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的淫亂生日 近親亂倫

主人公簡介︰兒子潘明14歲,正值發育的年齡段。(學生)

媽媽淑芬35歲,正值如狼似虎的階段(家庭主婦)

炎熱的夏天來了,人們都開始換上清涼,短少,寬松的服飾。

“鈴~~~~~~~~~~~ 鈴~~~~~~~~”。

“喂,老婆啊,真是對不起啊,我這里正在開始籌劃新的公司企劃案,可能最近又不能回家了,你幫我跟明兒說一聲吧。”

“怎麼會這樣啊,老是不回家,你難道不知道我一個人在家里帶著一個孩子,會很寂寞的嗎,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差不多有半年沒回家了。”

“真是對不起啊,老婆,先這樣了,我這里很忙啊,掛了”。

接電話的是一個美麗端莊又帶著嫵媚的少婦,只見她還拿著已經掛了的電話坐在沙發上,一臉幽怨的樣子。

“難道他都不知道我很需要他的嗎,難道他不知道我現在都是靠每天自慰來渡過那難耐的閨房寂寞嗎?”少婦想到。

這個少婦名叫淑芬,正是我們的主人公之一。

14歲的潘明近來很煩惱。每當一個人的時候就會低頭想事情。原來最近的一天早上,潘明一早起來發現,褲子濕了,黏糊糊的,還有一股腥味,而且整個人覺得有點興奮。當時他就嚇到了,對于一直比較單純,生活在父母無微不至的照顧下的他,以為自己得了什麼怪病。于是,他忙打開電腦在網上查找類似的“病況”,結果發現這種情況別人稱為“遺精”,是男孩子到了一定歲數會有的一種狀況。但是對于性方面空白的他,還是以為這是一種到了這個年齡會有得病,不知道怎麼解決,但又不敢告訴媽媽。

終于,在又一次的得“病”後,他決定告訴媽媽—淑芬。

由于潘明的媽媽很早就結婚,所以,雖然兒子都已經十幾歲了,但是整個人看起來還是很年輕,全身肌膚白嫩,修長的身材、縴細的腰肢、渾圓緊翹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嬌美的臉蛋兒整天笑吟吟的,一說話,露出一對酒渦。,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朵怒放的牡丹花。而由于現在家庭條件好,又不用工作,所以整天的工作除了做家務就是打扮自己。隨著天氣的升溫,淑芬也開始穿著那些低胸,超短的褲子。且由于不太喜歡出外面,所以,有時候為了涼快一些,經常“真空”走來走去。

星期六,淑芬剛做完早上的家務,正準備休息一下。這是,兒子走過來,臉色有點蒼白,也不敢看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樣。對于極其溺愛潘明的淑芬來說,還以為潘明發生了什麼大事,趕緊問他。

“媽,我好像得了一種病,不知道怎麼解決,網上說好像叫什麼精……”,潘明說。

“什麼經”淑芬一听,立刻就急,她以為是哪里的神經不尋常,忙說︰“你哪里不舒服啊,快給媽看看啊。”

潘明看到媽媽那麼急,也以為真的是什麼病來的,趕緊把褲子脫了,一邊脫,還一邊說起這個“病”的開始和結果。當兒子說完之後,淑芬才安心了,還覺得有點好笑,這不是正常的生理癥狀嘛,淑芬剛想完就看見兒子已經把褲子脫下來了。淑芬因為剛反應過來,所以沒注意到,也就低下頭去看。一看,淑芬立刻覺得有些面紅耳赤了,心跳都加速。原來她發現才14歲的兒子已經有一條比成年人還大,還粗的大肉仳了。紫色的龜頭,猶如一個竹笠的形狀,陰睫直徑卻有嬰兒手臂的粗大,上面青筋乍現,像一條條青色的小蛇,兩個睪丸讓大陰囊里顯得鼓鼓。淑芬怕兒子看出自己的異樣,趕緊裝的平靜的樣子,跟他說明這個不是病,是所謂的一種正常的特征。淑芬一邊說,眼楮一邊盯著兒子的大棒,她覺得自己的視線離不開這條可愛,粗大的肉棒,雖然知道這是自己兒子的。但是對于丈夫常年在外,自己又在狼虎之年的女人來說,這是個致命的誘惑。

潘明听完淑芬的講解後,還是有點怕,又跟淑芬說,“媽媽,那我的這里沒事的吧,但是有時候我感覺會突然大起來,然後會漲的很痛,。你能不能幫我查看一下啊。”

