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傳統 近親亂倫

孔泉從學校來,他很高興,因為今天他的演講得到了全校師生的認可,贏得了一片掌聲。

他從小就很會講,他憑著這個天賦在學校裡騙了不少女孩子,每個被騙的女孩子都毫無怨言的繼續讓他騙。

現在,有十三個女孩子仍繼續同他保持著性關係。

他有一個好友,是他的死黨。

是一個十分英俊的傢夥,也很得女生的傾慕,甚至比他更會玩女人,他的名字叫王歡。

王歡是那種天生就討女人喜歡的男孩,凡見到他的女人,都會對他有好感。

而且,他不但能得到少女的好感,更能讓少婦和中年婦女為他著迷!更奇的是,六、七十歲的老婦對他也「愛護」有加!孔泉最佩服的就是他這一點,把他視為「大哥」。

他的十三個馬子各個都讓王歡上過,他也覺得沒什麼。

女人如衣服,兄如手足!當然,王歡也常把泡過的馬子讓給他玩。

有時候,兩人同時跟幾個馬子一起玩,玩得那些騷貨上了癮,經常約了兄倆一起玩性派對。

現在的女孩開放得很,只要泡上手,讓她爽過幾次,她的性慾就變得特別強,反過來她會不斷的向你求。

「我來了!」孔泉邊說邊脫鞋,他家是日本式榻榻米佈局,他的老爸是個中日混血種,所以生活習慣日本味較多。

「少爺來了?」管家張嫂笑嘻嘻的迎了出來,神情十分曖昧,雖然已四十六歲了,卻保養得白白胖胖的,圓臉大眼,可謂徐娘半老,風韻尤存。

她在孔家已干了十二年,因十分識趣能幹,深得老爺夫人的喜愛,所以早在八年前就當上了孔府的大管家。

當年她三十四歲死了丈夫,一個寡婦,帶著兩女一兒如何生活?幸一好心人將她介紹到孔府當擁人。

孔府乃大富豪,傭人的工錢遠比一般富豪請的傭人高幾倍,所以凡是進了孔府當傭的婦人都死心塌地伺候人,都希望長久在孔府當傭,誰都不願再出來。

她本長得豐滿白淨,為人又善於察言觀色,那孔老爺是個色中餓鬼,雖已有了七房姨太太,卻仍然常打丫鬟和僕婦的意,自然不會放過她。

她也識趣的買弄風情,把一個豐滿熟透的肉體讓孔老爺玩個夠,樂得孔老爺沒多久就讓她當上了大總管。

凡進了孔家的婦人,不論老少無不被孔老爺上過,但卻無一人離開孔府,因為孔老爺除了好色外,其他方面對家丁僕婦卻是極好,工錢給得高,待人和氣,加上他人長得很帥,很有紳士風度,府中丫鬟僕婦個個都以勾上老爺為榮。

府中的女人,各個都是老爺的女人,這已是公開的秘密。

孔泉在這種環境下長大,自然人小鬼大,府中的丫鬟僕婦,他老少通吃,全部上過!管家張嫂自然也早成了他的胯下之騎,上陣不離父子兵嘛!孔府的丫鬟僕婦的陰戶都成了他父子倆發洩性慾的樂園。

孔泉完全繼承了父親好色的性格,只要是婦人,不論老少美醜他都上。

他自己也隱隱覺得自己有點乖僻,他的血管裡流著淫亂的血液,他不知道這是不是遺傳了父親血緣?他曾聽他上過的一個在他家干了三十五年的老僕婦說,他的父親有亂倫的癖好,當年老僕婦只有二十歲時是父親最喜歡的丫鬟之一,她曾被允許參加了孔家家族的一個秘密的亂倫性晚會,她親眼目睹了孔家三代親戚的相互淫亂的場面,她在那裡被當著一個性奴,被孔家所有的人玩弄。

她給孔泉講出這個令孔泉血脈激盪的秘密時,孔泉正騎在她那五十歲的裸軀上,用大雞巴猛操著她的老穴,讓她達到一個又一個的高潮。

孔泉一直都很喜歡這個夠做他奶奶的老僕婦,她聰明、漂亮、氣質好,雖已年過五十,但身體豐滿勻稱,豐乳、細腰、肥臀如四十歲的美婦。

她名叫胡芳,大家都叫她作芳媽媽。

她有兩個女兒,據她說都是和孔老爺生的,也就是說是孔泉的同父異母的姐妹。

這一點從父親孔祥德對這倆姐妹的關愛就可得知是事實。

這倆姐妹從小到大的一切費用都父親出,現在姐姐在父親的公司上班,還是個部門經理;妹妹上國中,比孔泉底一年級。

芳媽對此很滿意,孔老爺私下是很愛這兩個女兒的。

孔老爺一直和芳媽還保持著性關係,孔老太爺來時也常找芳媽玩,芳媽雖然嫁了孔府的帳房先生揚大成,但當孔老爺來她們家時,揚大成就知趣的離開,一直等孔老爺玩夠了離開後方才房。

他本也性能力低下,根本無法滿足已到了如狼似虎年齡的芳媽的胃口,所以這頂綠帽子他是毫無怨言。

自從孔泉知道整個家族的亂倫秘密後,他就時常偷看媽媽或姐姐妹妹洗澡,每當他看到媽媽或姐妹的裸體時,他就感到淫亂的血液充斥著全身,他的大雞巴便充血膨脹到極點!他真想衝進去抱住媽媽或姐姐那雪白肥圓的大屁股,狠狠把滾燙的大雞巴操進去,可他一直都不敢,那畢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和姐姐!在沒有親眼看到父母和姐姐的亂倫情景,他是不會冒險的。

這時他就會到芳媽或張嫂那去把慾火全發洩在她們身上,而芳媽和陳嫂會敞開肥美的老穴,任他那火熱的大雞巴盡情狂操,直到年輕的精液噴射進她們的老穴深處。

看見張嫂迎了上來,孔泉只覺得一陣火起,胯下的小立刻昂首挺胸將褲襠頂起個大包。

孔泉不由得心裡苦笑,最近小很淘氣,一見女人就來勁,尤其是遇見像張嫂這樣的大奶子、大屁股的風騷徐娘,小更是激動的如一根燒熱的大鐵棒!(2)「老爺,夫人呢?」孔泉一邊將外衣脫下來遞給張嫂一邊問道。

張嫂接過衣服道:「老爺、夫人還有七位姨太太、大小姐、二小姐、四小姐都到台南老太爺家去渡週末了。」

孔泉氣惱道:「又去了!為何每次都不叫我一起去?為何單單留我一個人在家!」恨恨地走到客廳的沙發前重重坐下來,心想:「肯定又是去爺爺那裡開家族性派對!四妹才念國中二年級,老爸讓她去,卻不叫我去!或許……是我瞎猜疑?」一時間腦子裡東想西想個不停。

張嫂愛憐的看著他,幫他斟了杯茶放在茶幾上,然後在他身邊坐下,微胖的手輕輕愛撫著孔泉的肩背,道:「老爺說,少爺馬上就要參加聯考,讓少爺在家好好用功!他怕大家打攪你,便全部叫去了老太爺那裡。

還吩咐我們這些丫鬟老媽子要好生伺候你,現在家裡這幾十號人都要圍著你一個人轉!還有,老爺給你請了個家庭教師,週五週六上午都會來家裡給你補課。」

孔泉道:「什麼?我功課很好呀,老爸為什麼給我請家教?」張嫂道:「聽老爺說是你們學校的教導任,還是什麼高級講師呀!老爺是花了很多錢請的,說只有她才管得住你。」

「什麼?!」孔泉腦袋裡立即浮現出教導任賈珍靜那帶著金邊眼鏡的老姑婆臉,那可是全校學生公認的老姑婆呀!對學生最苛刻,脾氣古怪,四十多歲了竟還是單身一人。

學生們背後都笑她是大變態,而王歡說她是少了男人的緣故。

孔泉曾開玩笑讓王歡去泡她,因為王歡很受中老年女人的歡迎,但孔泉覺得王歡要泡教導任這種變態老姑婆恐怕沒那麼容易,沒想到王歡一口答應,並向孔泉保證三個月內泡到手。

孔泉認定這次王歡遇到大難題了,不過孔泉還是很佩服王歡,他已經泡了好幾個四、五十歲的女人,有兩個是有錢的貴夫人,有三個是死了丈夫的中老年寡婦,還有兩個是學校從山地請來打掃校園衛生的農婦。

這兩個農婦雖一個四十八歲、一個已五十三歲,但由於常幹體力活的緣故,除了皮膚很黑外,身體各部分都很強壯結實,比起都市裡的中老年女人那身鬆軟的肥肉要有彈性得多!孔泉知道王歡泡上的老女人還不止這幾個,王歡在學校花錢甚至比孔泉還大方,這也是很多學姐學妹認為他很酷的要原因。

