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未來篇 經典激情

Sunray 又來了,這篇文章是在出差途中的車上,突然想到的。便在手提電腦上匆匆搞下。各位是否喜歡?請多多回應。
——————————————————————————–

 「嘟…嘟…嘟…」潘儉開將手按在識別機上,眼前馬上展現出一幅立體的屏幕。

 「歡迎使用虛擬銀行服務,潘先生,你想轉賬二十萬地球幣到以下戶口嗎?」銀幕中閃出一個美女的面孔,和一個閃動著的銀行戶口號碼。

潘儉開轉頭,向身旁一個相貌極度猥褻的男人,發出疑問的眼光。猥褻男人眼都直了,二十萬地球幣!就算在廿三世紀的今天,這也是個大數目,足夠到火星上過一年的豪華渡假生活了。他涎著臉說:「放心!潘先生,一定教你滿意!」

潘儉開透了口氣,腦中泛起當日的意外。

那是十四年前,他的小女兒剛滿周歲,在家中宴請親友。一顆人造衛星,竟然從天上墜落,不偏不倚的打中了他的家。所有親友全部死亡,只剩下他自己、太太和小女兒。不過他的脊髓則受到嚴重損傷而引致下半身癱瘓,同時失去了性能力。這罕有的滅門新聞當時震動全球!諷刺的是,潘儉開本人就是開發這顆衛星的公司的工程師。

公司除了賠償給潘儉開一筆豐厚的保險金外,還委任他成為董事局成員作為補償。但他的漂亮老婆,卻在一年之後,跟他的司機跑了,遺下他和小女兒相依為命。

這些年來,他努力的埋首工作,巧取豪奪的擴張勢力,已完全控制了衛星公司,成為市內數一數二的鉅富。新開發的機械義肢使他可以行動自如,但生理上的需要,卻始終無法滿足。他試過很多方法;最後,這個男人找上了他。

 「潘先生,請確認傳賬!」虛擬屏幕上的電腦美女的動人聲音,將他從沈思中喚醒。

 「確認!」潘儉開說道。

 「嘟…嘟…嘟…聲音確認…通過!潘先生,二十萬地球幣已經轉賬。多謝使用虛擬銀行服務。」「啤」的一聲,屏幕消失了。猥褻男人急忙將認別器放回衣袋裡,同時掏出一幅全息相片。

(註:廿三世紀的照片,可以紀錄立體的映像、聲音和氣味。)

 「這次的主角是個純種的地球美女。絕對不會超過十六歲,而且…是個處女!」猥褻男人特別強調。他一按相片上的小鈕,在紙上即時呈現出一個立體的全裸女體。除了面孔模糊之外,全身纖毫畢露。她的身材很好,凹凸分明的;兩腿之間還可以見到沾染了處女的落紅。潘儉開甚至嗅到一陣處女的特殊香味。

 「她漂亮嗎?」潘儉開問道。他知道規矩是不准露出主角的臉,使用人可以隨意貼上任何人的面孔。

猥褻男人眼中閃出淫邪之極的眼光:「簡直是極品!無論相貌、身材和那裡,都是我遇到的女人當中最好的。」他嘴角滴著口水說道。

 「那她現在…」潘儉開忍不住問道。

 「潘先生,你知道我們的規矩。給你們這些貴客的主角只會用一次,而且之後要馬上氣化。否則宇宙巡警就可以憑著腦膜掃瞄找到我們。那你以後便再也享受不到了。」猥褻男人說:「雖然,真有點可惜!」

(註:這是廿三世紀最殘忍的殺人方法,用超高熱鐳射將人體完全氣化,不留一絲痕跡,被宇宙巡警嚴禁使用。一經發現,必定是死罪。)

