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暑假,我和舅媽 人妻美婦

剎那間,我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腦袋裡面有嗡嗡嗡額聲音在響,頭腦一片空白,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趕緊先離開這裡。

快速而又十分小心不發出聲音地趕緊逃回客廳,就是這麼矛盾,既要不發出聲音又要趕緊逃離。

「洋洋,你在嗎?」

沒有聽到我的回答,舅媽又接連喊了幾句,而我坐在沙發上正喘氣喘個不停,背後的冷汗都出來了,浴室裡又傳來幾聲喊叫。

我的整個思考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完成,如果真的被發現了,也躲不過去,於是應了舅媽一聲。

「舅媽,我在。」

話一出口,我自己就發現了不對勁,整個聲調都變了,喉嚨乾渴的厲害,而舅媽或許隔著門沒聽太清楚,呆了一會才接著說,「你能不能幫我把衣服拿過來一下。」

當我反覆在腦海裡重複了幾遍以後,才敢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原來舅媽並沒有發現我在偷看,一瞬間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舅媽,你要我拿什麼衣服啊。」

「就是一件內衣,在床上放著,我剛才忘記拿進來了,你去幫我拿一下好嗎?」

「哦。」

儘管在驚訝舅媽竟然會叫我一個大男孩去拿內衣這種女性貼身的衣服給她,但當時只慶幸到沒被發現自己做的『壞事』就好運了。

來到舅媽的主臥打開門進去,這個主臥小時候我和表哥在家裡做迷藏的時候有來過,很簡潔的一間房間,這麼多年沒進來過了,這裡的擺設佈置還是沒有任何的改變。

一襲粉紅色的床單和被套顯示出了舅媽那在輕熟女外表下的少女心,好幾件款式顏色各異的內衣被隨意地丟在床上,我走到床邊一件件地拿起來觀賞。

之前說了,我媽自己的內衣、內褲款式都很老式那種,我看過一次以後就再沒有慾望去偷看了,而舅媽的則不同,蕾絲的、低胸的、前胸扣的應有盡有,讓我沒想到的是連丁字褲都有,關鍵部位只是巴掌不到的一片小布,再加上兩根細繩。

想像一下這樣誘惑的丁字褲穿在剛才舅媽那火辣豐滿的身體會是什麼樣子,光是這樣想想,我的小弟弟就差點要把褲子捅破了。

放在鼻子上仔細地聞了聞,並沒有什麼小說中所說的那種騷味,應該都是剛洗過的,又想到舅媽還咋浴室裡在等我送內衣過去那,呆久了肯定會讓她懷疑的。

但看著這滿床的內衣我卻犯難了,剛才舅媽也沒說清楚到底是要拿哪一件,我又不好意思再跑去問她這麼尷尬的問題,乾脆就按照自己的口味拿一件好了。

我從中挑了一件蕾絲超薄的款式,性感中又不失莊重,這個胸罩好像還是聚攏型的,如果身材夠好的話,絕對是誘人至極。

當我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回頭看了看,鬼使神差地把那件黑色丁字褲也一起帶上了,萬一舅媽要是連內褲都沒帶怎麼辦,還得回來拿一趟,當時我的心裡是這麼想的,也不知道為什麼。

拿著內衣、內褲來到浴室外敲了敲門,「舅媽,我給你拿過來了。」

「哦,你等下我馬上就來。」

我原打算是掛在外面的把手上讓舅媽自己開門來拿的,沒想到竟然是她自己要開門親自來取,大概是擔心掉下來會弄髒吧,心裡又開始期待起了待會兒舅媽來開門會怎樣一副美麗畫面。

沒過多久,舅媽又喊了一句,「我來了。」,浴室的門就被打開了。

原以為會是只開一條小縫遞進去給她,沒想到舅媽直接開了一道口子,把頭露了出來,人則躲在門後面,這種所謂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其實會更加讓人誘惑和浮想聯翩。

「辛苦洋洋了,我都忙糊塗了,連內衣也沒拿就進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浴室被熱水沖久了的關係,舅媽此刻的臉頰上紅撲撲的,像一個小女孩一樣,皮膚水嫩的好像能掐出水來,我看得都有點走神了,直到她又叫了我一聲,才慌裡慌張地把手裡的內衣內褲遞進去給她。