但孔泉知道王歡的家裡並不富有,他的錢都是他泡的那些老女人倒貼他的。

但他決不是為了錢才和那些老女人玩樂,他確實很喜歡她們。

正因為這個原因,那些老女人更是真心真意的愛他,心甘情願的硬把錢塞給他讓他花。

孔泉也知道王歡對他泡的老女人很尊重,他倆泡的年輕馬子常交換著玩,不分彼此,但他泡的老女人從不跟孔泉交換。

他說有的老女人身份很奇妙,她們不希望和王歡玩樂的事被人知道,以免很尷尬。

孔泉知道的幾個老女人,也是王歡和這幾個老女人在賓館開房間時被孔泉碰見過的,後來在孔泉的追問下他才勉強說出來,並要孔泉為他保密。

孔泉叫他放心,並告訴他自己也和家裡十幾個四、五十歲的老僕婦時常玩樂,希望以後有機會說服各自泡的老婦們同意大家交換著一起玩。

王歡很高興,當場兩人一起大談老婦的妙處,兩人的關係更好了。

沒多久兩人就在賓館開了個老婦性派對,王歡帶著學校那兩個打掃清潔的老農婦,孔泉把張嫂和芳媽媽叫了去。

兩個少男和四個性慾旺盛的老婦就在那間十幾平方的房子裡,從床上玩到床下,從地上玩到浴室裡,整整玩了一個下午!自從王歡決定泡教導任賈珍靜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可是孔泉還沒聽到王歡來告訴自己他已把老姑婆賈珍靜泡到手。

想到又凶又惡的老姑婆明天就要給自己上家教,孔泉心裡很不爽!心想:「要是笑哥已把她泡到手就好了,那時我看她還怎麼給我上家教!說不定還能看看老姑婆的裸體呢!」但目前看來此事渺茫張嫂見少爺聽了家教之事更加不開心,關心道:「老爺請的老師不好嗎?少爺。」

孔泉苦笑道:「好!老爺可真會請,那可是全校最嚴厲的老師!」張嫂笑道:「你是怕老師管嚴了?沒關係,少爺,就明天和後天兩個上午時間,你好好的用功,其他時間在這家裡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老爺不在,你就是這家裡的兒,我們這三十多號僕婦丫鬟全圍著你一個人轉!」孔泉聽她這麼一說,心情好了起來。

心情一好,他那好色的本性又暴露出來了,色咪咪的看著張嫂笑道:「現在我可是這家裡唯一的兒?」(3)張嫂當然知道他的鬼心眼,老爺夫人姨太太們不在,她自然也放肆些,吃吃笑道:「當然,我的爺,你是我們所有奴婦的兒!」孔泉笑道:「那你快些脫光衣服,人要看看這兩天你那大奶子和大屁股變大了沒有!」張嫂那圓胖的白臉此時變得緋紅,小聲道:「我的爺,才放學來你就不正經了?這可是客廳,其他丫鬟老媽子隨時可能過來!」孔泉笑道:「怕什麼,這家裡的丫鬟老媽子少爺哪個沒上過?誰的奶子屁股長什麼樣本少爺可一清二楚!今晚正好是週五,老爺夫人小姐又都不在,機會難得!平時都是半夜裡悄悄的溜進各位老媽子或各位丫鬟的房間偷著玩,黑燈瞎火的又不敢玩大聲,生怕老爺太太知道。

今晚這麼好的機會,我可要大大的玩個過癮!」張嫂浪道:「我的爺,今晚你要怎樣玩呀?」孔泉貪厭的道:「將府裡所有的丫鬟僕婦全部都叫到客廳來,脫光衣服開個狂歡性派對,把燈開得最亮,少爺我今晚要在明亮的客廳裡操遍所有的嫩穴和老穴!」張嫂淫笑道:「爺,這可太淫亂了,大家光個奶子屁股一起讓爺操,太羞人了!丫鬟僕婦們可不一定敢來!」孔泉冷笑道:「以前我上學時,大白天的,我老爸可沒少讓全府的丫鬟老媽子脫光了衣服在客廳開性派對!而我老媽和姐妹們以及七位姨太太都參加過這種性派對!我說的沒錯吧?張嫂!」張嫂驚訝道:「我的爺,你是如何知道的?」孔泉笑道:「你們全府的丫鬟老媽子跟著老爺、夫人一起都來瞞我騙我,其實你們早知道這個家上上下下都在淫亂!我爺爺、奶奶、叔叔、嬸嬸、姑媽、姑父、舅舅、舅媽、姨媽、姨父和堂兄堂妹,表兄表姐這些親戚時常來家裡一住就是一周,我上學不在時,全家族的男女不論老少,全部在客廳或後花園裡赤裸全身相互淫亂!而你們這群孔府的僕婦丫鬟和老媽子,就光著身子在一旁伺候,甚至參加進去充當性奴!對不對?張大管家。」

張嫂聽他口氣越來越不對,嚇得忙跪在地上道:「我的爺,奴婦可不是有意瞞你呀,老爺一再叮囑我及丫鬟僕婦和老媽子們,千萬不要讓少爺知道,誰若告訴少爺,便有殺身之禍呀!」孔泉心道:「還是芳媽媽對我夠好,說給我聽,我可不能把她給出賣了!」說道:「起來吧,張嫂,這確實也不能怪你。

但是我不明白,老爺為何單單不讓我知道?不公平!」張嫂已站了起來,說道:「我的爺,我曾聽老太爺和老爺說,孔家其他幾脈兒子、孫子都不爭氣,智慧不高,成不了大業。

惟有老爺這一脈兒子、孫子都很聰明,能成大業。

怕你過早知道孔家的亂倫傳統,會影響你心理和生理的成長,影響你的學業。

孔家的巨大的財富需要一個高智商高學問的人來掌管,這樣才能把孔家發揚光大,讓孔家的傳統永遠傳下去!只要少爺你聯考考出好成績,進入美國名牌大學學習,太老爺和老爺會讓孔氏家族的所有女人來給你開一個歡喜派對,你可以在派對上玩孔家的任何一位女人,包括你的生母和你的親奶奶。

你的祖奶奶多大歲數你是知道的,但是你想要操她的話,她也會高興的讓她的重孫子操她那九十多歲的老穴!我的爺,這下我可全告訴你了,我這條老命也撰在你手裡了!你在聯考之前可千萬別打你媽媽和奶奶的意!你就裝著什麼也不知道,想玩時,只管玩府裡的丫鬟僕婦和老媽子!」孔泉道:「也只好這樣了,那今晚……」張嫂忙介面道:「今晚我會叫府中所有的僕婦丫鬟和老媽子洗淨身子,光著屁股到客廳來伺候我們的小色爺!爺想怎麼玩都行!」孔泉笑道:「現在我就想先操你一頓消消火!你快些脫衣服,現在不怕被丫鬟僕婦看見了吧?」說著站起來解開褲襠,掏出那早已脹得通紅的大雞巴。

張嫂看著大雞巴,露出了淫婦的本色,飛快的脫去了總管制服,只穿著一件特大號的粉紅色奶罩和小得將她那兩個白白的大屁股蛋完全露出的丁字型內褲。

對一個已四十六歲的徐娘張嫂的身材來說,除了具有中年婦女特有的成熟肉感,而且她的皮膚特別白滑,全身雪白。

那特大號的奶罩托撐那對四十二寸的雪白大乳,使那對大肉球高高的聳起,性感逼人!她胯間那條布料節省的丁字型內褲是孔泉特地買給她的,是為了襯托她那兩半特別豐肥圓翹的大屁股蛋子。

孔泉最喜歡張嫂的就是她那滑膩溫暖的皮膚和那對四十二寸的豪乳,以及她那肥大混圓的肉屁股。

看著張嫂穿著他給她買的性感內褲的騷樣,孔泉的雞巴脹得更硬了!張嫂崛起個大屁股跪在他胯前,雙手捉住大雞巴,一口將大龜頭吃進嘴裡吞吐起來,技術十分熟練。

孔泉扶著她的頭,順著她的吞吐雞巴在她嘴裡一下一下的抽送著,「啊……啊……好……舌頭舔呀……「他感到張嫂的嘴不但吞吐,而且還用舌頭在裡面舔著龜頭的馬口!爽得他忍不住叫出來。

此時專門負責廚房飲食的老媽子許大姑走進客廳來,她本是要問管家張嫂少爺的晚餐何時開飯?卻見到客廳裡張嫂正跪在少爺胯前幫少爺「口交」!不禁笑了起來。

她也時常幫少爺口交,少爺晚上肚子餓了就會到她的睡房裡叫醒她,然後她就只穿著內衣褲和少爺到廚房幫他弄吃的。

每次她彎腰撅屁股切菜或炒菜時,少爺就會忍不住從後面將她的三角褲脫下來,然後雙手抱住她的肥屁股,把年輕火熱的大雞巴狠狠的操進她的老穴裡!她就這樣一邊切著菜、一邊被少爺從後面抱著老屁股猛操著,一直到菜切完並放入鍋中炒,少爺那大雞巴一直都沒離開她的老穴。

在她炒菜時,少爺更是瘋狂!雙手從她腋下伸到前面握住她那對鬆弛下垂的大奶使勁揉,小腹從後面快速的撞擊著她肥大多肉的老屁股。

當她將菜炒好時,少爺才停止操她,將大雞巴從老穴裡抽出來,然後坐到飯桌前享受著她做出來的可口飯菜。

這時,她就會動跪在飯桌下,張口含入那沾滿自己穴裡淫水的大雞巴,將大雞巴舔得乾乾淨淨。

然後用嘴裹著雞巴幫他口交,直到少爺吃完飯菜才停止。

有時少爺飯沒吃完就高潮了,將濃濃的精液射進她的嘴裡。

有時飯吃完還沒射精,少爺就會讓她叉開兩腿躺在飯桌上,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再狠狠操她,直到年輕的精液澆灌她那口乾渴的古井。

