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的姐姐 近親亂倫

喝醉的姐姐———根據同名漫畫改編

「彥,你看那個美女,好正點!」說話的正是××高校的學生,與他一起的是他同校的朋友彥。

彥是學校的體育生,長相英俊,被譽為學校的校草,但從未聽說他與哪個女學生來往密切,有人更因此猜測他是GAY,但他的朋友們卻都知道彥是一個百分百的男人。

這天是禮拜天,學校放假。下午的時候,彥跟他的朋友偉在街上閒逛,順便欣賞街上的美女,見到長得不錯的偉都會「噓」幾聲,被他噓過的美女居然沒有被他這淫賊嚇到,還很大膽地回應著他,或者是因為他們兩個長得都很不錯,有些居然還走上前來給他們兩個放放電什麼的,當真讓二人過足了癮。

偉感慨萬分,說道:「兄弟啊,我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雄性動物!」

彥受不了,給他一記白眼。

兩個無聊男子走累了就在街邊的欄杆上坐著休息,繼續觀賞著路過的美女,偶爾有恐龍經過兩人都趕忙轉過身去,不敢領教。

剛巧,有個身材高挑長相甜美迷人的美女從他們對街經過,阿偉第一個看到便急忙招呼彥看,生怕他會錯過這麼性感動人的尤物。

彥順著他的指點,舉目望去,卻全身一震,臉色微變,卻又擔心阿偉會看到他的異樣,便「嗯」了一聲瞞混過去。

「真的好正點啊,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心動,如果她能讓我上就好了。」阿偉仍然意猶未盡,全然不知道此刻他的朋友彥臉色有多麼的難看。

「我先回去了。」終於,彥再也受不了阿偉的話,起身逕自離開。

阿偉卻半天摸不著頭腦,喃喃自語道:「我說錯什麼了?」

回到家門口,彥掏衣服的口袋想找鑰匙開門。

就在他掏出鑰匙的時候門自己開了。

開門的居然是阿偉剛剛稱讚的那名美女,身高一米七三,長相甜美,雖然有一點近視,鼻樑上掛著一副金邊的眼鏡,此刻身著一條白襯衫,豐滿的乳房好似快要擠出來;下身穿了一條短褲,剛好高過膝蓋,一對白皙勻稱的美腿讓人一覽無遺。

沒有錯,她就是彥的親姐姐敏,目前是某大學醫學系的學生,個性上有點小迷糊,但她同時卻也是一個超級大美女。現在,就她和弟弟兩個住在一起,父母現在在國外工作。

「弟弟,你回來了。」看到他,敏很高興,但隨即她卻發現她好像忘記了什麼,對了,她開門可不是因為提前知道彥要回來,她到底要做什麼?她忘記了。

看到她睜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著,彥真是既好氣又憐愛,但因為她而來的身體上某部位卻在慢慢覺醒,為了掩飾自己的窘感,彥提醒她道:「你要倒垃圾。」

說罷指了指放在她身側的那袋準備丟棄的垃圾。

「哦。」敏這才恍然,感激地望了他一眼,便伸手去拎那袋垃圾。

不待她觸及它,彥已經搶先提走,說:「我幫你吧。」

「謝謝弟弟,你真好!」敏稱讚道。

一股電流瞬間流過彥的每處部位,他忖道:有你這樣的姐姐才真好。

彥丟完垃圾走回屋內,發現姐姐已經把飯菜做好,一桌豐盛的晚餐。

諺這才發現自己肚子有些餓了,走到桌前就想伸手去拈塊肉吃。

敏拉住了他的手,嗔道:「先洗手才能吃哦,小饞貓。」

無奈,彥只好先去洗手,出來時敏已經幫他盛好了飯。

彥坐下後便開始大快朵頤。

敏坐在他身旁,見他吃得太急,用紙巾幫他擦拭沾在在嘴邊的菜漬,憐惜地勸道:「慢點吃,這些菜都是姐姐做給你吃的。」

彥嘴裡都裝滿了飯菜,「嗚嗚」著,本想說:「沒關係。」卻半天說不清。

敏只好望著他甜甜地笑,讓彥看得渾身躁動,只好拚命吃飯掩飾自己的其它行為。

吃完飯,彥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敏在廚房洗碗,從客廳沙發上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她背後的倩影。