 「好吧,你可以走了。當我有需要時,會再在虛擬報章上登廣告找你的。」潘儉開說完,便將猥褻男人交給他的一片光碟放入懷中,起身走出公園,回自己的車子上,開車回家。

車子由電腦操控,完全是自動的。潘儉開只是吩咐了一句:「開快一點。」他很想快些試試這個美少女。

明亮的月光,透過氣墊車的水晶天窗,照在潘儉開的面上。「是個處女!」他禁不住閉上雙目,他記得他的太太也是個處女。

潘儉開抬頭望著佼潔的月亮,今晚是滿月。月光又圓又大,和十五年前的那一晚完全一樣。

那一晚,他在月球表面劍津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成績中規中矩。

(註:劍津大學是廿三世紀月球上最有名的學府。)

那一晚,家欣,他的太太,當選了劍津大學的校花。

那一晚,他在畢業舞會上,騙家欣說大學引力球隊的美男子想約會她,把家欣騙到月面軌道上的衛星公園。

那一晚,他在衛星公園裡,強暴了家欣,奪取了她的處女貞操。

他清楚記得那一晚的情況,每一個細節都記得一清二楚。

當他第一眼看見家欣時,已愛上了她。那時他已是劍津大學電子工程系第四年的學生;而家欣只是第一年的新生。她修讀的是地球古文學,潘儉開時常取笑她怎麼老遠的走到月球去研究地球的文學,每一次都氣得家欣直跺腳。

可是很快他已知道家欣所鍾情的並非是他,而是引力球部的美男子 – 牛德華。家欣對潘儉開愈來愈冷淡,但牛德華對家欣偏偏卻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到了畢業禮的晚上,潘儉開便利用最後機會,哄騙家欣說牛德華想私下約會她,把她騙到月球軌道上的衛星公園。

(註:一種在無引力環境下進行的足球運動,在廿三世紀瘋魔宇宙。)

他們利用短距離噴射器到達衛星公園。那裡是在月球的低軌道上運行的衛星公園,體積龐大,是供應氧氣給月面都市的主要基地。這公園在日間是觀光的名勝;但一到了晚上,卻成了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

那一晚,大部份學生都留在學校的舞會中,公園是冷冷清清的。到家欣知道上當時,潘儉開已露出了色狼的真面孔。他撕破了家欣的純白色低胸晚裝,家欣用力掙扎,但怎也敵不過男孩子的氣力。終於,在家欣的痛哭叫罵中,潘儉開用他那大號的陽具,毫不容情的刺穿了家欣的處女膜。那天晚上,他總共姦淫了家欣五次。到天亮時,家欣的下體已給蹂躪的高高腫起,他幾乎要背著家欣回家去。

那次之後,家欣迷上了他的大陽具,寧願輟學隨他回地球結婚,一年後還為他生了個女兒。只是那次意外後他喪失了性能力,家欣在床第之間慾求不滿,後來竟跟司機跑了。每次想到這裡,潘儉開都恨得牙癢癢的,他有過不少女人,也強暴過幾位女同學。其中有地球人、月球土生的女孩、也有火星混血兒,但家欣是最好的,也是唯一令他付出過真感情的。但她,這賤婦,竟然拋棄了他,跟一個卑微的司機私奔!

氣墊車緩緩駛進了他的豪華住宅,潘儉開馬上下車,走進睡房。他戴上虛擬頭罩,躺在床上,開動了虛擬現實錄像機。

(註:這是廿三世紀的新玩意,使用者可以在虛擬環境下,親身經歷錄像裡的故事。使用者可以看到、聽到,甚至撫摸到像真實一樣的映像。高級的虛擬錄像機,甚至可以用電腦自行變改戲中主角的容貌。最流行的錄像,當然是色情片了。)

潘儉開的虛擬現實錄像機,是獨一無二的。是用失傳了的上古火星文明技術所製造。是猥褻男人用超高價走私回來的。可以讓使用者「感覺」到錄像中的真實感覺,完全像親身演譯一樣。使用者甚至可以「感覺」到拍攝者身體上每一個最輕微的感覺;或者化身成拍攝者身體的其中一部分(例如是手指、口,或者是陽具。)這種技術也是違法的,一旦發現,也是死罪。