然後少爺便到他自己的房間去睡了,而她卻要把廚房打掃乾淨才房睡覺,雖然累了半夜,但她感到很滿足。

想到這裡,許大姑笑得更歡了,她看著平時在僕婦丫鬟面前很有權威的張管家,此時跪在少爺胯間含著大雞巴的淫賤相,不禁笑道:「張管家,你怎麼在客廳就和少爺玩上了?」此時,孔泉和張嫂才發現老媽子許大姑進了客廳,張嫂吐出大雞巴問道:「許媽,老爺夫人不在家,少爺要怎樣,咱們還不是都依他。

你有事嗎?許媽。」

許大姑笑道:「我是來問你張大管家,少爺何時用晚餐?」張嫂雙手還不停的套動著大雞巴,道:「這……」抬頭看著孔泉。

孔泉道:「先玩一會再吃。

許媽,有幾天沒和你玩了,你快脫了衣服過來一起玩!」許媽高興的淫笑道:「這幾天少爺晚上也不餓了,沒來找我給你弄吃的,我還以為少爺又迷上了其他的騷婦,忘了我這個管廚房的老媽子呢!」說著她快速將僕婦制服脫下,裡面穿的大紅色三角褲和奶罩也是孔泉買給她穿的。

孔泉很喜歡給和自己有性關係的女人買些很性感的內衣,他喜歡她們穿著他買的內衣和他玩樂。

孔府裡的丫鬟和老媽子都有他給買的內衣,光是芳媽媽他就給她買了十套,芳媽媽最疼他,而他也最喜歡找芳媽媽玩樂。

許大姑已有六十一歲了,是個很肥胖的老婦人,皮膚白白的。

由於肥胖的緣故,她身上的皮膚還是很光滑有彈性,並不像許多上了年紀的老婦身上的皮膚已起皺,變得不再光滑,正所謂「雞皮老婦」。

和張嫂比起來,許媽實在比她胖很多,個頭卻比張嫂矮些。

許媽雖很肥,但她的奶子已很鬆弛,軟軟地垂掛在胸口吊得很長。

畢竟六十一歲了,那奶子如何保養都不會有多飽滿。

雖然很大,但掛在那兒如兩隻柔軟的大肉袋!孔泉給她買的大奶罩正好可以將那對大掉奶兜住托起來,使它們不至於垂掉到肚皮上,同時也使它們顯得挺聳了,雖沒有張嫂那對四十二寸的大奶那樣高聳如山,但也算是奶霸級了。

她的腰上和小腹有很多柔軟的脂肪,孔泉最喜歡玩揉她的肥腰和那凸肥的小肚子。

夏天趴在她那涼滑柔軟的脂肪肚上,雙手玩著她那軟綿綿的肉袋大乳,大雞巴插進她那肥滿紫脹的老騷穴內徐徐操動,那感覺妙極了!這也應了一句話:「吃雞要啃雞長脖,玩女要操肥太婆」,孔泉和王歡最喜歡泡成熟豐滿的徐娘或老太婆,也正是搞懂了這個道理。

此時許媽穿著鮮艷性感的紅色大奶罩和三角褲也跪在了孔泉的胯前,從張嫂手中奪過大雞巴,一口含進肥厚的太婆嘴,立即便熟練的吞吐起來。

口交的技術更是爐火純青,張嫂一旁看著也自愧不如。

孔泉享受著兩婦技術高超的口交,爽得不亦樂乎!忽然電話鈴響,張嫂忙把電話交給孔泉。

孔泉一聽就知是王歡打來的,高興的道:「你在哪?我正想找你呢!」王歡電話裡笑了笑,道:「又有什麼新鮮事嗎?」孔泉道:「我老爸給我找了個家教,你猜是誰?」他說他的,許媽和張嫂也你一口我一口的不停的吞吐著大雞巴。

孔泉爽時會忍不住呻吟出聲,電話那邊王歡自然也聽到了,笑道:「猜不出!喂,你小子旁邊是不是有女人?」孔泉笑道:「是張嫂和許媽在幫我口交,你呢?你旁邊又是哪位新泡的大娘呀?」王歡道:「最近忙著去泡學校那位老姑婆,還沒泡新的大娘。

身邊還是學校那兩個打掃清潔的鄉下大娘。」

孔泉笑道:「是劉大娘和塗大娘呀,我還怪想她們的!喂,你泡到賈珍靜那老姑婆了嗎?」王歡道:「三個月還沒到,你慌什麼!到時給你個驚喜!」孔泉苦笑道:「你可知我老爸請的家教是誰嗎?」王歡訝道:「不會……不會是她吧?」孔泉恨道:「就是那老姑婆!明天她就要來給我家教,我可慘了!她又凶又惡,還愛告狀!」王歡笑道:「放心,明天我來幫你對付她!哈哈……」孔泉道:「你又沒泡上她,你來還不是一樣!」王歡道:「我有辦法!你等者瞧!」孔泉道:「那你快過來,今晚咱哥倆好好狂歡一夜!」王歡笑道:「我打電話正是想叫你帶兩三個老媽子,我也把劉大娘和塗大娘帶上,咱們去賓館開個房間,像上次那樣玩個通宵!」孔泉道:「我老爸、老媽和家裡的其他人全到我爺爺那裡去渡週末了,現在家裡就剩下我和三十多位丫鬟僕婦和老媽子。

現在,我是她們唯一的兒,她們全聽我的,吃了晚飯還要在客廳開個性派對,她們會全部脫光了伺候我!你快來呀!在我家吃晚飯,今晚咱哥倆要好好瘋一下!」王歡笑道:「太好了!你小子真照得住,大哥我要甘拜下風了!」孔泉不好意思道:「小怎能和大哥比!我家這些是現成的丫鬟僕婦,大哥你泡的那些貴婦和寡婦以及各樣的大娘們,可都是靠真本事搞到手的。」

王歡笑道:「好了,咱們哥倆各有千秋,我馬上再去叫兩個老寡婦來,你稍等一下。」

孔泉道:「別叫了,這有三十多位丫鬟僕婦,老少都有,夠我們哥倆玩。

你帶著劉大娘和塗大娘快來吧!」王歡道:「老哥的馬子太少了,怎好意思。

我叫的這兩個老寡婦可是一對姑嫂,騷得很!你等著,我帶著劉大娘塗大娘和那對老寡婦馬上就來!」放下電話,張嫂就問道:「是王少爺要來嗎?」孔泉笑答道:「不錯,還有上和我們一起在賓館裡狂歡的劉大娘和塗大娘哩!」張嫂十分興奮,想起王歡那俊俏的臉和他那比少爺還要粗大的大雞巴,她的騷穴就淫水直湧!(4)孔泉見張嫂那副興奮樣,就知道她還懷念著上次在賓館的六人狂歡派對,笑道:「張嫂,你還想著歡哥的那支大雞巴呀?」張嫂紅著臉嗔道:「上次在賓館,我和芳媽媽差點讓你們哥倆給操死!你們哥倆在一起盡搞些古怪的玩意,搞得我和芳媽媽陰戶和屁眼腫了好幾天,走路干活都不方便,害得我還挨老爺罵了頓!」孔泉得意的笑道:「怎麼樣?我和歡哥的那招『夾心三明治』很厲害吧?」張嫂羞道:「還說呢,你們哥倆把人家夾在中間,一個操屁眼,一個操陰戶的,肚子差點讓你們哥倆的大雞巴給撐破了!」孔泉哈哈大笑:「人家劉大娘和塗大娘最喜歡我們哥倆這樣操她們了。

在學校,我和歡哥常利用課餘時間把她倆叫到廁所裡,用那招『夾心三明治』分別操她倆一頓。

有時我操屁眼,歡哥操陰戶;有時我操陰戶,歡哥就操屁眼。

每次操完之後,兩位大娘爽得不得了,穿了衣褲照樣幹活打掃請潔,可沒像你和芳媽媽那樣,連走路都困難!」張嫂道:「那倆個山地農婦,結實健壯,又是讓你們哥倆夾著操慣了的,自然沒事!」此時許媽一旁聽的好奇,從口裡吐出孔泉的大雞巴,問道:「少爺,你什麼時候帶張嫂和芳媽媽出去玩了?為何不叫老婦一起去?」孔泉笑道:「難不成許媽也想體驗下『夾心三明治』的樂趣?不怕被搞得像張嫂和芳媽媽一樣屁眼陰戶腫上好幾天?」許媽吃吃笑道:「這府中哪個老媽子的老陰戶老屁眼沒讓你們孔家的男人操了幾十年,由你爺爺那一輩操到你爸爸那輩,現在是少爺你這輩!屁眼陰戶都讓你孔家祖孫三代操遍了,還怕什麼!前天老爺和老太爺還到廚房把我和其他兩個廚娘在鍋邊給狠狠操了一頓。

老太爺最喜歡操屁眼,老爺又是屁眼陰戶一起操,還不是搞得我們三個廚娘陰戶屁眼都紅腫了,現在還不是好好的!」孔泉哈哈笑道:「是嗎?我爺爺還喜歡操屁眼呀!難怪我常聽到奶奶和幾位姨奶奶相互說要開什麼『肛舒露』來洗屁股!原來是讓爺爺給操得!哈哈……」許媽忙道:「少爺,這種事老婦本不該說的,你可千萬別讓老爺知道!」張嫂道:「少爺早知道老爺和老太爺那檔子事,連孔家三代親戚上下亂倫的事少爺也都知道了,我們這群丫鬟僕婦常參加孔家的亂倫派對之事少爺也知道的很清楚,你說的那點雞皮淫事算不得什麼了。」

