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間欲的心魔 近親亂倫

(一)

「思想,是最自由的。因為我們可以在思想的國度裡,恣意的徜徉,世界上最堅固的牢寵,也無法禁錮得住它。每個人都擁有這一個最自由空間,世人所認定的一切罪惡、污穢、卑劣、下流、羞恥的事物,都曾經,也一直都存在於每個人的這個空間裡。因為它自由,而且絕對的隱密,所以它滿足了許多人在現實世界裡無法得到的發洩。」

「大多數男人見到美女,馬上會在這個世界裡出現和她性交的畫面。而大多數的女人,見到不錯的男人,也會在她們的世界裡出現最禁忌的影像。尤其是有過性經驗的女人,一定會在這個世界和這個男人盡情的性交,而在她這個世界的男人,也一定擁有她最滿足的陽具,填滿她陰道的每一寸肌肉。再神聖的貞節烈女都不例外。」

「大部份男人在懂得自慰的兒童時期,第一個出現在他這個世界的女人,通常都是自己的母親,母親的角色,往往扮演著男人在這個國度裡,初期的性交對象,而隨著男人接觸的女性漸增之後,這個和他在思想的國度裡性交的對象才會慢慢改變,通常接替母親角色的,往往是小學同班的美女,而在這個過程中,母親和這個美女,會不斷交替的和他性交。如果母親並不漂亮,那麼慢慢的,母親會隨著時間而退出他這個世界,相反的,如果母親是個美女,而且溫柔,那麼和母親就可能一直存在於他這個世界,不斷的和他性交。尤其如果一直沒有更佳的對像出現,那麼這樣的畫面,會一直留存到他成人。所以,戀母情結每個男人都有,只是時間的長短不同而已。」

「同樣的,女人在成長過程中,通常第一個在她的世界,把陽具插入她陰道的男人,往往是那曾經抱過她、親過她的父親。也同樣,隨著時間,這個國度裡的男人不斷的更換,甚至,在女人過了三十歲,性慾最強烈的時段裡,在她的思想國度裡,甚至和她性交的男人,是自己最疼愛的兒子。和兒子性交,會給女人一種安全、溫暖、擁有的滿足。」

「但這個國度裡的一切,都不允許它出現在現實世界裡,因為,現實世界視這些為罪惡,無法被接受的罪惡。所以,每個人都活在兩個世界裡,一個是現實世界,一個就是思想世界。」

「如果妄想把思想世界的事物,帶到現實世界來,那就會造成痛苦,造成罪惡。除非……」

玉玫翻閱著兒子電腦上的筆記,不自覺的隨著文字敘述而進入了自己的「思想」,她愈讀愈心驚,尤其是後面的描述,彷彿就在說她一樣。

的確,她無法否認,她確實曾經將許多陌生的男人,在驚鴻一瞥之後,將他們帶進自己的「國度」裡,和他們性交,可是,每當她回到現實世界,她總是覺得羞恥和骯髒。而真正在這個國度,令她流連忘返,一次又一次都能滿足她需求的男人,就是她的兒子。在她的國度裡,她不只一次的和兒子性交,即使她回到現實之後,她仍然能夠感覺到那股騷熱的快感。

尤其是最近這幾年,兒子長大了,魁梧的身形,結實的肌肉,每每讓她不小心就跑進了那屬於她自己的國度。甚至,她時常在兒子沐浴之後,望著他內褲隆起的輪廓,當場就把兒子帶進了自己的世界,瘋狂的和兒子性交,讓兒子內褲裡的真實尺寸,抽插著她的陰道,撞擊著她的子宮。

玉玫從來沒想過,兒子竟會去剖析這種心理,看了兒子的這篇筆記,她突然覺得,這屬於她私人最不可能被知道的秘密,彷彿被兒子窺視得一清二楚一樣。

任何人秘密被窺探時,都應該生氣的,但她不知道該生什麼氣,該生誰的氣?

氣兒子窺視她的心情?但這不過是兒子的筆記而已。

她覺得羞愧,可是,這樣的羞愧情緒,卻帶著些許從未有的叛逆,這樣的叛逆情緒,讓她既緊張又有點興奮。她從來就沒想過,這些純屬於自己秘密的空間,要把它帶進現實世界來,可是,兒子的筆記,好像有股魔力一般,讓她蠢蠢欲動。

尤其是筆記最後「除非……」二字,下文呢?除非怎樣?兒子寫到了這邊就停了。玉玫翻遍了電腦的每個資料夾,都找不到下文!

