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淫寶鑒之壞壞美婦人 人妻美婦

我今年二十八歲,離異,一個女兒被法院判給他父親。我原本是紡織廠的女工,可自從國外一些產品進入以後,紡織行業大面積下崗,而我也被捲入下崗的浪潮中。

目前我獨自一人生活在省城。

為了吃飯,我做過許多工作,清潔工、洗碗工、在小工廠裡做活,甚至還給人家看過大門。現在我又一次面臨失業。

我想申請『最低生活保障』,可勞動部門最終認定我是『有工作能力的人』所以不予批准。

我覺得前面好像已經沒了路。

烈日。

我獨自一人走在馬路上,天真熱,連大地都被曬出油來。

我拿到老闆給我的最後一個月的工資,現在他的那張臉還不時的出現在我的眼前,讓人討厭的臉,冷冷的對我說:「張姐,我也沒辦法,現在生意不好做,我也養活不了那麼多人……」

我什麼也沒說,拿起那可憐的一點錢毅然走了出去。

我很渴,想買點水,直奔一個小攤走過去。「師傅,礦泉水多少錢一瓶?」我問。

「兩元。」一個男人說。

我攥著包裡的錢,手心微微見了汗,心說:兩元錢夠我吃一頓飯的了,還是別買了。

想到這裡,我扭頭就走,我的背後傳來一陣譏諷聲:「連瓶水都不買,不買問個什麼勁!吃飽撐的……」對於這樣的譏諷,我早已經習慣了,窮人的命運便是如此,即便是最下三濫的人,只要他比你有錢,照樣可以羞辱你,你還要忍受著。

一直走到了一個公園附近,我忽然發現澆花的一條水龍頭沒關,看著突突直冒的水,我再也忍不住了,趕快走過去,拿起水管一口氣喝了個夠!啊!真舒服呀!

我看著茂密生長的花草,突然覺得它們很幸福,至少比我幸福,它們口渴的時候還可以自由自在的喝水,它們飢餓的時候有人為它們施肥,它們不用自己操心就可以茁壯的成長,無憂無慮。

我覺得自己還不如一根小草……

回到了家,我躺在破舊的沙發床上把手裡的那點錢點了一遍又一遍,總是不夠,不夠!

這意味著我還要挨餓!受窮!

突然!我發瘋似的砸毀房間裡的東西!只要我能搬動的,統統砸掉!砸爛這個世界!

砸爛這個社會!這個窮人沒活路的社會!這個人吃人的社會!

我瘋狂的大笑著,同時也大哭著!我只有一個字:恨!!!

發洩以後,我覺得很舒服,也很累,躺在地上沉沉睡去……

一覺醒來,已是華燈初上了。我摸黑打開了燈,發覺房間裡到處亂七八糟,肚子也很餓。我好歹收拾了一下,整理整理衣服,拿起錢走出家門。

『能過一天過一天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再發愁,至少今天先吃飽再說!』我這麼想著。

我的樓對面就是一間包子鋪,在這裡住了好幾年了,我從沒進去過,今天,我被包子鋪裡香香的包子所吸引,我走進了包子鋪。

啊,包子鋪裡的人真多,男女老少,形形色色。

我挑選了一個角落裡坐下,要了8個包子,在我等待的時候,忽然聽到坐在我後面的說話聲:「來,老許,喝酒…咱們哥們沒說的……咳!你發什麼愁呀,不就是兒子高考沒考好嗎……別在意……一會咱們去老劉那玩玩,聽說他那又新進了幾個小姐……喂,我告你說,老的、嫩的、浪的、不浪的,全都有!……我上次玩了一回!我操!那個過癮呦!!……」

我聽著,心裡忽然有了一種想法……我裝做不在意的回頭看了一眼,在我的後面坐著兩個30多歲的男人,桌子上放滿了酒瓶,兩個人的穿著都很時尚,一看就知道是有點小錢的那種人。

一會,我的包子來了,我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吃飽了,我付了錢,多少錢我已經不在乎了,我覺得胃有點難受,晃蕩著走出包子鋪。

回到了家,我躺在床上,回想著剛才那兩個男人說過的話。『難道,我真的只有那麼一條路可以走了嗎?應該還有別的路吧,應該還有!』我對自己這麼說著。我好好的想了想,終於想到了另一條路,但我驚出了一身汗!另一條路就是:死!