三年前,當潘儉開在虛擬網絡上訂購色情錄像時,這男人截入了他的秘密頻道,向他推銷一種必定令他滿意的新錄像。他一試之下便上了癮。這種超真實的感覺,才可以使他重拾當年叱吒女人群中的雄風。因此他用了四分之一的家財,購置了這部錄像機。起初,猥褻男人提供的,都是正常的性愛錄像,但漸漸潘儉開已不能滿足,他想再嘗試強暴的滋味。因此,他出高價叫猥褻男人替他強姦女孩子,這一年來已傷害過十多個女人。但年輕的處女還是頭一遭。

 「嘟」的一聲,潘儉開進入了虛擬現實中。

在虛擬現實中,潘儉開走進了一條漆黑的小巷。頭上的紅色大月亮是「泰坦」,這裡是火星!他繼續往前走,潘儉開嗅到淡淡的天靈花味。那是家欣最喜愛的花!

(註:天靈花是火星特有的植物,一年四季都開花,味道清幽。在火星礦山區最為常見。)

拍攝者(也就是猥瑣男人)繼續往前走,目標出現了。潘儉開終於見到一個美麗的背影。是個女孩子,身上穿著一套旅行裝。火星比地球潮濕而溫暖,因此她的衣衫很單薄。透過微弱的街燈,潘儉開幾乎可以看到她上衣內的蕾絲胸罩,和僅僅包住屁股的內褲。他感覺到拍攝者的陽具已開始豎起了。說實的,猥瑣男人的相貌真叫人不敢恭維,但他的陽具卻的確是超大號的。所以潘儉開特別指定由他拍攝。

愈行愈近了,潘儉開已嗅到女孩身上混和了汗味的香水。「仙奴九十九」,是貴價貨。從猥瑣男人貼在鞋頭上小鏡子的倒影,潘儉開清楚窺看到女孩的裙下春光。這是潘儉開的特別要求,也是他的嗜好。從闊大的褲管開口中,他可以見到女孩的蕾絲內褲,是粉紅色的少女型號。微凹的美麗花瓣在凸起的陰戶上清晰可見,有幾根恥毛更從蕾絲細孔中凸了出來,散發出一股少女的汗酸味。

少女似乎發現跟蹤者的不懷好意,她開始加快腳步。一雙已成熟的乳房,在急步下盪來盪去。潘儉開感到血氣上昇,胯下的陽具更形堅硬了。少女顯然看到了拍攝者的生理變化,她驚叫了一聲,轉身狂奔。在火星鬼域地帶的窄巷中盲目的奔走。

(註:火星是地球的新殖民地,那裡的貧富懸殊的情況十分嚴重。有錢人多聚居在海邊的綠洲;而窮人,多數是礦工或從地球逃去的亡命之徒,則聚居在礦山旁邊的貧民區。隨著礦山開採完畢,他們就會放棄破舊的廢屋,移居到新的礦區。這些荒廢了的貧民區,便淪為各式各樣的罪惡黑點,因此被稱為恐怖的鬼域地帶。)

潘像開當然不會放過她,就在她到達巷口之前,他已追上了她。他一手掩著女孩的小嘴,一手箍著她的粉頸,將她拖進了一所廢屋。女孩拚命掙扎,但頸項被緊緊箍著,很快就已經無力抵抗了。

潘儉開按一下控制鈕,他將家欣的面孔貼上女孩模糊的面上。他最愛這樣做,因為他最忘不了的,還是強暴家欣的那一次。

他一鬆開手,女孩就瘋狂的想掙扎。他一拳打在女孩的腹部,她馬上痛得倒在地上,不斷的飲泣。「不要…求求你…不要…」聲音倒蠻像家欣的。潘儉開一手抓住她上衣的衣領用力一撕,女孩的上衣馬上被撕開,露出雪白柔嫩的少女肌膚。一股少女清香撲鼻而至,潘儉開像野獸一樣,撲在女孩身上,在她頸上和胸前狂吻。