屬於四十歲女人的秘密,好像整個被挑逗起來了一樣,玉玫呆呆的望著筆記上的字句,不自覺的又進入了她的私秘世界,曾經和兒子在這裡狂亂性交的每一個畫面都一一的重覆著,被兒子的陽具填滿著陰道的快感,再次的狂襲她的腦神經。

玉玫不自覺的將手伸入自己的裙底,三角褲早已經濕了,她的「思想國度」

開始和現實世界有了初步的交錯,因為她第一次把她的秘密帶了出來。

「嗯……唔……寶貝……干我……再用力干你媽……嗯……好粗的雞巴……好……媽喜歡給你幹……小屄只給你幹……嗯……」

玉玫不自覺的從口中呢喃出她私密世界的話來了。

「啊……唔……嗯……啊……快……用力頂……用力干……媽要洩了……啊……親兒……媽要洩了……嗯……」

玉玫竟就坐在兒子的書桌前,手淫得洩了!

「咚」一聲,桌上的茶杯被她的腿給踢倒,她剎時心頭一驚,猛然的正襟危坐。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當她看到自己的三角褲褪落到膝蓋,手上沾著陰戶濕淋淋的愛液,她知道自己已經打開了這道最隱私的門了。

玉玫將陰戶擦乾,再把三角褲穿上,然後關上了電腦,再把書桌上的水漬擦拭。 (二)

傍晚,兒子回來了!

她不敢再看兒子淋浴後只穿著內褲走出來的樣子,她怕自己的眼神會在兒子面前洩露了秘密。以往,她都會在門外,幫兒子遞過衣褲,但這次,她躲進了廚房。

「媽……媽!我的衣服呢?」兒子竟走進了廚房,玉玫卻不敢回頭。

「哎!自己去找嘛!媽在忙!」

「媽!你去幫我拿嘛!我來就好!」兒子逕自靠向玉玫身旁。

玉玫只得低頭轉身,但是眼睛卻不自主的瞄了一下兒子內褲上隆起的輪廓,她的內心又打了個顫!在走出廚房的過程中,她不小心又讓兒子在她的世界裡,把內褲裡的肉棒,插入了自己的陰道。

餐桌上,玉玫顯得相當不自在,平常的母親樣子,在此刻竟半點也找不到,反倒是兒子像是好整以暇似的,一直死盯著她看。

「小偉!你……幹嘛一直盯著媽看?」玉玫心下實在有些悶氣,彷彿被兒子整了一樣。

「媽!沒啦!你今天……特別的漂亮哩!」小偉說。

「媽每天都很漂亮!」玉玫終於擺出了像母親的態度說。

「哈!是是……」小偉笑道。

「笑什麼?難道媽丑啦?」

「誰說的,媽是我心目中最美麗的女神哩。」小偉舉手做發誓狀。

「貧嘴!」玉玫彷彿從兒子的音調裡,聽出兒子在向她求愛的聲音似的,竟像撒嬌似的回了兒子一句。

河堤一但缺了口,河水就一發不可收拾的奔洩而出。當晚,玉玫私秘世界的一切,一點一滴的流入了她的床,慾望像河水一樣的奔流不已,淹沒了她的全身。

「小偉……干我……乾媽媽……唔……唔……乾媽媽的小屄……」

玉玫洩了一次又一次,在恍忽中,她彷彿看見了兒子就站在他的床前,挺著那根從她陰道裡抽進抽出的陽具,但她實在太累了,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哪一個世界了,她就這樣睡著了。 (三)

現實世界的光線,往往會讓人變得冷靜,第二天玉玫醒來,當然忘了她另一個世界的一切,但是,在她下床走向浴室時,下體濕濡的感覺,讓她又再想起一切,她脫下了濕了一片的三角褲,正要打開水龍頭沖洗中間那一部份時,她的手停住了。

她赤裸著下體,奔向兒子房間,打開電腦。

在「除非」二字後面,兒子又寫了。

「除非彼此的思想國度裡,在同一段時間,彼此性交的對象,都是彼此。」

玉玫再往下看。

「而且,兩人同有結合現實與思想的想法,但是,兩人絕對都不想在現實世界裡先開口提出,因為,突兀的想在剎那間企圖把兩者合一,是注定會失敗的。」

「唯一辦法,就是試探,一次又一次的試探,用言語,用動作,用肢體,用一切現實世界的方法,開一扇窗,讓對方來窺探自己的思想世界。」

「如果對方看到了自己最私密的思想世界,也願意打開一道門,讓你也進去看看,那麼,就是讓兩個世界合而為一的契機了。」

玉玫看到了這裡,心裡撲通通的直跳,試探!要如何試探呢?