這時淑芬滿腦子里都在想著兒子的大棒,,心里想著,“真想握一下那麼粗的肉棒啊,如果有那麼一條大肉棒插進我的淫穴,短幾年命我都甘願啊,”一邊想一邊夾緊雙腿,因為她感覺到下體已經開始濕了。當听到潘明這樣說,淑芬心里的欲望促使她說道,“那我看看,可能真的有什麼不同吧,”說完,手顫抖抖的握在潘明的大肉棒上。

當淑芬的手握在潘明的肉棒上的時候,好……,好厲害……啊……啊……堅硬且灼熱“,淑芬心里想到。

而這時的潘明卻感到一陣電流般的快感刺激自己,巨大的肉棒突然間就昂立起來。潘明的這一反應也把淑芬嚇了一跳,沒想到這條肉棒還會變大的,淑芬的騷穴更加濕了,好像都有可能要流出淫水來了。淑芬柔軟,白皙的小手愛不釋手的在潘明的肉棒上來回的握了一下後,趕緊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欲望,跟潘明說,沒什麼事的,然後叫潘明去做作業,而自己馬上起身回房間。

淑芬走後,潘明的興奮還沒平息下來,他想到,剛才的感覺真舒服,真想讓媽媽再握一下啊。然後潘明也回房間了。回到房間後,潘明還是忍不住回想起剛才的快感,于是,又脫下褲子,自己用手握住,然後不停的抽動。潘明發現,原來自己也是可以產生這種快感的,在弄了自己的肉棒一會兒後,潘明也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潘明不知道,因為今天的事情,在自己的媽媽心里上已經埋下了邪惡的種子了。

淑芬回到臥室後,淑芬的心理也久久不能平靜下來。腦海里不停的回想著那條高昂起頭的“大蛇”,那碩大的龜頭,粗大的陰睫,黑色的毛發,都讓淑芬小穴瘙癢難當,于是,淑芬脫下衣服,手輕輕的貼在柔軟得胸部上面,並且柔弄起來。將手指頭伸到下腹,尋找到那粉紅色的山谷,然後用手指在那里不停的撫摸,每當觸摸到那個敏感的陰蒂的時候,全身就像被電流流過一樣,渾身顫抖,興奮不已。淑芬一邊用手抓自己的豐滿奶子,一邊快速的觸摸那顆小豆,還不時的把手指伸進洞里,浪叫著自己老公的名字,而心里卻是想著那剛才看到的巨大肉棒。于是叫著叫著卻變成兒子的名字,“明兒,明兒,我要你的肉棒,插死我吧,插死我這個下賤的媽媽吧,來吧,用你那根粗壯的大肉仳,狠狠的旁我的淫穴里,它正在歡迎你呢,哦哦哦哦~~~~~~~~,你看,它不停在流出淫水呢,那是歡迎你的甘露啊,嗯嗯嗯嗯……兒子,好兒子,插死你的媽媽,喂飽她的浪穴吧,你媽媽是個淫婦,你下流的媽媽啊。”淑芬在這一系列的快感中漸漸的沉沉睡過去了。

從那天起,潘明開始慢慢知道了當時自己以為得“病”和讓自己爽快的原因了,明白了一些性方面的東西。所以,潘明也慢慢開始留意起女性來,對于女性的身體也越來越有好奇心了。而離他最近的女子,也正是他媽媽,成了他的目標。他發現,每當看見他媽媽成熟,豐滿,美艷的媽媽穿的很少衣服,然後無意間做出一些的動作,譬如彎下腰撿東西啊,屁股一扭扭的在潘明前面走路啊,洗完澡穿著寬松的睡衣啊等,他就覺得口干舌燥的,小老弟也會發漲起來。在家里,潘明經常制造一些機會來偷窺淑芬,因為淑芬那誘人的身體在這炎熱的夏天,只包裹著一點點衣料,有時候幸運的話,還可以看見那深深的乳溝的毛和修長雪白的大腿內側。

一個放假的早上,淑芬叫潘明起床吃飯了。但是在淑芬叫了很多次之後,發現兒子還是沒有起床,于是決定去他臥室。來到潘明臥室,看到潘明還在呼呼的睡大覺,被子都沒蓋好。淑芬笑罵著走過去,說道︰“還不起床啊,看看你,那麼大的人,蓋被子還蓋不好。”這時候潘明其實已經起床了。但是,他現在不敢起來啊,昨天打完飛機後直接睡著了,現在根本沒有穿褲子啊。淑芬卻不知道,以為潘明還是像小時候一樣賴床,于是也跟以前的做法一樣,把被單一掀。但是里面的情景讓淑芬目瞪口呆,然後立刻臉上發燙。因為她又再次看見自己兒子的大雞巴了,雖然看起來還沒有勃起,但是尺寸也已經很驚人了。淑芬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子看自己兒子的那個地方。而這時候,潘明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心里一陣緊張。幸虧淑芬趕緊強制鎮定的說道︰“你看你,這麼大的人了,怕熱也不能不穿褲子睡覺啊,感冒了怎麼辦,趕緊穿上衣服,下來吃飯了,”說完趕緊出門。潘明也松了一口氣。淑芬到了樓下,心還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還感覺下面有些濕了。于是便到廁所里查看,原來真的有了反應。淑芬不禁的自責自己怎麼那麼淫蕩的,這樣就有反應了,但是卻還是忍不住想起兒子的大,一邊想,一邊把內褲脫下來。由于在家里,所以,出了廁所也沒有急著換上。