許媽老眼瞪著張嫂道:「你……你告訴少爺的?」孔泉笑道:「張嫂的嘴可緊呢,我自有知道的辦法!俗話說紙包不住火,你們全部來瞞我,又豈能瞞得住!」許媽忙道:「少爺我……」孔泉道:「別說了,我知道你們不是有意要瞞我,我不會怪你們的!」說著歎了口氣又道:「我只是奇怪府中的所有丫鬟僕婦這些年和孔家的人一起淫亂,甚至充當性奴,竟無一人不滿,好像各個還挺高興的?」許媽笑道:「少爺,這你就有所不知了。

這府中的老媽子大多是當年家境貧寒被賣進孔府的,還有的是被男人拋棄走頭無路幸得老爺收留的。

進了孔府,這條命便也是孔府的了,何況這身子。

況且老爺及太太們又待我們這些丫鬟僕婦極好,能得老爺太太們的寵倖參加孔府的家族性派對那可是我們做僕婦的榮幸!有些新進府的僕婦沒有資格參加還很羨慕呢!」張嫂也笑道:「少爺,你想想呀,府中的僕婦大多是單身一人或是被丈夫拋棄了的婦人,有的即使有丈夫,因常年住在府中少有家,這丈夫也等於沒有!這些活生生的婦人有的正當二、三十多歲花信年華,有的更到了如狼似虎的四、五十歲的年齡,有道是『哪個婦人不懷春』!加上府中吃得好,活又不重,那性慾更是旺得不得了!偏偏府中又無男僕,清一色婦人!幸好孔家上下淫風盛行,老爺等孔氏家族的男人們除了和自己的親屬相互亂倫外,還喜歡玩各家府裡的丫鬟僕婦!讓各府中的丫鬟僕婦得以享受美妙的性愛,尤其是參加家族的性派對,更讓這些僕婦體味道群交淫亂的刺激和快感!這家族性派對有時在我們府中開,也有時在台南的老太爺府中開,有時又在大老爺或二老爺的府中開(孔泉的爸爸排行第四,還有個三姐和五妹),還有幾次是到兩個姑老爺家開的(孔泉的三姑父和五姑父的家)。

各府的丫鬟僕婦都希望在自己老爺家開,因為在哪個府上開,哪個府的丫鬟僕婦就可以享受十天或半月的性狂歡!咱們府裡開得最多,每次開派對時府裡的丫鬟僕婦就像過節一樣,天天都有得樂,便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少爺,你說這些僕婦丫鬟又如何不開心呢!幾十年了,凡進了孔府的僕婦還沒有一個想離開這人間樂園呢!「孔泉點頭道:「說的有理!也難怪府裡的丫鬟老媽子平時各個都樂呵呵的,我上她們那麼容易。

看來此次全家到老太爺那去度週末實是去開那家族性派對。

我大伯、二伯和三姑、五姑全家也去了?「張嫂點頭道:「正是,本來老太爺點名要大奶媽江媽媽(孔泉爸爸的奶媽)和我與芳媽媽一同跟隨老爺去,還是老爺怕府裡沒了管事的,眾僕婦伺候不好少爺,特叫我留下帶著眾丫鬟僕婦好生伺候少爺,好讓少爺安心用功讀書!「孔泉腦子裡立即浮現出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和大伯、二伯、三伯等在爺爺那大客廳相互淫亂的情景。

頭用力一甩,卻難以甩去他滿身激盪的淫亂血液!他心中吼道:「我一定要在聯考上考出好成績!那時我就可以操遍家族中的所有女人!」想到連平日威儀慈祥的奶奶和媽媽都要脫光了和自己玩,還有兩個風騷的姑媽,癡肥的大伯母和乾瘦的二伯母,堂姐妹表姐妹和自己美麗的親大姐活潑的親妹妹都將成為自己的胯下之騎,他那大雞巴就越發的脹大!許媽立感手中的大雞巴又脹大了許多,淫淫地笑道:「少爺,雞巴脹得這麼大,想鑽婦人的浪肉洞了?」說著一口又將雞蛋大的龜頭含進「太婆嘴」裡吞吐起來。

張嫂見此,也把嘴伸到底下含住那兩個卵蛋舔玩。

孔泉享受了一會,將二婦的腦袋從胯間推開,漲紅了臉色急道:「快把內褲脫了,屁股並排翹著趴在沙發上!」張嫂和許媽立即脫了褲衩,並排跪伏在沙發上,將兩個大屁股高高的翹向孔泉。

孔泉一看兩個都是肥白多肉的成熟型大屁股,張嫂的大屁股蛋一直是她驕傲的地方,雪白光滑,渾圓翹大,多肉的屁股蛋將屁股縫夾得深深的,使屁眼若隱若現,略帶幾分神秘。

下麵她那特有的白胖陰戶曾讓孔泉無數次將年輕的精液噴灑在裡面,那兩瓣奇肥的大陰唇裂開著,上面零星的長了幾十根粗黑的陰毛,紫褐色薄長的小陰唇從裡翻捲出來,露出唇內深紅色的陰道口,大概是被操多了的緣故,那陰道口洞開著一個圓孔。

對這個陰戶,孔泉當然很熟悉,陰道內的寬緊深淺他也是瞭若指掌。

他提起大雞巴對著那洞開的陰道口就狠操進去!左手扶著光滑多肉的大屁股挺動小腹狠操著,右手又伸到許媽那寬肥鬆弛的老屁股上玩弄著。

許媽人肥,屁上的肉自然也不少,可就是屁股已鬆弛下垂,使得老屁股顯得有些寬扁,屁股縫當然也不如張嫂那樣夾得很深,而是平展開,將紫黑的老屁眼凸起,由於長期肛交的緣故,老屁眼略顯外翻。

孔泉一邊重重的操著張嫂,操得她「嗚……啊……」直叫,一邊玩賞著旁邊許媽那高翹的老屁股。

他將右手中指插入那翻捲的紫黑老屁眼內扣弄,想起上周六晚在廚房裡將大雞巴操進正在鍋邊抄菜的許媽那老屁眼裡的情景,他慾火更旺了,大雞巴操進張嫂的肥陰戶更狠了。

他有時常喜歡操許媽的老屁眼,因為許媽那老屁眼比較寬鬆,不需潤滑就可輕鬆操入,操一會肛液還會越來越多,屁眼深處還會吸!所以老太爺最喜歡操許媽的老屁眼了。

張嫂的屁眼就很緊,她那渾圓肥翹的大屁股最容易勾起男人想操她那隱藏在肥屁股縫裡的屁眼。

她的屁眼也沒少挨孔泉爺孫三人的操弄,但怎麼操她的屁眼都還保持得挺緊,不過她每次都需要潤滑液來潤滑屁眼,否則操進去便沒那麼滑爽。

多數女人的屁眼都需要潤滑了才可以操進去,像許媽這樣屁眼寬大且肛液偏多的女人,尤其是老女人就十分少有了!孔泉不停的撞擊著張嫂的肥白大臀,大雞巴搗得張嫂陰道酸癢麻爽,漸入佳境。

而他右手中指也在許媽老屁眼裡掏弄得肛液沾了一手指。

許媽屁眼裡的癢爽帶動了她前面老陰戶的淫性,那早已絕了經水的老陰道分泌出了陰液,濕潤了陰道口那紫黑皺摺老陰唇。

孔泉見張嫂陰道內淫水越來越多,陰壁四周越收越緊,知她高潮將至,又長抽直插盡根連操了三十下,下下龜頭都重重頂在子宮口,張嫂「啊……啊……」的一聲叫得比一聲高,忽叫:「我的好少爺!操死淫婦吧……」肥臀巨抖,雙手緊緊揪著沙發佈,陰道也一張一縮湧出陰精……孔泉等她高潮過後,馬上抽出濕淋淋的大雞巴,移到許媽的老屁股後,「撲哧」一聲大雞巴整個操進她那老陰道裡。

此時他的右手中指仍插在許媽的老屁眼裡,他左手拍打著許媽鬆弛多肉的老屁股,大雞巴和中指同時在老陰道和老屁眼裡抽動起來。

許媽趴在沙發上,高撅著老屁股迎著,她那對鬆軟的大奶子被大奶罩兜著吊在胸口,隨著孔泉的操動前後晃動著。

「好……大雞巴少爺……又操進……老肉洞裡了……操吧……操死老婦……算了……嗚……指頭扣……老屁眼……使勁……「許媽淫蕩的浪叫著,偶爾過頭來用那對淫蕩的老眼看著孔泉,鼓勵他更加奮力抽插。

正玩得興起,忽見守大門的大塊頭中年僕婦鍾二嫂急走進客廳,她陡然見到少爺和張嫂、許媽交歡的淫景,立即羞得滿臉緋紅。

見張嫂仍撅著個大屁股伏在沙發上,胯間的陰戶淫液遍佈,兩片紫褐色的小陰唇裂開大口捲向大陰唇兩邊,陰道口明顯闊大,顯是才遭「巨蟒」進出過!又見少爺背對著自己,正操得許媽老屁股「啪啪」直響,似乎正在緊要關頭,一時不知該不該通報一聲門外有客來訪。