彥望著姐姐那婀娜的後背,身體的燥熱感加溫,胯下的陰莖勃大地擠在褲襠裡,令他難受異常。

於是,他乘姐姐不看他這邊的時候,悄悄將分身解放出來,怒龍作仰天長嘯狀,被釋放的感覺果然很舒服。

套幾下就好,姐姐不會看到的,彥抱著這樣的僥倖心理。

於是,在新聞聯播的聲音掩護下,望著姐姐那嬌好的姿體,顏急促地套動著自己的陰莖。

憤怒的炎龍一吞一吐地動著,所為者不過是那美麗妖嬈的軀體,而那始作甬者似乎根本不知道她的弟弟在看著她手淫,仍自專心洗滌那些骯髒的碗筷。

彥雙眼灼熱地望著姐姐的背後的每一處美好部位,她潔白的腿肚,玲瓏的豐臀,,小巧的蠻腰,及腰的長辮子……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迷人,有這樣美麗的佳人在家中,難怪彥到現在都沒有交女朋友。

就在彥套弄正疾,高潮即將降臨的時候,敏忽然轉過身來,彥慌忙用沙發上的軟枕擋在自己身前,堪堪躲過窘境。

敏望了他一眼,發覺他的動作有些古怪,便問道:「弟弟,你在做什麼?」

「沒……沒啊,我在看新聞呢。」彥乾笑著,暗叫好險。

「姐姐買了一瓶紅酒,等下陪姐姐喝一點吧。」

彥用枕頭擋住下體慢慢套動著,聽完她的話好久才領會似地抽搐了幾下,喝酒?老天!

彥知道他的姐姐除了個性迷糊之外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喝不得酒,哪怕只喝一點點都會出事,會變得很性感、很瘋狂……他還能清楚地記得,那也是一個週末的晚上,他們吃完了飯,姐姐拿了一瓶紅酒出來要他一起喝……

那晚。

姐姐身穿一件粉紅色的T恤,下身是一條棕色短褲。

喝了幾小杯酒之後,敏的俏臉慢慢泛紅,明亮的眼眸中閃動著異樣的光芒。

彥在喝酒時也是全神貫注地望著她,對她臉上的這些變化還是觀察到了的,開始還以為那只是酒勁攻身,不會醉。

她原本端坐在椅子上的身體忽然趴到了桌子上,嘴裡還吐著淡淡的酒氣,對彥撒嬌語:「弟弟,你覺得姐姐好不好看?」

「好好的幹嗎問這個?」彥心裡一動,發覺姐姐俏臉泛紅的模樣好是可愛。

「你說嘛……」似乎不耐燥熱,敏拉了拉T恤的領口。

「好看,好看極了!」彥喘了一口氣,瞥到她那胸膛上的兩朵蓓蕾似乎很凸顯,就像沒穿紋胸的樣子,那豐挺的姿態讓他胯下難受的一緊,咽喉乾燥得吞了幾口唾液。

「這樣呢?」似乎對彥的這些誇獎還不滿足,敏將T恤拉高,雪白的胸膛和那對豐挺的乳房在彥的眼前赤裸裸的暴露著。

「天。」彥呻吟一聲,身體因姐姐的這個動作一下子僵硬。

這個小魔女好像還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麼,她竟然脫掉了她身上的T恤,彥看到她裡面果然是什麼都沒有穿,豐滿渾圓的美乳顫巍巍地抖動著,在彥的火熱注視下,敏開始舞動她那撩人的身體。

彥全身的血液開始逆流,血水直衝腦門,差點就七孔流血。

淡淡的光亮下,和著音響傳來的優美的輕音樂,敏的舞姿曼妙迷人。

彥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居然還有這麼淫蕩的一面,他胯下的怒龍高高仰著,他只好用手來安慰它。

敏在舞動之餘居然還不忘觀察他的行為,看到他套弄他的陰莖,她便走了過來,在他身前蹲下,纖細的小手緩緩掏出他褲頭裡的碩大,在新鮮的空氣中慢慢套動彥的陰莖……

「喔……」這都是真的嗎?彥幾乎不敢相信,同時又很害怕如果是在做夢,那他要是醒了該怎麼辦?登時一動不敢動了,任由姐姐的小手恣意套動著他的分身,快感在她那柔嫩的小手的撫摸下幾乎就要來了……

