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陶嵐 強暴性虐

陶嵐本來有個很幸福的家,丈夫英俊瀟灑,對自己體貼入微,結婚一年多來,夫妻恩愛如初。然而,不幸降臨得竟那麼突然,半年前的一次事故,使丈夫失去了做男人的「本錢」,也使他們的家庭陷入絕境。陶嵐深愛著自己的丈夫,她發誓即使丈夫永遠不能恢復,自己也決不會背叛他,捨他而去。

陶嵐是市醫院的一名護士,容貌秀美,身材出眾,再加上眾所周知的家庭不幸,惹得不少男同事想入非非,常常說些「風話」挑逗她。陶嵐性情溫和,每次遇到這種事,總是微微一笑,既不生氣也不上鉤,依然守身如玉。

她的矜持和賢淑,更讓色狼們心裡癢癢,其中和她一起值夜班的曹達、馬斌尤其難熬。曹達三十五歲,已婚,體健如牛;馬斌二十三歲,未婚,是個小麻臉,又醜又髒。兩人每天看著水蜜桃般的陶嵐卻搞不到手,真是心急如焚。

有道是皇天不負有心人,這一天終於讓他們等到了。

這天,應該陶嵐、劉曉慧、曹達、馬斌四人值夜班。劉曉慧家中突然有事請了假,只剩下他們三人,曹達、馬斌高興得手舞足蹈,而陶嵐渾然不知危險臨近。

安頓好病人,他們疲憊地回到休息室。醫院外四科夜班休息室只有一大間,中間用兩米高的木板隔開,一邊是過道,另一邊三間小屋:女的在最裡面,有門;男的在中間,沒有門,只用布簾遮開;最外面是個簡易的衛生間。

「陶醫生,」曹達說,「今天小慧不在,不如你和我們一起睡吧。」

「別胡說!」陶嵐笑著說,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玩笑。

「是啊,姐姐。」馬斌說,「一個人不害怕嗎?」

「去你的,」陶嵐說,「你這小鬼怎麼也學得胡說八道。」

「我哪裡小啊?」馬斌說,「嘻嘻,好大呢。」

陶嵐板起臉,「再胡說我要生氣了。」說完走入裡屋。

曹達和馬斌哈哈大笑,他們知道陶嵐脾氣最好,不會真生氣。看著她一扭一扭的背影,兩人的眼睛裡放出光彩。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曹達和馬斌一點睡意也沒有,他們談興正濃。

「小馬,有女朋友了嗎?」曹達問。

「有啊,」馬斌說,「可正點了。奶子好大呀。」

「你摸過了?」

「當然,我怎麼會放過她呢。」

「她願意嗎?」

「開始的時候不願意,後來就啊啊啊得叫個不停。」

「她怎麼叫的?」

「啊……啊……啊」馬斌大聲模仿著,他們知道,這些話都傳到陶嵐的耳朵裡了。

果然,陶嵐抗議了,「別鬧了,還不睡覺!」

曹達裝作沒聽見,又問:「你們發生過關係沒有?」

「有啊。」馬斌興奮地說,「第一次就在陶嵐姐姐睡的床上。」

「啊!」曹達一聲驚呼,「在這裡?」

「是啊,那天我一個人值下午班,我女友來找我,我看沒什麼事,就把她拉到裡面那間屋。我抱住她親吻,她說不要不要,我說沒關係,不會有人進來的,就把她按到床上。」

陶嵐動了動身子,「原來他們在我床上……」

只聽馬斌繼續說:「我一邊吻她一邊摸她奶子,她很快就軟了下去,我卻越來越硬了。」

陶嵐知道他說的「硬」是什麼意思,臉上泛起紅暈。

「我趁機脫了她的上衣,狂吻她的胸部。她的反應越來越強烈了,我把手伸進她的褲子,你猜怎麼著?」

陶嵐知道會怎麼樣,這種感覺她也有過。

曹達似乎不知道,「怎麼著?」

「她早就濕了。我立即扒下她的褲子和內褲,她就赤條條地躺在床上了。我撲上去,抗起她的大腿幹了起來。她的陰道很窄,緊緊裹著我的大肉棒,我舒服極了,快速抽插起來。滋滋滋……滋滋滋……」