正猶豫間,張嫂已從腿縫間看見她,立即轉過頭來道:「鍾二嫂?你……」鍾二嫂忙道:「總管,外面有一位少年帶著四個中老年婦人說要見少爺,你看……?」張嫂精神一振,道:「哎呦!是王少爺他(她)們到了!」此時孔泉也聽到了,過頭來道:「快!鍾二嫂,快請他(她)們進來,我在客廳等他!」鍾二嫂心忖道:「你就這樣光著屁股操著老媽子在等?不怕被外面那群人看見?」張嫂看出了鍾二嫂的疑慮,笑道:「鍾二嫂放心,那少年和四個婦人是少爺的密友,是來陪少爺玩的,今晚少爺見老爺、夫人不在家,少爺要開個狂歡性派對。

你迎接了客人進來就去把大門鎖好,然後去通知府中的所有丫鬟僕婦和老媽子前來客廳集。」

鍾二嫂驚奇的瞪大雙眼,掩飾不住內心的狂喜,她已有幾周未吃肉味了,騷穴正潮得慌,今晚能有狂歡性派對享受肉慾,自是極好!應了一聲立即向門口去了。

孔泉知王歡已到,心情很高興,從許媽老屁眼裡抽出中指,雙手抱住她那肥軟的老屁股,大雞巴在老陰道裡操得更狂了!他存心要操給王歡看,他覺得他們哥倆這樣見面定然有趣!操了二十多下,覺得腰有些累,便盡根頂著壓在許媽的老屁股上休息。

張嫂道:「少爺,不如你換個『倒澆蠟燭』的姿勢,那樣你即可休息,又可讓許媽施展技巧用老穴套套你的大雞巴!」孔泉笑道:「我怎麼就沒想到!張嫂,還是你花樣多!」說著將大雞巴抽出來坐在沙發上,大雞巴向上高聳如一根大肉棍!許媽老當益壯,叉開大腿面向著孔泉,老屁股就位到龜頭上,方一手扶棍,一手分開兩片老陰唇,將大龜頭套在陰唇內,老屁股用力一坐!「吱」的一下,大雞巴被連根坐進老陰道裡!「噢……好呀……」許媽淫叫著,雙手撐著孔泉頭兩側的沙發上,開始賣力的上下晃動著老屁股,那老陰戶就不停的吞吐著大肉棍!多肉的老屁股在孔泉的胯間坐出「劈啪劈啪」有節奏的響聲。

張嫂也不閒著,脫下了大奶罩,彈出一對白膩肥圓的四十二寸大奶子!她雙手托著巨乳,抖動著兩隻紅褐色的大乳頭送到孔泉的嘴邊,將一隻大乳頭塞進孔泉的嘴裡,另一隻則在他臉上劃著圈。

「嘿!泉,你好高的興致!」王歡笑著帶領四個中老年婦人走進了客廳,見到沙發上的情景讚了起來。

孔泉吐出?a href=’/supai.html’ target=’_blank’>蘇派┐拇筧櫫罰Φ潰骸富陡紓楚吹惱茫憔醯瞇〉萇砩險?br />老婦如何?」王歡一進客廳大門就注意著在孔泉身上倒澆蠟燭的老婦,見她身上皮肉雪白肥胖,一個肥大寬扁的老屁股鬆弛多肉,上下套動間屁股肉亂顫,肉感十足!屁股縫平淺,翻捲的老屁眼突出可見,一看即知是個肛交老手。

不由笑道:「臀肥而不緊,肛門翻捲濕潤,這位老媽媽不但陰戶寬大耐玩,而且肛門是難得的肛交妙品!」孔泉讚道:「歡哥,小算是服了你!許媽的陰戶屁眼你尚未玩過,一眼便看出許媽的陰戶屁眼的特點,了不起!」王歡笑道:「泉你別在誇我了,我無非多玩了些各式各樣的老婦,經驗多一點而已。」

孔泉羨慕道:「我何時才能達到歡哥的境界呀?」王歡笑道:「照你這種玩法,也要不了多久。」

孔泉用手拍了下許媽那柔軟多肉的大屁股,笑道:「歡哥,既知許媽這屁眼是個妙物,還不快脫了褲子過來嘗嘗?」王歡猶豫道:「這……許媽和我才見面,不知她……」他一貫很尊重老婦的意見,決不強求。

孔泉笑道:「這就是歡哥令人敬佩的地方。

許媽,我這位歡哥想和你肛交,你同意嗎?」許媽老陰戶仍套著孔泉的大雞巴,此時頭一看王歡英俊健壯,陽剛之氣十足,一見之下,打心眼裡喜歡,老臉一紅道:「王少爺只要不嫌棄老婦的身子,老婦就很高興了!」孔泉笑道:「許媽,你還不知道,我這位歡哥可是個『萬人迷』呀,外面的女人,任你是年輕貌美的電影名星,還是閱歷豐富的年老富婆,從十七歲到八十歲的女人,見了他都會不由自的喜歡他!歡哥來操你老屁眼,那可是你的幸運呀!」王歡笑道:「泉,你可別把我這張牛皮吹爆了。

許媽,別聽他胡謅,我覺得只要大家在一起玩快樂盡興就好,也別管世人如何評說,人活歡樂死亦足!」孔泉道:「說的好!張嫂,還不快給歡哥脫褲子!」張嫂笑瞇瞇的赤裸著大奶肥臀走到王歡身前,道:「王少爺,上次讓你的大肉棍操得人家陰戶屁眼都紅腫了,這次對許媽可得棍下留情!」說著幫他將身上的衣服脫光。

王歡那陽剛雄健的裸體展露出來,在場的婦人只有許媽沒有看過王歡的裸體而驚歎之外,王歡帶來的四婦雖常看他的裸體,但此時看見仍覺逗人慾火。

張嫂見王歡胯下肉棍尚未勃起,立即跪在低上將軟軟的肉棍含入嘴中舔弄起來,不一會,肉莖勃起變大,尺寸比孔泉的還要大得多!孔泉的雞巴已有七寸,但王歡的雞巴有八寸多,而且更粗!許媽一看見這根大雞巴,就知道為什麼張嫂和芳媽媽上次在賓館和王少爺玩了來後陰戶和屁眼腫了好幾天的緣故了,這麼大的雞巴操進屁眼裡,屁眼不腫才怪!但肯定會很爽!王歡提著大雞巴來到許媽的臀後,此時許媽仍套著孔泉的雞巴坐在他胯間。

孔泉笑道:「許媽,現在就讓你嘗嘗咱哥倆的『夾心三明治』,我仍操你陰戶,歡哥在上面操你的屁眼!」說著他雙手扒開許媽那本已翻捲的屁眼,使肛門口洞開!笑道:「歡哥,快給她操進去!許媽的老屁眼最經操了!」王歡看著那洞開的屁洞,心頭一顫,手扶肉棍將大龜頭使勁塞進屁洞裡,感覺屁洞裡還不算緊,立即用力一頂,將八寸多長的大肉棍連根頂入那溫暖濕潤的老屁眼深處!(5)「哎呦,我的爺!肚子漲爆了!」許媽叫出聲來,兩支大肉棍同時塞入她的肚裡,她那肚子不漲才怪!張嫂和劉大娘、塗大娘則笑嘻嘻的看著,這種全身被漲滿的感覺她們也體驗過,她們非常瞭解許媽此時的感受;這種感覺只要體驗過一,就會一輩子都忘不掉!張嫂笑道:「許媽,這下知道厲害了吧!少爺和王少爺這兩根大雞巴可比老爺和老太爺的那兩根老雞巴粗壯多了!哈哈……今天有你美的!」屁眼與陰道相鄰,僅一層肉壁相隔,孔泉插在許媽陰道裡的雞巴可以明顯的感覺到相鄰屁洞裡王歡大雞巴插近來的過程,兩根雞巴在許媽的肚裡相互擠頂的奇妙感覺真是爽妙呆了!這也正是孔泉喜歡和王歡同時操一個婦人的原因。

孔泉笑道:「歡哥,許媽的老屁眼滋味如何?」王歡在上面緊頂著許媽那鬆弛多肉的老屁股,體味著屁眼內那緊實溫潤的妙感,道:「泉,你這許媽果然有個絕妙的老屁眼,操在裡面又不太緊、又不干燥,爽斃了!」孔泉對許媽道:「許媽,你施展一下肛吸的絕活讓歡哥見識一下!」許媽被兩個少年夾在中間,全身都被他們充溢著,感覺自己也年輕了不少,立即賣力施展自己的拿手好戲,老屁眼一張一鬆,內裡肛腸向裡吸動,肛門口緊扣肉棍根部往裡捲動!王歡立感她那老屁眼內吸力增強,將雞巴不停的往屁眼深處裹!「哇!好厲害的絕活!許媽,你這老屁眼比三十歲壯婦的屁眼還有趣的多!真是爽斃了!繼續……」許媽收縮著老屁眼,牽動著老陰道也收縮蠕動起來。