潘明換好衣服便下樓上廁所,來到廁所里,發現在洗衣機里居然有一條內褲,上面還有一些水漬。一想,“該不會是剛才媽媽看到自己有反應了吧,媽媽她是不是對我有了欲望?應該不可能的吧,如果是……”潘明不禁想到,然後也是一陣心猿意馬的。又想到,那媽媽現在不是沒穿內褲。這個猜想立刻讓潘明聯想到媽媽現在里面沒穿內褲的情景,讓他浮想聯翩。他趕緊洗完臉,刷完牙出去吃早餐。

潘明吃早餐的時候,腦海里還在想著媽媽現在沒穿內褲的樣子,突然間發現媽媽剛好坐在她的對面。于是他假裝把筷子掉在地上,然後去撿,彎下腰去撿的時候趕緊看媽媽的下面,發現媽媽還真的沒有穿內褲,讓他看見了長那麼大第一次看到的噴血畫面,“在那兩條潔白的大腿間有一簇黝黑的毛發,其中隱約有一條粉紅色的狹小的縫隙,包裹則和縫隙的是兩片紅中帶點黑的兩片肉,整個看起來就像一個肥厚的鮑魚”。這一畫面讓潘明一下子忘了自己是撿筷子的。

淑芬看到潘明撿只筷子都要那麼久,正奇怪。突然想起,“難道他發現自己沒穿內,難道他正在看”,想到這里,淑芬居然感到莫名的興奮。她這時候不僅沒有去想著罵他,反而有種想挑逗一下兒子的心情,好像這樣可以讓她有種快感。于是她也裝作自然的把腿微微張開,好讓兒子可以看到自己的私處。這一下,可讓潘明大飽眼福了,看了一會兒後趕緊豎直腰,繼續吃飯,不敢抬頭看自己的媽媽,因為如果抬頭的話,肯定會讓人發現他現在滿臉通紅的樣子。這一頓飯也就在各懷心思下吃完了。

從那天以後,潘明和淑芬都個找機會來觀察一下對方,淑芬會有時候借叫醒潘明的機會故意會一扯被子,好看看里面有沒有穿褲子,或者穿得很少衣服在潘明的面前做出一些極度誘惑的動作。而潘明也故意想看看媽媽的反應和想引誘一下自己的媽媽,所以經常都不穿內褲睡覺,也經常乘媽媽剛換下內褲的時候,拿著媽媽還沾著淫水的內褲打飛機,然後又找個合適的機會偷窺一下媽媽。隨著這樣的次數越來越多,好像彼此都有了一些默契了,但是都不敢先踏出那一步。因為他們都知道有一層母子關系橫在他們中間。

一天晚上,潘明起來上廁所,經過媽媽的臥室的發現媽媽的房間沒有關,但是里面卻沒有人,正覺得奇怪,走到廁所的時候,發現里面有人。原來媽媽在廁所了,突然,她听到了媽媽正在叫自己的名字,他剛想回應,卻又听到了一句更加震驚的話。他听到媽媽在叫︰“明兒,來吧,插死我吧,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旁則的母狗吧,你媽媽是一條母狗啊,臣她吧,代替你爸梨你媽吧,要怪就怪你爸,不能滿足你媽,哦哦哦哦哦~~~~~~~~好舒服啊,嗯嗯嗯~~~~~~~~~~~ 好爽啊,明兒,我整個人都是你的,插死我吧。”

潘明听到這里,老二已經大了幾倍了。于是,他決定透過廁所門的縫隙,看看媽媽是怎麼樣自慰的。透過那狹小的門縫,潘明看見媽媽全裸的坐在馬桶蓋上,人卻靠在牆上,一條腿抬起放在洗衣機上,一條腿努力往另外一邊靠,頭部微微上仰,性感的小嘴張開,兩眼半睜半閉的,烏黑的頭發有些亂的散落在肩膀上,一只手放在豐滿的乳房上,用力的揉動,另外一只手則伸到陰道出,伸出中指,在那里不停的抽插自己肉洞,手指每一次的抽出都會帶出一些液體,每一次的插入都會讓媽媽一陣抽搐,或者是一聲浪叫。