女孩拚命的掙扎,亂抓亂踢的。「哎呀!」她一下膝撞,竟撞在潘儉開的下陰,他慘叫一聲跌開。「Shit!」潘儉開痛的大叫,下次該叫他刪去這些片段的感覺部份。女孩一擊得手,也顧不得衣服破爛,馬上起身想奪門而逃。可是潘儉開一回氣,追上去再一拳打在她腹上。女孩慘叫一聲,掉在地上捲作一團,再也無力反抗了。

他將女孩的身體拉開,一手扯掉已半褪的乳罩。「真是一流的乳房!」少女的乳房是完美的梨形,十分豐滿而且堅挺,更是充滿彈力,比起家欣的乳房更加鮮嫩。潘儉開一手一個的,用力捏弄著她的美乳。他在女孩的俏面上狂吻,女孩只能無力的避開他的嘴唇。他硬要吻在她的唇上,鼻裡全是少女的體香。女孩緊閉著嘴,忍受著拍攝者滿是鬚根和口涎的臭嘴。潘儉開用力扯著女孩的乳蒂,她張嘴呼痛,他便乘機把舌頭伸進她的小嘴,勾引著她的小舌頭,吸吮著她的香涎。

 「唔…唔…」女孩櫻唇被封,只能發出陣陣喘息,更是誘人。潘儉開將視點調較到拍攝者的手上,一個鮮嫩幼滑的處女乳房馬上映入眼簾。女孩的肌膚像絲般滑溜,而且散發出一陣幽香。潘儉開看到她峰頂上的蓓蕾已經開始反應,粉紅色的乳暈在迅速的擴大。呀!乳頭上竟有微量乳汁的分泌,和家欣一樣,難怪拍攝者說是極品。

拍攝者一口便含住了凸起的乳頭,吸吮著香甜芬芳的初乳。真是人間美味。女孩開始哼出銷魂的呻吟,拍攝者的高明愛撫,挑起了她的青澀的情慾。她的手開始無意識的在拍攝者的頭上遊走。

視點隨著拍攝者的手,探入了女孩的大腿內側。潘儉開感受著女孩身上最幼滑的肌膚,手輕輕穿過褲管,落在少女的內褲上。女孩拚命合緊雙腳,不讓手再深入。潘儉開便停在女孩的內褲上,隔著薄薄的布料,撫摸著女孩的鮮嫩花瓣。他看到幾條穿透內褲上蕾絲細孔的纖毛,一條條的充滿光澤,充斥著少女特有的氣味。他知道少女已經動情了,因為他看到在蕾絲布料的濕印,正在慢慢的擴散。終於,像顆珍珠一樣,一滴處女的愛液滲過纖薄的布料,呈現在他的眼前。那是種獨一無二的特殊香氣!潘儉開根本找不到適當的形容詞,只知道他願意永遠的嗅下去。

手指掀起內褲邊緣的橡筋帶,觸在她的陰戶去。潘儉開感到女孩陰部馬上產生強烈的顫動。她用力的扭緊雙腿,但現在要阻止手指的入侵,已是無補於事了。蜜汁失控的由花瓣中間滲出,潘儉開的視點也隨著手指的移動,分開了少女緊合的花蕾。眼前出現的,是兩片鮮紅色的美麗花瓣,他可以清楚見到,已動情膨脹起來的陰蒂在陰唇交接處劇烈的顫抖。而從花芯中正不斷分泌出清香的處女花蜜。

手指迫開陰道口的緊閉肌肉,在女孩呼痛聲中插進從未有人到過的神聖地方。四周是淺淺的嫩紅色,很溫暖!很緊窄!潘儉開不禁讚嘆造物主的神妙。手指被四周凡嫩肉緊緊的裹住,前面的嫩肉就是處女膜了!真是神奇呀,造物主特地為女人製造這一個標記,難道就是為了要增加女人第一次的價值?

