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是成人小說家 近親亂倫

深夜,媽媽兀自坐在她的筆記本電腦前,用鍵盤敲打著字。

「媽媽,你還不睡覺嗎?」

「寶貝,你先睡吧,媽媽還要在寫一會。」

我的媽媽是名小說家,她的筆名叫思雨,真名叫田思琪,她寫過很多書,雖然還在念高中的我從沒讀過媽媽寫的書,但我知道喜歡媽媽小說的人不少,因為家里常常會收到媽媽的書迷們寄來的信。

放假的時候,媽媽會在鄉下租一套房子,和我一起住在里面,這鄉下地方離我和媽媽住的縣城很遠,媽媽說她寫書需要靈感,在這里她容易有靈感,我不明白媽媽說的靈感是什麼,但每次放假的時候,我都會乖乖的跟媽媽來這個鄉下地方。

媽媽走過來,替我拉好被子後,她又重新回到了桌旁,繼續寫她的小說。

我看著燈光下媽媽柔和的倩影,沉沉的睡去。

第二日,我起床的時候,媽媽已經做好了早餐,我吃飯的時候,媽媽一個人出門散步,她說想看一看鄉下的風景,找一點小說的靈感。

每次來這,媽媽都是這樣,她會在早上出門散步,到中午的時候才回來,然後為我做好午餐之後,她開始寫作,有時一口氣寫到晚上,有時到了下午,她還會出去一次。

有幾次,我想和媽媽一起去散步,但媽媽說她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不想我打擾她,我從出生時,就由媽媽一個人把我養大,她從來沒和我說過我的爸爸是誰,我也沒有問過她,我了解媽媽的脾氣,媽媽想一個人靜一靜的時候,最好不要打攪她。

我一個人待在房間里,其實也不會無聊,媽媽給我買了游戲機,有許多游戲可以陪我玩,只是我來這鄉下好幾次,都沒有機會好好的像媽媽一樣,欣賞這鄉下的風景。

快到中午的時候,媽媽回來了,她不知什麼時候換了身衣服,早上出門時穿著的套裝不見了,現在身上穿著一件粗布衣裳,還有她下身的裙子換成了褲子,只是媽媽腿上穿著的絲襪沒有脫,我看見她褲管下面露出的穿著絲襪的嫩腳,媽媽的腳很好看,又嬌又嫩,肉肉的,深色襪頭下面的腳趾若隱若現,十分的勾人,已經知道男女性事的我,有時看見媽媽穿著絲襪的小腳,就有些忍不住,甚至有上前親一親媽媽嫩腳的沖動。

「媽媽,你身上的衣服怎麼換了?」

「放在劉嬸那了,問劉嬸借了身衣裳,在這兒穿裙子不方便,還是穿粗布衣裳舒服。」

媽媽說的劉嬸是地道的農村婦女,人長的又壯又結實,是干農活的一把好手,我們租的房子,就是劉嬸家的,每次媽媽從城里來鄉下,都會給劉嬸帶一些城里的禮物,劉嬸也會送我們鄉下的土特產,玉米啦、雞啦,都會送給媽媽,有時還做農家菜給我們吃,是很好的人。

說到劉嬸,順便說一下劉嬸的老公,劉東家,劉嬸本來不信劉,嫁給劉東家後,才改的姓,這是鄉下的習慣,劉東家人沒有劉嬸這麼壯實,劉東家的人精瘦精瘦的,像根竹竿,他也不像劉嬸那樣每天做農活,他喜歡坐在家門口,抽他的煙桿子,偶爾放一放牛,管一管雞,其他的家務,他都交給劉嬸一個人做。

媽媽︰「今天給你燒紅燒雞,劉嬸今天送了我們一只。」

「好誒!」我心里高興,媽媽燒的紅燒雞最好吃了。

夜里,媽媽像往常一般,勤奮的寫著她的小說,今天她似乎特別有靈感,手指在鍵盤上飛速的敲打著。

我听著媽媽敲打鍵盤時發出的有節奏的聲音,漸漸的進入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睡意朦朧的我隱約听見敲門聲,跟著媽媽起身,走去開門,我微微的眯開眼楮,看見寫字台前的燈還亮著,媽媽卻不見了,我朝門口望去,看見媽媽站在門邊,似和什麼人說著話,媽媽說話的時候,不時的回過頭來看向我這邊,她似在猶豫著什麼。

我看著媽媽站在門邊的朦朧的倩影,又沉沉的睡去,一覺睡到天亮,我睜開眼楮,看見劉嬸正在把蒸好的香噴噴的饅頭擺到桌上,我叫了一聲劉嬸,劉嬸微笑道︰「醒啦,來嘗嘗劉嬸做的早飯。」

我起身走到劉嬸的身邊,道︰「嬸嬸,我媽媽呢?」

「你媽媽忙,她中午的時候會回來。」

我應了一聲,跟著洗臉刷牙,吃著劉嬸燒的早餐,我一面將饅頭塞進嘴里,一面對身邊坐著的劉嬸道︰「劉嬸,你能不能帶我看看這里的風景,我每次來,媽媽都一個人去看,卻從來不帶我看,我也想看一看。」

劉嬸笑道︰「鄉下地方,有什麼風景不風景的,慢點吃,吃完再說啊。」她說著,給我遞來一杯豆漿,我「咕咚咕咚」的喝下,對劉嬸道︰「這豆漿真好喝。」

「你媽媽早上磨的。」

「啊?我怎麼沒看見媽媽有磨豆漿。」

劉嬸听見我的話,臉上的表情似有些尷尬,但這表情轉瞬即逝,她道︰「那時你還沒起床呢。」

吃完了早餐,我再次纏著劉嬸帶我去外面看看風景,劉嬸似乎被我纏的沒辦法了,對我道︰「那好,一會跟劉嬸去看做農活怎麼樣?」

我一听劉嬸肯帶我出去,興奮道︰「好啊,我也要做農活。」

劉嬸摸了摸我的頭,道︰「傻孩子,做農活有什麼好玩的。」

跟著劉嬸來到田間,田里搭著帳篷,里面種著綠色的蔬果。

劉嬸帶著我四處轉了會,跟著走進帳篷做起了農活,我跟在劉嬸的屁股後面,一面看她做,一面學起來,劉嬸似見我有模有樣的跟她學著,不禁呵呵的直笑。

我︰「嬸嬸,我想撒尿。」

「別尿在棚里,出去找個地方尿吧。」

「這里有沒有廁所?」

「你人小,隨便找個地方尿吧,廁所那里髒,你去啦,說不定還會掉進茅坑,還是出了棚子找個地方吧。」

我听劉嬸的話,走出棚子,找地方尿尿,但我實在不習慣在這光天化日下撒尿,所以一路憋著,想找個相對隱蔽的地方,走著走著,不禁繞回了劉嬸家,劉嬸的家像北京的四合院,我和媽媽住在東面,劉嬸他們住在南面,北面是柴房。

媽媽和劉嬸都不在,劉東家不知去了哪里,大概去放牛了,我沒有回房間的鑰匙,我看見北面柴房的門沒有鎖,于是想走進去看看里面能不能尿,我走到門邊,用手輕輕的推開木門,卻听見一絲女人的呻吟,我嚇了一跳,忙退後了一步,我在門口呆了半響,大著膽子將臉湊到門邊,細听里面的聲音,門里似乎沒有聲音,我心說,是不是我听錯了,于是又將眼楮湊近門縫,想看一看里面有什麼東西,可是屋里沒有亮燈,里面黑漆漆的,我什麼也看不到。

我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去推木門。

隨著木門的「吱呀」聲,門縫漸漸擴大,外面的陽光射了進去,我看清了屋里的情景,只見一個被一塊黑布蒙著雙眼的、全身赤裸的女人,她的雙手被反綁著,被吊在屋子的里面,她的一條被繩子綁住的大腿懸空著,另一條腿吃力的點著地面。