陶嵐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一股熱流從胸口滑向小腹。她坐起來,她想去小便。

曹達知道陶嵐快忍不住了, 他聽到陶嵐起身的聲音。然後,是陶嵐的腳步聲。「她要去小便。」曹達和馬斌也爬起來,溜到隔板前。為了偷看兩個女人,他們在隔板上挖了幾個小孔。

陶嵐果然拉開廁所的燈,還插上門。撩起白大褂,褪下內褲,粉白的臀部露了出來。她蹲下去,卻尿不出。曹達知道她快夾不住了,女人夾不住就想小便。

陶嵐只尿出幾滴,響聲卻很大,羞得她滿臉通紅,趕忙收拾乾淨,跑回裡屋。

隔壁的兩個男人還在聊著,不過,說話的換成曹達。

「我和我老婆以前可恩愛了,剛結婚那會兒天天幹那事。我老婆是律師,學問大呀,平時道貌岸然,但晚上就喜歡跪在床上撅起屁股,我站在床下從後面插的那種姿勢。這種姿勢可以一插到底,頂到花心,所以女人都喜歡。而男人可以看到雞巴出入小穴的情景,越看越直,越看越硬。」

這也是陶嵐喜歡的一種姿勢,她一直感覺很美,現在從曹達嘴裡說出來卻是那麼淫蕩。

「我老婆性慾強啊,有時我都應付不了,所以,我一直擔心她紅杏出牆。小馬,小馬。」

馬斌似乎困了,曹達卻還很精神。陶嵐希望他們早點睡下,但內心深處又希望繼續聽聽下面的故事。

「果然,有一次被我抓住了。」

「原來他妻子有了外遇。」陶嵐突然覺的曹達也挺可憐。

「那天我下班早,開門的時候,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屋裡有動靜。我悄悄拔出鑰匙,繞到後面爬牆進去。我從窗戶往裡一看,只見兩個人脫得光溜溜的正幹那事呢。男的不認識,女的正是我老婆。男的屁股前前後後的運動著,我老婆跪在床上給他幹得唧唧響。我可以想像她那小穴的淫水還真多。那男的雞巴有二尺長,又粗又大,抽插時發出滋滋聲。」

「有那麼長嗎?」陶嵐想。

「男的一邊幹一邊問『是不是比你老公幹得舒服?』我老婆說『讓別的男人幹太舒服了。』」

「哦……」陶嵐情不自禁地低呼了一聲。她感到渾身發熱,於是乾脆脫了白大褂,只穿內衣內褲,蓋上一件毛巾被。她摸了摸下體,居然已經濕了,一股尿意又襲來。

她爬起來,裹著毛巾被,開開門又跑了出去。

曹達聽見陶嵐起身的聲音,知道她又要尿尿,連忙爬起來,一頭鑽進陶嵐的小屋。

陶嵐一躺下就感到不對,一股男人的氣息迎面撲來,她伸出右手去拉床頭的燈,手立即被抓住。

「誰?」陶嵐明知故問,心怦怦直跳。

「別出聲!」曹達說,「小馬在外面。」

「你幹什麼?」陶嵐低聲問,「快出去,我喊人了!」左手從枕頭下摸出一把大剪刀。

「別別,千萬別喊,讓小馬聽見不好。」曹達沒想到她有武器,趕忙央求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沒別的意思。」說完,身子往床裡移了移。

「你別亂來啊,」陶嵐稍稍鬆了口氣,但左手仍緊握著剪刀,右手掙脫曹達,緊了緊毛巾被,蓋住裸露的嬌軀,向床邊移了移,雙眼緊緊盯著曹達。

曹達見她沒叫喊,心裡十分歡喜,說:「我一直很喜歡你,腦子裡每天都是你的影子。」

「唉……」陶嵐歎了口氣,「我們都是結婚的人了,你又何必。你快回去吧,我們這樣子成何體統。」

「我坐一會兒,一會兒就過去,你也挺不容易的,我不會欺負你。」

「嗯……你知道就好。」陶嵐一陣心亂如麻,自己居然和別的男人躺在一張床上。

「我老婆……你也知道了,我和你也是同命相連。」曹達幽幽地說。

「我比你命苦……」陶嵐一陣傷感。

「我比你命苦。」曹達說,「我剛才還沒說完呢。」

「那後來怎麼樣了?」陶嵐很想知道以後的故事。

「那男的是個修管道的,挺健壯的,辦那事也挺有經驗,把我老婆弄得挺舒服。」

「又說這些下流話。」陶嵐說,但並未阻止,她很想聽聽結局。

曹達見她沒反對,心中暗喜,藉著月光,他偷偷看著陶嵐,她雖然裹著毛巾被,但胸部還是露出一部分白皙光滑的肌膚。她的長髮搭在胸前,更顯出萬分嫵媚。毛巾被裹不住她婀娜的身軀,一節小腿露出來,像白藕一般。