潘明看到這一噴血的景象,發覺自己的大肉棒不受自己控制的勃起來,于是他也順勢掏出來,就在廁所外面一邊听媽媽的自慰和浪叫,一邊打飛機。過了好一會兒後,他發現淑芬快要出來了,趕緊躲起來,等媽媽走了之後才上廁所。這是他看見在廁所里有一條內褲,是媽媽的,上面有一大灘水漬,拿起來一聞,還有股腥味。這時候他才知道,原來媽媽也是對他很有意思,也是很想跟他做,發泄一下的。而且更讓他沒想到的時候,平時一臉文靜賢淑的媽媽一旦發情的時候是那麼風騷,那麼淫蕩的。而這一發現也讓潘明對于媽媽的肉體有了一個很好的計劃。

潘明的14歲生日到了。那天淑芬弄了一頓很豐盛的菜來慶祝,還特地買了一瓶葡萄酒來助興。兩母子一邊吃,一邊聊,氣氛很好,潘明不知道出于什麼目的,不停的讓她媽媽喝酒。淑芬喝了好幾杯酒後,臉紅紅的,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嬌嫩了。潘明這時候提出要跟媽媽玩游戲,就是拿兩個鐘,比點數大。然後小的人要受到懲罰。淑芬本來也是為了兒子開心,而且有了一些醉意,所以也就答應了。接著潘明又提出,“輸的人要做出懲罰,不然,都不認真玩,沒意思。這樣吧,輸了就脫一件衣服吧”。潘明說出來的時候,心里還撲通撲通的跳。因為這個游戲他是有預謀的,他很想看看他媽媽里那一次布料下面誘人身體,而在心里深處,他更有一探桃源的欲望。淑芬這時听到潘明的懲罰有些猶豫了,但是這時候,她眼前浮現出那條嚇人有讓人愛不釋手的大肉棒來,內心深處對性的需求讓她拒絕不了那種誘惑。所以,她也就裝的勉強的答應了。就這樣,在兩個人互有心思的情況下,玩起來脫衣服游戲。

一開始潘明先輸了幾次,所以,潘明脫了幾件衣服,因為天氣悶熱,又加上在家里,沒怎麼穿很多衣服,所以,潘明只剩下一條內褲了。淑芬裝作無意間瞥了一下潘明的下面,發現潘明的內褲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帳篷了,立刻心跳加速,臉色緋紅,淫穴居然開始流出蜜汁了。在接著的幾局,情況則完全換了,淑芬連輸了兩局,上面只剩下胸罩了,那黑絲的蕾絲胸罩,看的潘明狂吞口水,到要脫褲子的時候,淑芬不想脫了,因為天氣熱的原因,淑芬現在是真空上陣。這是,潘明卻要淑芬繼續脫,一邊說笑,一邊還故意說,再不脫,就過去幫她脫了。而淑芬也笑罵著說︰“你這個色小子,那麼想看你媽的裸體啊,就不給你看,急死你。”整個人笑起來真是春情蕩漾的,又成熟,又嫵媚。

潘明听到這麼帶有挑逗性的話,哪里還按耐住,走過去笑著去扯淑芬的褲子,在一番拉扯中,淑芬的褲子也脫下來了。一脫下來,潘明立刻傻了眼,感覺到有股熱血沖上了腦門,狂吞口水。那修長的大腿,又白又均勻,沒有一絲贅肉,在那兩腿間的是一縷漆黑芳草,芳草間是一條粉紅色的小肉縫在那里若隱若現。這時候淑芬也全身發燙的,她趕緊伸手遮處下面,嗔怪道︰“臭小子,看夠了吧,我還不服了,咋們繼續玩,看你怎麼輸。”這時候,潘明哪里還有心思玩,全副心思就盯著看媽媽豐滿的身體,結果不停的輸。這時候輪到潘明要脫內褲了,他反而不好意思了。但是在淑芬的要求下,他也就只有脫了。這時候,更讓淑芬的小穴淫水亂流了,因為她終于又看見了那條大蟒蛇了,那紫色碩大的龜頭正昂首的對著淑芬,好像在說︰“準備好了,我要進攻了。”這時潘明去還要求著玩,因為他還想看淑芬的兩個大奶子,幾局過後,他如願以償了。

這時候,兩母子都赤身裸體的相對著,潘明的大雞巴因為興奮,充血的厲害,龜頭都紅腫起來,大口口的喘著氣,眼楮不停盯著淑芬兩個又白,又大,又挺的奶子和那一塊桃園聖地。而淑芬,則是兩眼迷離,一張小嘴微微張開,也是不停的喘著氣,眼楮也是閃閃爍爍的,既想看著自己的兒子,傳統的思想又不允許她繼續下去。