「嗚嗚!」女人似乎听見了木門打開的聲音,又似乎感覺到有人的接近,她不禁發出害怕的呻吟,女人頭上的黑布蒙著女人大半張的俏臉,使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只見女人的胯間,一道透明的水柱正從她隆起的恥丘處,順著她修長的大腿流到了地上,在地上積起了大大的一灘水漬,她失禁了。

此刻站在門口的我已經不知所措,我甚至忘了當初來這的目的,滿眼滿腦都是眼前這個被麻繩捆綁著的、全身赤裸的女人,我看見她勃起的乳頭上,還淫蕩的夾著兩只木頭做的曬衣夾子。

她是誰?這個女人是誰?怎麼會被綁在這里,難道劉嬸他們是綁架犯,是他們把這個女人綁在這里的?想到這里,只覺得心口升起一股寒意,我關上木門,飛快的跑出了大院……

「小宇,小宇,你在哪里?」

是媽媽的聲音,是媽媽出來找我了,「我在這!媽媽我在這!」

媽媽見到我向她招手,飛快的奔了過來,一把摟住我道︰「這孩子你跑哪里去了!劉嬸和我都快急死了。」

「我!我!」我不知道怎樣像媽媽解釋,只覺得解釋起來會很復雜。

這時已經傍晚,劉嬸提著燈籠向我們這邊跑來,此刻我看見劉嬸,已不覺得她和藹可親,她現在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童話里的狼外婆。

入夜,我睡在床上,媽媽躺在我的身邊,今晚媽媽沒有寫作,她用手撫摸著我的額頭,溫柔的道︰「以後不許亂跑了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但心里又想起早上看到的那個在柴房里被吊著的女人,我想對媽媽說,媽媽卻用手指點住我的小嘴,道︰「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說。」她說著,順手關上了燈,屋子瞬間變得黑漆漆的,我鑽進媽媽的懷里,一只手抱住媽媽,沉沉的睡去。

夜里,我被噩夢驚醒,我夢見我和媽媽都被劉嬸綁了起來,劉嬸似惡魔般的怪笑著。

我被噩夢驚醒的時候,下意識的想去抱住媽媽,卻發現身旁的媽媽不見了!

這時,我只覺自己的頭皮一陣發麻!險些大叫了出來,我坐起身,發現屋子的房門虛掩著,周圍安靜的出奇。

我躺下身子,將被子蒙住腦袋,心里恐懼的想法層出不窮,剛才噩夢的情景再一次浮現在我腦海里,心里只想要媽媽快點來救我。

過了許久,我發覺自己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屋子的門仍舊開著,外面的風吹在木門上面,木門輕輕的搖著。

我躲在被子里,只敢用一只眼楮窺視外面的情形,這時,我看見一個人影走了進來,屋子很暗,我依稀認出是媽媽的身影,媽媽身上披著一層淡淡的月光,她竟是全身赤裸裸的,身上連一件衣服也沒有穿,她現在的樣子,讓我猛的想起昨天早上我在柴房里看到的那個被麻繩吊著的女人。

媽媽走進屋里,輕輕的掩上房門,跟著她轉過身,我看見她的胸前的兩只乳頭上分別擒著一只曬衣用的木夾,木夾將媽媽兩粒肉嫩的乳頭夾的扁扁的。

媽媽走到我的身邊,我忙閉起了眼楮,過了片刻,我再次偷偷睜眼,我看見媽媽背對著我走到了衣櫥邊,她的手里多出了一只照相機,媽媽打開衣櫥的大門,衣櫥大門上瓖著一面鏡子,媽媽將門打開180度,讓鏡子正對著自己,然後她在鏡子前蹲下身子,大大的分開雙腿,我看見媽媽的下體竟是如雞蛋般,光滑的沒有一根毛發,和我在a片里面看到的那些歐美女人,一摸一樣,她那兩片微微外翻的陰唇上,也同樣被一對木夾夾著,媽媽用一只手提著相機,另一只手伸到胯間,撥開自己兩片濕潤潤的陰唇,對著鏡子按下了照相機的快門,照相機的閃光燈閃了一下,我看見鏡子里的媽媽淫蕩的伸著舌頭,似渴望吸吮男人的肉棒,她臉上的表情,又似羞怯,又似興奮,我從沒見過媽媽這般表情,她現在的樣子讓我褲襠里的雞巴直挺挺的堅硬著。

之後媽媽又給自己照了幾張,她站起身,小心的取下夾在乳頭與陰唇上的木夾,在她取下木夾的時候,她的喉嚨里不禁發出了幾聲又似痛苦、又似舒服的呻吟。

這時,事實不由得我不去猜想,媽媽就是那個赤裸裸的被綁在柴房里的女人。

媽媽取下木夾,將四個木夾拿在手里,然後和照相機一起,放進了寫字台的抽屜里面。

媽媽穿好睡衣後,躺在了我的身邊,我發覺她的身子熱熱的,胸口起伏著,似心里難以平靜,她在床上躺了一會,跟著又爬起身,走到寫字台邊打開電腦,鍵盤「 啪 啪」的響了起來。

第二日一早,媽媽像前日般為我做好了早餐,然後出去散步,我等媽媽走後,迅速的爬起身,打開了媽媽寫字台的抽屜,照相機和木夾都在抽屜里面。

我取出照相機,心髒「噗通噗通」的亂跳,喉嚨里似有塊東西卡住一般。

打開照相機,翻看照相機里照片的內容,我看到了許多我從來不曾想到的東西,從來不曾想過的東西,照片大部分都是媽媽的自拍照,還有幾張是媽媽和男人群交的照片,媽媽趴在床上,撅著屁股,幾個男人圍在她的周圍,下一張照片,我看見離媽媽最近的一個男人拿著一支筆在媽媽的屁股上寫字,再翻到下一張,我看見媽媽撅起的肉臀上,被人寫上了「母狗」兩個大字。

看到這,我已經忍不住了,我感覺自己的褲襠快要爆炸了,我把手伸進褲襠,快速的揉搓起自己怒漲的老二,另一只手一頁頁快速的翻看媽媽下一張的照片。

我看見了柴房,看見劉嬸和劉東家幫忙把媽媽吊在柴房里,媽媽的表情沒有不情願,反而似在教導劉嬸和劉東家一般,教他們如何吊綁自己。

為什麼媽媽要這樣做……為什麼媽媽會和這麼多男人發生過關系,我的媽媽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我射了,精液射在褲子里,褲子的前面濕了一大灘……

中午,媽媽回來屋子,我坐在凳子上,呆呆的望著走進屋的媽媽,看見媽媽走路時搖晃的屁股,腦海里又想起昨晚媽媽光著屁股,背對著我蹲在地上的樣子,我褲襠的雞巴又翹了起來。

媽媽為我燒好午飯,她看見我褲子前大大的一灘濕痕,對我道︰「這是怎麼弄的?」

我見媽媽眼楮瞧著我的褲襠,瞬間臉紅到了脖子根,忙解釋道︰「洗手的時候,被水濺到的。」

媽媽笑著搖了搖頭,過來幫我脫褲,我雙手拉住褲衩,對媽媽道︰「我自己來。」

媽媽見到我惶恐的表情,不知我心里有鬼,笑道︰「小宇長大了啊,知道害羞了。」

我跑到床邊,背著媽媽脫下褲子,將褲子上面黏著的精斑,使勁的用手擦了擦,然後才遞給媽媽,媽媽沒有看見我的內褲,她不知道,我的內褲其實比外面的褲子濕的更加厲害,我不敢給媽媽看到自己沾滿精液的內褲,一直用手擋著褲襠。