孔泉也嘗到了快慰,叫道:「好呀……歡哥,咱哥倆一起操吧!」兄倆的兩根大雞巴開始你出我進的同時在許媽的陰道和屁眼裡操起來,客廳裡立即響起清脆的「劈啪」聲。

「哎呦……我這條老命要送在你們兩個小祖宗的手裡了!輕點呀……人老了可經不起兩根大雞巴如此狠操……哎呦喂……肚子要被脹爆了……」許媽被操得浪叫連連,兩根年輕的大雞巴分別在她的老屁眼和老陰戶裡凶狠的出入,使她感到整個下身都有被操暴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又是如此的令人迷醉!許媽年老的身體在兩個少年的瘋狂夾擊中徹底敞開所有門戶,任兩個年輕的肉棒在自己久經風雨的肛門和陰道中縱情馳騁。

客廳中張嫂、塗大娘和劉大娘三婦都曾讓這兄倆夾著操過,看到許媽被兄倆前後夾擊著操得哇哇直叫,都不禁發出會心的笑容,知道許媽雖然被操得連呼「哎呦」,但那種被兩根大肉棒脹滿插搗的巨大刺激,一定令她欲仙欲死,暢快之極!張嫂她們當初被兩兄夾擊時,雖然也感陰戶和肛門被哥倆的大雞巴操得暴脹欲裂,但極度的刺激和快感也同時充斥著她們的全身,儘管之後三婦的陰戶和肛門都被操得略有紅腫,但每每念及「夾心三明治」的玩法,都不禁心動神搖,難以忘懷!而王歡帶來的那兩個老寡婦姑嫂,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她姑嫂倆一直都只肯和王歡一人玩樂,王天也沒好拿她們與孔泉分享,此次也是費了許多口舌才把她們姑嫂說服帶來的。

她們平時和王歡玩時,身上的三個洞也沒少讓王歡操,口交、肛交樣樣都來,但似許媽這樣同時被兩個肉棒操進陰戶和屁眼的玩法,卻從未玩過,此時見許媽被兄倆夾著操得狂呼浪叫,姑嫂倆不禁暗暗對這「夾心三明治」的刺激玩法大感興趣,均後悔為何不早叫王歡帶了他這兄到她們家,把她們姑嫂兩個分別夾著操一操,也好讓她們早些領教一下這「夾心三明治」的刺激快樂!姑嫂倆一邊看著,那胸口的大乳頭和胯間的老陰核就不知不覺的挺勃變硬……騷水也順著老穴流了一褲襠。

張嫂見兩姑嫂看得手兒不停的在胸口和胯間揉弄,一副情急兮兮的樣子,便走到姑嫂前笑道:「二位大媽和我們可是第一次見面呀,不知怎麼稱呼?」那年歲略大寡婦道:「我叫高家秀,我的小姑叫嶽定蓮,我們姑嫂倆第一次被歡兒帶出來參加這種派對!還請張嫂多多關照呀!」張嫂笑道:「歡少爺待你們姑嫂倆可真好,一直捨不得拿你們出來和我們孔少爺分享,可見你們姑嫂在他的心中很是寶貝呦!」高家秀老臉一紅,道:「歡兒對我們姑嫂很好倒是真的,如果沒有他常來陪我們姑嫂這兩個老寡婦玩,我們姑嫂倆可真不知怎麼活下去!不過,他早就提出要帶我們姑嫂和孔少爺及你們大家一起開個狂歡性派對,當時我們姑嫂怕人多嘴雜,洩露出去讓兒女知道,這張老臉可就丟死人了,所以沒有答應他。」

張嫂看了眼沙發上兩兄夾著許媽正操得歡,便對姑嫂倆、劉大媽和塗大媽說道:「許媽和他們兩兄操得正歡,咱們也不能閒著,你們四個還不快脫了衣裙,咱們五個老姐妹先相互玩一玩,兩位少爺幹完了許媽自會來幹我們的,我和劉、塗二位大娘早已體味過被兩兄夾著操的滋味,高大媽姑嫂想來還從未體驗過,一會讓兄倆先操你們姑嫂吧,讓你們嘗嘗這『夾心三明治』的絕妙刺激,保證你們嘗過之後就會終生難忘!以後定會樂此不疲!」劉、塗、高、嶽四婦紛紛開始脫衣,高、嶽姑嫂倆的眼睛不時向客廳四處張望,略有害羞。

張嫂扭動著前凸後翹的肥白胴體,雙手在自己四十二寸的大奶子上撚弄著兩粒紫色的大乳頭,淫笑著對姑嫂倆道:「大門已鎖,今晚上這整個府裡的丫鬟老媽子都會脫光了到客廳來一起玩,高大媽和嶽大媽不必害羞了!」姑嫂倆仍有些不習慣,畢竟兩人一直都只在王歡一人面前脫光,露出她們也感到有些醜陋的逐漸衰老的裸體(高家秀年已六十八,嶽定蓮也有六十六歲)。

在她們看來,自己年華已去的鬆弛乳房和皺皮滿是的圓鼓肚腩,以及長著灰白色陰毛的老陰戶,都羞為外人所看。

當初王歡泡她們姑嫂時,她們十分羞露自己衰老的裸體,怕王歡見了她們衰老的皮膚、鬆弛的奶子、花白的陰毛、下垂的老屁股時會提不起興趣!哪知王歡對她們姑嫂說就喜歡她們那久經風雨的老裸體,他覺得她們那老裸體有另一種讓他癡迷的夕陽之美,美的燦爛,美的濃艷!這種美是她們六十多年所經風霜歲月的一個濃縮,是少女少婦永遠也無法比擬的美!當她們姑嫂倆赤裸著飽含歲月磨練的老裸體時,王歡被她們的夕陽之美感動了,他粗大的雞巴膨脹得比任何時候都大!他貪厭的觀賞和玩弄著姑嫂倆的老裸體,親她們鬆弛下垂的老乳房,扒開她們長滿灰白陰毛的老陰戶,將大雞巴插進去感受那兩口古井濃郁的歲月風情!他就用他那年輕而碩大的雞巴,不停的輪流插入姑嫂倆的老陰戶和老屁眼裡,貪厭的感受著那夕陽的美麗!姑嫂倆被王天的真誠感動了,她們以精湛的床技和王天共同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從此,只要王天在她們姑嫂的房內,她們便不會穿衣服,兩老一少整天光著身子,一有機會就瘋狂的作愛,連吃飯上廁所都不停止。

王歡喚起了姑嫂倆的第二春!姑嫂倆終於脫光了身上的衣服,手掌不由自的擋在長滿灰白陰毛的老陰戶前。

她們發覺,客廳裡的女人除了許媽的年紀稍大外,就屬她們姑嫂的歲數最大了!張嫂四十六歲,算是最小的,身體自然也是雪白肥滿,乳聳臀翹,正當盛年時!劉大娘四十八歲,雖是農婦,但因她常年干體力活,又十分吃得,略黑的熟透胴體肥壯結實,兩個光油油的大奶子如兩隻大木瓜掉在胸前,雖也有些下垂,但鼓鼓脹脹的並不鬆軟,小腹微凸並無太多脂肪,高肥的陰阜上一溜黑色陰毛延伸至腿縫,兩條光滑的大腿結實健壯。

塗大娘五十三歲,同樣有著健壯結實的胴體,皮膚油光光的比劉大娘還黑些,身材略比劉大娘高大,兩隻奶子也不小,只是更加的鬆軟下垂,黑黑的兩隻大乳頭特別粗長,小腹脂肪堆積,凸浮圓滑,陰戶寬大鼓脹,陰毛較少,零星分佈在肉鼓鼓的大陰唇兩旁。

高家秀姑嫂見客廳裡的老婦,包括許媽,雖也身體已呈衰老,但陰毛都是黑色,而她姑嫂年紀雖大些,但皮肉的光滑程度和奶子屁股的鬆弛下垂卻也未必就比許媽她們差多少,可就是姑嫂倆那老陰戶上的陰毛都已經花白,和她們那花白的頭髮相映成趣,這使姑嫂倆覺得覺得自己顯得很老,她們奇怪許媽頭髮也已花白,但她的陰毛卻又黑又粗。

難道是姑嫂倆生子過多傷了氣血,所以陰毛容易變白!姑嫂倆都是多產婦女,高家秀生有兩女兩子,現在她早已有了孫子和外孫,當了奶奶和外婆;嶽定蓮也生了四個女兒,外婆也已當了好久。

兒子女兒雖常來看望,但對於兩個上了年紀的老寡婦來說,是遠遠不夠的,她們雖都已上了年紀,但身體機能和心裡都迫切需要健壯的男人來安慰,在肉體上和心裡上還需要性愛的滋潤。

但她們身為奶奶輩的老寡婦,又如何對子女啟齒,又怎會有男人會喜歡她們這種年華老去的老婦!要不是遇到王歡這種喜歡老婦的少年,她們姑嫂倆真不知還要經受多少寂寞空虛;渡過多少個性慾難捺的夜晚。

