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池淵的婊子們 經典激情

第一章、拔屌無情顧大鵬

賓館,情侶間。

圓床,粉紅紗簾。

渾身上下衹纏著一條毛巾的男人坐在床邊,局促的神情將他心底的緊張展現的一覽無餘。他用試探的眼光看向一旁,在他視線的末端,透明的玻璃墻之後,剛剛褪去了全部衣物的女人正伸展著腰肢,姣好的曲線在男人的眼簾中沒有一絲遮擋與保留。

男人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不自然的活動了下大腿,似乎是想遮掩住身體某處讓他覺得不自然卻又是自然而然的變化。他想要挪開視線,但女人散發著象牙白光芒、如同神話中的女神下凡一般的胴體卻如同磁鐵一般牢牢吸附著他的目光,也挑撥著他心底一直蠢蠢慾動的慾火。心臟在不爭氣的飛快跳動,奔湧的血液湧向他的腦門,更湧向他胯下某處讓他自豪的男性象征,讓兩處都變得滾燙,火熱。

然而在另一邊,與窘態百出的男人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浴室內的女人顯得無比的落落大方。女人好似沒有注意到男人火熱的目光一般,背對著男人,不停擺出種種誘惑的姿勢。這無疑是一個十分了解自己魅力所在的女人,也毫無疑問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女人。在搔首弄姿了幾分鐘、將浴室外的男人挑撥的幾乎要噴出火焰之後,她便十分機敏的打開了淋浴龍頭,噴灑的熱水帶來蒸汽,很快便充滿了空間狹小的浴室,男人的視線被霧氣所掩蓋,這讓他終于能夠暫時冷靜下來,但也讓他對于接下來的發展越發的期待。

淅淅瀝瀝的水聲在房間裏回蕩著,浴室的玻璃墻上已經爬滿了水汽,女人的身影在朦朧的玻璃上衹能透出一道影影綽綽的影子。肉色變得朦朧,卻讓春色變得更加熱烈,男人似乎已經要忍耐不住了,他的慾火被三番兩次的挑撥,早就變得急不可耐了。于是他站起身來,圍在腰上的浴巾因為重力與某處「突出」而散落,暴露出他小麥色的肌膚與精壯的肉體。某處男性象征更是變得一柱擎天,劍拔弩張的血管微微跳動著,讓人望而生畏。

他赤著腳,踩著觸感並不那麽好的地毯,來到浴室的門前。水聲因為距離的拉緊而變得更加清晰,而女人在洗浴中揉搓身體的聲音也一並闖進了他的耳朵。他伸出微微顫抖的手,就要拉開浴室那形同虛設的門……「停!」

一聲大喝打斷了顧大鵬漸入佳境的回憶,順帶還嚇得他手一抖,半杯啤酒全都灑在了桌子上那盤滋滋冒油的羊腰子上。

「喂,妳小子喊啥呢?我正要說到關鍵的部分啊!」

「就是因為這個我才喊停的!妳丫,完全跑偏了吧?」

「哪兒跑偏了?我不是一直在說昨天晚上的事情嗎?」

「可老子是來聽妳訴苦自己怎麽被仙人跳的不是來聽妳那如同黃色小說一般添油加醋過的開房實況的!懂?」

「我靠!妳能不能別把那個詞喊得這麽大聲啊?」

「我喊怎麽了?妳不就是被人給仙人跳……唔!」

「張狗妳給我閉嘴!」

「我日妳妹!那腰子帶著油燙的要命妳知不知道啊!」

和顧大鵬面對而坐,此刻正雞飛狗跳的家夥是顧大鵬的死黨,名叫張曉天,兩個大男人此刻正坐著的地方,肯定不是圓床、粉紅紗簾的情侶賓館,而是街邊所處可見的一家大排檔。至于兩人此時此刻正在這兒的原因……沒錯,正如剛才張曉天所嚷嚷的,是要聽顧大鵬訴苦。