手指在充滿蜜液的陰道內緩緩抽送著,女孩不自覺的挺動著小屁股在配合。她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迷失在性愛的極度快感中了。

拍攝者用力扯下了她的下裳,瘋狂地吸吮著她美味的少女愛液。女孩失控的高聲喊叫,強烈的性快感,衝擊著她美麗清純的處女肉體,全身泛起一片櫻紅色。

拍攝者將大陽具湊近女孩嘴角,她雖然不願意,但終於還是被侵入了。潘儉開馬上將視點調較到陰莖上,剛好感到龜頭穿越了少女潔白的貝齒,被溫暖的舌頭包裹著,撞在少女的喉頭上。那種感覺確是無與倫比!女孩不斷用舌尖在龜頭上舔著,動作生硬但卻仍是一樣的刺激。她的嘴太小了,超大號的陽具根本含不下,給撐得滿滿的。拍攝者用力的在女孩的檀口中抽送,一方面又繼續吸吮著她的蜜穴,上下兩口的同時刺激,叫女孩無法招架。潘儉開感覺到女孩全身上下,開始發有節奏的在劇烈顫抖,鼻中急喘著氣。最後女孩嬌軀一震,在接連的快感中昏厥過去。

陽具在少女口中激烈的跳動,終於在她驚訝的目光中,噴射出大量滾燙的漿液,直射進少女的喉嚨。潘儉開感受到最前鋒的性高潮,

心想真是物有所值。大量白色的精液很快灌滿了女孩的小嘴,她雖然拚命的想吐出來。但口中塞著的大陽具卻仍未消腫,只有迫著吞下了一部份又熱又漿的精液,但仍有不少沿著她的口角滿溢出來。

潘儉開將少女的赤裸軀體平放在地上。用手分開她的兩腿,將已經重新脹大的武器湊近少女的陰戶。少女在迷糊中,感到蜜穴被巨物迫近,她害怕得全身抖戰,手緊緊的抓住強暴者的手臂。門牙用力的咬著下唇,一雙美目,緊緊的閤上。俏面上的驚巧表情,像剎了家欣破瓜前的模樣。

潘儉開將視點移往龜頭,他感到雞蛋大的龜頭,用力迫開緊箍的陰道口,在少女痛苦的哀號中,突入了處女蜜洞。呀!比用手指緊湊得多了。陽具無情的推進,四周的嫩肉像銅牆鐵壁一樣,將龜頭緊緊夾著。這種感覺,潘儉開已經很久沒有嘗過了。陽具繼續開山劈石,一直前進到處女膜前才停了下來。女孩已痛的淚流滿面,下身像被人插入了一根燒紅的巨大火棒,要將她撕開兩邊似的。她拚命的搖著頭,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強暴者的手臂中。口只能張的大大的,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潘儉開馬上開啟另一個視點,他要一面感受撕開處女膜的感覺,又要同時欣賞女孩失去處女那一剎那的痛苦表情。陽具一路往後退,直退到陰道口才停下來。陰道口緊緊箍著龜頭下的淺溝,感覺美得難以形容。他看到女孩張開一雙美目,含淚的大眼睛發出疑惑的目光,她似乎不明白這火棒撤退的原因。強暴者淫邪的獰笑,使她猛然醒覺。她眼中閃出強烈的驚慌,陽具毫不留情的重新插入。潘儉開感到緊迫的陰壁被強力撕開而產生的強大壓迫力,龜頭重重的衝破少女脆弱的防衛,撕破了她處女的印記。鮮血像朵桃花似的飛散而出,落在龜頭上,帶著長長的血痕,撞落在陰道的盡頭。

隨住陽具的突進,女孩發出悽厲的慘叫。美麗的面龐痛得扭曲了,眼淚從緊閉的眼眶中飛射而出。和家欣破瓜時一模一樣。

太美了,整條超大號的陽具,被處女窄小的陰道緊緊的裹住。潘儉開像親嚐到了處女破瓜鮮血的特有血腥味,他仍然看到處女膜撕破的傷口在滲出鮮血,染紅了整條陰莖。少女陰道內的劇烈抖顫,不斷按摩著他的龜頭、他的陽具、他的全身、他的靈魂。

