐果然是向我房間來的,她打開門之後腳步聲就停止了,我不敢睜開眼睛,可能是緊張的原因,我的兩個眼皮卻控制不住不停的抖動著,姐姐停了一會兒,就回她房間去了,我聽到她關門的聲音就睜開眼看看自己,我的肉棒正昂首怒聳著,我坐起來緊張的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大約三四十分鐘的樣子,姐姐開門的聲音傳過來了,我趕緊再次躺倒裝睡,這次姐姐徑直走到我房間,我只聽到窸窸窣窣收拾衣服的聲音,很快她就出房間下樓了。

這次除了緊張我還有點興奮,甚至是有點得意,我覺得向我的目標邁進了一步。

晚飯我下樓,姐姐已經吃好了,她仍舊一臉平靜沒有什麼異常,但我覺得她是裝出來的,我故意問她爸媽什麼時候回來,她簡單明瞭的回一句不知道。

之後我們就不在說話了,我卻暗自開心起來了,我好像探得了姐姐的底線,膽子更大起來。

吃完飯我回房間玩遊戲,故意憋著小便不解,準備等姐姐洗澡時我裝作憋不住衝進去。

姐姐一切收拾完畢後上樓卻沒直接去洗澡,回房間裡好長間才去浴室,我卻真的要憋不住了,我聽到衛生間的門並沒鎖上,估計姐姐好脫完衣服了,我就急沖沖的跑到衛生間門口,一邊開門一邊喊姐姐別忙洗,我憋不住了,先讓我小便,話沒說完我就已經進去了,裡面的浴簾並沒關嚴,我又看到了姐姐美麗的胴體,她已經一絲不掛了,她一臉驚恐的看著我,連忙躲到浴簾內側,生氣的說我一句你幹什麼啦要死啦,我連忙說沒來及,她就氣鼓鼓的不說話了,我故意尿在馬桶底部的水裡面,把聲音弄大,因為確實憋的太久了,那泡尿尿的時間也特長。

她在浴室裡將浴簾關上,我小便結束就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後我興奮不已手淫了一次。

姐姐洗完澡我就進去胡亂洗了一通,她換下的內衣都放在盆裡,我拿起她的內褲和文胸緊緊的摀住口鼻,姐姐的體香刺激我的肉棒又一次硬了起來。

回到房間後我再也沒心情玩了,就像中了邪一些樣想著姐姐,想著她那柔軟迷人的肉洞和乳房,我覺得自己像個惡魔已經瘋了沒了人性,我就想要姐姐,精蟲上腦什麼倫理道德一切都不想了,我就要姐姐的肉體。

我在房間裡坐立不安,我決定試試,我走到姐姐的門口,姐姐已經關燈了,我打開她的房門說姐姐我有事想和你說,她沒立即回答我,好像猶豫了一下說,什麼事。

我關上門直接走到她床前,姐姐看我走到了她床邊便問我幹什麼,我已經緊張的說不出話了,我能清楚的聽到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我覺得心跳快要停止了,我幾乎喘不過來氣要窒息了。

我猛的撲到姐姐身上,姐姐驚恐的又喊了一句幹什麼,掙扎著想把我推開,我死死的抱住她親她的頭臉,她一個勁的反抗,踢我,我就是抱著她不鬆開,一會兒她就筋疲力盡了,我仍舊死死的抱著她,她不動了,我也一動不動的抱著她,我的肉棒抵著她的大腿,這樣我們持續了一會時間,她突然抱緊了我,我像得到了獎勵一樣立刻興奮起來,我一隻手抱著姐姐,一隻手飛快的脫掉了身上僅有的一條內褲,接著便去退姐姐的內褲,她沒有反抗也沒有配合,就像任人擺佈的一只羔羊,退掉她的內褲我就脫她的上衣,三顆紐扣被我連解帶拉的弄開了,露出了兩團溫暖馨香的乳房,姐姐沒穿文胸,我在也把持不住了,分開姐姐的雙腿,挺著肉棒就向姐姐最寶貴的地方插去,衝突了幾次才找到那個溫暖的小窩,在我肉棒進入的一剎那,姐姐嗯嚀一聲像被電擊了一樣全身抖了一下,我死命的向裡面頂,姐姐的肉洞很緊很緊,她雖然不是處女了,但她的肉洞緊緊的束縛著我的肉棒,前面像有一團肉擋著我的肉棒不讓我前進,每進入一次龜頭都要狠狠的向裡頂才能整根進入,那種感覺讓我在多年後也沒有忘記過。

雖然我剛手淫射過不久,但我在姐姐身體裡抽插時間不長,還是全身大汗的一洩如注了,我射的同時姐姐隨著我肉棒的抖動也一顫一顫的,她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後背,我覺得她的指甲幾乎要插入我的皮肉裡了。

射完之後,我又像第一次那樣立刻清醒了,後悔,我覺得自己是魔鬼是禽獸了,我又想到了不如去死,我極度頹廢的回到自己的房間,我聽到了姐姐的抽泣聲,我抱著頭昏昏睡了。

第二天我很晚才起來,我六神無主的在客廳晃悠,我突然看到姐姐的挎包還在沙發上,姐姐沒去上班??我打開姐姐的房門,姐姐也醒了,她平靜的看了我一眼就把目光躲開了,沒有責備的意思,姐姐身上還是昨晚的衣服,我一下又來了感覺,我衝上去就抱住姐姐脫她的衣服,她什麼話都沒說,任我擺佈著,那一次我和她做了很長時間。

從此我和姐姐就一直保持著這樣的關係,每一次的瘋狂開始都是按耐不住的慾望,瘋狂之後又是深深的悔恨,什麼禮儀道德我們想起來又扔掉,扔掉後又回到我們得腦海,我們都很矛盾,但又克制不住彼此對慾望的誘惑。

我們在她的房間做,我們沒有愛只有性,需要的時候只是一個眼神就會彼此領會,做完後基本誰也不說話,她清理自己身體,我則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碰到姐姐的生理期我就自己手淫,這樣持續了兩年多,直到姐姐談了男朋友,快要結婚了,姐姐跟我說這是最後一次,我們以後不要這樣了,不然對大家都不好。

我說了句知道。

我們就再也沒發生過。

現實社會無法接受這樣的關係,我不想提起那兩個字,這種事情不能和任何人說,只是我和姐姐兩個人的秘密,在這月圓之夜我發出來,祝姐姐一生幸福。

【全文完】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我和妹妹的錯愛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迷姦雙胞妹妹
雪白的屁股
與舅嫂的回憶
豔韻的妹妹
淫蕩十五歲
兄妹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