……

不!我還不想死!

不死就要想辦法活下來!

……

……

……

現在,我活下來了。

入夜,又是華燈初上。

我從床上起來,先是洗洗澡,然後為自己做上一頓還可口的晚餐,吃飽以後我從抽屜裡拿出一雙流行的黑色連褲絲襪對著鏡子穿好,嘖!我看著自己美妙的線條,配上黑色的連褲絲襪,真是曲線畢露,我忍不住摸著自己高翹的豐臀,在緊身絲襪的包裹下光滑細膩的手感讓我自己陶醉,再摸摸前面,平滑的小腹,結實的大腿,摸著摸著,我覺得襠裡微微有些發潮。沉甸甸的兩個乳房,紅紅的乳頭,我自比那些美麗的少女也不如我。

我把披肩的頭髮攏好,看了看自己的面容,一個成熟而風韻的女人,啊!我對自己很滿意。

我穿好乳罩,聽說這是日本貨,紅色的乳罩讓我更加性感,外面我穿上一條緊身裙,我喜歡綠色,所以特別選擇了一條綠色的緊身裙。

『今天穿什麼鞋呢?上次張教授說喜歡運動型的女孩,不如我穿一雙旅遊鞋吧。』我想到這,找出一雙白色的旅遊鞋穿好,這樣我就打扮好了。

我從皮包裡翻出公司給的字條,上面寫著:張教授,華蔭東裡2門203,晚9點到早9點。

我看看時間還可以,收拾好以後拿著我的小皮包走出了家門。

我現在所在的公司叫『小軍家政服務公司』,正規的業務有:做飯、打掃房間、看護老人、護理病人等等,不過更多的業務是為一些社會中產階級提供特殊的服務,當然是性服務。

我能有幸加入到這個公司多少靠點運氣,經過一段時間的性服務培訓我逐漸展露頭角,現在,我可以每個月從公司拿到兩千元以上的工資!而且,我的技術也日漸嫻熟。

至於張教授。

他可是我的老主顧了,從第一次到他家為他服務,到現在我至少去過3次,每一次都能讓他盡興,他特別喜歡我大膽潑辣的作風。當然,張教授更是出手大方的人,憑借他在大學裡的教授職位,每個月的工資高達8000,所以每次他都給我許多的小費,這讓我特別感動。

我想著想著,便來到張教授的家。

我看看表,正好九點,此時正是家家戶戶圍坐在電視機前的時候。

我輕輕的敲了敲門。

「誰呀?」裡面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響起。

「是我,屄毛兒。」我盡量小聲的說。

『屄毛兒』是張教授給我起的名字,他要求以後我每次到他家做服務的時候都要以『屄毛兒』自稱。

門打開了,裡面出現了一個胖乎乎的男人,他就是張教授,張教授面帶微笑,只穿著一件睡衣,張教授見我來了,急忙把我讓進房間,然後把門鎖好。

張教授住的房子是學校提供給他的三室一廳,面積有90多平米,裝修得很漂亮。

我一邊往裡走一邊說:「教授,怎麼?夫人出差了?」

張教授的夫人也是大學講師,經常出差,所以張教授才敢如此大膽的叫我來,不過我聽說張教授是個懼內的人,經常被他的夫人數落。

張教授回答說:「那個老婆子可算出差了!真討厭!每天在我耳邊嘟囔,還是你好呀,什麼都順著我的心。」

進了房間,我把旅遊鞋脫掉,張教授的方廳裡鋪著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很柔軟。

我坐在了地毯上,張教授坐在我的傍邊把我摟在懷裡小聲的說:「屄毛兒,這些天我好想你的!想你想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我如小鳥依人似的看著張教授胖乎乎的臉蛋,努著小嘴說:「教授,我也想你呀,每天都想,想咱們以前玩過的種種,想那些好時光,咱們別耽誤時間了,來吧。」