她再繼續的往下讀。

「通常當兒子問媽媽『一個人在家寂不寂寞?會不會無聊?』之類的話,在潛意識裡都隱藏著性的意識,那迴響在兒子另一個世界的聲音,可能就是『一個人在家時小穴癢不養?想不想和兒子性交?』。」

「而如果媽媽對兒子說:」你長高了!比媽還高一個頭呢!『,在媽媽的意識裡,可能就是:「你長大了,雞巴一定也很長很粗吧!媽要你的龜頭頂進媽媽的小穴』或是『媽媽有個英俊的兒子,真不放心哩』,意思是『媽媽有個英俊的兒子,真是高興,如果你能只屬於媽媽,每天給你幹,不知道該有多幸福!』。」

玉玫看了這兩段文字,看得心頭又是狂跳,「一個人在家寂不寂寞?會不會無聊?」不正是兒子昨天問她的話嗎?而她自己在前天晚上,兒子從浴室裡出來時,望著兒子內褲的輪廓,盡情在自己的世界和兒子瘋狂性交之後,也對兒子說了「你長高了,比媽還高一個頭呢」的話。她不能否認,她的確心裡想的,就是兒子筆記上所寫的一切。

兒子幾乎已經窺透了她的一切,這讓她感覺到一種異常的恐慌,但在恐慌當中,卻又有著莫名的興奮和緊張。緊張得她握著滑鼠的手都顫抖了起來,她只是想不透,兒子怎麼如此明白她的內心世界?她自信自己從來都沒露出半點痕跡啊!

玉玫再繼續往下讀。

「單親媽媽和兒子的世界,母子性交與永遠佔有彼此的渴望,往往存在於日常生活中的每個細節裡,而且會越來越不加掩飾,因為只有母子兩人共處一室的條件,是一種穩藏的鼓勵,這就像四下無人時,人人都不會再有道德,人人都可以手淫一樣。單親媽媽和兒子性交,就如同四下無人一樣,除了屋子裡的兩個人,不會有外人得以窺見,而且,渴望性交的母子,即使還沒開始正式性交,都早已經思考過這個問題,絕對不會讓任何外人知道的。」

「存在於日常生活當中的性交暗示,往往是母子同時進行的,尤其是媽媽是最先開始的挑逗者。浴室裡換下來的小內褲,是媽媽對兒子的挑釁,攤在洗衣籃上面的性感三角褲,每一個細節都是信號。黑色的透明蕾絲是在說『媽媽期待和兒子來一次大膽的性交』;白色的蕾絲是在說『媽媽的陰毛都露給你看了』;紅色的蕾絲則是說『媽媽的陰道發熱,可以馬上插進來了』。而款式如果是又小又窄的丁字褲,就是說『不必脫媽媽的內褲,撥開小細布,馬上干我』;而直接把內褲包裹著小屄的地方攤在上面,讓泛黃的尿漬,淫液留下的痕跡直接對外,就是在說『媽撥開了陰唇,讓你看、讓你摸、讓你舔媽媽的屄』。」

玉玫看到這裡,雙腿已幾乎酸軟得無力站起來,兒子是完全的破解了她的內心世界。但是,她為何平常都沒意識到兒子也一直有在暗示她什麼呢?