淑芬不停的告訴自己,“對面的是你的兒子,你們不能做出亂倫的事情”。但是身體上的反應卻她不做出了一些本能動作。只見她兩腿有力得加緊,不停的互相摩挲,而那黑色的芳草間已經開始出現了“露珠”,豐滿的乳房上的已經出現了很明顯的乳暈,那紫紅色的像寶石一樣的乳頭也發硬起來,她的一只手不自覺的向自己的下腹伸去,而另外的一只手卻是開始向自己的大奶子伸過去。淑芬有些受不了了,她覺得腳開始發軟,心里跳的很快。就在這個時候,淑芬一個趔趄,身體失去平衡。

潘明趕緊沖上前,及時抱出淑芬,然後兩個人一起跌倒在地毯上。這時兩個人的姿勢卻是更讓人熱血沸騰,只見潘明的一只手握在淑芬的飽滿乳房上,另外的一只手卻搭在淑芬又白又翹的豐臀上,整個人躺在下面,而由于潘明發育的比較快,人也長的比較高大,所以嬌小的淑芬整個人就躺在潘明的上面。而這時候讓淑芬整個人感到整個人像觸電一樣,因為她感覺到她兒子的大雞巴剛好頂在她的淫穴外面。一剎那,興奮,刺激,恐懼等多種感覺涌上心頭。她掙扎著想起身,但是潘明有力的手還是抱著她。

淑芬一邊打算站起來,一邊用顫抖的聲音跟潘明說︰“兒子,趕快放開我,結束這個游戲吧,在這樣下去會出事的。”

但是對于潘明來說,這個可以讓他更清楚認識女性和了解女性的機會,怎麼可能放手,況且他現在也很興奮,滿腦子里想著媽媽成熟的身體,兩只手也微微的游動。而在媽媽的掙扎和摩擦中,整個人變得很亢奮。

他更加用力摟住淑芬,然後在淑芬的耳朵旁說道︰“媽,其實我一早就喜歡你了,我很想跟你做,很想插進你的小穴里,真的很想,每當我看到你那成熟豐滿的身體,我都會興奮起來,晚上都要一邊想著你的身體,一邊打手槍才可以睡著,我也知道這是亂倫,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我知道你也忍得很辛苦,經常一個人靠自慰解決,爸不能經常滿足你,你也太苦了,就讓兒子滿足你吧。”

淑芬听到潘明的話,整個人都蒙了,她沒想到自己在兒子心中的地位,她覺得她應該生氣,但是心底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一絲絲高興和興奮感,整個人掙扎起來也不是那麼有勁了。但是嘴上還是說︰“這怎麼行呢,我們可是母子啊,這可是亂倫的啊,絕對不行的”。

潘明感覺到媽媽話語中好像有些松動,決定挑撥起媽媽的情欲。于是便用嘴巴輕輕的咬著媽媽的耳垂,然後慢慢向下吻著淑芬的脖子。手也不停在淑芬的身上游動,抓在媽媽大奶子的手也更加用力,還不時捏一下堅硬的乳頭,每捏一下,淑芬就嗯的嬌哼一聲。而另外一只手慢慢的伸下媽媽的小山谷。

淑芬在潘明的兩只安祿山之爪的侵襲下,整個人更加酥軟起來,渾身沒有力氣,兩只手也不知道是應該抱住兒子呢,還是繼續撐在地上。最後在猶豫不覺中,她手移動到了潘明的老二位置上,然後下意識的抓住了。抓住之後,她才發現手中的大蟒蛇,這時候由于丈夫對不能滿足自己的報復,對兒子的溺愛,心理和生理的極度需求上,她也就這麼握著,享受著這個刺激感和從肉棒傳來的灼熱感。

這時候,潘明的手已經探到了桃源地了,他發現媽媽的私處已經全濕了,一摸,滿手都是淫水。原來,自己的媽媽跟自己一樣也是很想做的,但是礙于道德上的束縛,還猶豫不絕。所以,他決定利用生理的需求壓倒內心的愧疚和恐懼。于是,他開始用嘴親吻淑芬的大奶子,還不時的用牙齒輕輕要一下,讓淑芬全身顫抖不已,兩只手也不停的上下撫摸,一只手在淑芬的厚厚肥嫩的陰唇上輕輕的摩擦和打轉,然後突然用中指插進陰道里一些,而上面的一只手則不停的拿捏另外的一個大奶子,最後不是在媽媽的耳邊吹一下風,就是哼幾句聲。這些舉動徹底擊潰了淑芬的意志,她也開始配合起來了,握住潘明大老二的手也開始不自禁的套弄,嘴里也不時傳出嗯嗯嗯……的浪叫聲,兩腿並的更緊了,淫水也流的更多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淑芬,一個30多歲正值狼虎年的女性,需求性生活真是旺盛的時候,但是卻因為丈夫的常年在外,而強制忍受著閨房寂寞,而一旦動了情,肯定會一發不可收拾的。