我勾引著張教授。

張教授顯得很興奮,說:「咱們還玩騎大馬好不好?」

我說:「玩什麼都好,就是別讓我離開你……」

張教授看了看我,一下子把我推到在地毯上……

我脫掉了裙子和乳罩,只穿著一條黑色的連褲絲襪,然後我趴在地毯上等著張教授騎上來,張教授顯得很投入,他把我的長髮攏在一起用一根毛線繫好,然後走到門外,拿起我穿來的一支旅遊鞋,對著鞋坑兒仔細的聞了聞,失望的說:「沒什麼味道呀,是新鞋吧?」

我甩了甩頭髮說:「教授,您沒讓我穿舊鞋呀,早知道我穿那雙來了。」

張教授忽然一笑,說:「我早就想到了,來,看看我為你準備了什麼。」說完,張教授從他家的衣櫃裡翻出一雙棕色的女士襪子,我湊過去一聞,覺得有點臭味兒。

張教授對我說:「屄毛兒,來,叼著。」說完,張教授把襪頭塞進我的小嘴裡,然後他一轉身,『騎』到了我的後背上,用手拽著我攏在一起的頭髮,說是騎,其實他幾乎是跨在我的後背,因為張教授比較重,如果全都壓在我的後背上准把我壓壞了。

張教授一邊拽著我的頭髮,一邊揚起手對準我那被黑色緊身絲襪緊緊包裹住的肥碩屁股猛的拍下去,『啪!』的一聲響亮的脆響,張教授興奮的說:「哦!騎大馬了!哦!」我就這麼嘴裡叼著臭襪子一步一步在地上爬著,張教授高興的用手扇著我肥碩的屁股,房間裡充滿『劈劈啪啪』的清脆響聲還伴隨著我屁股被打的呻吟聲。

我圍著房間爬了幾圈,張教授喘著粗氣對我說:「停,停下來,讓我休息一下。」

我停下來,張教授一屁股坐在地毯上,他看著我叼著臭襪子的樣子,笑著說:「真好玩,來,把襪子拿掉。」

張教授休息了一會,站起來從廚房的冰箱裡那來兩瓶汽水,打開一瓶,對我說:「來,屄毛兒,過來喝點。」我走過去喝著汽水。

張教授休息了一下,從床鋪低下翻出了一個長長的細桿子,桿子很纖細,但很長,只是到了根部才逐漸變得有點粗,張教授叫我把自己的一支旅遊鞋拿進來,他用桿子挑著旅遊鞋,對我說:「來,咱們玩『猴頂燈』。」

我笑著輕輕的打了他一下說:「你好討厭呀,這麼快就讓人家玩這個。」

張教授嘻嘻的笑著說:「我忍不住了嘛。」

我站在地毯上,雙腿閉攏,然後慢慢的彎下腰用手撐著地毯,把屁股高高的撅在半空,張教授走到我的跟前,把黑色的連褲絲襪褪掉一些,然後拍拍我的屁股蛋,分開屁眼把挑著旅遊鞋的那根桿子粗的一頭向屁眼插去,插了兩下竟然沒插進去,可能是因為屁眼太乾了吧,張教授衝著我的屁眼上慢慢的吐了一口唾沫,然後用桿子的粗頭沾了沾,使勁一捅,只聽『撲哧』一聲,桿子應聲沒入屁眼之中!