媽媽將褲子拿到屋外洗了後,回屋讓我自己吃飯,她則躺到了床上休息,我知道她昨夜寫文寫到很晚,近乎一夜沒睡,此刻一定累壞了。

看見媽媽沉沉的睡去,我躡手躡腳的走到媽媽的身邊,媽媽的身體散發著一種女人特有的香味,以前都沒有注意過媽媽身體的這種氣味,此刻聞起來,讓我有一種想抱她的沖動。

媽媽閉著眼楮,鼻息平緩,她似乎睡的很香,她身上穿著劉嬸借給她穿的粗布衣裳,腳上穿著一對肉色的短絲襪,我湊到媽媽的腳邊,用鼻子用力的嗅了嗅,媽媽的腳沒有腳汗的臭道,媽媽的腳味和她的身體一樣,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香味,我不禁又將鼻子湊近了一點,忽然大著膽子,一口含住了媽媽深色襪頭下的腳趾,媽媽的腳趾軟軟的很有彈性,加上絲襪細膩的口感,讓媽媽的腳趾吃起來特別的有味,讓我身不由己的像嬰兒吸吮乳頭般,吸吮著媽媽的腳趾。

媽媽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她輕輕縮了下腳,我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不敢再對媽媽進一步的放肆,我走回桌旁,一面吃著媽媽燒好的飯菜,一面看著睡在床上的媽媽。

媽媽一直睡到下午,劉東家跑來敲門,我在屋子里玩游戲機,听見劉東家敲門,便跑去打開了門,劉東家站在門口,對我道︰「你媽在不?」

我︰「我媽在睡覺。」

劉東家听見我媽在睡覺,臉上不禁露出為難的表情,但這時,身後傳來媽媽在屋里說話聲︰「誰啊?」她似乎睡醒了。

媽媽從床上起來,走到門口,看見劉東家,朝劉東家嫵媚的一笑,劉東家看著媽媽,一張老臉竟紅了起來。

「有事嗎?」

「田老師,這會有空嗎?」

我問過媽媽,為什麼劉東家和劉嬸都喜歡管媽媽叫老師,媽媽說,劉東家和劉嬸都很可憐,沒有讀過書,他們喜歡把比自己有文化的人稱為老師。

媽媽回答劉東家道︰「現在有空,等我梳一下頭發就來。」

劉東家答應了,臉上的表情似顯得十分高興和興奮。

我不知道劉東家要媽媽去干嘛,媽媽關上門以後,在鏡子前理了理頭發,然後關照我在屋里等她回來後,便出門去了。

我趴在窗口,看見媽媽走向劉東家住的屋子,這時,我的心里不禁涌起想跟上去的沖動,于是在我打定主意後,從屋子的窗口爬了出去,之後將窗戶虛掩住,我沒有家門的鑰匙,等會回家的時候,還得從這窗戶里爬回去。

我走到屋外,一點點靠近劉東家住的屋子,就在我快要接近時,劉東家屋子的門忽然打開了,媽媽和劉東家從屋里走了出來。

我連忙竄進身邊的一個角落,躲在一堆柴火的後面。

劉東家帶著媽媽走出院子,等他們走出院門後,我立即跟了上去。

鄉下的村子很大,劉東家帶著媽媽不知繞了幾個彎,來到一所庭院的前面。

我躲在離她們不遠處的一棟矮牆後面,看見媽媽和劉東家站在庭院的門口,劉東家對媽媽說了什麼,只見媽媽似有些扭捏的開始解開身上的衣服,劉東家的眼楮一瞬不瞬的看著媽媽,臉上的肌肉似乎在顫動。

媽媽脫光了衣服,然後脫掉鞋子,將脫下的衣服和鞋子遞給了劉東家,她的全身只剩下了腳上穿著的一雙短絲襪,劉東家替媽媽拿好衣服,只見媽媽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將自己赤裸的嬌軀面對著院子的大門,然後分開了雙腿,踮起腳尖,挺起園翹的屁股,她的兩只手同時的伸到了胯間,手指各捏住自己一片肉嫩的陰唇,將陰唇向兩邊拉開,讓翻著嫩肉的濕漉漉的肉洞向外吐露著。

「開門!開門!」劉東家用拳頭敲起庭院的木門,木門發出咚咚的響聲。

很快,一個和劉東家差不多的鄉下漢子打開了門,他的身旁還站著幾個鄉下漢,他們似乎都在等劉東家上門。

劉東家看見那幾個漢子,得意洋洋的站在他們面前,道︰「好好看看!把你們的眼楮都擦亮咯。」

幾個漢子順著劉東家的視線望下去,看見了地上蹲著的赤裸媽媽。

他們幾乎不約而同的張大了嘴巴,都似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情形是真的。

劉東家對那幾個漢子攤開手掌,大聲道︰「看見了沒,給錢!給錢!」

其中一個漢子對著地上蹲著的媽媽吞了下口水,口齒激動的道︰「你……你就是田老師!」

媽媽似害羞的不敢直視那些人的目光,她側著俏臉,輕輕的點了點頭。

劉東家道︰「快點給錢,少廢話。」

「再讓俺看清楚點!」那漢子蹲下身子,眼楮一瞬不瞬的盯著媽媽的裸體,從媽媽的胸口一直看向下體,媽媽的陰唇被自己的手指捏著,向外拉開著,原本藏在陰唇間的肉洞此刻一覽無遺,肉洞在男人的目光下,緊張的收縮住,一絲透明的黏液從媽媽的肉腔里流了出來,順著媽媽的股溝,滴到了地上。

「還看什麼,快點給錢!」劉東家將手伸在那幾人的面前,催著那些人要錢,幾個漢子紛紛從兜里掏出錢幣,拿給劉東家,他們在給錢的時候,眼楮卻仍不住的望向媽媽,貪婪的看著媽媽的裸體。

那個蹲在地上看媽媽的漢子也從兜里掏出了錢,在他要把錢交給劉東家的時候,媽媽紅著臉道︰「我參與你們贏錢,不分我一點嗎?」

莊稼漢傻傻的看著媽媽,連聲道︰「是是。」跟著似想把手里的前塞給媽媽。

媽媽道︰「我沒有手拿。」媽媽說著給那漢子一個嫵媚的眼神,我看見這時的媽媽,她視線瞟過那幾個盯著她裸體的痴痴的漢子,臉上的表情似因為他們傻傻的樣子而有些嫣然,我心中猜想,這時媽媽的心里一定覺得這幾個老實的莊家漢子比自己還要膽小。

莊稼漢拿著錢,卻不知如何交給媽媽,媽媽的目光盯著那個莊稼漢,視線往自己的下體移去,那莊稼漢似乎猜到了媽媽的意思,他重重的咳嗽了一聲,然後將手里的錢幣捏成一團,塞進了媽媽的旁玄。

媽媽看著莊稼漢將錢幣一點點的塞進自己的肉洞,她捏住兩瓣陰唇的手指似在微微的發抖,錢幣在進入她腔道的瞬間,媽媽迎合著錢幣挺起了自己的屁股,就像迎合男人抽插她肉穴的動作一般。

劉東家贏了錢,一路哼著小曲和媽媽一起回家。

劉東家︰「田老師,謝謝你啊。」

「不要謝我,說起來,還是我麻煩你比較多。」

「不麻煩,不麻煩,只要田老師喜歡,在這住越久越好。」

這時媽媽已穿好了衣服,雖然她穿著一身粗布的衣裳,卻一點沒有農村女人的感覺,白皙的皮膚,清雅美麗的面龐,讓人一眼便識得她脫俗的氣質,媽媽走在劉東家的身旁,和劉東家一路聊著天。