儘管她們的奶子已鬆、屁股已垂、陰毛已花白、月經已絕,但她們的性慾卻比任何時候都來得強烈,那乾涸的老陰戶更需要男人的陽光雨露的滋潤。

張嫂見姑嫂倆仍不好意思的用手遮住陰戶,不禁笑道:「二位大媽還用手擋著陰戶做什麼,大家都是光著身子,相互看看嘛。」

高家秀紅著臉說道:「我們姑嫂的身子最老,連陰毛都已花白了,挺不好意思!」張嫂哈哈笑道:「陰毛花白了有什麼希奇,上了歲數的女人很多陰毛都會變白,你們姑嫂的白的還不多,我們孔府裡有好多老媽子歲數比你們小得多,但頭發和陰毛白得更厲害,我們孔少爺最喜歡的芳媽媽才五十一歲,但頭髮和陰毛已全白了,孔少爺還最喜歡玩她那長著白色陰毛的老陰戶呢!」劉大娘也道:「其實婦人的陰毛變不變白,要還是看各人,我們村的老壽星袁奶奶,都九十八歲了,不但身體健康,奶子屁股也圓鼓鼓的,老陰戶上的陰毛更是一根都沒變白,仍是黑油油的好茂密的哩!」嶽定蓮很有興趣的問道:「那……那位袁奶奶還能和男人玩嗎?」劉大娘笑道:「她不但還能和男人玩,而且胃口還不小哩,一天要和男人搞兩三次呢!」嶽定蓮不信的道:「吹牛,她那麼老了,還有哪個男人肯搞她?」劉大娘臉有些紅的道:「我們那山裡的人家,自古以來都有個習俗,就是各家的兒女在過十五歲的成人大典那天,兒子必須與家中的所有女性親屬交,包括自己的奶奶、媽媽、姐妹、以及前來祝賀的嬸嬸、舅媽、姨媽、表姐妹和堂姐妹等女性親屬,女兒則必須讓家中的所有成年男人輪流操過,當然也包括爺爺、爸爸、兄和前來祝賀的叔伯兄們。

成年大典後的兒女們以後就可以隨時和家中的任何一個親人交歡!在我們山裡,年紀越大的女人,就越受晚輩後生們的喜愛,不單是因為她們生育了眾多的兒女德高望眾,還因為她們有著特別豐富的歡經驗和技巧。

晚輩後生在她們身上不但能享受到熟美的肉體和快樂歡美味,而且還能從她們那裡學到很多和女人歡的技巧和方法,經驗豐富的老女人們是才成年的後生晚輩們最好的性愛老師!所以,像袁奶奶那樣在全村都是德高望眾的祖奶奶級人物,自然是全村後生小夥子們最崇拜和最喜歡與之交歡的老婦之一了。

她自己的孫子和重孫子就特別喜歡去操她的老穴,一天到晚都纏著她在床上玩,對自己的姐妹或是村裡年輕的婦人卻偶爾才操一操!「嶽定蓮讚歎道:「想不到你們山裡還有這樣開放的習俗,在你們山裡當個老女人可真幸福呀!」張嫂也歎道:「那裡真是我們女人的天堂!不過,你們山裡家家亂倫混交,兒子操老娘、兄操姐妹、孫子操奶奶、侄兒操姑母、爺爺操孫女等這些亂交,山裡又無很好的避孕措施,生出的子女輩分不怕亂了套?那不是一片混亂嗎?」劉大娘紅著臉道:「我們山裡不像城裡有這麼多的各種消遣玩樂的地方,農活忙下來,大部分時間都是閒著,男女老少們除了男女這檔子事兒可以好好樂一樂外,還能玩什麼?家家忙完了農活,空閒時就全家男女老少脫光了衣服,在大炕上做那男女樂事。

山裡雖沒有城裡這麼多的避孕措施,但我們山裡的女人卻有自己的避孕方法!山裡有一種我們叫著『鬼打胎』的果子,這種果子只要在歡之前吃上三個,任你婦人讓多少男人操入射精,都不會懷孕,只是這果子有一樣壞處,如果長期吃食,就會從此再無生育功能。

所以一般都是年歲較大,已生有四、五個兒女的中年婦人才吃它來避孕,即使從此再無生育,也無所謂。

所以我們山裡的婦人到了四十八歲時,大多都已無生育了,這樣和男人操穴,就更加的無所顧忌,任那些後生們在騷穴裡射多少年輕的精液也不會懷孕了。

這也是那些後生小子喜歡操年紀較大的媽媽輩婦人的另一個原因吧!山裡人淳樸憨直,無論是爸爸和女兒操出來的兒女,或是媽媽和兒子操出來的兒女,輩分都依女方算。

比如媽媽生的兒女,不管是爺爺操出來的還是兒子或孫子操出來的,都算媽媽的兒女輩。

因為整個家人親屬都在相互亂交,同一天中,媽媽可能和公公、丈夫、兒子或是孫子以及其他親屬發生性關係,一旦懷孕,又怎能確定是誰的種呢?所以只依女性輩分來排輩是最好不過的了,這樣一來,輩分就不會亂了!「(關於山村裡的淫風異俗,榮兒會在另一書《山村春情》中會詳細描寫。

)張嫂道:「好呀,劉大娘,你們山裡可真是個世外桃源呀!你和塗大娘卻為何又要出來打工呢?」劉大娘歎道:「哎,山裡面除了性的習俗開放以外,人們的生活卻是很貧窮的,吃穿住行都和城裡天差地別,連電燈都沒有,晚上大家只有點著油燈在大炕上玩樂,若是沒有一家人男女交歡這唯一的快樂的話,我們山裡人可真不知怎麼活下去!就因為貧窮,所以山裡人才苦中作樂,有了這些開放的習俗,整個村子裡不但家家內部亂倫群交,而且家與家之間也經常聚在一起相互亂交玩樂。

即使這樣,村子裡的貧困依然使各家不得不在每年初,總是讓家中的壯年男人或是女人外出,來到城裡打工掙些錢來補足家用。

在這裡幸好遇到王少爺和孔少爺,他們不但時常和我們兩個山裡農婦交歡玩樂,已解我們遠離家鄉的寂寞和旺盛的性欲,而且還常常給我們很多錢補貼我們家裡。

家裡的親人都十分感謝他倆,還要我們去時一定請王少爺和孔少爺到我們山裡去作客呢!山裡雖然沒有什麼好東西招待貴客,但山裡的女人健壯開放,雖不及城裡女人的細皮嫩肉,但熱情騷浪卻不比城裡女人差,可以讓兩位少爺盡情的享受我們山裡女人的大膽多情。」

張嫂喜道:「好呀!少爺去時,也把我帶上,我也好想體味一下山裡粗壯的後生子對老婦的熱情!」高家秀姑嫂倆也聽得嚮往那具有原始風情的山村了,也同聲道:「歡兒要能帶我們去就好了!」這邊孔泉和王歡一邊操著許媽的陰戶屁眼,一邊聽著張嫂和劉大娘與高家秀姑嫂的對話,此時,孔泉忍不住道:「好!學校放暑假時,劉大娘和塗大娘就要山裡去,到時我和歡哥就帶著你們這些騷婦和兩位大娘一起去,到時你們讓山裡那群粗壯的壯小夥操得穴腫屁眼翻,連路都走不動,可別怪我和歡哥呦!」他說著話,大雞巴仍不忘向許媽的老陰道裡狠狠的操。

王歡也大力的在許媽的老屁眼裡操著,說道:「高大媽和塗大媽真想去,到時我帶你們去就是了,不過你們倆可要向你們兒女請個長假,以免她們懷疑。」

高家秀道:「我們就說去郊遊,她們不會懷疑的。」

張嫂笑道:「好了,說了這麼久,我們這些老婦們也要相互瞭解一下呀!」她雙眼色兮兮的看著高家秀姑嫂倆的裸體,盯著兩個灰白陰毛的老陰戶,舔了舔紅紅的嘴唇。

高家秀姑嫂被看得心中一顫!劉大娘和塗大娘笑了笑,劉大娘對高家秀姑嫂道:「兩位大姐可否相互舔玩過對方的身體?」高家秀老臉一紅,道:「歡兒常讓我們姑嫂相互舔陰戶給他看。」

張嫂笑道:「這就對了,現在我們五個老婦也來相互舔一舔,大家對彼此的身體都熟悉瞭解些,其實,女人和女人玩,也能達到性高潮的呦!」劉大娘道:「是呀,反正兄倆一時半會兒還沒有把許媽操夠,我們閒著也是閒著,不如老姐妹們相互玩玩,反正以後大家都是這兄倆的女人,在一起玩樂的機會很多,是該好好瞭解瞭解。」

張嫂笑道:「上在賓館我和劉大娘塗大娘已經很瞭解了,兩位大娘陰戶和屁眼的味道我至今還沒忘喲。」

劉大娘笑道:「你和芳媽媽的陰戶和屁眼也讓我和塗大姐舔得浪水直流,兄倆的兩根大雞巴分別夾操你和芳媽媽時,都覺得很輕鬆就操進去了,還誇我和塗大姐的口技好呢!」孔泉插嘴道:「對呀,你們五個快相互把陰戶和屁眼舔得水淋淋的,一會我和歡哥給你們前後夾擊時,就會操起來很滑爽。」

王歡也笑道:「說不定,經你們相互舔了後,你們那屁眼不用潤滑劑都很滑潤哩!」兩人此時相互換了位置,王歡將大雞巴從許媽的屁眼裡抽出來,用張嫂遞來的濕毛巾把雞巴上的許媽屁眼裡帶出的肛液清洗乾淨,孔泉也從許媽的老陰道中抽出了雞巴,然後由王歡坐在沙發上讓許媽把大雞巴套進去,孔泉則成了臀後將軍,把雞巴由老屁股後操進屁眼裡。