但顧大鵬那越來越偏向小說劇情的敘述明顯引起了張曉天的反感,于是,就有了上面的這一串對話。

一番鬧劇,引來了四周不少視線,自覺沒趣的二人偃旗息鼓,同時拿起劣質的一次性塑料杯,將廉價的冰啤酒一股腦灌進肚子裏。

「所以說啊,妳小子昨天到底上沒上成啊?」

張曉天放下酒杯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讓顧大鵬被一口烤韭菜差點噎死。

「妳,妳啥意思?」

「啥意思?我的意思很明白啊!妳小子到底騎沒騎到那匹妳說的和仙女一樣的大奶子母馬?」

「妳問這個幹啥?」

「關心妳啊!妳被人騙錢已經是既成事實了,要是連人都沒草到那豈不是太虧了!怎麽,真的沒上到?妳該用強的啊,就那麽個小娘們我不信妳還壓不住她。」

「打住打住!這事可不能亂說啊!」顧大鵬趕緊攔住了張曉天完全跑偏的口嗨,而且,剛才張曉天信口胡說出的一段話,還真的戳中了他心裏的某個痛點。

「怎麽?」見顧大鵬沈默不語,張曉天更加來勁了,他湊近臉,神神秘秘地問道,「妳真的沒上成?萎了?」

「滾妳媽的!」顧大鵬一巴掌推開張曉天那張猥瑣的臭臉,「老子怎麽沒上到?老子不僅上了,還把那女人操的求饒,直喊我叫爹,妳個二逼別在這裏咒我!」

「妳丫,牛皮倒是吹得挺響!」張曉天討了個沒趣,從顧大鵬面前的盤子裏撈了串腰子,幾下擼進嘴裏,這個時候倒是沒見他喊出半個燙字。

吹牛歸吹牛,顧大鵬對自己在床上的表現還是有絕對的自信的。他185的身高,再加上長期鍛煉來的好身材,體能一直不錯。而且老陳家的優良基因讓他擁有一條尺寸在常人標準線以上的老二,就憑這個,顧大鵬一輩子都能在張曉天面前抬起頭來。

張曉天那個12厘米的,比他差遠了。

不過顧大鵬現在可不會在張曉天面前把這話直接說出來了,無他,胯下兄弟長度這件事是張曉天心裏一塊不能揭的疤,顧大鵬和張曉天雖然是從小玩到大、一起光屁股一起找小姐的老鐵,但真拿這事開玩笑張曉天可是真的會翻臉的,顧大鵬心裏記得真切。

話題不歡而散,兩個人索性也不說了,先把精力用在解決面前的燒烤上。酒足飯飽之後,顧大鵬去結了賬——這帳本該算在張曉天頭上,可是他說今天是顧大鵬提出來吃飯的硬生生給賴掉了,然後,兩人各自揣了瓶沒喝完的啤酒,一邊吹一邊往家的方向走——張陳二家是老鄰居,所以說兩個人回家的路也是一樣的。

而在回家的路上,顧大鵬也終于把一切的原委告訴了張曉天。

「啥?妳說那女人和妳上床的時候還在和別的男人開語音?」

「我靠妳小點聲行不行!」

「好好,我小聲……不是,妳是怎麽發現的啊?」

「完事之後那娘們躺在床上一副快死了的樣子,我害怕了就拿她的手機想打電話,就這麽發現的。」

「靠!妳這家夥那條大屌還真能幹出這種事情啊。得,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就趕緊穿上衣服溜了,誰知道門外面會不會突然衝出來幾個男的堵我的門?哦,對了……」顧大鵬說著,掏了掏兜,拿出一臺粉紅色的水果牌手機來,「那女人的手機我一時著急,也給帶出來了。」

看著顧大鵬手裏的手機,張曉天一陣無語。

「妳丫……我怎麽覺得,這件事從頭到尾妳不但沒吃虧,反而占盡了便宜啊?」

「老子受到了不小的驚嚇好嗎!妳也不是不知道,我上次遇到的那事,我他媽現在都還有心理陰影。」

顧大鵬口中所說的「那事」指的是半年前,他在網上一平臺約了個樓鳳想要快活快活,結果卻因此差點進了局子的事情。那次顧大鵬是憋了幾個月的火,下手可能也就沒了點分寸,結果那樓姐居然在他還沒完事的時候喊他QJ,還威脅要打110叫警察,可把顧大鵬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最後,還是顧大鵬自己急中生智,裝出了一副惡相嚇住了那女人,然後趁機開溜。雖然最後沒真的進了局子,但也讓他在心裏一直後怕不已,從此也再沒去找過那些所謂的良家樓鳳。