劉東家;「田老師,我沒讀過書,也沒機會去城里逛逛,有件事我不明白,你們城里的女人都像你這樣嗎?」

「像我什麼樣?」

「就是……就是像……」劉東家似乎不知道怎樣表達,他說話的時候,眼楮瞟著媽媽的胸口。

媽媽似乎悟道劉東家的意思,笑道︰「都像我這麼騷?」

「田老師你說什麼?」

媽媽似不知劉東家是否故意裝作沒听見,她有些害羞的道︰「我說我騷。」

「騷什麼意思?」

媽媽听見劉東家的問話,狐疑的看向劉東家,她似看見劉東家一本正經的模樣,好像不似偽裝,于是道︰「騷就是浪的意思,就是不要臉。」

劉東家听見媽媽說出的解釋,不禁頓了一下,喉嚨咕嚕嚕的吞了幾口口水。

媽媽道︰「城里的女人當然不都像我這樣,我大概比較特別吧。」

「那田老師,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嘛……」媽媽的眼楮望向天空,臉上的表情若有所思,天空中彩霞斑斕,太陽快要落山了,媽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道︰「為了尋找靈感吧。」

「靈感?靈感是啥東西?」

「靈感就是促進我寫作的一種感覺,我需要它。」

「田老師,你出的書多嗎?」

「算有一點吧。」

「那都是些什麼書?」

「我寫的是成人小說,專門講性方面的故事,有機會的話,我讀給你听。」

「好!好!我要听,到時候我叫全村的人都來听你講小說。」

媽媽听見劉東家的話,臉上的表情又似羞臊,又似隱隱感到一絲期待……

太陽落入山後,媽媽和劉東家回到了屋子,我一直跟著他們,在媽媽入屋前,從窗口爬進了屋子,媽媽打開屋門,看見我坐在屋里,對我笑道︰「怎麼一個人坐著,燈也不開。」

「啊,忘了。」

媽媽打開燈,走進房間里的廁所,我悄悄的跟了過去,從門縫里看見媽媽脫下了內褲,她用兩根手指伸進陰道,將還塞在里面的紙團拿了出來,錢幣沾著媽媽的淫水,變得軟軟的,媽媽將錢攤開,紙幣的中間還夾著幾枚硬幣。

媽媽看著手里的錢幣,雙頰微微的泛起了紅暈。

媽媽從廁所出來後,看見我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視,她走到寫字台邊,從抽屜里拿出相機,藏在手中,跟著又走回了廁所,在媽媽進去廁所的一剎那,我連忙跟了過去,眼楮貼著門縫朝里面望去,只見媽媽蹲在廁所里面,左手臂向前伸直著舉著相機,將相機的鏡頭對準她自己雙腿分開的胯間,我看見媽媽又將取出的錢幣重新塞回了髓里,只是她塞的不深,錢幣只進去了一半,夾在媽媽兩片陰唇的中間,露在陰道的外面,媽媽按下照相機的快門,將自己塞著紙幣的肉仳記錄進了照相機里。

吃過晚飯以後,媽媽坐在寫字台前,開始寫作,鍵盤「 啪」的響著,好似沒有停頓。

直到今天下午我才知道,原來媽媽所謂的靈感,就是那些不堪入目的淫戲,而她寫的小說,竟是被人當做淫穢刊物的成人小說。

隔日,天蒙蒙亮時,我就醒了過來,我看見劉嬸站在屋子門口,和媽媽小聲的說著話。

「又一夜沒睡啊?」

媽媽點了點頭,道︰「感覺來了,就多寫一點。」

「要磨豆漿了。」

「嗯,我這就來。」

媽媽說著,回屋合上了電腦,然後一面解開身上衣服,一面跟著劉嬸走出屋子。

我從床上躍起,拖鞋都來不及穿的跑到窗邊,看見媽媽已脫光了身上的衣服,清晨的空氣有些寒冷,媽媽的雙手抱在胸前,和劉嬸一起站在院子里,院子的中間擺著一個石磨。

劉嬸道︰「這豆漿本來都是用驢子來磨的,田老師可辛苦你了。」

媽媽道︰「我也是體驗生活。」她說著用嘴咬住了劉嬸遞來的一根木棒,木棒連著繩子,栓在石磨的把柄上。

劉嬸拿來一塊黑布,戴在了媽媽的臉上,這黑布我見過,那天媽媽被吊在柴房里,臉上蒙的也是這塊黑布。

媽媽戴好黑布後,牙齒咬緊木棒,開始圍著石磨轉圈,木棒的繩子拖著石磨的把柄,將石磨轉動起來,媽媽赤裸著嬌軀,像驢一般,繞著石磨磨起了豆漿,白色的豆漿從石磨間流了下來,猶如媽媽下體間滲出的淫水。

劉嬸從旁邊拿起一條用麻繩和竹竿做的鞭子,一鞭子抽在了媽媽撅起的肉臀上,媽媽「嗚」的一聲,咬住木棒的小嘴不禁哼出又似痛苦、又似舒服的呻吟,劉嬸站在邊上,媽媽每次步伐慢下來的時候,劉嬸就會給媽媽來上一鞭子,媽媽被黑布蒙著眼楮,不知劉嬸的鞭子何時會落下,而且劉嬸每次抽的部位都不一樣,有時是屁股,有時是乳房,甚至有時鞭子會落在媽媽兩瓣翹臀中間的嫩旁是,或者是挺起的乳頭上,打得媽媽嬌吟連連。

我看見媽媽顫抖著身子,似乎幾次想停歇下來,卻又被劉嬸無情的鞭子趕的快跑起來。

媽媽在院子里磨豆漿,一直磨到太陽升起,清晨的陽光下,媽媽香汗淋灕,汗水在陽光的照耀下,似露珠般閃著光芒。

劉嬸替媽媽打來一桶井水,把水燒開了,讓媽媽在院子里沖澡,媽媽在沖澡的時候,似還在回味著剛才磨豆漿時的情景,她將劉嬸剛才給她咬在嘴里的那根木棒,插進了自己的陰道,一只手抽插著木棒,一只手扣著自己的屁眼,原本陪在媽媽身邊的劉嬸,這時走回了自己的屋子,似不好意思再看媽媽的淫戲。

媽媽在院子里手淫到了高潮,她從桶里搖起一大勺水,從頭淋至腳底,舒服的甩了甩頭,被水淋濕的秀發在空中散落開來,晶瑩的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下,似珍珠般一顆顆的落到地上,媽媽沖完澡之後,穿回衣服,回進屋子,她把磨好的豆漿放在桌上,然後轉身走出屋子,開始為我準備今天的早餐。

我躺在床上,一直等媽媽喊我起床,才爬起來。

我吃早餐的時候,媽媽像前幾日般說要出去散步,這時候的我,已清楚的知道媽媽出去是要干嘛,我送媽媽走出屋子,關上門的剎那,我飛跑到了窗口,看見媽媽一路走進了北面的柴房,媽媽進去柴房沒一會,我便看見劉嬸和劉東家拿著麻繩跟進了柴房。

劉嬸從柴房出來後,走去了農田,劉東家提著煙桿,吹著小曲,出門後不知去了哪里,這會一所四間屋子的大院里,只剩下了我和媽媽,我打開屋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腳朝那間柴房走了過去……