這時候,淑芬也豁出了,雙手握住潘明的肉棒,上下的套弄,性感的小嘴喘著氣,臉上緋紅,頭發有些蓬亂。潘明看到媽媽也配合起來,也就更加熱情高漲起來,看到媽媽的性感嘴唇,便忍不住一口親下去,由于沒什麼經驗,只會不停的亂啃,讓淑芬差點透不過氣來。

這時候淑芬趕緊推開潘明,潘明還以為媽媽生氣了,心里立刻一陣發慌。但是,沒想到淑芬只是在稍微喘了一口氣後,說道︰“明兒,你知道我們是在亂倫嗎,你真的喜歡媽媽嗎?”

潘明趕緊說︰“喜歡,我喜歡媽媽的每一寸肌膚,喜歡媽媽的每一個細胞,對于我來說媽媽就是女神啊,我寧願終身不娶也要和媽媽在一起。”

淑芬听到潘明這樣說,也很高興,而身體上的需求也在促使自己接受自己的兒子。于是在一番掙扎後,淑芬走到潘明的身旁,輕輕的說道︰“抱起我,我們去房間里。”

潘明听到這句話,高興的整個人都不知道要干什麼了。這時候淑芬看到兒子這個樣子,撲哧的笑出來,那風情萬種的一笑,差點把潘明的魂都勾出來了。潘明這才回過神,趕緊用力的抱出媽媽,快速的跑到淑芬的臥室里,在跑的過程中,那一條早已充血的肉棒還不時的頂在淑芬的屁股上,讓淑芬又是一陣顫抖和興奮。

來到媽媽的臥室里,潘明趕緊放下媽媽,這時候由于兩個人都放開了,所以也都露出自己的本心很本意了。

為了更加吸引自己的兒子,展現自己美好的身材,淑芬躺在床上的時候立刻擺出一個噴血的姿勢。只見淑芬一手彎曲撐在自床上,然後側躺在床上,一條腿微屈,另外一條腿稍微的抬起,讓潘明剛好可以看到若隱若現的小洞,整個人還稍微後仰,又白又肥的屁股撅起來,讓自己的兩個豐滿乳房更加傲然挺立,兩眼好像有一層霧水一樣,雙頰臉紅的看著潘明。

“兒子,你媽媽的身體美嗎,性感嗎”?淑芬說道,一邊說,一邊用那好像蘊含著水霧的眼楮看著潘明。

這些看到動作的听到話,立刻讓潘明本來就已經忍受不住的青頭愣子更加不堪了,望著媽媽圓潤白嫩的屁股,不禁感到目眩。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赤裸的屁股,猙獰的大肉棒更加昂立,青筋都暴現了,兩眼發直的看著,狂咽口水。終于在一聲大吼中,撲到床上,雙手抱住淑芬就亂啃,亂摸,大肉棒也在胡亂的找那個讓人極想一插到底的蜜汁洞。

這時候淑芬心里很開心,很興奮,因為她覺的自己的成熟豐滿的身體保養得很好,從兒子這樣的動作可以看出。自己稍微逗弄一下自己的兒子,就讓他急成這樣,真是沒經驗。不過當看到兒子兩眼都紅了,就知道不能在挑逗他了。

“明兒,你先起來,讓媽來先讓你知道一些性知識,這樣才能在做愛的過程中讓彼此享受到那美妙的感覺,”淑芬說道。

潘明听到媽媽這樣說,也就強忍著心里的欲火,稍微放開了淑芬,但是兩只手還是在淑芬身上游動,弄得淑芬嬌喘連連。

“你要知道女人有好幾個興奮點,耳垂、嘴唇、你現在握住的兩個奶子,嗯嗯嗯嗯~~~~~ ”說著白了潘明幾眼。因為潘明不停的抓捏她的兩個柔軟的乳房,讓她在那強烈的刺激中說話都不能好好說了。

“還有腋窩,下面的陰唇,陰唇包裹著的一點小豆豆和腳趾頭,啊啊啊啊……,”這時卻是潘明把手伸到淑芬的私處,在那里不停的撫摸,還試圖找到媽媽說的那個小豆豆。

“好兒子,等等再來搞你媽,先讓我說完,啊啊啊啊……嗯嗯嗯……好舒服啊,就這樣,再進去一點,就是那里,啊啊啊~~~~~~~~,明兒做的不錯,就是那里,那里就是女人最敏感的小豆豆,哦哦哦~~~~~~~~~~太美了,自從你爸去年跟我來過一次,我就好久沒試過那麼享受過那麼舒服的感覺了,啊啊啊~~~~~~~.”淑芬一邊叫的歡快,一邊用手抓著自己頭發,讓潘明感覺很狂野。至于還要跟潘明說的話,早已不知道丟到哪里去了。