玉玫接著往下看。

「兒子對母親的暗示一向很簡單,穿著緊貼的內褲,讓陰莖的輪廓完全的畢露在母親的視線底下,偶爾讓它勃起,多誇張都沒關係。它是在向自己母親炫耀,告訴她『兒子的肉棒隨時都可以進入你的身體』。」

「但是,不管彼此的暗示有多明顯,要想讓彼此的幻想世界合而為一,就需要有一方敢於做出大膽的動作或直接肢體的碰觸,例如吃飯時,媽媽刻意走到還在吃飯的兒子身後,雙手環抱一下兒子的脖子,將臉放在兒子的肩上,輕聲的吹氣在兒子的耳朵說『媽做的菜好吃嗎?』;或是兒子走下媽媽身後,雙手揉捏媽媽的肩膀說『累不累?我幫你按摩吧!』,當然,媽媽的意思是說『媽媽的菜好吃,媽更好吃,知道嗎?』而兒子的意思是說『我幫你按摩,揉楺你的奶子好嗎?』。」

「肢體的暗示是讓彼此的世界合而為一的第一步,接下來……」

玊玫看到了這裡,又找不到下文了。

「接下來怎樣?」玉玫的內心世界已經迫切的期待著和兒子的世界合而為一了。

關了電腦,玉玫又在兒子的書桌前手淫了幾次,也在自己的世界裡,又和兒子性交了無數次。

看著手上昨夜淫液氾濫的蕾絲三角褲,她想到了兒子筆記裡的話!「試探」!

她呆了許久,最後決定不洗,暫時把三角褲收了起來。 (四)

到了下午,兒子回來前,她把那件沾著白色體液的三角褲放進裡浴室裡,洗衣籃的最上層。她知道,兒子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他一定會看見的。

果然,兒子進了浴室之後,洗的時間,比平常多了一倍,而且大都聽不到淋浴的水流聲。

終於,兒子洗完澡,離開了浴室。玉玫找了機會進入浴室。

玉玫一眼就看見了洗衣籃上面,她原本捲成一條,只剩陰部部分攤在外面的三角褲,已經被攤了開來,並且,旁邊平躺著兒子的內褲,而更令她心跳不已的是,兒子的內褲上,有著一灘精液。

她首次的「試探」,馬上就得到了兒子的回應。這不禁讓玉玫開始緊張了起來,她的現實世界和思想世界在交戰著,她到底該不該再玩下去?她只要一想到即將會在現實世界裡和兒子性交,她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玉玫胡亂的洗了個澡,擦乾了身體。正當她拿起那件新的三角褲要穿上時,她的思緒又飛進了自己的世界。這件小小的透明三角褲,不就是為兒子而穿的嗎?

想著想著,又不小心在自己的世界裡,讓兒子粗大的陽具插進了她的陰戶。

玉玫也用了一倍的時間才離開浴室。

晚餐的餐桌上,玉玫從廚房端出了最後一道菜之後,手不禁有些顫抖,因為她很想照著兒子筆記上所說的,從兒子後面抱著兒子,把臉放在她的肩上,問他一聲「媽做的菜好吃嗎?」可是玉玫冷靜不下來,她怕自己一開口,話也是顫抖的。

玊玫邊吃著,一邊抬起頭故做鎮定的瞄著兒子吃飯的神情,她看著兒子自在的樣子,不禁有些惱怒,自己彷彿一隻待宰的羔羊一樣,兒子卻老神在在。可是,她明白是她自己去偷窺兒子的電腦的,她不知道兒子到底只是把他的世界關在電腦裡而已?還是真的企圖把他的世界和自己的母親合而為一?

玉玫邊吃邊發呆著,突然一隻手掌按在她的肩上。

「媽!累不累?我幫你揉一揉吧!」

「哦……好……好……」玉玫心裡又開始緊張起來,昨夜兒子筆記上所說的,兒子現正在照著進行著。

玊玫緊張的心情讓她全身繃得緊緊,她知道此刻兒子的視線正在往下盯著她半露的乳溝,她還為此特別穿了件寬鬆的T恤,好讓兒子真來暗示時,可以看得更深入,看得更多。玉玫只恨自己還不夠大膽,她本來是考慮不要穿胸罩的,那就可以讓兒子直接看到她已挺挺起來的乳頭了,但是這樣明顯的激突打扮,她還是做不到。

「媽!舒服嗎?」兒子的手輕輕的揉捏著,時而往下在鎖骨的地方輕輕掃過,時而好像一雙手掌要猛向自己的乳房進攻,用力的抓著它一樣。

「嗯……好了,媽很舒服了……」玉玫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已經有點濕熱了,再揉下去,剛才換上的三角褲可能又已又再換一次了。