我用手推開柴房的木門,門「吱呀」的一聲開了。

「嗚嗚!」媽媽呻吟著,正如那天我看到的那樣,她的臉上蒙著黑布,雙手被麻繩反綁著,懸吊在柴房的里面。

然而今天媽媽的胸前多了一塊不大不小的木牌,吊著木牌的細繩,連在夾著媽媽兩只乳頭的木夾上面,媽媽的兩只乳頭因為木牌的重量,向下耷拉著。

我看見木牌上寫著「淫婦田思琪」五個大字,這字的筆記,似乎是媽媽自己寫的。

媽媽的陰唇上也夾著木夾,木夾連著吊襪帶,吊襪帶的末端連著鐵夾,分別夾在媽媽兩條腿上穿著的絲襪的蕾絲邊上。

媽媽的一條腿被麻繩吊在半空,另一條腿的腳尖,吃力的點著地面,這種綁吊的方法,讓媽媽的雙腿一上一下的向外分開著,分開的雙腿牽扯到夾著絲襪的吊襪帶,吊襪帶再牽扯到夾在媽媽陰唇上的木夾,將媽媽的兩瓣陰唇一左一右的扯了開來,使媽媽的肉洞向外翻開著。

在我推門入屋的剎那,我看見媽媽鮮紅的肉洞緊張的收縮住,里面滴出了許多的愛液。

我看著媽媽淫蕩的裸體,心髒「噗通」的亂跳,舌頭一陣陣的發干。

「是誰?」媽媽似乎感覺到有人接近,她緊張的問道。

我不敢答話,害怕媽媽認出我的聲音,我屏住呼吸,顫抖著伸出一只手,摸上了媽媽高聳的胸脯,媽媽在我手指接觸到她肌膚的一剎那,猛的顫抖了一下,我知道,媽媽的心里一定萬分的惶恐,然而我不知道,媽媽是否能猜到,此刻看著她的裸體,摸她乳房的人是我。

「是劉東家嗎?嗯嗯……是劉嬸嗎……」媽媽惶恐的問道。

她在我手的撫摸下,哼出細小的呻吟,我感覺到媽媽的身體很燙,我看見她下體流出的愛液越來越多,甚至已經流到了大腿的內側,順著大腿的內側往下淌落著。

媽媽的嬌軀在我手掌的撫弄下,淫蕩的扭動著,我發覺漸漸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的身子和媽媽貼得越來越近,媽媽身體上散發出來的女人味好香、好濃,這味道就似春藥一般,讓我渴望媽媽的肉體,我想要,想要媽媽,我掏出了自己的雞巴,讓雞巴的龜頭磨蹭著媽媽大腿的內側。

「劉東家,是你嗎?不要,你不能這樣,我讓你沒關系,但是劉嬸會恨我的,我不想讓劉嬸傷心啊……」媽媽似乎感覺到了我頂在她大腿內側的陽具,媽媽不知道是我,她還以為是劉東家,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媽媽嘴上說著不要,但我明顯的看見媽媽那張開的肉洞收縮的越來越厲害,似嬰兒渴望吸吮奶嘴的小口般蠕動著,一絲晶瑩的愛液從她的肉洞里流了出來,愛液滴在我的龜頭上,是溫的,殘留著媽媽辛熱的體溫。

我已經把持不住了,我一下抱住媽媽,正面將雞巴頂進了媽媽的肉洞,我的身高不及媽媽,我伸出舌頭貪婪的舔著媽媽的脖子,低頭吸吮著媽媽被木夾夾著的乳頭。

「啊……啊啊……」媽媽在我插入的瞬間,猛的高亢的叫出了聲音,這聲音似讓媽媽壓抑了很久,此刻一下宣泄了出來,我害怕屋外的人听到,慌忙的用一只手捂住了媽媽的小嘴。

媽媽的腔道里面又濕、又滑、又軟,讓我一下進入到了深處,她溫熱的腔道緊緊的裹住我的肉棒,這就是女人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女人,沒想到第一次的女人,竟會是我的媽媽!

我抱著媽媽,媽媽在我激烈的攻勢下,那只本點在地面上的嫩足,幾乎已接觸不到地面,媽媽的腳趾緊張的蜷起著,渾身刺激的痙攣著,肉仳饈夾一夾的迎合著我的抽插。

我想和媽媽接吻,于是放開了捂住媽媽小嘴的手,然後使勁的踮直腳尖,將嘴努力的湊到媽媽的唇邊,與她深深的吻在一起,媽媽的舌頭繞著我的舌頭,與我緊緊的糾纏在一起,此刻的媽媽不再矜持,她似乎拋棄了理智,放肆的與我做愛,與我這個親身兒子愉悅的交歡著。

「哎呀!」

我只听背後忽然傳來一聲女人的大叫,我回頭看去,猛的驚見劉嬸正對著我們,我和媽媽的性器正密和的貼在一起,媽媽的淫水濺在我的褲襠上面,打濕了一大片。

劉嬸張著嘴巴,似說不出話來。

媽媽似乎听出剛才是劉嬸的叫聲,她慌亂的道︰「別……別怪劉東家……是……是我太……太不要臉……」被黑布蒙著眼楮的媽媽,還以為她的人是劉東家。

劉嬸張了半天的嘴,似乎已說不來話了,只听她哆嗦的聲音道︰「田……田老師……你……你兒子。」

媽媽听見劉嬸的話,忽然身子劇烈的一震,恍若五雷轟頂一般。

「小……小宇……」

就在這時,我驀然精關一麻,精液從龜頭的馬眼口噴薄而出,在媽媽的旁玄射了精,媽媽的雙手被麻繩反綁著,她夾住我肉棒的陰道似乎感覺到了我滾熱的精液,嬌軀控制不住的痙攣起來,屁股抽搐般的一挺一挺,媽媽的上排牙齒咬著自己的嘴唇,這神情,似羞臊、又似恐慌、又似背德的刺激……

劉嬸給我和媽媽各倒了一杯茶,然後走出屋子,關上門,讓我與媽媽單獨的呆在屋子里。

我低著頭,看著茶杯里的水,心里七上八下,腦海里亂糟糟的一團。

許久,還是媽媽先開了口,媽媽道︰「小宇,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是個壞女人?」

「沒……」我立即的回道,但頭還是低低的,不敢抬頭看媽媽。

「小宇,你沒有做錯,來,抬起頭看著媽媽。」

我抬起頭,看見媽媽慈祥的看著我,她還是那個溫柔的媽媽,一點也沒有變。

「小宇長大了,知道要女人了。」

我听見媽媽的聲音,回想起剛才對媽媽做的那些事情,我忽然感到好後悔,我不禁鼻子一酸,哭了出來。

媽媽看見我哭鼻子,一只手溫柔的將我拉到她的身邊,讓我坐在了她的腿上。

「小宇不要哭,媽媽沒有怪你的意思啊。」

「嗯。」我點了點頭,媽媽用手幫我抹去臉上的眼淚,她道︰「既然你知道了媽媽的秘密,那媽媽把事情全都告訴你好不好?」

「嗯。」

「小宇,知道你的爸爸是誰嗎?」

「爸爸?我不知道。」媽媽從來都沒有和我提過爸爸,以前我問媽媽的時候,媽媽都選擇閉口不談。

「其實媽媽也不知道你爸爸到底是誰。」媽媽說著,臉上的表情似回憶起了往事。

「為什麼媽媽也不知道我爸爸是誰?」我問。

媽媽苦笑了下,道︰「媽媽小時候住在像這里一樣的鄉下,家里哥哥弟弟有好多,你外公外婆都喜歡男孩子,不喜歡媽媽,每天啊,就讓媽媽在田里做農活,一直做到天黑才回家,有一天晚上,媽媽回家的時候,遇到了壞人,被那些壞人給綁走了,那些壞人每天都強迫我做很多不喜歡做的事情,一開始他們還打我,後來我就習慣了,不用他們命令,我自己就會做了,還學會了討好他們,我跟了那些壞叔叔們三年,三年中有了你,他們對你到是挺好的,都很喜歡你,但他們不是好人,之後全被警察抓了起來,于是我就自由了,帶著你在城里討生活,那時媽媽沒有本事,只好靠身子賺錢,但媽媽知道妓女不是門好職業,所以媽媽一邊賣,一邊拼命的讀書。」