“好兒子,乖兒子,大雞巴的兒子,來先躺下,讓媽也為你服務一下,體驗一下那美妙的感覺”,淑芬在兒子的一陣騷擾後說道。

潘明听到媽媽這樣說,當然求之不得了。趕緊躺下來,整個人就成一個大字,讓淑芬一陣好笑。淑芬先給了潘明一個媚眼,然後把頭發弄到背後,先跟兒子來了一個香吻,然後從肚子上,一直吻下去。忽然,潘明感覺自己的小老弟好像進入了一個溫暖潮濕的,雙腿突然間發酸發麻,整個人就像要生天一樣,全身沒有一處不爽的,肉棒那里好像有東西快要噴射出來了。原來淑芬已經用她那性感,紅潤的櫻桃小嘴含住了潘明的大雞巴,而且還不停的來回吞吐,用力的吸,不時的用牙齒在龜頭那里輕輕的咬一下,舌頭踫觸一下。這每一下都讓潘明感覺到一陣酥麻,大腦空白。

“媽,我忍不住了,我想射出來了,啊~~~~呼呼呼~~~~~ 哈哈~~~~,”潘明在媽媽的各種口交技巧上,終于大喊出來,然後把那濃濃的精液射到淑芬的嘴里和嘴邊。

潘明覺得把精液射到媽媽的嘴里,會讓媽媽生氣,心里忐忑不安。但是當他抬起頭一看,發現媽媽居然全部吞下去了,持續射出的精液則四處飛濺,乳房上、臉頰上、雙肩都布滿了熱液。只見媽媽將仍顫動著的肉棒送入口中,並將肉棒上的精液舔了個乾淨。她在舔時還故意張開嘴讓潘明看見附在舌頭上的精液,然後才貪婪的吞下去,還兩眼迷離的看著潘明。

“童子精真是不錯,呵呵,大雞巴兒子,來,現在你幫媽我舒服一下了,我的小騷俜飭經受不了了,”淑芬說道。

然後在淑芬的指導下,潘明也弄起淑芬的騷逼來,用手撫摸著,並用手指摳著陰核,更用手在陰道內抽插著,此時淑芬興奮的呻吟著。潘明把臉埋向她的股間,吻向她的陰唇,舌頭推開旁邊的肉唇,鼻子深深的埋入肉縫緊貼著肉芽一下下蠕動,蜜汁逐漸增多,在臉頰上流過。但是潘明想到,剛才媽媽都可以把自己的精液喝掉,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做同樣的事情呢。于是,也一邊用舌頭去舔陰道,一邊用力吸那淫水,而且還學淑芬的技巧,不時咬一下媽媽那厚厚的陰唇。

“我……乖兒子……喔……媽媽……好舒服……你的……舌頭……把媽媽……干得……媽媽……好爽……爽死媽媽了……”

淑芬抬起她的屁股,隨著潘明舌頭的動作,而上下曲弓不停,並用雙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玩弄。經過潘明猛烈的攻勢,突然間,淑芬整個人起了一陣顫抖,一股淫水流了出來,潘明把它一滴不剩吸個精光……

淑芬在一陣顫抖後,終于緩過神來了,她發現,自己兒子的那條巨晤又斗志高昂起來了。這讓她有驚有喜,驚的是怕自己不能把它制服,喜得是,那麼一條巨棒,插進來,該有多爽啊。淑芬心里一陣興奮。

淑芬一邊想,一邊又一只手把那條巨棒輕輕的握住,小心心翼翼的,好像手里握住的是什麼易碎東西,而另外的一只手則捏住潘明的兩個睪丸,慢慢搓揉。淑芬這樣的舉動立刻讓潘明的大雞巴變得更加堅硬如鐵了,讓他都覺得腫脹的難受。

“媽,我那里漲的難受,快幫我啊,用嘴幫我把他弄小些,我要舒服啊~~~~~”潘明急切的說道。

“小色鬼,就那麼喜歡媽媽的小嘴,這次我不讓上面的嘴幫你弄了,輪到下面的嘴讓你舒服了,那里可是你曾經待過的地方哦,”說完,整個人還嫵媚的笑了一下,然後用力的握了一下大肉棒,讓潘明舒服的哼出了聲。

潘明听到媽媽這樣說,趕緊把媽媽按到在床上,然後整個人就撲在淑芬的身上,提起自己的“槍桿”就向媽媽的“碉堡”進攻。可是,因為是第一次,而且又急,潘明老是找不到入口,急得他滿頭大汗,臉都漲紅了。