一頓飯吃完,玉玫已經在她的世界裡,在餐桌上和兒子狂野的性交了好幾次了,彷彿扒一口飯,兒子的肉棒就在她的陰道裡衝刺一次一樣。玉玫的世界裡,她早已全身被兒子脫光,雙乳壓著餐桌,兒子正從背後在抽送著她的陰戶。她望著桌上的調味瓶,邊夾著菜,邊想著桌上的調味瓶正在隨著兒子的抽送撞擊而震動著。

晚飯終於吃完,玉玫洗好了碗筷,兒子已經又關進他的房間了。

玉玫知道,兒子又繼續往下寫了,她意識到當她明天再打開兒子的電腦後,一定會有令她更加緊張的內容。

她有時又氣又惱,氣兒子的氣定神閒,惱自己的膽小沒用,明知道兒子已經一步一步在「明示」了,而自己怎樣都拉不下做母親的尊嚴,去向兒子做更大膽的表白。她明白母愛和性愛對她而言,早已是同一個代名詞。

一夜胡思亂想,又在自己的世界裡和兒子瘋狂的性交了幾次之後,終於昏沉沉的睡去。

大門關上的聲音讓玉玫醒了過來,她知道兒子出門去了,於是不加梳洗便飛快的衝到兒子房間打開電腦,開啟了那個叫「兩個世界」的文件檔。

「肢體的暗示是讓彼此的世界合而為一的第一步,接下來……」

接下來小偉又寫著:「做母親的不論再怎樣暗示兒子,都不可能先放下母親的尊嚴去向兒子求愛的,這是做母親的最大困擾,而事實上,母親一句話都不必多說,一切暗示的進行必需持續下去,母親從自己的暗示所得到的回應,會更覺得刺激緊張,越加露骨的暗示,興奮程度就越高,但,母子兩人的世界終要合而為一的,言語是多餘的,時機成熟時,不必言語,母子兩人就會自然而然的……

開始幸福快樂的性交生活了!「

兒子又看出她的矜持了,玉玫繼續往下讀。

「做媽媽的已經習慣將沾著體液的性感三角褲放在最上層讓兒子欣賞她濕潤的小屄,兒子也每天都樂於這樣的幻想著媽媽陰戶上濕潤的樣子,所以兒子如果慢慢懂得媽媽的內心世界,那麼,他可能會把自己內褲上沾著精液的地方,壓在媽媽三角褲包裹著濕潤小屄的地方,這象徵著兒子正在幹著他的媽媽,也象徵著兒子把精液射進了媽媽的子宮裡……」

玉玫看到這裡,不由得想到昨天那件被兒子欣賞過的內褲還在浴室裡沒洗,於是她趕緊到浴室看看。

果然,自己的三角褲不但已被兒子的內褲壓著,當她拿起來的時候,兒子的精液還從她的三角褲中間部位,拉出一條透明的絲線。看得玉玫的陰道彷彿又被兒子的肉棒插入一般,不由得又火熱了起來。

回到電腦前,玉玫繼繼往下看。

「當媽媽拿起母子兩人緊貼在一起的內褲時,媽媽的世界裡,已經能更深刻的感受到兒子肉棒插入陰道時的快樂了,因為這是兩個世界結合的訊號。」

「接下來,媽媽的新內褲一定又濕了,其實,濕了的性感內褲,不一定是要放在浴室的洗衣籃裡,有時,如果不小心把它遺落在沙發上、地板上,甚至是兒子的床上,那也是一種情趣的暗示。」

「最後進入關鍵時刻,就是文字的表白了,媽媽絕對是不可能向兒子說『干媽媽好嗎?』兒子也不會向媽媽說『媽,讓兒子插你的屄好嗎?』,所以,最後就要靠文字來進入最後階段,文字,會變成母子間直接性愛告白的管道和另一種情趣,因為,不論彼此怎樣暗示,誰都會怕一時的莽撞而弄僵了母子原本的相處模式。而做兒子的也必需得要媽媽的文字確定,才能一直的享受著母子兩人性暗示的快樂與刺激。」