媽媽說到「賣」的時候,不禁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覺的自己說的有些太露骨了。

媽媽頓了頓,繼續道︰「日子一天天過,你漸漸長大了,你6歲的那年,媽媽終于拿到了城里的戶口,讓你在城里上了學,我自己也拿到了大學的文憑,不用再靠賣身子賺錢了,那時候的媽媽找了一份報社的工作,每天撰稿寫文,發些故事,漸漸的,媽媽喜歡上了寫文,于是就自己寫起了小說。」

「那媽媽什麼時候開始寫成人小說的呢?」

媽媽听見我的問話,臉色一變,她似乎沒料到我會知道她在寫成人小說,我看見媽媽驚異的看著我,于是老實的把這幾天偷偷跟蹤媽媽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媽媽听完我的敘述後,臉上的表情又似尷尬,又似羞愧,又似無奈,她苦笑了下,對我道︰「沒想到,都被你看到了。」

「媽媽,我錯了。」

媽媽用手撫摸著我的頭,道︰「是媽媽不好。」她跟著續道︰「媽媽一個人生活寂寞,有時我甚至有點想念以前和那些壞人在一起的日子,雖然他們喜歡虐待媽媽,但那時的媽媽生活的很充實,而且媽媽的身體似乎已習慣了那種生活的方式。」媽媽說到這的時候,我看見她的神情似乎變得些許扭捏起來,她的面頰變得暈紅暈紅的,連她呼出的氣息都似乎變得燙了。

媽媽拿起水杯,喝下一口涼水,跟著她舒了口長氣,似乎穩定了下自己的情緒後,道︰「媽媽找不到地方發泄,身體像得病似的越來越難受,但我想不出解決的辦法,只有偷偷的又做回了妓女,那時媽媽白天在報社上班,晚上就和不同的男人上床,這樣才讓我身體空虛的感覺漸漸消失,媽媽做雞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叫斌哥的男人,他是我的常客,他說我很會玩,所以經常找我,那男人經營著一家sm俱樂部,他問我要不要去那里嘗試做一次性奴。」

我驚訝道︰「性奴!媽媽當過性奴嗎?」

媽媽似有些難堪的道︰「你會嫌棄媽媽嗎?」

「我不會,媽媽永遠都是我最愛的人。」

媽媽听見我肯定的答案,臉上的表情又似欣慰,又似感激,她有些激動的道︰「小宇也是媽媽最愛的人。」跟著,媽媽繼續講起她的故事,她道︰「斌哥要我做他俱樂部的性奴,我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扛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去那里玩了一次,可是沒想到我去了一次之後,竟對那個地方產生了留戀,之後我又去了幾次,最後發覺自己開始上癮了。」

「上癮?媽媽很喜歡那個地方嗎?」

「是有一點喜歡,但更多的,還是媽媽離不開那里帶給我身體的刺激,那里的人都很會玩弄我,每次都讓我欲仙欲死的,自己要是連著幾天沒去,臣就會像涂了藥一般發癢。」媽媽說到這的時候,似忽然回過了神,她羞怯的道︰「怎麼說著,說著,自己又開始胡說八道了,小宇別听媽媽對你亂講哦,你不能去那種地方,知道嗎?」

我想象不出媽媽說的sm俱樂部是什麼模樣,媽媽叫我不要去,讓我心里更加的好奇,心說,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讓媽媽帶我去一次。

媽媽道︰「之後我就答應了斌哥,同意做了sm俱樂部里的性奴,做性奴的感覺就像是被人當成了玩具,那些來到俱樂部的客人們,都喜歡虐弄我的身體,而我的身體也喜歡這樣的感覺。」媽媽說到這的時候,似有些得意的笑了下,她對我道︰「你別看媽媽比一些女人年紀大,但媽媽可是斌哥俱樂部里最紅的性奴哦,喜歡玩我的男人,比那些小女人們可要多的多了。」

「為什麼男人這麼喜歡媽媽呢?」

媽媽听見我這個問題,似遲疑了一下,跟著她將目光正視著我,似鼓足勇氣的說︰「因為媽媽夠騷、夠賤、夠浪,是俱樂部里最不要臉的婊子。」媽媽說這句話時,是一口氣說完的,讓我覺得自己不像是第一個听見媽媽這樣說的人,這句話,媽媽似乎對很多人說過,我心里猜想,那些到俱樂部里來玩的男人,多多少少都听媽媽這樣形容過自己。

媽媽道︰「自從做了俱樂部的性奴後,我便不再做雞了,晚上就去斌哥俱樂部里上班,做sm性奴,我寫成人小說也是因為斌哥,我寫的小說都是由他幫我發售的。」

「媽媽,我能不能看一看你寫的小說?」

媽媽听見我要看她的小說,不由得神情變得羞澀,媽媽道︰「那都是很下流的故事。」

「我想看。」

媽媽猶豫了一下,然後讓我從她的身上下來,起身走到了書桌旁,打開了筆記本電腦,我從來沒看過媽媽的電腦,平時媽媽的電腦都是上鎖的。

我跟著媽媽來到電腦前,我看見電腦的桌面竟是媽媽自己的淫照,媽媽半裸著身子,一對碩大的乳房垂在胸前,她兩只勃起的乳頭竟被一根細長的銀針穿過,橫在兩只乳頭的中間,銀針的中間掛著鐵鏈,鐵鏈連著帶在媽媽手上的手銬,媽媽的雙手抱著自己的後腦,她像小狗一般吐著自己的舌頭,臉上的表情又似痛苦,又似歡愉。

媽媽的下身則穿了一條近乎透明的肉色的褲襪,褲襪的里面塞著兩支大號的按摩棒子,分別插在媽媽翻開陰唇的肉仳里,和括約肌外翻的屁眼里,媽媽雙腿分開的蹲在地上,兩只被褲襪裹住的嫩足,吃力的踮起著,雖然照片是靜止的,但我似乎能感覺到媽媽當時的腿在顫抖。

媽媽打開一個文件夾,里面整齊的排列著2行文件,都是媽媽寫的小說,大部分小說的名字都不一樣,只有幾本好像分了上下集。

媽媽隨便點開一本名為《母狗母親》的書,我將頭湊了過去,仔細看著。

第一頁是序,媽媽寫道︰「母狗母親,不是一本書,我想寫的是一個人,那個人是我自己,我時常覺得自己很矛盾,白天我的兒子叫我母親,他尊敬我,夜里,我則會被人牽著,像母狗一樣在地上爬行,他們覺得我很下賤。有人說,像我這樣的人怎麼配做母親,也有人說我很偉大,把母親光輝的一面留給了兒子,自己則承擔著做母狗的屈辱。其實我想說,我可以作母親,更喜歡當母狗。」

媽媽點擊鼠標,翻到了下一頁。

我看見書上印著媽媽的照片,媽媽告訴我她的書都是圖文並茂的,我這才明白媽媽為什麼會一直給自己自拍,原來是出書用的。

照片上的媽媽穿著一件風衣,似冬天的時候拍的。

媽媽道︰「還記得嗎?這是你上中學時第一次開家長會。那天媽媽就穿著這件衣服到你們學校來的。」

我一面听媽媽訴說,一面看著電腦屏幕上小說的文字。

那日家長會定在晚上,平日里,媽媽晚上要去斌哥的俱樂部做性奴,這天媽媽向斌哥提出請假,斌哥卻不同意媽媽休息,因為喜歡來玩媽媽的客人很多,來俱樂部的人大部分是找她的,于是媽媽在斌哥的安排下選擇了調休。