“別急,讓媽來幫你,呵呵,真是的,就那麼想要幽你媽嗎?”淑芬說道然後淑芬用她那柔軟的小手握住潘明硬挺的陰睫,淫蕩地扭動著她豐滿肥胖的臀部,大腿大大的張開,然後用自己的手指,將黏著濕潤的花瓣給撥開,透明晶亮的淫液從肥美的肉穴中滴落下來,將肉棒慢慢的引導進入中心部位。陰睫膨脹的頂端貼住黏著,濕潤的陰唇窄處,而那兩片肥厚的陰唇也在一張一縮的。

“明兒,你有在看嗎,哦……哦…嗯嗯嗯…看到了吧,看到你媽的旁讓你大肉棒插進去了吧!”

“我看到了,媽媽,啊……啊……實在是太美妙了。”潘明興奮的說道只見淑芬腫脹的肉唇像蝴蝶的翅膀微微的張開,成熟淡紅色的肉壁將潘明的陰睫給吞了進去。一個熟婦女人把一個男孩子的陰睫緊緊吸住,沒有比現在更讓人熱血沸騰的情景,這使得淑芬感到一陣昏炫。

“天啊,哦,這感覺,啊啊啊……來多點,兒子,我的色兒子,我的親親兒子,啊啊……啊……快點進入……”

突然而來的熱情悸動,令她實在是忍耐不住,於是淑芬發出了尖叫聲。配合媽媽的舉動,潘明扭動腰部,不停的沖擊直達頭頂,“啊……啊……明兒……抱緊我……快緊緊的抱緊我。”

“用力啊,好舒服啊,哦哦哦……大雞巴兒子,你頂到你淫蕩的媽媽子宮咯,啊啊啊~~~~~~要死了,啊~~~~~ 你才是我的親親老公啊,用力,嗯嗯……”

“壞孩子……喔……媽快給你干死……用力……干破我的淫……插穿媽媽的子宮吧……”

“啊……好兒子……啊……用力……喔……用力啊……對……好棒啊……好爽啊……我的好兒子……啊……大肉棒兒子……啊……你插的媽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自己的兒子……喔……插死了……啊……”

潘明听到媽媽的一陣浪叫,看見媽媽的淫蕩樣子,忍不住狂抽猛插,一次比一次有力的沖擊著,把媽媽干得欲生欲死。

“媽媽,太棒了!媽媽的陰道里面是如此的灼熱、緊閉,太棒的感覺。你那柔軟的陰壁好像要把我的雞巴吸住一樣啊,啊啊啊……”

“是啊!我也覺得很舒服。啊……啊……明兒……明兒。”

由於兒子的肉棒帶來無法形容的快感,年輕強有力的撞擊及律動,使得媚肉不斷的抖動。肉體形成火焰的燃燒起來,被猥褻的沖動所驅使,潘明的兩手用力的抓住媽媽兩個碩大的奶子,並且胡亂的揉弄起來。

“啊……啊……哈……啊……嗚嗚嗚……太太舒服了。”

不斷沖擊而來的刺激,使得淑芬的肉體整個往後仰而形成美麗的弓形,並且一直發出興奮的呻吟聲。

“啊……嗚……媽媽啊!我……已經……忍不住了,要射了”

“快抽出來,千萬射不得,會出事的…來,射到媽的嘴里!”

潘明听到媽媽的話趕緊抽出大肉棒,剛想放到淑芬的嘴里,卻因為已經忍不住了,頓時一陣狂噴,全數射到淑芬的臉上。那一大股白色的濃精沾在淑芬的臉上,還慢慢的向下流,構成了一幅及其淫蕩的畫面。淑芬看到潘明沒有射到自己的小穴里面,也放心下來。把潘明射到自己臉上的精液用舌頭舔干淨。

潘明射完之後,整個人就趴在淑芬的身上,雙手握在媽媽的豪乳上面,一邊搓揉,一邊說道︰“媽,這次的生日是我有生以來過過最開心的生日了,真是太感謝你了,也希望我以後也可以幫媽媽舒緩心里的苦悶。”

淑芬正在享受兒子的撫摸,听到潘明這樣說,心里一陣感動。也用手摸著兒子的頭發說道︰“好兒子,以後我都會讓你過好每一個生日,包括我的。”

潘明听的立刻心花怒放,對媽媽又是一陣撫慰。

從此,每到潘明和淑芬的生日,她們都會在家里過一個兩人的性愛慶祝日。

全文完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做愛如少年
幹兒媳真過癮
老師…對不起!幹痛了妳!!
別人的女友
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
瓦斯工奇遇
和妹妹的經歷
愛上一個妓女
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