「如果媽媽懂了這個原由,那麼,可以在電腦上留下隻字片語,讓兒子完全確定,媽媽真的很想要和兒子性交。」

玉玫看到這裡,手已經開始有些衝動,衝動的想在電腦上留下求愛的告白。

寫什麼呢?玉玫心裡不斷的出現各種字眼:「兒子!快來幹我!」、「媽想要插屄」、「媽的小屄要兒子的肉棒填滿」,甚至「兒子!看到留言,馬上找到媽,脫下媽的小內褲,把媽壓在任何地方,狠狠的幹我!」。

玉玫大膽的把這些字眼一句句打了上去,又再刪掉,每一句都讓她覺得是親口對兒子說的一樣,讓她覺得快感十足。

最後,玉玫終於決定留下了一句她不再刪的話:「媽懂了!」。也不再關上電腦,就讓電腦開著,也讓開啟的筆記開著,讓兒子確切的知道她已經都看過了,也都接受了,也等於把主動權交給了兒子。 (五)

下午,玉玫終於等到兒子回來了,她已經把自己又沾滿了淫液的紅色蕾絲三角褲平平整整的讓它躺在兒子的床上了,只要兒子一進房間就會馬上看到那醒目的顏色。

玉玫暫時避開了兒子的眼神,因為她已經把胸罩脫了,T恤上很明顯的可以看到她激突的乳頭。她知道兒子正在盯著她的雙乳。

兒子進了房間,玉玫心口跳得異常快速,胡亂的進廚房把菜端了出來。

「媽!我房間換下來的衣服幫我拿去浴室,好嗎?」兒子從房間出來,明顯的兩眼透露著火熱的訊息,對著正從廚房走出來的玉玫說。

「嗯!」玉玫應了一聲,緊張的走進兒子房間,她放在床的的紅色內褲已經不見了,電腦還開著,上面又有了新的文字。

玉玫不由的坐了下來,看到筆記本上一串的文字,竟然是她打了又刪去的大膽露骨字眼:「兒子!快來幹我!」「媽想要插屄」「媽的小屄要兒子的肉棒填滿」「兒子!看到留言,馬上找到媽,脫下媽的小內褲,把媽壓在任何地方,狠狠的幹我!」

這時她才猛然想到筆記本有回復功能,這讓她的內心世界更赤裸裸的全攤在兒子面前了,她不禁又羞又急。

她繼續看兒子的新留言。

「當媽媽把自己濕潤的內褲送給了兒子,又脫掉了內衣來迎接兒子回來,又打下了向兒子求愛的告白,那麼兒子必然會找一個適當的時機,給媽媽一個驚喜的。」

兒子就只寫到這邊,玉玫從又羞又急變成一種熱烈的期待,期待兒子要給她的「驚喜」。

「媽!我再幫你按摩一下好嗎?」兒子的手又搭上了玉玫的肩膀。

「嗯……好……」玉玫放下筷子,內心又開始的緊張了起來,因為她知道這個角度可以讓兒子完全的看清楚她飽滿而又高挺的雙乳。

兒子的手又慢慢的滑向鎖骨的位置,用手指順著鎖骨來回的輕撫著。

「連自己敏感的地方兒子都探索到了,再來呢?是不是要直接往下……我該怎樣反應呢?」玉玫緊張得身子都繃得緊緊,除了兒子手指的觸感讓她興奮之外,內心也不斷的掙扎著該如何回應。

兒子的手真的順著鎖骨往下了,手指的前緣已經探進了玉玫的領口,但來來回回都沒觸碰到她的胸部,這讓玉玫心裡一直七上八下,口裡不自覺的「嗯」出聲音來。

「好了,媽!有舒服一點嗎?這樣夠不夠?」兒子的手突然離開了她的領口。

「嗯……有……夠……夠了!」玉玫知道兒子在挑逗她,引起她的興奮,甚至企圖想讓自己更加期待進一步的接觸,而事實上,兒子是成功了。

h玉玫在廚房一邊洗著碗,一邊想著。

「他要給我的驚喜,會不會等一下進來廚房,就從後面撩起我的裙子,脫下我的內褲,或是……直接把我壓在流理台上,從後面直接就……開始干我了?」

玉玫期待又緊張,裙子裡特別為兒子穿的蕾絲丁字褲,小到只能遮著她的縫穴,濃密的陰毛全都是顯露在外面的,只要兒子撩起她的裙子,就會看到那一小塊布,早已經濕淋淋的等待他的穿越。