許媽已被操得高潮不斷,她浪叫道:「你們兄倆換來換去,真要把老娘的陰戶和屁眼給操爛呀……」其實,她心裡很希望兩兄換位,她屁眼雖嘗到了王歡超大的雞巴脹滿,陰戶卻還沒有嘗到,孔泉的雞巴雖大,但比起王歡的雞巴來還嫌小些,此時換了位置,王歡的超大雞巴操寬鬆的老騷穴,孔泉的略小些的雞巴操略緊的老屁眼,大小對路正好適!被兄倆夾著又狂操來下,許媽的老騷穴和老屁眼就已招架不住,呼天搶地的浪叫求饒:「哇~大雞巴少爺們……老穴浪死了……被操翻了……哎呦……老屁眼也要操暴了……啊……操死老騷貨了……快停下……老騷貨爽死了……饒了老騷貨一條命吧……去操張嫂她們……「王歡和孔泉操得正快活,許媽的老騷穴和老屁眼實在太好玩了,操進去爽斃了!兄倆見她叫的越浪,反而操得越狠。

孔泉揮動著雙手在她的肥大的兩個老屁股蛋上拍打著,大雞巴每次都是連根抽出老屁眼,馬上又連根操進老屁眼裡,他感到比起開始操她寬鬆的老騷穴時的感覺味道又有不同,許媽的老屁眼真的是個妙物,雞巴在裡面越操越滑爽,屁眼內的肛液果然是越操越多,還順著大雞巴的出入往外流!王歡的大雞巴操在她的老騷穴裡,雖覺穴內寬大鬆弛,但正好使他的超大號雞巴可以盡情在裡面揮舞沖搗,任意突頂,老穴心子不斷的被大龜頭衝擊,好多次都差點頂進已絕經水的老子宮內!張嫂和劉、塗二婦以及高家秀姑嫂已在地上相互摸乳舔陰纏在了一起。

高家秀姑嫂倆此時已躺在地上,大分兩腿,將姑嫂倆那長滿灰白陰毛的兩個絕妙老陰戶亮出來,張嫂貪厭的以69式趴在高家秀的身上,雙手撥開灰白的陰毛仔細玩賞著毛下麵那紫黑的「老肉貝」,舌頭舔著六十八歲的「老貝肉」及裡面的老陰珠,只覺騷味醇厚,果然是年代久遠,妙不可言!張嫂那光滑渾圓的大屁股也翹在高寡婦的臉上方,把個肥嘟嘟大肉穴亮在高寡婦的眼前。

高寡婦被她舔的快活,也伸出雙手玩弄著她的大肉穴,舌頭也舔著穴口的肥大陰唇和大陰核。

高寡婦的小姑嶽定蓮那也是長滿灰白陰毛的老陰戶,正被劉大娘扒開兩片紫色老陰唇將舌頭伸進老穴裡舔弄。

而劉大娘的老黑穴被塗大娘的嘴貼蓋著,塗大娘又把黑紅健壯的老屁股貼到嶽寡婦的臉上,嶽寡婦當然也玩弄著那黑紅的老屁股,把嘴含著塗大娘那兩片紫黑發亮、異常肥大的老陰唇吸舔。

三個老婦首位相接,各自舔玩著對方的老陰戶,不亦樂乎!客廳裡一片淫聲浪語,景像淫亂之極!老奶子老屁股滿地晃動,五個糾纏在一起的老婦不但相互舔玩對方的老騷穴,而且也開始舔弄對方的老屁眼了。

「張大妹子,使勁舔進屁眼裡……對……進深點……」高寡婦一邊將舌頭也深入張嫂那緊實的屁眼裡舔玩,一邊浪呼著。

「唔……高大嫂你的舌頭也要在妹子的屁眼裡使勁舔呀……」張嫂從高寡婦的屁眼裡抽出舌頭應道,馬上又舌頭一硬,頂進屁眼裡繼續舔玩。

嶽寡婦和劉、塗二位大娘則都是埋頭苦幹,各自的舌頭都在對方的屁眼裡快速的進出。

不一會兒,五個中老年淫婦都已相互將對方老騷穴和老屁眼舔得浪水四溢,只等著王歡和孔泉兩支年輕的大雞巴來充實了。

王歡和孔泉已將許媽操得只有呻吟聲了,老陰戶和老屁眼都已被操得十分狼狽,真的是唇翻屁眼開,許媽的高潮已不知來了多少次,她實在玩得太爽了!孔泉笑道:「歡哥,許媽的風味怎樣?」王歡把大雞巴又在許媽的子宮口連頂兩下,滿意道:「如陳年美酒,美味無方,令人欲罷不能呀!」孔泉笑道:「這下子小可就要體味一下歡哥你帶來的兩個新鮮的大媽風味了!」王歡轉頭看了看正在地上互戲的高寡婦和嶽寡婦姑嫂倆,笑道:「泉,像高寡婦姑嫂這樣連陰毛都花白了的六十多歲的老婦你可玩過?」孔泉道:「歡哥,你太小看小了,我孔府裡的傭人老媽子中,最老的還有七十多歲的呢,一會晚上開派對時,她們都會光著屁股來客廳的,到時歡哥可以好好操操七十多歲的老穴老屁眼呀!」王歡道:「好樣的,看來我真是不如泉了!我泡過的最老的馬子是我家樓上賣花的孤老太田婆,她大概有七十三歲,人挺瘦,皮膚已皺,奶子也萎縮變小了,不過她的那個老陰戶還滿有肉,操起來也很有意思,我每天放學家都先上樓去抱著她的老屁股打一炮,她高興的很呢!」孔泉喜道:「改天我也去,我們兄倆夾著她操一!」王歡笑道:「可以呀,不過今晚我們可要先把你家裡的老媽子全部都夾著操遍!」孔泉笑道:「只怕我們堅持不了那麼多久!」王歡笑道:「我今天特意帶了『美國偉哥』,這可是超級壯陽,哈哈,操遍三十多個老媽子沒問題!」孔泉喜道:「歡哥,小服了!你總是想得很周到,你今天可是有備而來的呀!」王歡道:「你電話裡說有三十多個丫鬟老婦,我當然要帶『傢夥』了,好不使我們兄在這些淫婦面前丟臉呀!」孔泉道:「謝大哥了!許媽已不行了,我們該換個女人夾了。」

王歡感到許媽已癱軟在自己肚皮上,點頭道:「好,換張嫂來操吧!」孔泉從許媽那已紅腫的屁眼裡抽出大雞巴,讓開身,道:「我想先操歡哥帶來的高寡婦!」王歡將許媽從身上抱起,大雞巴自然也從她老穴裡退了出來,把她放在沙發上仰躺著休息,道:「許媽,你玩得快活吧,休息一會吧。」

許媽滿足的道:「謝謝王少爺,老婦真讓你們哥倆差點給操死了,不過也爽死了!」王歡笑道:「以後我們會常這樣操你的,你喜歡嗎?」許媽點頭道:「當然,如果以後沒有你們哥倆這樣操我,那我可不知怎樣活了!」王歡哈哈一笑,轉過頭來對孔泉道:「泉,高寡婦姑嫂雖然老穴和老屁眼都讓我操過,但夾心三明治這中被兩個雞巴同時夾著操的玩法,對她們姑嫂還是第一次,玩之前得先問問她們幹不幹!」孔泉立即挺著大雞巴來到五個相互嬉戲的老婦跟前,他用手拍了下高寡婦的大屁股,道:「高大媽,我和歡哥才把許媽操爽了,現在想一起操你,就像剛才夾著操許媽那樣玩,你同意嗎?」高寡婦正甜著張嫂的浪屁眼,聞言老臉居然紅了起來,小聲道:「既然來到孔少爺的家裡,一切就隨你的意吧!」孔泉喜道:「好呀!我太愛你了,高大媽!」說著伏身親了她一口。

張嫂和高寡婦分了開來,她的舌頭也才從高寡婦的屁眼裡抽出來,她扶著高寡婦站起來,笑道:「高大嫂,這夾心三明治的玩法可刺激了,你玩過之後就知道了,快呀,我已把你的陰戶和屁眼舔得淫水兮兮的,正好方便兄倆的大雞巴操進去!」高寡婦紅著臉道:「多謝大妹子了!」其實,她自從看了許媽被兄倆狂操的情景,心裡早就想也像這樣被兩個年輕的少年夾著操了,此時馬上就要得嘗,當然又高興又興奮。

王歡笑著對孔泉道:「泉想先操高大媽長著灰白陰毛的老陰戶呢,還是想先操老屁眼?」孔泉上下打量了高寡婦的老裸體一眼,道:「我想先操高大媽的老騷穴,看看長著灰白陰毛的老騷穴和其他的老騷穴有什麼不同。」

王歡笑道:「好,我們用這個姿勢吧,這樣泉你操起來痛快些!」他說完就靠著另張沙發仰躺著。

孔泉一看就笑了,他和王歡常常配著二夾一操劉大娘和和塗大娘,各種二夾一的操穴姿勢都玩過,所以一看見王歡的動作,就知道將採用什麼姿勢了。

他笑著對高寡婦道:「高大媽,你先背向著歡哥把他的大雞巴坐進屁眼裡!」高寡婦扭捏的一笑,扭著肥大的老屁股走向王歡。

張嫂和其他的老婦們都含笑的看著這即將發生的激戰……(待續)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熱門小說: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家庭性福
愛上親媽跟後媽
小杏的淫亂生活
兒子的遺傳
女兒是模特兒
和表姊的亂倫
我最愛的母親
美麗的姐姐
氣質少婦
我和單位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