套動了一會,她竟然還不滿足,用她那迷人的檀口含住了他的陰莖,像是吃冰棍似的吮吸起來。

「哦。」彥在享受著甜蜜的美好之餘,伸手輕輕撫弄她那暈紅的雙頰,梳理著她那頭柔順的秀髮……

終於,當他的慾望被她牽引到極至,一股灼熱的濃液激射進她迷人的檀口。

彥在射出前的一刻抱緊了她的臉,讓陰莖裡的慾望一滴不剩的發洩到她的嘴裡。

彥接下來本來是想要用陰莖插她的,但她卻吃力地阻止了他,說道:「弟弟啊……怎麼樣都可以,就是別插進來……」

所以彥只能恣意地玩弄她的身體,甚至讓她幫他繼續口交,就是沒有進入她的身體……

那一晚過後的第二天,敏卻像個無事人似的,還是跟平常一樣……於是,彥便得出一個結論,姐姐只要一碰酒就會變成淫蕩女。

當思緒重回腦袋,彥身體深處那股慾望漸漸強烈,當下,他便對姐姐說道:「喝酒好啊!」

淡藍色的燈光下。

屋子裡飄揚著輕柔的音樂。

敏剛剛洗完澡,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麝香。她換了一件白襯衫,衣服的紐扣剛好扣到乳房上方,那豐滿的渾圓似乎已經按捺不住要擠出來似的。

彥看著她那迷人的軀體,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別喝太快,會傷身體。」敏邊柔婉地勸著他,邊為他倒滿。

「姐姐你也喝啊!」彥敦促她,他現在只想快點看到那個表情淫蕩,脫光衣服大跳艷舞的姐姐。

「嗯。」敏也舉起自己的酒杯,可愛的小酒窩露出,慢慢飲盡杯中的酒。

幾杯下肚,敏俏臉開始泛紅,彥望著她,知道他熱切盼望的事情快要發生,他胯下的陰莖也慢慢挺起。

「好熱……弟弟。」敏又一杯酒下肚,嬌吟了一聲,纖手拉了拉領子口的紐扣。

「你熱不熱……我去開空調吧。」她忽然立起身。

彥哪能讓她那麼做,拉住她的小手,說:「喝酒的時候開空調容易生病。」

「哦。」敏嬌俏地瞥著他笑,當真是風情萬種。

沒過多久,敏似乎喝醉了,對彥喃喃道:「弟弟,你看姐姐美不美啊?」

終於等到了這個時刻,彥心中既興奮又驚異。

「美……好美啊!」他迫不及待地說道。

「呵呵。」敏嬌媚地笑著,纖手輕輕拉扯上衣的紐扣,那對豐挺的美乳笨重地彈了出來,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撩人。

彥被她這副嬌美模樣攝走了魂魄,手拿著酒杯,呆在那裡。

「弟弟……你想摸我嗎?」敏望著彥那傻呆呆的模樣「哧哧」笑著,見他仍然沒有動靜,她便伸手握住他的手,帶領他來到自己的玉女峰。

「好軟。」起初是敏帶領著他動,但慢慢的,彥就自己動了起來。

他的手順著她迷人的高聳,輕輕撫搓著,粉紅的蓓蕾在他手指間捋動,柔嫩的乳菱慢慢翹硬。

「弟弟……我想跟你做愛。」敏的臉上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我也想……想啊!」彥訥訥道。

敏燦爛一笑,慢慢坐到他的懷抱裡,櫻唇在他的唇上吻落……彥也熱烈地回應著他,嘴勾住她的丁香瑤舌,慢慢吸吮著。

「嗯。」敏呻吟著,被弟弟的吻所迷醉,小手圈緊了他的身體。

她的小舌芳香甜蜜至極,彥狠狠吸吮著,雙手在她迷人的胴體上游動,不知什麼時候她上身的襯衫已經脫落,她袒露著上身倒在弟弟的懷抱裡,彥一邊享受著磨挲她豐滿乳房時傳來的美好觸感,一邊用自己的胸膛壓緊它們,繼續磨動。

「弟弟……親姐姐吧……快些……」敏動情地呻吟著,下身緊緊靠在他的大腿上。

「我會的……姐姐……」彥經過上次的美好經歷,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現在他就要用他的火熱洞穿她的幽深。

他急促地扒開了自己上身的衣服,將她壓倒在沙發上,她嬌媚的俏臉在燈光下閃耀著誘人的光澤。

「快點……弟弟……」敏漸漸不耐,手指忙亂地抓著他的胸膛。

彥這時也早已蓄勢待發,胯下的火熱還沒有待他去掏早就迫切地擠了出來,在敏那成熟動人的軀體上搜索著水源處。

「快點……啊……」敏急促地喊叫著,纖手抓著彥的陰莖在她的嫩穴上磨動著。

「不是說……不能插進去的嗎?」彥也好希望能插到姐姐的騷穴中,可他們之間是有約定的,所以那是不允許的。

「啊……」敏似乎這才覺醒,靠在彥的身上不再動彈……

彥只是緊緊地抱著她。

第二天一早,彥起床吃早餐的時候發現姐姐好像又什麼都記不得了,連他都差點迷糊,那是真的嗎?