玉玫慢慢的洗著,但兒子一直都沒進廚房來,直到最後一個碗洗好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她的背後。玉玫心裡開始狂跳著,把動作又放慢了下來,等著兒子的下一步。

「媽……」兒子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嗯……」玉玫沒有回頭,只是低頭輕應一聲。

「辛苦你了,看,都流汗了!」兒子用手輕撫著自己的後頸,撫弄著耳後的髮梢。

「嗯……還……還好……」玉玫都聽得出來自己顫抖的聲音了。

「這麼熱的天,在家裡,就別穿得那麼多,看你的衣服都濕了。」兒子說著,一手已經往下在撩她的T恤。

「嗯……是有點……有點熱……」玉玫感覺到兒子已經將她的T恤撩到了肚臍的位置。

「那……脫下來好嗎?」兒子說著,已經將自己的T恤撩到了雙乳的高度,只要再往上,那自己的雙乳就將要「脫穎而出」了。

「嗯……隨便你……」玉玫已經不知道該做拒絕的回應了,甚至,她一點都不想拒絕。

終於,T恤摩擦過她的乳頭,已經被兒子掀到了乳房的上頭,雙乳像彈跳似的,彈了出來。

玉玫不再言語,自動將雙手高舉,讓兒子把她整件T恤脫了下來,自己已是上身全裸的呈現在兒子面前了。

「媽!有時候你會不會覺得,如果我們在家裡面,不管做什麼,只要關起門來,會自由自在很多?」兒子說著,雙手已從她的腰開始輕撫上來。

「嗯……當然,不管我們做什麼,都不會有人知道。」玉玫脫口而出的「回應」,連她自己都被自己的大膽而嚇了一跳。

「媽……我們都穿太多了……」這時兒子已經將雙手按在她的雙峰上面,胸口已緊緊的貼在自己赤裸的背上。這時她才感覺到,兒子已經脫了上衣,因為背上傳來的感覺是肉跟肉的接觸。