張教授的確不愧是大學老師,能想出這樣淫蕩的玩法,女人在他的眼裡彷彿只是他的一個課題。

我撅在地毯上,不時的左右輕微搖擺著自己臀部,我必須保持平衡不能讓屁眼裡的桿子倒下來或者傾斜。

張教授滿意的在旁邊看著我,他走到我的前面坐了下來,我低著頭費勁的保持著,張教授笑著說:「屄毛兒,現在你的技術真是越來越精湛了!」說完,張教授把他的一支腳伸到我的面前說:「來!啃啃我的老腳!!」

我張開小嘴任憑張教授把他的大腳豆伸進我的小嘴裡,他的腳很臭很鹼,我仔細的吸吮著他的腳趾,張教授痛快的笑了起來:「好!哦!真好!」

張教授看著我用淫蕩的姿勢撅在地上,屁眼裡插著一根桿子,桿子上頂著一直破鞋,還要唆了他的腳,張教授翻開自己的睡衣,胖乎乎的雞巴開始有些微微發硬了。

這個姿勢真的很累!要保持平衡還要吸吮腳趾,我覺得四肢都開始發麻了。

幸虧這個時候張教授把我放了下來。我喘息著,躺在地毯上。張教授撲到我的面前,跨在我的身上一口叼住我的乳頭大力的吸吮著,底下用手使勁的摳著我的屄,『撲哧!』『撲哧!』漸漸的,屄裡開始潤滑起來。我用小手撫摩著張教授的雞巴,胖乎乎的挺好玩,我對他說:「教授,我幫你含含雞巴可以嗎?」

張教授細聲細氣的說:「討厭呀你!不讓你含。」

我也撒嬌的說:「不嘛!我一定要含您的雞巴,讓我含嘛!讓我含嘛!」

我抱著張教授的腰,張教授故意的掙扎著,我把他壓在身下,一低頭快速的叼起他的雞巴頭舔了起來,溫柔暖和的小嘴包裹著整個雞巴頭,張教授舒服的享受著我的服務,輕輕的哼哼起來。

我用舌尖輕輕的點弄著他的雞巴,經過幾次的逗弄,張教授的雞巴逐漸的硬了起來。他的雞巴屬於那種短小粗的類型,很硬,像一根鐵釘子一樣,我舔了一會雞巴頭然後又舔舔他的雞巴蛋,張教授更加的哼哼著,他的蛋子很好玩,白白的,小小的,像小孩的蛋子似的,我盡量張大小嘴,一下子就把兩個雞巴蛋子含了進去。

張教授渾身有點發熱了,激動的撫摩著我的身體,我知趣的伏在他的身上,把他的雞巴塞進自己的屄裡套弄起來,『撲哧,撲哧,撲哧』張教授一下下配合的挺動著屁股,我覺得他的雞巴在我的陰道裡來回的摩擦,可就是短了點,連我陰道的G點都夠不著,但我知道,我來的目的便是讓客戶感覺爽和舒服,至於我自己的感受那就是次要的了。

我裝作很有感覺的哼哼著:「哎呦!教授,您的雞巴真偉大!哦!操!哦!啊!」

張教授看著我陶醉的樣子,更加興奮的操了起來!

突然,張教授兩眼一瞪,哦!的叫了一聲,我只覺得裡面的雞巴一陣收縮,頓時熱乎乎的精子噴射出來了。

高潮過後,張教授疲憊的喘息著,他擦了擦汗,拿起汽水猛的喝了兩口,我也用衛生巾擦乾淨自己的下身,依偎在他懷裡。

張教授休息了一下小聲的對我說:「屄毛兒你把我那個死老婆子的衣服穿上吧?」

我嬌笑了一下,輕輕的打了他一下說:「又來了你!唉!真拿你沒辦法。」

張教授從衣櫃裡拿出他老婆講課時候穿過的一套衣服,那是高級面料的正規大學講師服,我迅速的換上,然後張教授指導著我把頭髮盡量弄得和他老婆一樣,包括絲襪和高跟鞋,都換上她老婆的那套,然後我又帶上她老婆的眼鏡,鏡子裡的我轉眼變成了一個大學講師。張教授從書房裡拿出一篇稿件,這可能是她老婆講課經常用的吧。