吃完早餐,敏告訴他:「今天我們學校舉行酒會哦。」

「酒會,哦。」彥若有所思地回應她,過了半晌,他才醒悟過來,酒會?

「你這個小傻瓜,你要去參加酒會做什麼?」彥大聲問道,心亂如麻,她又是不知道她是什麼酒品,居然還學人去參加什麼酒會?

「全都只有女生參加的酒會嗎?」他抱著最後一點希望問她。

「是和學校男生部一起舉行的酒會哦!」敏雙手撫住自己的白裡透紅的雙頰天真地笑著。

彥最後僅有的那點希望也被撲滅了……

「完了,姐姐一定會被他們上的……」彥絕望地忖著。

中午的時候敏就去了,因為她要去幫忙準備,她走的時候彥還哭喪著臉勸她:「姐姐,別去了,在家陪我吧?」

敏柳眉微蹙,奇怪的反問:「為什麼?」

暈死,彥登時啞口無言,難道要他坦白她喝醉了就跟街上隨便拉客的那些妓女沒有什麼分別嗎?

所以,最後敏還是去了。

彥自她走後一直呆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從早上一直坐到天黑,腦子裡不停幻想那些男人怎麼如狼似虎地對待他的寶貝姐姐。

而他的姐姐在喝醉後根本一點矜持都不會有,只會哀求那些男人上他,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姐姐是屬於我的,誰也不能搶走啊!」

「嗚……」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坐立難安。

就這樣,彥一食未進的苦等著敏,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當時間停留在夜晚的十一點,彥決定不等了,他要去救他的姐姐脫離那些男人的虎爪。

就在他想要拉開門的剎那,門開了,一身晚裝的敏慢慢走了進來,兩人相對而視。

「這麼晚了,你要去哪?」敏問他。

彥衝上去雙手抓住她的肩膀,焦急地問道:「姐姐,你沒有事吧?那些男人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咦,對我怎麼樣?」敏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他的意思,開心地道:「他們沒有對我怎麼樣。」

彥這時忽然發現自己真的很傻,呆笑幾聲。

敏深情地望著他,忽然道:「我現在好想跟彥做愛啊!」

彥這時也聞到她身體傳來的淡淡的酒味。

敏在他的灼灼目光下開始解開身上衣服的紐扣,沒幾下粉紅的紋胸就袒露了出來。

彥這時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隨著敏將她身上的衣服脫光,豐滿的乳房顫巍巍地抖著……雪白的胸膛好迷人,尤其是她身下丘谷旁那狹長的深邃,讓彥幾乎窒息。

「彥,快來啊……」敏朝他張開雙手,熱情地喊道。

彥熱血沸騰,撲了上去,一口咬住她的一座玉乳,慢慢吸吮起來。

「啊……」敏一動不動,任他恣意而動。

彥抓著她的兩隻乳房狠狠搓揉,乳菱在他的逗弄下開始發硬。

慢慢的,彥將她壓倒到沙發上,一隻手撥弄著她的豐挺,另一隻手撫搓她下身的嫩穴。

敏快樂又難過的呻吟著,俏臉暈紅,美眸迷離,好是動人。

「你下面好濕啊……姐姐。」在彥的動作下,敏的蜜穴淫水已氾濫成災,彥慢慢靠近那裡,好奇地欣賞著。

彥開始逗弄他,雙手撥開它暗紅的肉瓣,看到裡面淫液汩汩的往外滲著,芳香之氣濃厚。

「敏……你的小陰核都硬了呢。」彥用手指搓動著她蜜穴的裡面,攪得敏嬌吟不止。

雖然他們已經有幾次經驗,但像現在這樣這麼仔細的玩弄還沒有過。

「唔……」敏難受地呻吟著,玉手也伸到他的胯下去撫弄他的陰莖。

「敏……幫我舔舔……」她柔軟玉手摸得他的陰莖好爽,他更放肆地要求她幫他口交。

「嗯。」敏答應著,一邊將小嘴湊近他漸漸猙獰的分身,慢慢含住了它。

「喔。」真的好爽,全身的感覺都好好,彥一邊舔食她嫩穴裡的甜蜜,一邊用心感受她的觸動給予他的快感。

倆人現在得姿勢也變成了69狀,互相吸吮著對方的私處。

沒過多久,敏將自己豐滿的美臀抬起,她自己也坐了起來,對彥說:「彥,我想要你的肉棒……我已經受不了了……」

彥全身一震,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問:「真的嗎?不是不可以插進去嗎?這樣好嗎?」