她接過去以後並沒有馬上把門關起來,而是拿在手裡查看了一番,當她從中發現了那件黑色丁字褲的時候,我差點就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了。

舅媽略帶羞澀地拿起那件丁字褲問,「怎麼連這個也拿過來了。」

我一下答不出話來,又怕被她誤會,只能實話實說,「我,我怕你沒帶,就一起拿過來了。」

說完,整個人臉熱辣的厲害。

舅媽笑著看了看我,大概是我當時的表情實在太好笑了吧,「洋洋真體貼,我去換衣服了。」

誇了我一句以後舅媽就把門關上了,而我還站在原地,腦袋一陣暈眩,感覺剛才所發生的事情都像做夢一樣。

大概又過了有十多分鐘舅媽才從浴室裡出來,這次她的外衣換成了一件普通的家居服,去倒了杯水又坐在我的身邊和我看起了電視。

聞著身邊傳來的陣陣沐浴露的香味,看著那猶如出水芙蓉的舅媽,我突然想到,剛才拿給她的黑色丁字褲不知道有沒有穿上。

就只是這麼一幻想,弟弟就有了抬頭的趨勢,嚇得我趕緊拿手遮住,舅媽轉過頭來好奇地看了看我,「怎麼了,捂著肚子幹嘛,是不是不舒服呀。」

我哪裡敢說出實情,「沒有,就是肚子有點餓,我去拿點吃的。」

趕緊找個個借口打算先離開這裡,避免被舅媽發現尷尬。

誰知道舅媽直接拉住了我說她去煮東西給我吃,肚子餓吃零食不好的,就這麼走去廚房忙活了。

當舅媽走後,我一面怪責自己的弟弟不爭氣,就這麼大腦想想都受不了,害我差點出醜,另一方面也在罵自己,舅媽對你這麼好,你竟然想這麼禽獸不如的事情,你對得起她嗎,這番檢討事後證明確實是沒有用的。

沒過多久舅媽就煮好了一碗麵給我吃,雖然肚子一點也不餓,但還是要裝作很餓的樣子吃的很開心。

「好吃嗎?慢點吃,不夠的話我再煮。」

「唔,唔,用,共了。」

急得我嘴裡吞著面連連擺手,那模樣讓舅媽笑個不停。

就在我們兩個邊吃邊聊的時候,響起了一聲鑰匙擰動門鎖的聲音,「應該是磊磊回來了,我去看看。」

說完舅媽就往大門門口走去。

「磊磊,你回來了,吃飯了沒。」

「嗯。」

對於舅媽的關心,表哥只是很冷淡地嗯了一聲。

可舅媽似乎並不在意,或者是習慣了,「洋洋也來了,在廚房吃東西那。」

「啊,洋洋來了,洋洋!」

表哥一聽到我來了,整個人的語氣跟變了個人似的,在門口就大叫了我一聲,我急忙應了一聲,「表哥我在這那。」

話音未落,他就已經來到了廚房。

兄弟兩個這麼久沒見自然是有一大堆的話要說,舅媽也很識趣,知道自己在一旁的話,表哥肯定會不高興,就走去了客廳,留我們兩個在廚房這裡單獨聊天。

「嘿,你這臭小子這麼久也不來看我。」

說著就用力地拍了我一下,「呦,不錯啊,肌肉都練起來了。」

「那當然了,我可是學校的籃球主力,全場籃板、三分哪個不是我拿分,分分鐘讓他們做俯臥撐。」

一見到表哥,我一下沒了在舅媽面前的拘謹,整個放了開來像往常一樣吹起了牛皮。

「洋洋、磊磊該睡覺了,很晚了。」

聊著聊著都忘了時間,舅媽走過來提醒我們該睡覺了,隨便把我吃麵的碗筷收走。

「真煩,走,跟哥一起睡去,去我的房間。」

表哥似乎是故意要說給舅媽聽的,說話的聲音一點也沒有壓低,我想她是聽到了的,心裡為她感到委屈,卻不好說什麼。

跟著表哥進了他的房間,和以前相比確實是變化很大,有很多的漫畫書、游戲光碟、遊戲機之類的,對於我來說,整個就是天堂。

「哥,你這麼多的遊戲玩的過來嗎?」

書櫃上那一排排放置的遊戲盒子讓我咋舌不已,光是這遊戲的錢都不知道要花多少了,還要去玩的話,估計得一天玩的晚都要一個月時間才能解決掉。

「隨便了,愛玩的時候就玩,不玩就放在那唄,反正也可以存檔,哎對了,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一大早就來了,你在外面都在幹那,到現在才回來,舅媽還一直給你留著飯菜那。」