他開始把陽具抽出,陽具牽引著受創的陰道嫩肉,給少女帶來另一波劇痛。她開始哭叫,口涎鼻涕和著眼淚弄得滿面都是。到陽具再次大力插入時,她已痛昏了。

潘儉開沒有停下來,他已開始猛烈的抽插。女孩的陰道自動的分泌出大量的愛液,足夠的潤滑減輕了女孩的痛楚。她悠悠的醒轉過來,在強暴者的猛烈攻擊下嬌啼宛轉,發出既痛苦又痛快的複雜呻吟。

隨著陽具的每一下插入,潘儉開都享受到無比的快感。他知道以猥瑣男人的耐力,加上剛才已發射了一次,這一次的強暴,至少可以享受多半小時,足以幹「死」這個嬌嫩的處女十數次。說未說完,女孩已全身劇震,感受到另一次高潮了。

「泰坦」的紅色月光,透過廢屋的破爛天花,映照著強姦者在無辜的處女身體上無情的蹂躪。在火星潮濕的空氣中,充斥著獸性的急促喘氣聲和女孩痛苦的哀嗚。天上開始降下紅雨,像為女孩的悲慘命運流下哀悼的眼淚。

(註:火星在經過人工造氧機數十年的開墾之下,大氣已重新形成。水蒸氣混和了火星的紅色塵埃,故此火星的雨是淺紅色的。「火海觀雨」更是著名的火星十景之一。)

獸野般的強暴一直持續了四十分鐘,女孩的慘號由開始時的大聲痛哭,到後來時已變得氣若遊絲。她已經痳木了,下體的疼痛和快感已變得習慣,像不屬於身體的一部份。女孩像個布偶似的,隨著潘儉開的抽插,無意識的扭動著身體。但對強暴者來說,這倒被演繹成了強勁、威猛、性超人的荒謬印像。

潘儉開經歷了十多年來最滿意的。女孩的飽受催殘的身體內劇烈的抽搐,來了…來了…洪水般的精液高速的噴射出來,燙得半昏的女孩全身一震。濃烈的男性氣味從在陰道口滿溢而出的精液中散發出來。一下、兩下、三下…潘儉開頹然的倒在女孩身上。太舒服了,是最好的一次…。

屋外,雨停了。水點從天花的破洞中「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面的紅土上。激起了微量的紅塵。拍攝者抽出萎縮了的陽具,欣賞著仍沾染在龜頭上的落紅。女孩的赤裸身體,無力的捲在地上。在不久前還是玉潔冰清的完美身體,現在卻佈滿了污穢的精液和血跡。嬌嫩的花蕾已被催殘得不成形,高高的腫了起來。她雖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潘儉開卻知道她正在流淚。

鎂光一閃,拍攝者用全息照相機拍下了女孩的照片。女孩連忙轉身,她不想再見到這張面孔。這個猥瑣不堪的臉,奪去了她最寶貴的貞操,徹底破壞了她的美麗浪漫的初夜夢想,毀滅了她的一生!眼淚再次不受控制的流出,她哭了起來。

女孩晶亮的背部,在抽泣下微微震動;豐滿的臀部一彈一彈的。潘儉開感到胯下的陽具又再反應了,他不禁驚異這猥瑣男人的性能力。像怪物似的大陽具,已指向無助的獵物。另一輪驚天動地的強暴,又再開始了。

拍攝者用手揩抹著女孩下體上的稠密的精液,女孩一動也不動的任他施為。反正最寶貴的已經失去了,其他的算甚麼!直到強暴者用手指粗暴的插入她的肛門,她才驚覺到悲慘的命運,仍沒有放過她。纖小的菊花輪被無情的闖入,使她不能自己的痛得狂叫。她拚命的扭動著身體躲避,卻叫強暴者更加熱血沸騰。潘儉開對肛交一向不大熱衷,愛滋病雖然終於在廿三世紀找出治療方法,但人類根本上已放棄了肛交的習慣,那是野蠻而危險的做愛方式。

拍攝者卻顯然不同意,他用力抓緊少女的腰眼,無視她的尖銳慘叫,把龜頭抵在細小的屁眼上。菊花輪緊緊的閤上,從女孩屁股上的繃緊的肌肉,可以知道她現在是如何害怕。潘儉開心中升起強烈的慾念,這美麗的女孩勾起了他的獸性。他從未幹過家欣的後庭,現在就讓這女孩,代替家欣給他開苞吧!