曹達繼續說:「我打開窗戶衝進去揍了那小子一頓。他嚇跑了。我老婆交待了事情的經過。原來,一次,我不在家,那個修理工來修管道。我老婆剛洗完澡,還穿著睡衣,指揮他幹著幹那,身子都被他看到了。他忍不住撲上去,把我老婆按到床上,伸手撩起她的睡衣,她裡面什麼也沒穿,光溜溜的。那小子上下摸索,我老婆就軟了,下面濕乎乎的。那小子脫了褲子就從後面插進去……」

「哦……」陶嵐一聲驚呼。

「你知道,從後面幹,女人最舒服,我老婆掙扎了幾下就配合起他來。以後,他就經常來。我問我老婆,他哪裡好,老婆說,他下邊大。我氣壞了,其實我下面也不小。」

陶嵐偷偷瞄了一眼,這才注意到,曹達光著膀子,只穿著短褲。當她看到短褲中央隆起的部分,心裡一陣慌亂。

這一切都逃不過曹達的眼睛,他故意打了個噴嚏,說,「冷冷,我得過去了。」

陶嵐一陣失望,脫口而出:「再等會兒,後來呢?」

曹達說:「太冷呢。」隨手掀起毛巾被的一角蓋在身上。

陶嵐一驚,手中的剪刀掉到地上,又不敢翻身去撿,一時不知所措。

曹達繼續說:「後來我老婆跟那小子跑了。」

「啊!」陶嵐沒想到會這樣,一個女律師竟然會和一個修理工私奔。

「唉,我命苦啊!」曹達說著,身子向陶嵐靠了靠,兩人肌膚有了接觸。「你說我長得醜嗎?」

陶嵐扭頭看了看,曹達濃眉大眼,居然相當俊朗。

曹達突然說:「我能親親你嗎?就一下,親完我就過去。」

陶嵐沒說話,正在考慮怎麼辦的時候,曹達的嘴唇已經親上自己的臉頰。這是多麼熟悉的感覺啊。曹大的舌頭撬開陶嵐的雙唇,允吸著她。陶嵐彷彿回到了新婚之夜,正在接受丈夫甜蜜的吻。丈夫的一隻手臂摟著自己的脖子,另一隻手脫去自己的胸罩,愛撫自己的乳頭……

「嗚……不行,不行!」陶嵐趕忙道,「把你的手拿出來!我……我不能失去貞節。」

曹達心中好笑,「我們已經這樣了,讓我再親親你,我就過去。」

曹達的雙唇再次壓了上來。陶嵐彷彿又回到夢中,她感覺到一雙手又摸到自己的胸部,然後,這隻手又從胸部滑向小腹,越過肚臍,摸到女人的神秘三角區……

「啊!」陶嵐一聲驚呼,從幻想中清醒過來,她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全身赤裸,正被曹達抱著輕薄,他的手剛剛摸到自己的陰毛。

「你別這樣,求求你,我們不可以……」她掙扎著,守衛著女人的最後一道防線。她的手伸下去,沒有抓到曹大的手,卻抓到他的「命根子」 ,曹達也脫得光溜溜的了,他的陽具像驢一樣,讓陶嵐震驚,也讓她放棄最後一絲羞澀。

「老公,對不起,對不起。」她默默祈禱著,「我該怎麼辦?」

陶嵐的陰戶早已經流成河,曹達的「船」輕鬆地鑽了進去,披波斬浪,暢通無阻。

「老公,我被插入了,我背叛了你。」陶嵐暗道……

曹達在陶嵐的身體裡進進出出,他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很久沒有嘗到這種滋味了,他的動作既溫柔又充滿挑逗,他要讓這個矜持的女人徹底成為自己的俘虜。

馬斌醒了,也許他根本就沒睡著,他暗暗佩服曹達的本事,輕鬆地把一個忠貞不二的女人領上了床。他偷偷推開裡屋的門,月光下, 鐵塔般的曹達站在床下,和跪在床上的雪白的陶嵐形成鮮明的對比。