「插進來吧……我好想要彥插我……」敏迷離著雙眼,玉手渴望地撫著他的分身。

雖然說最後的防線就是交合,但是彥真的做夢都想跟敏做愛,所以,不管她會不會後悔,他現在都要把握機會插她……哪怕這輩子可能就只有這一次。

他慢慢站起,將此刻正趴在沙發上的敏的美臀扶正,陰莖順著她那油滑的凹處慢慢插進她的蜜穴。

剛進去的時候敏感覺交合處傳來劇烈的疼痛,但她強忍住了。

「姐姐的淫穴又熱又舒服啊……」彥讚美著,陰莖慢慢抽動著,「撲哧」聲漸漸清晰。

「姐姐會後悔嗎?」彥此刻雖然還有疑慮,但現在也不管那麼多了,他的陰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盡情地插她……

隨著彥粗狠地插入,敏快感也漸漸強烈,身體隨著他的抽動更是急劇地聳動著,迷人的豐乳不停的搖晃著,乳頭一甩一甩,她的瑤口更是浪吟不止。

「姐姐……把屁股抬高點,讓我插深些……」彥扶著她的美臀,喘息說。

「嗯。」敏應了一聲,渾圓的豐臀依言太高。

彥在這時也看清了她後臀粉紅色的菊門,為了能看得更加清楚他將之拉開一點,讚道:「姐姐的屁眼好漂亮啊!」

敏迷離著雙眼,羞澀地嗔道:「討厭啦……」

彥將陰莖用力一送,更加用力地插著她的嫩穴,問道:「你不喜歡我這個樣子嗎?」

敏顫抖著,歇斯底里地喊道:「我……喜歡!」

彥在她身後插了一會,將她身體翻轉過來,讓她坐到自己的大褪上,他的陰莖從下面插進她嫩穴,一邊用手搓揉著她的豐滿,舌頭伸出舔動著另一隻,一邊舒服的呻吟道:「好舒服,好爽啊!」

敏也浪叫道:「我也好……喜歡彥的大雞巴插我……啊……好舒服……」

彥受到她的稱讚更加賣力,隨著深入淺出,敏快感不斷,浪叫聲不絕於室。

「啊……」

「彥……改插我的肛門吧……」敏想讓弟弟插自己身上的每一個肉洞,在每個地方射精……

彥愣了一下,隨即點頭道:「好啊!」

他將陰莖慢慢拔出,先讓敏躺在沙發上,他的陰莖慢慢移到她的菊門處,先試探性的頂了頂,隨即狠狠的插了進去……

由於陰莖上沾滿了她的淫夜,已經很滑膩,雖然菊門處很緊,但還是一鼓作氣插了進去。

「啊……」這次開苞的痛苦就不是開前面的那種程度了,只痛得敏哇哇大叫起來。

隨著插入的體驗,彥發現插在肛門的快感好像更加強烈,雖然進口處有點緊緊的,但裡面夾得他的陰莖十分舒服,彥插得更爽了……

也不知插了多少次,彥終於感覺要射了,便大聲喊道:「姐姐……我要射了啊……」

敏迷離著雙眼,呻吟道:「射吧……大量的射出來吧……」

結果,彥在她體內射的時候敏也來了高潮,高潮來臨時她緊緊地抱著彥的身體,享受著高潮帶來的快感……

看著彥滿足的在自己身上喘氣,敏溫柔地笑著,笑意裡帶著種狡黠味道,至於她想的到底是什麼,彥也不願去想了,只要能一輩子抱著姐姐,在她的身體裡射精,他就滿足了。

此時,在另外一個地方……

「他們這些笨蛋,還想灌醉敏,以敏那種海量酒品再多幾個也是白搭。」幾個女人站在一起望著一群醉倒在地上的男人討論著。

「算了,不管他們了,咱們回家吧。」

隨著人一一離開,地上就只剩下幾個躺在地上兀自呻吟的男人,有些手裡還抱著空酒瓶,嘴裡流著涎水,猥瑣得讓人不敢直視……

依稀還能聽到他們喃喃叫著敏的名字……

【全文完】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媽媽的穴真緊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媽媽的穴真緊
大膽人妻
目睹老婆被姦
下屬的騷妻
兩個女友換著玩
性感的朋友
紅杏出牆的姊姊
人妻萍的淫蕩日記 – 夜市篇
擔任空服員的舅媽
脫衣舞俱樂部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