視點馬上轉移到龜頭上,潘儉開用力將陽具頂開女孩的屁眼。好痛!龜頭被箍得太緊了。女孩痛的全身不停的猛震,頭用力的頂在地上,一頭烏黑的秀髮上,沾滿了火星的紅土。陽具雖然已塗滿了漿液,但肛門實在太小了,潘儉開必須用盡全身力量推前,才可將陽具迫進。少女十隻手手指已插進紅土之中,她已經昏厥過去了。

陽具突入直腸,那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潘儉開沒有嗅到臭味,只有一種奇特,難以形容的氣味,一點也不討厭。他花了十分鐘,才可將陽具完的全釘入女孩的屁眼中。女孩的屁眼根本容納不下這怪物,血絲不斷從裂開的菊花輪中流出,把雪白的屁股都染紅了。

拍攝者開始在乾涸的直腸內抽插,陽具的外皮扯住了直腸壁,潘儉開覺得很痛。但在窄小的肛門中抽插,卻又另有一種快感。他愈插愈起勁,不到五分鐘,便在女孩的肛門內發射了。這一次的發射量不多,但高潮時的虛脫感卻更是強烈!真好!潘儉開發覺,他對肛交改觀了。

緊窄的肛門將縮小的陽具迫出體外,屁眼仍然張得大大的沒有縮小,混和了鮮血而變成桃紅色的精液,流滿了少女潔白的屁股。潘儉開無力的伏在女孩背上,她仍然很香。披散了的長髮,零落的鋪在肩上。潘儉開忍不住撥開他的秀髮,在她的頸背上深深一吻。家欣最喜歡人吻她的頸背,那裡是她的性感帶,潘儉開記得很清楚。家欣的後頸有粒小紅印,是胎記。這連家欣也不知道,是潘儉開在強暴家欣時發現的。後來他才告訴家欣,兩人更為了觀看這小紅印,開展起了無數次激烈的性愛。

潘儉開在女孩頸背上深情的吻著,一顆小紅印卻突然漂進了他的眼角!是家欣!不可能!家欣不會那麼年輕!

拍攝者卻已站了起來,潘儉開想再看清楚,但不可能了!「撲」一聲,錄像中止了!這是潘儉開的習慣,他不喜歡看氣化人體的一段。雖然猥瑣男人曾多次花盡唇舌,說殺人的感覺多麼精彩,但他始終不能接受。他只喜歡強姦女人,不想殺人!所以猥瑣男人乾脆刪去了那一段。

潘儉開一手扯去虛擬眼罩,他心中突然有一種強烈的不安。他知道這世上,只有另一個人有著相同的胎記。但不可能的!

 「嘟…嘟…嘟…」電腦管家用柔和的女性聲音說:「潘先生,月球劍津高中陳校長急電,你要接聽嗎?」

(註:廿三世紀的所有房屋,都已配備全自動的電腦管家,負責一切家務。)

 「馬上接入來!」潘儉開感到心臟都跳出來了。

 「啤!」在床前閃出視像電話的屏幕,一個道貌岸然的男人出現在屏幕上,滿面歉疚的神色。

 「潘先生,對不起!你的女兒潘小欣失蹤了。她用這個機械人瞞騙了我們。」他用手指著身旁一個拆散了的機械人。

 「根據她的同房說,一個月前她收到消息,說她的親生媽媽在火星上出現,所以她一個人偷偷飛到火星去了。」

 「潘先生!潘先生!」

潘儉開腦中,只有一片空白。


Tags: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和姐姐的幾年亂倫
小妹和後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