「他們在後邊幹呢!」馬斌立即心潮澎湃。

「舒不舒服?」曹達問。

「嗯……」陶嵐迷迷糊糊地說。

「說清楚。」

「我……舒服。」

「喜不喜歡我插你?」

「嗚……喜歡。」陶嵐完全沉醉在性交的快樂中。

「說,喜歡我插你。」曹達繼續玩弄她。

「我……」陶嵐猶豫著。

「不說,我就走了。」

「我……我喜歡,喜歡……你插我。」

「我用什麼插你?」

「你……你用棍子。」

曹達心中暗笑,「我哪裡有棍子啊?」

「你,你下面有……」陶嵐完全被征服。

「棍子是什麼做的?」

「是……是肉棍子。」

「肉棍子插你哪裡?」

「我……我的下面。」陶嵐不會說淫蕩的話。

「什麼地方?」

「我……我的……」

「快說!」

「我的……小穴。」

曹達快堅持不住了,他已經在陶嵐的蜜穴噴射了一次,現在是「第二炮」,他沒想到這個羞澀的女人一旦爆發竟然如此不可收拾。他看見了馬斌,招了招手。馬斌心領神會,立即脫光衣服,挺著陽具走了過去。

此時的陶嵐已經進入忘我的境界,嘴裡發出低低的呻吟,渾然不知身在何處。她只感覺到一根肉棒在自己體內衝撞的快樂。陰戶突然空虛了,她正要回頭,大肉棒又插了進來,這次更猛烈,更粗大。一雙手也襲上自己的胸部,捏著自己的乳頭,半年多的寂寞,今天一起解決了。曹達,這個自己曾經討厭的人,今夜卻給了自己最大的滿足。

曹達沒有走,站在馬斌身後,說:「我插得好不好?」

陶嵐感到極度舒服,「好,太好了!」

「願不願意我經常插你?」

「願意!」陶嵐沒有猶豫。

「說,願意讓我經常肏你。」

「我……我願意你經常肏……我。」

「是肏你的小穴。」

「是,是的。」

「剛才舒服,還是現在舒服?」

「哦……現在。」

馬斌得意地向曹達一笑。曹達也笑了,悄悄溜了出去。

馬斌又在陶嵐的蜜穴猛力衝刺了幾十下,終於在陶嵐的蜜穴裡舒暢地射精。

最後,兩個人精疲力盡地倒在床……

「我做了什麼?」陶嵐漸漸清醒,「我為什麼不知羞恥?」她痛苦的想。

陶嵐看了一眼身邊趴著的男人,這一看非同小可,「馬斌!!!」陶嵐魂飛天外。

「當然是我了,姐姐。」馬斌滿足地笑道:「姐姐真是人間尤物,令我回味無窮啊。我真佩服曹大哥的妙計,否則,小弟一輩子也得不到姐姐啊。」

「啊……你?你說什麼?」陶嵐一時有些恍惚。

「曹大哥的老婆根本沒跟別人跑,我也沒有女朋友,只是想得到姐姐一次。於是,曹大哥定下妙計,叫做『一夜風流』。今後,你就是我的了。哈哈」說完,又撲上來……

陶嵐沒有反抗,她終於明白,今夜不僅失身,而且……是和兩個男人,並讓兩個男人都在自己的蜜穴裡射了精,現在子宮裡還裝滿了這兩個男人混和在一起的精液,真是欲哭無淚。然而,更可怕的是,今後該如何擺脫呢?

果然,第二天,劉曉慧又請假沒來,晚上,兩個男人直接進入陶嵐的房間,抱住她就脫衣服。陶嵐不敢叫喊,只得拚死反抗。但兩個男人一左一右抓住她的雙臂,輕鬆脫光她的衣服,摁在床上就強姦。

於是,陶嵐不再反抗,她知道反抗也沒用,只得聽天由命……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姐妹都幹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愛上一個妓女
和妹妹的經歷
瓦斯工奇遇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別人的女友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幹兒媳真過癮
做愛如少年
相關文章:
我漂亮的太太李月兒
女律師晚上在電梯被強姦
電梯裡被姦
被強上的女戰士
美女大律師張丹璇
我操了女律師
奴隸的女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