「好,好,我算妳心裏受到了傷害和打擊,可妳最後還是賺的啊?人妳是草到了吧?現在還白落了個手機,妳這不叫賺叫什麽?」

「成了我不跟妳爭,反正這事妳不明白,我到現在心裏還後怕著呢。」

「妳就得了便宜還賣乖吧,對了,妳是怎麽認識那個女的?」

「我玩搖一搖的時候搖的,一開始衹是看她照片好看,聊了沒幾句那女人就給我發她的自拍,照片拍的那叫一個騷氣。本來我沒當真的,現在這年頭誰知道那照片是真的假的,結果聊了幾天那女人直白的問我出不出來開房,我就答應了。」

聽完了顧大鵬的一番敘述,張曉天呵呵一樂,道:「那女人,是不是看上去可講究,絕對是不缺錢的那種?」

「妳怎麽知道?」顧大鵬狐疑地看了張曉天一樣,但還是如實答道,「是,而且真人也挺漂亮的,和照片上差不大。」

「那我就明白了。」張曉天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那女的啊,八成是那些有錢人的馬子,找妳聊騷也好,出來開房還打電話也好,都是為了圖個刺激。」

「啊?圖刺激?」顧大鵬也不是沒有耳聞,最近幾個月都單身的他也沒少上那種自拍網站,這種類型的也看了不少,但他真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會遇到這種事情。

「妳是不知道,現在那些有錢人,變態的很。妳遇到的這種還是輕的,那些有錢人玩的花樣,咱們這些平頭老百姓是想都想不出來。」

張曉天似乎是打開了話匣子,開始滔滔不絕的和顧大鵬說起那些所謂的有錢人的花樣起來。看著張曉天這樣子,顧大鵬突然想到,一個月前張曉天換了個工作,據說是到一個什麽親戚的親戚的同學家開的會所裏工作去了,難道……「我說,妳小子,不是這些天看到了啥不該看的吧?話說妳現在在哪兒幹活來著,一直都神神叨叨的不告訴我,難道是……」

「別瞎猜啊,到時候我會告訴妳的。不過啊,我還是要說,妳這次小題大做了,人家根本就不是要坑妳,妳居然自己嚇跑了,妳丫這膽子也太小了。」

「滾!我怎麽知道那女人是要玩這種?再說這也太變態了,讓自己的女人去和別的男人上床然後自己偷聽?果然是越有錢越變態!」

「妳這話說的,難道妳就不想有錢?不想也這麽玩一回變態?」張曉天勾住顧大鵬的脖子,「不過啊,妳當時就直接把那女的晾在床上就跑了?妳也真夠拔屌無情的啊。」

「啥?」

「拔屌無情顧大鵬,哈哈,這個外號好,不錯!」

「別他媽的給我胡說八道!閉上妳的狗嘴!」

「我沒說錯嗎?我這可是在誇妳啊!」

「放屁!妳以為老子聽不出來嗎?」

兩個人勾肩搭背,一路罵罵咧咧的往道路的深處走。而就在這時,兩道亮光突然亮起,一輛停在小巷口的汽車突然打開了前照燈,光線直直地打在兩個男人的臉上。

「我日,這神經病啊!」

「誰家的車?沒見過的牌子啊。」

在被燈光照的睜不開眼的兩人停住腳步之後,汽車的車門開啟,三個人影從車上跳了下來。其中一個身材嬌小、明顯是女性的人影高跟鞋一路敲擊著地面,飛快走到顧大鵬面前,卻又在他前方兩米處突然停住,倒退了幾步,這才站穩開口道:

「顧大鵬!妳個拔屌無情的混蛋,把我的手機還回來!」

 

 

 

 

第二章、蘇夢夢的漫長一日(上)

蘇夢夢平時很少在早上9點之前起床,但是今天,她6點不到就爬起來了。

準確的說,是被和她同房間的室友孫鴦給硬生生的從床上揪起來的。

從5點40到6點整,鬧鍾每隔十分鍾就響一次,但是蘇夢夢依然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香甜。如果不是被鬧鍾吵得忍無可忍的孫鴦直接掀開了蘇夢夢的被子,她估計會無視這鬧鍾直接睡到中午。