準備好以後,我和教授把一把椅子和一張桌子搬進了衛生間……

他家的衛生間很大,設施也很齊全,我坐在椅子上,我的前面擺放著桌子,桌子的上面有一台很高級的小型攝像機,是那種家庭用的,張教授很興奮的看著我,我擺正姿勢,然後開始念著手裡的稿件:「市場經濟的改革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重要……我們要堅定不移的……中國要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

張教授看著我的樣子,彷彿我變成了他的那個老婆子。

張教授在我讀稿的時候一直站在我的側前方,不停的弄著自己的雞巴,突然,張教授『哦!』的輕微哼了一聲,只見他的小雞巴一挺,『茲!』的一下噴射出一股黃色的尿液!是的!的確是一泡熱尿。

張教授撒尿的功夫是很獨特的,他的尿液又熱,噴射的力量也大,洶湧的尿液直打在我的臉上、頭髮上、眼鏡上和嘴裡,我不能閃躲,就好像沒發生任何事情一樣,繼續表情嚴肅,鄭重其事的大聲朗讀著我手裡的稿件。

張教授激動的撒著尿,盡量讓尿液的方向對準我那時張時開的小嘴,當我張嘴開始朗讀時,一股熱尿噴入,我一邊朗讀一邊吞嚥著尿液:「中國目前的經濟水平……咕咚……還處於世界的……咕咚……我們一定要……咕咚……」

張教授一邊撒尿,一邊變態的嚷到:「你個死老婆子!我讓你罵我!我讓你打我!用尿澆死你!淹死你!」

一泡熱尿過後,我的頭髮上,衣服上,儘是濕漉漉的尿液。

變態的場景讓我一陣陣的眩暈,雖然我已經經歷過兩次,第一次嘔吐,第二次暈倒,但這次總算支持下來。

張教授一把將我從椅子上拽起來,不知道這個臃腫的老頭突然哪裡來的那麼大的力氣,把我拽的一側歪。張教授把我拉到馬桶邊,卡住我的脖子使勁的往馬桶裡按下去,我掙扎了一下,任憑他把我的頭按進馬桶裡。

張教授一手按著我的頭,一手快速的扒開我的連褲絲襪,我不停的搖擺著肥碩的屁股撒嬌似的反抗著,憑借我在公司培訓時候學過的知識以及這幾次對張教授服務的經驗,我越是這樣反抗越是能創造淫蕩熱烈的氣氛。

果然,張教授幾乎是撕扯開我的絲襪,暴力的把手指插進我的屁眼裡,猛的插弄起來,我的頭在馬桶裡發出了悶悶的呻吟聲:「哦!啊!別!啊!」

張教授抽出手指,快速的將他硬挺的雞巴插進我的屁眼,使勁的操了起來,「哦!爽!好屁眼!緊!……」

張教授一邊熱烈的操著,一邊更加用力的按著我的頭。我的臉幾乎貼在了馬桶底部,除了撒嬌似的的淫叫幾乎無能為力了:「啊!…教授……別!……啊!啊!啊!」最後的三聲是在張教授大力的頂入下發出的,雖然張教授的雞巴並不算長,可是粗呀!我覺得自己的屁眼彷彿擴張了三倍,就好像被塞入了一個酒瓶子一樣!

我的呻吟加速了張教授高潮射精的速度,『啪啪啪啪!』,張教授一陣的猛操突然全身伏在我的後背,屁眼裡的雞巴快速的一陣伸縮,『噗噗噗!』,熱熱的精子猛烈的射了出來!

激情過後,張教授坐在衛生間的地板上大口的喘氣,我也側倒在馬桶旁邊,從我的屁眼裡不停的流出濃濃的白色精液,配合著渾身的尿液,我的身體發出怪怪的氣味兒。

我站起來準備脫掉衣服沖個澡,張教授對我說:「屄毛兒,把我扶起來。」

我搖晃著走過去把張教授從地上攙扶起來,我看了看張教授已經軟下去的小雞巴,一絲絲的黏液弄得他很彆扭,張教授也不容我分說,一把將我按在他的下面把雞巴直接塞進我的嘴裡,我耐心的清理著他的雞巴。

突然!外面的門好像響了起來!