「嗯……」玉玫知道母子的這最後一道關卡就即將要突破了,她輕哼著享受兒子雙手在自己乳房上的愛撫。

「媽……讓我幫你擦汗……」兒子將臉貼在玉玫的脖子上,開始用舌頭舔著她的頸子。

「嗯……」隨著期待的到來,和兒子的親吻,玉玫已經興奮得身子輕輕的顫抖著。

兒子順著脖子的親吻,已經慢慢移到了玉玫的臉頰,一手仍在揉捏著她的乳房,一手順勢將她的臉扳了過來。這時玉玫唯一能做的,就是閉上眼睛,輕啟朱唇,等待兒子熱情的接吻。

「滋……」終於,兒子的雙唇印了上來,並且強力的吸吮著,讓她不由得也伸出了舌頭,探進了兒子的嘴裡。

「滋……滋……滋……」這是玉玫久逢甘霖的一吻,讓玉玫主動的翻轉過身來,熱烈的抱著兒子,忘情的吻著。

l直到玉玫發現一個火燙的東西正頂著自己的小腹,才發現,兒子已是全身赤裸,粗大的肉棒如她平常在兒子內褲印痕上所見到的一樣,已高高的挺舉在她面前。

「媽……我們是一體的,有什麼關係!」兒子的話,好像帶著一股魔力,尤其是說到「一體」,讓玉玫心裡又想到了兒子的陽具插入她陰道。

「是啊!」玉玫已沒什麼好再矜持的了,心防早已被兒子完全攻佔,於是她自己緩緩的解開了裙的拉鏈,任由裙子滑落。

此時母子兩身上,只剩玉玫精心為兒子所穿的性感丁字褲而已。

「媽!你的身材好美,沒人欣賞真是可惜哩!」兒子兩眼直望著她陰毛。

「你不正在欣賞嗎?」玉玫的靦腆和緊張彷彿一下子就沒了。

「媽,我們以後在家,就這樣好嗎?又自在,又沒人知道。」

「好啊!當然好啊!」玉玫主動的再次吻著兒子說。

「媽,你比我多一件呢!而且……濕了……」兒子說著,手已經探進了她的三角褲裡。

「滋……你也……比媽多了一根……」玊玫似完全得到解放一樣的,狂烈的吻著兒子的臉,一手握住了兒子火熱的肉棒。

兒子的手指已經探進了她的陰唇,輕輕的在她濕黏的肉壁上愛撫著。

玉玫也已將自己濕淋的的小內褲褪到了小腿,然後讓它自動的滑落在地板上。

兒子低下身子把玉玫的這件內褲撿了起來,並把她抱起,往客廳走去。

「媽……我們的世界,可以從這裡進出,是不是?」兒子在客廳地板上也撿起自己已經沾了精液的內褲,將母子兩的內褲並排在餐桌上。

「嗯!別分開它……讓它們結合……」玉玫主動把自己內褲淫水濕潤的部位,貼在兒子精液的位置。

「媽……你看,我們的世界,結合了,不是?」兒子將兩條內褲在玉玫面前慢慢張開,兩人下體部份黏著的白色分泌物,拉成了一條絲線。

「兒……嗯!我們的世界……結合了……」玉玫此時已經完全的開啟了自己的隱秘空間。她轉身將乳房貼近兒子的胸口。

「媽……你的世界……是怎樣的美妙呢?」兒子的手,又再撥開了她的陰唇。

「媽媽的世界,一直是空著的……一個空虛的地方……等著兒子來填滿它。」

玉玫的手也握著了兒子的肉棒。

「媽……讓我看看你的世界……」兒子將玉玫抱上了餐桌。

「媽媽的世界……只要你把這根雞巴……插進媽媽的小屄……你就會看見了……」

玉玫握著兒子的陽具,媚眼如絲的說。

玉玫將兒子的肉棒引到了陰戶,慢慢的頂開了陰唇。

「小偉!準備好了嗎?我們的世界,要結合在一起了!快……乾媽媽!」

「滋」一聲,兒子的陽具,終於插進了玉玫已經濕淋淋的陰戶了。

「啊!」玉玫歡喜的高聲呼喊了出來。終於,她把幻想的一切都攤在兒子面前,和兒子分享這世上最隱秘的空間。

「媽……在我的世界……每天都這樣幹著你……知道嗎?」小偉慢慢的開始抽送著。

「媽也一樣……每天都要給你幹……媽才睡得著……啊……啊……」

「媽……我幹你的時候……你都說什麼……」

「啊……嗯……親兒……你的大雞巴……天生就是要來乾媽媽的……媽媽的小屄……讓兒子干……才會爽……干吧……媽媽三個洞……都要給你插……讓你干……口交……干屄……肛交……隨你愛插哪裡……你早已經插過媽媽的小屄千百遍了……啊……在床上……媽趴著讓你從後面插……在浴室……媽邊洗澡邊站著讓你插……在客廳……媽媽親你的雞巴……你吸媽媽的小屄……啊……就像現在……給你幹……對……你抱著我……邊走邊干……啊……啊……親兒子……媽要給你幹……給你插……媽的小屄只給你幹……干我……再干我……」

兒子抱起玉玫,一邊走回廚房,一邊抽送著。

「啊……就是這樣……從後面乾媽媽……好爽……好美……啊……壞兒子……偷進媽媽的世界……讓媽都沒有秘密了……壞兒子……幻想變成真實……感覺……好棒……好快樂……啊……」玉玫趴在流理台上,讓兒子從後面抽送著。

「媽,我以為只是我這樣想,沒想到……你也一樣……好棒啊!」

「壞死了……知道媽會看你的電腦,故意打那些……誘惑媽……真是壞兒子……」

「是你自己已經誘惑兒子好多年了,我再不做點事,那不苦了媽了?」

「嗯……好兒子……真孝順……啊……壞兒子……」

「一下子好兒子,一下子壞兒子,媽,我到底好還是壞?」

「又好又壞!好兒子,懂得媽媽的世界,幹得媽好爽,壞兒子,一直想幹自己親媽媽的壞兒子……啊……寶貝兒子……媽又要洩了……」

母子倆的性交,繼續轉往浴室裡繼續著,玉玫因高度的興奮而一洩再洩,兒子也因和自己母親性交而一再勃起,一再射精到母親的陰道裡面。抽送著,母子兩人最隱秘的世界,終於合而為一了。

而後,性交,就是那把開啟這世界唯一的鑰匙。【全文完】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熱門小說:
被大雞巴滋潤的日本學生和媽媽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回憶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嫂子,我要進去了
媽媽是頭大奶牛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別人的老婆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三個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