即便是這樣,在被孫鴦叫起來之后,迷迷糊糊的蘇夢夢還是一副馬上就會躺下去再度入夢的樣子。無可奈何的孫鴦準備下「狠手」,她抖了抖洗過臉后沒有擦開的手,然后拉開蘇夢夢睡裙的領口。

薄薄的睡裙下,蘇夢夢那對沒有內衣束縛的大白兔自由自在的晃蕩著,雖然早就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那傲人的尺寸還是讓一櫃子都是B罩升C罩聚攏款內衣的孫鴦心頭一痛。

我讓你睡懶覺!

對準那道深深的幽谷,孫鴦直接將剛剛碰過冷水的手塞了進去。

「呀——」

高頻高分貝的尖叫聲在房間中回蕩著,反倒是嚇得孫鴦一哆嗦,兩個人亂作一團,直接滾倒在床上摔了個天昏地暗。

「嗚嗚,鴛鴦姐你干什麽啊!冷死我了,嚇死我了……」

「我,我才是被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嚇了一條好伐!哎喲,我的心髒還在跳,哎喲我的媽。」

兩人這麽一折騰,蘇夢夢是徹底醒了,不僅如此,連帶著整個屋子的人都被吵醒了。門外隱約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接著是門框被砸得地動山搖的巨響。高跟拖鞋開始踩著樓梯一路向下,腳步聲越來越近。蘇夢夢和孫鴦二女同時僵住,兩人的腦海中同時飄過一條警訓:糟了!吵醒不該打擾的睡獅了!

催命般的腳步聲片刻間便走下了樓梯,門被人猛地拉開,蘇孫二女瞬間嚇作一團,這次不只是蘇夢夢,連孫鴦都跟著發出了尖叫聲。

「吵什麽吵什麽!」音調頗高的女聲雖然只是一人,卻瞬間爆發出壓過屋內兩個女人的氣場。門外,披散著頭發、滿臉都是倦容的丁倩瞪著兩個女孩,滿眼都是被擾清夢的疲倦和怒意。

「孫鴦!蘇夢夢!你們兩個在這兒吵什麽呢?不知道我早上3點才回來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丁,丁姐,我是無辜的,是鴛鴦她故意嚇我……」

「哎,哎!我說,蘇夢夢你不能這樣啊,不是你昨天晚上說你要早起,還拿我的手機定鬧鍾,結果今天早上卻賴著床不起來,不是這樣我會去叫你嗎?」

「可是你也不能直接伸手去抓我的奶啊,冷死了,都要被凍小了……」

「凍小個大頭鬼啊!我怎麽沒覺得小?」

「那是鴛鴦你自己的太小了根本沒地方縮……」

「蘇夢夢,我掐死你!」

眼見二女又要打作一團,站在門口的丁倩不耐煩了,巴掌狠狠地拍了一下門。

床上正扭成一團的蘇夢夢和孫鴦立馬不敢再造次,兩人動作麻利的分開,全都乖乖閉上了嘴巴,像被受訓的小狗一樣分別在床頭床尾的位置端正坐好。

「你們兩個,都給我聽好了!老娘才不管是誰先挑起來的幺蛾子,但吵醒了我你們兩個就全都別想好過!蘇夢夢!你是不是最近又皮癢了?」

被嚇得渾身一顫的蘇夢夢趕忙擺手道:「不是不是!我知錯了,我下次不敢了!」

丁倩狠狠地瞪了蘇夢夢一眼,目光隨即轉盯住孫鴦。

一旁的孫鴦雖然覺得自己是無辜的被害者,但還是跟著蘇夢夢一起乖乖承認了錯誤。

丁倩還是一副余火未消的樣子,但也說不出什麽話了,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扔下一句「你們給我安靜點!」便扭頭回了二樓。

留在屋內的蘇孫二女聽著那高跟拖鞋的敲擊聲消失在樓梯盡頭,同時松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