我和張教授都吃驚的停了下來,衛生間的空氣彷彿突然凝固,連呼吸聲都沒了!

也就是幾秒鐘吧,外面的單元門在一連串鑰匙的碰撞聲中打開了!!

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老張!出來一下,幫我把行李拿進來。」

張教授的臉上的血彷彿凝固了一樣,傻呆呆的站在那裡,底下竟然尿褲了!

我顧不得張教授的尿液噴灑在臉上,急忙站起來小聲說:「誰!!是誰!?教授!教授!您快出去呀!」

我推了他好幾下,張教授才如夢方醒,哭喪著臉小聲說:「完了!我……我活不了了!」

他還沒說完,外面的女人聲突然尖銳起來:「老張!你死到哪去了!出來幫我拿行李!」

我急忙把張教授推出了衛生間。然後關好門緊張的聽著外面的動靜。

這個沒用的老頭!一出去看見他老婆就徹底崩潰了,我聽見外面『咚』的一聲,好像張教授給他老婆跪下了,緊接著是他老婆的驚訝、詢問、審訊、惱怒!亂糟糟的一團。

『啪!』的一聲,衛生間的門被大力的踢開!一個中年女人站在我的面前。

白淨的臉蛋已經被怒火和妒火燒得通紅,金絲邊的眼鏡歪歪的掛在臉上,牙齒咬得『咯咯』直響,盤起的頭髮幾乎豎了起來,真可怕!倒霉的張教授跪在地上拉著她的腳像個孩子似的大哭起來。

女人看見我,先是一怔,進而憤怒的看了看我的穿著,回頭惡狠狠的對張教授嚷道:「好…好呀!你…你竟敢讓這個爛貨穿我的衣服!我……我踢死你!」

說完,黑色的高跟鞋一閃,『啪』的一下正好踢在張教授胖乎乎的臉蛋上,立時給他來了個『滿臉花』!張教授慘叫了一聲當場昏了過去!

緊接著,女人躥到我的跟前一把抓住我的頭髮,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順手就是兩個響亮的大耳光『啪!啪!』我剛剛掙脫了一下,女人叫嚷著:「我不活啦!婊子!我跟你拼啦!!」說完,連打再踹。

一開始,我還想和她解釋一下,可這個女人太瘋狂了,幾個耳光打得我眼前金星直冒,她一把拽住我的奶子狠狠的掐著,底下的腳亂踹,正好踹到我的屄上,我痛苦的叫著:「哎呦!啊!啊!哎!」

被迫無奈下,我也和她撕扯起來,立時我們兩個女人扭打在一起。我拽你的頭髮,你掐我的奶子,我擰你的屁股,你踢我的屄,我們從衛生間滾到廚房,然後又從廚房滾到方廳,也許是我理虧的緣故,我竟然被她騎在我的胸口上!女人狠狠的叫嚷著:「打死你!臭婊子!妓女!破鞋!萬人操!騷貨!」每喊一句都使勁的抽我一個響亮的大嘴巴。

我掙扎著,叫喊道:「啊!救命呀!啊!救命!啊!」

突然,一支手拿著一個瓶子出現在女人的背後,亮光一閃,『咚!』的一下正好砸在女人的後腦,女人馬上白眼一翻,倒在了一邊。張教授滿臉鮮血的站在方廳裡,手裡的瓶子『啪!』的摔在地上。

我一下子從地上爬起來,也顧不得其他,跑到房間裡拿起我的衣服就往外跑!我只想早點離開這個地方,太恐怖了!