聽到我提到『舅媽』兩字,表哥的臉色一下變得複雜起來,「不需要她假好心,她的東西留著自己吃吧,我死也不會吃的,和她人一樣髒。」

我一下沒聽懂其中的意思,迷茫地看著表哥,他好像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麼。

「好了,別說她了,來,好久沒玩了,先來一盤實況,都出續作了。」

一聽到玩遊戲,後面我也沒想太多了,反正他和這個『新媽媽』關係不和也不是第一天了。

我和表哥從小就喜歡看日本的動畫片《足球小將》,無論是大空翼的倒掛金鉤還是立花兄弟的雙人颶風都曾使我們深深著迷。

後來遊戲機開始盛行起來,一些足球類的遊戲也可以在上面玩了,表哥立馬就買了過來,我和他還曾有連打一個通宵的記錄那。

我平時玩電腦網游居多,這種電玩已經很久沒接觸了,玩到中間的時候我突然肚子痛了起來,要求暫停比賽,出去先上一下廁所,走出表哥的房間,客廳裡已經沒人了,看來舅媽已經去休息了。

當我進了浴室解決完肚子問題要回去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心臟驟然猛地跳動了一下,往洗手台一邊的地板看去。

果然在這,剛才舅媽洗澡後所換下來的內衣、內褲,喉嚨一下子變得乾渴起來,嚥了一大口口水,頭腦發脹地走到浴室門口把門反鎖了起來。

回到那個盛放著舅媽貼身穿著的衣物的臉盆前,感覺整個人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撲通撲通地跳的厲害,而下體也開始不受控制地勃起。

蹲下來手往臉盆裡的衣物伸去,這個過程整隻手都是顫抖的。 舅媽之前身上所穿的內衣、內褲並不像她床上所擺放的那些內衣褲一樣性感

誘人,而是更偏向於傳統類型的,內褲也是全棉的,鵝黃色的,上面繡了幾朵小花,像是小女孩才會穿的那種。

但我只要一想到這內褲是剛才舅媽一直穿在身上的,而且還是對著她身體某個特殊部位的,就已經足夠讓我的老二為之敬禮。

將那條鵝黃色內褲對著頭頂上的燈管仔細看著,並沒有發現小說裡所描寫的濕嗒嗒的印記,不知道是不是被布料的顏色所遮蓋了。

放到鼻子上聞一聞,是有些味道,但並不是什麼騷味,很難形容。

做完這兩個舉動,我的老二已經開始向我抗議了,它已經完全勃起變硬了,要出來透氣。

迅速地把褲子脫下,左手用上那熟悉的力道握住肉棒,感覺隨時都會爆炸的樣子。

當手握住肉棒的時候,左手習慣性地開始擼動,以疏解那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刺激,一邊擼著肉棒一邊聞著舅媽的內褲,閉上眼睛開始回想著偷看舅媽洗澡的一切,她的大腿、她的屁股、她那迷人的笑聲、還有那隨笑聲而起伏的傲人上圍。

對,我想操她,我想用力操她、狠狠地操她,這時候什麼倫理、道德都被扔到了一邊,尤其是『舅媽』的這一身份更是大大刺激著我的神經和老二。

「啊!不行了,我要射了,舅媽我要射給你,騷貨,全部射給你,射滿你整張臉。」

心中就這樣吶喊著,左手的力道和擼動的速度都加重起來。

「噢!射了,射了,全部吞下去,你這個勾引外甥的賤貨。」

身體中躁動的青春就這樣隨著對舅媽肉體的幻想從肉棒的馬眼中噴薄而出,抖動了十幾下才停下來,量多的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射精過後,是精神的空虛和肉體的疲憊,但我的內心卻沒有絲毫的愧疚和後悔,我知道我已經就此打開了一扇關不上的慾望之門,這個暑假住在舅媽家的日子將不會向往常那樣平靜。