當天媽媽按照斌哥的要求,中午去到俱樂部,為客人服務,然後說是服務到下午6點下班。

俱樂部房間的一張大床上。

「對……對不起……我……我時間快來不及了……」

媽媽被2個男人一前一後的抱著,男人的雞巴分別抽插著媽媽下體的兩個肉洞,媽媽眼楮看著牆上的掛鐘,呻吟著對玩著她身體的兩個男人哀求道。

可是男人根本沒有理會媽媽的哀求,一個男人從床邊的盒子里拿出一根細針,手指摸到媽媽的肉仳孢間的陰蒂處,撥開陰蒂的包皮,將細針對準媽媽肉漲的陰蒂,一下刺了進去。

「啊!」媽媽哀嚎,下意識的弓起身子,就在這時,媽媽身後的男人卻猛的拉住穿在媽媽乳頭里的細鏈,不讓媽媽的身子向前弓起,媽媽被陰蒂和乳頭上先後傳來的痛苦,弄得無助的不知所措的在半空中僵持著。

兩個客人一人拽著媽媽的乳鏈,另一人抓著媽媽兩瓣豐滿的圓臀,猛烈的著媽媽的肉仳和屁眼,把他們的精液澆灌進媽媽滾燙潮濕的腔道。

床頭櫃上的電話響了,服務小姐問客人是否要加時間,兩個客人先後從媽媽的身體里退出雞巴,他們爽完之後,竟沒有結賬的意思,他們告訴服務小姐要加時間。

媽媽被那兩個男人的似乎有點虛脫了,她趴在床上,小口喘息著,微微撅起的屁股中間,嫩肉外翻的肉仳和屁眼還似留有余韻的抽搐著,精液從兩只肉洞間流到了床上。

男人︰「再給我們加2個小時。」

媽媽道︰「對……對不起……不能再加了,我還有事。」

男人听見媽媽似要離開的意思,不高興道︰「性奴有資格拒絕嗎?」

媽媽不說話了,她被男人的話頂的不知如何回答。

另一個男人道︰「這麼急,去干嘛?」

媽媽道︰「今天我要去開兒子的家長會。」

「家長會?」兩個男人面面相覷,然後其中一個男人忽然笑了一下,對媽媽道︰「那我們陪你一起去。」

媽媽看著男人不懷好意的笑容,臉色一變,道︰「不……不用了。」

男人卻不理會媽媽,他撥通服務小姐的電話,交付了帶媽媽出台的費用。

兩個男人開車帶著媽媽來到學校。

這時天已經黑了,學院教室的窗口亮著燈光。

兩個男人先後下車,一個男人的手里拽著一根鏈條,他站在車門的邊上,用手扯了一下鏈條,不一會,只見一個女人赤裸著,從車里爬了出來,她是媽媽。

「會……會被人發現的。」媽媽爬在地上,身子卻緊張的蜷縮住,似乎是因為冬天寒冷的空氣,又似因為她此時這幅羞恥的模樣。

男人牽著媽媽,一直將媽媽牽到學校的門口,學校的門口平時都有保安,但幸運的是,那天保安室里好像沒人,媽媽說,她只看見保安室里的燈暗著,具體有沒有人,她也不知道,她那時緊張的要死,連視線都變得模糊了。

男人命令媽媽趴在學校的門前,然後讓媽媽翹起一條大腿,讓媽媽學公狗一般在學校的門口撒尿,媽媽一開始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男人要她在我學校門口撒尿的要求,但馬上她意識到,她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一個男人蹲下身子,抓起媽媽的一條腿向上拎起,然後他的手伸到媽媽的胯間,用手指揉弄著媽媽的尿道,很快的,媽媽就感覺自己堅持不住了,剛才在車上男人給媽媽喝了很多的水,此刻媽媽在男人手指的刺激下,一縷尿液從媽媽的尿道口崩潰般的傾瀉而出,男人看見媽媽開始撒尿,笑著站起身退後了兩步,抓著媽媽腳腕的手也放開了,然而地上的媽媽卻兀自翹著一條腿,在我學校的門口,像公狗一樣撒著尿……

男人領著媽媽走進學校,他們一左一右的走在媽媽的身旁,這時媽媽的身上披上了一件風衣,她的步子卻邁的有些蹣跚,但媽媽還是努力裝出一臉若無其事的表情,她漂亮的面龐,高挑的身材,讓不少男人在經過她的時候,都不由得駐足觀望。

看到這里,我依稀記起中學開家長會的時候,似曾有兩個陌生的叔叔和媽媽一起來到學校,但他們的樣子,我已經記不清了。

媽媽在兩個叔叔的陪同下走進了教室,媽媽是最後一個到的,她進教室後,向講台上講話的老師不好意思的點了下頭,然後向坐在前排位置的我招了招手,媽媽走到教室最後一排,最後一排放著讓家長們坐的椅子,其他的家長們都坐著,媽媽看了看座位,卻沒有坐,而是站在座位的邊上。

媽媽進教室時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陪著2個男人,這讓不少家長有些奇怪的望向媽媽,似乎都摸不透這兩個男人和媽媽的關系。

我問媽媽︰「你那個時候為什麼不坐座位啊?」

書桌前的媽媽,臉紅紅的沒有回答,她點下鼠標,書很快的翻到了下一頁。

只見下一頁媽媽的照片,她竟將自己的風衣解開了,從解開風衣的口子里看進去,媽媽的風衣里面,只穿著一件黑色的、透明的露乳、露移的連身絲襪,媽媽襠部掛著一條t褲,t褲里面放著兩只黑色的按摩棒,分別頂在媽媽的肉仳和屁眼里轉動著,在俱樂部時,穿在媽媽乳頭里的鏈子這時又出現在了媽媽的胸口,還有那根細針,直挺挺的插在媽媽脫出包皮的腫起的陰蒂上,男人的一只手摸著那根細針的尾端,似正將細針往媽媽陰蒂的深處插去。

媽媽身邊的家長全沒有注意到媽媽這邊的情形,他們正聚精會神的看著老師在黑板上寫著什麼。

媽媽對我解釋道︰「媽媽不是不想坐,那時我腿酸的要命,但嘔玄和肛門里都被插著按摩棒,根本沒辦法坐。」

媽媽就這樣在男人的玩弄中,替我開著家長會,然而那次家長會媽媽幾乎沒听見老師在講什麼,幸而我很懂事,將家長會上老師講的內容都記在了本子上,回家後向媽媽復述了一遍。

我瞧著媽媽在教室里露出的照片,對媽媽道︰「媽媽,你膽子好大。」

媽媽听見我的贊語,臉紅紅的微笑著,表情又似羞臊,又似喜歡,她對我道︰「你不覺得媽媽是個變態嗎?」

我搖搖頭,道︰「我喜歡這樣的媽媽。」

媽媽听見我的話,忍不住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然後道︰「媽媽也喜歡小宇。」

「媽媽寫這段故事的時候有個錯覺。」媽媽說到這時,忽然停頓住,似乎覺得自己說錯了話。

我道︰「什麼錯覺?」

「沒什麼……」

我知道媽媽有話要說,卻羞于啟齒,于是纏住媽媽不放道︰「快說嘛。」我喜歡听媽媽說刺激的話。

媽媽見我一臉好奇的樣子,抿了抿嘴,小聲的道︰「那時候我錯覺玩弄我身體的是你同學的家長,他們都知道媽媽不是好女人,在開家長會的時候一起欺負我,還在你同學的面前說我壞話,說我是個可以隨便的妓女。」媽媽說到最後,聲音已經細不可聞,我听見媽媽的話,褲襠硬起的雞巴一跳一跳的,似乎就快要沖破褲襠一般。