回到自己的家,我把門鎖好,才長長的出了口氣,才感覺到疼痛,渾身的疼痛。

我的屄和乳房都腫了,好幾天都爬不起來,屁股也被抓破了,胳膊、腰都有傷,我暫時不能工作。

公司真的很不錯,請來了醫生為我看病,唯一讓我覺得幸運的,是我的臉絲毫沒受傷,只要沒破相,我就還有工作的可能,或許這也是公司看重我的原因吧。

聽公司的人說,張教授好玄沒讓他老婆打死,已經住進了醫院,他老婆也報了警,但警察反而把他老婆審訊了好幾天……

深秋的夜晚。

我的房間裡點著明亮的燈光,一個英俊男人的雞巴在我的屁眼裡進進出出,我無法呻吟,因為我小嘴裡正叼著另一個男人的雞巴,雞巴也很英俊,長而粗,粗大的龜頭因為膨脹而閃閃發光,我對著龜頭上的裂縫親嘴,唑得滋滋有聲,被我含雞巴的男人發出舒服的呻吟:「哦!舒服!啊!」

我後面的男人樂呵呵的說:「小張,怎麼樣?夠味兒吧?」

小張喘息著說:「沒想到你還真能找!…啊!…真爽!李哥,你……哦!」

李哥樂著說:「我早讓你跟我一塊來,你還裝模做樣的,現在知道什麼叫爽了吧?來!你過來通通,這個騷娘們就喜歡別人給她通後門!」

小張一翻身站起來,李哥佔據了他的位置,我笑著對李哥說:「討厭!說什麼呢你,誰愛通後門呀!還不是你每次…」還沒等我說完,李哥就迫不及待的把他的雞巴送進我的小嘴裡。

小張走到我的後面,衝著我的屁股狠狠的親了兩口,痛快的說:「真肥!真香!爽!!!」說完,扒開屁眼,對準、大力的一挺,『吱溜』一下,雞巴操了進去。「不…」我含著李哥的雞巴哼出了聲。

小張用雙手扶好我的肩膀,擺正好姿勢,對我笑著說:「喂!婊子,我可操啦?」我輕輕的扭動著屁股,小張笑著說:「真浪!呦!還催我呢!好!就給你來個沖天炮!」

說完,小張先是慢慢的把雞巴插進去,然後慢慢的抽出來,然後再插、再抽,速度逐漸加快,『吱溜』、『吱溜』、『吱溜』,伴隨著小張的抽插,我的屁眼唱起了歡樂的歌聲,『啪啪啪啪!』小張的雞巴蛋子拍到我的大腿上。

我更加猛烈的唆了著李哥的雞巴,李哥高興的看著我的小嘴吞吐著自己的雞巴,對小張說:「小張,我再讓你看個新鮮的!」

說完,李哥把兩條腿蜷起來,用手扒開自己的屁股,一個黑黑的屁眼出現在我的面前,李哥衝著我說:「來!舔舔!」我馬上把小嘴貼了上去……

小張一邊操著,一邊瞪大眼睛看著我,突然激動的叫了一聲「哦!」雞巴在我的屁眼裡射出了精液!每射一下,小張都叫一聲,我也跟著哼一聲。直到小張的雞巴縮小以後,才被我的屁眼擠了出來,雞巴剛被擠出來就順著屁眼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小張舒服的長長喘息了一聲坐在了一旁。

李哥見小張射精了,嘲笑到:「吹了半天,就這個呀!真糙蛋!跟你李哥學學吧!什麼叫嫖娼!」

李哥放下腿,給自己帶好避孕套,我躺在床上笑著說:「李哥呀,人家還小,誰像你似的,三天兩頭往我這跑,跟上班似的。」

李哥也笑著說:「好呀,浪婊子,不教訓你你倒揭我的老底來了!看我的金槍今天不插死你的!」

說完,李哥把我的雙腿往上一抬,雞巴立時操進屄裡,快活的操了起來。

房間裡充滿了笑聲、叫聲、呻吟聲、叫床聲……

這便是我的生活,徹底的、糜爛的、非人的、淫慾的生活……

或許做這個的女人都有著自己不同於別人的原因,可她們的目的卻都一樣,只為了兩個字:活著。

【全文完】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小妹和後媽
日月斬
迷倫亂常
校長吃肉,我喝湯
情迷咖啡室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美姐馴服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