回到表哥房裡的時候,他正在一個人玩COD,在遊戲裡拿著步槍衝鋒陷陣。

「你去幹嘛了,上個廁所都這麼久,等你半天,還想出去找你那,掉馬桶裡去了。」

「啊,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吃壞什麼東西,剛才一直拉肚子,拉了半天。」

「怎麼突然拉肚子,沒事吧,我說吧,那個女人做得東西不能吃,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吃。」

我假裝著捂著肚子坐到了床上。

「不關舅媽的事,是我來的路上吃了路邊攤,可能是那些東西不乾淨,拉完以後現在好多了。」

「哼,隨便你怎麼說,她做的東西我是不會吃的,你要吃就自己去吃吧,還玩不玩了。」

可能是看我幫舅媽說話,剛才還一直對我很熱情的表哥變得有些生氣起來。

「不玩了,我還是先睡覺吧,太睏了,肚子還有些不舒服,我回去了。」

「嗯~那也好,你自己注意點,不舒服要趕緊說。」

可能是考慮到自己玩遊戲會影響我的睡眠,表哥並沒有阻攔我回自己的房間去睡,語氣上也變得和藹了很多,畢竟我們兩個的關係不至於為了一兩句話而生氣。

當我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時,雖然由射精所帶來的困意不斷湧來,但是一想到舅媽那火辣的身材和迷人的笑容,就讓我那剛剛才射過精的肉棒又有些要『起立』的念頭,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自己就睡著了。

「咚咚咚……咚咚咚……洋洋起床了嗎?該起來吃早餐了,起床了。」

「哦!好,馬上起來。」

「快點哦,早餐都要涼了。」

我摸出手機看了看,哇!都已經快九點了耶。

看來昨晚真的是消耗太大了。

穿好衣服簡單地到衛生間洗了個臉就去廚房吃早餐了。

「昨天累壞了吧,拿著這麼多行李過來,睡到這麼晚才起來。」

「啊、啊,對啊。」

我聽到舅媽說到『累壞』的時候被她嚇了一跳,還以為她發現了什麼。

「那好吧,你先吃,不夠的話廚房裡還有你自己拿,我先去洗衣服。」

說著舅媽就離開了餐桌,往浴室走去,應該是拿她昨晚換下來的內衣褲去了。

我發現自己的內心開始越來越躁動不安了,只是剛才和舅媽說了那麼幾句話、聽見她的聲音,我的老二就有點抬頭的跡象,這可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洋洋。」

「哎。」

舅媽從衛生間裡出來突然叫了我一聲。

「昨晚、你有去衛生間裡洗澡嗎?」

「……,沒有啊,昨晚太睏了,和表哥玩了幾局遊戲以後就去睡覺了。」

我被舅媽突如其來的問題搞得糊里糊塗的,當看到她手裡拿著昨晚盛放著她的內衣、內褲的臉盆時,才聯想到她不會是發現了什麼吧。

「哦,這樣啊,那你繼續吃吧,我先去洗衣服了。」

看著舅媽離開後我越想越不對勁,無緣無故怎麼會問我昨晚有沒有洗澡這樣的問題,剛才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對勁。

但我昨晚用她的內褲擼完以後確實把地板上的精液都清理乾淨了,應該不會有什麼痕跡才是。

過了大概有十幾分鐘,舅媽洗完了衣服又走到了廚房來。

「洋洋,要不要和舅媽一起去超市買菜。」

「好啊,剛好可以買零食。」

「你就知道吃。」

舅媽好笑地白了我一眼。

雖然舅舅賺了這麼多錢,但是家裡卻沒有請傭人來幫忙,家裡上下的衛生打掃、做飯洗衣都是舅媽一個人在做。

聽媽媽說舅媽是一個非常節省的人,花錢從來也不會大手大腳的,舅舅賺的錢她基本都存起來了,可能也是因為這一點,在媽媽眼裡她要比洋洋的親生媽媽還要親的多。

也正像我之前說的,雖然舅舅家的錢不少,但是舅媽出門卻從不開車,一個是節省油費,另一個是,她不會開車。

所以平時出門她都是騎一輛電瓶車出去的,誰也想不到平時在馬路開著電瓶車的家庭主婦,卻是一個身家不菲的貴婦吧。

「來,洋洋,你坐後面,超市離這裡有點遠。」

當我坐上舅媽的電瓶車開始發動以後我就開始後悔了。

待續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喝醉的姐姐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迷倫亂常
學姐喝了春藥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公車遇少婦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