「丁姐不是說昨天晚上不回來了嗎?她是什麽時候回來的啊。」

「3點多吧,我昨天晚上睡覺前聽到她開門的聲音了。」蘇夢夢話音剛落,突然感覺孫鴦看她的眼神有點兒不對勁,她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開口道,「鴛鴦姐,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我害怕……」

「你,剛才說你昨天晚上幾點睡的?」

「啊,那個,3點多吧……對哦,那是今天早上了,啊哈哈。」

「你個小神經病明明說今天要早起結果還熬到早上3點才睡啊!要發瘋撒!」孫鴦氣得又要用剛才的手法來制裁蘇夢夢,蘇夢夢則趕忙護住胸口往后縮,還沒等孫鴦的手碰到她,兩人的頭頂突然傳來一聲悶響。

那是拖鞋被砸在地上的聲音。

反應過來頭上還有不能惹的神仙存在的二女立馬噤若寒蟬。經過這麽一折騰,蘇夢夢是不困了,倒是孫鴦被搞的身心俱疲,反而想鑽回溫暖的被窩睡個回籠覺。但時間已經走到6點15分了,回籠覺是睡不成了,二女對視了一眼,各自收拾著東西開始準備梳洗化妝。

「喂,你今天早上到底有什麽急事啊?平時你不是不睡到中午絕對不起的嗎?」房間里只有一個共用的梳妝台,所以在蘇夢夢忙著往臉上打遮住黑眼圈的粉底時,一旁的孫鴦就只能在一邊等。

「我要去市區拿我的手機,昨天就打電話說要修好了,結果我忘記去了……啊,鴛鴦姐你睫毛膏再借我,我的用完了。」

「你還沒買啊!這麽喜歡自己買一管別老用我的啊!」孫鴦雖然嘴上這麽說,但卻沒有阻止蘇夢夢從被分成兩半擺放化妝品的梳妝台另一側拿起她的睫毛膏的意思。她繼續追問道:「那你爲啥一定要急著早上去啊?等中午或者下午不行嗎。還有,你的手機卡不是都插在我手機里了嗎?那麽急干啥?」

「哎呀,鴛鴦姐你就別問了,我那個手機里有重要的東西,不然我才不掏能買一台新的手機錢去修呢!」

「啥重要的東西啊?啊,你那些金主的聯系方式?」

「知道了就別問,哦對了,你說這個我想起來了,那個修手機的老男人,一副色眯眯的樣子,一直盯著我的溝看,我故意露給他讓他給我便宜卻又馬上裝得人模狗樣,一看就是有色心沒色膽,還想騙我的聯系方式……哼!哼!」

「哎!哎!小姑奶奶,你擠那麽多護手霜能擦完嗎?還有你擠的可是我的啊!我的!」

一個小時后,蘇夢夢終于打扮得讓自己滿意了。裹上了厚厚的大衣和圍巾,她踩著鞋跟高高的長筒皮靴,冒著12月份越來越冷的寒風,走上了大街。

早晨7點多還沒有到上班的早高峰,蘇夢夢也正是趁著這個時間出門去市區。她舍不得打車,而其他的交通方式無論是地鐵還是公交車,上班高峰期的擁擠都讓她倍感厭煩,她之前不在早上出門也有一半是因爲這個。

小心地避開自動扶梯的縫隙——蘇夢夢因爲這個被搞壞了一雙非常喜歡的細跟高跟鞋,她可一直心有余悸。地鐵即將開啓的鈴聲在她剛剛通過閘機的時候就響了,一路小跑,高跟鞋在略顯空蕩的地鐵候車廳里敲擊出一連串清脆的節奏,她終于趕在自動門關閉之前跑進了地鐵。

地鐵車廂里的溫度比空蕩的大廳高出不少,而且剛剛的一路小跑也讓蘇夢夢覺得有點兒氣悶。解開圍巾和大衣的束腰,蘇夢夢大大咧咧的把圍巾往旁邊的座位上一扔,然后掏出手機,對著攝像頭整理了下自己微微有些淩亂的劉海。

哦,手機是孫鴦的,她偷偷拿出來了。作爲一個重度的手機族,她可無法忍受出門特別是還要坐車的時候沒有手機在手里。

特別是今天。

蘇夢夢看了下日曆,確認了今天的確是那個每月一次的特殊日子。

手機卡蘇夢夢昨天晚上就放進手機里了,這里她不得不感歎一下,雖然她一直是水果粉,但這種時候還是雙卡的手機更方便。

嗯?