就在這時,我感覺媽媽的手放在了我的褲襠上,輕輕的往下按著,媽媽的頭和我貼得很近,我能聞到從媽媽嘴里呼出的熱熱的帶有女人香味的氣息,我道︰「媽媽我想要你。」

媽媽听見我的話,竟沒有遲疑的一下吻住了我的唇,然後抱住我,把我壓在了身下……

長假一晃而過,我和媽媽要回去了,媽媽答應劉東家下次長假的時候,她會來村里給男人們讀成人小說,如果他們喜歡,只要村里的女人不怪罪媽媽的話,媽媽可以讓那些想要她的人,像小說里一樣玩弄她。

劉東家听見媽媽的話,老臉紅紅的,手卻一個勁兒的擺著,他對媽媽道︰「那是不成的,田老師,你是城里的作家,怎麼能給俺們這些粗人日劌。」

劉東家說到日 的時候,他喉嚨沙啞的似被核桃卡住了一般,一張老臉漲得紫紅紫紅的,眼楮卻不由自主的往媽媽的下身瞄著。

媽媽這時換回了她來時穿著的套裝,看起來得體大方,她上身穿著白色的襯衫,襯衫外面套著一件小外套,下身是一條米色的裙子,裙子里面是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

媽媽道︰「什麼粗人不粗人的,給你們日幼,我高興。」媽媽將日突兩個字故意說得很重,似故意說給劉東家听的,好像表示自己並沒有看低鄉下人的意思。

劉東家听到媽媽的話,激動的一個勁的點頭。

劉嬸對我道︰「小宇,回去了要听你媽媽的話,別淘氣知道嗎?」

我听話的點頭,劉嬸將一大包他煮好的玉米塞到我的手里,對我道︰「路上吃。」

媽媽看見劉嬸給我東西,忙對劉嬸道︰「劉嬸,這怎麼好意思。」

劉嬸道︰「一點玉米算什麼,你送我的東西,還好咧。」

媽媽見劉嬸執意的樣子,摸著我的頭道︰「快謝謝劉嬸。」

我道︰「謝謝劉嬸。」

劉嬸哈哈的笑著。

劉嬸和劉東家一直送我們到村口,來到村口的時候,看見幾個漢子朝我們這邊跑來,劉東家見到他們,驚訝道︰「你們怎麼來啦?」

其中一個漢子氣喘吁吁的道︰「來送送田老師,田老師你走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差點就錯過了。」

我認出這幾個漢子就是那天和劉東家賭錢的人,他們都把錢輸給了媽媽。

媽媽似乎也認出了他們,道︰「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們還趕過來。」

其中一個漢子道︰「田老師,下次來村子玩的時候,住我們家吧,我們家院子也挺大的,保管田老師住的舒服。」這說話的漢子,就是那天把錢塞進媽媽銀里的男人。

媽媽道︰「那到時候要麻煩你了。」

那人呵呵的笑著,道︰「田老師要是肯來,我王申一百個高興,到時候殺一頭豬給田老師和兒子補一補。」

劉東家道︰「嘴上說的到很好听,我怎麼不看你把豬帶來。」

王申听見劉東家的話,道︰「我現在就去把豬牽來。」說著便即回身,媽媽忙拉住王申的胳膊,對他道︰「別去,別去,我相信你啦。」

王申听見媽媽的話,回過了身,他雙眼看著媽媽的俏臉,臉上洋溢著高興的笑容。

媽媽牽著我的手,在劉嬸、劉東家、王申幾個人的目送下走出了村子,往去城里的汽車站走去,我和媽媽走出一段距離後,回過頭,看見他們還站在那里,王申看見媽媽回頭,激動的朝媽媽揮手。

這時媽媽將她肩上的背包遞給了我,然後轉過身,朝王申他們站著的方向跑近了幾步,忽然掀起了自己的裙子,只見媽媽的下身竟沒有穿著內褲,她的屁股光溜溜的被肉色的褲襪包裹著,她那沒有毛的肉仳的兩瓣陰唇上面,分別各夾著2只木夾,媽媽朝他們挺起自己的胯間,對男人們喊道︰「下次來的時候,我給你們日幼!」

我們回城要坐長途客車,來到車站,媽媽買好了票,和我坐在候車廳里的座椅上,等汽車出發。

媽媽道︰「小宇,這次長假玩的開不開心。」

我想也不想的道︰「開心,比以前來的時候好玩多了。」

媽媽听見我的話,不禁嫣然,她笑著對我嗔道︰「臭兒子,什麼時候學壞了。」

我不解的道︰「我哪里壞啦。」

媽媽道︰「你說好玩多了,是指媽媽好玩是不是?」

我吃驚道︰「沒有,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媽媽看見我一臉無辜的樣子,似乎感覺我不像在說謊,她道︰「是媽媽壞,媽媽想多了。」

我道︰「媽媽一點也不壞,玩媽媽我最開心了。」

媽媽听見我的話,忙對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羞怯的偷偷的望了眼四周,似在注意有沒有人听見我和媽媽的談話。

一位坐著的似和我們一樣等車的男人,听見我說到「玩媽媽」時,他的眼楮不禁朝媽媽瞟了一眼,然後似乎看見媽媽生得漂亮,他的視線在媽媽的身上停頓了好幾秒。

我湊到媽媽的耳邊道︰「媽媽,那些木夾,還夾在你的旁上嗎?」

媽媽听見我的話,似羞臊的一下臉紅了起來,我看著媽媽,只見媽媽輕輕的向我點了點頭。

我又湊到媽媽的耳邊道︰「你敢不敢把淚露給別人看。」我說完這句話時,我發現媽媽的身子似乎動了一下,然後她似乎有些緊張的貼到我的耳邊,對我道︰「露給誰看?」

我看著媽媽,眼楮瞟了瞟身邊那個坐著的男人。

媽媽臉上的表情似在猶豫,過了半響,媽媽驀地將她肩上的挎包遞給我,然後起身走到了男人的對面,坐在了那男人對面的座位上。

我看見媽媽坐上那的位置時,男人的目光跟著媽媽的身影移了過去,偷偷看著媽媽。

媽媽坐在男人的對面,似乎感覺到了那個男人正在看她,媽媽朝我這邊望了一眼,我朝著媽媽肯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向她偷偷的豎起一根大拇指,媽媽看見我對她鼓勵的動作,不禁有些好笑,但她還是忍住了,我看見媽媽輕輕的撫了下自己的秀發,似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其實我知道媽媽的心里和我一樣十分的緊張。

媽媽在男人的對面坐了一會,那男人的視線始終有意無意的瞟向媽媽,目光好幾次落在了媽媽伸出裙底的並攏的雙腿之間。

這時,我看見媽媽微微分開了雙腿,媽媽的俏臉側在一邊,目光游移著,似不敢看向那個男人,又似渾然沒注意到那對面的男人,正緊緊盯著她即將分開的雙腿,只見媽媽的雙腿越分越大,直至讓那個男人看清了她裙底的春光,媽媽那被肉色褲襪包裹住的光溜溜的肉仳,兩片陰唇的上面各夾著2只木夾,木夾緊緊的貼合著褲襪的襠部,夾著媽媽的陰唇,一左一右的分開著,嫩紅色的肉洞在透明的褲襪下面,一合一張的吐著淫液。

我看見男人的表情似乎看傻了,他整個人的動作,像是靜止了一般。

忽然媽媽不等那個男人接下來的反應,猛的從椅子上站起身子,幾步跨到我的面前,拉住我的手就跑。


Tags: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熱門小說:
出差在外老婆被人幹了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出差在外老婆被人幹了
愛上女上司
一生為奴
超敏感的熟婦
那一夜我和女朋友的同學開房了
修電腦修到身體上
我的第一次給了舞女
我和老婆的新鮮生活
跟妹妹的性愛
回憶我老婆的性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