蘇夢夢突然停下了整理頭發的動作,但依然保持這舉起手機的姿勢,眼光則不動聲色的越過手機探向四周。

有一道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

有人在偷看她。

那視線,是來自對面,那個貌似正在打瞌睡的西裝上班族的。

蘇夢夢雖然平時一直表現的大大咧咧,但她並不缺乏那些女性與生俱來的敏感。她只是把平時的表現當作應對外人的僞裝而已,在有些時候,她的敏銳甚至還要超過一般人。

比如說那些經常會投向她的視線,她分外敏銳。

雖然蘇夢夢解釋不清楚,但這種情況,她總會隱隱約約有一種如同細小的毛刺紮在脖子和背后一般的感覺。這種感覺是觀察力也好,第六感也好,蘇夢夢說不清楚,但卻從來沒有一次出過錯。

蘇夢夢知道那個裝睡的西服男在偷瞄什麽,今天早上出門的這身衣服是她頗爲滿意的一套,緊身的高領毛衣,雖然露不出她一向得意的溝,但卻能凸顯出她傲人的本錢和身體曲線。

而在毛衣之下,她沒有選那些大街上晃悠的女大學生們經常會穿的長款毛呢打底裙,那樣的裙子雖然是挺保暖的,但她有更好的選擇——百褶的迷你裙,裙擺長度剛剛好到膝蓋之上,搭配長及膝蓋的高筒靴,露出一節肉色的大腿,這種組合就是某些男人瘋狂不已的絕對領域。

當然,她也不會虧待了自己,她穿了一雙肉色度剛好符合自己膚色的厚絲襪,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還在靴子里還套了一雙長度護住小腿肚的毛線襪。

溫度與麗度並存,這才是她這麽多年來經驗而來的組合,那些不谙世事的女大學生,她才不會輸給她們。

呵呵,還在看,又是個有賊心沒賊膽的家夥。

遮遮掩掩可不符合蘇夢夢的性格,她索性重新理了理頭發,將本來半掩著的大衣完全敞開,打開手機的前攝,開始擺好姿勢自拍。

每天的自拍可是蘇夢夢必不可少的功課,也可以說是她最主要的工作之一。蘇夢夢對于自己的自拍可是十分有自信的,一方面是因爲她對自己的本錢有絕對的自信,另一方面則是因爲她專門研究過如何才能拍出最誘惑、最有魅力的自己。現在這個時代,雖然在各種美圖軟件的加持下滿大街都是「封面殺手」、「照騙」,但也正因如此,如果照片和本人表里如一,反而會給那些金主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

對,這麽些年來,別的本事她不能打包票比碧池淵其他的女人更強,但就這些討好金主的本事……她蘇夢夢,可不會輸給誰。

地鐵快要到站了,而車廂里也只剩下蘇夢夢一個人。蘇夢夢的「大方」反而讓那個偷窺的西裝男感到緊張了,或許是怕蘇夢夢拍下他的丑態,在蘇夢夢開始自拍后,他就在下一站匆匆忙忙的跑下了地鐵。那個車站,可不是什麽商務區,一直都坐這條線路去市區的蘇夢夢心知肚明。

唉,果然是沒種的。

重新系好大衣和圍巾,蘇夢夢撩了一下整理一新的劉海,剛要站起來,提包中的手機卻傳來了震動和提示音。

那是微信來消息的提示。

蘇夢夢頓了一下,心中有一絲期待,又帶有一絲忐忑。

好吧,這次,那個變態的大金主又會有什麽樣的新花樣呢?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熱門小說:
勾引了辦公室的同事大姐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淫蕩女友景甜
漫畫店跟女店員性愛
馬子送給我的一夜情
二對情侶間的淫亂
我與馬尾妹
激情健身俱樂部
單位裏的冷美人勾引我
楊過與後宮穿三國
一次刺激的偷情
回憶一個女神從清純呆萌到帶我起飛的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